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26 会错意反尴尬!恶人先告状!
    这样想来一举多得,虽然委身给一个女人恶心和荒唐极了,可是她现在已经穷途末路,没办法了。

    洛凝霜自以为是的把女皇想成了女色狼,还是喜欢女人的那种,又自以为是的让自己‘委曲求全’的给了女皇。她整个人一下就软软的贴在了女皇怀里,娇滴滴的委屈哭起来,还用自己鼓鼓囊囊的浑圆,挑/逗似的不经意却连绵不断的蹭着女皇的身体,哽咽道:“女皇陛下要为霜儿做主啊……”

    女皇陛下多敏感厉害的人物,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洛凝霜脸上那变幻的脸色,再加上她暧昧的小动作,弄得女皇陛下忽然升腾起了一股恶心的感觉。

    可是这人是自己是孙女,而且也才刚回来,她也不好过多的说什么,放开洛凝霜女皇想开口说话,哪里想到洛凝霜竟然又自己粘上来了。

    “女皇陛下,霜儿这身体不适舟车劳顿所致,而是因为……呜呜呜,霜儿好可怜啊,被自己的亲姐姐逼得嫁人,还是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这个人不仅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姐姐的人,您不知道我那亲姐姐,她明明知道这白明月喜欢她,可是她还非要这样做,那分明就是在打压我,可是我不怨恨姐姐,谁让她已经成亲了呢?然而白明月却一直在,对我……呜呜呜。”洛凝霜不等女皇问就自己连忙的诉苦起来,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人不禁想要问问她,究竟白明月对她怎么样了。

    女皇暗暗蹙眉,原本柔软的表情却冷了三分,只是声音还算温和:“他对你怎么样了呢?”

    洛凝霜仿若惊恐的不敢说话,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白明月,又连忙的抓紧了女皇陛下的手臂,惊恐的往后缩,似乎非常怕白明月。

    女皇冷锐的目光瞬间看向了白明月。

    白明月感觉有种泰山压顶的巨大压力感,收起了自己惊艳的目光,心口胡乱的跳动着,恐惧不已的样子。阴狠的声音也变得有点颤抖:“女皇陛下别听这个践人胡说八道。你看她那个贱样就知道她没安好心,她在欺骗女皇陛下,她嫁给本王,本王还不想要呢,哼,还当自己是什么冰清玉洁的人吗?”

    “白明月你不要胡言乱语!当初要不是你强迫的我,你以为我会嫁给你这个无能的窝囊废吗?我姐姐都能嫁给穆云诃小王爷那样优秀的人,我又为何不能?我不必我姐姐差点什么!”洛凝霜怒火中烧,哄着眼睛怒道。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是在讲故事吗?不比你姐姐差点什么?差太多了!就你这样的还想找个穆云诃那样的人?你做白日梦呢吧。”白明月讥讽的道,那目光看着洛凝霜仿佛要将洛凝霜给生吞活剥了。洛凝霜再一次的踩中了他的底线,窝囊废这几个字白明月死都不想听见。

    洛凝霜看得懂白明月眼睛里的神色,他在警告她,在多说一句就让她好看。洛凝霜不服气,但因为摸不准这女皇陛下会不会给自己出头,所以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女皇早就知道洛凝霜在南朝做过的事情,本来心理面还念在她是衡儿的女儿而网开一面的,但是现在她自己都给说出来了,还敢将她的姐姐拉进来抹黑,这让女皇陛下很生气,也很恼怒洛凝霜的人品,对她的印象更差。

    “够了,你们将这里当什么地方?朕让你来不是看你吵架的。”女皇扫了一眼洛凝霜,口吻威严。

    洛凝霜心中大惊,连忙掩藏起来自己的尖酸刻薄,小心翼翼的哽咽道:“女皇陛下赎罪,霜儿也是被逼无奈,这么多日子以来,霜儿一直被这个男人伤害欺负着,霜儿也是害怕,求女皇陛下救救霜儿,将霜儿从这个魔鬼的手中救出来吧。霜儿就是做牛做马也会回报女皇陛下的,不论女皇陛下让霜儿做什么,霜儿也绝不犹豫。”

    对一个刚刚见面的女人就这样哀求,实在是不合常理的,但是洛凝霜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她只能求助眼前这个权利滔天的女皇陛下。她真的受够了那两个贱男女。

    女皇对这个顺杆爬的孙女表现的不冷不热,似笑非笑的道:“哦?让你做什么事情你都会答应朕?那你觉得朕会让你做些什么事情呢?”

    女皇本身就英气,又因为常年是上位者,自然有一股男儿的感觉,这样说话,美丽的容颜和雍容的气质,就让她看上去迷人至极。

    洛凝霜心想给这样的女人当禁/脔,倒也不是太难以忍受。早就听说过上位者们的口味都很独特,这样看来倒是真的。

    洛凝霜故作害羞和忐忑,却又表现出自己聪明善解人意的一面,含羞带去的看着女皇陛下,低声缓慢的道:“女皇陛下就算想要霜儿,霜儿也是愿意的,能服侍女皇陛下这样的人中龙凤,是霜儿的福气,霜儿只有感激和开心。只是求求女皇陛下,救救霜儿。”

    女皇听见洛凝霜的话,差点没气得脸都青了。瞪圆了眼睛,女皇也失态了,指着洛凝霜觉得自己的身体都麻木了。

    这……她的孙女怎么能说出这样不成体统的话?!亲孙女跟了亲奶奶?这是什么?乱/伦?禁忌?还是疯狂?她看是神经病!

    白明月早已经被洛凝霜那恶心人的惺惺作态给煞到了,立刻讥讽的怒道:“践人!你还要不要脸?竟然自甘堕落到要给一个女人当玩物?你真让人恶心!”

    大厅里的众人也是震惊的麻木了,他们的女皇陛下可是很正常的,只喜欢男人。这女人哪只眼睛看出来女皇陛下会要她啊?

    洛凝霜也是紧张不已,她想着自己说出来,让女皇看见自己的好,自己的聪明,能让女皇更加的喜欢自己,那能让她以后走入女皇的心更多一点筹码,可是现在看女皇那难看的脸色,洛凝霜不禁心惊肉跳,难道是自己猜错了?那可怎么办?

    她吓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道:“女皇陛下喜怒,霜儿只是一时情急,霜儿没有别的意思的,霜儿是说哪怕能留在女皇陛下身边,就算是做一个婢女伺候女皇陛下,霜儿也是开心的。”

    “可是女皇陛下不需要她的孙女当什么婢女伺候呢。我还从来不知道我洛家的女儿,竟然有这么贱的,自甘堕落的去给人当婢女?你堂堂南朝皇子的王妃,竟然如此说话做事,就不怕丢了南朝的威仪!”一把细腻悦耳的声音骤然响起,打破了大厅里诡异的气氛。

    洛凝霜全身僵硬了一刹,猛地转过身看过,眼底瞬间迸发出一种恨不得将人生吞活剥的狠辣。

    白明月也是第一时间转过身去,在看见来人的一刹那,眼睛都亮了,只不过里面交错着的是极其复杂的情绪,爱恨皆有。

    洛芷珩却对白明月那苍蝇一样的目光视而不见,在穆云诃的搀扶下优雅自如的走进了大厅,然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对着女皇俏生生的喊道:“孙女给皇祖母请安了。”

    女皇陛下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但宠爱却更多。她看见洛芷珩的时候,脸上的五官都笑开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可比对着洛凝霜的时候要真切和温柔了许多。

    “怎么出来了?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应该多休息的。”女皇温和的道。

    洛芷珩小脸一鼓,娇声道:“总躺着人都快要张草了,听到我那‘好妹妹’回来了,我这一高兴啊,感觉人立刻就神清气爽起来,迫不及待的就来见我妹子了。哪里知道我这‘好妹子’竟然这么孝顺呢,竟然自动请缨要给皇祖母当婢女。啧啧,这样一比较,我果然是那个不孝的人呢。久别重逢的祖孙,我只顾着享受皇祖母的疼爱和亲手做的补汤,而我的好妹妹却想着怎么伺候皇祖母。看看这差距,真是让我好生不安呢。”

    洛芷珩说的声泪俱下,声音哽咽的不像话,可是脸上却一点眼泪也不见。她捧着心脏衣服痛心疾首自责不已的样子,可是那眼角妩媚娇俏的风情却只有笑意没有歉意。

    她就连演戏都演的这么虚假,真是做作恶心!洛凝霜恶毒的想。

    可是这群人是怎么了?都是傻子瞎子吗?洛芷珩明显是在演戏啊,为什么穆云诃看上去就很紧张?为什么女皇看上去就很心疼?

    洛芷珩又惊慌的问穆云诃:“我这么不孝顺,这么不会来事,这么不尊老爱幼,是不是很糟糕啊?你会不会休掉我?”

    穆云诃心里快要乐开花了,洛芷珩埋汰人都这么文雅,他也不好不配合,于是温柔的摸摸她的脸,还不着痕迹的掐了一把,嫩的快出水了,他声音更柔:“不会,阿珩什么样都是我爱的,再说你哪里有不尊老爱幼不孝顺呢?你看你妹子回来了你就立刻不顾自己病弱的身体,赶快出来看她,这份情她得记住一辈子。这是你爱幼的表现呢。”

    “再说尊老,你对待你皇祖母什么样你皇祖母最清楚了,如果你不尊老的话,你皇祖母会这么疼爱吗?还屈尊降贵的亲手给你做汤汤水水,一日不落的。天下有几个老人能做到这份上呢?这是你的福报,你皇祖母是知道的。”

    “真的吗?皇祖母?”洛芷珩演戏上瘾,刺激人更上瘾。眼角余光瞄到洛凝霜那苍白镇惊骇然的脸色,她嘴角情挑,希翼的问向女皇陛下。

    女皇嘴角微微僵硬,却是笑道:“是是,朕的乖孙孙最最孝顺了。”

    “就是,我的阿珩是最好的。你不要妄自菲薄了,在让你妹妹笑话了。”穆云诃不咸不淡的道。

    洛芷珩却好像不死心似的,走到女皇身边,缠着她的胳膊,骄蛮的问道:“那皇祖母心里最喜欢谁?”

    女皇陛下很享受这小孙女的撒娇,当然不能让小孙女失望了,笑道:“自然是最喜欢我们珩儿了。”

    洛凝霜的脸瞬间白的彻底。

    洛芷珩心满意足的眯起眼睛笑,腻腻歪歪好一会,好像才忽然发现还跪在地上的洛凝霜似的,惊呼一声,奇怪的道:“哟!霜儿怎么还跪在地上啊?你这孝心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咱们皇祖母不需要你当婢女啊,皇祖母身边伺候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你在这样可就算在难为皇祖母了哦。”

    洛凝霜已经震惊到痴呆了。

    洛芷珩……这个贱女人究竟在说什么?!皇祖母?什么皇祖母啊?孙女?他们什么时候竟然成了一位女皇的孙女了啊?!难道他们的父亲是银月国的皇子?

    洛凝霜满脑子的问号,一团糟,但是她却准确的抓住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真的有机会咸鱼翻身了!样个委为是。

    颤颤巍巍不可置信的看着女皇,洛凝霜小心翼翼的问:“您、您竟然是我的皇祖母?!”

    洛芷珩笑道:“错,不是你的皇祖母,而是我们的皇祖母。女皇陛下是哥哥,我,和你的皇祖母。这么?霜儿竟然不知道吗?”

    洛凝霜瞬间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她刚刚在干什么?竟然以为自己的皇祖母喜欢自己,还想要给皇祖母当玩物?洛凝霜傻眼了,自己都有种被雷劈了的狗血感。她不知道自己在女皇陛下的眼中,此刻算是什么,她很惊恐和后悔,刚刚不自作聪明就好了。但是她就是在聪明,又怎么能算出来,这个从未蒙面的大人物,竟然会是自己的皇祖母!

    “皇祖母!”洛凝霜忽然跪着前行到了女皇的面前,伸手就抱住了女皇的大/腿,那眼泪也是真的方便,瞬间就流了下来:“您竟然是霜儿的皇祖母!霜儿真的不敢相信,霜儿还能有人疼,呜呜呜,这么多年来霜儿一直就羡慕能和其他人一样,有慈祥的祖父祖母疼爱霜儿,可是一直没有,父亲也从来没有提到过他的母亲还在,如果早知道皇祖母的存在,霜儿也许就不会吃这么多苦了。”

    洛凝霜现在就一个念想,这突如其来的皇祖母,可是上辈子没有的。这是一个她抓不住和不知道的人,但是这个人这辈子出现了,还是这样金光闪闪的高贵身份,她一定要抓住了,只要抱住皇祖母的大/腿,那下辈子都不用愁了,荣华富贵权利,她都能手到擒来,应有尽有。到时候她就可以将那些辜负她伤害她让她不痛快的人,统统杀光。

    了洛凝霜心中也愤恨不已。竟然又是这样,让洛芷珩抢先一步了。看着皇祖母对洛芷珩的态度,洛凝霜其实也能感觉的出来,皇祖母真的喜爱洛芷珩。竟然还说什么最喜爱她!这么可以这样!什么好处好事都让洛芷珩这个践人给占了,那她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一个重生的机会?

    抢过来,一定要将皇祖母的疼爱的目光完全的抢过来。

    女皇陛下眉头再一次的皱起来,洛凝霜的哭声和话语让她很不满意。好像她快死了似的。而且洛凝霜究竟能不能搞清楚状况?她看了洛芷珩一眼,小丫头竟然正在看好戏似的瞧着,无奈,女皇瞪了洛芷珩一眼。

    洛芷珩咧嘴一笑,轻飘飘的道:“哎呀霜儿快起来吧,咱们皇祖母这不是好好的吗,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可是很犯忌讳的,皇祖母不会喜欢的哦。再说了,虽然这是咱们皇祖母,但她老人家可不是父亲的母亲,而是母亲的母亲哦。”

    “啊?什么意思?”洛凝霜脑袋发胀,怨恨洛芷珩说话这么总说一半?

    洛芷珩却不再说话,她才不给洛凝霜解释呢,让洛凝霜自己去找答案吧。1daGo。

    “霜儿起来吧,朕这次找你回来,就是想看看你怎么样,毕竟朕和你们母亲失散多年,对于她的孩子,朕还是要照顾到的。现在看到你们姐妹二人都成亲了,而且夫君也都……很不错,朕也放心多了。”女皇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眼那一边还在震惊中的白明月,这句‘很不错’就说的很违心了。

    穆云诃是很不错,但白明月……是非常差劲!

    洛凝霜一听这话就慌了,难道有这么个厉害的皇祖母她会不利用吗?她可不想在和白明月那BT过下去了。

    “皇祖母救我啊,霜儿过得一点也不幸福,您看,您看看霜儿这一身的伤啊。”洛凝霜情绪激动的将自己的衣服给脱掉,她的动作出人意料,竟然也不管这里还有其他男子在场。

    穆云诃脸上阴霾一闪而逝,快速离开了厅堂,而其他男子也跟着穆云诃快速离去。

    女皇脸色微微阴沉,洛芷珩则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洛凝霜的动作。

    洛凝霜挺起了胸脯,泪眼婆娑的道:“皇祖母您看看啊,看看霜儿的身子。”

    女皇在布满却也还是低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就让女皇陛下的脸色极其难看起来,她低喝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见到那一身可怕的伤痕和瘀青,不用问也知道洛凝霜之前受过怎么样的非人待遇。女皇一生高高在上,绝对不是那种谁都敢起伏的女人,而银月国只有女人欺负男人,男人哪里敢这样虐打女人?

    女皇怒极,虽然不看好这个孙女,但孙女是女儿的遗孤,是自己找回来想要弥补的,这样遍体鳞伤的孙女,女皇不能不管。

    洛凝霜怒指白明月,哭诉道:“是他!都是白明月这个魔鬼打得。自从嫁给了白明月,孙儿就没有一天安稳日子过。白明月他是个疯子,他每天虐打孙女,打得孙女体无完肤遍体鳞伤,不管孙女如何求饶和哭喊,他都不会手下留情。他这样折磨孙女,真的是比杀了孙女还要让我痛苦。有的时候我甚至想,他干脆杀了我好了,又何必这样折磨我也折磨他自己呢?”

    女皇目光极其阴霾的看向白明月,阴沉的道:“霜儿说的可属实?你究竟为何要如此虐打于她?”

    “我……”白明月开口,了洛凝霜哪里能给他开口辩解的机会,立刻打断了白明月的话。

    “皇祖母有所不知,白明月不爱霜儿,霜儿与他之间也是无爱的,这一切完全就是一场误会和一个错误。白明月本来是喜欢姐姐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阴差阳错的就将霜儿当成了姐姐,还将霜儿给欺负的,最后弄得人尽皆知,霜儿自愧不是什么桢洁烈女,但也是知道礼仪廉耻的,霜儿是想过自杀的,可是……可是姐姐她……”

    女皇眯起眼睛,不露声色的道:“你姐姐怎么了?”

    洛芷珩也是好整以暇的看着那自说自演的洛凝霜,一点也不害怕。

    洛凝霜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哽咽道:“可是姐姐为了自己的名声和与小王爷在一起,竟然让霜儿嫁给白明月。霜儿当时是不愿意的啊,可是无奈,那个时候的霜儿没有一点办法,我反抗不了姐姐,那个时候姐姐在南朝如鱼得水,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指向霜儿,对霜儿是十分不利的,霜儿没有办法,只能含恨嫁给了白明月。”

    “但是白明月他怀恨在心,认为他没有娶到姐姐是我的错,所以就将所有的愤怒和怨恨都发泄在了霜儿的身上。这么长时间以来,霜儿好多次都想要自杀,但是都被他发现阻止了,霜儿在南朝王府里就好象是活在地狱里一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珩儿,你有什么话要说?”女皇声音有些冷淡。

    洛芷珩却还是那副表情,不紧不慢的道:“没什么好说的,她说的都是事实,是我让她嫁给白明月的,不过当时这件事情是南朝皇帝主张的。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也是为了妹妹好。她已经失身给了白明月,还弄得人尽皆知。倘若不嫁给白明月,她还能有更好的出路吗?我作为姐姐为了她的未来,为了她的名声可谓是煞费苦心,不知道做了多少事,到头来却换来这样一个下场,看样子真是我罪该万死呢。”

    洛芷珩说话声音渐重,隐隐有种令人压抑的威严和恼怒在其中,轻笑道:“洛凝霜,所以你现在是在指责我,怨恨我是吗?也对,当初如果我不管你死活,不管你是不是会因为名声败坏而被南朝那群激愤的百姓陈汤,不管你是不是再也嫁不出去,什么也不管你,就让你自生自灭,被那群人的唾沫淹死,被他们骂死,被他们指责死,就好了!是不是?这样做你就满意了是不是!”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喝,如平地一声雷一般的在安静的大厅里炸响。那跪在地上的洛凝霜被震得头皮发麻脸色发白。

    女皇微微闭上眼睛,看着在场几个人的表现,目光最后落在了白明月的身上。

    洛凝霜心里恨不得杀了洛芷珩,但却哽咽恐惧的道:“姐姐你误会了,霜儿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啊。霜儿这么会不知好歹不知道姐姐是真心为了霜儿好呢?可是姐姐那个时候你就是我唯一的依靠啊,我嫁人了在那种地方,你却离开了,如果姐姐能和我在一起,哪怕是让我嫁回穆王朝来,有姐姐和小王爷撑腰,那白明月也绝对不敢让与此虐/待霜儿啊。霜儿只是害怕了,不是怨恨姐姐啊。”

    所有的话都是违心说出口的,所有的怨恨只能在这一刻被深深的隐藏在心中,她知道她唯一能争取的就是女皇的同情和怜悯了,她不能让女皇厌恶她,这个皇孙女的身份她要得到的稳稳当当的。暂时的忍辱负重,等待将来她崛起的时候,她会将今天这些践踏她欺辱她的人全都踩在脚底下!

    “是这样吗?那你就好好说,说清楚啊。不然让皇祖母听了你一半的话,还以为是我这个当姐姐的设计陷害你呢,毕竟当时究竟是谁设计陷害谁,咱们大家心里都有数不是吗?”洛芷珩阴阴的笑道。

    洛凝霜瞳孔紧缩,她觉得洛芷珩这是在威胁她。她也害怕洛芷珩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女皇,所以更加的小心翼翼。却不知道女皇陛下早就已经知道南朝那些事了。

    “你就是白明月吧,你竟敢虐待朕的孙女!”女皇竟然只字不提他们姐妹之间的恩怨过节,将矛头直指白明月。

    白明月瞬间吓出一身冷汗来,扑通一声也跪在地上道:“女皇明鉴,小王并不是故意的,只是洛凝霜经常口出狂言来辱骂小王,不仅这样,她还不守妇道,小王是个那人,哪里能让一个女人这样骑在小王头上作威作福呢?小王只是一时冲动,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

    洛凝霜见白明月立刻就怂了,对他更加不屑,在一想到刚刚看到穆云诃那越发俊美的容颜和气度,就更加的迫切想要和白明月一刀两段。

    “皇祖母,请您为孙女做主啊,孙女是绝计不会和他在讲就下去了,孙女要和离!”洛凝霜哀求道。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宝贝们多多留言呀,洛凝霜虽然出来了,但是是灭她的前奏啊,画纱也讨厌她,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