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01 毒打!孩子?流产!
    这是一间略显阴暗的房间,破晓前的黑暗,让这个房间更显得阴森与恐怖。房间之中有浓浓的血腥之气,还有霍霍的划破空气犀利的声音。

    啪地一声,是鞭子瞬间划破空气溅起的凌厉的狠劲,只听一声闷哼,那鞭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人身上,鞭子和皮/肉相抵,一阵柔软的沉闷伴随着痛苦的闷哼响起。然后接二连三的鞭子毫不犹豫的落下,一鞭子一鞭子的打在那被绑在刑具上的人身上。

    这赫然是一间小型牢房。

    被绑着的人身上衣服都被抽破了,火红的衣服上有粘稠湿润的东西,将衣服给紧紧的黏在身上。导致火红的衣服几乎看不出哪里有血。

    “被打成这样怎么还不醒?难不成是死了?”有人小声嘀咕,声音里是有些忌惮的。

    “胡说什么!没听见她还有回应的嘛?还活着呢,这种妖女为非做大心思阴毒,轻易死不了的。王爷被这妖女害惨了,现在还不知道究竟伤势如何呢,你我不能对这个妖女手下留情。”另一个人粗声粗气的道。

    “可是……可是她到底是王爷的儿媳妇,小王爷的妻子啊,这样做,以后他们一家人和好了,倒霉的可不就是咱们吗?王爷现在是在气头上,玩意……”之前那人有些忐忑的低估。

    后面那汉子一巴掌拍在前面那人身上,不耐烦的道:“你罗哩罗嗦的什么!这是王爷的命令,难道你想要违抗王爷的命令吗!”

    “属下不敢。”

    “那就赶快的,王爷交代了,只要给妖女留一口气就好,用力的打!”那汉子狠狠的说完,叹口气,又阴森的道:“你可别忘了,这妖女,可是将咱们的兄弟杀死了好几个,那些都是和咱们从中战场上下来的袍泽,情同手足,就这样被这个妖女杀了,真是……他娘的可恶!”

    男人说完,一股愤怒激的他抬起手来,一鞭子恶狠狠的抽在了洛芷珩单薄的身上,瞬间从左边肩头到右边腰腹上,一条大口子泛着鲜血皮开肉绽的翻开来,鲜血几乎是喷出来的,看上去触目惊心。

    “啊!”一直昏迷不醒的洛芷珩此刻闷哼一声,巨大的疼痛召回了她的理智,她吸着冷气,头脑不清,但疼痛却仿若嗜骨的虫,撕咬着她的神经,她朦胧迷茫的睁开眼睛,全身一点力气没有,只觉得瘫软的不成样子。

    “哟,这不醒了吗?就说祸害一千年吧!这等妖女,就是欠揍。”男人见洛芷珩竟然醒过来了,只觉得洛芷珩就是欠揍,也不那么担心了,不解气的有一鞭子用了全力的挥出去,打得洛芷珩全身抽搐,更大声的叫了出来。

    刚刚清醒一点,还来不及思考,就被一鞭子打中,疼痛几乎让洛芷珩咬碎后牙槽。她那混沌的脑子也终于清醒过来,疼痛让她彻底清醒,也让她瞬间有了力气,她猛地抬头,目光阴狠的瞪着面前的人,她眼神杀伤力太大,狠辣太毒,以至于这目光竟然让两个大汉心头一惊,不自觉的后退几步。1cyFw。

    待反应过来,那二人自觉的没面子,又一鞭子狠狠的抽过来,打在了洛芷珩的脖子和胸口上,口气恶狠狠凶神恶煞的道:“看什么看!践人!这么打你都还死不了,果然是欠打。”

    洛芷珩挨了一鞭子,纵然疼得她直哆嗦,但是这一次她却一生没有哼出来,目光越发犀利和阴冷,死死的瞪着面前的两个人,薄怒而笑:“你们是谁?”

    她还记得她之前明明能走的,可是那突然之间出现在身后的鬼面,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穆王爷的人吗?如果是,他怎么那么久才出现帮穆王爷?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呢?那个人身份不知,但手段极狠,她现在还觉得被攻击的地方剧痛无比。她要弄明白,自己现在是在谁的手中。

    “哼,你敢深夜火烧穆王别院,现在知道怕了?已经晚了!王爷这次是不会放过你的。”那大汉不客气的冷笑,仿佛看洛芷珩的目光是在看一个死人。

    穆王爷的人!

    洛芷珩心里瞬间松了口气。只要是在穆王爷的手中,那就比在那个诡异的鬼面人手中强。更何况她现在是敌强她弱,在穆王爷的手中还有几分可以争取的机会,而且穆云诃,云诃一定会尽快来救她的。

    “你们可知的我的身份?”洛芷珩的嗓音嘶哑的不像话,但气势却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人,那冷冷的目光和淡然的气质,让她看上去尽管狼狈,却依然高贵。令人完全不敢忽视。

    那二人心中一愣,那个对洛芷珩一贯不客气的男人冷声道:“你的身份?你的身份又怎么样呢?现在还不是咱们的阶下囚吗?别以为有小王爷给你撑腰你就了不起,就可以为非作歹了!你做梦!要是让小王爷知道你敢火烧王爷别院,还将王爷烧伤了,你看小王爷是站在他亲生父亲这边,还是站在你这个以下犯上胆大妄为不分尊卑的妖女身边?”

    洛芷珩却丝毫不惧不怕,狼狈的小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听声音细嫩冷嘲:“你们难道不知道,穆云诃已经和穆王爷脱离了父子关系了吗?我,对于穆云诃来说,是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你们胆敢伤害我,穆云诃不会放过你们的。还有,我与穆王爷是没有可比性的,穆云诃可以为了我不顾一切,但他不会对穆王爷手下留情!伤害我,你们就要做好杀死我还不被穆云诃发现的可能,不然,我保证,你们祖宗十八代一家老小,一个也别想好!”

    她的话说的太武断了,但也太自信了,这份自信让那两个人迟疑了一下,两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些惊慌蔓延。但他们是军人,是穆王爷的人,穆王爷最重情意,自然不会不管他们的。更何况穆王爷才是他们的主人,主人让他们收拾洛芷珩,他们自然义不容辞。

    “妖女休得胡说八道!你以为你三言两语的就能忽悠的我们兄弟放了你吗?你的死期到了!竟然敢和自己的公公杠上了,王爷不会饶了你的,你就省省力气吧,别以为咱们会放了你。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你要抵命的!”那大汉说完,不客气的一鞭子落下来,正好抽在了洛芷珩的小腹上。

    洛芷珩只觉得一阵尖锐的疼痛从小腹上传来,她身上脸上瞬间一层冷汗,脸上更是汗珠子都刹那间落下了,她脸色骤变,目光又那么片刻的涣散和惊悸,这一次她没有忍住尖叫,确切的说,这一次她的尖叫简直是划破了夜色,沉闷急促和凄厉!

    这一声尖叫,吓得还要在落下第二鞭子的男人手一抖,下意识的停下了所有动作,愣愣的警惕的看着洛芷珩。这女人是他见过的女人里最最硬骨头的一个,鞭子有多疼,力气有多大,他最清楚了,可是洛芷珩却能忍住,这份心智和坚韧,若是放在男人身上,那自然是令人敬佩,但放在女人身上,就是令人心惊了。

    “你、你也不过如此嘛,还以为骨头会有多硬呢,还不是惨叫起来?哼。”男人底气不足的冷笑一声,但到底没有敢在轮第二鞭子,只觉得洛芷珩此刻的样子,很不对劲。

    洛芷珩呼呼喘息,急促而撕裂,她整个人都瞬间没有了力气就好象是耗费了所有的精力,只为这一口气一般,但这刚刚凝聚起来的一口气,却被一鞭子打散了。她疼得撕心裂肺,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她隐隐惊恐,却又茫然。

    感觉小腹那里有什么东西在下坠一般,她疼得几乎场子打结拧劲儿,就连呼吸都变得轻盈起来不敢用力,她疼得浑身抽搐,小腹上鞭子留下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小腹里面,翻腾着什么东西,一点点扩散,在扩散,她疼得再也忍不住的声声闷哼起来,听上去仿若快要断气。

    一旁一直就担忧的人此刻见状,脸都白了,拉着那大汉担忧忐忑的低声道:“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啊?该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我看她好像、好像快死了啊?”

    要是他们真的把洛芷珩打死了,那可真的就惨了。

    那大汉也是心理面嘀咕,却不敢相信洛芷珩真的这么不禁打,便底气不足的道:“能有什么事?这妖女诡计多端的很,一定是在虚张声势欺骗我们呢,你忘了王爷交代的了?留一口气就好,使劲折磨,若然我们手下留情,那不就是等于不遵循王爷的旨意吗?”是前利瞬空。

    矮个子男人不说话了,但是目光却越来越担忧。

    一瞬间,这两个男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看着洛芷珩,到底是不敢在轻易的动刑。

    而洛芷珩在忍过了那一阵让她恨不能一头撞死的疼痛之后,才长长的传出一口气来,整个人都好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湿透了。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间的时间,她就好象生死之间走一遭。

    秀美紧蹙,她模糊中听见了那两个人忐忑的对话,心思一动,目光闪烁几下,这才缓缓抬起头来,汗水将脸上狼狈的灰尘冲刷的一道道的,她目光也没有了凌厉和尖锐,就连那股令人恐惧的气势也消失不见,她目光温润,似乎有眼泪落下,渐渐浮上了惊恐之色,就那么愣愣的看着那两个男人。

    明灭摇曳的几盏烛火下,她的神情看上去凄楚悲伤又惊恐,终于有了一个小女人该有的神色。

    可是她这个时候,露出这种神色,却反而令人全身僵硬,血液逆流,头皮发麻,惊恐不已!

    比男人还彪悍强硬的洛芷珩,杀人不眨眼的洛芷珩,露出这样脆弱的神色代表了什么?代表了她可能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代表了她可能这么的承受不住了,也代表了他们可能真的将洛芷珩给打出了什么事情!

    两个人都不敢再想下去,却又觉得他们没错,他们只是在按照王爷的吩咐而已。

    那个一直很强硬愤恨的大汉,此刻硬着头皮冷声道:“你现在装出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给谁看?不要以为你装可怜,就能欺骗过我们的眼睛,只是几鞭子而已,要不了你的性命!你别想糊弄我们。”

    洛芷珩却艰难的摇头,脸上情绪千变万化,最终她似乎也厌恶自己柔弱的一面,倔强的咬紧牙关,戾气再度浮现在眼睛之中,脸上也变成了之前那狠辣的样子,阴狠的看着他们,似乎是恨不得将他们生吞活剥了!那样仇恨的目光太过于强烈,似乎他们杀了她的亲人一般。

    两个人更加的头皮发麻,那大汉看不过,竟然又抡起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洛芷珩的身上,有一就有二,大汉打得解气,口中怒骂道:“践人!你就该死!你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就是杀了你你也不冤枉!你凭什么那么伤感?你害得王爷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伤势一定很严重,你这个践人,闭上眼睛!”

    洛芷珩的目光太吓人了,简直让人觉得窒息,大汉像是被洛芷珩吓住了,越是害怕,他就下手越重,打得洛芷珩身上的伤口就越多,洛芷珩一直咬紧牙关的挺着,忽然,一鞭子再一次的打在了她的小腹上,她又是没绷住的,一声尖叫喊出来,那两个男人又是一阵哆嗦。

    这一次两个人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里充满了心惊和疑惑。

    洛芷珩被绑在架子上,身子却好像在抽搐一般,她在痉/挛!

    “怎么办?不会真的打死她吧?”那个矮个子男人又开始不安的低呼。

    “没、没事!一定又是在骗咱们,这妖女太诡计多端了,别担心。”大汉咬牙说道。

    可是这一次他们两个都看出来不对劲的地方了,不是欺骗,也不是什么诡计多端,洛芷珩在痉/挛,在抽筋,全身都几乎要聚在一起了的样子,她被捆绑着,阻止她不能缩紧身体,她脸色苍白,在一道道污秽的痕迹下线的那么触目惊心,她咬紧了牙关,死咬着唇瓣,眉头紧蹙,仿佛在承受一场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

    那模样,太真实和可怕了!

    肚子里翻江倒海,洛芷珩也是真的有些害怕了,这陌生的感觉折磨的她极度恐惧,但却又觉得不可思议,外力重创吓得疼痛,也不至于这样啊?那种下坠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疼得她,疼得她……想哭泣!

    猛然间,她想到了什么似的,面色一惊,眼底精光爆射,哆嗦着唇瓣,喉咙里哽咽着,什么也无也不出来了。表情有些白痴和可疑的呆滞。

    她终于忍不住的抬起头来,虚弱的看着那两个人,目光似是带着哀求和冷硬:“放开我,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哈,哈哈!对不起,抓住你给你动刑都是王爷的命令,我们只听从王爷的命令,没什么后悔可言!”大汉皮笑肉不笑的道。

    洛芷珩垂眸,似乎在想什么,而后冷冷的道:“现在放开我,我可以绕你们不死,如果你们现在不放开我,那么等一会,你们那让你们死忠的王爷,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伤害我不要紧,穆王爷不在乎,但是伤害了其他什么,我就不信穆王爷还能冷静的对你们的忠勇表示感谢?”

    二人均是一愣,心理面不安扩大,随着洛芷珩那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和虚弱的气息,他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明白是什么。

    矮个子拽了大汉一下低声道:“看她现在这样,也跑不了了,要不,就先去问王爷一下?”

    “不行,王爷现在正在治疗中,怎么能为这个妖女分神呢?再说这妖女能有什么事情啊?你看她现在这样那是挨打的原因,反正她身上也有伤了,咱们大不了先不打她就是了。一切等王爷来了再说。至于她说的什么后悔,什么王爷不会放过咱们,你觉得可能吗?王爷已经恨死了这洛芷珩了,根本不会管她死活的。”大汉冷嘲热讽的道。

    “还是通知王爷一下吧,我怎么就感觉不对劲呢?”矮个子这次没有听大汉的,有些急促的就要往外面去。

    洛芷珩怎么能让他们将穆王爷真的找来!找来了就更加完蛋了,更没有离开这的机会了。

    她连忙虚弱的低喝道:“找来了穆王爷,我保证你们一定会死的更惨更快!”

    那矮个子一愣,顿住脚步,脸上青白不定的看向洛芷珩,一旁的大汉也是一脸阴霾。

    “你究竟什么意思?你这条贱命,王爷是绝对不会稀罕的!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大汉冷哼道。

    洛芷珩一脸虚弱,气若游丝的冷笑道:“是啊,我是贱命,我是不值钱,王爷是不会在乎我的死活。但是……”她忽然抬起头来,目光明亮的仿若是鬼魅散发的鬼火,幽暗刺目又非常狰狞,只听她飘渺的声音里充满了冷绝暴戾的道:“倘若你们将穆王爷的第一个长子嫡孙杀死了,你们以为,那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穆王爷,会怎么对你们?”

    话音刚落,那二人脸色骤然巨变!

    “你说什么?!”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就连那强硬的大汉此刻声音听上去都是颤抖惊慌的。

    洛芷珩却继续用虚无缥缈的声音冷冷的道:“你的两鞭子,很可能要了你们王爷亲孙子的小命呢!听清楚了吗?你的鞭子刚刚好,打在了孕育着那小生命的肚子上,现在,我哦独子好疼,就好象,那个小生命要离我而去一般的,疼死我了啊,比你打在我身上的鞭子还要疼,还要恐怖!”

    她的声音和表情,听上去看上去都非常不正常,仿佛已经被刺激的没有了理智的疯子一般。可她越是这样,让事情看上去就越像是真的,就越恐怖!

    那两个人都僵硬的立在原地,只觉得从未有过的惊恐和失措。

    杀了王爷的嫡长孙,那是什么罪名?那是罪该万死也难辞其咎的罪过!

    王爷是不在乎王妃,但是那是从前!现在王爷抱着王妃仅剩下的一封信不放,甚至为了王妃的那些信件连命也不要了。王爷是不在乎穆云诃,但穆云诃却是王妃在这世上的唯一血脉了,而且还是他的嫡子,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

    祖辈亲,如果洛芷珩的肚子里真的有一个小生命,那个孩子生出来要叫王爷祖父,爷爷。

    王爷不喜欢洛芷珩,也就有可能不喜欢洛芷珩的孩子。但是就算不喜欢,那也是他的亲孙子,王爷没理由不在乎不看重的。更何况,万一王爷就喜欢这孩子呢?

    两个人几乎不敢想了,简直有种快要崩溃的感觉。他们竟然无意之中,害了王爷的孙子吗?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撒谎。大半夜的你骑马来到别院放火杀人,你如果真的是有了孩子,你敢这么放肆吗?你这种种做法都可以要了那孩子的命了。如果你骑马都没有让孩子死了,那我两鞭子又岂能要了孩子的性命?你只是在说谎,你只是想要让我们放了你!这是你的阴谋诡计。”大汉忽然大声怒道。

    如果不是他浑身轻颤,脸色苍白,目光里还有惊恐,那么洛芷珩真的要以为……他真的不相信自己呢。

    只可惜,他那么害怕,而她,也是真的好疼!

    “欺骗吗?你以为我会拿自己的孩子和你们说谎?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让你们去找王爷来?那是因为你们找来了王爷,就是死路一条!这个孩子是王妃一直期盼的孙儿,只要我和王爷说,这个孩子是王妃期待已久的,是王妃所疼爱的,你以为凭现在王妃对王妃的感情和心意,他会怎么对待这个孩子?纵然他再千般讨厌我,只怕他也会好生的命人伺候我,照顾我,让我顺顺利利的将孩子生下来吧?说不定王爷还会如珠如宝的对待这个孩子!毕竟,除了那封信,只有这个孩子是王爷能与王妃有共同回忆的东西了吧!还是你们认为,你们在王爷心中,比王妃重要?”

    洛芷珩的身体真的很虚弱了,只说出这样一段话,就已经气喘吁吁快要不行了。

    可是她的话,那两个人还是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因为听进去,所以才更觉得可怕。两个人一瞬间的就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他们现在只希望,洛芷珩的肚子里没有一个孩子,那样他们就可以不用死了。

    可惜天不随人愿。

    被绑在架子上的洛芷珩,双脚不是完全落地的,有一块抬起,而这样也让她从腿上淌下来的血迹越发的清晰明显。

    她穿着火红的裙子,原本有点点血液的话也是看不出来的,但此刻,她的脚下有一点点的血液在低落,并没有流产那样一滩血迹,可就是这样一点点的流淌下来,才更加的让人心惊肉跳魂飞魄散!

    血!竟然真的流血了!

    他们知道这血液不是洛芷珩身上的血,因为血液是顺着洛芷珩的脚踝流淌下来,滴落在地上的。

    房间里一瞬间的静默,每一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洛芷珩却仿佛瞬间绝望了一般,整个人没有了力气的软在架子上,表情呆滞的看着地面,好半晌,她才忽然勾起一个凄凉而又疯狂的笑容,猛然抬头,目光狠戾,一字一顿阴森恐怖,嘶哑低说:“你、们、杀、了、我、的、孩、子!!”

    那两个人被洛芷珩的目光煞到了,倒抽了一口冷气。好半天都是惊恐的无话可说的。而后矮个子的人在洛芷珩那能要人命的目光中颤抖的道:“别、也许还有救!我见过我娘流掉我弟弟的样子,那血是哗地一下就都出来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也许还有救!”

    他的话,仿佛给了洛芷珩希望一般,洛芷珩明显表情一僵,而后脸上神色回转,变成了哀求,哽咽的急切道:“真的吗?那请你快放我下来,孩子,这个孩子一定不能流掉,如果能救回来,一定要救回来啊。求求你们了,我有罪请王爷定罪就好,我现在这样真的跑不了的,你们放了我,这样绑着我,我真的很难受啊。肚子好疼,孩子,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啊。只要这个孩子还在,那我一定不追究你们,不论如何,只要你们帮我保住了孩子,我就一定不为难你们,我还会求王爷饶了你们,不动你们的家人。小王爷那边也一定不会怪罪你们伤害我的!”

    那两个人明显动容了,只是那大汉还不肯就范,而矮个子这一次却没有听大汉的,连忙跑过来哆哆嗦嗦的道:“小王妃放心,我们一定会救孩子的,我把你放下来。”

    “好啊……”

    一更到!哈哈,今天早吧,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宝贝们支持画纱呀,多多留言,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