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98 打晕!献皇阴谋,强大鬼皇,阻止世王!

悍妇,本王饿了! 398 打晕!献皇阴谋,强大鬼皇,阻止世王!

    嗖嗖嗖地,只听几道撕裂空气的生也骤然响起,妖艳诡异的火光中,三支熊熊燃烧的利箭对着那群士兵涌来。

    这群人是见识过着火焰的威力的,简直是恶魔一般可怕的,沾哪哪着无孔不入。瞬间本来集体涌过来的士兵们下意识的脚下一顿,面色难看,而那副将领此刻已经大喊出声:“快躲开!别碰到那火焰。”

    士兵们瞬间分散开来,但他们人多,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彻底躲开的,慌张之中,人踩人也是家常便饭,就有人来不及躲闪,又因为慌张而倒地,洛芷珩那三支箭倒地时厉害,射中了其中三人,这算不上箭无虚发,毕竟只有三支箭,而他们的人却又一大群,这种情况下,瞎猫,也是能碰上死耗子的。

    很诡异的,那箭上的火焰挨上那几个人,立刻就变成了熊熊大火,将几个人瞬间变成了火人。这一幕,让那群人又惊又惧,迟疑着不敢上前来。还有人大喊:“妖火!真的是妖火!那女人一定是个妖女!”

    被人这么一喊,其余的人更加的不敢上前靠近洛芷珩了。

    洛芷珩不知道这火焰的奇妙之处啊,可是见他们颇为忌惮,而且这火焰还这么霸道,还有那牛叉轰轰的副将急切的提醒,反而让洛芷珩来了极大的兴趣。她就爱往蛇的七寸上打,狠狠的打!

    她冷笑一下,再次抽出来三支箭,取了火,射出。

    她的箭射向人群之中,人们再一次慌乱的四窜,洛芷珩打出了距离,就更加不怕他们了。她妖娆一笑,箭也不多,一刀砍断了一旁树干,同样点着了火而后扔向那群急得跳脚的士兵。

    如此两次三番,竟然在彼此中间拉开了一条火线,那边的人过不来,洛芷珩也过不去。虽然无法打仗,但胜在暂时安全。洛芷珩无语望苍天,她这算是……走了狗屎运?竟然碰到这么邪门的事情。

    那边又死了几个兄弟,副将几乎气得吐血,敌人就在火那边,他们却不敢在轻举妄动,副将着急的脸色铁青,而此刻,穆王爷缓缓醒来。

    “王爷!您醒了?属下马上就带您去看大夫,可是眼下咱们的人发现了那纵火之人,奈何此妖女太过于狡猾了,属下们无能,暂且没有抓住她。”副将自责的道。

    穆王爷双眼无神的坐在地上,眼前还是他来不及拿出来的信件,他的王妃留给他的最后一点东西,没了,都没了。他唯一的念想都不给他吗?穆王爷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好像什么也看不清了,但模模糊糊的,他还能感觉到一片红。

    那种抓不住最在乎的东西,保护不论最心爱的人的无力和绝望,让他心如刀绞,万念俱灰。

    纵火的人?穆王爷听见属下的话,忽然间像是找到了什么让他怒气和力量回归的东西,他猛地抬头,声音嘶哑阴森森的道:“抓住她!不计一切代价的抓住她!本王要将她碎尸万段,给王妃的书信陪葬!”

    那害得他就连最珍贵的东西都保护不了的践人,不论是谁,他绝不放过!1cuuT。

    穆王爷一声令下,士兵们自然不能在躲了,刀山火海也要往上冲的。

    洛芷珩见他们竟然要冲过来,只用讥讽的目光看着他们,这片大火,他们是绝对进不来的,看这大火的诡异,应该是碰上一点就会祸及全身的。找死也不带这么找的。

    可是那群士兵是真的往上冲,她自然也不怕的。放下弓箭,拿起宝刀,在火线之内,一刀挥出去,锋利的刀气横扫千军的气势,那激烈的火势都被刀气轰的集体向外扑去,看上去仿若吞吐着猩红信子的毒蛇,触目惊心。

    啊啊啊,又是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也不知道是被刀气击中,还是被火焰灼伤。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火烧本王别院?你束手就擒,本王可以绕你不死,负隅顽抗的话,本王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穆王爷咬牙撑着一口气站起来,阴森森的喝道。

    洛芷珩冷艳一笑道:“我若怕你,今日就不会在这出现了。”

    洛芷珩是一点不好被穆王爷发现自己的,她既然来了就不怕别人知道,而且今天她想走已经是很难了,又有人看见她,穆王爷的人还给她定罪了,只怕她是要沾上一身骚了,既然已经不能独善其身,那她也不会遮遮掩掩的好像做贼心虚,免得丢了自己气势。

    穆王爷一听这声音,就觉得头皮发麻,脸都青了,咆哮道:“洛、芷、珩?!”

    干毁他房子,还是个女人!他早就应该想到的,有这么大胆子,还有这能力和动机的女人,除了洛芷珩还能有谁?他到底是看轻了这洛芷珩了。可是知道是洛芷珩之后,穆王爷更是怒火中烧,这死丫头竟然毁掉了玩给留给他的最后的宝贝。

    “践人!你闯下滔天大祸,竟然还敢抵抗!你这个大逆不道的畜生,竟然还想要杀了自己的公爹!火烧房子,你还有什么不敢做出来的?简直是罪不可恕!痛快的滚出来受死,今天本王就代替穆云诃除掉你这个妖女!”穆王爷怒火中烧,咆哮着。

    洛芷珩小脸阴冷下来,火焰之内毫不畏惧的喊道:“你替穆云诃?你凭什么代替穆云诃?我爹还活着呢,轮不着你来咒骂我什么,还有,你这破房子不是我放火烧的,我也没有杀你,你往我身上泼脏水,不调查就定罪,这就是人们口中颂赞的英明神武的穆王爷?我看是个昏庸无道的草包才对吧!这样不清不白的就冤枉别人,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来。”

    “孽障!简直是孽障!竟然敢对长辈如此大不敬!本王到要问问那穆云诃去,这就是他心爱的妻子?这就是他相信的妻子?如此不堪和没教养,哪里配得上我穆王府的门第!”穆王爷眼红的喝道,气急败坏的样子。

    洛芷珩却丝毫不在乎穆王爷的话,穆云诃和她之间的事情,还真不是你穆王爷能插手的。

    “不要以为你和穆云诃有点血缘关系就了不起了,拜托你可能清楚形势好吗?你以为穆云诃会听你的什么话吗?真是可笑死了,堂堂穆王爷竟然连这点眼色都没有吗?你当着穆云诃的面说他心爱妻子的坏话,我告诉你,他不会恨我,只会恨你!一次比一次更恨,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厌恶你。”

    “你一直在托大,你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你是长辈,若然你做出来一个长辈该有的样子,我们是怎么样也不会不尊敬的你的,但是好可惜,你所做的,所说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让人反感不已,都那么自私和狭隘,这样的你,你以为穆云诃是有希望你是他父亲呢?要换作是我,我只恨不得没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父亲!”洛芷珩嘴巴很恶毒,此刻已经不是没大没小的问题了,而是她打心眼里就无法尊敬穆王爷了,因为他从里到外都没有一丁点值得人尊敬的。

    “你说什么!”穆王爷脸色狰狞吓人的怒吼。

    穆王爷的怒火取悦了洛芷珩,她越发的大胆和猖狂的喊道:“我说你已经不配做穆云诃的父亲了!你也别在那个想着你的想法话语和行为能够影像,甚至是干/扰到穆云诃。从你选择李芳菲那天开始,你就已经失去了在穆云诃面前说话的机会了!你真的不配啊。”

    “不分青红皂白,被女人蒙蔽双眼多年,分不清楚好赖人,没有辨别真假的能力,更是左右摇摆不定在两个女人之间,偏心偏的令人发指,武断而莽撞,你这样的人,要不是出身为皇室宗亲,有高贵的身份保护你,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堂堂穆王爷保额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那么多年,穆云诃提起你只会觉得齿寒和恶心。”

    当着她的面就敢挑拨离间,害她和穆云诃差一点就完蛋,更是心术不正,欺负她还伤害穆云诃,洛芷珩不会再对穆王爷客气的,甚至因为厌恶,洛芷珩极其毒舌又伶俐的话语,寸步不让,针锋相对,将穆王爷里三层外三层的几乎拔下了层皮。

    穆王爷从里到外发抖,全身哆嗦着,眼珠子是奥凸的,眼前一片猩红,他只觉得一阵阵的发黑和眩晕,被气得胸腔快速起伏,喉咙之中有腥甜在咆哮。

    他颤抖着手指着火那边的洛芷珩,哆嗦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显然是真的被气的上不来气了。

    那在远处半空悬浮的世王,嘴角勾着欣慰的笑容,目光里也全都是欣慰,竟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百感交集之感。看这孩子这张小嘴俐的哟,这么就那么招人稀罕呢?果然不愧是也和她留着一样血脉的孩子呢,就是不一般,损人都能把人损的掉层皮。

    啧啧,本来以为自己孩子吃亏了呢,此刻看来,真要是对上了,只要穆王爷那老王八蛋不使诈,不玩阴的,不以多欺少,她家孩子完全能镇/住场子,只赢不输啊。

    人也气得差不多了,恶气也算是完全出尽了,洛芷珩正琢磨着从那边抽身而退呢,那边穆王爷的副将见状立刻让人往上冲,而此刻已经有士兵绕过了面前的火线,从另一边冲向了洛芷珩。

    洛芷珩一看只剩下的两边有一边被敌人占领了,她只能另一面,马没了,她只能奔跑,临走之前又放了几箭,火焰阻隔了那群人的步伐。洛芷珩正得意,猛一转身,却撞在了一堵肉墙之上,坚硬的盔甲撞得她鼻子生疼,洛芷珩脑袋一懵,反应都慢了半拍。

    震惊于身后有人她竟然没有立刻发现,更惊骇于这个人竟然能让她有种快被毁灭的恐惧感。行为快于大脑,她发麻的手臂抬起来,本能的想要一刀砍向眼前之人的,但是只觉得眼前一花,瞳孔紧缩,一张可怕至极的鬼面骤然出现在眼前,她惊得倒抽冷气,下一刻,脖子一痛,她陷入了黑暗,轰然倒地。

    世王在半空之中看得清楚,明明一直洛芷珩身后都没有人的啊,这么突然就出现了个人?她感应力相当惊人,自然能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的,但是刚刚她甚至没有感觉到一点危险的波动在洛芷珩身边。

    此刻洛芷珩被倒地,生死不知,世王眼角迅速有撕裂般的扭曲蔓延开来。几乎是眨眼之间她的身影俯冲而来,速度快的叫人惊骇。

    而骤然之间,半空之中一阵扭曲,世王那极快的身子竟然被迫的停了下来,就好象是急刹车,去忽然刹车失灵一般,她无法将飞快的猛烈速度完全停下,就这么直直的撞了下去,就撞在了那劫在半空之中的鬼魅身影之上。

    伴随着砰地一声闷响,世王的身子赫然倒飞出去,空气之中洋洋洒洒的落下一串血迹,顺着她优美的脖颈撒出去,染红了这干净的夜空。

    世王惊骇欲绝,普天之下,能出手将她打伤的绝对少只有少,还能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让她无所察觉的,一只手都算的过来啊。

    堪堪的控制住身子,却依然是倒飞出去了好远。原本昌盛的气息开始不稳,渐渐混乱。世王气喘吁吁,却极力控制,手背抹去下巴上的血液,她目光阴骛的瞪着前方诡异出现的人,瞳孔之中那张鬼面渐渐清晰,简直可怕的惨绝人寰的容颜,让世王的心理惊起了惊涛骇浪!

    “鬼皇?!”世王惊呼出声,而后满脸扭曲的低喝:“琴银献,你好狠的心!”

    那鬼面悬浮在半空之中,正好挡在世王面前,虽然出手击退了世王,却也不赶尽杀绝,仿佛只是不让世王越过去救洛芷珩一般。他沉默不语,可是立在天空之上,那满身的黑暗气势,就给人一种毁灭的绝望窒息感。

    “你究竟将那孩子怎么了?你杀了她?”猖狂不可一世的世王,在此人面前却不再猖狂,压抑着气场,胸腔难受的紧,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口吻是上位者的狠戾。

    那叫鬼皇的人一张鬼面无言,脸上明明干净的很,却给人一种看了一眼他的脸,这辈子都会活在无望无极的黑暗恐怖之中的感觉,他没有眼睛鼻子嘴巴,却又好像五官都涨到一起了一般,分开的时候五官就是武器,能让人心惊胆战死无葬身之地,合在一起的时候,五官就是迷幻,能让人迷惑的瞬间死去。

    这个人太可怕!

    他开口,声音竟然稚嫩如孩童一般,高大的身躯之下发出如此诡异细嫩的声音,听的人几乎毛骨悚然:“主人没让她现在死。”

    世王心下松了口气,但又提了起来。暗恨自己大意了,她怎么能大意到忘记防范琴银献那个疯子!

    洛芷珩的存在对于琴银献来说,那就是眼中钉肉中刺,绝对是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的。是她不好,这段时间竟然忽略了这个。可是她本也是想琴银献被穆云诃弄得凄惨至极,那满身的伤,不死也要狠狠的养上一段时间了,本以为她都这样了,自然也不能在兴风作浪了,最起码暂时不能了。

    可是她忘了啊,琴银献想做的时候,就一定会做,不论什么情况下。

    琴银献是不能动了,她也不会轻易的将洛芷珩的事情告诉其他任何人的,但是有一个人琴银献是可以不用隐瞒的,那就是鬼皇!

    银月国的每一代女皇身边,都会有一个犹如影子一般的守护者,这个守护者是皇室培养出来的,每一个人拿出来都是能雄霸天下的霸主级人物,但这样的人物,却是银月国女皇的守护者。他们只听命于他们守护的女皇,不论任何事情,他们的女皇吩咐的他们就会去做。没有背叛,没有迟疑,他们忠心的就好象是女皇自己一般。

    献皇现在不能来,但她忠心耿耿武功强大的守护者完全可以代替她啊。

    “你想把她怎么样?或者说,你的主人想将那孩子怎么样?”世王和鬼皇说话,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先让她品尝人间疾苦,她活得太肆意了,主人……不开心。”鬼皇稚嫩的声音里似乎有一丝疑惑,但一闪而逝。

    世王几乎就要破口大骂。献皇你个王八蛋,你个混帐!竟然看不的别人活得好?人间疾苦?那孩子受的人间疾苦还少吗?你不要脸的霸占人家位置那么多年,人家不再你霸占的理直气壮,人家出现了你还想霸占着不放,还要除掉人家?你的良心是叫狗吃了吗?

    世王烦躁的就快要冲回去找献皇决斗了。她忽然抬头,用阴冷的目光瞪着鬼皇,声音却放缓了:“你知道那孩子是谁吗?之前献皇可是见过这孩子的。”

    鬼面稚嫩的声音冷血的毫无起伏:“不知道,我闭关刚刚出来。”

    世王着急,瞥了一眼下面,那群人正想办法通过火线,洛芷珩晕迷着,她要是再晚一会,那孩子可能就要被穆王爷那个老BT抓住了。越着急,世王反而镇定了下来,用一种高深莫测的口吻说道:“那孩子是你惹不起的,她对于银月国来说非常重要,你不能伤害她,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

    “她有主人重要?”鬼皇听的重点竟然是这。

    世王有种撞墙的冲动,咬牙道:“不,她不是有你主人重要,而是你主人在她面前……就是个屁啊!”

    一狠心,世王羞辱了献皇。轻易情况下,世王不会骂献皇很难听的话,因为他俩是双生子,骂献皇,多数也是在骂她自己。可是今儿她忍不住了,献皇这事办的太不地道了。

    “主人是未来女皇,普天之下,没有人比她尊贵重要。”鬼皇很执拗的道。

    “反正你不能伤害她!献皇在做一件对银月国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错事,你不仅仅是她的守护者,你也是银月国的守护者,你难道想要看见银月国发生什么惨案吗?不能让那群人抓到她,她会受伤的,你信我,你去将她带回来,我和你一起带着她去见女皇陛下,到时候你就知道本王说的都是真的了。”世王有点引诱的道。

    世王有策反鬼皇的嫌疑,她是不能和鬼皇动手的,尽管不想承认,但世王不得不说,她不是鬼皇对手啊。硬撼的结果就是死,而且鬼皇是绝对执行献皇命令的,她真反抗,鬼皇绝对就敢痛下杀手。硬拼?她还没有失去理智到这个地步。

    鬼皇似乎被世王说的有些动摇,他低头想了一会,才冷漠的道:“主人说世王一定会阻挠,所以,世王的花言巧语只能当不存在,若世王敢抢人,杀无赦!”

    世王那妖艳的容颜,瞬间僵硬、惨白无血色。

    杀无赦?!

    琴银献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竟然要对自己的孪生妹妹动手?!好,她果然是好得狠啊!为了那个位置,她已经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了吗?

    下面,洛芷珩陷入昏迷,穆王爷的人从另一边冲过来,就看见洛芷珩竟然倒在地上,一群人不知道她是不是在使诈,竟然是不敢轻易的靠近上前。几番试探,甚至有人用石头砸洛芷珩,石头还不是小的,竟然有婴儿拳头那么大,一个成年男子用力砸下去,砸的洛芷珩后脑瞬间破开流血。

    众人却悄悄松了口气,这样都不动,那应该是真的晕过去了吧?一群人小心的走上前,然后群扑上去,刀剑都对着洛芷珩的身上招呼,倒是没有砍伤她,只是以一种胁迫镇/压的姿态控制住了洛芷珩。

    有人大胆的踹了洛芷珩几脚,见她还是不动弹,这才放心,然后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洛芷珩抓起来,抬到了穆王爷面前。

    “她怎么了?”穆王爷看见洛芷珩竟然犹如死人一般的不动弹,眼皮子狂跳了一下。纵然是恨不得将洛芷珩碎尸万段了,但他还是有点理智的,还是顾忌穆云诃的,真要洛芷珩死在他手上了,穆云诃那小子一定六亲不认的杀了他。

    “刚刚抓到她的时候就这样,人没死,只是晕过去了,应该是被熏晕的吧?”明明刚刚还活蹦乱跳,厉害又吓人的妖女,不明原因的晕过去了,众人也觉得讶然。

    “绑起来,给本王绑的死死的,这妖女诡计多端,别让她跑了,嘴巴也堵上,这里清理干净,带着她去个隐秘的地方。还有她那把刀给本王。”穆王爷冷冷的吩咐,期间咳嗽了好几声。

    虽然知道想要长时间的藏着洛芷珩不可能,穆云诃一定会找到她的,但是能多一天就多一天,洛芷珩落在他手里,他自然不会让她好过,刚好也让穆云诃着急,狠狠的报复穆云诃一下。

    至于洛芷珩,他就要新帐旧账一块算了,他会好好的招待她的!!地也箭箭怕。

    属下将那把刀连带着华丽无比的刀鞘都交给穆王爷,每个人眼中都有羡慕和惊艳。这把刀的威力他们可是见过的,太厉害了。

    穆王爷拿着那把刀,这曾经是他亲手交到洛芷珩手中的,他如果之前能知道今天,洛芷珩用这把刀来对付他,来杀他的人,那么当初他是绝对不会将刀交给洛芷珩哦,甚至,他还会一刀了解了洛芷珩。

    宝刀,他早就知道这是一把宝刀。只是没想到竟然有那样强大的令人惊艳的威力。

    若说以前,穆王爷拿回了宝刀,得到了一件可以让他在战场上无往不利的宝刀,他一定欣喜不已开怀大笑,但今天,他却丝毫提不起兴趣了,只觉得心里面空落落的。没有了王妃,没有了那些信物,拿着一把锋利的宝刀又有什么意思呢?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穆王爷的身体极其虚弱,他的身上还有烧焦了的味道,他的眼睛前面是模糊的,这一咳嗽,就觉得胸腔里的喉咙里的腥甜再也忍不住了,喷了出来。

    一口口的鲜血就如同开闸了一般的往外吐,属下们吓坏了,连忙带着人离开。

    洛芷珩被人绑的像个粽子一样僵硬,又被人粗鲁的扔在了马背上,眼珠子那群人快速消失,世王在上面看着着急,脚步刚上前,鬼皇就动了,强大的气势带着惊叹动地的波动,将世王层层锁住,世王只觉得无力极了。

    “如果那孩子有一丁点的损伤,纵然我撼动不了你,但是我也要让琴银献那个疯子付出代价!而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希望你能有机会跪在洛芷珩的面前忏悔。”世王冷冷的瞪着鬼皇,阴森森的话语仿若魔咒。

    鬼皇却丝毫不在意,稚嫩的声音里全是理所当然的狂傲:“我只是遵行主人的话语而已,主人是未来女皇,未来,除她之外,没有人受得起我的跪拜和忏悔!”

    世王冷笑一声,和你猖狂桀骜的主人一样,都那么愚蠢!正统出现了,还有你们什么事儿呢?一个个看不清状况的蠢货。

    世王身形一动连连后退,鬼皇也动的越发快。看样子是要拿下世王,世王却厉喝道:“滚开!本王不管那孩子的死活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当道,本王回家睡觉去。”

    果然,她这样一喊,鬼皇不再牵制她,却是一路跟着世王回家,世王进入房间,鬼皇就在将军府的上空看着。

    主人交代,不准世王插手营救洛芷珩,必须让洛芷珩落在穆王爷手中,受苦!

    一更到,哈哈,今天早了吧,画纱还要更努力,争取越来越早,今儿还有一更哈,依然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请给我支持动力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