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89 罪恶根源!(推荐票62000加更)
    李仙儿被皇帝下旨要嫁给当朝王阁老,自然是宁死不从,誓死抵抗。但这也只是说说的,她不愿意是真的,但是死,是不可能的。她的心里,还想着穆云诃呢。

    李家此刻简直如热锅上的蚂蚁了,穆云诃的报复开始,他们都能感觉到,显示李侧妃死无葬身之地,在手李仙儿被指给一个快死的老家伙。

    这件事情简直让李家人不能忍受!李家山皇亲国戚啊,往上一百年说,李家是皇族,李家这一支血脉那就是皇帝太子和公主!让公主嫁给一个老不死的,这已经不是李仙儿自己幸福的问题了,而是已经涉及到了李家人的尊严和地位!这就绝对不能让步了。

    但,李家巷镇也是为难啊,李家人继承的不仅仅是李家老祖宗留下的财富和地位,还有离家老祖宗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到阎王能立马下跪,见到敌军能立刻让位的践人品质!

    敌军来了打都不打,立刻将万里山河大好江山拱手让人,只求人家留他狗命一条。这就是李家人,欺软怕硬,仗势欺人,欺负不了也能屈能伸,你强我能笑着给你当板凳,你弱我就横着把你当垃圾。

    李家人在穆王朝那也是能横着走的主儿,但是憋屈就憋屈在他们遇见了穆云诃!当今天下,目前出土的第一位国宝级的占卜神官。

    他们……惹不起!

    现在轮到了李仙儿,下一个会是李家的谁?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于是人心惶惶,李家的人坐立不安,一整天都过得及其恍惚。他们现在唯一能期待的,就是将希望放在穆王爷的身上。

    李家现在已经走到了墙倒众人推,兔死狗烹的地步,何止一个惨绝人寰能诠释的?

    所有人都在穆云诃明确攻击目标,宣布报复开始的那一天,远离了李家。曾经的盟友闭门不见,曾经的敌人借风点火,水深火热中的李家,只能依靠因为李芳菲而维系关系的穆王爷。

    亲老子的面子,你穆云诃总是要给的吧?不给,那你就是不孝!

    奈何穆王爷周/旋了一天,本就身心俱疲了,奈何皇上见他一面只给了一句话……

    “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如果你还顾念那一丁点的血脉之情。”

    穆王爷眉头紧蹙,烦躁不已,整个人几乎崩溃。李芳菲死了,他最爱的女人不在了,他愤怒,他伤心,可是紧接着王妃就死了。和李芳菲的死竟然是截然不同的感觉。他还来不及弄清楚这感觉究竟是什么的时候,穆云诃一些列的动作开始了。一出手就是重击,他都有些承受不住。

    血脉亲情?穆王爷讽刺的笑起来,他的儿子比他还狠呢。这是要玩诛九族的节奏啊。李家的人,若他不护住,他的颜面何存呢?毕竟口口声声喊着爱李芳菲的人是他,不能人刚走,他就对李家不理不睬吧?穆云锦还在呐。

    穆王爷左右为难之际,更是深深的感觉到了皇上对穆云诃的看重和全力支持,灰心丧志之余,又忽然听到李家的人传来消息,李仙儿竟然偷跑出去,去了将军府!

    这死丫头去将军府干什么?

    穆王爷疑惑的蹙眉,赶忙的往回赶,可是刚到宫门口,就碰见了王家的马车,已经这么晚了,王家还进宫来干什么?穆王爷不能轻易离开,因为马车里的人竟然是王阁老的老妻子。

    这老妇人也是刚硬,下了马车就跪在了宫门口上,看她那颤巍巍的样子,眼睛红肿,满面阴霾,便知道是为了皇上下旨让李仙儿嫁给王阁老的事情而来。

    皇上不可能让功臣的妻子这么跪着,何况还是年纪大了的老人。奈何这老妇人就是不起来,还口口声声的喊着,请皇上收回成命,若皇上执意让李仙儿下嫁,那王家没有下堂妇,只有已死妻!

    这是用死来逼皇上呢。也是,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要面临被休妻的局面,尴尬与绝望并存。

    可是皇上就是不给回应,这老妇人也是够狠的,一头就撞在了一旁的侍卫身上。撞得整个人晃晃悠悠的。

    皇上怒斥之,却没有效果,老夫人状若疯癫,声声哀求,不明白怎么就飞来横祸了呢?

    宫门之外,一匹骏马飞驰而来,那马背上的人,赫然是小喜子。

    此刻小喜子清秀的面容满是冷峻,从怀中抽出一团布帛,狠狠的扔向那还在撒泼的老妇人,大声喝道:“贱妇接着,好好看看为何今ri你家会飞来横祸吧。我家小王爷告诉你,自作孽,不可活!”

    众人都惊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着那渐渐飘落在老夫人面前的布帛,不明白这清贵的阁老世家,究竟做了什么不可活的孽事?

    只见那老妇人颤巍巍的抓起那布帛,开始脸上还很狰狞的表情,在看见那上面的字的时候,骤然一脸惨白,满眼惊恐的将那东西扔掉,仿若吓傻了一般久久不能言语。

    人马车之上,车帘掀开,竟然还有一人在马车之中,那人就是当朝王阁老,要迎娶李仙儿的那个将死之人。他已经瘦弱的脱了形,断断续续的咳嗽着,看着地上的老妻满眼心疼和着急。

    然,他的老妻却忽然大笑起来,涕泪横流的呜咽道:“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报应,原来真的是报应啊。害人终害己。是我错了,都是我错了啊。”老夫人回头看着马车上的丈夫,一辈子相守,她自问对得起丈夫,可,终究是做错过的。原来竟然是她害得丈夫一辈子清名临死之前毁于一旦!

    她该死啊。

    “相辅,是我的错,我不连累你,我不连累你!”那老妇人声嘶力竭的大喊一声,这一次,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她决绝的撞向了前面的石柱上,瞬间鲜血横流!

    众人震惊不已,而王阁老看着老妻四,却无能为力,更是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彻底撒手人寰。

    穆王爷心惊的走上前去,迟疑了一下,捡起了那个布帛,展开,上面清清楚楚的几行子映入眼帘。

    穆锦二十三年,夏,玄翠楼,李氏芳菲与王李氏会晤一刻,王李氏曰:釜底抽薪,斩草除根,若要得之,必先舍之!

    穆王爷看着这句话,刚开始时莫名的,李氏芳菲,不就是李芳菲?这件事竟然还和李芳菲有关?对了,王阁老的妻子,可不就是李家旁系的族人?他们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这王李氏是在……个李芳菲出谋划策?!

    釜底抽薪,斩草除根,若要得之,必先舍之,必先舍之……

    必先舍之!!

    猛然间,穆王爷如遭雷击,瞳孔紧缩,一张疲惫的脸上风云骤变。那抓着布帛的手收紧着,手背上青筋暴跳,他只觉得脑袋里突突直跳,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了,一团迷雾之后,是渐渐清晰的痕迹脉路,他不像看清,偏偏这十六字箴言,让他逃避不开。

    现在是穆锦三十七年,十四年前的夏天,瑞儿死了,穆云诃重病,王妃被囚禁,李芳菲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

    穆云诃说那年是李芳菲陷害王妃的,是李芳菲害死了瑞儿,是李芳菲害得他们一家不得安宁,天人永隔。可是他一直不相信,因为他了解李芳菲,这个女人胆子是有,却没有太多的脑子,不然也不会被李家当了棋子利用还不知道。可是他人越走越高,就有高处不胜寒的凄凉和顾忌的感觉,更要怀疑防备许多人。只有李芳菲十年如一夜的单纯,让他一眼就能看透,不需要防备太多。所以他一直在纵容李芳菲。

    不相信李芳菲能想到那样听上去非常缜密的毒计。李家也许会给李芳菲出谋划策,但李家的人不会不知道他说知道他们的小动作的,这样伤害他两个孩子和外孙的事情,李家人脑残也想不出来的。

    可是没想到,竟然是正直忠厚的王阁老的妻子给出谋划策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当年的事情就会是真的,真的是李芳菲为了争宠,为了拔掉王妃这个障碍,才会那么残忍的连自己的孩子都要伤害!

    这个想法,让穆王爷惊出了一身冷汗,险些站不住。整个人也那么的恍惚。他一直信任的人,真的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吗?真的会忍心伤害他的孩子吗?

    可时间那么的吻合,一切都那么的玄妙。若要得之,必先舍之……

    那一年,李芳菲失去了腹中的孩子,王妃彻底失宠。李芳菲得到了她想要的权利,还有这么多年的宠爱,失去了那个他期待已久的孩子。得到,失去……

    穆王爷再也站不住了,他摇晃着,身边的人连忙搀扶住他,可是他还是有一种从头到脚都彻骨冰冷的感觉。一个无法抵赖的事实,他知道,他接受了,只是他还是无法真的相信,相信了就是对自己这些年来瞎眼的肯定,识人不清的承认。仙朝然从呢。

    只是他不懂,李芳菲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只爱她啊,他从来对王妃都是不假颜色的,他从来不会将温柔给王妃一点,他陪伴李芳菲多过王妃太多了。可是为什么还会让李芳菲这么丧心病狂?要用这和样的手段来争宠和排除异己呢?

    更狠的是穆云诃啊。他的好儿子!原来兜兜转转的,将李仙儿嫁给王阁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原来是王阁老的妻子一条毒计,害惨了他的母亲,害死了他的侄儿,害得他的长姐一生不幸。所以穆云诃报复的时候,连根挖起,一个也不放过。罪恶的根源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让王阁老的妻子不得好死,死后也是孤魂野鬼不能进入王家祖坟,还要背负一个被休掉的污名。

    穆云诃,果然够狠!这一番动作,快准狠的掐准了敌人的要害,一出手就是个惊天动地的轰轰烈烈,谁也逃不掉的,他在告诉众人,得罪他的,一个也逃不掉!

    可是穆云诃用这样的方法来告诉他,让他看清事实真/相,穆王爷接受不了,整个人都仿若瞬间苍老了下去。

    将军府内,李仙儿一路哭着跑进来,看见穆云诃挺拔的身子站在灵柩前,她好像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的扑了过去,却在即将抱住了穆云诃之际,只听那令她爱慕不已的男子声音如刀的响起:“在本王将你扔出去之前,最好站住你的脚。”

    李仙儿就那样硬生生的停住了步伐,眼中的泪花却是止不住的落下。她委屈又心痛哦看着穆云诃的背影,怒声道:“他们说着是你做的,我不相信!我死都不相信你会这样对我。表哥,你告诉我,这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不会让我嫁给一个老头子的是不是?”

    穆云诃却嗤笑出声:“表哥?你这一生表格本王可担当不起。”

    李仙儿脸上恼怒一闪而逝,但旋即就被巨大的伤感取代,她哭诉道:“我那么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的。你之前也对我笑了啊,你心里也是有我的对不对?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是我会努力学着你喜欢的样子的。我只想在你身边,我不要嫁给别人,你救救我吧,只要能让我在你身边,做什么我都愿意的。”

    穆云诃却丝毫不为所动,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声音里多了几分期待:“哦?做什么都愿意吗?那本王选中就要你的几滴心头血,你可愿意给?”

    “什、什么?!”李仙儿瞬间面无人色,愣愣的看着那高大挺拔的身影,而后尖叫:“你疯了?心头血!给了你心头血我岂不是也要死吗?我不!”

    穆云诃猛地转过身来,俊美的脸上平静的只有一种轻蔑的笑意:“你不?你拒绝,就嫁给那老不死的吧!”1chmK。

    李仙儿整个人更是僵硬住了,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又被穆云诃那精致妖孽的容颜所迷惑,软语哀求道:“我不要。求求你救救我吧,他们说只有你能救我,只有你能让我从火海中解脱出来。我可以把自己给你,你想要什么都好。”

    “本王要你生不如死,你给本王生不如死了,本王便快意了。”穆云诃笑得俊美,说的残酷。

    李仙儿瞪大了眼睛:“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因为你有一个好姑妈啊,她不是一心想让你加入穆王府当儿媳妇吗?本王就偏不让她称心如意。”穆云诃笑得恶意,可只有他知道,他这样做只是为了报复李家。李仙儿算在头一号,是因为李仙儿曾经是李芳菲的狗/腿/子小爪牙,和李芳菲一起没少欺辱他母亲,后来李仙儿更是频频羞辱和暗中对付阿珩。

    这些,都是他不能忍耐的。现在李仙儿还来觊觎他,不用阿珩不开心,他自己就恶心死了,所以对李仙儿,必须除之。

    李芳菲对待他们母子几人是斩草除根,他也要对李家斩草除根!礼尚往来,谁也别吃亏。

    李仙儿傻眼,在被人抬起来往外走的时候尖叫,苦恼,谩骂,哀求,最后都被重重地摔在了将军府大门外的石地上,摔断了肋骨,摔没了声音。

    第三天清晨,就有许多人前来给王妃送行,今儿个按理说是安葬王妃的日子了,但是穆云诃却开口说今日不下葬。

    这于情于理都不太符合规矩了,就是年纪很大的老人家最多也就放七天,那还是在有特殊原因的情况下。可是穆云诃说不下葬,就是不下葬,谁说也没用。

    而今天,是王阁老家迎亲的日子。王阁老死了,可是婚事是皇上的圣旨,死了也要办!李仙儿到底是被嫁过去了,嫁给了一个死人。王家的婚礼,是在灵堂上举办的,王阁老的棺柩摆放在正堂,李仙儿被抬着,这堂拜的惊动了整个上京城,灵堂之中一片哗然。

    而最惨的绝对不是李仙儿,而是那个王李氏,她的尸体被人卷了起来,扔在了荒山野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豺狼虎豹吃掉。王家的子女没有人敢说一句话,因为他们都知道了,最近震动了上京城的王府惨案,最初的酝酿者和出谋划策的人,竟然是他们端庄仁慈的老妇人。

    李仙儿嫁人的当天夜里,自杀身亡!

    李家人悲痛欲绝,上门索要李仙儿尸体,王家本就仁厚,自然是归还了。穆云诃也懒得理会李仙儿的尸体,却不成想,当天夜里,李家人就将李仙儿给火炼了。

    这个不合常理的举动让穆云诃微微蹙眉,刚刚伸出手指,就被外面激烈的打斗声打断。他抬头,清冷的目光里充满邪佞:“门外何事?”

    小喜子跑进来,脸色难看的道:“主子,是王爷他带人打进来了。”

    “来的好,我刚好有东西给他看。”穆云诃摩挲着手边的一个盒子,摧毁一个人是要从心里开始的,你不是不相信那贱妇给你戴绿帽子吗?那他就让你不得不相信!

    二更到,唔嗷,画纱果然还是要好好休养的,以后更要劳逸结合了,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