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18 刺激!吃醋!
    “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有多吓人?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很憔悴?你在看我的胸肌,是不是也已经没有了?还有我的皮肤,是不是也松弛了?我头发枯黄,眼神也不太好了,这都证明你这一次有多折腾人,日夜照顾你,我很乖很可怜是不是?阿珩,你是不是很心疼我?那就不要说话,乖乖让我抱着你睡一觉就好了。”

    洛芷珩无语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耍赖的功夫倒是更上一层楼。她已经醒过来好几天了,身体依然是很虚弱,毕竟这一次折腾的太严重了。但,她怎么看着穆云诃比她还要憔悴严重似的呢?

    上面那段话,穆云诃这几天每天都会重复几遍的,而且不带重样的,穆云诃很疲惫,她感觉得到,穆云诃的状态也不是特别好,她也感觉到了,可是每一次她想问他是不是生病了的时候,穆云诃就会用上面那一段话来搪塞自己。

    当她洛芷珩九死一生之后变傻了啊?!

    冷眼瞧着穆云诃那张憔悴的脸,不安颤抖的睫毛,虽然闭着眼睛,可洛芷珩知道穆云诃没有睡着。

    “你到底怎么了?就算为了我很憔悴,可是也绝对不至于变成这样吧?我看你比我这个重伤员还要能睡的。”洛芷珩凉凉的问道,声音还是有些嘶哑,但比之前可是好了太多。

    穆云诃睫毛轻颤的越发厉害,却并没有睁开眼睛。他没有告诉过洛芷珩,她有一双会说话,能看透人心的眼,那么明亮和透彻,曾经他那么爱看着她的眼睛,但现在,他不敢看。他不怀疑自己只要和洛芷珩对视一眼,洛芷珩就能从他的目光里看出问题来。

    像没骨头似的,穆云诃耍赖的往洛芷珩的肩胛上拱了拱,呼吸着有洛芷珩温度的空气,心中满满的感觉,真好,还能拥抱着活生生的阿珩,就为了这安宁的时刻,他所有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你还不知道嘛,我本来就体弱多病啊,从来都是人家照顾我的,哪里有我照顾人的时候?这一次你这么折腾,我都快要吓死了,不过几天连担惊受怕带守着你,真把我给折腾的快脱了层皮了,阿珩乖啊,看在我这么拼命照顾你的份上,别找麻烦,好好休息,让我也把觉给补回来。”穆云诃看似抱怨的说道,实则声音里都是宠爱的温暖。

    知的不胸发。感觉没有什么问题啊,可是怎么就感觉从自己醒来之后,穆云诃就变得很奇怪呢?他明明就在身边抱着自己,可洛芷珩却有一种穆云诃距离自己很遥远的感觉。那感觉让她非常不舒服。

    洛芷珩也是累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渐渐的陷入睡眠。

    等她终于睡着了,穆云诃才睁开双眼,只是那双眼睛没有平日里的明亮和神采,显得十分的暗淡,仔细一看还有种空洞的感觉。

    穆云诃的身体出现大问题了,灵魂出鞘,回来的灵魂受伤,还无法和身体得到完美的融合,现在的穆云诃,为了让洛芷珩安心而努力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可是身体的痛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他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了,灵魂上的事情偏偏还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他只能一点一点的自己修复。但他不愿意让洛芷珩担心,所以尽力隐瞒着。现在他的眼睛没有光泽,也许过几天他的身体也会出现各种状况,死不了,但绝对会活受罪。要是死老头师傅在就好了。

    “小王爷,穆王爷又来了。”门外小喜子极地声音的禀报。

    穆云诃脸色变幻莫测,复杂的很。对于这个父亲,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和心情去面对穆王爷了。曾经以为的冷酷无情,曾经的针锋相对,曾经的仇恨,到今天,因为骤然被揭开的真/相。让穆云诃从未有过的混乱。

    就算穆王爷对母亲无情冷酷是因为绝情蛊所致,但如果不是他自己犹豫不前,让琴银献钻了空子,又怎么会造成今天的各种遗憾和惨剧?所以穆王爷是由不可推卸的责任的,而且过去的那么多年里,穆王爷对母亲也确实是不尽心的。

    还有姐姐穆清雅,倘若穆王爷当年能对姐姐多一点的关爱,能对姐姐有一个做父亲最起码的慈悲心,能对瑞儿那孩子有多一点的上心和愧疚,也就不至于有后来姐姐的丧心病狂,也许姐姐就不会那么仇恨自己的亲人,做下错事,害人害己悔恨不已了。

    种种悲剧,都是源于穆王爷的身上,他是悲剧的发源地,他是悲剧的纵容者,他是李芳菲那个践人的同犯。他不杀人,人却都是因他而死。

    所以,原谅不了!

    穆云诃下床,步伐很缓慢的走出房间,就看见那站在院落门外的高大身影,此刻也已经颓废了,头发也白了许多,脸上不再那么精神,有些憔悴。

    这些天穆王爷天天来将军府,在没有了盛气凌人,可是依然是冷酷的模样。穆云诃能感觉到穆王爷的来意,可是他就是不想让穆王爷痛快了,不是他,阿珩也不会有此一劫。所以穆云诃不打算给穆王爷找解药解开那绝情蛊了。反正都是个绝情之人,绝情蛊也死不了人。

    穆王爷看见穆云诃终于出来了,这几日来的压抑和颓废,在这一刻一扫而光,他沉声道:“她怎么样了?”

    穆王朝能否保住,是他最最在乎的,而保住穆王朝,洛芷珩就是关键。裸照死了,穆云诃会迁怒,这个重大的后果,穆王爷承受不起。

    穆云诃冷眼瞧着穆王爷,面无表情的道:“不劳费心,阿珩非常好。”

    穆王爷忽然就松了一口气,只要死不了就行!那样穆云诃就没有理由来迁怒穆王朝了。

    “可是本官说过的话却一直是当真且有效的!”穆云诃又开口,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能完全的吸引人的在注意,只见他一步步的走下台阶,走得极慢却也极其优雅,冷声道:“阿珩此番遭此一劫,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以为就能这样轻松的逃过本官的怒火了吗?”

    父亲怎么了?为老不尊,倚老卖老,以大欺小的长辈的更可恶!如果已经是无药可就的长辈,那就无需客气。

    穆王爷却很淡然的样子,他也是名震四方的英雄,也有英雄的气度,坦荡一笑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没有怨言。毕竟之前是我做的过分了。可是爱恨情仇有时候却是让人最最无法分得清和执迷不悔的东西,我为这些而疯狂,倒是感觉有血有肉的活了一次。”

    “只是你我毕竟身体里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你在怨恨我也是你的父亲,你也不好亲手结束了我吧。”

    穆云诃冷笑,就知道穆王爷没有那么大的胸襟,原来是想用父亲亲情来牵绊住自己?让自己开太贵手放了他吗?

    穆王爷仿佛看懂了穆云诃的表情,笑道:“不用你亲手解决了我,你随便找个人吧,本王绝对不会还手和有丝毫怨恨的。你的怨恨,本王那个未曾蒙面的长孙,洛芷珩的仇恨,你姐姐的冤屈,瑞儿的惨死,还有……你母亲的含恨而终,果然我是罪孽深重的。不过就算你心有不甘不能亲手杀了我,但我作为你的父亲,一辈子也没有为你做过什么像样的事情,就这一件,不让你背负上杀父的罪名,就当是我这个父亲给你最后的一件礼物吧。”

    穆云诃震惊的看着穆王爷,仿佛这些不可思议的通情达理的话,不是出自对面那男人之口的。

    “云诃啊,也许你会不舒服,但我还是要说,这是我的请求,请你在我死之后,依然保护穆王朝!你身份高贵,但你的血脉依然是流淌着穆王朝的血脉,你是穆王朝的人,捏身份不仅仅是神官一个,请你看在是穆王朝养育了你的份上,以我的死为终结,放下你所有的怨恨,真心对待穆王朝吧,这也当时我这个做穆王朝子民,在临死之前,恳求你的事情!”

    穆王爷惨笑一下,倒也算得上是坦坦荡荡的,毫不畏惧生死,淡然转身渐渐离去:“我在皇宫,要杀我随时来吧,绝对不会让你为难,这条命等着你随时来取。”

    “主子!”穆王爷都走了好久了,穆云诃还是僵硬的站在那沉默不语,小喜子带着哭腔喊他。

    穆云诃才恍然一个踉跄,双眼无神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口就像是堵着一块巨石一般,憋闷的快要窒息。

    究竟事情,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呢?惨的让他浑身颤栗,不知所措。

    又有脚步声响起,抬头刹那,穆云诃的目光骤然凶残起来,警惕的看着那越走越近的华服女人:“你又来做什么!”

    女皇陛下眉头一挑,看了眼他身后的房门:“洛芷珩此刻可是醒来了?”

    救了洛芷珩之后,女皇陛下没有离开,也不再和将军府的众人为敌,而是住进了之前世王住的院子,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佟将军等人整日里全神戒备着,上京城里的兵力三分之一调集来了镇守将军府。

    女皇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存在,穆云诃在众人还能安心一点。可是穆云诃自己本身就是极度不安的,这个女皇不是个好东西,洛芷珩那被突然揭秘的身份,让穆云诃也震惊了,问过了奶娘来龙去脉之后,穆云诃就更恨女皇了。

    当年洛芷珩母亲的事情他不清楚,但是一个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不给别人说几句这孩子不是你的,就相信了的人,脑袋不是缺根弦就是白痴!害死了自己的皇后和女儿,现在又想来害死阿珩吗?当年她正值顶峰时期都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女,现在又有什么能力保护阿珩?不,她会不会害阿珩穆云诃都不知道。

    “你不用这样戒备朕,朕现在只想确定,洛芷珩和朕女儿的关系而已,如果她真的是琴银衡的女儿,那就是朕的亲孙女,朕更加不会伤害她了。”女皇皱眉,耐心对满身冷气的穆云诃解释道。

    “可你之前却要亲手杀了她!还将她的救命药给毁了。”穆云诃毫不犹豫的打击道。

    女皇陛下那张脸瞬间变得惨白,她装的再好,却还是因为脸色变了而出卖了她的内心。她说真的紧张洛芷珩得到,之前差一点亲手杀了洛芷珩,也成为了女皇心中的一根刺,到现在她只要一想到之前那一幕,就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懊悔的不得了。

    “那件事情是朕鲁莽了,可是阿珩如果知道也会体谅朕的,毕竟当时朕确实不知道阿珩可能有的身份。”女皇这个解释自私极了,但也是无可奈何的,气疯了的女皇,哪里还会在乎一个不起眼的民间女子?杀就杀了,但是哪里能想到,这民间女子是个金凤凰,还是自己应该是若珍宝的宝贝,其中的误会,女皇只要一想起来,就有种吐血三升的冲动。

    “我的阿珩,很记仇的。”八个字,穆云诃说的极清楚,也极其讽刺。

    女皇心口紧缩,眯着眼睛道:“那就不告诉她。”

    穆云诃一脸浪荡公子哥儿的嘴脸,端的是油盐不进滚刀肉的态度:“不好意思,本官同样记仇,而且本官答应过阿珩,与她之间是没有秘密的。”

    言外之意就是,他一定会告诉阿珩,你这个老妖婆之前差点杀了阿珩!

    女皇陛下忽然就异常暴躁起来,极力想要隐藏这个秘密,她其实很怕洛芷珩真的是琴银衡的女儿,很怕洛芷珩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怨恨她。女儿一定已经怨恨死她了,倘若小孙女也怨恨自己,那自己岂不是要痛苦死了?

    “哼,你也别想的太美,你以为你能用这件事情来限制朕吗?那洛芷珩还不一定是不是朕的孙女呢,你也不一定就是朕的孙女婿,你以为朕会一而再的忍耐你的无礼吗?”女皇强装镇定的冷哼道。

    她在等最后一步,只要通过洛芷珩看到了那批黄金嫁妆,那就能确定洛芷珩的身份,到时候这孩子她说一定要带走的。冷眼瞥了穆云诃一眼,虽然非常优秀,而且占卜神官的身份也是那么的诱人,但穆云诃这个人已经和她有了间隙隔阂,只怕以后会成为她和洛芷珩之间的障碍呢,既然这样,以后就要想尽一切办法休掉穆云诃,就算不行,也要给阿珩安排众多的侧妃和妾室。

    银月国的美男可是一大把一大把的,银月国的女人三妻四妾比男群国家还凶狠,届时就让穆云诃难过去吧!她就不信虐不死穆云诃。1d2kx。

    “既然你一直不确认阿珩是不是你的孙女,那就不用确认了。阿珩就算真的是你的孙女,她也是不会和你走的,你的如意算盘,就不要打了。还有,阿珩这辈子只爱一生一世一双人,任何人也不可能插足到我们之中的,美女不行,美男一样不想那个!我只要阿珩一个,阿珩也一样只要我一个!”穆云诃咬牙切齿的狞笑,这话说的表情有点狰狞扭曲。

    在占卜神官面前想这么邪恶的事情,占卜神官还那么忌惮女皇,自然就要观测和用自己的方法知道女皇的想法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吓抽’。老妖婆竟然还想给阿珩安排什么狗屁美男?!想要拆散他们夫妻?!

    你大爷的啊!

    穆云诃表面平静,可是心理面已经开锅了,翻腾着听过洛芷珩骂人的那几句话,翻来覆去的问候女皇陛下祖宗一百八十代。怒极了的时候,还在心里将女皇给拔光了扔妓/院去,让一群男人狠狠的嫖她!!

    纵然是控制的很好,可是这件事情还是让穆云诃情绪外露了。再加上他的话,也让女皇陛下暗暗心惊,这穆云诃竟然能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什么?那在穆云诃面前,自己还有秘密吗?

    女皇陛下咬牙笑道:“神官阁下还真是太自信了啊,你别忘了,洛芷珩要真的是我银月国的人,那她的身体里就流淌着银月国的血液,银月的女人向来天性是霸道利落张狂的,他们绝对不会比任何男子差一点,甚至男子也比不上他们。银月国的女儿,天生就是个猎艳的好材料,左拥右抱也是在正常不过的。朕听说,洛芷珩从小到大对各色美男就是向来喜爱的?甚至还大胆的向男子求爱呢,这些,不都是银月国女人的特点吗!”

    穆云诃瞳孔紧缩,有想要杀人的冲动!

    曾经以为洛芷珩儿时只是胡闹罢了,今天听女皇陛下一解释,虽然知道女皇一定是不怀好意的,但那些事情可都是阿珩自己做下的,抵赖不了。这么说来,阿珩真的是银月国的人?那阿珩的血液里真的有……好色的成分在?那以后他俩……

    完全想不下去了,穆云诃只觉得胸腔里都是酸气,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恶狠狠的瞪了女皇一眼凶狠的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离开将军府!阿珩说绝对不会和你去什么狗屁的银月国的!”

    这一刻的穆云诃是孩子的任性和没有理智。对于想要将阿珩抢走,还要把阿珩变成坏女人的女皇陛下,穆云诃只祝愿她‘早点死翘翘’!

    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女皇被关在门外也不恼,美滋滋的想,那小阿珩曾经的‘丰功伟绩’和‘沾花惹草’,还真的是有银月国女子彪悍强势的作风啊。这几天调查来的洛芷珩的一点一滴,都让女皇陛下觉得洛芷珩很不错。

    而查到了洛芷珩,一定就能查到洛凝霜的,还有哥哥洛芷芜。

    对另外两个孩子,女皇对洛芷芜是可有可无,毕竟是个男孩子,在银月国的话,以后长大了是要嫁给大臣的,没有女孩子重要。而另一个女孩子洛凝霜,女皇本来也是看中的,毕竟也可能是自己的孙女。

    可是调查出来的结果却让女皇陛下眉心紧蹙。

    这孩子可真是哪里也不像银月皇族啊。啧啧,从小就体弱多病?银月的皇族女都是从小能文能武的,骑马能打仗,哪里是洛凝霜那种风一吹就会倒的人?更有洛凝霜常年大家闺秀,一点银月国女子的风范和气度都没有,更没有洛芷珩的那种大胆调戏男子的勇气,这样女皇陛下没见面就已经不喜欢洛凝霜了。

    洛凝霜此刻正在南朝受苦受难,想方设法的逃脱这个鬼地方。而女皇陛下也已经插手,派人去将洛凝霜接回来见一面,毕竟可能是自己的孙女,知道洛凝霜过得不如意,女皇心里也不满意。

    洛凝霜若是知道自己当年精心策划的想要毁了洛芷珩的绝妙方法,今天竟然成就了洛芷珩在女皇陛下眼中的喜爱,只怕洛凝霜会吐血三升,悔不当初的吧。

    而此刻的洛凝霜还没有见到女皇派来的人,在她最水深火热快要崩溃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

    穆云诃纵然在难受,此刻也是睡不着了。紧紧的盯着洛芷珩的脸,一坐就是一个时辰,终于在他粘人的目光中,洛芷珩渐渐醒来。

    一睁开眼就看见穆云诃的脸,洛芷珩小脸已经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娇声道:“云诃。”

    穆云诃大手捂住她的双眼,不理会她奇怪的喊他,小心的趴在她身边,不触碰她哦伤口,却也让她感觉得到他身体的温度和怒火:“阿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你要是敢说谎,我就,我就……’”

    他我就了半天也没有就出来个所以然。

    洛芷珩睡了一觉精神极好,打趣道:“你就怎么样啊?你还能咬我啊?”

    “严肃点!”穆云诃瞪眼,一愣,才想起来洛芷珩看不见他的愤怒,于是放下手,几乎将一张俊脸贴到她的脸上,又很严肃的重复一遍:“严肃点你!”

    洛芷珩眨眨眼,无辜的撇嘴:“那么严肃干嘛呀?”

    俊脸划过一抹苦涩和忐忑,穆云诃软声说:“你如果不好好回答我,我会心疼的,会很疼!还会好怕!”

    洛芷珩脑海里慕然划过一句话:阿珩,你醒醒,你别这样睡着,我好害怕,我好怕……

    那是她昏迷的时候穆云诃说的话吧?心里突然柔软的不可思议,酸酸涨涨的。她嘟起嘴,故意卖萌讨好他,软软的拉长声音道:“好啦,你说,你问什么我都回答你。”

    穆云诃深吸一口气,问:“我是不是你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

    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十指相扣,毫无缝隙,他的紧张和在乎,从他颤抖汗湿的手上清晰的传递给洛芷珩,洛芷珩抿嘴看着他久久不语,以至于穆云诃瞬间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她不语的每一秒都好像利刃一般穿刺着他早已交给她的毫无保留的心。

    歪歪头,洛芷珩鼓着玉腮认真的回答:“好像……不是诶。”

    穆云诃面色大变,本就灰暗的眸子,转瞬阴沉。

    见他生气紧张又暴怒伤心的样子,洛芷珩忽然笑了起来,只是笑的动作牵扯了伤口,她缓了口气,在穆云诃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苦之前,连忙艰难的缠住他的脖子,郑重又娇憨的道:“不是喜欢,是爱。穆云诃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很爱很爱,爱的那么多,爱的就算你老爹想杀了我,我却依然不会迁怒于你的那种爱。”

    穆云诃傻瓜一样的愣愣的看着听着,她的呼吸暖暖的,她的语气软软的,她的呼吸香香的,甜甜蜜蜜的像张网包裹着他,一张惨白的脸瞬间有了颜色,有些淡淡的粉色,他嘴角矜持的勾起,眼里有止不住的光彩浮现,却故作凶狠的道:“逗我很好玩?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洛芷珩瞪眼,无力的双手揪住他两只耳朵嗔怒道:“你和我玩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是始祖,你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穆云诃细长的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亮晶晶的光挤碎了的往外跑,洋洋洒洒的落在洛芷珩的小脸上,俩人傻瓜一样的一起笑。

    “你干嘛突然那么严肃的问我这个问题?受刺激了?没事,姐姐活过来了,受啥委屈和姐姐说啊,姐给你报仇去。”洛芷珩一脸痞子样的摸着穆云诃的脑袋,那姿态,好像在给宠物狗顺毛。

    穆云诃脸黑了半边,捏捏她的小脸恶狠狠的道:“那你之前还不给爷好好的守身如玉?竟然还敢整天勾三搭四的,花名在外,上京城里凡有点姿色的哪个没被你染指过吧你说?你让爷现在怎么安心?洛芷珩你过去的生活怎么就那么奢靡呢?要是咱俩早点遇见,我早就收了你了,看你还祸害众生。”

    洛芷珩乐了:“哟哟,您老心胸还挺宽广,有普渡众生的胸襟啊?可我怎么就闻着这空气里酸溜溜的呢?大爷,您不会是吃醋了吧?哎哟喂,这陈年老醋吃来味道就不一样啊,酸死我了。”

    一更到,还有一更今天,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