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穆云诃总以为,他在这世上唯一的所剩只有一个洛芷珩了,他一直将洛芷珩当作是自己最后的寄托和爱的全部。他真的很爱洛芷珩,因为太在乎所以害怕失去。而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失去洛芷珩。

    他从来不在洛芷珩身上用算命的招数,那些东西太厉害,他害怕会伤害到洛芷珩。可是他能感觉得到,洛芷珩爱他的心不是假的。她那么全心全意的守护他,在意他,也不是假的。

    这一切穆云诃从来米有怀疑过,哪怕洛芷珩的保护在最开始看上去那么的突兀和激烈,他都以为这是一个女人在家给男人之后该有的正常反应。他却从未想过,也许不是他想的这样,而是其他原因。1cpvu。

    比如,为了自己,为了自由!

    那一瞬间的失聪和茫然,是穆云诃最最脆弱的时候,穆王爷的话就如同最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扎进了穆云诃的心理,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了他一刀,痛彻心扉。

    他是相信她的,但是他却接受不了洛芷珩一心想要离开自己的心,哪怕是曾经。在他们那么艰难的开始,他都没有想过要放开洛芷珩,就算那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是爱洛芷珩的,但是他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给她承诺,承诺永远不会休弃她。

    那个时候,她也还在保护他的吧?那个时候,她已经和穆王爷有了约定了吧?那个时候,洛芷珩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承诺,心安理得的接受,实际上心理却在嗤之以鼻吗?因为那个时候的洛芷珩,是要离开的。

    穆云诃就那么僵硬着,天地失色良久,久到他以为自己快要窒息了,快要死了。手心里传来阵阵轻颤和冷意,让穆云诃清醒过来,他不知道自己的脸色已经惨白的没有血色,他不知道他的眼睛通红,他不知道他脸上是有笑容的,诡异复杂的没有人能看懂他的笑容。

    洛芷珩缓慢的抬头看他,目光里没有解释,没有迫切,也没有难堪或者是伤心,只是那么平静的看着,仿佛要用这样平静的目光,看透穆云诃的灵魂!

    他相信了吗?他该相信的,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可是相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相信之后,还不听她的解释。若是那样,她该怎么办?

    洛芷珩觉得紧紧握着她手的大手在一点点的放开,洛芷珩的心也仿若九霄云层上骤然跌落,失重的忐忑与骤然犯疼的心脏在狠狠紧缩。就在她以为穆云诃的手会彻底放开的时候,却猛地峰回路转,那只大手又再度握紧她的,力气大的仿佛要捏碎她一般。云一当后最。

    她毫不畏惧的迎上他阴冷残佞的眸子,眼底没有疼痛带来的委屈,只有一阵阵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脆弱和希翼。

    穆云诃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才收回目光看向穆王爷,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硬:“你的话说完了?”

    平静,淡漠,冷酷。仿佛刚刚那个明明很绝望的男人不是他穆云诃一般。

    穆王爷眯起眼睛,眼底是烦躁和着急,穆云诃难道真的这么相信洛芷珩?还是穆云诃在强装镇定?刚刚明明那么愤怒的,那么悲伤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镇定呢?更有刚刚穆云诃那杀气强烈的他都胆寒,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没事了?

    他是要打击穆云诃的,不论这个孩子有多么的可怜或者是他亏欠太多,他今天却是不会让穆云诃好过一分!如果不能得到王妃的下落,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不相信我的话?”穆王爷阴冷的问,忽而又指着洛芷珩道:“当初她来本王的时候,是立下了两张字句的,一张是嫁妆单子,她担心李芳菲私吞她的嫁妆,本王给她画押了,还有一张,就是答应她离开的字据!那些字据都是她自己要求立下,自己要求实行的。”

    “她洛芷珩从嫁入穆王府那天开始,想的就是如何离开!她还和他的表哥私通,他们之间是有不正常关系的,他们私下有过约定,等夏北松从战场回来,就会带她走。这样的女人,一心想着离开你,保护你也只是在自保,在等着离开的机会而已!”

    “天下这么大,若她想要离开,难道还会没有机会吗?更何况她这种性子,她若想走,你认为谁能拦住她?她却不走,偏要用这样危险的方式手段来和本王谈条件,你以为是为什么?穆云诃你也自诩是个聪明人,难道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她的心里没有你,她想要离开,却是想正大光明的离开!她的心在别的男人那里,她正大光明的离开王府,离开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这就是她的真正目的!”

    穆王爷的话简直字字诛心,将洛芷珩说成了一个不守妇道,并且嫁人了还不规矩,还想着红杏出墙的人,他的指责中伤甚至不算没来由的,有理有据,他真的要将洛芷珩往死里弄,不带一点余地,残忍到底!

    若穆云诃是个耳朵根子软的人,若穆云诃一直不够坚定,若穆云诃是个对父亲言听计从的人,那么今天穆王爷这些话,就能控制着穆云诃杀了洛芷珩!

    不信任,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他会相信吗?

    洛芷珩一言不发,就那样看着穆云诃,她感觉得到穆云诃的僵硬和怒气,她知道他生气了,她也明白他是相信这些话的。可是她依然不解释一句,信她的,她不解释也会相信。她现在只害怕一件事,穆云诃会不会不相信她?那个对她而言才是最可怕和煎熬的。

    穆云诃确实是相信这些话的,不仅相信,还很确定。若是之前他还有疑虑,还会怀疑是穆王爷故弄玄虚陷害洛芷珩,那么在穆王爷说出来那两张字据的时候,穆云诃就彻底相信了。

    洛芷珩有一个贴身的小荷包,里面放着的东西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每一次欢好的时候,就算是在疲倦和投入,她都会分神照顾那个东西,不让他碰一下,更别提是看了。穆云诃本来也没当回事的,但是有什么东西是她不能做到的呢?被洛芷珩保护的那么掩饰。现在想来,应该就装着那所谓的证据吧?

    心情说不清道不明的,穆云诃只觉得好累,好绝望。不管曾经和过去,洛芷珩都是属于他的,他一直这样认为。除了死亡,他从来没想过还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但是现在,也许那两张纸,就能成功的破坏他们之间来之不易的感情。

    他不想,他不想他的爱情被破坏!他更不想让洛芷珩离开他。他们才刚刚海誓山盟过,他对天起誓,他对母亲发誓,可是到头来若然成了一场笑话,洛芷珩,你让他情何以堪?

    穆云诃几乎没了理智,可是那仅有的一丝冷静,还有手心里死死攥着的手,让他控制着自己,不能发怒,不能发火,最起码现在不行!不能让这个男人看笑话和热闹。他不就是想要让他也痛不欲生吗?他不就是想要打击的他体无完肤吗?

    他成功了!可是他不会让他得意的!所以在痛苦也要忍住。

    穆云诃的嘴巴里几乎咬烂了,刚张开嘴,就有血腥顺着唾液涌入喉咙,那么痛!

    “你,还有没有想说的?”轻轻的声音听上去都是飘忽的,穆云诃此刻笑出来的容颜看上去妖冶美丽,淡淡的,邪魅的,冷厉的。

    穆王爷真的被穆云诃这样子给弄愣了,他的理智也终于有了一点点回转,定定的看着穆云诃,这个孩子他一直就不懂,现在更加的看不透了。那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他也倍感压力。他甚至有了放弃的冲动。

    可是,他还没有问出来王妃的下落!那个等候了他那么久的女人,那个他亏欠了一辈子的女人,那个让他终于知道什么是真爱的女人!他不能就这样放手,他已经错过了太多了,他不愿意,也不想这辈子还继续错过。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洛芷珩真的不是真爱你,她只不过是为了想要离开而已。我是你父亲,我不会骗你,纵然我曾经有错,但你母亲死了,我们两个就是唯一的亲人依靠了。我亏欠你母亲那么多,我只想要在她墓前忏悔,我只是想要告诉她,我爱她,从来都爱!”穆王爷有种很无力的感觉,那些在口中绝对说不出来的话,此刻却说了出来。

    穆云诃却忽地轻笑起来,那是嗤笑,讥讽而轻蔑:“你也配说爱?你知道什么是真爱?真爱不是用嘴巴说说的,你想方设法的恶心别人,祸害别人,把别人的爱情当你达到目的的垫脚石,你以为我穆云诃是傻子吗?纵然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你让我这么不痛快,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穆云诃狠狠的说道,瞬间狰狞蔓延过眼角。

    “你给我记好了,这辈子,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见到我母亲的!你就活在自己的忏悔之中吧!你这个满身罪恶的人,是不配获得原谅的!现在,请你立刻离开!!”穆云诃眉宇间都是戾气,他的不耐烦伴随着心痛已经爆/发,此刻不走,生死自负!

    穆王爷兴许是看出来了穆云诃的不高兴,也或者是真的觉得绝望了,他瞪圆了眼睛,僵持一会,便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待穆王爷离开后,穆云诃忽然用力的拉着洛芷珩的手臂,将她拽向了他们房间的方向。一路上他步伐极快,洛芷珩是绝对跟不上的,几乎是踉跄着的,跌跌撞撞的被强行拽着前行,好几次洛芷珩都差一点撞倒一旁的摆设和假山。

    从来,穆云诃从来不会这样粗鲁野蛮的对待她!每一次都会细心体贴的放慢脚步,迁就她,等待她,绝对不会发狂了似的不顾她的身体这样狂行。

    他是真的生气了。洛芷珩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倔强而努力的跟着他的脚步,嘴里是蔓延的苦涩和无奈,她的云诃啊,纵然是这么愤怒的,却依然不愿意放开她的手,哪里到恨不能捏碎了她,若不是他在颤抖,若不是他气息急促,洛芷珩都以为他是真的恨不得杀了自己呢。

    另一只手忽然抓住穆云诃的手臂,那么用力,她感觉到了他的手臂僵硬了一下,然而,他狂暴的步伐似有缓慢。

    嘴角勾起舒心的笑意,眼底伴随着莹润的光芒细碎的铺满了爱恋。

    他总归是舍不得她难受的。就这一点,就足够了。

    砰地一声踹开了房门,跟面紧跟着他们的奶娘和小喜子七碗吓得心惊肉跳的,纷纷上前,却又纷纷不敢多言。

    而穆云诃将洛芷珩几乎是扔进了房间里,这才一脚跨进去,反身将门又重重地关上,彻底的阻隔了门外的人。

    洛芷珩踉跄的撞倒了桌子上,磕的手肘发疼,桌子上的茶杯茶壶都被撞倒了地上,碎了一地。她觉得肋骨也隐隐作痛,有些粗喘的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忽然拎了起来,天翻地转间,她已经被穆云诃强硬的翻过来压在了桌子上。

    两个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的紧紧贴着,她能 感觉到他身上的寒冷和怒意,她也看见了他紧绷的俊脸上的狠戾。咬紧牙关,她没有着急解释。若他已经发狂的没有理智,她说再多他也听不进去,她又何必着急呢?

    穆云诃恶狠狠的看着她的眼睛,间她苍白的小脸上仍有痛苦的隐忍,狂躁的心越发狂躁,崩溃的情绪就越发崩溃。他受不了她明明做错了事情,却还一脸平静和忍耐,猛地俯下/身子,薄唇狠狠的袭上她的,力道大的已经带上了戾气,不是亲吻,而是啃咬,是毁灭!

    洛芷珩却不反抗,一手被他用力抓着,另一手就攀上他的肩膀,努力依附着他,接受他的啃咬和毁灭。

    唇上的疼痛是剧烈的,可是那又怎么能比得上穆云诃心里的疼呢?他是在成长,他是越来越坚强,可是他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干净透明,脆弱美好。他会疼,他比别人敏感,他疼起来就会比别人强烈一百倍。

    在他伤口上又强行够开一道伤口,他疼得已经心在流血了。只怕他最痛苦的,不仅仅是她之前做过的错事蠢事吧?还有他的亲生父亲,竟然就这么全然不顾他疼痛和颜面的,快意无比的又给了他一刀,事后还在他的伤口上撒盐。一把一把的,就那么欢快肆意的看着他溃烂的伤口笑?

    人世间,还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吗?

    穆云诃发了狂,不让洛芷珩喘气,不给她呼吸的机会,甚至还不让她逃避。他的牙齿是带着刺的剑,这一刻恨不得毁灭洛芷珩,便也毫不留情的弄伤她。

    他那么痛,他那么恐惧,他那么兢俱,她怎么能置身世外,毫无感觉?要痛,他要让她也知道万箭穿心之痛的滋味!

    可是洛芷珩不反抗,反而还抱紧她,仿若要和他抵死缠绵一般的用力的吸附他,她柔嫩的口腔和香she,被他伤害的伤痕累累,满口的血腥刺激着穆云诃的神经和理智,让他终于从这疯狂的怒火中清醒过来一点点。

    他紧闭的双眼睁开,困兽一般的绝望和难过。是毫不掩藏的脆弱和伤心,还有让洛芷珩继续心脏停跳的爱恋。

    “你怎么能背叛我?你怎么能背叛我……”

    唇齿相依,没有了刚刚的疾风骤雨和疯狂吞噬,他就在她唇上低吼着,反反复复,就这一句话。像个凶残的小兽,像个找不到回家道路的孩子。话语里面是不可实现,是痛心疾首,是不敢面对,亦有浓烈的期盼。

    他期盼她能否认,他不像相信的啊,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是一体的,他们是夫妻,他们有过海誓山盟,他们还说过要永世相守!她是他的花开遍野,她是他的唯一,她不是不知道的,为什么要有那样可怕的事情?母亲走了,难道他仅剩的阿珩也要离开他?

    又或者,有一天,她就会离开他了?!

    穆云诃猛地瞪大了双眼,眼中是让洛芷珩头皮发麻的凶残的光芒,他忽然掐住她脆弱的脖子,手背上青筋暴跳,他状若疯癫的用力摇晃着她的身子:“你骗我!你竟然骗我!爱我全心全意保护你,在我承诺绝对不会休弃你的时候,你竟然已经有了离开我的打算!我和你发的誓言,我给你的全部承诺,我对你的一切的好,我那么全心全意爱你宠你的时候,你接受我的爱,享受我的温柔,却心理面想着如何离开我?”

    “我掏心掏肺的爱你,恨不得你痛的时候我代替你,恨不得你流泪的时候杀了我自己!你却想着离开我!你一直在想着怎么离开我?你一直在想着怎么离开我!!”

    穆云诃好像瞬间魔怔了一般,死死的掐着洛芷珩,咆哮着,声音是歇斯底里的,那么委屈,那么愤怒,那么难过,还有点点滴滴的回忆里涌落出来的温柔和失望。他想要掐死她,掐死她,她就不会离开他,会永远在他身边,死了就不会离开了!

    洛芷珩反抗不了,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脸在迅速涨红,眼眶突突直跳,眼睛几乎是缓慢的往外奥凸的,她长着的嘴有被唾液稀释的血流下来,看上去一样触目惊心。

    穆云诃愣愣的看着她那快要窒息的凄惨样子,只要他在稍微用力一点,她就真的会死,她就真的要死了!

    眼底的血丝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蔓延,穆云诃就像被惊吓住了似的,一下子放开了双手,哆哆嗦嗦的抽着冷气,剧烈起伏的胸口抽进去的冷气几乎能将肺子给动炸了。他双眼如同受惊的兔子,那么惊慌失措,那么手足无措的看着她用力喘息,看着她嘴角的血迹。

    那一刻,穆云诃想,要是她真的死了,他也不活了,马上跟着她去了。

    他是真的受不了洛芷珩背叛他,欺骗他。可是他也真的舍不让她死。

    洛芷珩瘫软在桌子上,猛烈的抽气着,没有了穆云诃的桎梏和压迫,她没有一丝力气的身体往桌子下面滑去,她却没有一点挣扎的力量了,头晕眼花,呼吸困难,心跳剧烈。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又要死一次了。

    快要跌落在地上的身体,猛地被抓住,然后抬起来整个人下一瞬间都被带进了熟悉的怀抱。他的脸就死死的窝在她的颈窝里,哆嗦着,冰冷的声音低低浅浅的,僵硬而固执的别扭着:“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

    洛芷珩眼眶酸酸涩涩的,虽然仍在剧烈喘息着,虽然仿佛刚刚从死亡线上走了一圈,可是她却一点不生气,不怨恨。发泄出来总比憋在心里的好。发泄出来了,就能明明白白的说开,也能干干净净的斩断这段不开心的事情。

    “既然要掐死我,又放手干什么呢?”洛芷珩拍着他剧烈颤抖的脊背,嘶哑的声音还能感觉得到刚刚的惊险。

    穆云诃整个人颤抖的更厉害了,抱着她,死死的,用力的,也哑了声音:“掐死你,舍不得。”

    洛芷珩的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用力的抱紧他:“舍不得还要掐死我?”

    “死了,你就再也不会想着离开我了,也不能离开我了。”穆云诃固执的不肯看她,此刻的他,一如曾经的穆云诃,那么脆弱,那么别扭。

    “再也不会想离开你了,我之前就想,要怎么和你说这件事情呢,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我也没想到穆王爷回来的这么快,我想和你主动说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我不想再你的心里在添上一道伤,我知道你知道这件事情会心痛。我舍不得你心痛。纵然那个时候我管穆王爷要这样的承诺是真的想离开,但是爱上你之后,我就没有想过要和你分开。我和你说生生世世,不是说着玩的,我说了的,就算。”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恢复万更了呀,哈哈,散花,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