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92 醒悟:密信攻心,英雄醒悟!(下)

悍妇,本王饿了! 392 醒悟:密信攻心,英雄醒悟!(下)

    可是没有勇气,却抵挡不住窥探王妃曾经私密心情的心声。到底他还是拿起来了另一封信。信上序号是九十三,信中记载的是王妃的委屈。那一天,是他为了李芳菲骂了王妃。王妃的委屈和冤枉,都在他的偏心和坚硬中沉默下来。

    穆王爷觉得眼眶湿润,他似乎也能想象的到,王妃写下这些话语时候的悲痛心情。她的新婚丈夫,竟然完全不信任她,还如此肆无忌惮的伤害她,诋毁她,只怕她那个时候的心情就是沉痛和沉重之外,更多的是对他彻底的失望吧。

    一封封的信件,仿若是灵魂在催促着他快一点,再快一点的了解王妃这么多年来的心情。然后是一次比一次沉重,比一次压抑,比一次绝望的言辞跃然纸上。

    王妃的喜怒哀乐,随着她的成长和穆清雅的降生,再到穆云诃的降生,一点一滴的发生变化。从受伤到痛苦,到绝望,到悲痛,到深受打击,在到麻木。她的爱,是承载了狂风暴雨的一叶扁舟,爱上了穆王爷,就注定了毁灭 !

    最后,她的爱,终于毁灭在了他的毫不留情之中。

    这是王妃这辈子的心声,竟然都被记录了下来,每一章都带着伤痕。曾经不觉得,可是如今猛然看见这些东西,穆王爷心如刀绞。心理面几乎没有能落脚的地方了。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心理面满满当当的都是王妃的身影。

    他快要压抑的说不出来话了,那么痛,那么绝望,仿佛他的情绪也随着王妃的这些字迹而起伏着,她的最后一封信,竟然是几年前的,那个时候,她就对他绝望了吧?不再爱了,所以后来就连见面都少了。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自己的眼前溜走,他疼得无法呼吸,想到了她的不爱,她的绝望和放弃,穆王爷整个人都是血液冰冷的。他究竟给那个女人多大的伤害呢?以至于磨光了她所有的爱和恨?

    箱子底下,还有一封信静静的躺在那,陈旧的纸张,字迹却是与其他的截然不同。那还是王妃的字迹,不过却是娟秀,沉静,灵动的。

    再大的打击还能有多大呢?穆王爷拿出来这最后一封信,上面的序号清清楚楚的是一个一。

    这是王妃嫁给他之后,写的第一封信!

    那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期待?恐惧?害羞?

    颤抖着打开,那上面,只有几个仿若少女娇羞的字迹。

    我想我对夫君,一见钟情了。

    简单几个字,就那么突兀而诡异的出现在了穆王爷的眼底,他瞳孔紧缩,整个人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疯了一般的只有那四个字。

    一见钟情,一见钟情,一见钟情!!!

    她竟然是对他一见钟情的?!可是最后呢?从一见钟情,到耽误终生?她爱他,付出所有,他厌她,忽略一切。他们之间,究竟错过了什么?

    也是那猛然间的,穆王爷仿佛被这四个字给硬生生的劈开了一般的,那七窍通了六窍,唯一不通的一窍终于开了!

    这么多年里,他对她看似不上心,可是他却时刻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他看似对她是厌恶的,但她所有的话语她却都能记得,他的音容笑貌,就算他不经常看见,却完全不必那经常见面的李芳菲模糊多少。

    如果不在意一个人的话,为什么要要去留意她呢?还是这么不知不觉中的留意?可是如果在意的话,自己又为什么要那么排斥她呢?

    是失望!

    他渐渐的对王妃失望了。暗卫一次又一次的回报之中,王妃的品行在暗卫的口中全然都是鄙陋的,是不堪的,从来没有一句好话。暗卫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只对他忠心,他不相信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么就是王妃真的不够好。

    可是说李芳菲却是从来都是好话的。王妃对暗卫来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那也就谈不上什么其他的陷害了。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王妃突然之间就好象变得不好了呢?王爷曾经是不怀疑,现在是深深怀疑,那改变似乎是一夜之间的。

    如果没有李芳菲现在这么多龌龊事,王爷也许还不会想别的,但是现在有许多事情都浮出水面了,王爷就不得不深思了,会不会,有人真的打通了他暗卫的关系,让那人故意诋毁王妃呢?毕竟曾经的他,不是真的厌恶王妃的。

    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李芳菲一个。

    他从来没有名说过,但是他对王妃有好感,身为枕边人的李芳菲,一定看得出来。而且有许多次,李芳菲还因为王妃而闹过别扭吃过醋。

    越想越心惊,越想越害怕,他究竟是错过了什么?当心理那团遗物伴随着艰涩而难懂的疼痛拨开之后,当那句一见钟情狠狠的砸在了心口中的时候,穆王爷才终于明白,原来一见钟情的人,不仅仅是王妃自己!

    还有他!

    若不是李芳菲在中间拦着,若不是一开始王妃的出现就是让他不高兴的的,若不是当初他还那么年轻不懂感情,若不是后来暗卫一次次传来那让他失望的消息,他不会渐渐的真的厌恶了王妃,更不会真的不管不顾王妃了。

    他爱她,才能刚开始,到现在!

    活了一辈子,一直自诩是个聪明人呢,可是怎么就被女人的小伎俩给弄得迷失了本心,看不见真相/了呢?他错了,错的那么离谱,错的那么痛苦,错的……这辈子都无法弥补了。

    是探声硬底。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真的就无法弥补了,错过了,真的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的王妃,他的妻子……

    穆云诃是真的狠,攻心之术玩的干净利落。穆王爷明知道这是穆云诃在打击他,可还是不得不上钩了。他痛彻心扉,为那些年错过的光阴和人,为那已经再也追不回来的遗憾,悲痛欲绝,悔不当初,生不如死!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穆王爷却在知道自己的心,知道遗憾仿若那无法跨越的光阴一般一去不复返了,不禁红了眼角,落下热泪。

    他苍白这容颜来到将军府,只有一个目的,要回王妃的尸体,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将王妃抢回身边来。

    这一次他很顺利的进入了将军府,他的人说一切正常,他便以为穆云诃依然没有动作,以为穆云诃是在等他忏悔,所以这一次穆王爷这高傲自负又倔强的男人,是真的抱着一颗妥协忏悔的心来的。

    只是当他站在灵堂之中的时候,他还是不禁傻了眼。

    “灵柩呢?你母亲呢?!”沙哑的嗓音里再也没有了他龙虎之音,是震惊亦是惊慌,他看着穆云诃,眼底是浓浓的质问。

    穆云诃一身白孝站在灵堂之中,目光清冷而疏离,漫不经心的道:“已经安葬。”

    “你说什么?!”穆王爷震惊的怒吼起来,整个人仿若几乎被撕裂一般的扭曲狰狞:“谁让你将你母亲下葬的?我没有同意,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状若疯癫,声音咆哮而起,整个人都显得极其崩溃。

    “告诉你?你凭什么?”穆云诃目光轻蔑的问,似乎丝毫看不到穆王爷的憔悴和崩溃。

    “就凭我是她的丈夫!是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是你父亲!我还没有见她最后一面,你凭什么自作主张的将她安葬?”穆王爷非常激动,踉跄了几步,猛地向前冲去。

    “丈夫?男人?父亲?”穆云诃冷嘲又讥讽的道:“你自认,你做到这些词汇里的责任了吗?无论是哪一个,你都履行了吗?你对你的妻子,做到一个丈夫应有的义务了吗?最后一眼?你凭什么来看她最后一眼呢?我没有给你机会吗?我没有让你来看她吗?我甚至就差跪下来求你了,她也在等着你,就等着你那最后一眼!”

    “可是你在哪里呢?在她奄奄一息的时候,你抱着个死人哀伤不已。在她魂归故里的时候,你却在她房门前犹豫不前!在她死后,你对她的唯一的儿子步步紧逼毫不手软!你又有何脸面来和我说,你是她的丈夫呢?你又凭什么来说你没有见她最后一面?你配吗?你配吗!”穆云诃猛地上前,迎上穆王爷的身体,悲痛而狠戾的咆哮质问。

    穆王爷如遭雷击一般的愣在原地,愣愣的,傻傻的,整个人都瞬间的消失生机一般。穆云诃的每一句质问,都仿若一把利剑,扎在他的心上,他是疼得,疼得撕心裂肺,疼得痛不欲生。

    “你走吧,我不会让你见她的,永远,你都别想在见到我母亲一面!因为你不配!”穆云诃决绝的话语残酷无情的说出,这是他能想到的报复穆王爷的最好的办法,又准又狠。他如愿的看到了穆王爷生不如死的表情,可是整个人却没有想象中报复的块感,只觉得压抑的说不出话来,疲倦的整个人都想要躺下。

    他能通过感应,感应到穆王爷对王妃的那种强烈的矛盾的情感,他刚开始还并不理会,直觉的愤怒,因为他以为这是穆王爷厌恶母亲的表现,可是当阿珩说,她觉得穆王爷是在乎母亲的时候,穆云诃才豁然开朗。

    原来穆王爷身上那对王妃的矛盾情绪,不是厌恶,而是喜欢。就如同他曾经喜欢阿珩一般,自己却不知道,一面想要看见她,靠近她,可一面却又怕她拒绝和抗拒。矛盾的自己都快要崩溃。

    他利用这一点,让人找来模仿笔迹的能工巧匠来,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制出来许多假的书信。其实这也不能算是假的,因为这信里面的底线,有一半是真的,是王妃曾经当作一个幸福忧伤的故事,说给穆云诃听的。

    王妃害怕他和他的父亲有距离,想尽办法的让他知道他父亲的一切,她说了许多有关于他父亲的事情,其中多数都是好的,又王妃对爱情的憧憬,有他们在一起的那些短暂的时光。每一次王妃说这些的时候,都觉得好开心,好幸福,每一次她的脸上总是会有让穆云诃也觉得幸福的光芒。

    可是他也知道,王妃只是报喜不报忧罢了。这些信不算欺骗,但却是能攻击穆王爷的好办法。如果穆王爷不爱王妃,心里没有她,他看了也不会痛快的。毕竟这是一个守候了他一辈子的女人。可是他若是爱王妃,那么他就会崩溃,一点余地也没有的崩溃。

    穆云诃成功了。他清晰的感觉到了王爷的崩溃和绝望,就如同他在母亲死时候的那种灰暗压抑。他的痛,母亲的遗憾,穆王爷也终于完全的感受到了!

    而他给穆王爷最大的惩罚就是,永远也不会告诉他母亲墓穴的下落。他要让穆王爷一辈子活在遗憾和绝望之中,永远在罪孽和绝望中挣扎吧,为他这辈子所有的罪孽赎罪吧!

    穆云诃转身准备离去,却不防穆王爷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声音几乎有些颤抖的说:“告诉我,你母亲安葬在哪里?我可以不将她带走,但是告诉我,她在哪里。”

    不论如何,他一定要找到她!哪怕他的忏悔她已经听不见,哪怕他的醒悟已经太晚,可是他还是要和她说抱歉,还是要请求她的原谅,还是要能长长的陪伴着她。他们活着的时候不能长相厮守,那么她死了之后,他就一个人默默的守护她。

    “我说了,你一辈子也别想见到她!”穆云诃阴冷的说道。

    穆王爷却不放开他,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薄弱的恳求:“你想让我怎么样?让我祈求你?好,我求你,让我见她。”

    “你的祈求和你的悔改一样,来的太晚了。明明给过你机会的,可是你自己却放弃了。”穆云诃回头轻蔑的看着他道。

    穆王爷几乎没有了耐心,他迫切的想要见到王妃,他咆哮:“告诉我她在哪里!告诉我她在哪里!”1cmYo。

    穆王爷就像是疯了一般,不停的只重复这一句话,翻来覆去的吼,咆哮的声音大的几乎能将房顶给掀开了。他红着眼睛,脖子上青筋突突直跳,用力的摇晃着穆云诃,尖叫,怒吼,咆哮,用尽他所有的力气和力量来表达他的迫切和心愿。

    穆云诃就那么冷冷的看着他,眼底没有一丝动摇和怜悯。

    他就是要看着他痛苦,他就是要让他绝望,崩溃,最后生不如死!现在穆王爷这个样子,几乎疯狂,穆云诃看见了就勾起嘴角,只是那笑意太冷了,冷的叫人骨头发凉。

    “怎么了?”娇吼声伴随着惊慌传来,洛芷珩从后堂冲出来,就看见穆王爷疯了一样的摇晃着穆云诃,穆云诃不抵抗,可是那消瘦的不成样子的身体,几乎要被摇晃的散架子了。洛芷珩吓了一跳,急吼吼的冲过来用力的推穆王爷,可是疯子的力气都是蛮力,很恐怖的,洛芷珩一下子没有推开,反而被穆王爷推的差一点没摔倒。

    定住心神,洛芷珩在冲上去,一脚踹在了穆王爷的小腿上,非常用力,这一脚将穆王爷给踹开了,后退了好几步。洛芷珩借机抓住穆云诃的手,心惊的问:“怎么样?有么有受伤?”

    穆云诃却满身冰冷的看着穆王爷,不言不语。

    洛芷珩也恼火了,她猛地转身,第一次这么厌恶一个长辈,言辞真的控制不住的带着火气和冷厉的道:“你究竟想怎么样?我们已经不和你追究了,你做过什么我们也不过问了,你还有完没完?为什么一直要纠缠不休?你不要的人我们自己当宝贝也不行吗?请注意你的身份,你堂堂亲王,没得让人说是个疯子!”

    洛芷珩一个晚辈,这话说自己的公公着实是过了,但是谁也别和土匪讲道理,裸照可以说是土匪窝里最讲道理的一个人了,只是讲道理和被欺负要是放一块,那抱歉,去你娘的,姑娘娘要道理干屁!

    穆王爷仿佛也被洛芷珩骂得有了一丝理智了,可是他那双眼通红,面目狰狞的样子,着实可怕,看清了洛芷珩,他眼底忽然闪过一丝狠色,眯缝着眼问穆云诃:“你究竟告不告诉我王妃葬在哪里?”

    穆云诃低喝:“你休想!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我娘!你也不配!”

    穆王爷却忽然大笑起来,他指着洛芷珩,讥讽而疯狂的问:“那么,她就配得上你了吗?”

    “你什么意思?”穆云诃眼角更冷,上前一步,一手抓着洛芷珩的手腕,因为紧张怕穆王爷伤害洛芷珩,反而忽略了洛芷珩身体的僵硬。

    洛芷珩仿若是有感应的,一下子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穆王爷却面目狰狞,是报复一般的神色,阴森森的问:“洛芷珩,你也不告诉我吗?王妃葬在哪里?只要你告诉我,那件事情就一笔勾销,我全当不知道,你告诉吧。”

    一更到了,汗哒哒,不解释了,晚了,但是今天一定还会再有一更,一定!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