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95 炸毛!小报告!(推荐票63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95 炸毛!小报告!(推荐票63000加更)

    并没有紧张兮兮或者是哭天喊地的解释,祈求他的原谅。洛芷珩只是抱着他,平静的讲述她的心理历程。穆王爷以为自己这个砝码能将她打击的方阵大乱吗?他错了,土匪窝里出来的人,要是没点镇定和智慧,敢打劫吗?

    而穆王爷错的更离谱的地方是,他不了解他的儿子。穆云诃,可不是一个会让人牵着鼻子走的人。还有,穆云诃的爱,没穆王爷那么肤浅。他会生气是一定的,但他也会听她解释,就像现在。

    “你骗人!”听了她的话,穆云诃紧绷的身体明显的放松了一点,但还是嘴硬的怒道:“那你之前有那么多机会在不告诉我?在我和你表明心意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想要等他回来之后,你就功成身退离开我?还是你真的和那个夏北松说好了,等他回来带你走?”

    洛芷珩叹口气,将他抱得更紧了,他不躲开,洛芷珩的心就安稳了许多:“夏北松张什么样子我现在都有点记不清了,云诃,那都是之前的事情,我不能否认,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来到穆王府真的很茫然和恐惧,这个地方我一点都不熟悉,你也知道我嫁过来不是自己愿意的,这中间去去绕绕的很多事情说不清楚。试问,在那种情况下,你又对我很介意和警惕,我怎么能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呢?”

    “还有,李侧妃那时候那么嚣张,你是看见的了,在穆王府里面,我们活得多累,天天要勾心斗角的,我觉得我都快要死在穆王府里了。如果我不努力的防备和争斗,随时可能死在那群女人手中的。我是不怕他们的,但是我真的很累啊。那样绷紧了神经的活着,每一天都像是在煎熬一般,真的好累。我真的想要离开。”

    感觉到穆云诃情绪又有波动,又将她抱紧了,洛芷珩连忙道:“但是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感情,我们相看两相厌,我当然是想要想办法尽快的离开那了。你能理解那时候我的心情吗?只怕那个时候我真的离开你了,你也不会太伤心的,最多只不过是愤怒而已。你不要钻牛角尖,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的?你对一个不爱的女人,甚至是厌恶的女人,哪来的那么多的伤心和在乎呢?”

    洛芷珩说的其实很诚恳了,这是一个事实,当初虽然她这样做了,但是在当初看,那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只是时过境迁,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会爱上穆云诃,甚至心甘情愿的留在穆云诃的身边。

    穆云诃缓缓抬起头来,对上她的目光,洛芷珩看清了他脸上的神色,是惊慌和不确定的,他的眼眶红了,难得的孩子气,水雾蒙上他的眼睛,让他看上去没有了那么重的戾气,也让他多了几分柔和和脆弱。

    是她熟悉的穆云诃。1cpvu。

    洛芷珩掂起脚亲吻他的眸子,那里面是有水汽的,他在哭,哭的那么悄无声息的。她想,这件事情上真的吓到了他了,洛芷珩很记仇,且护短,还很睚眦必报。穆王爷在他们平静而温馨的爱情中,划下了一刀,伤了穆云诃,也让她不痛快了,这笔帐,必须算!

    穆云诃的目光几乎是不敢看透洛芷珩的眼睛的,那里面有洛芷珩陌生的自卑和忐忑,这不应该属于穆云诃的,可是此刻穆云诃就这样半垂着眼帘,眼底是浓浓的不自信,抓着她手臂的大手微微用力,声音很轻,很卑微的问:“阿珩,你说实话,你那个时候要离开我,你是不是,是不是因为……嫌弃我?”

    洛芷珩愣住,惊骇的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嫌弃你!”

    嫌弃?穆云诃竟然是这样想的?原来他愤怒的来源,不自信的来源,竟然是因为以为她……嫌弃他?!

    洛芷珩忽然好心疼,她知道穆云诃其实是不自信的,在她面前也是这样,对别人穆云诃是真的可以做到无所谓不在乎,但是对她不行。他那么在乎自己,如今更是知道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绝对不会小。

    可是穆王爷竟然在这种时刻说了出来,穆云诃刚刚都几乎状若疯癫了,现在更是被打击的不自信起来,甚至怀疑起她曾经的动机来。她想离开,只是想要自由而已,绝对没有嫌弃他的意思。

    “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实在是不堪的很。你想离开也是正,是我太不自量力了,可笑的是自己当时竟然还一心想着,就算我死了,也要保证你的位置不被动摇,现在看来竟然是我自作多情了。”穆云诃自嘲的道,不看洛芷珩,声音很凄凉。

    洛芷珩咬紧唇瓣,心里恨死了穆王爷那混蛋!但脸上却是温柔紧张的:“云诃,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的,你在我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了,我想保护你,最开始时因为那个约定,但后来,不知不觉间,我就是想要保护你,想让你好,不想让别人伤害、欺负你。难道你都感觉不到我的真心吗?就因为穆王爷的几句话,你就质疑我?”

    穆云诃缓缓抬头,神色还有些惶然,几分不确定,又很落寞的喃喃:“真的?阿珩,现在他回来了,你……还要继续和他履行那个约定吗?你还想要……离开我吗?”

    “不会!让那个约定见鬼去吧!我不会离开你的,你相信我。”洛芷珩连忙得道。

    “那你把那两张字据给我看。”穆云诃却还是不相信的样子。

    洛芷珩连忙打开腰带,伸手进去拿那个荷包,可是她刚刚打开腰带,穆云诃的手就跟着伸了进来,几乎是蛮横的摸上了她的腰身,一个用力,就将那个小荷包拽了下俩。

    紧抿薄唇,打开那荷包,里面果然是两张纸和一把钥匙。

    穆云诃抬眼看了她一下,而后抽出来那两张纸,一一展开,赫然就是那约定和嫁妆字据。没地抱她述。

    听见,想到,和真实看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两张东西就是在提醒着穆云诃,他深爱的女人,曾经那么迫切并且坚决的想要离开过他!

    她想要离开他!!

    虽然洛芷珩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虽然他也相信她是真的爱他,虽然他也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不能当真。可是这件事情真实的发生过。想到这,穆云诃就有种不能忍受,想要毁灭一切的感觉!

    那两张纸,就这么在洛芷珩震惊和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在穆云诃的手中,化为灰烬!

    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总之那两张纸先是燃烧起来,而后就成了灰。穆云诃将灰烬全部扔掉,然后将她扯过来,死死的搂住她的腰身,捏着她精致的下巴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证据没了,你也没有在和那个死老头交易的字据了。再也别想离开我了,你就连一点机会也没有。”

    他忽然发狠的样子,说话神色目光都极为恐怖。刚刚那个极其脆弱的男人,仿佛不是他一般。这忽然变脸,让洛芷珩有一种自己被他‘干净清纯’的外表欺骗了的感觉。可是这感觉不坏,他的在乎从来不是那些所谓的甜言蜜语的。

    他的吻如期落下,在没有指责她一句,没有和他抱怨一句,狠辣的吻从蛮横到疯狂又到温柔,他没有了耐心,只想要感受她的存在,这种时刻,他的恐惧多过一切,疼痛来的汹涌,她的解释虽然能平复一些疼痛,可还是不能抹杀他的恐惧。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尚了床,只是他只抱着她,紧紧的,不停的亲吻她的面颊和唇瓣,不停的重复:“我只有你了,你不能离开我,永远不能!”

    洛芷珩知道他害怕什么,不停的给他回应,告诉他自己一定不会离开他,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门外的人紧张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好几次差一点冲进来了,可是奶娘还是忍住了。此刻听见里面安静下来了,知道小主人是安抚住了炸毛了的小王爷。奶娘这么大年纪了,此刻也不禁摸一把汗,太吓人了!刚刚的小王爷太吓人了。

    可是小主人也是厉害,竟然这么快就驯服了小王爷。

    留下了小喜子小勇子守在这,让七碗去厨房安排点吃的给里面的二位小祖宗侯着,自己去了世王的院子,有些事情可是要汇报的。

    世王院子里,世王正一脸邪笑的调戏着毒圣。毒圣明显是不耐烦的,都快被这女人给烦死了。

    毒圣就像挥苍蝇那样的将世王不断骚扰的手给挥开,可惜效果不大。他那单薄的小身板,还是不停的被世王这个色女人袭击,各种吃豆腐占便宜的。

    “你有完没完?”毒圣的脸色忽然涨红,忍无可忍的大吼一声,只因为世王的手竟然伸进了他的亵裤里,正肆意的抚摸着他那玩意儿……

    不带这么色/情的!这女人还要不要点脸了?这大白天的就……就想着那些事儿。

    “没完。别大呼小叫的,有点你王妃的样儿,昨儿个没让你吃饱是不是?这都……硬了呢。”世王一脸邪笑,果然没个女人样儿,手下邪恶的动作着,言辞也是极尽轻佻的。

    她就爱看楼云这羞答答又炸毛的样子,她不着急给他顺毛,先玩够了,占了便宜再说。于是手下动作更重,听着楼云呼吸渐渐沉重,世王笑颜如花:“你也很享受的是不是?很期待本王这样对你么?恩?宝贝?”

    世王越说越下流,楼云越来越酥软。他是中毒了,在这女人手里就没男人过,自尊心再一次受挫,毒圣悲愤的想死,咬牙不让自己呻/吟出来,连都憋红了。

    正在世王玩的起劲的时候,门外传报奶娘来了。世王手下的动作一顿,脸色不是很好,她看了眼羞愤欲死的楼云,此刻楼云正是不上不下的时候,不弄出来小家伙又要炸毛了,说不定晚上还不愿意让自己碰了。可要是弄出来没有一时半刻也不行,可奶娘这时候来,只怕是珩儿那边出什么事了。

    念头不过一闪而过,世王已经将手拿了出来,一面温柔的给楼云整理衣物,一面戏虐的笑道:“乖乖去床上等本王回来,一会在好好疼你。”

    “谁要你疼!”楼云瞪眼,俊美的脸上一片红晕,眼底波光闪闪,脸上明显带着一丝尴尬和奇怪之色。若在平时,她不得逞是不会放开他的,今儿个是怎么了?

    “别不甘心了,就一会,很快就回来喂饱你。”世王将毒圣那满脸红晕当害羞,拍了几下楼云的屁股,换来了楼云跳了出去,别扭的冲回了后面房间。

    世王擦着手,一面让人进来,她也不看奶娘,漫不经心的道:“可是珩儿怎么了?”

    奶娘恭敬的道:“正是。刚刚穆王爷来了……”奶娘也不添油加醋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就道:“按理说他是小主人的公爹,他有权利也有资格教育管教小主人,可若小主人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就不说和银月国的关系,小主人是战神后裔,是全天下人敬仰爱戴的战神血脉。她就不能被当作是普通人对待。可是那穆王爷却一而再再二三的在小主人面前托大,讽刺谩骂诅咒都不计其数,奴婢实在看不下去小主人再继续受委屈了,还请世王给小主人做主。”

    奶娘也是个护短的,这些日子来她真是看不下去了。穆家这群人,就是欠收拾。

    世王看似无动于衷,可是她的眼睛已经眯起来了,嘴角的痕迹都是冷冽的:“看不起我珩儿吗?管教?我银月国的嫡长孙,还用得着他一介凡夫俗子来管教?竟然还敢给他们小两口挑拨离间,当本王是死的么?”

    “不仅是挑拨离间,还离间成功了,刚刚小王爷对小主人可是……动粗了呢。不过小王爷是被气疯了,现在已经被小主人安抚好了。”奶娘不介意给穆云诃上点眼药,最主要还是灭掉穆王爷,她带大的孩子,她都舍不得骂一句的,凭什么穆王爷就张嘴就骂?

    “哼!他擅作主张将珩儿战神后裔的消息阻拦下来,不让传回来,百姓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以为他掩耳盗铃的做法能坚持多久?想要在这之前拿捏住珩儿,他也不看看他是个什么东西!行,反正好久没有好玩的事情了,本王就和他玩一玩。”世王轻松自如的道。

    奶娘笑了,穆王爷要惨了。

    二更到,哇咔咔,万更恢复啦,宝贝们请给画纱动力哇,爱你们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