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03 神官一怒尸骨成山血成河!
    有人伸手推开房门,洛芷珩的喉咙就像是被人遏制住了一般,喘息都很异常,她努力瞪大了双眼,在那扇门被完全推开之前的那一刹那,快速出鞭,鞭子凌厉的速度带起了一阵风,准确的将那盏摇曳昏暗的烛火熄灭,本就昏暗的房间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门口传来了惊呼声,那人却快速的推开门冲了进来。

    洛芷珩听出来那声音是之前离开的矮个子的声音,她心下一稳,刀锋已经袭向那人,她并没有用刀尖,而是用刀背,狠狠的砍向男子,砍在了男子的脊背上。她从门后一跃而起,将那瞬间陷入昏迷的男子撂倒后,出手快如闪电的抓向了门口伫立的那人。

    猛地将人抓进来,在那人惊恐的惊呼之际,洛芷珩的刀刃已经袭上了那人的喉咙,沙哑的低声道:“不想死就闭嘴。”

    那人的声音嘎然而止,哆哆嗦嗦的犹如筛子,小声的求饶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个大夫啊,饶命,饶命。”1cqW2。

    “会饶你一命的,但要看你是不是配合了。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洛芷珩出手快速,干净利落的料理了几个人后,将这大夫绑好了堵上嘴巴。然后自己将那昏迷的矮个子的衣服扒下来穿上。

    她身上的血迹和伤口都很明显,若不换上伪装的衣物,想要逃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换好衣服,她疼得已经近乎虚脱了,捂着小腹僵硬了好半天,才用刀子砍断了帮着大夫的绳子,道:“现在你带我出去,你怎么进来的就带着我怎么出去,记住了,我是刚刚带你进来的那个人,你让我和你回去取药。你如果敢出卖我,我会先杀了你,这把刀,可不是吃素的。”

    洛芷珩用刀子往大夫的后腰上狠狠一顶,尖锐的刀锋几乎刺进大夫的骨肉。大夫吓得连忙点头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了。”

    洛芷珩将头发盘起来,带上头盔,有些脚步不稳的跟着大夫往外走,刀就藏在袖子里,她的手在黑暗中死死的顶在大夫后腰上,大夫行动僵硬,但却没出什么大错。

    洛芷珩并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了解地形,好在大夫记得路,带着他一路离开了这个小院子。刚出了院子,就碰上一队侍卫:“站住!干什么的?”

    “老朽是大夫,被你们这位军也请来的,带着军也回去取药,你们这军也上火了,满嘴长泡嗓子哑了。”大夫说话的时候倒是很镇定的,满嘴瞎话。

    洛芷珩嘴角一抽,你才满嘴长泡呢。

    “啊,是老三啊?怎么还上火了呢?莫不是太久没有尝到荤腥,想女人了吧?”那群人看出了洛芷珩身上的衣服所属人的身份,便不由得打趣起来,随后那几个人都一阵暧昧的歼笑。

    洛芷珩心里着急,表现的却越发的淡定了,冷冷的哼了一声,嘶哑的嗓音倒也听不出什么问题,再加上那男人本就个子矮,洛芷珩又是女人中算高的,反而能迷惑众人。人喉都确伸。

    “哎哟,都沙哑成这样了,赶快去吧去吧,咱们也到前面去查探一番。”那些人连忙就道。

    洛芷珩又哼了一声,这才带着人走了,动作不慌不忙的,没有引起怀疑。洛芷珩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大夫却低声说道:“门口的侍卫很多。”

    洛芷珩心里一紧,目光阴冷的盯着那大夫的后脑勺道:“你最好别耍花样,不然……”她动了动手里的刀。

    大夫连忙急切道:“小的不敢。小的只是个江湖郎中,懂得的都是些江湖道义。姑娘身负重伤,却还没有杀了刚刚那人,只是将其打晕,可见姑娘狭义和心胸,自然不是那心狠手辣之人。小的只是想帮帮姑娘,姑娘念在小的并无恶意的份上,能放了小的。”

    江湖郎中也不是吃素的,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自然也不在话下。只是一个照面就能从洛芷珩的行为上了解她性格一二,自然也是有过人之处的。更何况,他这样为自己打算也是情理之中,谁不想要命呢?

    想到他刚刚为了自己打晃子说嗓子上火哑了,这也是帮着自己的。洛芷珩沉默了一下,低沉道:“只要我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你就是自由的。”

    “小的谢过姑娘了。”大夫欣喜的道。

    二人走过了一段小路,洛芷珩身体几乎坚持不住了,终于快到门口的时候,那大夫又道:“门外有马车的,那人就是用马车接我来的,你且坚持一下。”

    “恩。”洛芷珩轻声哼了一下,神经也完全绷了起来,越是快要逃离虎口了,越是这么安静的无知无绝,她就越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感觉,很强烈。

    “站住,是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门口的侍卫目光如炬的盯在他们身上脸上。

    洛芷珩下意识的低下了点头,大夫连忙道:“本来是给里面的军爷看病的,可是这带着我来的军爷竟然也过了病气,此刻正喉咙发疼呢,小的带的药只够一人分,这才托大劳烦这位军爷跟小的回去取药。”

    “恩,老三这身子骨越发的不行了啊,不仅个头矮小,就连这身子也越发的如女子娇弱了。”那些人又再次取笑。

    “就连胆子也没有比女子大多少呢。”一群人大笑起来。而后那人道:“行了快去快回吧。”

    洛芷珩一身冷汗,点了点头,跟着大夫跨出了大门,出来的那一瞬间,她有些眩晕,差一点晕过去的感觉,幸好大夫连忙扶了一把,惹来了身后众人的取笑。洛芷珩只觉得脊背发寒,看见了那辆马车,扶着大夫坐上去,她也要上去的,却在此刻,那大门里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大喊声:“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洛芷珩在里面。”

    大门前的士兵们一愣,旋即就如同饿虎一般的扑了过来,一个个凶神恶煞。

    兵荒马乱之际,洛芷珩知道大事不妙,一把将那车夫推下去,抓紧马缰,用力一鞭子抽在马屁上,马车快速的被带动的狂奔起来。

    可是还是有士兵的手抓在了车壁上,一路跟着狂奔而来,洛芷珩只顾着快跑,快点离开这里,甩掉他们。两方人摩擦起来,洛芷珩一人难敌四拳,马车就驾驭的格外的危险,一路狂奔,竟然是险象环生的,好几次都差一点撞到一旁的人家。

    “你出来,帮我驾车,不想死的你就老老实实的驾车,不然咱们两个就要一块死!”洛芷珩对着马车里面那个动摇西晃的大夫大吼道。

    大夫连忙爬了出来,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此刻如果不逃跑,在这个厉害的姑娘手中,他也是占不到丝毫便宜的。努力驾车,让马车维持平衡和快速。

    洛芷珩却快速的闪到已经被那群士兵追着砍得乱七八糟的马车之中,现在马车都成了露天敞篷的了,她挥刀对着后面紧追不舍的人一顿乱砍,只为了能阻止他们的脚步。

    “站住!洛芷珩你逃不掉的,王爷不会放过你,识相的就立刻停下来。”后面追赶的人大吼道。

    不仅是他们,竟然还有一队骑兵快速的追了上来,骑兵自然是很快的,眨眼间就超过了洛芷珩的马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洛芷珩狠狠的闭上眼睛,抓紧了车辕,马车瞬间天旋地转的,洛芷珩和那大夫被毛了的马给掀翻了马车甩了出去。

    身体重重地跌落在地上,疼痛几乎深入骨髓,全身都好似僵硬了一般的,麻木的躺在地上,巨大的疼痛让她恨不能立刻死去算了,也好过被人抓住了带回去羞辱折磨的强。

    真他娘的晦气!

    什么时候雄霸一方的女土匪,竟然也有称为人阶下囚的一天了?以前都是她打家劫舍,绑架人质换钱花的,现在可好,她反而成了人家的砧板上的肉。果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洛芷珩果然是好计谋好诡诈的,在下们领教了。竟然在这样的险境之中,还被你逃出来了,还是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若不是侍卫巡查到了那关押你的房间之中,咱们只怕是等你逃回了家都还不能发现的吧?”那骑在马背上的人赫然就是穆王爷的副将,那可恶的爪牙!

    洛芷珩睁开眼睛,缓缓坐起来,虽然身体虚弱,却竟然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泰然自若的叫人心惊。

    “你们这么逼迫我,最好就杀了我,只有我死了,你们才能安稳,不然的话,相信我吧,我会让你们全都鸡犬不宁的。现在迫/害我的,将来我会让他千百倍的偿还回来。”她阴狠的说着,知道自己体力不支,真的再也坚持不住了,于是她也不再做无谓的挣扎,而是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用一种诡异的冷酷嘲讽说道:“你们今天害死了我的孩子,穆云诃会杀光你们所有人的孩子,你们没有孩子,就杀光你们亲人的孩子,我们夫妻的骨肉,又哪里能是你们这群畜生害死了就了事的呢?”17739814

    她这番话,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瞬间脚底发寒,有种惊恐从心理面油然而生。

    “你、你怀孕了?!”副将问,声音都是惊颤和压抑的。

    那孩子是王爷的长子嫡孙,是穆王府的小小王爷。穆王府是毁了,但只要王爷想,很快就会在有一座穆王府的。但是长子嫡孙,却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王爷只怕是在下令折磨洛芷珩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过,这个他厌恶至极的儿媳妇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们穆家的骨血了!

    一瞬间,副将只觉得大祸临头。

    王爷下令折磨洛芷珩,但却不代表也会折磨自己的孙子。倘若这个孩子真的没了,那王爷未必不会心疼,王爷心里一定不好过,那等于是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孙子。王爷心里会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吗?会承认是自己杀了他的后代吗?

    王爷不会,那么就会有人被王爷迁怒,有人来给王爷背黑锅,而那些人,就会是他们这群奉命执行的人。所以说,最后倒霉的人不是洛芷珩,而是他们这群侍卫。

    “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将小王妃带回去,请御医,本将去禀报王爷。”副将倒是果断的多了,必须尽快补救,不管洛芷珩是不是真的有了孩子,有的话他这就是补救,没有的话,那就是洛芷珩自掘坟墓。欺骗王爷可不是好玩的。

    洛芷珩嘴角勾起了讥讽的笑,一个孩子就能他们全都态度转变了?那要是穆王爷知道自己的决定,害死了他的第一个长孙,他会是什么感觉呢?会不会觉得心如刀绞?

    不管能不能,她都会不让穆王爷好过,所以这杀死了自己亲孙子的罪名,穆王爷,你背定了!

    “已经晚了,这个孩子,已经死了。哈哈哈哈,你们杀了这个孩子,穆王爷杀了他自己的亲孙子,哈哈哈……”洛芷珩苍凉悲痛的声音夹杂着憎恨和莫名的快意,在即将破晓的黑暗中肆意的响起,大笑最后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凄厉嚎叫。

    这个声音在这个最最人静的时候响起,惊醒了许多酣睡的人们,人们都被这道声音吓得头皮发麻,仿佛女鬼的哭泣一般,有大胆的人出来偷看,听清楚了女人的话,便惊恐的惨白了脸色。

    而另一旁,快马加鞭赶来的穆云诃,在听到那一声声凄厉的笑声,还有她口中那句‘穆王爷杀了他自己的亲孙子’的时候,是僵硬住了的,就那么愣愣的停在了原地,脑子里还回不过弯来,不知道怎么想怎么理解这句话了。

    “来人,快点将这个疯女人抓住,别让她信口雌黄污蔑王爷。”副将吓得连忙命令道。这话要说传出去,王爷以后还怎么做人?

    洛芷珩已经没有力气在挣扎了,她就坐在那哈哈大笑,用尽全力的嘶吼,想要弄得人尽皆知。

    士兵们很快的围住了洛芷珩,一个个的面色惨白的冲上去,却又不敢的样子,副将此刻大喊一声,他们才连忙扑了上去,想要控制住洛芷珩。

    就在他们都冲上去的一刹那,就见接口处一道仿若白光的身影疯狂的冲了出来,速度之快,光芒之明亮,简直令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那道光影一出现,就有一种所向披靡的气势,瞬间开出一条路,被光影碰撞的人全都倒飞了出去,一声声惨叫在破晓前响起。光影冲进了包/围圈内,那群人就仿若瞬间被定住了一般的,然后再眨眼间,所有人成圆形的被强大的力量给弹了出去。

    一瞬间,空气中血腥弥漫!

    只见在天扬渐渐冒出一弯痕迹之际,在大地有了一丝光亮之际,半空中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被弹出去好远之后,在砰地一声落在地上,鲜血流淌迸溅了一地一墙,凡是进行攻击洛芷珩的人,无一人生还!

    这安静平和的街道上,瞬间就成了令人魂飞魄散的杀场。

    在还存活的几人的眼中,只见那道光影之中渐渐有人影浮现,光影消散,乳白色的光芒蜕变成了温润的包浆一般,包裹住那道颀长挺拔的身影之上。

    这突然出现的光影,竟然是一个人?!

    那人缓缓的弯下腰去,与抬起头来的洛芷珩四目相对,别人看不清他们之间流窜的究竟是怎么样的情愫,但是那种弄遇到化不开的哀伤,从男人的身上肆无忌惮的压抑着,咆哮着。

    “对不起,我来晚了。”温润的嗓音嘶哑的不成样子,他的脸色苍白,俊美的容颜上甚至可以看见青色的血脉,他双眼通红,明明有浓郁爱意,却也因为那份爱太过于沉重和悲怆,而显得格外的萧索悲怆。

    穆云诃低头看着洛芷珩,他的阿珩,健康活泼从不服输的倔强阿珩,此刻满身狼狈,鲜血,尘埃,悲伤都充斥着她。她本身干净纯净的雪莲,却因为他的保护不周而被这些该死的污秽沾染。

    是他该死,让她受罪,是他该死,让她卷入这场父子之战,是他该死,没有看好她!

    洛芷珩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仿若神邸一般骤然出现在眼前,她脆弱的心便忍不住怦然心动,本就不堪一击的心房,也因为这怦然一动而瞬间炸开了一般,鲜血滚烫,疼痛清晰,怨恨浓烈,爱意……嗜骨!

    他在,他来了,她才知道她原来也这么脆弱和需要一个依靠。原来她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和厉害的。有太多的自然因素,是她抗拒不了的,她抗不了,也同样抗拒不了穆云诃的爱和在乎。

    没有眼泪,只有欣喜的笑容,满心满眼的都是他,他的在乎和愧疚,爱意和赶来,就是她所有屈辱的圆满化解。

    满是鲜血的手想抚摸他苍白的容颜,那脸上明显是风尘仆仆的仓促和急切,他该是第一时间就赶来的吧。可是抬起来的手,那一手的殷红,对照着他苍白的干净容颜的时候,却是一顿。他太干净了,而她的手,很脏。

    穆云诃只觉得心脏紧缩,有什么易碎的东西在他疼得几乎抽筋的心房里碎裂开来。她脸上的笑刺眼生疼,她手上的红让他生不如死。

    抓住她几乎就要退缩的小手,他主动将脸埋进了她的手掌之中,鼻端里全是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的他就算是想要忘记她刚刚说的话,却也不能。他不敢开口问,不敢问她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的心里有些明白,却因为那太可怕和恐怖而不敢面对。

    他承受不了那种即将得到,却转眼失去的痛苦。他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了,他在也忍受不了任何一个亲人离开他,何况那一个,还那样脆弱幼小,他甚至还来不及知道他的存在,怎么就可以这样离开自己?

    “阿珩,阿珩……”穆云诃无助的呢喃,急切的喊着她的名字,他想哭,所有的愤怒和着急,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悲伤和恐惧。

    洛芷珩亲吻他的额头,鼻子酸酸的,问他:“怎么呢?我在这啊。”

    “再也不会有人离开我的是不是?阿珩不会,我们的……我们的……”孩子两个字,他竟然这么也说不出口。

    只见穆云诃眼珠通红,眼睛里面一片湿润,那是忍不住溢满眼眶的泪水。他的惊恐和他的威力不成正比,几乎是两个极端的,他明明那么强大,却也可以这么柔软和脆弱。

    洛芷珩心口翻腾,张口就想安抚他,可是打眼就看到了那一直紧张看着他们的副将等几个还活着的人,她到嘴边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她是自私的,她要报复,她不能让穆王爷好过。折磨穆王爷的灵魂和心,洛芷珩决不手软。

    她咬紧牙关,不敢看穆云诃的眼睛,凄凉的说:“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她说的清清楚楚,简单的几个字,却好像沉重的铁锤一般的撞击在穆云诃的心上,也让那几个人面无人色。

    洛芷珩连忙扑进了穆云诃的怀里,看似在哭,却在他耳边,轻声而急切的呢喃:“云诃你别怕,没有孩子,什么也没有,我骗人的。”

    穆云诃愣愣的看着她,眼神变幻莫测,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相信她哪句话,整个人都僵硬的不知所措,眼中都是茫然,只因为他巨大的悲痛还来不及说出口,浮上心头,洛芷珩的下一句隐秘的话就映入心头。让他大悲大喜之间,简直不知如何反应。

    他怀疑的看着洛芷珩,很害怕这是洛芷珩为了安抚他而说的谎。可是当他看见洛芷珩对他眨眼睛,那古灵精怪的模样不是作家,也没有了刚刚的伤心模样,穆云诃揪紧的心,这才好过了一点。

    “他们还打我,穆王爷下令让他们折磨我。云诃,小诃诃,我好疼得。”洛芷珩撒娇,想让穆云诃好过一点,他的身体那么僵硬,脸色那么难看,洛芷珩都害怕他被刺激的一怒之下晕过去。

    “他们打你?”穆云诃猛然回神,用几乎咬碎了后牙槽的力气狠狠的说道。

    洛芷珩将那件衣服脱掉,立刻她满身的伤和鲜血掩藏都掩藏不住的出现。穆云诃的眼底瞬间掀起了暴虐的风暴,他将自己的袍子脱下来包裹住洛芷珩,然后拦腰抱起她,将她放在马背上,交给洛耳朵照顾,而后走向那几个还活着的人。

    洛芷珩现在是伤痕累累,但还算不上奄奄一息,可一旁的洛耳朵此刻却趴在马背上,满头冷汗哀怨的看着她,那可爱精致的小脸上都是痛苦,断断续续的咕哝道:“主人,好疼呐。”

    洛芷珩自己都快疼死了,哪里顾得上她,她担忧的看向穆云诃。

    穆云诃指着那几个人,声音冰冷的让人打颤:“你们是自杀,还是本官亲自动手?”

    他一道符咒能杀人,但消耗力量也是巨大的。但他不介意亲自出手,这群人都要死,他在迁怒,他明知道是穆王爷下令的,心理面对穆王爷痛恨不已,但不要紧,一个一个来,但凡是伤害过阿珩的人,都要死!

    几个人全身一个冷颤,谁都不愿意去死,更不愿意自杀。但穆云诃的手段和刚刚那瞬间就杀了一群人,还是每一个人都被杀的支离破碎的场面,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那么可怕的让他们压抑的甚至升不起一点反抗的思想。

    “小王爷饶命,属下等人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小王爷饶了属下吧。”几个人这一刻也顾不上忠心和硬气了,只要不让他们死,他们就能跪地求饶。

    “那就是选择让本官亲自动手了。”穆云诃却冷酷无情的仿佛地狱而来的嗜血修罗。他的指尖有荧光渐渐闪烁,然后眨眼间他的身影仿若游魂一般的快速向前飞去,空气中一道道残影在扩大绽放,他的手掌之上光芒一片。

    一堵光幕一般的墙壁骤然出现,将那所剩无几的几个人全部笼罩,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光幕消失,刚刚那几个人全都消失不见。空气中洋洋洒洒的飘下了许多的灰尘,白的一尘不染。

    多少年以后,那些亲眼见证过这诡异神奇残忍一幕的人,还会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些飘扬的灰尘,是骨灰!

    小王爷穆云诃,那传闻中嬴弱的活不过二十岁的男子,竟然眨眼之间,举手投足中,就将几个人毁灭,挫骨扬灰!

    安静的街道上,新生的日光终于缓缓出现在地平线上,大地都被那新生的日光充满光照,也将这尸骨成山,血流成河的街道笼罩其中。安静的街道上,诡异的残肢断臂尸横遍地,血腥的诉说着这场悲剧的缔造者,何其强大!

    而不远处,一个软轿上,脸上缠裹着绷带的穆王爷,被人抬着,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看不见眼前这一切,身边的人在惊恐的叙述者惨烈的一幕,穆王爷的脸,在抽搐。

    一更到,啦啦啦,求表扬,画纱身体好了点,就努力早早更新,难道不值得表扬咩?嘻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争取再来一更哈,今儿家里来好多客人,有点混乱呀,但画纱会努力的,握拳,加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