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20 身份认定!上
    女皇陛下先开口,开口就直奔主题,冷静的姿态下不难体会她的急切。

    洛芷珩想过自己和这位天下唯一的女皇见面的情景,她对女皇是好奇的,他们可能会发生不愉快,毕竟这位女皇之前可是要害死自己的。只是没想到对方上来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她的母亲。

    “您的什么意思?”洛芷珩到底没有失礼,语气也是很淡然,落落大方的样子。

    女皇能感觉到洛芷珩的气息,并没有紊乱,说话也是慢悠悠的,可以感觉到洛芷珩并不惧怕她,并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讨好谄媚,这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女皇对洛芷珩的第一印象就很好。她不禁也温和了一些语气:“若你娘名叫琴银衡,那倒是和朕有些关系。”

    洛芷珩眼珠转动,心头升起了一丝疑惑,琴银衡这个名字她还真的是没有听过,这洛芷珩的母亲叫什么她还真的不知道,只是琴银衡这三个字听上去怎么如此耳熟?

    等等,世王叫什么来着?!

    琴银世!琴银……

    什么意思啊?母亲的名字是叫琴银衡吗?和世王名字如此相似,又可能和女皇有某种关系。以前洛芷珩的母亲该不会是……

    洛芷珩聪明的脑袋一阵乱转,压下心中的震惊,轻笑道:“女皇陛下有所不知,我母亲生下我和妹妹,可是每每出生之后母亲就难产而亡了,这么多年来父亲常年在外面打仗,哥哥虽然年长,却也不经常在我们身边,我并不知道母亲的名字究竟叫什么,没有人和我说过呢。”

    女皇陛下的脸色就有些难看,眼底有些发红,情绪明显的有了起伏。

    那个孩子,她可怜的孩子是难产而亡的她是知道的,那些她调查的资料,目前虽然还不完全,但是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她就更不喜欢那个洛凝霜了。只是没想到这几个孩子竟然这么惨,就连自己母亲的名字也不知道。1d5Bt。

    “阿珩……”女皇下意识的就想叫的亲切一点,珩儿她是叫不出口的,因为琴银衡的乳名也叫衡儿,同音字叫起来更是能伤人心。

    洛芷珩笑道:“女皇陛下叫我洛姑娘或者是穆王妃都好,阿珩是我那相公的爱称,我相公这人对于某些东西有些过分的偏爱和执着,说了是只属于他的东西,就不能让别人染指一点的。你这般叫我,若让他听见,定会不开心的。”

    “你很在意那穆云诃?”女皇脸色一变,不着痕迹的问道。

    洛芷珩点头,想到隔着一层床幔,便又用温柔无比的声音笑道:“是,这辈子洛芷珩在乎的人不多,穆云诃是最重要的一个。所以他所喜爱的,我自然要维护了。”她忽然抬起眼眸,隔着纱看着外面的女皇,意味深长的道:“我是个能为穆云诃不要命的人,所以,谁要是敢动我穆云诃的命,那就是我洛芷珩的仇人,我会和她拼命的!”

    女皇瞳孔微微紧缩,忍不住上前一步声音有些不淡定了:“朕并没有伤害他。”

    “是呀,您没有伤害到他,只不过是曾经要弄死他而已,其实我应该庆幸的,您没有真的杀了他,不然我这么怕死的人还要找您拼命,可能明知道无法杀了您,却还是会心甘情愿的去送死,其实当天您若真的杀了穆云诃了,顺便将我也杀了那就好了,人活着总有烦恼的,死了,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呢。”洛芷珩微微外头,漫不经心的话软软的语气,她甚至细声细气的笑,可话语里的不满和嫉恨却令人难以忽视。皇静开见自。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女皇说话!明明是生硬的狠辣的仇恨的话,却这么温柔和气的说出来,温软的包裹在一层伪装之中,看似柔软,却尖锐的让女皇撕心裂肺。

    这丫头是在为穆云诃而抱不平,是在和她表明心迹呢。洛芷珩怨她差一点杀了穆云诃!

    女皇心中自然是非常不舒服的,这还没有认亲呢,就被怨恨上了,这要真的是自己的孙女,那还能回到自己身边吗?只怕那股子怨恨和忌惮,就足以让洛芷珩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了。

    女皇陛下很懊悔,早知今日,当初就不应该对穆云诃下死手。可是那穆云诃也是可恶,明知道洛芷珩有可能的身份,竟然还敢在洛芷珩面前嚼舌根!这不是挑拨离间吗!

    “你对他倒是用心,难怪他那样为你,你们感情到是真的好。”女皇干巴巴的说道。她是不能再说穆云诃一句坏话了。

    洛芷珩煞有其事的点头道:“那是自然,我们都彼此发过誓的,今生只有彼此白首偕老,我们的婚姻会是纯粹的婚姻呢。”

    女皇心头一堵,眼神黯淡了一下。

    这丫头是在告诉她,她不会有什么其他的男人吗?难道穆云诃将她想的给洛芷珩以后纳妾的事情也说了?

    “光说些没用的了,女皇陛下大驾光临,我这个将军府的主人却没能迎接,实在是抱歉了。只是不知道女皇陛下降临将军府有何贵干啊?难道是来找世王吗?可是世王已经不在这了,女皇陛下要找人的话,应该回去你们银月国呢。”洛芷珩天真烂漫的说道。

    女皇脸色好看极了,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绝望一阵崩溃。丫头是在赶她走吗?!

    女皇急切的道:“朕来这和世王无关,洛芷珩,你是不是有你母亲留下来的黄金嫁妆?那些嫁妆是你母亲指明留给你的吗?那藏着黄金嫁妆的地方是不是只有你能打开?朕可否看看?”

    洛芷珩眯起眼睛,不着痕迹的道:“哦,那个啊,是这样没错。母亲留给我的,不过我不会吃独食的,母亲的孩子有三个,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到时候我会平分给哥哥和洛凝霜的。至于那些嫁妆,女皇陛下是从何而知的?又为何要看呢?当然,我知道女皇陛下富可敌国,自然不会看上小女子那一点点嫁妆了,只是很好奇女皇陛下的意思。”

    女皇却理直气壮的不悦道:“那些嫁妆既然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那就是你的,怎么能分给其他人?你是嫡长女,你继承你母亲的一切是天经地义。他们没有资格。至于朕是这么做的的,你让朕看过那些嫁妆,朕自然就会告诉你了。”

    “很抱歉,那是母亲生前留下的东西,我不能随便给陌生人看。就连我最爱的穆云诃都没有机会看到呢,您……”洛芷珩慢悠悠的笑,可是尾音里却扬起了一抹冷意。

    女皇无奈,洛芷珩对她的态度实在是不友善且非常防备,她只能道:“让你的奶娘来说吧。”

    奶娘来到床前,便普通一下跪在了洛芷珩床前,洛芷珩并没有出声劝阻,耳而是冷冷的看着奶娘。

    母亲留下黄金嫁妆的事情,身边的人只有奶娘知道。现在别人知道了,那就一定和奶娘有关联。洛芷珩不知道奶娘是不是背叛自己了,心里七上八下的。

    “小主人,您还记得老奴当天带着您去看那些黄金家嫁妆的时候,对您说过的话吗?”奶娘轻声问道。

    “你指哪些?”洛芷珩的声音有点冷。

    “您当初问奴婢,这些嫁妆是怎么来的,问奴婢外祖家是什么样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财富给女儿当陪嫁?当初奴婢并没有实话回答您,那个时候奴婢想,您一辈子只要平安宁静的过一生,就比什么都强。不用让您知道那些可怕的事情,让您跟着担惊受怕,所以奴婢不说。”

    “可是今天奴婢不得不说,没想到当初奴婢害怕您会因为知道这个真/相而惨遭横祸,今天却要将这个真/相告诉您,用此来保住您的生命。”奶娘说完,就对女皇磕头哀求道:“奴婢在说之前,想斗胆问女皇陛下一句话,您为当年的事情,有过一丝愧疚吗?”

    女皇面色大变,目光阴狠的瞪着奶娘,却到底是没有骂出声来。没有人敢这样质问她,可是这样的质问却让她觉得自己是还活着的。忽然就疲惫了,隐藏了多年,淡忘了多年,可是只不过是被提起了一个冰山一角,却立刻就什么都清清楚楚的,原来她是忘不掉的。

    点头,女皇自嘲的道:“何止愧疚一点点?朕,追悔莫及!”

    奶娘一下子红了眼眶,重重地磕了个头,声音颤抖的道:“如此,皇后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主人也会开心的。”

    “小主人,您的母亲是银月国的嫡皇女,是女皇陛下与皇后所出的嫡女,只是当年逼不得已之下才离开了银月国,从此隐姓埋名,而您的外公其实早在逃跑那一年就亡故了,而站在您面前的女皇陛下,是您嫡亲的外婆。当然,这只是这个世俗的叫法,若按照咱们银月国的叫法,那么站在您面前的人,是您的皇祖母,去世的皇后是您的皇祖父。那些黄金嫁妆,是只有银月国的嫡系皇族才配拥有的嫁妆,就连世王也不配拥有。”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继续努力去,画纱争取快点,白天的时候休息好久,让宝贝们久等了哈,抱歉,画纱努力恢复身体中,请宝贝们谅解。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