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09 灵魂出鞘!震惊的阴谋!(上)
    穆云诃话音刚落,整座房间之内,一片光芒大作,瞬间将这座房间包裹起来,而那在光芒之中的穆云诃,已经被光芒吞噬了一般,在也没有了任何身影。云内府仿房。

    房间之外,整座将军府,乃至上京城里,一片哗然!

    只见有仿若光柱的光芒,骤然之间在一个地方直冲云霄,光柱粗大而华丽刺眼,大片大片的绽放开来,仿若神邸降临前的仪仗,光芒万丈。瞬间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渐渐的覆盖了整座将军府,还在继续向外延伸。

    波澜壮阔的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愣住了,然而就是一个接一个的下跪,大呼神仙,大呼天老爷,很快的,街头巷尾,家家户户,不论什么人,都在这一刻匍匐下跪,想着光芒的方向恳切高呼,惊恐与激动并存,人们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一致的心悦诚服的对谁顶礼膜拜!

    神奇的一幕,轰动了整座上京城,自然也没有落下那巍峨的皇宫。

    老皇帝在宫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到了了望台上,满目惊骇的看着那个方向,看着那片向着皇宫飞快冲来的光华,惊骇欲绝!

    “那是……什么?!”随行而来的穆王爷震惊的口舌打结,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片光幕。

    “是穆云诃,一定是穆云诃!”皇帝的声音惊骇多过于震惊,能弄出来这么神奇诡异一幕的,除了那个与神最接近的人之外,他简直不做他想!但是这样惊世骇俗的一幕,究竟是为什么出现的?

    报复?打压?警告?又或者是……神官的震怒?!

    洛芷珩拿到已经不行了?穆云诃彻底被激怒了?那片恐怖的炙热的光芒,代表了什么?毁灭吗?!

    “快,快!戒备,全城戒备!”皇上惊慌的大吼,但吼完之后,他就是满脸惨白。神官之怒,又岂能是他们凡夫俗子的戒备就能化解的?若然穆云诃今天的动作真的是要灭了他们,那么他们,在劫难逃!

    “噗!”老皇帝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赫然是怒极攻心加心急如焚给激出来的。但是皇帝真的怕了,怕他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王朝,真的会在他的手中毁于一旦!

    “皇上?!”众人大惊失色。连忙扶着皇帝离开,只有穆王爷僵硬的站在原地,愣愣而震惊的看着那片几乎要杀到眼前的光芒。

    穆云诃,真的是穆云诃吗?他真的愤怒到这种地步?而这种强横的光芒,从将军府的方向一路杀过来,覆盖之广泛,简直骇人听闻!穆云诃果然今非昔比了,他这一怒,整座上京城都立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和灾难之中了吗?

    真的是他错了吗?他这个做父亲的人,真的做错了吗?如今,他怎么还能让皇兄跟着受累?让整个穆王朝跟着陪葬?

    看着那一片光芒,穆王爷那双本来模糊的双眼,却觉得看得无比清晰,那封信他看得都那么费尽,要不是皇兄的秘药救了他,只怕他这双眼睛是真的要废了的。但是现在,看着那些光芒,他只觉得自己还不如瞎了的好!看见今天这一切,都是自己作孽带来的,让他怎么能不心如刀绞。悔不当初?

    “来人,备车,本王要出宫!”思绪杂乱,良久良久,穆王爷终于妥协了,她这一次妥协的不仅仅是颜面,还有他作为一个父亲的身份。为了穆王朝,就算是给穆云诃磕头下跪,他也认了!

    穆王爷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好父亲,但却是一个好王爷,他是心系天下的,也许在他看来,他这是大丈夫不拘小节,但却不知道,就是这些小节,让他失去了人生中最宝贵的爱情和亲情。

    而就在整个上京城的全体人民都对这神奇光华顶礼膜拜的时候,身处光芒之中的穆云诃,此刻却已经穿越了虚无的距离,那双眼睛在自己的脑海里不停穿梭,仿若穿越了时空隧道一般,在脑海中快速而迅猛的掠过了无数的人和场景。却一路马不停蹄的继续往前赶。

    翻山越岭之后,终于到达了一座极其奢华的宫殿门外,那一刻,穆云诃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那宫殿之外!

    可是很诡异的,将军府的房间里,穆云诃被光芒包裹住的身体是明明还存在的。

    而那出现在宫殿之外的身影,竟然是穆云诃的魂魄!

    灵魂出鞘,神官大忌!稍有不慎,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这灵魂出鞘,是一个最最快速的找到他想找的人的方法,本来他没想过用这个方法,因为这个方法太过于危险了,自古以来,运用灵魂出鞘的神官,无一不是功力深厚的高龄前辈,也无一不是因为极其重大的事情。而且就算是那些老前辈,用灵魂出鞘,也是危险重重的。

    而穆云诃,显然与那群老前辈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他的功力不如老前辈们深厚,用了灵魂出鞘,就和找死无异。纵然侥幸活下来了,但那后遗症只怕也不是穆云诃能承担的了的。

    穆云诃很珍爱生命,因为他还得和他的阿珩长相厮守,所以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有生命危机。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他最快速找到献皇的唯一办法,这是他在阿珩血流干净而亡之前能救活阿珩的唯一办法!他别无选择,他义无反顾!纵然是魂飞魄散,尸骨无存,只要有一点能让阿珩活下来的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从用摄/魂术得到了鬼皇脑子里的那些消息的时候,穆云诃其实就知道了献皇的所在地,那个时候他是想着要找献皇算账的,但是他必须要等到晚上,其一是因为他知道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不如那些光华。他不想惊动太多人,给人们的心里造成恐慌。第二就是因为他要用的不是这灵魂出鞘 ,而是另一种手段。

    入梦璇玑!

    他本来是想要趁着黑夜,献皇沉睡之际,进入献皇的梦里,那绝对比灵魂出鞘要安全也更有把握的多了。在梦里,他有自信可以轻轻松松的杀了献皇,让献皇死的神不知鬼不觉。

    但是现在他等不了了,阿珩的性命等不了了。

    放弃入梦璇玑,选择了灵魂出鞘,实在是大大的下策!是穆云诃这一生之中做的最最错误也是最最荒唐的选择。但是他依然无怨无悔。

    站在奢华的宫殿之外,这里看不到一个人,但穆云诃却知道这里重兵把守,而且每一个人都身怀不凡功法。但穆云诃却丝毫无惧。站在冰天月底之中的他,衣袍飘荡,周围的冰雪将他的肌肤映衬的越发的苍白透明。

    他现在就是一个鬼魅,没有人能看见他的。他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入宫殿。但穆云诃却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知道,银月国不是世俗,银月国是一个比占卜天宫也就低了那么一点的国家,他们不可能没有感知灵魂的功法和觉悟。

    果不其然,穆云诃才堪堪的往前走了一步,四周的冰雪就忽然有了融化的痕迹,只听在这虚无一般的混沌上空中,悠扬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阁下造访极地冥宫,请问有何贵干?”

    穆云诃薄唇紧抿,冷冷的抬头扫了一眼天际,重重地冷哼一声,只见他身体四周的冰雪便立刻化作利刃,厉鬼一般尖锐嘶叫着向着那天际飞去。

    而利刃却在半空之中骤然停止,下一刻却竟然调转锋利的尖头,朝着穆云诃又飞了回来,可空中那苍老的声音毫无起伏的道:“阁下何必出手伤人?还给你!”

    利刃尖锐落下,下来的速度更快,冷风阵阵,刺痛肌肤。穆云诃负手而立,神色冷然,目光却透着一股能够灼烧燃化一切的火焰,募地一挥手,宽大的白色袍子甩出一阵旋风,将那些利刃全部化解。

    利刃在他面前只差方寸的距离堪堪顿住,而后化作水滴滴滴落下,却在落到一半的时候又都快速的冻结成冰,砸在了穆云诃的脚边。

    这个地方有多寒冷,只这不起眼的一幕就能窥知一二。

    “让琴银献出来!”不同于在身体之中时候的干净好听声音,此刻的穆云诃的声音有种冷透了、一下就能将人的灵魂都冻住的冰寒之感,还有一股王者不容拒绝的威严在其中。

    唰唰唰!

    不知从何处窜出来一个个满身都是白雪冰霜的人,看不见他们的脸,但一个个身体里涌动着的都是不俗的波动和内劲。他们挡在宫殿门前,气势上就是得天独厚的。

    “阁下究竟是谁?请报上名来,老奴自然会为阁下通传。”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却是客气的多了。

    “穆云诃!”穆云诃也毫不避讳的报上名来。

    只这三个字,就让那老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而后声音听不出来喜怒的道:“原来阁下就是遗落人间的神官阁下,真是纠结洋酒样,失敬失敬!”老者又话锋一转,此次明显是带有挑衅与怒意的:“阁下打伤了老奴主人,此番又灵魂前来,难道是真当我们银月国没人了吗?还能让神官阁下打上门来!”

    气氛不对,对方明显在得知穆云诃身份之后要和穆云诃杠上了。穆云诃又岂会害怕?

    “废话少说,要死就来,本官没时间陪你们闲谈。”穆云诃冷厉的道。

    那群人自然是不满意的冲了上来,可穆云诃是发狠的,手段又多,他们哪里能是穆云诃的对手,神官和这群人完全就不是一个地平线的。没几下穆云诃就将那群人给镇/住了,不能动弹。

    “神官阁下果然好手段,竟然用那对付妖魔鬼怪的东西来对付人类躯体,你就不怕天谴落到你头上!”那苍老的声音此刻却是带着一丝丝的惊悸和恼怒。

    “要遭天谴,那也是琴银献先来,她做过什么她自己心里清楚。你也别藏头缩尾的了,你不过是个修炼灵魂功法的人而已,在本官面前托大就不怕被雷劈!”穆云诃一声厉喝,仿若雷霆,百米之内冰雪震颤。

    而那苍老声音也忽然闷哼一声,只见宫殿上方忽然出现了一片血迹,眨眼之间,那上头赫然出现了一个老人,白头白眉白须,正捂着胸口,一脸惊骇的看着穆云诃,他的嘴角还挂着鲜血。

    “阁下果然厉害,纵然你伤了老朽,但只要老朽不死,就不能让你进去!”那老者竟然是被穆云诃一声厉喝震断了一根筋脉,老者是暗暗心惊,却不敢表露,飞身下来,一掌朝着穆云诃打来。

    穆云诃冷冷的看着那飞来的一掌,神色如常丝毫不在乎的模样,在那一掌即将落下在他面前的时候,忽然出手,只听咔嚓一声,穆云诃将老者的手腕给掰断了。并且出手如闪电的在老者的眉心上重重一点,老者立刻就如同憋下去的气球一般萎靡不振,倒地,不知死活。

    “哼,邪门歪道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穆云诃抬脚跨过去,这一次他走的又快又急,他感觉到到此刻这四周是没有人了的。琴银献记住的地方竟然只有这么少的守卫,穆云诃奇怪之后便是讥讽。

    琴银献自大狂傲惯了的,想必她是认为自己这里一个是极难被人找到,在一个是她这里的人都厉害,还有古皇那样一个恐怖的存在,守卫的人多了,凡人显得她小家子气胆子小吧?

    自大又虚伪的女人,这一次就让你吃亏在你的狂傲上。

    进入宫殿,自然是富丽堂皇的,供电很大,穆云诃要用灵魂的心眼去看去查找琴银献的位置。

    当他找到琴银献的时候,发现琴银献竟然在睡觉,这个发现让他一愣,虽然觉得有些不合常理,但是他并没有时间多想了,时间多一点,阿珩生存的希望就多一点,而他的灵魂也就多一点的危险。必须速战速决。

    快速的穿梭在这座巨大的宫殿之中,等他到了琴银献房门前的时候,里面是安静的,他进去,看见的自然就是和世王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一样的绝美倾城,但是琴银献的脸上身上没有世王的大气和肆意,也没有世王风流之下独有的韵味和淡然。琴银献是一个被权力吞噬了灵魂和人性的权利的奴隶,她满身都是势利与算计留下的酸腐和令人作呕的阴暗。这个女人纵然有世王的美丽,却没有世王的魅力!

    就像阿珩和那个洛凝霜,明明是孪生姐妹,但姐姐招人恨的传言之下却是真真切切的惹人喜爱的,而妹妹美名满天飞之下却是污浊和令人厌恶的阴险。

    真真假假,众说纷纭,对与错都是人说的,可是真正的对错却要人去看,而不是道听途说。

    如此一看,世王虽然可恶,却比献皇这个伪女子真性情。阿珩虽然顽劣,却比洛凝霜那个真虚伪可爱真诚太多。

    一步步走进去,穆云诃来到床前的时候,献皇依然没有任何动作,仿佛真的只是睡着了。

    穆云诃剑眉紧蹙,倒是有点摸不准了,看样子是睡着了的人,他甚至都感应不到献皇的真伪,这太怪异了。

    可是穆云诃还是心急了,也顾不得多想的就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献皇的喉咙,手指用力,力量是带着灵魂力量的,自然是不可和肉身上的力量同日而语的。只这一下,就将献皇的喉咙给……捏碎了!!!

    砰地一声,血雾弥漫开来,震惊了穆云诃的眼睛与手掌。

    怎么会这样?!就算他来自灵魂的力量强悍,却也绝对不会将一个人硬生生的捏碎啊!更何况献皇也不是普通人,就算身负重伤,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被人遏制住喉咙。

    不对劲!

    穆云诃猛然惊醒,暗怪自己太大意了,竟然心急出错!这个人不是献皇!

    就在穆云诃猛然惊醒的时候,只觉得身后一阵劲风骤然袭来,他嘴角不可抑制的抽搐一下,整个人立刻向一旁闪去,眼睛都不眨一下。

    砰地一声响,穆云诃之前所在的位置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床木和那个死人的血肉残渣!

    还好闪的快,不然就真的惨了。

    穆云诃连喘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刚刚向一旁闪去,那背后的掌风就阴狠的紧随而至,步步紧逼,绝不退让的阵势。将穆云诃逼得退到了墙角。他不得不弯下腰从另一旁飞快的闪过去。可是那凌厉的掌风落下的时候,还是刮到了穆云诃的身体一下,骤然间尖锐的灵通直达大脑。

    灵魂受伤!

    这一次穆云诃不是柔体受伤,而是灵魂受伤!被伤害的灵魂,是难以修复的。

    穆云诃浑身僵硬,骇然震惊!竟然是专门攻击灵魂的功法?是谁?!

    他终于转身,看见面前的人,赫然是献皇不假!!

    猛然间,穆云诃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献皇这种人,不会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她能坐稳这个等同太子位的皇太女这么多年,自然是有手段有心计的。而这一步步看上去是献皇在打击报复,实际上,这很有可能是献皇的一个巨大的圈套!是一个阴谋!!

    “你的伤好了?”穆云诃咬牙忍痛,冷冷的问。但尽管这样,他的脸色依然是不可控制的苍白下来。

    献皇此刻看上去完好无损的样子,哪里还有那天狼狈逃往时候九死一生的模样?可是这种情况是不对的,被那么严重的攻击过,献皇不应该是好好活着的,最起码重伤的她现在应该也是卧床不起的。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那天穆云诃对献皇造成的伤害……都不存在!!

    只有献皇没有受伤,或者那些伤害对她来说都是无足轻重的,才能解释的了,为何现在献皇能好好站在他面前,甚至是出手攻击他!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女人岂不是太可怕了吗?刚开始的时候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示弱?混淆视听?还是为了长远的目的?如果是最后者,那献皇就不是有心计和恶毒了,而是一个令人恐惧到窒息的存在。

    而献皇此刻却一脸妩媚妖娆的看着穆云诃,娇媚的声音和她成熟的外表很不搭,反而给人一种极诡异的恶寒感:“就你那两下子,本皇承认,确实不俗,但是用来对付本皇,神官阁下,那确实是小儿科的。你真的以为,本皇就那么一点点的小本事吗?还对付不了你这个可以给本皇当孙儿的小毛孩子?咯咯咯……”

    献皇轻佻的目光,娇媚的口吻和极其轻蔑的言辞,毒圣她有力的武器,能轻易的就让一个男人的怒火翻腾,恨不得将她灭了。

    穆云诃心理面同样震惊和暴怒,但他却吃一堑长一智,知道了不能冲动。尤其是和献皇这样可怕的心智歹毒的女人,就更不能冲动了,不然吃亏的必然是他。1cLW9。

    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原来他从一开始就上当了。献皇这个老女人,简直是算无遗漏。将她们所有人,包括她自己的亲妹妹世王都给算计进去了。可是只能说他们这群人愚蠢,被骗了还不知道。

    “你从一开始就欺骗我们,你没有受伤,你一开始的受伤不过是一个陷阱,你在给我们假象,一个你不行了,一个你不是我们对手的假象。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对你放松警惕?又或者你的目的是想让我们对你不再追究?”穆云诃咬牙道。

    “你以为本皇会怕你们的追究吗?不过你又一句话是说对了,本皇是怕占卜天宫追究呢。本皇只是想让你一个人放松警惕而已!占卜神官,你知道本皇知道你存在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献皇忽然目光迷离起来,鲜嫩的手指抚摸着红唇,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目光里,有令人心惊的……占有欲!!

    “本皇的丈夫,就应该是那独一无二的存在,就应该是受天下人敬仰膜拜的存在!这普天之下,真的没有一个男人能够配得上我呀,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来有多寂寞和孤独吗?看着世王那丫头左拥右抱,享尽人间艳福,本皇不是不嫉妒的,但是本皇就是看不上世王那有个人都能爱的性格。”

    “本皇是这世间仅有的未来女皇,是高贵和权倾天下的象征,哪有男人能配得上我呢?他们就算有美丽的躯体,却也没有强悍的灵魂,有显赫的家世,却没有能让我心动的力量。没有一个完美的让本皇怦然心动的男人,没有。而我,是财富、智慧、美丽、力量的完美结合体!这样的我,又怎么能屈尊降贵的和一般男子结成连理?”

    献皇说着,目光越发的痴迷看着穆云诃,声音都软了,呢喃着令人头皮发麻的疯狂话语:“本皇以为这辈子,本皇就要孤独终老了呢,本皇宁愿孤独终老,也不会如世王那边将就!可是苍天带我不薄,你出现了!你知道 本皇在天下第一才人大会上看见你为洛芷珩挺身而出,露出你容颜的那一刹那,本皇的感觉吗?是心动,是控制不住的怦然心动!本皇从来没有过的强烈的感觉,强烈到本王有种为了得到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强烈欲/望!!”

    穆云诃全身冷冽且疏离,并没有因为一个完确实优越的女人的倾慕而感到喜悦和满足,反而是有一种骨子里发出来的恶心感与厌恶。他是心惊的,同时也是慌乱的。

    “你的容颜俊美,可以说是天下之间无人能比。你的身体和气势也足以让我为之倾慕。可是如果是这样,本皇是不会真的有想要得到你的举动的,可是你接下来揭开的身份,却让本皇再也没有丝毫犹豫哦势要将你得到手!”

    “占卜神官,老天,这普天之下,还有什么能比占卜神官更配得上我这个未来女皇的呢?穆云诃,你是上苍安排给我的男人,这是我们之间的缘分,我们应该是天生一对,是绝配。你认为呢?”献皇笑容妖娆,婀娜的身段没有了那华贵的服装的遮盖,此刻清晰的暴/露在眼前,又有故意搔/首弄姿下的勾魂,自然是风情无限。而献皇眼中露骨的爱意,也清晰的令人头皮发麻!

    穆云诃除了震惊,就是惊悚了!他竟然被一个老女人看上了,这得是他上辈子,上上辈子,做了多大的孽啊!

    “你自己也说你的年龄都能做本官的奶奶了,奶奶看上孙子辈的人,你不觉得羞耻和龌龊吗!”穆云诃讥讽呵斥道。

    献皇妩媚一笑,恬不知耻的道:“龌龊?只要能得到你,龌龊算什么?谁敢阻碍本皇得到想要的,本皇会毫不犹豫的,灭了她!包括洛芷珩!”

    穆云诃神色骤然凶残:“所以从最开始你的受伤逃跑到阿珩病危,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是你算计好的?!”

    献皇笑声娇嗲而森冷:“怎么样?本皇为了你煞费苦心,你可是有感动本皇对你的情意呢?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月票今天翻倍啦,一张变两张,宝贝们用力砸啊,月票越多加更越多啦,月票530加更,月票830加更,以此类推哦,虎摸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