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08 后悔也晚了!仿若神魔!
    将军府里的一场大危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到了。

    小王爷最爱的小王妃如今已经昏迷不醒,据说,血流成河也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这个词语用来形容洛芷珩现在的状况虽然夸张和虚构,但洛芷珩一直在源源不断的流血却是真的。若是控制不住这血液的流淌,那么流血而亡也不过是早晚而已。

    整个将军府里瞬间陷入了一场异常诡异恐怖的气氛之中。

    所有和穆云诃洛芷珩相熟的人都来到了将军府里,佟老和佟将军,慕容老将军,慕容纤雪和玉儿,琴圣与棋圣,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

    令人挺诧异的是,孙云筠也来了。这个和洛芷珩算不上至交好友,却在这个时候来到洛芷珩的身边,令人诧异的同时,也不禁感叹孙云筠的义气。

    他们都守着洛芷珩,但是却都进不了洛芷珩的身边,甚至就连看一眼都不行。现在只有火云夫人和毒圣奶娘能近身照顾伺候洛芷珩。

    皇宫之中1cJpP。

    皇上收到消息的时候,只不过比事发晚了一个时辰,这还是皇帝忌惮穆云诃的身份,不敢做的太过于明显,内院和将军府直接事物上插手的人几乎没有,一些不起眼和不重要的位置上的人自然就不能第一时间就得到主人的确切消息。

    皇帝看到上面那几个字,当场打翻了茶杯。惊得一屋子宫人下跪,坐在对面一脸愁容的穆王爷,也被皇上这举动吓了一跳。

    “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穆王爷安耐住自己的忧虑,急忙的问。

    皇上紧紧抓着手中的纸条,狠狠的闭上了眼睛,好半晌才睁开,那混沌的眼睛此刻却一片精光。睿智和运筹帷幄,从来不是一个皇帝缺少的东西。

    皇帝此刻看着穆王爷,目光如炬,声音低沉的反问道:“皇弟,你告诉朕,你觉得占卜神官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穆王爷诧异皇上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他敏感的感觉到这个问题和皇帝手中的纸条有关系,于是谨慎沉吟。

    只听皇帝沉声又道:“你要如实告诉朕,不带任何个人感情的,必须实事求是!”

    这是命令?还是圣旨?

    穆王爷眯眼,却不敢迟疑,道:“传说中神奇的存在,可以拯救一个国家,也可以毁灭一个国家。占卜神官,神的宠儿,从来都是最接近上天的存在,拥有可以预知未来的能力,智慧和威力都是深不可测的。他们是神秘的。这样的人,是每一个国家都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们若然愿意帮助哪个国家,那便……那便是那个国家万年之幸,大福也。”

    穆王爷越说就越是气短,越说就越发的底气不足。他说的明白,想的也清楚,只是做出来的那些个事情,和如今他的这番话做对比的话,你那就是在狠狠的打自己的脸了。他自然没有脸面,觉得颜面无存。

    皇上重重地冷哼一声,一手猛地排在了桌子上,面色铁青的咆哮道:“你明知道!你明明都知道的!可是你看看你这一段时间都做了什么?你在给谁托大?你在和谁顽固不化?你挣得一口气,究竟是为了什么?”

    皇上说道这,已经是猛烈的咳嗽起来了,他本就身体极其不好,这又因为一个突然飞来的大福气而狂喜许久,但这个大福气他还没有把握牢牢的抓住了,就又因为他唯一的亲弟弟而给弄得支离破碎鸡飞狗跳,现在这个大福气随时可能变成大祸患,还是灭国的祸患!

    大喜大悲之间,皇帝久久在其中挣扎纠缠,本就虚弱的身体竟然每况愈下,更加的虚弱和病态了。他是一个国家的皇上啊,他担心他的国家,他着急他的人民,他马上就要死了,他不用担心自己会成为亡国之君。但是呢?下一代君王是他的儿子,他的子民还要继续活下去。难道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子民和子嗣的未来要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吗?

    灾难!若然处理不好和穆云诃之间的关系,那这就是灭顶之灾!!

    军么晚妃用。皇上几乎心力交瘁。就不明白他一向睿智和理智的皇弟,怎么就变成今天这个鲁莽和任性又无情的样子了呢?好好的父子关系,就算穆云诃不对他卑躬屈膝的,难道就不是他的儿子了吗?想要自己的孩子孝敬和尊重自己这个老子,一味的打压和逼迫是绝对不行的。那叫倚老卖老,那叫为老不尊!时间长了,再好的孩子也只会和你离了心淡了情,逐渐疏远和冷酷下来。这不是自毁长城吗?

    而穆王爷对待穆云诃,完全就是这种套路!难改穆云诃现在对穆王爷恨到了骨子里,就算是他,也看不惯穆王爷之前的种种行为了。可是他什么也不能说的过多。谁知道人家父子会不会一夜之后握手言和呢?只可惜,他不说,还是晚了。

    “皇兄!您这是怎么了?别激动,有什么慢慢说!”穆王爷紧张起来,他最敬重和敬爱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小时候哥哥什么都护着他,长大了他自然也要护着哥哥。

    “慢慢说!”皇上几乎目眦欲裂,脑袋嗡嗡的疼,声音都在抽搐一般的道:“皇弟啊,你可知你实实在在的让皇兄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地步了啊?你可知你的个人行为,真的已经影响到了整个穆王朝了?你可知,穆云诃从他身份揭开的那天开始,他就不可能简简单单的是你的儿子。江湖道义,尊者贵者,自然也不是亲情血脉就能说清楚的啊。你怎么能想不明白呢?你把他得罪的那么深,你最最不应该的事动了他最在乎的女人。你可知道,穆云诃真的能为了那个女人而做出任何事情来!”

    皇上最后几乎是咆哮的,是真的太压抑了,一个穆云诃不能让皇帝怎么样,但一个占卜神官,却让皇帝能生能死。他现在也不禁对自己这个一直疼爱呵护的皇弟有了一丝怨恨。

    糊涂,糊涂啊!

    “皇兄,您究竟是怎么了?弟弟不是正在和您说这件事情吗?弟弟已经后悔了,也知道错了。和自己的孩子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呢?之前云诃做过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了。就连那洛芷珩做过的事情,只要她主动和我道个歉,我也可以就此原谅她,以后大家还是一家人,只要他们好好的,我自然还会认他们当我的孩子。”穆王爷蹙眉说道。

    在他看来,他说的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到如今,被步步紧逼,他才知道后悔,也愿意放下和原谅了,但在他看来,他毕竟是个长辈啊,只要那两个晚辈来主动道歉了,那么他自然就愿意原谅他们。

    却不知,他这话一出,皇帝更是连连冷笑,骤然将桌子上的纸条甩在了穆王爷惊愕的脸上,涨红了脸,颤抖的指着穆王爷的鼻子怒声咆哮:“狂妄自大!!你看,你自己看看那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你原谅?你凭什么这么口出狂言的说原谅?你到如今还在托大,你真的要让朕和整个穆王朝一起给你陪葬才甘心是不是!咳咳……”

    在皇帝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中,已经惊愕到极点的穆王爷憋着一口气,捡起了那张飘落的纸条,只见上面清晰写着:洛芷珩命在旦夕,唯恐凶多吉少。

    命在旦夕,凶多吉少,命在旦夕……

    那一瞬间,这两句话八个大字在穆王爷的脑子里拼命的厮杀旋转起来,尖叫着咆哮着,仿佛要将穆王爷给活生生的撕碎了一般的。穆王爷眼前一阵阵的发晕发黑,脚下也是站不稳的,一个踉跄,撞到了桌子角上,尖锐的疼痛从腰椎穿上,他慕然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明明只是几鞭子而已啊,就算是重伤,就算流产了,却也绝对不会有性命之忧啊!怎么会这样的!”穆王爷死死抓着那张纸条,声音都是颤抖的。

    穆云诃有多在乎洛芷珩?那是让穆云诃愿意毫不犹豫拿命去换的女人!是让穆云诃一怒为红颜,斩尽伤她人的存在。他们因为他已经失去了第一个孩子,如今难道真的要因为他,让穆云诃在失去最爱的女人?

    穆云诃是真的爱洛芷珩,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们比他和王妃幸运,早早的就知道了深爱彼此。而他在刚刚懂得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爱人。痛入骨髓,撕心裂肺。

    那样的痛,穆王爷不知道年轻的穆云诃能否承受?更何况穆云诃和洛芷珩是同甘共苦的患难夫妻,是并肩作战的亦师亦友,是海誓山盟的甜蜜恋人。

    若然真的穆云诃失去了洛芷珩,那不用想,穆云诃一定也活不下去了。穆王朝却不是面对即将失去一个保护神的局面,而是灭亡的局面。穆云诃若真的疯狂的不活了,自然也会在不活之前灭了害死他爱妻之人,而穆王朝很有可能被迁怒。

    穆王爷脑子里不自觉的就将一切利害关系想的通透,也终于明白皇上为何如此愤怒了。原来,这一切的错误都源于他的。

    纸条下面还有三行小字,清晰的解释清楚了洛芷珩为何会命在旦夕,穆王爷也是随后看清楚的。血蛊两个字,还有起因,都让穆王爷如遭雷击,无意之中的一个决定,竟然就会害死洛芷珩。

    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报复洛芷珩的块感,还有之前要杀了洛芷珩的那种决心,现在的他只觉得浑身冰凉,一直凉到了心里去。

    滔天大祸,也不过与此。

    “你觉得这该如何是好?”皇上的声音僵硬嘶哑。现在他们只能期盼洛芷珩好好的活着,洛芷珩活着一天,穆云诃就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救治她,从而暂时忘记穆王爷,但是早晚有一天会想起来穆云诃的所作所为的,他这个做哥哥的到时候不能不帮穆王爷,但是帮了,就势必会被卷进来,被穆云诃憎恨。而他这个皇帝,事关整个国家啊。

    穆王爷喉咙发紧,再多的悔恨也都无济于事了,这一刻他才终于放下了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一直努力挺拔的脊背也瞬间弯了下去,瞬间老了十几岁的样子。只听他嘶哑的道:“一人作事一人当,穆云诃要杀要刮我绝不多言,也一定不会连累这个国家和皇兄的。我不让皇兄难做。”

    皇帝瞳孔紧缩,脸色涨紫,咳嗽了好一会才道:“你以为朕是怕自己受到牵连吗?朕疼爱在乎你,更甚对真的亲生骨肉,你不是不知道!不论你做了什么,朕都能为你一力承担,但是这件事情实在是牵连太广了,穆云诃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病榻缠绵的弱子了,今天的他,是一个跺跺脚,都能让我们为之色变的人物。皇弟啊,哥哥劝你,放下自己吧,不要在逞强了,祈祷洛芷珩能安然无恙吧。”

    穆王爷蓦然,满嘴苦涩。

    他们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佟老他们能去,那是将军府的人去送消息了,皇上他们知道了,却不能有任何动作,就算是主动殷勤示好也不行,因为这样就告诉人们,他们派人暗中监视了穆云诃等人,反而会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的破裂紧张。

    可是他们也知道,洛芷珩要能平安度过这一劫,只怕是不太可能,那上面可是清晰的写着呢,小王妃这种病症,貌似无药可就。

    皇宫里也一样是前所未有的死寂默然,空气中无形的就弥漫着一种令人压抑的紧张感。

    将军府后院

    玉儿又一次跳脚,小脸有些惨白的道:“怎么样了?我们还不能进去看姐姐吗?”

    “你别总是走来走去的,看得老子眼睛都要花了。”慕容老将军很暴躁的低喝一声,一把推开了面前不安的走来走去的慕容纤雪。

    “我还着急呢!”慕容纤雪瞪眼,脸上的着急不是假的。

    这里高朋满座,这里众星云集,将军府这个三等贵族的小院落里,此刻在座的都是穆王朝名动之人,就算是军事会谈,战略部署,王朝会议都没这么全乎过。

    “这小王爷是去哪了啊?好一会不见人了啊。”佟老呢喃一声,给站在一旁的佟将军使了个眼色,佟将军立刻离开。

    在这群大人物没注意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几乎僵硬的女孩,自然是孙云筠。她得知洛芷珩命在旦夕纯属巧合。今天是她在等待已久洛芷珩还没有主动上门找她玩之后,她再也忍不住的主动上门找洛芷珩来了。

    可是没成想,竟然听到了洛芷珩命在旦夕的噩耗。当时她几乎被吓傻了,整个人都有一种六神无主的惊慌感。从来没有那么害怕失去过一个人,那时候她恐惧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可是她明明就那么想要哭的。

    她不能离开这里,离开了就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可以潇洒自若的抱着她跳舞的洛公子了。所以在这里她虽然想昂一个透明一样,但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就算暂时不能看见洛芷珩,但是能距离她近一点,哪怕是只能守护在她的门外也好。她在拼命的祈求上天,求老天爷开恩,让洛芷珩能活下来。

    那样肆意张扬又特别的男子,怎么能就这样英年早逝呢?

    院子里是无声的流淌着一种沉重的悲伤,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挥之不去哦从房间里飘出来,刺激着本就已经躁动的人们的神经。

    穆云诃此刻却正在另一个偏僻的院子里,门口有小喜子和小勇子两个人好像门神似的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和进入。

    房间里,地上,穆云诃坐在一个古怪的圆圈上,上面画着极其繁复的纹路,隐隐能看见那个团在发光,浅蓝色的伴随着淡白色的光点,看上去仿若萤火,诡异而美丽。

    穆云诃却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宽大的袍子从里面有风鼓出来,将袍子吹的鼓起来,猎猎作响,胸膛上衣襟已经裂开许多,有几许春/光流露,给这诡异神秘的气氛增添上一抹慵懒与魅惑。

    他的肌肤在那淡蓝色的光辉下几乎透明,却极莹润美丽,长发如墨,海藻一般的在脑后随风摆动。他红唇中呢喃着几许不知名的词语,艰涩难懂,也不是穆王朝的语言。

    简简单单的装束中却将古朴大气和深沉神秘展露/无遗发挥极致。

    穆云诃就像是从上古穿越时空而来的古老先知,他的白色袍子散发睿智光芒和仁慈光辉,他紧闭的眼睛隐藏着智慧和看透沧桑的苍凉。他仿佛快羽化成仙,眨眼间就能随风而去,美丽的不真实。

    只见他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极其漂亮的动作,而后小指点在眉心,再是无名指、中止、食指,最后是大拇指,左手五根手指全在眉心上依次轮番点过,最后拇指固定在眉心深处,他紧闭着双眼,口中低喝一声:“奉神之名义,我卑微祈祷,请仁慈的神让我看见那在远处在虚无在天地万物一切之地的我所寻找之物之人的存在!”

    眨眼之间,他睁开双眼,只是那双墨色瞳孔此刻已经一片炙白,仿若神魔!

    更新来了,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今天画纱实在是累了,我的体力果然还是不如精神力强悍啊,只不过出门一小天而已,我就累的躺在床上不愿意动弹了。今天就这么多吧,明天继续努力,抱歉哈宝贝们,画纱顶着锅盖爬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