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06 摄/魂术!血染!
    世王看见的听见的,都足够让她惊骇欲绝了。穆云诃的力量和惊人的潜质,几乎是在她的眼光之下,一点一点的展露/无遗的,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刺激。她看着穆云诃从一个虚弱的被判活不过二十岁的弱子,成长成今天这个言行举止都叫人不寒而栗,敬畏有加的男人,甚至是可以主导天下的霸主的人物,一路走来,一路惊心。

    若这个男人不是洛芷珩的丈夫,世王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动了先将其铲除的念头,毕竟穆云诃的成长太惊人,也太可怕了。速度快的叫人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仿佛一夜之间,这个本来可以被自己一手碾死的男孩,就变成了一个令自己也需要仰望的男人!

    占卜天宫,这个地方,果然是太神秘诡异和高深莫测了。竟然还有这种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招数。她感觉得到,那几根针是钉在了鬼皇身上的几处大穴之上的,稍有差池就能轻易摇了鬼皇的性命。

    但偏偏鬼皇现在还在苟延残喘,虽然还活着,却生不如死。那些攻击灵魂的招数,简直令人不寒而栗,遍体生寒。

    世王这样强大和自负的人,心中在这一刻都不禁升腾起一个强烈的想法。得罪谁,也别得罪穆云诃,或者说,招惹谁也别招惹洛芷珩,千万千万别!因为穆云诃的报复,不是人能承受的住的。

    穆云诃已经捡起了鬼皇的那只断臂,血淋淋的滴落在鬼皇那张本就可怕的面目上。鬼皇已经疼得叫声嘶哑了,那么强大的一个人,却在穆云诃那几根不起眼的针上栽了个大跟头,不是鬼皇不强大,只是穆云诃太强大。

    “本官在问你最后一次,琴银献,在哪里!”穆云诃的声音一冷再冷,冷到叫人头皮发麻的地步。他听上去是在问鬼皇,但言辞之间却已经没有了逼迫,仿佛鬼皇说不说,他都不在意了,那种感觉叫做胸有成竹。

    只见他俊美无匹的容颜清冷俊逸,目光淡淡的泛着冷光,几缕发丝不经意的落在额前,让他本来冷冽的气势瞬间有种颓废的窒息美感。那样波澜不惊,衬托上他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雄霸之势,魅力简直无可阻挡的惊人。

    鬼皇瞪大了那双好像有又好像没有的眼睛,诡异的紧缩着,全身都因为那来自灵魂上的疼痛而抽搐着,涣散的精神却因为倔傲和不服输而再一次的汇聚。他用嘲讽的语气颤抖的说道:“你有本事杀了我,也别想从我口中得知主人的下落!砍了我啊,你杀了我啊,还有一只手臂两条腿可以给你砍啊,你砍啊!”

    他倔强的用这种幼稚的方法激怒穆云诃,目的不外乎两种,激怒穆云诃杀了他,免得他在遭罪了。另一种就是不服气的顶撞了。不过不管是哪种,那都绝对是不明智的一种。

    穆云诃薄唇轻佻,邪魅流转,他忽然弯下腰来,目光里似有流行光芒伴随鬼火一闪而逝,眨眼间,他的目光竟然变得流转起来,妖娆魅惑的能瞬间将任何人的心智给吸取的为他所用,甘愿做他的奴隶,不顾一切的就算飞蛾扑火也要取悦他。

    鬼皇本就紧紧的盯着穆云诃的眼睛,因为这样在气势上就不会输给穆云诃太多,更何况他这种强者,自然不愿意屈居于人下的。

    但,激怒和被激怒,圈套和陷阱,螳螂和黄雀,永远讲述着有人比你技高一筹棋高一着,永远证明着,前者是肤浅迂腐和后者的冷静智慧。

    鬼皇紧紧盯着穆云诃的眼睛,所以在穆云诃那样诡异的眼中有妖娆魔魅光芒的一刹那,他整个人就仿若被定住了魂魄意识一般,整个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什么也思考不了,只能让自己被穆云诃那漩涡般的眸子吸取进去,一瞬间没有了任何抵抗的能力,被彻底镇/住!

    本来,他说有机会能躲开穆云诃这样目光的。但是可惜,他被激怒了,他恶狠狠的看着穆云诃,所以穆云诃一出大招,他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立刻就中招,意志在刹那分崩离析,理智在瞬间土崩瓦解,一切在心跳间,都被穆云诃掌握。

    说出来平常人甚至都不会相信,哪有人能通过眼睛就控制一个人呢?但穆云诃却能做到。

    大量的信息,瞬间通过鬼皇的脑海传进了穆云诃的脑海,他在那些信息中间穿梭着意志,寻找着有关于献皇的东西,很快就能找到。因为鬼皇这个人是个非常简单的人。练功,效忠,这两个观念根深蒂固的扎在鬼皇的脑海和生命中。

    鬼皇没有情感,不会对任何人发生感情,高强的武功身后的内力不俗的地位,都让鬼皇极其骄傲。但是鬼皇对献皇的忠心,可能比献皇自己对自己的忠诚还要高!

    难怪穆云诃那样逼问,鬼皇都能咬紧牙关誓死不从,绝不背叛主人呢。

    穆云诃米奇眼睛,那样魅惑的让人痴迷的目光,渐渐冷硬下来。他狭长的眸子轻轻一眨,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目光之间瞬间碎裂,空气中能听见清脆的一声啵,仿若水珠气泡炸开一般。而后鬼皇就像骤然清醒了一般,猛地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和惊疑不定的看着穆云诃。

    “你对我做了什么?”脑海中针扎一般的剧痛,鬼皇强大的感知力让他感觉得到并且确信,刚刚那一瞬间的空白,穆云诃一定对他做了什么。

    穆云诃却已经站起身来,神色平静的很,居高临下的道:“只是看看琴银献在哪里而已,感谢你告诉本官那么多关于琴银献的消息呢,你的合作和帮助,本官会给你记上一笔的,等到和琴银献真正对峙的那一天,本官一定亲自告诉她,是她最最忠心的仆人告诉本官关于她的一切的。”

    “不!这不可能!我是不会背叛主人的!你陷害我!!”鬼皇震惊又震怒,咆哮着。

    穆云诃的话如果真的对献皇说,那无疑是他背叛了献皇,可悲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穆云诃究竟说的是什么,他没有告诉过穆云诃什么啊,但若是主人相信了怎么办?他的灵魂是不允许有背叛主人的事情的,那是灵魂不忠诚不纯净的表现,那样的话,他这一辈子都别想再有任何成长和进步的机会了。最主要的是,穆云诃冤枉他,他要做什么?挑拨离间吗?

    穆云诃冷笑,却不愿在与鬼皇多费口舌,他已经得到了令他惊喜的消息了,他想,他能有更好的办法去对付琴银献。一样可以让琴银献生不如死。

    王骇种云了。至于银月国嘛?哼,任你是个在神奇的地方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个世外之地,在占卜天宫面前若敢放肆,银月国虽然有实力,但一样会被重创的。

    “你别想诬陷我!主人是了解我的,她一定不会相信你的话!我也不准你伤害主人!”鬼皇朝着穆云诃怒吼着,可怜他依然是不能动弹的,更可怜的是他躺在那全身抽搐,声音颤抖还忠心耿耿,只可惜,献皇并不知道。

    穆云诃狞笑一声,摇晃了一下鬼皇的手臂,大步离去。

    此刻天外,又一个夜色已经过去,新的一天又将到来。只是这隐藏在破晓黎明前的血腥杀机,却不会随着月落日升而彻底淹没,只会酝酿和聚积的越来越多,等到再也遮掩不住的那一天,彻底爆/发。

    世王已经震惊的麻木了,她刚刚看到了什么?那出现在穆云诃身上的一股气息,强大的黑暗和死亡的腐朽气息,简直令人也瞬间有种绝望的感觉。

    而穆云诃刚刚弯腰与鬼皇对视的时候,她分明是感觉到了一种令人不受控制的感觉,那双、那是……摄/魂术?!!

    通过一个人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一个人从思想中杀死,操控这个人去自杀的摄/魂术?!

    为什么穆云诃会这种邪门的东西?这玩意不是只有那些邪恶的方外人士才会用的吗?穆云诃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代表光明正义的占卜神官,怎么和那些腐烂黑暗的东西掺和上了呢?

    洛芷珩,她和穆云诃这样亦正亦邪忽明忽暗的人在一起,究竟是对是错?究竟会不会有危险呢?世王忽然彷徨起来,因为穆云诃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和令人极度不安的招数,世王甚至有种想要将洛芷珩赶快带走,不再受伤害的想法。

    可是,她能那样做吗?只怕穆云诃会翻天覆地的也要找到他们,然后杀了她,抢走洛芷珩的。那个男人,为了洛芷珩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他爱洛芷珩仿佛已经着魔了。

    压下心口的悸动和强烈的不安忐忑,世王脸色难看的看着鬼皇,现在的鬼皇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伟岸傲气,躺在以上一动不能动的仿佛活死人,动弹不了,却能清晰的感觉到疼痛。折磨在灵魂上的痛苦,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比折磨在身上的要难过千万倍。

    也是他咎由自取!

    只是献皇该怎么办?看穆云诃的样子,是已经想到了用什么办法来对付献皇了。穆云诃一出手从来都是让人胆战心惊魂飞魄散的招数,献皇已经身负重伤了,现在只怕还是没有好多少的。她能撑得住穆云诃的报复吗?

    毕竟是孪生姐妹,世王表面风流浪荡,不在乎任何事情的样子,可实际上世王最最重情意,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她都很看重和专一。

    一面是亲姐姐,一面是失散多年的小外甥女,手心手背都是肉,哪边有什么损伤都会疼。只是手背上的肉已经腐烂,被献皇这个亲姐姐伤害的体无完肤了。手心里的肉,却都是嫩肉,嫩嫩的需要保护和疼爱,洛芷珩这孩子,终究是苦难太多了。

    献皇不理智啊,为什么就是想不开呢?她迟迟不将洛芷珩的事情上报,迟迟不回银月国,也在尽量的阻止消息传到女皇陛下的耳朵里去,她也相信献皇也在尽全力的不让女皇陛下知道洛芷珩的存在。

    她这样做,不就是想让洛芷珩今后能简单幸福平安一生吗?这样做也能让献皇稳稳当当的做她的皇太女,将来的女皇陛下。洛芷珩性子洒脱爽朗大方不是假的,她在他们这群人眼中看上去平凡,但她的心胸眼界却是有的,洛芷珩未必就能看得上那女皇的宝座。如此一来,隐瞒洛芷珩的存在,双方皆大欢喜。

    可是献皇却一直将洛芷珩当眼中钉肉中刺,一直想要将其除掉。这就让世王怨念死了,对这个孪生姐姐的失望就更多了一层。

    左右都平衡不了的感觉,进退不得,世王陷入了深深的烦躁之中。

    一怒之下,世王一甩袍子打不走进了卧房里,拽过来还委屈惊恐自己差一点被个狐狸精强/暴的毒圣,狠狠的亲吻起来,毒圣越挣扎,世王吻的越用力,两个人很快在一阵暴力之中衣衫/尽褪,恩爱缠绵去了。

    穆云诃要做的事情必须晚上才能做,现在天已经亮了起来,他将那只断臂放号,而后沐浴更衣,一身清爽的去看媳妇。

    洛芷珩还在睡,迷迷糊糊的睡的总是不踏实的。穆云诃走到床边看了她一会,现在的洛芷珩精致也脆弱,脸上是有伤,看上去一碰就会碎似的,他心疼的一阵哆嗦,连碰也不敢碰她了。小心翼翼的尚了床,想抱抱她,但又怕弄疼了她,只能不远不近的看着,鼻翼里都是她的馨香呼吸和淡淡的药香,穆云诃心里忽然安宁一片。

    让她受苦,是穆云诃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他从不觉得自己会让洛芷珩有什么难过的遭遇,但这次的事情给穆云诃太大的触动打击了,就好象是自己疏忽所致,他那天只顾着自己伤心难过了,埋怨洛芷珩欺骗自己,却又不能果断的就不要洛芷珩,一边害怕洛芷珩会真的离开自己,只要一想到洛芷珩曾经有过离开自己的想法,他就坐立不安心情暴躁。

    一边又不自信自己能否留住洛芷珩,他总觉得自己不够好。阿珩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了,一面拼命一面征战一面保护,她不到一年里为自己做的,比他那个所谓的父亲二十年里做的好要多太多,做的也太好了。

    这样好的洛芷珩,让他总有一种打心眼儿里的自卑和不安在延伸,他从不表露,但那种感觉会随着每一次洛芷珩又做了什么,而突然出现,来撩拨一下他的内心,让他不安一下,然后成长一点,在消失,下一次出现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只是他知道,这感觉没有根除过。

    越是好的东西,越是好的人,就越是让人害怕抓不住,看不牢,怎么也不能安心似的。

    东窗事发后,他心里的不安和恐惧激烈的爆/发了。他怀疑过洛芷珩,却因为自己的身体状态而又那么厌弃自己,他甚至想,自己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阿珩那么好,那么健康,那么聪明,而自己有什么呢?

    曾经是一具残破的身体,几乎快要变成尸体了。现在虽然有占卜神官这个身份撑门面,但这又能算什么呢?只不过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罢了,他是沾了师傅他老人家的光,虽然也是自己的能力,可是他还是不自信了。

    他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之中,若是那晚他能多分出一点心神来给阿珩,注意到阿珩的不对劲,甚至只要他的理智还在,就应该能想到,按照阿珩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穆王爷的,那样也就能想到阿珩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可是那天晚上,他没有想这些,只是一个人自哀自怜,简直是可悲可笑死了。枉他穆云诃一项自诩睿智过人,却连这个都没有想到。爱让阿珩遭罪受苦,这一身的伤,就好象每一鞭子都鞭挞在他的心里,抽在了他的脸上,他不仅疼得撕心裂肺,也是颜面尽失。

    穆云诃看着洛芷珩的小脸,那张他爱惨了的小脸很苍白,饱满的唇瓣也干裂着,穆云诃难过的鼻子发酸,有想哭的冲动。

    不巧,他刚刚皱鼻子蹙眉毛抿嘴,洛芷珩就睫毛轻颤睁开眼来,一瞬间就将穆云诃那张要哭不哭的脸看了个正着。

    孩子气的穆云诃,有点呆,有点萌,有点说不上来的可爱和稚气 。这样的穆云诃,是洛芷珩永远没有能力抵抗的。

    她咧嘴一笑,语言上调戏他:“你如果在把自己托的光/溜溜,白嫩嫩的躺在我身下,我一定更欢快,吃了你!”

    看着她一脸色/相的伸出小舌头舔舔唇,穆云诃一愣,目光暗沉下来,什么天然呆自然萌一下子就变成了恶狼眼冒绿光,他有多想扑过去,看他的呼吸沉重和面目僵硬就知道有多克制了。

    别扭的扭开脸,嘴硬的道:“躺在身下的应该是你,你脱光/溜溜,白嫩嫩,我吃了你。”

    洛芷珩大乐,真好,又能看见穆云诃这捏牛闷骚的样子,明明那么垂涎她的唇,偏偏装的那么不在乎似的,有能耐你板着的脸管住你的眼睛,别往她嘴巴上瞧呀。

    洛芷珩一觉醒来似乎忘记了一切,枉费死了,自己被人毒打,什么都忘记了,眼前只有穆云诃,仿佛回到了过去那段穆王府里惊心却快乐的日子。那段日子里,她的小诃诃最可爱了。

    忍不住伸手去抓他,可是刚刚抬手,洛芷珩就控制不住的闷哼一声,疼得嘶嘶抽冷气,小脸骤然扭曲,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咬紧唇瓣,要哭不哭的。

    穆云诃比她还着急,条件反射似的猛地扑过来,哆哆嗦嗦的抓着她的手上下左右仔细的看,口中急切的问道:“怎么了?碰到伤口了吗?哪儿疼?这儿吗?还是这?”

    “阿珩说话呀?碰哪儿了?我碰的吗?”穆云诃见她不说话,更着急了,眼眶一下就红了。

    洛芷珩呲牙裂嘴的瞧他,心里甜滋滋的,被自己爱的男人这么在乎着,她女人的虚荣心瞬间爆棚,又觉得好满足和幸福,于是声音也软了,言辞也柔了,难得的真心撒娇道:“自己碰的,手疼,胸口疼。你给揉揉呗。”

    穆云诃听了这语气,再看她的表情,僵硬的身体也跟着软了,但那不该硬的地方却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而且……还硬的发疼。

    穆云诃耳尖瞬间发烫,他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耳朵红的粉嘟嘟的好看,煞是诱人。只觉得尴尬的移开了一点目光,却又受了蛊惑似的往她脸上唇上偷瞄,孩子气别扭的举动根本就是掩耳盗铃来的,他自己自欺欺人以为裸照不知道,可是洛芷珩看在眼里,就更加的洋洋得意了。

    心里极高兴的,自己魅力四射,轻而易举的就能俘虏她男人,让自己男人对自己痴迷,哪个女人能不高兴呢?

    “揉不揉呀?我疼着呢啊。”洛芷珩娇嗔的催促了一句,微微蹙眉,小眉头上带了一丝骄蛮,蛮横的可爱,让穆云诃有点心猿意马。

    大手毫不犹豫的放在她的胸口上,绵软在掌心下,两个人就都有点哆嗦,穆云诃是悸动和压抑的,洛芷珩是疼得。

    他不轻不重的揉了几下,洛芷珩嗷嗷尖叫起来:“穆云诃你大爷的呀!疼死了疼死了,你要杀了我呀!”

    穆云诃正心猿意马呢,都忘记了洛芷珩胸口疼是因为上面有严重的鞭伤了,洛芷珩自己调戏人忘了自己有伤,此刻疼起来,立马翻脸,又哭又叫的好不委屈。没有人不怕疼的,更何况她现在是被人疼爱的女人,娇气的很,稍有不顺心就能哭闹起来。

    其实洛芷珩骨子里还是个娇娇女的,前世的她虽然是厉害的女土匪,但一窝土匪里就这么一个宝贝蛋,那真的是宝贝的不得了,上有几个厉害的哥哥疼着,嫂子也得让着哄着,还有父母小妈们的溺爱,再有一群大老爷们当祖宗似的供着,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紧着她,多说一句也舍不得的。

    那时候也就是洛芷珩之前当过大家闺秀,明白道理,懂得礼貌,不然那阵就被宠爱成了无法无天的女魔头了,就是这样,后来的洛芷珩也有个女魔头的称号。

    这辈子洛芷珩骨子里的娇气收起来是逼不得已,现在有疼爱宠爱自己的丈夫在,那股子女儿家的骄横劲就不受控制的出来。女人撒娇天经地义,洛芷珩娇气起来能让人骨头都跟着又疼又酥,只恨不得把自己拆吧了捧给她玩,博美人一笑。

    穆云诃手忙脚乱,她一哭他心都慌了,揪成一团,僵硬着脸简直不知所措的样子。他杀人都不眨眼呢,可没想到洛芷珩娇娇气气的一闹腾,他就溃不成军。

    那手拿起来又放下,可是轻的几乎没了重量。她不安的扭动,眼泪成窜,得多疼才能把个金刚似的女人给弄得眼泪成河?穆云诃眼角一阵抽搐,僵硬的想要讥讽两句,给洛芷珩转移一下注意力的,哪知道手心上忽然有阵阵湿热传来,穆云诃疑惑的抬手,瞬间扭曲了瞳孔。

    鲜红的血液,快速的浸湿了洛芷珩新换得白色亵衣,从一朵朵红色的小花,变成一大片刺目的血色山河。

    穆云诃头皮发麻,越是慌张越是冷冽下来,他哆嗦着打开洛芷珩的衣襟,看着那伤口上鲜血快速冒出来,他紧抿薄唇,忽然冲着门口咆哮一声:“让火云夫人来,立刻!”1cFhf。

    门外传来小喜子惊慌的回应。

    洛芷珩被穆云诃一吼,反而冷静了一下,可是疼得她小脸上都是冷汗,可怜巴巴的组啊这穆云诃的衣袖,有点不受控制的抽噎道:“其实也没、没那么疼,你别着急。”

    她不说还好点,她一说几乎瞬间要了穆云诃半条命。疼得他也觉得胸口一阵阵的发慌抽筋窒息。

    俯下/身,亲吻她的唇瓣,她的唇冰凉,哆嗦,穆云诃鼻子酸涩,不停的亲吻她,本来洛芷珩是安静下来的,按照洛芷珩的性格,她也绝对不会让穆云诃跟着担心,这个时候就算再疼,她也能咬牙忍着,甚至是对穆云诃微笑。

    但是情况突变,原本情绪稳定一些的洛芷珩,忽然剧烈挣扎起来,呼吸渐渐沉重更加嘶哑,沉闷的痛苦呜咽变成了破碎的破碎的尖叫和控制不住的喊疼。她的手脚都在奋力挣扎,想要逃脱什么束缚一般,小脑袋胡乱的在床榻上来回摇晃,一头乌黑长发凌乱的在床褥上酝开成墨,染黑了穆云诃的眸。

    “放开我呀,好疼,疼死我了!你走开,放开我,让我自己摸摸,好疼,疼死我了。”洛芷珩不停挣扎,断断续续的喊疼,她是真的疼,身体在抽筋,脸色几乎瞬间苍白透明,冷汗大颗大颗的往下坠落。

    一更到,还有一更今天,画纱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