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17 保住性命!
    每个人的一生之中,总会有一段刻骨铭心,爱情,亲情,友情。也总会有一段让自己为之遗憾的事情。有种遗憾是倾尽自己平生所有,都无法挽回的。

    女皇陛下也同样有这样的遗憾。她这辈子在最得意的时候爱上了一个男人,却也在最无知的时候伤害了那个男人。等到她幡然醒悟的时候,得到的是那个男人遍体鳞伤的尸体。还有他们唯一的女儿下落不明的消息。

    天崩地裂,晴天霹雳,就是这种感觉。

    银月国的女皇个顶个的桀骜洒脱,并且都是十足的野心家。他们藐视人间凡尘,自认自己的国度是仙境,自认能够凌驾于一切凡尘俗世之上,天生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狂傲之态。

    可是他们忘记了,银月国,也不过就是一个比其他国家强大一些的国家而已。他们只不过是一个世外桃源,远离了战乱和天灾人祸。他们手中有老祖宗留下来的大量宝藏和武功秘籍,一代代的繁衍下来,自然就能成为泰山北斗一般的巨无霸存在。

    时间长了,银月国的人就忘记了他们也是人而不是他们想象中的神仙,所以他们蔑视他们眼中的人间,那个时候的女皇陛下自然也是猖狂自大的很。皇后那件事情,纵然女皇陛下心中有疑惑,却还是被皇后的疾言厉色和愤怒质问给打击的支离破碎,她当年一个错误的决定,换来的是一辈子的遗憾和绝望。

    她疯狂的寻找过她和皇后唯一的女儿,可是都没有找到。后来琴银献带回来一个小小的孩子,不,是带回来一具小小的棺木!

    她的衡儿就躺在里面,琴银献说琴银衡死了,是被狼活活咬死的,面目全非,劝她不要看,可是她怎么能不看?她怎么能相信那个孩子真的死了?

    那果然是一个面目全非的孩子,她看了都惊骇,要不是确认了身上的胎记就是琴银衡,她身子不愿意相信这个孩子是琴银衡,但事实摆放在眼前,她无力反驳和欺骗自己。她亲手埋葬了那个孩子,就安放在琴银衡的父后身边。

    从那以后,她每一个噩梦里面,都会有一个脸上血肉模糊,半个脑袋都没有的孩子,凄厉的哭着喊疼,她从恶梦中惊醒的时候,汗水和眼泪总会湿了她的容颜。

    失去才会知道珍惜和珍贵,可是纵然她能赢得天下,却也换不回来心爱之人和孩子了。

    绝望的太久了,以为到死也还是绝望的,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有人对自己说,她女儿的女儿,就在她的手中!

    心理面是不相信的,却又有一种宁愿相信的感觉,那样是不是代表了自己没有害死自己的女儿?是不是代表自己的罪恶就能少一点?多疑是君王的天性,女皇也怀疑洛芷珩的身份,可是那只能要洛芷珩性命的手,就那么不受控制的松开了。

    洛芷珩虚脱的身体瞬间倒了下去,穆云诃眨眼间出现在洛芷珩身边,将她抱进怀里带离得好远。

    “朕要看那黄金嫁妆!”女皇红着眼睛对奶娘命令道,到了这一步,她还是要亲自确认嫁妆的真假。黄金嫁妆是银月国皇族才配拥有的婚嫁礼义,银月国的女子是娶妻的,这嫁妆实际上就是给皇族女子的成人之礼。琴银衡的黄金嫁妆是她和皇后亲手准备的。

    “密室的门只有小主人能打开,奴婢不能带您去看。奴婢是皇后身边大总管殷氏的女儿,当年父亲带着皇后逃出来,拼死保护皇后,奴婢也是和皇女殿下一同长大,洛芷珩真的是皇女的女儿,世王殿下清楚的知道一切,奴婢不敢有半句虚掩。”奶娘悲戚的道。

    女皇踉跄的几乎站不稳,奶娘的话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其实都是吻合的,都能对得上,她没有理由不相信的,心里有种酸胀的感觉几乎要涌出来了。女皇也是一片混乱,可是看着洛芷珩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女皇心头狂跳。

    “那让琴银衡出来!”女皇忽然瞪着奶娘道。她的女儿还活着?还活着吗?!

    奶娘泪流满面,更加悲伤:“皇女已经离开人世十八年了,小主人算是遗孤了。”

    女皇双眼通红,狠狠的闭上眼睛,拳头攥紧了松开在攥紧,如此反复多次,才终于睁开眼,看向洛芷珩:“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刚……那解药真的只剩下一颗了吗?”

    女皇问的时候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颤抖,从来没有这么懊恼过自己的愤怒和报复,如果真的因为自己刚刚那一脚,就害得有可能是衡儿女儿的孩子死去,那她不就等于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孙女?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皇后?

    个骨个己平。懊恼,悔恨,惊恐,担忧齐聚在女皇的心理,让女皇显得格外惊慌失措。

    穆云诃冷冷的瞪着女皇,咬牙切齿的道:“就剩下那一颗了!被你亲手毁掉了,你满意了?你高兴了!”

    女皇面色僵硬苍白,抿唇久久不语。

    时间忽然就好像停止了下来,所有人都静默着,也许还没有从那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中惊醒过来。

    洛芷珩是银月国女皇的孙女?!开什么玩笑?洛芷珩……三等贵族的女儿,竟然摇身一变成了遗落人间的凤凰?当然,洛芷珩之前也有身份揭露其战神后裔哦身份,两次的揭露,一次比一次厉害,震撼,吓人和不可思议。

    如果洛芷珩真的是银月国的人,是女皇陛下的皇孙,那洛芷珩的身份岂不是更加高贵?也不对,应该是贵不可攀了。

    传奇战神的后裔,占卜神官的爱妻,现在还要加上一个银月国皇孙……

    这三个身份,无论哪一个拿出来,都绝对是另天下羡慕忌惮的存在,三个加在一起,洛芷珩哪怕是个穷光蛋,也足以傲视群雄了,何况洛芷珩还那么优秀?

    几大圣者自认为历经人世沧桑,看破红尘风云变幻了,却也不禁在这一刻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和被震惊到麻木的感觉。他们已经不再的这个世上还有没有是不能被颠覆的了。

    女皇眉头紧蹙快速靠近洛芷珩,穆云诃却警惕的全然戒备,女皇无奈,眼底的着急和慌张几乎让她燃烧理智:“让朕看看,也许朕有办法救她。或者你们告诉朕,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穆云诃目光阴冷狠辣的道:“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阿珩只要有三长两短,我穆云诃拼了命不要,也要让你的银月国为阿珩陪葬!”

    女皇面色更加难看,喝道:“火云!你来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火云夫人惊醒,不能消化洛芷珩这突如其来的尊贵身份,却脑子一转,连忙就将献皇做过的事情说了一遍,洛芷珩受伤完全是拜献皇所赐,火云夫人真是看献皇不顺眼很久了。

    女皇听后脸色更加难看了,自己的女儿竟然要害死可能是自己孙女的人,在女皇看来这就是自相残杀啊,女皇当然不能容忍。可是洛芷珩的事情也是关键,女皇对穆云诃道:“你也听见了,洛芷珩有可能是朕的孙女,咱们的恩怨先暂且放一下,齐心协力救治洛芷珩如何?”

    “你无需怀疑什么,朕很在乎琴银衡,如果洛芷珩真的是琴银衡的嫡长女,那她就是我银月国的嫡皇孙!朕就绝对不会害她!没有人比朕更在乎琴银衡的女儿。朕现在虽然没有看到证据,但却也不会让她死。你我二人联手,保住洛芷珩一条命应该不是问题。”

    穆云诃知道女皇说的是正确的,但她却不敢相信女皇陛下的话。可阿珩的情况不容乐观,而他又灵魂负重伤,若然女皇出手帮助,那必然是保命机会大大的提升。

    女皇心急如焚,没有人知道她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有多惊恐和绝望,有多害怕洛芷珩会死掉。穆云诃如果在不同意,她真的就要上去抢人了。

    穆云诃就在这一刻点头道:“可以,但如果你敢害阿珩,我不会放过你。”

    佟老等人护法,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变得和谐起来,女皇和穆云诃联手想要将洛芷珩体内的那个虫子给逼出来。刚开始效果不佳,二人都没有放弃,且火云夫人机灵,已经让人去请毒圣将最后一颗解药拿来。

    女皇脸色渐渐凝重起来,穆云诃脸色也不好看,二人一冷一热的功法,都是诡异的,在洛芷珩的身体里不能完美的融合,让洛芷珩格外的痛苦,她难过的皱眉呻/吟,穆云诃一心疼就有些走神分心。好在女皇认真无比。

    二人协力,总算是控制住了那蛊虫不能继续向着脑子上爬,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保护洛芷珩更多的时间。

    而就在这时候毒圣带着最后一颗药丸狂奔而来。

    等到将药丸放在洛芷珩的胸口,吸引虫子出来的时候,女皇陛下终于收手,紧张的看着洛芷珩。

    那个虫子终于爬出来,穆云诃两忙抓过来扔进了盒子里,至此终于所有蛊虫都抓了出来,火云夫人赶忙给洛芷珩诊脉,良久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道:“暂时看不出来什么,没有蛊虫的特征,先止血和保命吧,毒圣赶快继续研究解药去,以防万一。”1d1nw。

    将军府一片狼藉,夜色降临又落下,一夜过去,洛芷珩在火云高超的医术下安稳度过了最危险的一夜,血止住了,也没有在发现蛊虫,虽然身体极度虚弱,但洛芷珩这条命,绝对是保住了!

    汗哒哒,这么晚了才更,今儿先一更哈,抱歉了宝贝们,今日画纱颓废ing……无奈,沮丧,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