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96 顶天纵火展妖媚,立地亮刀现芳华!

悍妇,本王饿了! 396 顶天纵火展妖媚,立地亮刀现芳华!

    世王知道自己最近会很忙,她得给她的小外甥女打前阵撑场子去。所以今天晚上将毒圣往死里折腾到了深夜才放开快累死的毒圣。

    女人王国里面的女人们,就是有这种能力,能让男人激动兴奋的就算是累的翻白眼,也能抑制斗志昂扬。更何况还是女人之中的王者。

    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毒圣,世王满脸宠爱,虽然挺累的,但是很快乐,她一夜未眠也精神的很,一面吩咐人安排沐浴,一面吩咐下去:“让人去看着点,那穆王爷住在哪里,给本王看好了。”

    下面的人立刻行动起来,主子要玩人了,非同小可,穆王朝一定要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动作了。

    世王沐浴之后换上了男装,一如既往的风/骚俊美,回身亲吻着毒圣,而后翩然离去。

    穆王爷此刻正在别院里,静静的站在那之前他为李芳菲布置的灵堂,但此刻他却觉得这个地方,这里面的一切都是这么的刺眼。他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的不知道的?是被蒙在鼓里的?洛芷珩骂穆云锦没脑子,自私自利没人性,那个时候她还觉得洛芷珩才是自私自利的那个人。

    但现在想来,他才是真正自私的那个人吧?他今天的做法明显会伤害到穆云诃,但他没有办法。多次交锋,穆云诃简直刀枪不入油盐不进,他又迫切的想要回王妃的尸体,本以为逼迫洛芷珩,洛芷珩害怕了就会主动告诉他王妃在哪。

    这样他面子里子都有了,还能给穆云诃一个教训。他的如意算盘打得极其的响,哪里知道洛芷珩竟然是个硬骨头,宁死不屈。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然就是自己打得自己也没有了脸面。

    真的是……不甘心呀。

    但是洛芷珩的死不开口,决不妥协,还是有让穆王爷欣赏的地方的。他可以伤害自己的儿子,但别人却不可以这样做。

    穆王爷心理面难受,怀里揣着的是王妃给他留下的那些书信,手在怀里摩擦着,眼神波涛汹涌着,忽然他下定了决心一般的,手掌撑起,一阵劲风狂涌而出,整片灵堂瞬间支离破碎,残破不堪。

    “主人。”属下胆战心惊的在门外跪下。

    “去查,一定要查到当年本王派去监视王妃的人,他们一定有问题,查一查他们和……李芳菲有没有什么关系或者接触?还有,要给本王不眨眼的盯着穆云诃和洛芷珩,本王就不信他们能瞒过你们的眼睛,将王妃偷偷运出去都查不到?这两件事情,一定要给本王做好,要用最快的时间找到王妃的目的,不得有误,否则,提头来见!”穆王爷阴冷的说道。

    “属下遵命!”那人立刻闪身离去。

    穆王爷又道:“影二来。”

    一人影闪出在穆王爷身后,抱拳道:“主子。”

    “你负责死牢里那位,本王要知道,当初他来穆王爷,究竟是谁背后指使的。记住,本王要的是千真万确不容置疑的真/相。李芳菲没有那个脑子。她想不到这样高明而惊险的招数,她也承担不起这个风险的。本王总觉得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存在。”

    顿了一下,王爷的声音听上去多了几分苍凉和落寞,呢喃道:“那孩子是她留下的最后一丝血脉了,不能有事。本王到底是亏欠的太多了,总要做点什么,不然真的没脸见她了。”

    “主子,您说什么?”影二并没有听清穆王爷的呢喃。

    穆王爷脸上落寞的神色骤然消失,又是一片铁血冷漠的道:“你记住,不能让那冒牌货死,但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必须要问出来他背后还有谁。”

    “属下遵命!”影二得令离开。

    穆王爷一个人站在房间,久久沉默,摸索着胸膛的那些信件,他的苦涩,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难过,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深爱着一个女人,却在她死后才幡然醒悟的明白。他甚至来不及说一句爱。现在他更是见不到她,这样的折磨,简直逼死还难受。

    他发狂的不顾穆云诃的心情各种打击,可是此刻醒悟过来,冷静下来,又是一身的冷汗,一阵的绝望。

    他们唯一的儿子,只怕已经是恨他入骨了吧。他的做法只会让穆云诃绝对不会原谅他。他将这块骨肉推的越来越远,但他也有他的无可奈何,他们父子二人的斗争,究竟何时才会结束?天上的王妃若看见这一幕,只怕也会恨他的吧?

    穆王爷心理面惶惶然,面上就戚戚然,很不爽滋味,有种孤家寡人的寂寥感,整个人都空旷了下来。什么英雄气概,什么宏图霸业,在失去妻子和儿子面前,统统都是个屁。

    别远里寂静的很,本来别院住的人也不多。这夜深人静的,有点风吹草动,习武之人自然很快就能感觉到的。

    此刻穆王爷纵然是心理面麻木,整个人忧伤不已,但是那在微风里猎猎作响的声音,还有一阵阵轻微飘渺的刺鼻味道,还是让穆王爷蹙眉起来。他转身走到外面去,外面夜色干净,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这声音和味道是……

    穆王爷命人来:“去看看外面怎么了。”1csb1。

    仆人离开就没有在回来,穆王爷等了好一会,还不见仆人回来,而风中空气里的声音气味已经越发明显了,穆王爷脸色难看,知道大事不妙,立刻喝道:“所有人立刻出来,赶快通知人起来。”

    有侍卫冲进来,响应王爷号令,但他们纵然是在警惕,却还是晚了一步。有侍卫面色骇然的指着背后的一片天道:“红了!着火了,着火了!”

    穆王爷猛地转身抬头,果然就看见远处有火光冲天,而那距离,就是他的别院不假!

    “救火!块!”穆王爷当机立断,命令众人赶快救火,且又吩咐道:“注意周围动向,这场火不简单,忽然之间这么大的火势,只怕是有人蓄意为之。别院附近的可疑人物,一个不准放过。”

    “莫将领命!”亲兵回应,而后拉着穆王爷道:“主人,莫将先护送您离开吧,这太危险了。”

    穆王爷摇摇头,目光阴霾至极。大火,又是大火!火烧了他的穆王府,现在竟然又要火烧他的别院吗?这次是谁?还是穆云诃吗?那孩子,就这么恨他吗?竟然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报复他?还是洛芷珩做的这件事情,真的给他太大的打击了?

    整座别院,就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眨眼间那火势高涨,一窜一窜的,瞬间就如同熔浆一般的逆流而来。别院里的人几乎傻眼了,这火势不对劲啊,就算是大火也没有这样燃烧的啊,简直强烈的能吞灭一切了。

    “王爷赶快离开这里!”属下忠心耿耿,护着穆王爷走。

    穆王爷却猛地甩开了侍卫的手,冲进了被他破坏的一地狼藉的房间。身后侍卫们吼叫,哀求让他回来,他却无动于衷,疯了似的往里面冲进去。侍卫们没办法,也跟着往里面冲。

    可是这场大火简直仿佛是一场火海流星雨一般,那火球是零零散散的落下的,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凄厉美艳绝伦的火花,光华四射之后,竟然是落在哪里,哪里就会瞬间被炸出一个火焰窟窿,然后那个地方以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速度迅速的蔓延开来,燃烧,吞噬,毁灭,一切!!!

    所有人都只注意着这场诡异的大火,却没有人抬起头来往另一方天空上看一眼。若此刻有人看,便会震惊的无与伦比。

    只因为那方天际,半悬在空中的颀长身影,一身微微发光的紫色长袍,眉目如画,妖娆绝艳,长发翻飞。如真似幻,美艳无边。仿若那就天下来的嫡仙,飘渺的在浩瀚的星河之中嬉笑玩耍一般,端的是俊美无双,玩的杀人不眨眼!

    世王修长白嫩的手掌翻飞,一个眩目的火球凭空乍现,火焰伴随着火星子在火球上劈啪作响,在她手掌之中,她却丝毫不痛不痒的样子。红唇勾勒着叫人神魂颠倒的笑意,不紧不慢的看着下面。

    见穆王爷在火势疯狂增长的时候,不仅不逃跑,反而还冲了回去,世王眉头一挑,邪魅的声音,淡淡的优雅,浓浓的嗜血:“找死吗?行,成全你!”

    她的手骤然向前一推,那个火球便以光速的速度乍然落下,不偏不倚,刚刚好落在了穆王爷进去的房间之上。

    瞬间,火球将房顶炸出了一个火窟窿,大火刷地一下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炙热的火光就算是刚刚落下,都能将人的皮肤灼伤。

    房间骤然间成为火海,穆王爷刚刚冲进来,就被那大火拦住了脚步。穆王爷的脸在火光下狰狞扭曲,几乎惊骇的目光通红,不知道是火光映衬的,还是着急的。一根房梁就那么不偏不倚的从正前方落下,他疯狂的向前冲的脚步被堵死。

    若不是他的属下冲进来刚好赶上,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拉了回来,就差那么一丁点,穆王爷就可以成为那梁下亡魂了。火焰剧烈的燃烧着,房间被阻断了,房间里瞬间高温仿若牢笼。

    属下焦急的劝:“主子快点离开这吧,块啊。这场大火太诡异了,此地不宜久留。”

    “放开本王!”穆王爷却固执的不离去,挣命的往里面冲,势要快过那片大火障碍冲到里面小书房去。可是他被人死死的拉着,完全就挣脱不开,穆王爷也疯了,竟然用上了功夫,将他忠心耿耿的属下给震得几乎倒飞出去:“都放开本王!”

    “王爷,主子!您究竟要干什么?您告诉属下,属下进去。”

    “信,还有好多信在里面!她的信,她给我的信!!”穆王爷红着眼睛,喊得声嘶力竭,拼命的往里面冲,可是他的属下太忠心了,死命的拽着他。

    穆王爷只拿了那封王妃第一封第一次写给自己的信,他视之为情书。这封信里书写着简单的字,王妃浓郁的情,还有他的怦然心动和迷途知返。一见钟情。他们的一见钟情。他放不下了,就算明知道她不在了,他的后半生会活在悔恨和思念之中,但他也放不下来了。

    可是不拿那其余的信件,不代表不在乎。那些都是王妃留给自己的情,是唯一还能证明他们之间曾经存在过爱情,证明王妃是真的爱过他的东西。王妃消失了,他不能让这些东西在消失!

    一直迟钝的心,一直压抑的痛,还有那一直模糊不明的伤感,在这一刻终于清晰!

    他什么也没有了,他最爱的女人没有了,他今后的人生里真的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属于她的痕迹!他就仿若爱上了一个梦里的人,抓不着,摸不到,再也不能真切的感觉到了。思念的时候,只能任由那相思嗜骨吞噬他的心。

    欲/爱而不得,欲要而不见。生生世世,她终究扔下了他,他终究还是孤家寡人。

    那些火光烧的穆王爷忽然之间五内俱焚,浑身剧痛,只见里面被火光侵蚀,他的信,就在书桌之上……

    穆王爷忽然咆哮一声,再一次将抓着他的属下震开,冲进了火海之中,身后是一连串他属下心惊肉跳的嘶吼。

    这么疯狂,这么不顾一切的穆王爷,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见到过的,没有理智,毫无冷静可言。属下们有一瞬间的惊骇,然后竟然是纷纷不要命的跟着冲了进去。

    穆王爷的身上沾染了火星子,然后便是星火燎原,可是他已经顾不上了,他跳过了横梁,穿过了凌乱的火坑,看着他的书桌近在眼前了,书桌上的小箱子,还好还好,还安然无恙。

    “唔,很在乎的东西吗?在乎到不要命?”世王悬在半空之中,手中把玩着一个火球,嘴角笑的肆意,目光阴的滴水,忽然莞尔一笑,整片夜空都仿若瞬间明媚起来,灿烂的叫人……惊骇欲绝!

    “既然这么在乎,那就毁掉好了。”温柔妩媚的呢喃一句,却是无情至极。

    那火球子,刷地一下飞了出去,直奔小书房书桌之上。

    就是这么准!不然也不是世王了!

    轰地一声巨响,整间房子瞬间晃动起来,火球的冲击力巨大,咔嚓一声毁了整个房顶。屋外喊声冲天,屋内火光四溅。

    那火球子,就在穆王爷紧缩和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轰然砸下!

    不偏不倚,正中箱子。

    穆王爷的手甚至已经摸到了箱子边上,但,只差这一步!就差这一步!!

    轰轰轰——

    一阵刺目的火光炸开,穆王爷下意识的收回手捂住眼睛,却还是晚了一步,他整个人都被那炸开的火球给弹得猛然倒飞出去,威力巨大的火球,竟然是蕴含着内力的?!

    穆王爷有这个想法的一瞬间,就知道这场大火,竟然是被认为操控着的!这个想法简直让穆王爷惊骇的心海翻腾,但下一瞬间,剧痛和灼烧感席卷了他,吞噬了他的思想。

    他睁开眼,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鲜红,他的手用力的伸向书桌,却再也够不到,而书桌连带着他拼了命也要拿回来的信件,一同化为灰烬!

    弹指间,樯橹飞灰湮灭……

    “啊!!”穆王爷竟打了一刹那,而后悲愤的咆哮出生,声音里蕴含着他深厚的内力,一圈一圈的扩散,将本就摇摇欲坠的房子,震得更是支离破碎,眨眼间就能轰然倒塌。

    至此,穆王爷那颗冷硬的心,彻底崩溃!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穆王爷轰然倒下。他的属下冲进来,心惊胆颤的见到穆王爷这狼狈的模样,满身是血,还有火在燃烧,最可怕的是他狰狞的面容,还有那满身的绝望和悲怆。

    属下们手忙脚乱的将他身上的火焰扑灭,然后抗着他迅速离开这个可怕的火海炼狱。

    世王红唇勾起笑,倾国又倾城,目光却狂佞:“这就是欺辱小珩儿的下场,真以为小珩儿给你当儿媳妇就要被你打骂了?真以为咱家没人了呢!”

    说话间,世王手中又一个火球乍现,邪魅又残忍的瞄准那下面背着昏迷的穆王爷逃出来的人们,这个火球子下去,只要她想,那么下面逃跑的那群人,就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包括穆王爷。

    而世王今儿个来,就是来斩草除根的!

    她都舍不得给那好事多磨的小两口添一丁点堵,之前她一手制造个误会,过后得知小妮子是自己个的小外甥女,她都懊恼心疼的场子都快青了。这老王八蛋竟然敢挑拨离间,伤她小珩儿!罪该大卸八块!

    世王已经瞄准,真的就差扔出去了,却忽然眉心一跳,下意识的向远处看去,只见一匹快马急驰而来,正是对着穆王别院这边。要是别人,世王也不会在意,但是她有感应的,自从知道洛芷珩是她的小外甥女,世王就在洛芷珩身上做手脚了,对洛芷珩是能有感应的。所以她知道,那个快马上的人是洛芷珩。

    世王蹙眉,收回了手掌上的火球子,差异这么晚了洛芷珩怎么来这了?现在她不是应该在家安抚穆云诃那受伤的小兽吗?

    洛芷珩快马加鞭的往这边来,她来干什么的?她来杀人的!

    女土匪是不能吃亏的,吃点亏那真是半夜也睡不着觉,一年也吃不好饭。洛芷珩的怒火被穆王爷的不知好歹和疯狂行为给点燃了,爆/炸了。真的是再也无法容忍了。

    她从来不是一个任性的人,也懂得大局观。但是她个女土匪,杀人抢劫看心情,要他大爷的大局观!现在穆王爷已经将人逼到绝境了,她就不能再继续容忍了。

    她自认为自从和穆云诃相爱了,说开了,她的脾气都收敛了好多,为了穆云诃,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女人一点,但是这不代表她没脾气,她能随便被人威胁和践踏尊严!

    洛芷珩就是那种玩命的时候你砍我可以,但你不能往我软肋上砍。你要往我软肋上砍,砍得我血肉模糊撕心裂肺,那你最好祈求你能一刀直接砍死我,但凡你给我留一口气在,那你就别想好!我砍翻你祖宗十八代。活着的砍死,死了的挖坟!绝对杀的你鸡犬不留!

    王得今她王。这口气憋到这个点上,等穆云诃睡着了,她让奶娘给穆云诃点了睡穴,这才得以抽身的出来。她知道她不可能真的杀了穆王爷,那毕竟是穆云诃的亲爹,纵然现在他们互不相认了。可如果她杀了穆王爷,那她和穆云诃之间也就完了。

    但不出气她实在过不去这道坎,不杀了他,给他一刀总可以吧?

    快马加鞭的,耳边得风呼啸而过,那么大的风都没能让她冷静一点,可是越近她就越清楚的看见这边的火光冲天,。洛芷珩在马背上惊愕了一下,但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就是穆王别院的位置,直到此刻更近了,她才确认了。

    而后她震惊的勒住马,停在别院一侧,看着那里面熊熊大火,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苍天有眼?天公作美?谁这么讲究替天行道啊?

    洛芷珩看了看肩膀上背着的弓箭和腰间的火折子,咂舌。她也想着一把火毁了这个狗屁别院呢,里面那个灵堂穆云诃是不知道,知道的话还不气得脸都青了?他母亲心心念念的丈夫在自己身边给死敌布置灵堂?

    洛芷珩心理面只有解气,不过自己没有动手,这口气到底是出的不彻底。她迟疑了一会,这大火到让她冷静了几分,狠狠的吐出一口浊气,决定离开。至于穆王爷的死活,她才不在乎。如果穆王爷死在这场大火里了,那也只能说他悲催,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只可惜,洛芷珩刚刚掉转马头,就被一队铠甲勇士给拦住了去路。

    这群人来者不善的样子,一个个满身杀气和阴冷,恶狠狠的看着洛芷珩厉喝道:“大胆贼人!竟敢火烧穆王别院,给我活捉去见王爷!”

    洛芷珩愣住,心里忽然大骂一句:你大爷的!姑奶奶冤枉啊,我还什么都没干呢,要我真的点火了你抓我也行啊,难道这就是躺着也中枪?!

    她迟疑间,那群人已经饿虎扑食一般的冲了上来,刀剑无眼,锋利要命。洛芷珩骑在马上,并不是特别灵活自如,再加上那群人可是有武功底子的,马受惊不安的来回撂橛子,洛芷珩好几次差一点被颠下来。

    她冷清的小脸上一片森寒,虽然冤枉却并不惧怕,抽出手杖,把刀相向。连番砍退了扑上来的几个人,洛芷珩抽空冷艳的道:“若我说这大火不是我放的,你们可信?”

    “放屁!不是你还能是谁?大半夜的在别院晃悠,还身背弓箭,你那箭筒子里的箭尖上绑的是什么?在这都能闻见浓浓的酒精味儿。狡辩还不如束手就擒,乖乖和咱们去见王爷!”那领头的人显然也是被洛芷珩手里的宝刀震住了,吼了一嗓子,使了个眼色给同伴,一群人分散开来,竟然将洛芷珩包/围住了。

    这是要死磕她了,一群大男人群殴一个小女人?

    好,好的很!果然不愧是穆王爷教导出来的兵,一个个都很……孬种!

    “既然不信那我也多说无益,你们找死,我又何必客气!”洛芷珩也懒的解释,冷笑一声,利落的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一刀划出,锋利的刀气伴着宝刀的华美光芒铮地闪出,捡起尘土飞扬,石砾无数,通通冲向左面三人。

    宝刀一出,血光立现!

    啊啊啊三声惨叫,不用刀砍上身,只是刀气就要了那三人性命。

    洛芷珩一肚子窝囊和怒火正愁无处发泄呢,就送上来几个陪练,她自然毫无愧疚的开练无所谓了。道德伦理上,她杀了穆王爷就是大逆不道,既然不能杀了穆王爷,那杀几个穆王爷的属下总可以吧?谁让他们先来招惹她呢!

    给自己腾了个作战的地方,洛芷珩一刀扎在了马屁股上,浅浅的一下,却足以刺激的马发狂狂奔起来。马一发狂,也让对面三方的人都乱了阵脚,洛芷珩见机立刻出手,横空一刀斩去,干净利落,毫不手软。

    血溅三尺,不足为奇!

    那个对面的人,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眨眼之间,连杀四人,刀无虚发,次次见血,刀刀致命!

    剩下的六七人傻眼,惊骇的头皮发麻。他们也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却没有见过哪个敌人是这样的,而且眼前这人还是个女人,竟然也能做到杀人不眨眼!出手快准狠毒!这令人震撼的场面骤然出现,就造成了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了。

    刀光褪去,其余的人终于在灼灼火光之下看清了她。

    星空骤然间成为她的背景陪衬,她肌肤胜雪,墨发飞扬,精致的容颜在烈火光芒下熠熠生辉,却因为她冷艳的神情而让人有种高贵不可侵犯之感。她一身红衣宝刀在手,目光中是一种脱缰野马般睥睨天下的不可一世。

    她的目光告诉他们,她将他们,视作……蝼蚁!

    一更到,汗哒哒,晚了,但是今天一定还会有二更的,一定!我继续努力去。我的宝贝们呀,给画纱加油打气哈,我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