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15 突然降临,痛下杀脚!
    火云夫人脸色也是非常难看,她也看到了穆云诃手中的剩余四颗药丸,僵硬的解释道:“现在还不能确定里面有几只蛊虫,而且就算解药够用,我们也不知道这解药应该放在哪里的。看得出来,阁下刚刚安放解药的地方是放在伤口外面的,蛊虫从哪里进入就从哪里将其引出来。但是这寄生在体内的蛊虫,却不是那么好引出来的,毕竟我们不知道究竟哪里是寄生蛊虫出现的地方,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出现更大的问题,解药没用还浪费了,小王妃更危险。”

    “那怎么办?”穆云诃的声音起伏不定,却因为着急而渐渐的冷了下来。

    “只有一种办法了。之前那批蛊虫是从这个伤口进入的,它们就不会在其他地方产卵,只要顺着这个地方一样的途径,将解药送进去就好,吃了解药的蛊虫会在里面直接破碎,这样我们就能救小王妃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小王妃的身体究竟有几只寄生蛊?”火云夫人凝重的道。

    这个问题也是让穆云诃紧张的问题。

    毒圣却忽然道:“其实也不用紧张,只要你能想办法控制住洛芷珩的性命,让她在最大限度里面活着,我想我倒是可以研究一下那个药丸,我知道这是一种已经消失很久的毒药,是剧毒,也许我能研究出来里面的成分。若是这样,我就可以大量的制造这种毒药,到时候洛芷珩身体里有多少蛊虫咱们也不怕了。”云她得到剩。

    “可以这样?”穆云诃惊喜的转过头来,简直是柳暗花明。

    毒圣挺叛逆的性格,此刻也说不出来太打击人的话,只是大实话的说:“应该是可以,单位不确定自己能否在洛芷珩还活着之前研究出来这毒药,就算研究出来了,也不知道能否赶得上她活着的时候研制出来。”

    “有一线希望本官也不能放弃,这解药只能给你一颗研究,你可有把握?”穆云诃就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将最后的希望全部放在了毒圣身上。

    毒圣一下子有种任重而道远的责任感,脸色沉重的缓缓点头:“我只能说我会尽全力。”

    接过解药,毒圣就在门外重兵的保护下快速离开去研究解药了。

    穆云诃用内力将两颗解药送进了洛芷珩的体内,从那个伤口处往里面一点一点的推,但是血液是热的,药丸是大的,尽管有之前那些虫子开道,送进去药丸的过程还是艰难的。因为穆云诃还要保证洛芷珩的身体状况不会出现什么其他状况。而此刻的穆云诃,是个快要心力交瘁的人。

    他也病了,还是重伤。

    灵魂上的痛苦,好像严重灼伤一般,他疼得浑身打颤,情况十分不妙,但他却不能放下洛芷珩不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里的人胆战心惊,屋外的人度日如年。

    两颗药丸在送到一半的时候,穆云诃忽然感觉到了阻碍,他不敢再动,而后就看见洛芷珩的胸口上方,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包,指甲大小的样子,在一鼓一鼓的起伏着,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正在缓慢而持续的向着伤口处移动。

    “应该就是蛊虫没错了!没想到才这么一会就张的这么大了。”火云夫人震惊的道。

    穆云诃薄唇紧抿,下巴紧绷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个移动的小包。

    然后小包不动弹了,紧接着只听洛芷珩昏迷中还闷哼一声,她的胸口上忽然鼓起一个大包,然后迅速消失,有大量的血液顺着伤口处涌了出来。

    “不要慌张,应该是那个蛊虫爆裂的原因。”见穆云诃紧张的站起来,火云夫人连忙那个说道。

    “就一只蛊虫吗?本官没看见第二个移动的东西,你看见了吗?”穆云诃现在只关心里面是不是还有蛊虫,现在里面还有一颗解药,穆云诃只期盼着里面最好一只虫子也没有了,这样阿珩就不用受那么多的罪了。

    可是希望总是过于理想,现实却是极其残酷的。

    穆云诃话音刚落下没眨眼的功夫,就看见又一个鼓包的东西开始出现移动,而后面,显然是还有一个鼓包也在跟着移动,都在朝着洛芷珩的伤口方向来,那一颗解药就卡在洛芷珩伤口里面的不远处。

    穆云诃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两只蛊虫!竟然还有两只!可是他放进去的解药却只有一颗了,不算毒圣拿走的一颗,还有一颗在手里,用完了就真的没有了,如果阿珩身体里的蛊虫多过解药,怎么办?

    火云夫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忽然她惊呼道:“阁下!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可行吗?既然这解药能吸引的蛊虫往外来,那我们能不能利用这解药的味道,将里面的蛊虫都吸引出来呢?等这些小虫子都出来了,我们抓住它们直接弄死!这样就暂时不用担心解药问题了,还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里面的虫子都能出来,以此来保住小王妃的性命?”

    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不愧是可以媲美神医的医者,这般下来,倒是真的是个天大的好主意!

    穆云诃眼睛猛地明亮,毫不迟疑的运用奇怪功法将里面的解药往外面吸扯,但是没一会就动不了了。

    洛芷珩出现了不好的反应,人开始抽搐起来,并且痛苦的开始呻/吟,有更多的血液控制不住的往外流淌,穆云诃被迫停下手,面色凝重。

    火云夫人连忙安慰道:“不要紧,不是还有一颗解药吗?一会用那颗解药引诱蛊虫,这里面的一颗就直接杀死一只蛊虫也好啊。”

    “也只能这样了。”穆云诃攥紧了盒子,将全部希望都放在这最后一颗解药之上了。

    洛芷珩身体里的另一只蛊虫又一次爆裂死掉,然后就看见之前后面的那个小包开始往回返,向着洛芷珩的脑子方向移动。穆云诃连忙将解药拿出来放在了洛芷珩的伤口上,过了一会,那个鼓包又开始往回返,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穆云诃惊喜极了,已经准备好捉拿并且杀了那蛊虫了。可是下一刻,就有更多的鼓包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了洛芷珩那几乎透明的皮肤之上。

    一个,二个,三个……六个,七个……

    越来越多,直到第十三个的时候,才没有继续出现鼓包,这些鼓包几乎连成了一条线,此起彼伏的向着伤口移动而来。

    穆云诃浑身僵硬,满身寒气能化为最锋利的利器杀死人。

    这么多的蛊虫,他却没有这么多的解药,还不知道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蛊虫,穆云诃现在只觉得快要疯了。

    屏住呼吸,等着杀了一只又一只的该死虫子。终于,第一次被吸引出来的蛊虫露头了,鲜血淋漓的个头足有小手指那么大。只是在洛芷珩的身体里游荡了一会,就变得这么大,果然是吸血怪物!

    穆云诃出手快准狠,抓足了一只立刻扔在了地上,想要一脚踩死。可是这一脚下去了,不仅没有踩死,反而如同踩在了一块铁疙瘩上一般,脚底板整个麻木了,连痛觉都省略了。

    穆云诃大骇:“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看上去那么软乎的东西,遇见了解药还会立刻破碎,怎么却踩不碎?

    “这就是献皇研究这东西的高明之处了,只怕这东西除了解药能彻底杀死之外,其他东西是弄不死的。”火云夫人也感到心惊,同时也为献皇的手段可怕,心思歹毒而感到不可思议。究竟得恶劣的人,才能研究出来这么邪门的东西害人呢?

    穆云诃冷喝道:“那个盒子来!”

    奶娘立刻找了个密封性好的首饰盒给穆云诃,穆云诃将虫子装进盒子里,以后再处理。

    然后一只接着一只的虫子个头都差不多的从洛芷珩的伤口里爬出来,穆云诃快速的将虫子抓进盒子里,不让那些虫子接触到解药。等抓到底十一只的时候,穆云诃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了一丝丝的希望轻松。

    还有两只了,再有两只就能将虫子都吸引出来,阿珩就能没事了。按照火云夫人的推测,这么长时间后面还没有鼓起来虫子的踪迹,那就很可能是没有虫子了,如此说来,阿珩很快就能脱离危险了。

    最后两只虫子是很慢的,穆云诃心急的等待,在他刚看见虫子的头的时候,就立刻伸手去抓,他也是乏力了,手一抖一滑,反而让那虫子滑进去了一点,穆云诃懊恼的低咒,只能继续等虫子自己出来。好不容易虫子出来了,穆云诃等着确定能抓住的时候,一举出手,终于将倒数第二只蛊虫而抓住。

    还有一只!

    这可真是个令人精神大振的好消息!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只听外面忽然响起了惊呼和呵斥声,眨眼间门外一片混乱。但这一切都不能干/扰到穆云诃。他专心致志的等待虫子的露头。可是外面的突发状况却不允许他继续这么安静的等待。

    噼里啪啦一阵巨响声中,房间的窗户和砖瓦都破了,有巨大的重力从外面冲击进来,瓦砾纷纷掉落,房间里瞬间尘土飞扬,狼藉不堪。

    穆云诃一惊,连忙用身体护住洛芷珩,并且警惕的向后看去,一眼就看见那从天而降满身的金光之人,正从破开了一个大洞的房顶上缓缓落下。

    “伤我献儿,拿命来吧!”幽冷的话语中夹带着令人惊恐的怒火,威严伴随着凌厉的无处可逃的强大杀气铺天盖地而来。

    是银月女皇陛!!

    穆云诃猛地抱起了洛芷珩,想另一个方向快速的闪开,那一掌落在了床上,大床瞬间四分五裂开来,渣滓在空气中凌乱飞扬。

    穆云诃抱着洛芷珩刚刚站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面,怀里的小身子绵软而虚脱,不谙世事的模样,昏迷中还紧蹙眉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大动作而难过的呻/吟,穆云诃觉得胸口紧贴的地方有温热和湿润在快速的淹没他。淹没了他的胸口,淹没了他的心。

    那是洛芷珩正在不可控制往外流淌的血液!

    穆云诃红了眼睛,死死护住洛芷珩,怒视女皇:“女皇大驾光临实在有失远迎,但这等见面大礼,我穆云诃还真是受之有愧!还请女皇将这份礼收回去,带着你的大礼离开吧,不然本官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给女皇陛下还礼了!”

    “穆云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我献儿如此之重!你废了献儿!今日这大礼你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甚至,朕还要给你一份更大的礼呢!”女皇落地,霍然转身,那一身金装,满身华丽和威严,瞬间让这凌乱的房间有种诡异的不协调感。

    女皇阴狠的看着穆云诃,恨不能将穆云诃立刻碎尸万段了。琴银献的伤,就连女皇看了都心惊不已,足以见证这伤有多么严重了。琴银献是她的女儿,是国家未来的继承人,是银月国的体面和威严,哪里是能触犯的?

    纵然琴银献有不对和不好的地方,纵然她也不是特别爱这个孩子,但是她的孩子,再不好,那也不能让人给废成这样!这样的琴银献以后还能干什么?就算她千方百计的将琴银献给医治好了,救活了,但也不能改变琴银献将会是个独耳聋,瘸子的怪物了!

    穆云诃这一次不仅是个人恩怨了,而是将银月国的脸面都给狠狠的打了。女皇陛下的怒火不旺盛也才奇怪呢。

    “哈,女皇陛下何须如此盛怒?若不是琴银献那混蛋莫名其妙的来招惹我们,来伤害我阿珩,本官又怎会针对于他?琴银献前日所作所为换来了今日的所有下场,那是她咎由自取,只能怪她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别人!”穆云诃怒声道。

    继而又道:“更何况琴银献先伤人,本官报仇,没有杀她,她就应该暗自庆幸了!女皇陛下如今如此兴师动众大张旗鼓的打上门来,该不会是认为我穆云诃怕了你银月国吧?还是你以为你女皇陛下的威严能镇/压住我堂堂占卜神官?”

    女皇陛下自然没有想到穆云诃说话如此硬气 ,也没有想到自己打上门来了,穆云诃还能这般镇定自若。穆云诃的话确实让女皇陛下的火气有那么一丝的熄灭,但那又如何?今天不收拾了穆云诃,她这女皇也真是做的太窝囊了。

    “好一个厉害的占卜神官,你这是在用你神官的身份和朕挑衅,还是要将你身后的占卜天宫拿出来,与朕对抗?你要用你的背景和朕叫板吗!”女皇厉喝道,气势逼人。

    穆云诃冷笑,毫不客气的道:“女皇陛下也太看得起你银月国了。纵然银月国是凌驾于其他国家至上的国土,但在占卜天宫看来,也就不过如此,女皇陛下还是不要太妄自尊大了,说不定哪一天,被灭的就是你银月国!”

    “放肆!穆云诃你太放肆了!朕今日要是放过你,那朕就该自刎谢罪了!”女皇陛下被穆云诃彻底激怒,扬手一巴掌狠狠打过去。

    银月国的女人是君王,那功夫又都是出神入化般的厉害,从献皇世王就能看出来他们的了不起,更何况是那两个人的母亲呢?

    穆云诃本就灵魂受伤,此刻身体还不是能特别协调呢,还有怀里这死也不能放开的甜蜜小累赘,更是两面受敌压力巨大。

    他一面抱着洛芷珩躲闪,一面还击,但还击却不如全身时期的他。完全不能击中女皇。反而是女皇陛下招招凌厉狠辣,不放过穆云诃的姿态,乘胜追击,咬死不放。

    房间里其他人已经傻眼了,奶娘就那么愣愣的看着那突然从天而降的女皇,那记忆中永远不能忘的一个人,本以为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在见到了的,却没想到就这么突兀和突然的出现在了眼前。

    而且这些女皇陛下竟然还要杀了小王爷?!

    女皇陛下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了吗?当年对主人和皇后不管不问,皇后惨死,就等于是女皇陛下默认了的,主人流落民间,自然也不是那么如意的。可是女皇陛下也一样是不管不问。倘若女皇陛下当年后悔了,哪怕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歉意和慈爱,就一定能有办法找到主人的。

    但是没有!什么也没有!就好像主人真的已经死了一般,沉寂了多年不闻不问,那就一直不要出现啊,为什么还要出现?出现了,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奶娘浑身僵硬,脑子里乱哄哄的,除了恨就是恨!她早就应该知道的,早就想到了的。不能让女皇陛下知道小主人的存在,不然小主人就危险了。哪里能想到女皇陛下竟然还禽兽来杀小主人!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能至于女皇陛下做的这么绝情?

    杀穆云诃,下一个要杀的不就是小主人了?杀了穆云诃,不就等于是间接的杀了小主人?

    奶娘完全傻眼了,愤恨与怒火让她红了眼睛,却完全僵硬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而另一旁火云夫人也是反映了过来,大惊失色的叫道:“陛下!陛下喜怒啊!那是占卜神官,陛下不可如此不冷静啊,陛下!”

    火云夫人是女皇的御用大夫,和女皇的关系自然是熟悉的,更因为世王对洛芷珩那种无法言说的喜爱,火云夫人心里总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总之女皇和洛芷珩穆云诃不应该是这种见面就要你死我活的场面吧?最起码,看在世王的面子上,女皇陛下也不应该如此对待晚辈。更何况常年不出山的女皇,凭什么和穆云诃有如此深仇大恨似的呢?

    火云夫人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大喊道:“陛下,你就能可否是因为献皇受伤一事迁怒神官阁下啊?您误会了,这件事情真的不怨阁下啊,是献皇殿下她的错,世王殿下是可以作证的。”

    女皇一掌没能打中逃得飞快的穆云诃,听了火云夫人的话,更是怒火中烧,竟然停住了一下,回头怒喝道:“火云!你究竟是谁的人?是朕的,还是这穆云诃的?竟然向着外人说话!若献儿只是无足轻重的伤,朕会如此追究吗?这穆云诃毁了献儿!你最好给朕闭嘴,还有琴银世,让她立刻滚出来见朕!”

    火云夫人大惊失色的看着女皇,这是女皇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发火如此之大。她到底是女皇的臣子,不敢再反驳什么。

    穆云诃抱紧了洛芷珩,刚缓口气,便看见洛芷珩一张小脸几乎皱成一团,他吓得连忙去看他的胸口,那最后一只蛊虫已经到了伤口边缘了,马上就能出来了,药丸黏在伤口外的血液上,穆云诃满心的着急。

    这样关键的时刻,竟然遇上了女皇这个疯女人!只差最后一点了,阿珩就能脱离危险,穆云诃不敢冒险,只能立刻退开。

    他抱着洛芷珩就往外面冲,外面的人进不来,只因为女皇是带人来的,有人拦住了佟老他们的步伐。

    “想跑!你跑不掉的!”女皇看出了穆云诃的意图,冷哼一声,身影极快的追了上去。

    穆云诃感觉到身后那眨眼间跟上来的人,无奈之下只能一个侧身一掌劈过去。

    可女皇是全盛时期,自然厉害的很,不仅轻松躲开了这一掌,还对着穆云诃怀里的洛芷珩一掌打了过去,阴森森的声音在穆云诃耳朵里嗡嗡作响:“这就是你要救活的人?既然这么在乎她,那就让她给朕的献儿赎罪好了!”

    “不要!!”奶娘的声音,在这一刻突兀且歇斯底里惊骇欲绝!

    穆云诃瞳孔紧缩,真的就那么慢了一丁点,那一掌就落在了洛芷珩的肩膀之上,当穆云诃抱着洛芷珩彻底退开的时候,洛芷珩的肩膀上几乎血肉模糊。

    “我杀了你!!”穆云诃红了眼,一声咆哮震耳欲聋,声势浩大的向着女皇汹涌而去。

    女皇也不禁面色一变,竟没想到到了这一步还是没能将穆云诃逼得山穷水尽,竟然还有后招。那股气太狠太霸道,纵然是女皇也不敢与之强硬碰撞,面色微微骇然,急速后退。

    穆云诃却在这个当口抱着洛芷珩快速的离开了房间,在检查洛芷珩的时候,她已经睁开了眼睛,一张小脸湿漉漉的,双眼无神的看着穆云诃,就好像,就好像看不见面前之人一般。

    “云诃?”虚弱至极的声音,不确定的呢喃。

    那不是洛芷珩!那不应该是洛芷珩的声音!

    他嚣张跋扈精力充沛活力四射的阿珩,不应该是这样的!1cXdk。

    “我在,我在这。阿珩,很快就会没事了,你相信我,再坚持一下。”急切的话一遍一遍的说,不知道是在安抚洛芷珩,还是在安慰自己。穆云诃刚刚躲开了致命位置,女皇那一掌不能让洛芷珩死,但那蛊虫……

    他慌忙的看下去,期待蛊虫已经出来,他就可以将最后一只蛊虫给拿出来了,但是这一看之下穆云诃的脸色难看的仿若阎王。

    解药呢?那颗解药呢?!蛊虫没有出来,因为解药没有了,穆云诃绝望的看见那个本来快要到达伤口处来的蛊虫,再一次的向里面爬去。

    穆云诃惊慌失措的四处寻找,目光在凌乱的看着四周,终于从他刚刚跑出来的门口里面看见了那颗小小的红药丸。

    他疯了一样的冲过去想要拿回来,可是女皇却站在了门口,同样也看到了那颗药丸……

    穆云诃的动作嘎然而止,门里门外只有几步之遥,他阴冷的看着女皇,女皇也狠戾的看着他,两个人之间有一种冷气流在流淌碰撞。

    “这么在乎这药丸?可是给你那爱妻救命的良药?”女皇冷冷的笑,笑声令人不寒而栗。

    “女皇陛下!求您不要,那药丸就剩下一颗了,是洛芷珩的救命药!世王不能让洛芷珩死,您就看在世王的面子上,给洛芷珩一条活路吧!”火云夫人急忙开口,也顾不得性命了,跪下磕头恳求。

    “最后一颗?”女皇狞笑,毁的就是穆云诃的希望!

    穆云诃已经能想到她想做什么了,心口紧缩,着急是必然的,可是他却不敢表现的太过,被看出来了就更会当作是软肋来攻击。可是穆云诃还是急得额头冒汗,红着眼睛狰狞着容颜,看上去极其可怕。

    女皇自然不怕穆云诃这样,那穿着金色靴子的脚,在穆云诃越来越紧缩的瞳孔中缓缓抬起,落在那颗渺小的却能救活洛芷珩的药丸上,问穆云诃:“你让朕的献儿那么痛苦,朕自然也要让你品尝比那还要痛苦千百万被的痛和苦!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阿珩,去死吧!”

    话落,脚落!

    小小的药丸,瞬间夷为粉末!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