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14 解蛊!寄生!
    这一刻的穆云诃是绝望的。因为他生龙活虎聪明可爱的阿珩,此刻像一尊玉娃娃似的躺在血泊里。美丽的惊人,但同样也可怕的惊心。她越来越苍白,好像很快就会彻底的消失一般,那感觉让人抓不住摸不着的心理面发慌酸痛。

    穆云诃也顾不得颜面和其他了,抓着洛芷珩的手声音里都有了哽咽,急红了的眼睛里只有洛芷珩,还有那涌出来的泪。

    他穆云诃真的是一个穷人了,他还有什么呢?母亲死了,姐姐死了,父亲本来是那么强烈的恨着的,但现在似乎在继续痛恨下去,可悲可笑的就是自己了。健康和生命回来了有什么用呢?他如今只剩下的一个洛芷珩,也好像快要抓不住了。

    一他消尊同。真的,真的觉得好难受。一种快要窒息般的感觉充斥着自己,让他仿佛溺水的人,没有什么浮萍和救命稻草给他抓住,他能抓住的,就只是洛芷珩这冰冷的苍白透明的手。

    那么心疼和在乎穆云诃的洛芷珩,这一刻却没能睁开眼睛看看他,也不能再安慰穆云诃了。

    这一幕,看得别人都跟着心酸和难过。

    毒圣虽然不喜欢洛芷珩,觉得这丫头太不好对付和古灵精怪,还总是捉弄和折磨他,但是毕竟是情意不一样的关系,而且这生离死别的,总是让人伤感。所以众人都沉浸在无力挽回的悲痛之中的时候,只有毒圣还有理智,他看了眼火云夫人手中的那个盒子,穆云诃给的,就就对不会是什么一般的东西。

    一把夺过来打开,研究了几下,而后眼睛慕然瞪得大大的,惊疑不定的道:“我说,你能先不那么悲痛欲绝了么?这究竟是什么玩意?你从来弄来的啊?”

    毒圣见喊了一声穆云诃还没有反应,便忍不住的踹了穆云诃的小腿一下,喊道:“说话啊,还想不想救洛芷珩了啊?”

    穆云诃浑身一震,猛地回头,那张脸那双眼可真的把人给吓得够呛,太吓人了。他双眼落到盒子上,终于想起了解药的事情。绝望的心情终于涌起了一丝丝的希望,几乎是粗鲁蛮横的一把将盒子抢过来,哆哆嗦嗦的拿出来一粒药丸放在了洛芷珩的胸口上。

    最先流血的地方就是血蛊进入的地方,解药也只能放在这个地方,否则无效。

    穆云诃很小心翼翼,他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放错了地方,浪费了一颗药丸或者耽误了救洛芷珩的时间,都是穆云诃所不想的。

    “阁下,这是什么?”火云夫人很警惕,想阻拦却不敢大胆开口,现在的穆云诃太可怕了,满身都充斥着一种即将爆/发的危险感,但她不开口又怕穆云诃弄来的东西不是会害了洛芷珩。

    “解药。”穆云诃嘶哑的嗓音里有浓浓的疲倦和伤痛。

    他一句平淡无比的话,却让火云夫人瞪圆了眼睛。

    解药?!这么快就拿到了解药?不可能!献皇研制出来的东西,都是诡异和狠戾的,就算有解药那也不会只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几个药丸,而且哪里可能让人这么轻易的就拿到解药呢?献皇那种人最是阴狠大夫和玩弄计谋不过的阴险之人了。而且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献皇拿到解药,这不是太不现实了吗?

    显然,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是火云夫人一个,就连毒圣也蹙眉沉思,而奶娘早就按耐不住的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穆云诃的手臂哽咽又焦急的道:“小王爷你冷静一点。不能乱给小主人用药的,献皇研究出来的担心,万一有个闪失差池,咱们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啊。”

    “是啊,小王爷这药是从哪里弄来的啊?不然先给我检查一下可好?毕竟小王妃现在不能在经受任何的波折和磨难了,还是警惕一点好的。”火云夫人很担心这药是穆云诃弄来自欺欺人的。她不是不相信穆云诃有能力弄来解药,而是不相信穆云诃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弄来解药,因为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对,先让我们要就一下吧,我也感觉这个药有问题,若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个药应该是一种剧毒。又怎么能是解药?你现在将药丸直接放到了洛芷珩的伤口上,就等于是那些药的毒性也直接的进入了洛芷珩的身体里,别搞不好没有救成洛芷珩,反而害了她。”毒圣是毒药方面的权威,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有分量的,也让人更加的惊慌穆云诃手中那莫名其妙的药丸了。

    “小王爷!求您了,不能这么冒失的给小主人用药,不能啊。”奶娘心急,生怕洛芷珩真的有什么不测,着急之下也顾不得礼仪了,扑上去就要将那些药丸给打下来。

    “放肆!”眼看着奶娘的手都碰到药丸了,险些就要打下来,穆云诃一声怒吼,强大的力量将奶娘的身体给震出去老远,穆云诃的表情却还是狰狞的,阴狠的目光扫过屋子里的众人:“若是耽误了救治阿珩,你赔得起吗?你们赔得起吗?”

    众人沉默,还是毒圣不怕死的冷哼道:“耽误?你这所谓的解药要是不弄清楚了,那就不是耽误救治洛芷珩,而是直接害死洛芷珩了!小王爷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难道小王爷也懦弱的开始自欺欺人了吗?”1cUpD。

    “本官心里有数。”穆云诃垂下眼眸,冷冷的说了一句,而后再次拿起一颗解药放在了洛芷珩受伤的伤口上。

    等了一会,大家都着急死了,洛芷珩还在不停的流血,那张小脸上真的快要透明了,连眉头都几乎要看不出来的感觉。所有人的心都跟着缩紧成一团。不错眼珠的看着穆云诃的举动,虽然一个个都很心急,但谁也不敢在多说什么了。

    这里面最最不会害洛芷珩的人,就是穆云诃了。语气束手无策,还不如放手一搏。相信穆云诃也许是对的。

    穆云诃陆陆续续的往上面放了五颗解药,这是按照琴银献说的蛊虫的数量放的,穆云诃不敢多放,怕会影响洛芷珩的身体,但也很是紧张,就怕琴银献说谎,到时候放少了反而不能斩草除根。又担心万一蛊虫更多,解药不够怎么办?

    就在穆云诃万分纠结的时候,让人惊喜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个红彤彤的有无名指长短粗细的东西从洛芷珩的伤口里缓慢的爬了出来。

    那东西一露头,就让所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全身汗毛倒立,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究竟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大的个?还是从洛芷珩身体里爬出来的?最最可怕的是,这么大的东西究竟是怎么进入洛芷珩身体的?难道让洛芷珩流血不止的病因,就是这几个大虫子?血蛊?

    看着那红彤彤的虫子一点一点的爬出来,然后爬到了一颗红药丸上,慢慢的将那药丸吃了,然后虫子炸开碎裂,血雾喷洒,众人只觉得心都惊悚的紧缩起来。

    然而这还没完呢,只见一只又一只的血色胖虫子,从洛芷珩的伤口里爬出来。鞭伤虽然粗长,但却不如这些虫子不停的践踏,很快伤口就被挣开的更深更大了,流血自然也就更多了。但没有人这个时候上去找不痛快,大家都清楚,只有洛芷珩身体里的这些可怕的虫子都出来了,洛芷珩才能好起来。

    火云夫人和毒圣对这些虫子和药丸相当感兴趣了,不错眼珠的看着那些虫子爬出来,吃药,然后在炸开了身体,害人致命的东西,竟然就这么死了。

    当五只血蛊都被解药吸引出来之后,穆云诃苍白狰狞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但还是紧绷的,对或火云夫人道:“快来检查一下,赶快给阿珩包扎止血。”

    火云夫人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诊脉,脸上表情从凝重到露出一丝喜色,好久才放下洛芷珩的手道:“阁下,小王妃脉象终于平稳下来了,之前的那些阻碍都不见了,只不过现在太虚弱了,还流了那么多的血,这可是要好好补养的,我先帮小王妃止血。”

    火云夫人的话让人们精神一震,穆云诃自然也终于大石头落地了一般的松了口气。紧张的看着火云夫人给洛芷珩上止血药,直到鲜血终于被止住了,嘴角眼底还来不及用上欢喜和笑意呢,就被洛芷珩胸口上新缠上两全的白绷带上渐渐浸湿的血红色给打了个浑身摇晃。

    “怎么又出血了?!”奶娘的惊呼有些气息不稳,在黄昏中显得格外凄凉。

    火云夫人也是大惊失色,连忙再次把脉,这一下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变幻莫测,分外惊慌,不可置信的道:“不可能啊,这不可能啊!怎么会这么快?怎么还有?”

    “究竟是怎么回事!”穆云诃气沉如山,目光阴霾。

    火云夫人头皮发麻的道:“小王妃的身体里又出现了阻碍,虽然还不强烈,但是,但是却正在激烈起来,若我推断不错,只怕是刚刚那几只血蛊在小王妃的体内的时候,交/配成功了,这些是新生并且快速成长起来的血蛊。”

    穆云诃面无人色:“这里还剩下四颗解药……”够不够?后面几个字,穆云诃却怎么也问不出口了,是没了勇气,也是真的绝望了。

    更新到了,今天晚了,画纱晚上九点多才到家,临时有场子不去说不过去了,抱歉,画纱回来已经很晚了也很累了,我今天只能尽力这么多了,明天再继续努力吧,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