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19 祖孙见面!(为盟主taemin520加更)
    穆云诃有一阵恍惚,看着洛芷珩这样能说能笑,还能和以前一样的和自己斗嘴,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然后心里升腾起一股淡淡的抓不住的后怕,他真的差一点就要失去她了啊。

    “阿珩,你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了,像个娃娃一样躺在床上,也不理我,也不会说笑了,我真的很害怕,你答应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将脸埋进了洛芷珩的肩胛,蹭着她的侧脸,穆云诃很孩子气的抱怨道。

    洛芷珩眼底是浓浓的忧郁,这一次是真的吓到了穆云诃。他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都会不安的颤栗。眨眼间她却笑弯了眼睛,一手拍拍他弹性十足的屁股,调笑道:“放心吧,我都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了,跑不了的。跟定你了。”

    穆云诃有点别扭的扭动了一下身子,抬头瞪着她。心里强大皮囊精美,狠戾霸道,却独独对洛芷珩有着一份与众不同的赤子之心,这就是穆云诃,他能对所有人狠,却不能对洛芷珩狠。

    “你不要给自己惹麻烦,勾/引我的下场你负责的起吗?”穆云诃咬牙切齿的道,将洛芷珩来回浮动的手抓住拿过来狠狠的啃。

    洛芷珩被他逗得格格笑,半晌却忽然问道:“你为什么忽然问我过去的事情?”

    “因为老巫婆用那你过去花痴的事情来刺激我……”穆云诃想也没想张口就说,可是说到一半就愣住了,面色紧张的看着洛芷珩那眯起眼睛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穆云诃仿佛做错了事情一般的连忙垂下眼睛不敢看她。

    洛芷珩磨牙,慢悠悠的道:“说吧,什么老巫婆啊?干嘛拿过去的事情来刺激你啊?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自己个都还没有提当年的光辉呢,哪来的老巫婆有资格说?”

    穆云诃听后一脸狰狞的道:“光辉?你把你当年做的事情当光辉了?”

    洛芷珩大笑起来,轻浮的勾起穆云诃的下颚,轻佻的说道:“我就爱看你为我魂不守舍争锋吃醋的模样呢,放心吧,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爱你,过去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哦。”

    当然不记得了,过去的事情不属于她洛芷珩,而是属于之前的洛芷珩,那和她无关。她从一开始身心俱都是穆云诃的。1d3nR。

    云这有自失。穆云诃脸色转晴,被洛芷珩逼着,无奈只好轻描淡写的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是世王的母亲罢了。”

    洛芷珩一惊:“那个弄什么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的国家的女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啊?来找世王的吗?”

    “不是,来找麻烦的,不过那人却是很讨厌,还非常麻烦,之前还对我非常不客气,说要灭了我呢。阿珩要见见她吗?”穆云诃不遗余力的给女皇陛下上眼药,怎么也不能让女皇顺心了。

    洛芷珩果然摇头,表情淡淡的道:“一个无聊的老女人,我见她干嘛?不过她能为难你,倒也不愧是世王的母亲了,和失望一样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呢。”想起第一次见世王的情景,洛芷珩又冷哼着加上一句:“还一样的令人厌恶!”

    穆云诃舒服了,抱着洛芷珩撒娇的哼哼:“不想无聊的人了啊,阿珩乖乖睡觉,亲亲我吧,这两天我可是吃好多苦的。”

    老巫婆,你让本官不痛快,本官难道就不会也让你不痛快吗?你想要认回阿珩,本官偏偏就不让你那么顺利的顺心如意。好期待等阿珩见到你,露出来厌恶表情的时候,你会不会难过死呢?

    时间又过了两天,穆云诃在洛芷珩睡着的时候就会努力的修复自己的灵魂,而洛芷珩通过这几天的修养也是快速的好转,终于在今天被火云夫人批准,可以见人了。

    于是佟老等人就轮流的进来看洛芷珩,一个个脸上的关切和担忧都是真真切切的,洛芷珩也感动极了。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总有这么多肝胆相照的朋友在一起,帮助她陪伴她,不论原因是什么,这群人都是值得深交的人。

    玉儿眼泪汪汪的坐在自己床前,说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慕容纤雪头疼的频频打断,却还是不能阻止玉儿混乱的语言,洛芷珩一直是笑米米的听着,好像真的只是当一个笑话来听的,可是慕容纤雪总觉得洛芷珩才不会这么二。

    果然等将玉儿支开之后,洛芷珩就开口了:“我受伤昏迷这段时间,那个孙云筠在?”

    慕容纤雪立马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你自己招揽的桃花啊,估计她今天知道你能见人了,晚上就能杀过来呢。你说说你也就长得一张鼻子两双眼啊,也没比别人多了点什么啊,怎么就成万人迷了?还男女通吃。你看喜欢上你的男人女人,啧啧,一个比一个死心塌地呢。”

    洛芷珩并没有隐瞒慕容纤雪孙云筠的事情,这一次孙云筠的表现,也让洛芷珩感到很吃惊和头痛:“谁知道当时只不过是觉得好玩,也是为了赢得比赛而不得已罢了,哪里想到竟然会给以后留下一个那么大的隐患呢?这孙云筠虽然冷了一点,但是人不坏。怨我,当初骗了人家,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将我说自己是男儿之身的事情当真啊。”

    “这个你就怨不得别人了,你那神官相公精明的很呢,哪里能容得下孙云筠。要不是最近他忙晕了头,还顾着你,又看孙云筠安分对你也是真好,只怕早就出手灭了这个惦记着你的人了。你打算怎么办?”慕容纤雪笑了一会,又觉得这是个问题。

    孙云筠是国公千金,身份尊贵,虽然洛芷珩不至于惧怕孙云筠,但是这还是要好好处理的,何况孙云筠人也不坏,对洛芷珩也是真的上心了。洛芷珩看样子对孙云筠也是下不了狠手,但如果国公知道洛芷珩和孙云筠说的话,当真以为洛芷珩是男子的话,那传开了对洛芷珩可是没有好处的。

    “我想想吧,总之对于孙云筠,我不能下狠手。毕竟她是无辜的。”洛芷珩苦笑,放下此事又忽然问道:“将军府里有个老巫婆?”

    慕容纤雪脸色一变,这件事情老祖宗他们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能说。洛芷珩的另一个身份太贵重了,谁敢轻易说呢?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洛芷珩对那个身份的看法,他们不愿意让洛芷珩离开穆王朝,走了一个洛芷珩,那是穆王朝的损失,而洛芷珩走了势必就会带走穆云诃,那就不是损失,而是灾难了。

    认亲可以,但如果认亲会让他们失去洛芷珩穆云诃,佟老他们沉默了。说不出来的纠结。既不能阻拦洛芷珩认祖归宗,也不愿意推波助澜让他们离开。所以他们一致决定这件事情他们不插手,最后结果如何,他们只看天命了。

    摸摸鼻子,慕容纤雪笑的尴尬:“我不太了解。”

    洛芷珩挑眉,因为休养了无聊天了,她气色好转许多,又是这幅颓废慵懒的模样,妩媚中又有点不容置疑的霸道:“不了解?那你总该知道将军府里是不是多了一个身份尊贵的女皇陛下吧?纤雪啊,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呢,你不会隐瞒我的。”

    洛芷珩多聪明,穆云诃那天看上去说的轻松自在不在意,但洛芷珩就是感觉到穆云诃的不自在和紧张,而今天玉儿每一次说那天的惊险状况,提到那个女皇,慕容纤雪就会立刻打断,现在慕容纤雪又是这副模样,欲言又止的。这一切一定都和那个女皇有关。

    洛芷珩直觉觉得,自己应该见一见这个女皇的。毕竟她是将军府目前的小主人不是吗?

    慕容纤雪咬牙,心思电转,到底是给那个嚣张狂妄的女皇上眼药了,道:“是有一位女皇,不过具体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清楚,她那天来的时候你已经陷入了昏迷,不过……她踩碎了你的保命药是真的。”

    洛芷珩目光一闪,笑了起来,当天下午,洛芷珩趁着穆云诃去其他房间修炼的功夫,让七碗去请来了女皇陛下。奶娘现在如惊弓之鸟一般对自己寸步不离的,也就七碗这个只听她话的直肠子能请人来。

    洛芷珩其实也知道自己有些失礼了,毕竟女皇陛下身份尊贵。但是谁让她现在不能下床呢,她也没有抱着多大希望能见到女皇,可是奇迹似的,女皇陛下竟然真的来了。

    洛芷珩注意到奶娘的紧张和恐惧,看着自己目光的绝望。这让她眉头紧蹙,难不成那个女皇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负她的人?不然怎么所有人都对这个女皇敬谢不敏的样子?

    这样想着,洛芷珩对女皇的第一印象就更差,她懒懒的靠在大靠枕上,床幔是被放下的,房间里还有药香味,没有脚步声,那个女人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了床幔之外,高挑且华丽金装的女子,目光直直的看着床上,犀利的目光仿佛能穿透床幔一般火辣。

    洛芷珩喉咙一紧,忽然有种说不出话的感觉,她眯起眼打量外面那人,心道:银月国果然是个妖孽国度,这哪里是世王的娘?说是世王的姐姐也有人相信吧。

    祖孙二人短暂沉默隔空对视,还是女皇忍不住期待激动开口道:“你娘可是琴银衡?”

    二更到,嗷嗷嗷,今天更新完毕,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