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00 一针定鬼皇!
    奶娘此刻简直后悔死了,要不是她听从了小主人的话,点住了小王爷的睡穴,要不是她遵从小主人的话留在家里保护小王爷,要是她能寸步不离的保护小主人,那小子她也就不用如此心急如焚了,就算要死,她也能给小主人打头阵。

    奶娘红着眼睛跪在穆云诃面前,此刻穆云诃刚刚从睡眠中清醒过来,正坐在床上一脸木然的看着奶娘,那目光看上去仿佛是茫然和无措的,却太直接犀利,奶娘被看得甚至有种恨不能立刻一头撞死的冲动。

    羞愧,自责,恐惧和担忧淹没了奶娘的冷静与沉稳。

    “你刚刚说什么?”明明奶娘刚刚的话已经清清楚楚的一字不漏的听见了,可是穆云诃却还是又问了一遍,不是震惊,不是恐惧,只是不可置信一般的。

    “小主人被穆王爷抓住了,现在,下落不明!”奶娘言简意赅的沉重回答。

    穆云诃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风云变幻来形容,从茫然到震惊到阴霾再到冷冽。他整个人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脚步几乎踉跄的往前冲,身形瑟缩,情绪失控,目光狂乱。整个人都是不可控制的失控失控!!

    眼看就要冲出房门,他却忽然顿住,那满身凌厉的气息骤然之间翻天覆地的变化着。他原路返回,在奶娘惊慌的目光中,坐在床上一只一只有条不紊的将鞋子穿上。他整个人就像忽然之间从暴走的怒龙恢复沉淀一般,若不是他的手背上青筋暴跳,还真让人看不出来这骤然间变化的人生真的着急了。甚至忘记了穿鞋!

    “你说,现在将军府上空有人看守?你说那人很厉害,不让人出去,不准人去救阿珩?”穆云诃的声音听上去仿若破裂尖锐的古瓷,能轻易的花开任何薄弱的布帛一般的神经。

    他太冷静了,骤然之间的冷静深沉让人摸不着头脑,惊慌和震惊多过了恐惧。

    “是,那人是银月国皇太女的守护者。”奶娘牙齿几乎磨蹭在一起,声音哽咽阴霾的比哭还难听。

    “献皇?原来是她!很好,果然还是本官太心慈手软了呢。”穆云诃穿好鞋站起来,一句话就切中要害:“既然她不好好的当她的皇太女,那就永远别想要安宁了。你先出去吧,让本官想想,该怎么救出阿珩。小狐狸留下。”

    奶娘心急如焚,但情势所逼,她出不去,只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穆云诃身上了。

    等奶娘退出去,穆云诃阴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一下子看向洛耳朵,洛耳朵苍白的小脸更加惨白了,穆云诃的目光,好可怕啊!

    “你感觉得到阿珩现在怎么样了,告诉本官,她可好?”穆云诃的声音听上去是挺平静的,但是不难听出里面那极力控制压制的排山倒海的怒火和阴冷。

    洛耳朵真哭了,没疼哭她,她是被恐怖的穆云诃吓哭的:“疼啊,我好疼的,她一定是被人打了,而且一定很重的,我都这么疼了,她一定也完了。我现在还不知道她在哪里,感觉上应该是距离我很远了呀,我要追出去,跟着感觉一直追着她才能确定她究竟在哪里呀。可是现在我根本出不去的。”

    穆云诃看似波澜不惊,但心却一路下沉,他目光忽闪,薄唇紧抿出薄情的弧度,让小狐狸也出去了。他站在房间里仔细思考了一会,却依然想不出来洛芷珩能被穆王爷带到哪里去。他现在不想长大穆王爷怎么会抓住洛芷珩的,他现在只想将他的阿珩找回来。

    眼角挑起的弧度里有隐匿的寒光仿若剑尖冰冷的锋芒划过,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古怪的类似于针的东西,长有四寸,婴儿小指般粗细,看着这根银针,穆云诃有一瞬间的迟疑迷惘,不过眨眼之间,他眼中的迟疑就被冷绝取代。

    什么也没有阿珩的性命安全重要!包括他自己。

    再度唤了奶娘进来,穆云诃看上去很平静的问:“外面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做过坏事?比如不是天经地义的杀人放火?”

    奶娘哪里知道那人有没有做过坏事啊,而且这都什么时候了啊,小王爷不着急营救小主人,竟然还研究人家。奶娘有些口吻不善的道:“奴婢只知道那人叫鬼皇,至于有没有做过坏事奴婢不知道。但是他在奴婢心中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将小主人亲手送进了穆王爷的虎口之中,还阻拦人不能营救,这样的人本身就是心术不正,自私自利又残忍恶毒!若这样的人还不是坏人的话,那奴婢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好人,才是没有做过坏事!”

    奶娘这番话是有点重了的,毕竟她一个下人怎么可以这样和主人说话?奶娘见穆云诃脸色不好看,怕自己惹怒穆云诃,在耽误了营救小主人,便硬着头皮又道:“奴婢请小王爷快快营救小主人去吧,奴婢怕晚了的话,会……”

    “本官知道了,你先出去等着。”穆云诃却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等奶娘欲言又止的不安退下,穆云诃才抬头,目光深邃幽冷。拿出一张类似符纸的东西,用朱砂当墨,在上面画下一个奇怪的符号,又写上了一个名字,龙飞凤舞囚禁有力的两个字,尘埃落定便有一种杀伐果断的狠辣暴虐之气横冲直撞的四散开来:鬼皇!

    找出之前制作的稻草娃娃,将那张纸贴上去,而后一阵呢喃,再抬手,那根银针毫不犹豫的狠狠的扎在了那小人儿的脖颈之上,扎透了小人儿上的名字。

    彼时,天空之中正在酣战的两个人,刚刚打的分开了一下,世王已经明显的体力不支坚持不住了。受伤加上不是对手,世王打的非常压抑和憋屈,还很着急,不知道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穆云诃究竟能不能行啊?赶快想办法啊,再不快点老娘就真的坚持不住了。

    真的不是对手啊,这鬼皇王八蛋,也太强了!献皇有他,简直是如虎添翼,以后做坏事的时候,岂不是更加的无往不利?要命啊。

    而鬼皇也打出了怒火,此刻真的是不再留情,也不再顾忌着世王的身份,退开一刹那就飞快的又飞了上来,照着世王的胸膛踹来,真的是脚下无情。

    世王大惊失色,当真是头皮发麻连还手的力气都觉得快没有了。可就在此刻,竟然峰回路转,情况有变。只见那打的虎虎生风游刃有余的鬼皇,莫名其妙的忽然闷哼一声,稚嫩的声音在夜色下显得竟然是十分痛苦和惊恐的。

    紧接着鬼皇整个人就呈现出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腿是向前用力伸着的,但是脖子却忽然用力的向后仰起,仿佛承受了某种重力,受不住的条件反射的后退,人也不稳的向下掉落,好半晌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形。

    鬼皇不能出手打人了,而且好像还收了重伤一般的,世王正愣住呢,就怕是这鬼皇耍的什么鬼把戏不敢上前,可是下一秒,只见鬼皇忽然无助脖子尖叫起来,那声音尖锐的几乎能划破九霄了。

    而后鬼皇的身子迅速的坠落,不一会就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从天上到地上,还是那么高那么快的速度,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鬼皇摔下来就一动不动了,好半天才抽搐起来,但是却一直没有站起来,人也呈现一种大字的躺在地上,表情呆滞,但目光却是惊涛骇浪般的惊悚不已,他整个人似乎都不能动了,但他的口中却一直小声的呢喃着一句话:“怎么会这样?怎么动不了了?!”娘是护死不。

    世王已经飞下来,听到他的话,也是一愣。而后她想到了一种可能,忽然之间不能动,还好像中邪一样……世王立刻想到了穆云诃,这神秘莫测的诡异手段,只怕只有穆云诃能弄出来。

    狠狠的踹了鬼皇几脚,鬼皇是真的一动不能动的,稍微放心,世王却摸摸下巴气喘吁吁的感叹道:这小子,真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惊天动地呢。

    很快,世王的猜测被人证实了。只见穆云诃正一脸阴寒的带着随从脚步匆匆的走过来。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的心情是极不好的。

    穆云诃走到鬼皇面前停下,用一种极其令人崩溃的语气说道:“你就是那个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阻拦我们?你拦的住吗?”

    说着,穆云诃冷冷的抬脚,从那个据说牛叉的不得了的鬼皇身上……跨了过去!

    鬼皇满眼惊骇的看着那个从他身上跨过去的年轻男子,不可置信与暴怒交替着,渐渐的,成为凶狠的怒火,只可惜真的很强的鬼皇,这一次真的着了道了,碰上了硬茬子,自己又大意,被这个毛头小子给暗算了,着实可恨!

    穆云诃出门上马,杨鞭子之前对小狐狸道:“你最好祈祷你的感应不会出错,也最好祈祷阿珩不会有任何损伤,再祈祷我们能顺利而快速的找到阿珩,不然你这条小明,就可以交代了。”1cx8b。

    洛耳朵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她知道穆云诃的话不是假的,心理面悲催的想哭,她没招谁惹谁的,为什么一个个的都拿她当出气筒呢?她也想要快点找到洛芷珩啊,不然她也提心吊胆的。

    “说,阿珩现在在哪个方向?”穆云诃阴冷而不耐烦的道。

    洛耳朵紧张兮兮的感应了一会,直到空气中传来穆云诃不耐烦的焦躁声音,洛耳朵才一哆嗦,连忙指着道路另一方道:“在那边!在那个方向。”

    穆云诃毫不怀疑,纵马就冲了出去。马儿奔跑起来,却吹不散他脸上的焦急和已经龟裂的情绪,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咆哮:阿珩,等我,我很快就来救你!!

    抱歉这么晚了,今天就一更吧,画纱实在要去休息了,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晚安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