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91 醒悟:密信攻心,英雄断肠!(上)

悍妇,本王饿了! 391 醒悟:密信攻心,英雄断肠!(上)

    风吹草长碧连天,落日山下葬红颜。

    “娘在这里会很开心的,在这里在没有人能让她烦心和忧伤了。还有那么多仇人给她做伴,她在天上有灵,和姐姐瑞儿看见今天的一切,也会安心了吧。”穆云诃轻轻呢喃着,声音里的冷意不再,几天的报复仿若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残酷而利索,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将一个巨大的家族给搬到了,没有阴谋和绸缪,他一样可以将人置于死地。

    “恩,他们会安息的。云诃,这件事情过去了,你答应过我,会把那个快乐赖皮的云诃还给我的,不能食言……”洛芷珩扬脸看他,夕阳正好,橘红美丽的落在她的容颜上。

    穆云诃心动心痛,亲吻她的额头,缓缓的说:“不会誓言……”

    这几日,她的沉默和担忧他看在眼中,她虽然言语不多,也不再娇娇的和他闹,可是她一直在他身边陪伴他,这份相守,是什么也换不来的体贴和温柔。她的情,她的心,她的爱,他都感受得到。因为深切的感受到,因为这个女人是他今生所剩的唯一,所以穆云诃心里对她越发的在意疼爱。

    “那我们回家吧,等以后,我们常常来看母亲。”洛芷珩拉上他的手,软软的声音伴随清风送入他的心坎里,丝丝缕缕的带着安抚人心的暖和甜。

    他清瘦了,连日来的打击,让他一夜之间成长为一个沙发果断,冷血坚韧的男人。不再孩子气,纵然她那么怀念那样痞痞的坏坏的穆云诃,可是那个云诃都不见了。她不怨不怪不怒,因为这是每一个孩子都要经历的一步。她的云诃在成长,这份刻骨铭心的成长里面,有她的全程参与,她很庆幸。

    夕阳下,她容颜越发娇嫩,眸子里仿若也盛满了娇态的霞光,朦朦胧胧的装满了他的身影容颜。大手抚摸她的脸颊,亲吻她的眉心,拉着她的手想要离开,洛芷珩却忽然一个踉跄,被他眼疾手快的拉近了怀里:“怎么了?”

    “没事,站的时间长了,腿有些麻。”勾唇一笑,不在意的态度下手丝丝委屈。

    穆云诃眉心紧蹙,眼底划过一抹心疼,忽而转过身来,缓缓弯下腰身,道:“上来。”

    洛芷珩有点惊悚,这是要干啥呀?她男人忽然开窍了?

    万分想要爬上去,连日来她是真的累了,除了跪着就是站着,就连睡觉也睡不安稳的。可是穆云诃比她更累,她不舍的让他现在疲倦的身体上还加重负担。便笑笑轻拍他脊背一下,娇声道:“干嘛呀,不用的,我自己能走,过了这个麻劲儿就好了呀。”

    穆云诃回头,俊美的容颜美的仿若不是人间来客,尽管目光丝丝缕缕的都是疼爱,话却不容拒绝:“上来,我背你回家。”

    洛芷珩本来也不是个让自己受委屈的主儿,见穆云诃真的坚持,也不忍心这么大煞风景,便麻利的爬了上去,腿夹住劲腰,他的手托住她,两个人那么近,她的心跳印在了他的脊背上,仿佛有点羞涩的开始不稳。

    穆云诃站直了,看了母亲孤零零的坟墓一眼后,背着洛芷珩缓慢的离开。每一步走在草木枯黄的羊肠小路上,都显得格外的沉重。他不是走不动,只是心思沉重的,人也显得消沉的很。

    “雨过天晴,四季变换了,深秋都快结束了,等明儿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小馄饨吃好不好?”舒心而依赖的趴在他背上,洛芷珩看着他的侧脸,软软的唇瓣抵着他的耳畔猫儿似的喃喃,仿若撒娇。

    “你会做饭?”低沉的声音里终于染上了一丝人气,却是质疑的。

    “不会,但是小馄饨,我会。我娘……奶娘最擅长做这个了。”洛芷珩一句话差点说漏嘴。

    穆云诃本就心不在焉,也没在意,胡乱的点头。

    洛芷珩怕他心理面压抑,娇娇软软的声音洒了一路,有安慰的,有撒娇的,也有忽然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天南地北的,但那温柔娇嫩的声音,就好象一路撒进了穆云诃伤痕累累的心理面,一个坑一个洞的将他那疼得几乎麻木的伤口给一点点的堵上。

    她是软的,是甜蜜的,是他心理面那片绚烂的花开,常年盛放,无人能踏入禁地一步。他的伤口,只有她能医治能抚平。

    两个人越走越远,夕阳将他们的身影拉得极长,斜斜的伴随着他们而前行,那坟墓距离他们越来越远,枯黄的树叶寂寥的飘零着,将这个深秋,哀伤的埋葬。

    ——

    “你给穆王爷的盒子里究竟装了什么什么?”沐浴过后,洛芷珩禁不住问道。

    穆云诃接过她手中的巾布,将她人揽进怀里坐好,耐心的帮她擦拭着。她看不见他的脸色目光是什么样的,但是她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而后淡漠的声音响起:“能让他后半生追悔莫及,痛不欲生的东西。”

    那会是什么呢?什么能让穆王爷那样冷血无情的男人追悔莫及痛不欲生呢?就连是他最爱的李侧妃死了,也不见穆王爷掉一滴泪的呀。1cluw。

    洛芷珩的怀疑,很快就等到了证实。因为穆王爷来了,那是洛芷珩第一次看见那么失魂落魄的穆王爷,双眼猩红,湿润,面色憔悴,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没有一点亲王的仪态,反而非常颓废。

    这样的穆王爷,是在第二天一大早来到的将军府。

    而前一天晚上,穆王爷则是捧着穆云诃给的那个箱子,迟疑许久,才打开了那个据说是盛满了王妃爱意的箱子。打开之后,他还有些个惊疑的,可是当看到里面竟然是满满的一箱子信件的时候,穆王爷愣住了。

    吹红心和伤。这些信件明显是被人动过了的,明显都打开了,穆王爷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穆云诃看过这些信!

    拿出来一封,信封上只有数字几号。这时候的字还都是繁体的,相当繁琐,哪怕是数字,而这封信上的字就是十九。

    穆王爷不知道这数字代表了什么,可是这信上的字迹却是王妃的字迹不假。就连穆王爷都是第一次察觉到,自己明明不关心王妃啊,可为何还会对她的字迹这么敏感呢?一眼认出,还非常肯定。

    下一刻,穆王爷就是怨念了穆云诃,王妃的信,那小子凭什么看!而穆王爷还有些犹豫迟疑,不知道这些信里面会写着什么?

    打开,信上的字迹让他看得有些眼眶发热,赫然是夫君二字。夫君啊,王妃在成婚之初,是这般叫过自己的,那个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是受不了听见她那样叫自己,总觉得骨头都有些酥麻的感觉,下意识地的逃避着,还非常严厉的命令她不准在这样叫他。从那以后,他真的就再也没有听见王妃叫他夫君了。

    心理面,是不舒服过的吧,那个时候不觉得,现在想来,是不甘心吗?或者是遗憾?

    这封信里,满满的都是写着王妃对他的想念和喜欢,是一个羞涩的女子在诉说着自己的心声,可是这份心声不能见光,她言辞之间是羞涩和忐忑的,还有初为人/妻的喜悦和甜蜜。

    里面说的不过是他们刚刚成亲之初,他在她房间里的时光。他从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自己都没有留意的目光,竟然就能让她开心这么久。

    年代太久远了,以至于穆王爷都想不起来这些细节了,可是当年的新房花烛,当年的王妃,还是清晰的历历在目的。

    穆王爷从来不知道自己在王妃心里是英俊神武的?看到那措辞,他似乎都能想象的到那时候的王妃的娇颜,她那时候还是会笑的新人,整日里围着她打转的。信里没有提到他的冷漠和不好,于是穆王爷自己也就忘记了当年的自己是怎么忽略她的,这封信里,他甚至觉得这样甜蜜的语言下,他们这对新人,是情投意合的。

    迫不及待的拿出第二封信,上面的数字是四十七。

    他不让我叫他夫君!

    一打开,几个带着颤抖的字就这么硬生生,刺眼又惊心的出现在眼前!

    穆王爷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那几个扭曲的字抽疼了起来,眼眶发涩,他幻想和自以为的情投意合瞬间破碎。是啊,他不允许她叫自己夫君,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心厌恶她,觉得她不配这样叫自己的。

    信中所展现的是一个妙龄女子的辛酸,惊恐,不安,还有无助和委屈。是啊,他们才刚刚新婚呐,她就面对着冰冷残酷的丈夫,她才二八年华吧?一个女孩呢,如何能承受得住?穆王爷于是心也仿佛跟着这些委屈和惊恐而战栗起来。

    他不是一个心软的人,战场中的他杀伐果断,坚硬如铁,只要是敌人,任谁也别想在他手下活命。可是今儿个,不知道怎么了,只是短短几句话,他就有种绝望窒息的感觉。

    于是下一封信,他都没有了展开的勇气。

    更新到了,今天就一更吧,这几天就请宝贝们多多包涵吧,画纱自个也着急,但我最近就是进入不了情绪,很揪心的感觉,沮丧中,爱我的宝贝们,请等等画纱哈,那个金戈铁马雷厉风行飞快码字的画纱会尽快找回来的。另,谁有荡气回肠,铁骨铮铮,杀气腾腾的音乐给画纱推荐几个呀?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