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22 萌翻皇祖母!神秘人夜探密谋!
    女皇陛下的话来的突兀却格外坚决,她看着洛芷珩的目光是浓浓的歉疚和欢喜,也许真的是血脉天性,女皇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她太喜欢洛芷珩这孩子了,差一点害得这孩子丧命,女皇的懊恼和惊恐虽然来的迟到了,却也格外强烈。

    女儿没有了,爱人没有了,只剩下这一丝血脉,按照女皇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让洛芷珩继续流落民间的。

    还有琴银衡的另外两个孩子,女皇心中是有想法的,洛芷芜毕竟是男孩,还在世俗之中生活了那么久了,早已经什么都习惯了,还有根深蒂固据的娶妻生子的打算,让洛芷芜跟着回去银月国,实在不是一个好打算。当然如果洛芷芜愿意回去的话,她更是求之不得。

    不过洛凝霜……

    这个孩子不论究竟如何,到底是因为她的出生而害死了女儿,女皇心里是厌恶这个孩子的,可是女孩在银月国的意义等同于人间的男孩,是延续家族血脉的后代,是根基。所以纵然不喜欢洛凝霜,纵然调查只有有许多洛凝霜诡异的行为,女皇还是要见洛凝霜,甚至是将洛凝霜带回国去的。

    只是这孩子似乎并不是表面上的软弱可欺,善良单纯啊。洛芷珩年幼时候的经历,看上去都跟被人安排设计好了一样,年幼的洛凝霜没有人庇佑,还是个不受宠的,表面看上去活得很低下,可是暗地里却过得顺风顺水,这孩子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冷静和聪明,小小年纪就知道低调自保,身边不少有心术不正之人的操纵,就是她自己本身就是个不简单的。

    可是让女皇很奇怪的事情是,洛凝霜一个没权没势没钱的小丫头,哪来的那么大的能量?竟然能让那么多人说她好对她好?洛凝霜的许多事情很诡异,就好象她在操控什么似的。

    女皇心里有疑问,就更要见一见洛凝霜了。她得确定这孩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她看似平静的表面下究竟是什么样的里子,她暗地里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是银月国的密探们也查不出来的?

    当然,有一点女皇陛下确认了,那就是这个洛凝霜小的时候伤害过洛芷珩。

    这两个孪生姐妹的童年,充满了算计、嫉妒、阴谋和争斗。里面洛凝霜主导一切,而洛芷珩却是那个张扬跋扈却极其单纯的被害者,通常是被拿来当枪使了,好名声都是洛凝霜的,坏名声都是洛芷珩的。

    女皇陛下不期然的想到了自己的一双孪生女儿,被世人齐名称之为献世皇王的两个人,他们不也一样经历过洛芷珩洛凝霜经历的一切吗?同样是嫡出,同样是孪生,同样是只差一步,就能得到一切,可是只因为后出生而错失了一切。

    那么她的世王,是不是也悲凉过?是不是也愤怒过?是不是也怨恨过命运的不公平?也许有,只是琴银世却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情,从来没有像洛凝霜那样去算计自己的孪生姐姐。反而,琴银献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打压世王。

    世王很好,真的很好。女皇这才幡然醒悟,被她一直忽略的女儿孙女,反而是最出色的,远比那些得到了一切就开始想方设法排除异己,甚至连亲人都要灭了的琴银献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奶娘兴奋了,她的记忆里面有银月国,她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不能再回到自己的故乡,是一件憾事,哪成想峰回路转,小王爷无意中招惹了女皇,竟然让他们有能认祖归宗荣归故里的意外之喜。

    “小主人您快点头啊,咱们终于能回家了!”

    洛芷珩却没有丝毫的开心,反而暗暗蹙眉,想象中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这女皇看样子是那种打定主意就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呢。

    “您之前说过,不论我是不是琴银衡的女儿,您都不会为难我的。”洛芷珩蹙眉道。

    女皇走到洛芷珩面前,缓缓蹲下,这是女皇第一次有机会和精力认真的看洛芷珩的样子,也是女皇第一次真正的看清这个孩子的容颜,看见之后,女皇陛下温柔的笑了起来,有些想要触摸她面容却又不敢的局促感,目光里淡淡的笑意夹带着无尽的思念和惊喜。

    洛芷珩忽然就想起来,面前这个看上去漂亮威严的不得了的年轻女人,其实已经一百三十多岁了……

    让一个老人家这样局促小心翼翼的对待,洛芷珩那可彪悍的土匪心甘,有点少有的于心不忍呢。

    慢慢握住女皇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只要能让自己顺心肆意,洛芷珩不介意卖萌装乖。她笑得天真烂漫的道:“您这是确认了我的身份了吧。”

    女皇眉宇间是显而易见的激动和狂喜,那放在洛芷珩如玉容颜上的手甚至颤抖。她用力点头,声音喜悦:“确认了!也怪皇祖母之前大意了,怎么就没有好好看看你这张脸呢?虽然不知道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但你这轮廓皇祖母却熟悉万分,和你外祖父长得真的是很相似,不过你比你外祖父多了许多的柔媚,若说你不是他的血脉,谁能相信呢?”

    洛芷珩的外祖父,银月国将门之子,那张容颜并没有多娇媚,放在银月国里面只能算是姿色中上,可是就是那样一个男子,被女皇陛下选做了皇后,而那个男人,曾经是银月国里多少女子倾慕的对象。

    银月国千百年来只有那个男子上过战场,只有那个男子有让人看上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眼的无穷魅力,也只有那个男人,能顶着一身的伤疤还笑颜如花。他本娇弱,却为了母亲而扛起一个家。

    洛芷珩调皮的眨巴眼睛,故作惆怅:“那让您整日面对这张脸,岂不是让您触景伤情吗?那岂不是我的罪过?”

    “怎么会呢,朕看见你的样子,就觉得暖心,朝思暮想的容颜,能常常看到,只会让朕开心不已。”女皇摇头笑道。

    “女皇陛下,小主人小的时候那模样和皇女殿下,一模一样的。”奶娘在旁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让女皇陛下面色巨变,震惊的抬头看着奶娘,眼底是浓浓的惊恐和迟疑,转瞬就变成了巨大的讥讽与绝望。在看洛芷珩的时候,那目光似乎透过洛芷珩,看向了另一个人一般,忧伤呢喃:“朕早该想到的,不像朕也能相似别人啊,衡儿的容颜却和朕与皇后都不相似,那个时候她还小,哪里能真的看出来什么呢?只今天看见芷珩的模样,朕才翻然醒悟,若是当年朕没有那么糊涂……”

    当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洛芷珩不知情,只是奶娘身上浓浓的悲伤,女皇眼底深深的愧疚和自责,让洛芷珩也觉得十分压抑。

    她笑着安慰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还活着的人当然要向前看。我想母亲如果还活着,她也一定不会怪罪您的,命运安排如此,谁也不能怪,而且母亲能有了哥哥之后那么多年又生下我和洛凝霜,可见母亲和父亲的感情是极好的,这样看来,母亲在民间这些年是快乐幸福的,一个人能平淡却幸福的活着,是老天给予的最美好的赐福,许多人一辈子都求而不得呢。”

    “芷珩说的对。可是你母亲这件事情,朕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你皇祖父惨死,你母亲这么多年也一定吃了许多苦,而你,差一点因为朕的鲁莽而让你死在朕的手下,这些都是人为的,朕不能不给你们一个交代,活着的人可以体谅那叫胸襟,但不对死了的人给出一个交代,那就是自私。朕不会因为袒护琴银献那个畜生而罔顾真/相的!”女皇说的很坚决,这是她第一次当着洛芷珩的面说琴银献,还骂了句畜生,可见她心里强压的愤怒已经控制不住。

    洛芷珩暗爽,琴银献……可不就是畜生嘛!行啊,收拾畜生,她喜欢看啊。1d6SA。

    “所以你要和朕回去,你要亲眼看着朕为你祖父母亲还有你报仇!”女皇一句话,又让洛芷珩纠结起来。

    “我能不回去吗?我觉得在这里我很快乐幸福,这里有我的朋友亲人,银月国虽然是我的祖宗之地,可对我来说那里是陌生的,我就算去了也是找不到任何归属感的。皇祖母,您能体谅孙儿吗?”洛芷珩软软的声音,糯糯的尾音轻颤,亮晶晶的目光里盛满了委屈和渴望,双手将女皇陛下的手掌握住合十在掌心里,祭出了杀手锏。

    穆云诃曾经说过,阿珩撒娇天下无敌,在铁石心肠的人,只要看见撒娇的阿珩,那就只有缴械投降的份,阿珩是女妖,专门迷惑人心。

    女皇身份及其尊贵,又因为长年的伤心忧郁而显得充满了冷酷和戾气,没有人能敢和她真的亲近,也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放肆撒娇说不,所以女皇从来没有体会过真正的亲情是什么样的。

    可别人不敢,洛芷珩敢啊。杀人越货她都敢,又是来自民/国那个相比封建社会进步开放许多的时代,将女皇当作长辈不当皇帝,说话轻声,言行自在。

    女皇的心募地莫名柔软了下来,虽然情绪激动之下她态度和蔼许多,但威压还是在的,可是这样撒娇的洛芷珩,真的让人想往骨头里疼爱。有点慌,有点惊,洛芷珩是个奇怪生物,又软又甜又稀世,她那颗古老的心终于有了一丝‘这我我孙女,是孙子辈的小娃娃’的觉悟,一想到这,女皇就有点不敢再释放她的王霸之气,生怕惊扰了这个软软的得来不易的小家伙。

    而且这孩子叫她什么?皇祖母!!!

    “珩儿啊,你认我了吗?”女皇陛下漂亮的脸上,想笑可表情僵硬,有些像哭的样子。

    洛芷珩乖巧的点头,雾蒙蒙的大眼睛,苍白的小脸上因为笑着而显得脸蛋嫩嘟嘟的,看上去像尊易碎的瓷娃娃,可爱的不得了,珍贵的不得了。

    女皇心里软乎的乱七八糟,老人家的心你永远不会懂,本来是想迷惑女皇,忽悠女皇让她别强迫自己去银月国,哪里知道女皇强势威严霸道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软乎乎渴望亲情的心。洛芷珩伪装萌物,竟然一下子萌翻了女皇的心。戳中了女皇那不为人知的柔软一面。在女皇的心理,小丫头一瞬间从可以继承皇位的培养对象,上升到了需要保护的软娃娃。

    他们祖孙之间相差一百一十多岁,对于女皇来说,洛芷珩可不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娃娃嘛。

    “皇祖母不勉强你,珩儿想做什么都行,只要你高兴就好,皇祖母不拦着你。不过有一点,你要和皇祖母回去一趟,最起码要宣布你的身份,朕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朕的小皇孙回来了,朕要让我们的国民都认识你,他们未来的主人!”女皇抓紧洛芷珩的手,话语是掷地有声的。

    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真的毫不犹豫的就认定了洛芷珩继承她皇位的继承者身份!

    奶娘激动的老泪纵横,洛芷珩脸上是傻乖傻乖的笑,内心却内流满面,她不想当女皇世王那样的老怪物啊,一百多岁了还坐在皇位上蹦达,把自己整成了个多疑心狠的老BT,那多凄惨!

    可惜洛芷珩内心的呼喊只能放在内心,从那天开始,将军府里就总有这样一幕,那之前被他们当成是一级恐惧的女皇陛下,整天笑米米的端着各种汤汤水水,出出进进洛芷珩的原子,大言不惭的说‘乖孙女啊,快来尝尝,这是皇祖母专门亲手给你做的某某补汤,一定要都喝掉身体才能好’。

    厨房的厨娘们表示压力真大,明明女皇陛下只是监督一下,给几个方子,让银月国调来的御用厨娘们操刀制作而已,怎么就成了女皇陛下亲自专门做出来的呢?还能那么大言不惭……

    女皇陛下从一级恐惧,快速变成了美丽的风景线,将军府杀气没有了,一时之间一团和气,终于有过天晴。

    玉儿偷偷跑进来,小脑袋在门外探进来偷看,洛芷珩发现她,便歪头笑道:“我家来个贼,专偷我的笑,一看见小贼,我就笑不停。”

    玉儿一愣,旋即笑米米的跑进来,摇晃着洛芷珩的手道:“这是什么诗?听上去通俗易懂的,珩儿姐姐专门作诗来表扬玉儿,玉儿好开心的。”

    洛芷珩好整以暇的道:“别打马虎眼,你都这样好多次了,偷偷摸摸的,说,你究竟怎么回事?”

    玉儿神秘兮兮的看了眼门外,在洛芷珩耳边小声道:“你那皇祖母今儿个受不了舆/论的打压,终于亲自上阵给你顿补品了,咳咳,刚刚把小厨房给烧了。珩儿姐姐,玉儿好羡慕你啊,你有一个好祖母,虽然她生气的样子很可怕,平日里见人也和父皇似的那么威严,可是她对你真的好好啊,虽然是半路出来的祖母,可还是让人好羡慕。”

    洛芷珩眼睛里有了笑意,捏着玉儿肉乎乎的小脸道:“玉儿是我的小妹妹,我的祖母也是玉儿的呀,等会皇祖母拿来补品,玉儿一起吃啊。”

    “我才不,要吃你的补品,就要先吃女皇陛下的威严,会吃吐血的。珩儿姐姐,玉儿可以出去玩吗?穆王朝具体什么样玉儿还不知道呢,来了这么久,碰到了许多事情,一直心惊胆颤的,玉儿想出去走走。”玉儿小心翼翼的看着洛芷珩,可目光又不敢直视她,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样子。

    洛芷珩没发现似的道:“你之前不是去过?纤雪呢?”

    “是去过,玉儿就想带着几个人出门体会一下,不想让小姨跟着,你知道,我小姨比我母后还能念叨我。”玉儿气鼓鼓的道。

    洛芷珩笑道:“去可以,但一定要带够人,如果遇见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就报出小王爷的名讳,早去早回啊。”

    玉儿惊喜的大笑,激动的一下子跳起来就跑掉了。

    洛芷珩挑眉找来了奶娘:“你跟着玉儿公主,别让她发现了,就暗中保护就好。”

    奶娘精神极好,小主人没有了杀身之祸,女皇陛下又如此疼爱小主人,奶娘圆满了,年轻了好几岁似的,笑着就跟出去了。

    南朝,白明月王府

    被穆云诃阴的断子绝孙的白明月还是活下来了,只是可能是老天怜悯,在新婚之夜他动了洛凝霜的丫鬟春暖,就当着洛凝霜的面霸占了春暖,那一次反而就中招了,洛凝霜守活寡还要每天被白明月各种虐/待毒打,每天活在人间地狱一般的煎熬绝望愤怒。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春暖晕倒了。

    本来是没有人在意的,但是毕竟春暖是姨娘了,白明月为了让洛凝霜不痛快故意给春暖抬高身份,春暖的丫鬟还是请来了大夫,结果简直是天雷滚滚晴天霹雳意外之喜极其戏剧化。

    春暖怀孕了!皇决来懊自。

    一个等同于太监的男人的姨娘怀孕了!

    这消息也不知怎么的就不胫而走了,一时之间整个南朝轰动了。就根白名月当初被人废了成太监一样的轰动。太监能让女子怀孕吗?当然不能,可是太监的喜婆偏偏就有了,而且月份不少于两个月了。

    白明月刚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震惊到脸色变幻的像开花。他第一个想法就是,个践货竟然敢偷汉子!

    但是一听到春暖怀孕的月份,他就愣住了,坐在软榻上翘着兰花指,他掐指一算,眼睛骤然明亮。

    哎哟,这怀孕的日子照这样看,那不就是他刚刚成婚那段时间吗?春暖之前不可能偷人,因为是白明月给春暖破身的,之后就更不可能了,春暖几乎天天和他在一起,他没有打过春暖,但却让春暖天天看着他虐待洛凝霜,俩人几乎成最佳拍档了,一个虐一个看,纯属俩BT。

    这么一算,这孩子不就是自己的吗?白明月的狂喜是理所当然的。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断子绝孙了,在也没有孩子了,可是哪知道天理昭昭,竟然让他柳暗花明了。于是春暖理所当然的成了王府里的宝贝疙瘩,白明月在BT了几个月之后终于正常了一点。

    整天围着春暖转,护着春暖的肚子就跟个孙子似的,这是他白明月这辈子唯一的后嗣血脉了,一定要保住,一定要保住!

    而春暖,已经恨上了洛凝霜了,她被白明月强/暴,洛凝霜看着不仅不帮忙,不救她,反而还在一旁看着笑,春暖忠心耿耿这么多年,彻底寒心了。本来以为这辈子就此断送了,可是忽然怀孕了,狂喜之后,春暖就想着有个孩子来防老也好啊,这孩子以后是白明月唯一的孩子,不论男女,都证明白明月曾经也男人过,以后只会对这孩子好的不得了,那她母凭子贵,未来不可限量啊。

    这样一想春暖整日里也是笑米米的养胎。可是洛凝霜怎么能看得过春暖好?在洛凝霜的心理,春暖就是一个叛徒,竟然敢背叛自己,天天看着自己被虐/打,竟然不帮忙,洛凝霜恨不得杀了春暖。

    现在春暖有孩子了,还是白明月那个畜生的,洛凝霜有多恨,显而易见。

    可是自从春暖怀孕之后,白明月竟然不怎么来虐/待她了,天天围着那个贱丫头转悠,洛凝霜好不容易能有几天清净日子不再挨打挨骂,自然也不会上赶着去触霉头。本来安静两天可以好好养伤一下,谁知道这天夜里,她的房里突然来了一位神秘人。

    洛凝霜知道上辈子的一切,却不知道这辈子怎么就偏差这么大呢?她却再也不敢托大了,臧天无现在不在她身边,她也找不到,不然他早就让臧天无杀了白明月和春暖这两个践人,在带着自己走了。没有了安全保障,洛凝霜变得异常乖巧,只是惊恐的看着来人。

    那人却好似在自己家闲庭散步般的悠哉,走到桌子旁坐下,声音是极好听的,慵懒且邪魅:“你就是洛凝霜。”

    听来人的声音陌生,却显然是知道她的,洛凝霜也不喊不闹,乖巧点头道:“我是。”

    那人似乎挺喜欢洛凝霜这样乖巧,笑了起来:“挺乖的嘛,还这么镇定,看上去不像个没有心机的人呢,怎么就玩不过洛芷珩呢?”

    洛凝霜全身汗毛倒立,一听到洛芷珩这三个字,她就恨得直咬牙!声音也不自觉的紧绷冷硬起来:“你是什么人?洛芷珩的狗腿子吗?”

    啪地一声,一只杯子在黑暗中飞了过来,竟然准确的打在了洛凝霜的嘴巴上,洛凝霜疼得低叫一声,摸着嘴巴湿漉漉的,口腔里都是腥味,她知道出血了。心下骇然,这人还是个武功高手?!

    “你究竟想干什么?”紧张的问,洛凝霜的手摸上了头上的发簪。

    “别做多余的挣扎了,我不是来要你命的,但倘若你自作聪明的话,那不让你死也是没什么的。我来,只不过是想亲眼看看,那位和洛芷珩斗的几乎头破血流下场凄惨的妹妹是什么样的,现在看来,你还不错。要不要和我合作?我们一起弄垮洛芷珩呢?”男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引诱。

    洛凝霜狼一般的眼睛里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光亮:“你也是洛芷珩的仇人?”

    “严格来说,不是。洛芷珩怎么样与我无关,但是她要是出现点什么意外,对我是有极大的好处的,所以我要她出事。不过我要做的事情有些复杂,你要愿意,就帮助我除掉洛芷珩,到时候我可以让你顺理成章的坐上穆云诃王妃的宝座,那,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男人的话越发的令人沉沦和狂喜。

    洛凝霜惊喜,但却不会轻易的就相信这个男人的话:“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谁知道你用完我之后,会不会把我也给毁掉?”

    男人说话中有一种不自觉的霸气:“自然是不会的,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一定能让你当上穆王妃,也能让你顺利抱得美男归,还能让穆云诃对你死心塌地。当然你留在穆云诃的身边对我来说是必须有利益的前提。我们互取所需而已。”

    “可你为什么找上我?你说的那些看上去都是不可能的呢。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感情,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真的是没有一丝缝隙的。你说你能做到那些,说实话,我不信。”洛凝霜也不傻,冷笑道。

    “你现在还有其他办法?只有我能将你从这里救出去,现在你是众叛亲离的,如果不抓住我这个机会,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男人阴冷的嘲讽道。

    洛凝霜怒极又惊恐,她眼珠子诡异的转动着,思索着男人的话,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真的不容乐观,在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在白明月的手中,还不如拼一把。

    正在洛凝霜想要进一步了解情况的时候,只听那神秘人低咒一声:“该死的,怎么还有别人来?你仔细考虑,我r后再来找你。”

    洛凝霜震惊的看着眨眼间消失的人影,心头恐惧,难道自己唯一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争取快点上二更,宝贝们群么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