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29 有苦说不出!一语惊醒梦中人!
    洛芷珩在洛凝霜讽刺挑衅的目光下降那菜放进口中一口,优雅的咀嚼,细细的品味,脸上渐渐的露出来迷惑的表情,那模样看在洛凝霜的眼中,自然就成了洛芷珩也吃出来不好吃了。哼,这次看她洛芷珩还怎么狡辩。

    “怎么样姐姐?可是味道太难吃了,姐姐也无法下咽了呢?”洛凝霜故作委屈的道。

    洛芷珩迷惑的看着洛凝霜,一脸同情和怜悯,摇摇头说:“我吃着这菜肴的味道是极好的呀,为何妹妹要说不好吃呢?皇祖母,若是您不相信珩儿的话,那就请品尝一口吧。”

    洛芷珩将一口菜举到了女皇的嘴边,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和期待。女皇本就觉得让洛芷珩受委屈了,心里正不舒服呢,此刻孙女举着菜肴到眼前,就是一口硫磺,她也是敢张口咽下去的。

    于是张口吃下,洛凝霜阻止都来不及。可是想象中的雷霆之怒没有,洛凝霜见女皇的脸色不怎么好,但是看向她的目光就有了一丝探究和不满。洛凝霜心头一跳,连忙的道:“可是味道不好?皇祖母快快吐掉,姐姐你也是的,怎么能让皇祖母品尝这样的东西呢?”

    洛芷珩不满的道:“妹妹这话可真真是冤枉我了呢,你没看见皇祖母都没有说什么吗?这孝心呀,虽然姐姐不如妹妹做得到位,但是却一点不比妹妹的孝心少呀,姐姐能拿那不能下咽的食物给皇祖母她老人家品尝吗?实在是姐姐吃着这食物也不是很难吃呀,为何妹妹偏偏要说不能下咽呢?”

    洛芷珩疑惑的蹙眉,忽然她又惊呼一声道:“啊!我知道啦!难不成说妹妹的身子骨不好,就连味觉都有问题了吗?明明一点不辣的菜,竟然说是辣死人,这不就是味觉失常吗?皇祖母还是快找个大夫来给妹妹诊治一下吧,不然这样下去妹妹岂不是一天比一天胃口不好吗?那可怎么得了?”

    “你胡说!”洛凝霜一激动就有点忍不住脾气,她就看不惯洛芷珩那虚情假意颠倒是非的样子,忽然想到女皇还在,立刻收敛了气势,娇弱委屈的道:“这饭菜明明就不能下咽,姐姐何必说谎?还要用那样的话来中伤妹妹呢?”

    洛芷珩慢悠悠的反驳道:“我说不好吃你不信,但你还不相信皇祖母吗?她老人家可不是会说谎的人呢,妹妹呀,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吗?姐姐我当着皇祖母的面为难你,你说我图的什么呢?”

    洛凝霜被噎住,她不相信的又吃了一口那饭菜,瞬间就愣住了,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洛芷珩,怎么会这样呢?怎么才一会的功夫这饭菜就变了个味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饭菜是真的……变好吃了。

    洛芷珩,一定是这个践人做什么手脚了。可是洛凝霜现在什么指控洛芷珩的话都不能说,明显女皇是更喜欢洛芷珩的,他们姐妹二人在女皇陛下面前的起跑线就不一样,她已经输掉了一大截,不能在给女皇一个胡搅蛮缠无中生有的不好印象了。这一次她可真是吃了一个天大的哑巴亏,黄连在口,有苦难说,只能可怜兮兮的抬头看女皇陛下。

    女皇微微点头道:“饭菜没问题,可能真的是你的味觉出问题了,你放心,朕会让火云来给你诊治的,你这身子看上去就太弱了,也必须要好好检查一下的,去让人请火云来一次吧。”

    洛凝霜张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其实很想说,那火云夫人说洛芷珩的人,她怎么可能给自己好好诊治?可她也不敢说这话,火云夫人明显是世王的人,她不敢得罪。

    很快火云夫人来了,给洛凝霜非常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后,说了一大堆的费解词汇,而后道:“身子太弱了,脾胃失和,肝肾两虚,味觉发生了变化也和脾胃有关,需要好好调养,我先开几幅汤药来调理一下啊,不过有一个东西南王妃要每天吃,每天当成三餐来吃,一次一碗即可,早中晚上次一次不可落下,连服一月自然胃口大开,什么毛病都没有了。”

    “哦?是什么东西?”女皇略感好奇的问。

    火云夫人一本正经的道:“陈年老醋!”

    洛芷珩眼角狂抽,唇瓣紧抿微微侧过头去,似乎是不忍看见这一幕,但又似乎是忍不住想笑。

    一屋子的人都愣住了,傻呆呆的看着火云夫人,这是什么药方啊?喝醋?还当成三餐来喝醋?别说是连服一个月了,就是连服三天都没有人受得了吧。这哪里是在治病,简直是在添病。

    洛凝霜立刻不干了,她就觉得这个火云夫人和洛芷珩是一伙的,明显是在针对她,陷害她,而这缺德的主意,一定是洛芷珩那践人出的。

    “哪有人用老陈醋治病的啊?这是什么道理?”洛凝霜质问。

    火云夫人不紧不慢的道啊:“醋能开胃,多喝对你有好吃,你现在吃什么都是辣的,和酸的东西放一起,那真是美味,怎么吃怎么对,酸辣不分家嘛,南王妃难道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吗?”

    歪理邪说!

    洛凝霜气得干瞪眼,可是她真的也只能干瞪眼了。心里一把火窝着,她眼泪汪汪的看向女皇,哀求道:“皇祖母,霜儿虽然身体弱,但是味觉绝对没问题的,就不要喝什么老陈醋了吧?只要想一想霜儿就觉得牙都快要酸倒了呀,皇祖母。”

    女皇也觉得老陈醋当饭吃,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了,便道:“还有其他方法了吗?”

    “没有,药用的房子臣已经开了,这醋也是不可断的,南王妃要是想要快点好,就要好好喝醋。”火云夫人不卑不亢的道。

    洛芷珩见女皇还有一丝犹豫,便笑米米的说:“皇祖母您这是干什么呢,咱们现在是在给霜儿治病呀,不能因为一时半刻的不忍心和宠溺而纵容她啊,这是害了她呢,皇祖母要是真的想要霜儿好起来,那就不要阻拦了吧。”

    女皇这才毫不犹豫的道:“珩儿说的对,不能因小失大,霜儿的身体要紧,那就按照火云的嘱咐去喝药吧,记住要好好吃药和喝醋不可任性。”

    “皇祖母的话霜儿一定会听的,她孝顺嘛,对吧霜儿妹妹?”洛芷珩斜睨着洛凝霜,看洛凝霜拿着那个连白里透着青,只觉得心里一阵舒爽,整人的滋味就是够爽快!以前的洛芷珩只怕是被洛凝霜这个笑里藏刀的笑面虎给玩的团团转吧,现在她洛芷珩来了,还能惯着洛凝霜?

    洛凝霜没办法,只能忍下这口气,还要做出一副感激不已的模样道:“那是自然,霜儿一定会好好吃药的。”她可没说喝醋。

    洛芷珩挑挑眉,不在意的样子,搀扶着女皇道:“咱们先走吧,让霜儿妹妹好好休息,看一会药熬好了霜儿妹妹还要赶快吃呢,皇祖母在这里可别过了病气。”

    女皇也不愿意留在这,嘱咐了洛凝霜几句,带着洛芷珩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去。

    洛凝霜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气得直跺脚。咬牙切齿的呢喃道:“洛芷珩你好样的,这个仇加上过去的那些仇,你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的全部讨回来!”

    洛凝霜现在一个心腹丫头也没有,做什么都感觉束手束脚的,她眼珠转悠,得想办法收拢两个丫头来给她办事了呢。

    那边洛芷珩回到房间里就大笑着扑到了穆云诃,穆云诃被她笑得莫名其妙,可是看她高兴,穆云诃也跟着笑起来。半晌洛芷珩问他:“你笑什么?”

    穆云诃亲亲她的额头,宠溺的道:“看你笑我就开心。”

    洛芷珩笑着拉着他给他说刚刚在洛凝霜那的事情,说完了还乐不可支的道:“真没想到火云夫人那么大的年纪了,竟然还这么童心未泯呢,她怎么能想出来那样的法子整治洛凝霜的呢?喝醋,每天三次每次一大碗,哈哈哈,那还不酸死洛凝霜啊。你没看见洛凝霜的脸都绿了。”

    穆云诃幽幽的道:“是我让火云夫人这样说的。”

    洛芷珩的笑声嘎然而止,不可置信的看着穆云诃:“老鼠肉是你让放的,老陈醋也是你让说的,穆云诃没想到你这么阴啊,你这肚子里是不是都是黑的呀?平日里可没看出来你这么坏啊。”

    穆云诃一脸凶残的捏着洛芷珩的脸蛋,道:“这还不算为了你?那践人我现在看见她就恶心,恨不得立刻将她扔出府去,要不是你皇祖母将她弄来哦,这一次连带着那白明月,我都想一次清理干净了,哼,这样的人渣活着就是给人添堵的。”

    “好啦你别生气,不会让他们多住的,皇祖母那样的人多聪明啊,今天我和洛凝霜明枪暗箭的,她老人家一定看得明白的,就算我们不说,她也知道我和洛凝霜不对付,等皇祖母安排好了,估计会让洛凝霜快点离开的。我也不想让洛凝霜那样的混蛋活着,但是她毕竟是洛……爹爹的女儿,在怎么样,我也不能作出那种嗜杀手足的事情呀。”

    洛芷珩眼神暗沉,她已经占据了人家女儿的身体了,又怎么能让这具身体杀了亲妹妹呢?亲妹妹再不好,大闹也都没什么,可是一旦真的杀了洛凝霜,谁能保证那个传说中很宠爱洛芷珩的父亲不会生气伤心?她做不出来让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事情,太残忍了。所以才想着将洛凝霜仍在南朝,自生自灭。

    穆云诃眼底是浓浓的无奈,还有深深的笑意:“你就是这样,凶残的无法无天,可是又那么善良,做不到对亲人的斩草除根,我只怕你这是养虎为患,只怕后患无穷。”

    “你当我是笨蛋吗?还会让她成了一头虎?真要有那样的危险我也会赶在危险之前解决掉的,你就不要担心了。”洛芷珩信心满满的道。

    “主子,跟着玉儿公主的人回来了,说又要紧是禀报。”小喜子在外面道。

    洛芷珩脸上闪过一丝冷厉,就连穆云诃也是面容微微阴沉下来。

    “让他进来吧。”

    有人进来,是个身着普通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憨厚老实,可这人却是个探子,且武功极高。他是穆云诃不知道哪里弄来的人,名叫黄一。黄一跪下恭敬的道:“启禀主人夫人,属下跟踪了几天,今天终于确定那和玉儿公主交头之人的身份了,证实了属下前几日的猜测不假,那人就是大公子穆云锦。”

    穆云诃脸色看上去平静,可是眼神却阴沉下来。

    洛芷珩嘴角笑意似有似无,漫不经心的道:“哦?这样啊,那我还真是没有什么惊喜了呢。我们玉儿生来单纯,性子也是一根筋,这穆云锦对玉儿算怎么回事?穆云锦不是很颓废吗?为什么和玉儿前扯上关系了?该不会是想要通过玉儿来怎么样我们吧?你这么认为,云诃?”

    穆云诃脸色阴沉,薄唇勾起薄情的弧度:“谁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事有反常即为妖。看住他,不准他伤害玉儿公主,但也先别打草惊蛇,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是。”黄一迟疑了一下,又道:“属下不知道是否被大公子发现了,今天大公子和玉儿公主在后街相见,忽然将连日来都遮挡住自己的兜帽给脱了下来,这才让属下看清了他的样貌。”

    “应该不会是发现你了,穆云锦带兵大战虽然警惕心高,但这一段时间的连番打击,已经让他也精疲力竭了,他摘下来兜帽,估计和玉儿有关。他总是这样偷偷摸摸的和玉儿见面,难免玉儿不会有怨言,我估计他是在安抚玉儿的情绪。你就按照你主人的话去做,暗中监视他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不准你出现,小心点就好。”洛芷珩分析道。

    “属下遵命。”黄一这才告退。

    洛芷珩面色不善的道:“不管穆云锦这十多天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但是我不准他伤害和利用玉儿,玉儿太单纯了,更何况她似乎对穆云锦是有不同寻常的印象的,洛凝霜又回来了,这种关键时刻最怕出什么乱子。”

    穆云诃脸色凝重的道:“还不止这些,我感觉得到最近上京城里会发生一场很大的事情,和皇嗣有关。只怕上京城很快就要有一场血雨腥风了,我们都要小心。”

    “那你知道具体的事情吗?”洛芷珩一惊。

    穆云诃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我的身体……我的功力现在还算不出来事关皇族的事情,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于紧张,只要有我在,我就会护的你安安稳稳。”

    他本来可以预测出来那让他最近心绪难安的灾难究竟是什么,可是现在的他灵魂太虚弱了,根本就不能在冒险去预测什么未来了。所以只能也是感觉那越来越靠近的危险,一点点的吞噬上京城。

    洛芷珩笑容幸福,勾着他的手臂玩。穆云诃忽然又道:“以前想着反正将军府也没有人,就暂时住在这里,然后找一个地方按照你的喜好和心意见一座府邸,所以也不着急搬走。但是现在那讨厌鬼两三只回来了,我就不愿意在留在将军府了,阿珩怎么看?”

    洛芷珩点头道:“我也不爱在这里带着了,他们在这就连空气都是污秽的感觉。可是一时之间我们搬到哪里去?总不能住客栈吧?你这个败家子,竟然将穆王爷的房子全都给烧了,你怎么能和钱过不去?那还不是你的财产啊?”

    穆云诃抱她入怀笑道:“放心,我饿不着你冻不着你的。咱们想要房子有的是,只不过不能按照你的喜好去建造了,我们可以找一处大宅子先搬进去,作为我们暂时的府邸,然后在找地方建造我们自己的家。”

    “这样也好,那你速度快点,我看皇祖母那意思是要留洛凝霜多住一段时间了,我可不想长时间的和她同住一个屋檐下,反胃。”洛芷珩撇嘴。

    夫妻二人商量完毕,第二天就分头行动,穆云诃弄房子,洛芷珩找玉儿。

    芷下降味迷。玉儿蹦蹦跳跳的进了洛芷珩的房间,洛芷珩不经意的抬头,就看见那沐浴在阳光之下的女孩子,极其灵动的眸子,粉扑扑的小脸还有那掩藏不住高高翘起的嘴角,都诉说着女子从内心道外的喜悦和幸福。那是只有恋爱中的女子才会有的幸福模样。

    洛芷珩不经意的抚摸自己的嘴角,不期然的想到了穆云诃,眼神越发柔和。

    “珩儿姐姐我来了,你找我呀。”玉儿在桌子上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七八下咽下去,竟然有些狼吞虎咽,看样子是饿了。

    洛芷珩不着痕迹的笑道:“看你那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这虐/待你了不给你吃的呢,让纤雪知道了还不得和我闹?快点喝点水别噎着了,然后来我身边坐。”

    叽里咕噜的喝了几口水,便心满意足的坐到洛芷珩床边,懒猫似的钻进她怀里道:“珩儿姐姐玉儿觉得现在真的好幸福呀,是这十几年都没有感觉过得幸福,有小姨,有你,有……反正有你们大家在玉儿身边,疼爱玉儿,呵护玉儿,让玉儿感觉到了除了母后的爱之外的各种各样的疼爱,玉儿有时候都觉得此生无憾了。”

    洛芷珩像哄小孩子似的轻轻拍着玉儿的脊背,嘴角笑意却是僵硬的。她不知道穆云锦和玉儿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用脚指头也想得到,玉儿现在这样快心快乐,有绝大部分是来源于穆云锦的。一旦穆云锦是别有目的接近玉儿,那么玉儿知道真相以后,她现在有多快乐,未来就会有多痛苦。

    穆云锦,你究竟要干什么?如果你真的是为了报复他们让接近玉儿的话,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牵连进来,他不觉得这太残忍了吗?

    “珩儿姐姐你怎么不说话?”玉儿好奇的抬起头来,见洛芷珩脸上那还来不及完全收回去的阴霾,吓了一跳:“玉儿惹姐姐生气了吗?”

    “没有,玉儿这么可爱怎么会惹我生气呢?只不过玉儿离开南朝也太久了,我要是你母亲的话,一定想念的心都会疼了。难道玉儿一点都不想念你母亲吗?”洛芷珩试探的问。

    玉儿小脸一垮,闷闷地道:“想,我也好想念母亲。”

    洛芷珩笑道:“也是,你们都分开这么多日子了,一定是想念的,这样吧,玉儿回南朝去看看吧,过一段时间在回来。”

    玉儿却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睛,眼睛里一下子就蓄满了泪水,泫然欲泣的模样真是惹人怜爱,她拉着洛芷珩的袖子小心翼翼的问:“珩儿姐姐是要赶玉儿走吗?姐姐不喜欢玉儿了?”

    洛芷珩擦掉玉儿的眼泪,语重心长的道:“不是不是,你乱想什么呢,我是想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你母亲又只有你一个孩子,你离开这么久,她一定是废寝忘食的,玉儿虽然现在很快乐,可是你想想你母亲呀,你母亲可能会因为南朝起风了,而担心你是不是也会在他乡冻着冷着,为此可能会食不下咽。我们做人子女的,不能只想着自己是不是快乐幸福,也要为父母想一想对不对?”1desz。

    玉儿果然愧疚的低下头去,好半晌低声道:“是玉儿自私了,没有想到父皇母后的难处,可是……可是玉儿也舍不得姐姐和老祖宗小姨还有舅舅他们啊,玉儿不想离开这。”

    洛芷珩也不勉强她,但是却说了一句最攻心的话:“离不开和不舍得是两回事,离不开是尽管知道不舍得也不会离开,不舍得是明明不舍得却还能离开。你牵挂太多才会舍不得离开,可是什么人是能一辈子在一起的呢?父母不能,姐妹不能,朋友不能,子女不能,这一辈子,除非你一个人孤独到老,不然,真正能够陪伴你一生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的丈夫。”

    玉儿僵硬的抬起头来,一张小脸从涨红到苍白,瞳孔紧缩,泪水坠落,迷茫却又惊恐的看着洛芷珩。

    洛芷珩心痛玉儿的反应,却也从这反应中看出了玉儿的心事,瞬间对穆云锦有了一种极大的怨怼,看玉儿这模样,只怕那穆云锦根本就没有给过玉儿承诺,也没有说过会和玉儿成婚吧,不然玉儿听到她的话,反应应该是害羞和喜悦的,而不是茫然和恐惧。

    穆云锦,你个人渣!

    洛芷珩不忍玉儿误入歧途,捏捏她的小脸,逼近她郑重的道:“那么玉儿不舍得离开这里,可是有了可以托付终身之人?又或者,可是有男子对你吐露心声,承诺想要娶你为妻了?”

    玉儿倒抽一口冷气,脸上什么幸福喜悦统统破碎,只剩下浓浓的惶恐与惊疑不定。恍惚间,她问洛芷珩:“珩儿姐姐可是知道什么了?”

    洛芷珩笑得真诚而毫无破绽,宠溺的摸摸玉儿的头发道:“没有,姐姐是过来人,只是觉得我玉儿妹妹这么漂亮可人,喜欢玉儿妹妹的人自然不在少数的,那追求者一多,我怕玉儿不懂而误入歧途呢,所以就当了一把知心大姐姐来给玉儿上一课呢。那玉儿能告诉我,可是有心仪之人了?”

    “没、没有。”玉儿慌乱的低下头,她下意识的不愿意告诉洛芷珩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可是对洛芷珩说谎,玉儿感到愧疚和心虚。

    “没有嘛,那就好。”洛芷珩拖长了声音,忽而笑道:“看你这样她,多大点事呀,竟然哭起来,我看着都累得慌了,你快点出去玩吧,我要休息了。”

    “哦,那姐姐好好休息吧,玉儿明天再来看姐姐。”玉儿魂不守舍的离开。

    洛芷珩哪里能有什么睡意,眯着眼睛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她从床上一跃而起,找了一件便装穿好就出门了。

    她刚到前院,就看见玉儿匆匆忙忙的出了大门,身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带。洛芷珩眼神闪烁,眉心紧蹙,快速跟上。

    玉儿上了茶楼的一个雅间,洛芷珩去了那雅间的隔壁,四平八稳的坐下点茶,慢悠悠的等了起来。第二杯茶下肚,隔壁雅间就传来了说话声,洛芷珩放下茶杯脚步轻轻的走到了墙边,英气的眉目在听见隔壁的话音刹那竖起。

    “为何这么匆忙的找我出来?不是告诉过你,只有我找你的时候你才能出来见我吗?”冷冰冰的声音,里面不耐烦的口吻任谁都能听出来,可偏偏玉儿之前就一直没有感觉到似的。

    但此刻玉儿已经慌了神,洛芷珩的话就像一把刀子在她头顶上悬着,让她终于从迷茫惊喜的爱情中清醒了回来,让她终于知道她之前的错误有多离谱。她只顾着对这个对她表露心意的男子欢喜,却忘记了问,他究竟为何喜欢自己,究竟想和她走到哪步?

    玉儿仔细的看着他的容颜,依然是让她那天怦然心动的脸,她咬紧唇瓣,羞涩和紧张并存,她手脚发软,低声地问:“你喜欢我什么?”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