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05 血腥逼问!(25号的)
    穆云诃站在街道的另一端上,冷冷的看着下方那火光冲天的地方,穆王爷就在那里出来,颓废的离去。穆云诃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动和缓解,更没有丝毫的怜悯。

    他的怜悯已经用光了,对于穆王爷,穆云诃现在只剩下心狠手辣和绝情。

    他将穆王爷逼到走投无路,却丝毫没有了愧疚,如此倒是可以想见,他和穆王爷在这一点上说何其相似的,父子啊,果然是父子的。都可以在狠心的时候做到绝不留情。

    看着穆王爷离开的方向,穆云诃知道,这是要去皇宫了吧,以为去了皇宫他就没有办法了吗?不过皇宫那个地方,轻易是不能动的,毕竟那里是龙脉的所在。哼,就暂且放过他一马,先收拾琴银献那个混帐的家伙。

    穆云诃转身,颀长的身形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云冷动缓另。

    将军府里,洛芷珩已经清醒,但是因为身上伤势严重,还不能下床。她没看见没有遗憾,自然是着急的,仿若做梦一般,穆云诃做过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云诃呢?”她抓着奶娘的手问,声音急切。1cEG8。

    她不知道穆云诃那晚杀人算不算是滥杀无辜的,就那样将一群人都杀了,万一、万一要是算在滥杀无辜里面,或者那其中有良善之人,那穆云诃岂不是很危险?

    “小王爷很好,小主人放心啊,小王爷现在在世王那里,小主人让奴婢去将小王爷请回来吗?”奶娘连忙安抚道。

    “不、不用了。”洛芷珩迟疑了一下,却觉得自己是太过于紧张了,但仔细一想,穆云诃到现在都没事,那就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也对,那群人哪一个不是杀过人沾过血腥的人。

    世王冷眼旁观的瞧着,那在她看来都是个让人头疼的存在,此刻竟然如同折翼的困兽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那么厉害的人物,此刻竟然是完全不能动弹的,就那么僵硬的躺在地上,世王心里恨着鬼皇让她没了面子,自然也是不肯给鬼皇面子的,就将人这么晾着。

    穆云诃进来的时候,世王还琢磨着怎么收拾鬼皇呢,但她到底还是忌惮着献皇的,这毕竟是献皇的守护者,不同于什么普通的侍卫,轻易不能动的。

    但是让世王震惊和惊骇的一幕,随着穆云诃的出现而瞬间发生了。

    只见穆云诃一身冷漠的走进来,看着被拖进房间的鬼皇,目光深邃,那目光是能看透人灵魂的目光,冷锐的叫人心惊胆战,仿佛只要多看一眼,就能让人魂飞魄散。以至于鬼皇看见这气度不凡的穆云诃的时候,都有一种不敢与之对视的想法。

    但鬼皇还是被穆云诃眼中的狂傲和冷酷激怒了,他僵硬的被钉住,声音却是可以发出来的,稚嫩的声音里带着阴冷的尖锐和狠辣:“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人类,放开我!”

    “人类?难不成你不是人?”穆云诃冷然的反问一句。见鬼皇似乎愣了一下,穆云诃随之就道:“你是什么东西本官没兴趣,告诉本官,琴银献在哪!”

    琴银献,不知死活的冲上来,一次他可以绕过她,毕竟那次他的准备不全面,热切琴银献是个厉害的对手,他实在不宜与之长久颤抖,若然真的那天分出来了个高下的话,那他们两个之间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那对于之前的穆云诃来说,无一语是不值得的。他就算是为了阿珩,也要保护好自己不受严重伤害。

    人现在,他已经不能再继续忍耐了!

    一而再再二三的进攻和进犯,这算什么?琴银献是将他的人让当作可以不知深浅进犯试探的垫脚石了?还是她以为她在银月国呼风唤雨九五至尊,在世俗之中也能唯我独尊?她想多了!

    若她动的手别人,哪怕是伤害的是他,那么琴银献都可能有活命的机会。但是偏偏这个不知深浅的女人,一再动的人生他最最在乎的阿珩。那么,你就准备好拿命来偿还吧!

    鬼皇能清晰的感觉到穆云诃身上那股令人胆战心惊的冷然和残酷,也看见了穆云诃眼睛里面的杀机和坚决。他暗然心惊不已,能让他这样的人都感到忌惮的,这普天之下真的是没有几个的。他甚至毫不怀疑,如果今天他不说出来献皇的下落,穆云诃就真的敢将他杀了。

    可是他不是个孬种,而献皇更是他的主人,他就等于是献皇的第二条命,他的存在就是随时准备为了替献皇死而存在的。所以穆云诃问道他头上来,就算是真的要杀死他,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无可奉告!”尖锐冷硬的四个字,鬼皇说的相当有骨气。并且还用一种‘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背叛主人’的挑衅目光看穆云诃。

    穆云诃冷冷的勾唇,笑容不达眼底,慢悠悠的上前几步,大手霍地一撩袍裾,从腰间抽出一根针来,就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银针的针尖尖锐的几乎成了一个小光点,看上去阴森森的仿佛散发着寒芒一般可怕,幽冷的绽放着令人极其不安的气息。

    穆云诃眉目冷硬,声音低沉刚硬如铁:“说不说!”

    “不说!”鬼皇也是硬骨头的很,愣愣的迎上了穆云诃的眼睛,狞笑一声道。

    穆云诃发狠,不再多问一句,猛地上前一步,一根针狠狠的照着鬼面的眉心扎了下去。

    就这一下,就让一直很坚/挺的鬼皇控制不住的尖叫出来。那稚嫩的孩童的声音,在这一刻尖锐刺耳的令人头脑发聩。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颤抖的诉说着,穆云诃这一针下去有多么可怕和让人痛苦。

    “说还是不说?”穆云诃又问了一句,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比之刚刚更加的冷沉了下来。

    “不、不说!”鬼皇咬紧牙关的切齿一句,声音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

    “好,你有骨气。本官到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地步!”穆云诃忽而狞笑一声,说话间,从腰间又抽出来一根针,依然是毫不犹豫的对着鬼皇的身体扎了下去,这一次扎的是鬼皇的左肩胛。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骤然响起!

    穆云诃的东西,轻易不会拿出手来,拿出来的就都是精品和令人匪夷所思的宝物。

    就如同这几根针,钉住鬼皇,让他不能自由行动的针叫做钉魂针,顾名思义,是可以牵制住人灵魂的东西,这东西举世无双,占卜神官能有,势必和占卜天宫有关了,穆云诃拥有,也证明穆云诃和占卜天宫里有很不同寻常的关系。

    现在穆云诃不仅拥有这东西,还能使用,那就更加了不得了。

    而此刻扎住鬼皇的两根针,叫做锁魄钉,自然是能锁住人的魂魄的。

    人类都有三魂七魄,普通人只是嘴巴上说说,却从来没有当回事过,但是占卜神官却拥有这样的能力,就真的索魂勾魄,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鬼皇此刻真正的知道了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痛苦,简直让他恨不能一头撞死,身体里就仿若被炮烙和剔骨刀给硬生生的攻击着,他不想喊出来的,但是这种疼痛是在上让人痛苦不堪的很。

    一边大叫着,一边怒吼着,以图来让自己的精神不要涣散,不要崩溃,能够转移注意力,以来抵抗住穆云诃的灵魂摧残。但是不行,他做不到啊!这感觉太可怕了,又恐怖,他只能任由灵魂一点一点的涣散开来,那种痛苦,就算他是厉害的人物,有通天本领,也抵抗不住了!

    “说不说!”穆云诃又问了一句,这一次他的声音仿若是天外飘来的一般,那么阴冷,数九寒天里的冰雪,让人骨子里都在颤栗。

    “不说!!”鬼皇咬牙切齿,声音哆嗦的不能成音。

    “好!很好!你以为你不说,本官就找不到她了吗?你们也太小看本官了!动了本官的人,还妄想本王像个傻子一般的被你们糊弄吗?做梦!你既然这么忠心耿耿,那本官就成全你!本官到想看看,你这么忠心耿耿的下场是什么?当琴银献看见你的断臂之后,又会是什么反应的表情?你猜,那个恶毒的女人,会和本官妥协,来保全你吗?”穆云诃眼中凶光暴露,阴冷的道。

    鬼皇已经精神涣散的无法回应穆云诃了,但是从他骤然紧缩的瞳孔中可以知道,他是震惊的!

    穆云诃霍然起身,走出去一把抽出了世王门口护卫的佩刀,再回来,手起刀落,血溅三尺!

    “啊!!”鬼皇稚嫩的声音里只剩下叫破嗓子的其参与惊恐!

    一条还活动的手臂,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斩断。落在地上,鲜血混合着尘埃,渐渐被凝结成糊状,在鬼皇那僵硬的身体旁,清晰的上演着生动的对比。

    穆云诃提刀而立,面无表情。

    抱歉,今天这一更太晚了,紧赶慢赶的,还是差了这几分钟赶上25号的更新,不是画纱不给力,是画纱真心不舒服。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和不开心的地方,虽然我在努力调节,但是还是需要个过程的,我在努力的活着,但活着真的不容易。请亲们见谅吧,还有,更新晚了就是晚了,少了就是少了,我能说的除了抱歉,就是尽快的让自己恢复过来。只要画纱身体允许,我一定努力更新快速更新的,群么么,晚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