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30 云锦的阴谋!残酷的不见不散!
    玉儿淡淡的声音里含有一种不知名的伤感,轻颤着,在房间里响起。

    穆云锦从没见过这样的玉儿,短短十几天的相处,让他自认为是很了解玉儿了,这个女孩子单纯简单,并不会将什么事情往深里面去思考,她只是单纯的快乐着,这样的女人是最好掌控的。

    穆云锦从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到,玉儿喜欢自己,也许不深,但一见钟情却是真的。本来他觉得这段感情会所麻烦的,但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都让他太措手不及了,所以他只能将玉儿也拉近这个困局之中。

    他的母亲死了,还是惨死,不论是因为什么,穆云诃最后做的都太绝了,而洛芷珩就是帮凶,他不可能不憎恨这两个人的。他要报复,只是他接近不了那两个人,他没有办法,他想要杀了他们,这个想法几乎让他发狂,没有一个孩子能在母亲惨死之后还淡然处之的。

    他接近玉儿成功,那么利用玉儿就指日可待,但是今天这个一直让他当作利用的复仇工具的女孩,竟然问自己喜欢她什么。笑话,他怎么会喜欢她呢?

    穆云锦薄唇紧抿不言不语,就那么看着她,清冷的目光里不见一丝情感。

    玉儿只觉得惊恐,她是单纯,但却不傻啊,洛芷珩的话让她的心里就好像被忽然揭开了一层迷雾一般,她也着急忐忑,她也害怕,她也彷徨了。本以为这个男人说喜欢自己是真的,但是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有这样清冷的表情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为什么不说话?穆云锦你那天找我,说你喜欢我,请我给你一个机会,我答应你了,我可能还是太单纯了,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你和你在一起,但是我觉得什么都要说明白的好,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你能告诉我吗?”玉儿不死心的问,眼圈已经红了。

    穆云锦心口微缩,想起了他惨死的母亲,他便不能任性妄为,他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到,就绝对不能放掉玉儿这个唯一可以利用的人。

    冷硬的脸上扬起一抹类似温柔的笑,淡淡的,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女人会被那笑容迷惑,但知道爱情滋味的女人就明白,那笑容有多敷衍和虚假。偏偏玉儿是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人,所以她不知道这笑容背后的残酷,她被这笑容迷惑了眸,惊艳了心。

    “傻丫头,喜欢一个人非要有什么理由吗?我喜欢你,就这么简单。”

    这就是穆云锦的答案吗?虽然听上去荒唐可笑,但是玉儿却忍不住心里砰砰乱跳。她紧张极了,又害羞,到底是没有经历过什么甜言蜜语的女孩子,穆云锦稍微温柔一点,就能彻底的攻陷玉儿的心理防线。

    她害羞的低下头,呢喃道:“怎么会有人喜欢一个人却不知道喜欢她什么呢?你骗人。”

    穆云锦低笑道:“没骗你,就是喜欢你,看见你就会很舒服,就会觉得充满了希望,就还能在这个让我绝望的天下在生存下去。玉儿,你信不信,现在你是我唯一的希望,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动力了。别让我失去你,好不好?”

    情话太动听了,玉儿听不出话里面的模棱两可和意味深长,只觉得心理面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姐姐说的那些话,也许只不过是个别的吧。她想。

    “那你什么时候去南朝和我父皇母后提亲呢?”玉儿轻声问道。

    穆云锦浑身僵硬,眼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道:“你还小,这事不急。等我们在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到时候如果你还不讨厌我,那我们就成亲。”

    “真的?”玉儿猛地抬头,大眼睛里亮晶晶的都是喜悦欢喜的光芒。

    “真的。”穆云锦不由自主的点了下头,冷硬的心,本以为被仇恨吞噬了的心,却有那么一瞬间,被她明亮又温柔的眸子看得绞痛起来,一刹那的疼痛让他彻底的忽略了。仇恨的火焰在心理面无边无际的蔓延燃烧,他都佩服自己,明明那么痛恨的,那么厌恶这个王朝的,那么想要杀了那些人,为什么他还可以这么平静的面对眼前的女孩呢?

    玉儿开心的不能自已,什么都表现在脸上,忽然她又十分沮丧的低下头来,道:“可是我最近可能要回到南朝去了,我出来时间太久了,父皇母后一定已经着急和担心了,我不能长久的留在这里。”

    穆云锦面色一变,她怎么能走!她走了他的那些计划怎么办?

    情急之下穆云锦抓住了玉儿的手腕,这是他们相处十几天来,穆云锦做的最出格的一次,一直以来他都是很守礼的。他声音急切的问:“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要走?留下来。”

    玉儿猛然被他触碰,又见他一字冷静的面容都这么紧张,言辞急切,便以为他是在乎自己,不愿意让自己离开,就像她自己一般,一想到可能要离开穆云锦了,就觉得好难过,心理面好痛。

    “你别着急,我就是回去看看,我会争取快点回来的。”玉儿安抚他,声音甜腻。

    “不行!你不能离开!”穆云锦声音不自觉的阴沉下来。

    “你做什么?弄疼我了。”玉儿惊呼一声,她的手腕被穆云锦突然的用力捏的好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惊呼:“穆云锦你的样子好可怕。”

    穆云锦如遭雷击,猛地放开手,强忍住混乱的情绪和愤怒,眼睛却有些控制不住的发红,柔声道:“我舍不得你离开,玉儿。”

    他将她抱进怀里,这是他第一次拥抱她,软软的身体,馨香的味道,却不能浇灭他心中的怒火。一定哪里出了问题了,不然玉儿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要离开。

    玉儿身子发软,被喜欢的男子抱在怀里,第一次和男子这么亲密接触,玉儿脸蛋发烫,声音也更加甜腻娇软了:“恩,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可是云锦,我也怕家人担心呀,所以你可不可以早一点提亲?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到底是女孩子,说这话还是很紧张羞涩的。

    穆云锦目光闪烁,胡乱的应付了一声,又道:“玉儿,那你能不能多留下来几日?别着急走,我……实在是舍不得你的。”

    玉儿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幸福的小脸掩藏不住的绵绵笑意,她却没有看见穆云锦脸上的阴霾和狠绝。

    “玉儿,你回去看父母我不拦着你,但这一走一定要好久不能见面了,我们……我们先私定终身好不好?”穆云锦低沉的在玉儿耳边说道。

    玉儿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穆云锦,脸蛋通红:“怎、怎么私定终身?”

    穆云锦温柔笑着抚摸她的脸蛋:“就我们两个人自然是不算数的,以后就算是说出去了也未必会有人相信我们,而且奔为妾,与我私奔你是要受委屈的,我舍不得你受一丁点的委屈,所以我们的私定终身绝对不能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我们找一个见证人来为我们作见证好不好?这样以后我上门提亲的时候,也能更加顺利了。”

    玉儿心理面开心喜悦,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可是找谁来当见证人呢?”

    穆云锦仿若沉思,苦恼的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个人必须是一个在你父皇母后那里能说得上话的人,在他们心里要有一席之位,但是最好不是你的家人,毕竟以后我们两个要素有什么问题的话,这个见证人在我们之间左右为难里外不是人岂不是伤感情?最好这个人是一个有能力有手腕,还很让我们信服的人,并且她能有解决问题的智慧和能力,还有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个人最好身份地位能好一点,这样我们两个私定终身有她做证人,以后说出来也不丢脸,不让你难做人。”

    “还有一点,这个人最好也是有家的人,还要很幸福,夫妻和睦恩爱,这样的人都是有福气的,能有这样的人给我们做证人,那以后我们的生活和未来一定也是幸福美满的,我们一定也能很相爱。可是这样的人去哪里找呢?”

    玉儿也苦思冥想,说道恩爱幸福,她脑袋里真的就有一个人的身影浮现出来,那个人,似乎符合穆云锦说的一切条件啊。最主要的一点是,那个人在父皇母后那里可是个大贵人,而她本身也是极有才华和能力的,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高贵不凡,还是她的好朋友,若是能得她为他们见证,那可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呢。

    穆云锦不着痕迹的看着玉儿脸上的表情,嘴角有阴冷的笑意一闪而逝,他知道自己成功的将玉儿引到了那一点上。

    “玉儿是想到了什么合适的人吗?”穆云锦明知故问道。

    玉儿脸蛋红彤彤的忍不住兴奋的点头道:“恩,想到了,珩儿姐姐怎么样?”

    洛芷珩,她自然是千好万好的!

    故作差异,一拍脑袋,穆云锦失笑道:“怎么还把她给忘了呢?也是,洛芷珩嫁给了穆云诃,可不就幸福美满了嘛,还有那样高贵的身份,战神后裔呢,在你们南朝那可是直逼皇族的身份,想必有她做我们的见证人的话,你父皇母后也不会太为难我们的。只是,你也知道我和洛芷珩穆云诃之间是有些矛盾的,她会愿意来给我们做见证人吗?”

    玉儿拍着小胸脯保证道:“姐姐会答应的,我去求她,她很疼我不会不帮忙的。”

    “也只能这样了,那你明天带着她来小羊山吧,我在那里等你们,这个季节的枫叶小羊山那里最好看了,好风景下我们定下因缘,一辈子都会有一个美好的回忆。不过你暂时别让她知道你是要做什么,等你把她带到那了,我们两个一起恳求她,想必她是会答应的。”穆云锦体贴的笑道。

    “还是你想得周到,我知道啦。”玉儿欢天喜地的答应。

    “那就回去吧,今天我送你回去。”穆云锦体贴的帮玉儿披好披风,牵起她的手。

    “今天不怕被人发现了吗?”玉儿歪着头害羞的道。

    “你都快成为我的妻子了,还有什么担心的?之前我也不过是担心你被人说三道四罢了。玉儿,不论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穆云锦这话说的略含深意,可是陷入柔情蜜意中的玉儿却没有听出来,欢欢喜喜的和穆云锦离开。

    隔壁的房间里终于彻底安静下来,洛芷珩贴在墙壁上的脸缓缓离开墙面,脸蛋已经红了一片,她面无表情的走到桌前坐下,给自己斟了杯茶,茶已经变成温热的了,喝在嘴里温吞吞的,苦涩蔓延开来在舌尖上有种说不清的惆怅。

    “穆云锦,你竟然卑鄙到这么算计玉儿,明天吗?我很期待!”呢喃着,砰地一声将茶杯落在桌子上,甩下银子,她猛然起身离开。

    出了茶楼,一路往回家的方向走,洛芷珩没想到她还能遇到穆云锦玉儿,那两个人竟然没有坐马车,而是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在街道上,一路上玉儿叽叽喳喳的快乐的像只黄鹂鸟似的围绕在穆云锦身边,穆云锦也淡淡的应对着,淡淡的笑着。

    “这个玉佩漂亮吗?刚好是一对,买下来好不好?”玉儿举着一对玉佩到穆云锦面前,满心希翼的道。

    穆云锦也不犹豫,付钱买下。看着玉儿欢喜的将一个玉佩拴在他的腰间,另一个被她也挂在了腰间。穆云锦眼神晦暗不明。

    他们一路走一路逛,可面前的道路却被人多给挡住了。玉儿好奇的看去,就见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正推搡着一个浑身破烂的女孩,挥着刀恐吓着那一家老小,有个三两岁的孩童被吓得哇哇哭,几个男人却笑得欢畅,将那一家老小都踩在了脚底下。

    玉儿性子单纯,又在皇宫里面飞扬惯了,和洛芷珩见的第一面就是动刀动枪的,要不是面对穆云锦她害羞,哪里是个乖乖女?此刻她却忍不住的路见不平一声吼:“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如此横行欺人,你们是什么人?”

    那几个人一愣,周边的人也立刻闪开,以免被那群凶神恶煞误会了是他们多管闲事,于是玉儿就立刻被暴露在那群凶神恶煞眼前。穆云锦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哟,小妞长得挺漂亮啊,多管什么闲事?当心把你也抓过来卖到青楼去!”其中一根那人凶神恶煞的怒道。

    穆云锦不动声色的看着,没有表示帮忙和维护,这让玉儿心里没来由的一慌。可是既然已经开口了就不能退缩,更何况她也看不惯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欺负人。

    “放肆!天子脚下你们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做贩卖贫苦百姓的龌龊勾当,你们眼中还有王法吗?你们找死吗!”玉儿娇吼道,气势十足。公主的气势除了与生俱来还有后天形成,玉儿就是其中高手。

    她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声吼,又怒视他们,理直气壮的样子反而让人摸不住她的套路了。

    几个人呼唤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人道:“小丫头这里没你的事情,识相的赶快离开,别再这多管闲事,不然不管你是谁,咱们兄弟可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就是,这家人欠了我们银号三十两银子,都已经两个月了还没有还,按照之前的画押,咱们有权利将他们家的姑娘带走卖掉,这是他们欠咱们的,咱们可不是犯法的人,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又一个人笑米米的道。

    玉儿一听立刻问那几个人,被欺负的人也说他们确实欠钱了,但是只是借了十两银子,怎么才两个月就变成二十两了呢?他们还不起,更不可能卖姑娘还钱,这才僵持不下的。

    玉儿立刻明白这是这群老实人被人骗了,她怒道:“你们是放高利的吧?欺骗老实人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吗?现在你们立刻带着这几个人去衙门,让衙门来定夺。”

    “哟小姑娘口气好大啊,咱们这是做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没有强迫着谁,他们不愿意就不还钱了?大爷的,当老子们好欺负啊。你赶快滚,在唧唧歪歪就对你不客气。”那伙人怒骂道。

    玉儿火气上来,也不知道变通的帮忙赔钱,只知道他们不讲理,他们是坏人,仗着自己有点三脚猫的功夫,一言不合就冲上去和那伙人打了起来。

    瞬间场面混乱极了。众人纷纷躲避,穆云锦不躲避却也不帮忙,就站在那看着,神情莫名。

    那边几个男人对付一个小丫头还不是轻而易举,很快玉儿就身上挂彩,被打压的坚持不住了,而玉儿也在艰难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穆云锦,见他还是那样站在原地,没有丝毫帮忙的意思,她的心都刹那间的凉了。

    这就是那个想要和自己私定终身的人吗?她已经陷入困境了,他怎么还能那么冷静的在一旁袖手旁观?他喜欢她吗?真的喜欢吗?

    迎头一棒子照着玉儿如玉的额头砸来,玉儿红了眼眶,酸涩和绝望来的如此突然,她甚至还来不及反抗,便没有了反抗的机会。但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临到头上,她只觉得一阵冷风卷过,她整个人被人抱在怀里,耳边风声呼啸,她在旋转,睁开眼,眼前那俊朗的侧脸,让她所有的绝望刹那之间支离破碎。

    “云锦……”

    穆云锦一手捂住那根铁棒子,一手将玉儿护在身后,一个用力便将铁棒子夺了下来,一脚踹翻了面前之人,冷着脸看着那群狂怒的人。

    如果是以前那个热情向上的穆云锦,一定会立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现在这个穆云锦,是被现实残酷璀璨的支离破碎的穆云锦,穆云锦的热情和热血都没有了,都被穆云诃的残酷抹杀在了深渊里,被洛芷珩的话语埋葬在了地狱里,他的精神随着母亲被狗吞吃的血肉而死去,他没有了心没有了热情没有了正义感。

    他是不会管眼前这件本来和他们无关的事情的。甚至玉儿那么冲动的冲上去和他们理论,打架,穆云锦在一旁瞧着,都会有一种白痴的感觉,玉儿是白痴,竟然会管这样的事情。他想离开,脚步却僵硬固执的留在原地,他想冷笑玉儿的愚蠢,可是眼光却冷厉的想将那群人渣给毁灭。他不想管闲事,可是他的手还是硬生生的接下了快打在玉儿额头上的铁棍。

    他怎么了?他怎么会对一个利用的对象有了不该有的保护?

    “哼,又出来一个多管闲事的,啧啧,咱们银号也不是怕事的人,来啊,兄弟们上啊,打他。”那伙人明显被穆云锦冷艳高贵的样子惹怒了,一个个咆哮着挥舞着棍棒冲了上来。

    穆云锦一把推开了玉儿,冲了进去,冷酷的样子冷酷的气息,都带着生人勿进的刚毅棱角。

    “小心点!”玉儿惊呼,那冰冷的手脚却瞬间有了温度。他不是无动于衷的,他果然是在乎自己的。这个想法,让她激动的想哭。

    穆云锦对付这群人自己很可谓是游刃有余的,他出手快准狠,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怎么能是这群虾兵蟹将能比较的。没一会他就将人打得趴在地上直哼哼了。

    懒得理会他们,也懒的管闲事,穆云锦拉着玉儿的手就走。

    玉儿还想要安抚一下那几个已经吓傻了的苦主,就频频回头看,哪里知道一回头,刚好就看见一个不死心的男人拿出了一把匕首,对着穆云锦就砍了过来。玉儿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推了一把穆云锦,抬起手就挡在了穆云锦的背上。

    穆云锦猛然回头,入目的便是玉儿不顾一切的为他挡了一刀,锋利的匕首砍在玉儿纤细的手臂上,鲜血瞬间溅出,染红了玉儿的衣袖,染红了他的眸。

    震惊,骇然,不可置信还有狂躁在穆云锦的脸上一一闪过,几乎是玉儿的痛呼才出口,穆云锦已经一脚踹在了那男人的心窝上。重重一脚,将男人踹的口吐鲜血。

    “玉儿!”这似乎是穆云锦第一次这么亲昵急切的喊她的名字,脸上焦急和愧疚不是假的,抱着她的手臂上的轻颤也不是假的。儿名着轻事。

    玉儿小脸惨白着,可是却笑得没心没肺没尊严,满眼欢喜的瞧着穆云锦:“你心疼我呀?”

    穆云锦手臂一僵,那一瞬间他甚至没有勇气面对玉儿明亮的眸子,只觉得浑身僵硬,垂着眼眸声音冷硬:“你能不能别胡闹?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他们能伤到我吗?就算伤到我也没事。你怎么能一样?”

    玉儿不满意的道:“怎么不一样?伤到你怎么就没事了?你受伤了我会心疼着急的,我宁愿子疼,也不想让你疼。云锦,我想让你一直都好好的。”1digY。

    穆云锦低垂的眸子里似乎有什么汹涌的风暴在凝聚,他咬紧牙关,堵在喉咙中的话来的汹涌,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半晌他声音冷冽的道:“去医馆包扎一下。”

    两个人从医馆出来就一直沉默,一直沉默到了将军府拐弯处的巷子口,再往前走几步就到将军府了,到时候将军府的护卫一定能看到穆云锦,所以他不好再继续往前走了。两个人停在这,玉儿心理面忐忑又难过。

    穆云锦一直冷着脸不说话,她不知道自己那里惹怒了他,这样的他让玉儿很害怕,又舍不得放开,她不想和他分开,却又不能不顾矜持的告诉他,只能麻木的往前走,却又忽然停下来,小心翼翼的问他:“明天……我们还在那见面吗?”

    她是想问,明天他们还找见证人来见证他们的私定终身吗?她是想问,穆云锦你还要她吗?

    穆云锦抬头看她,目光晦暗不明,他的眼底就好象是有漩涡在转动,有什么在挣扎,她两边的拉锯战,却两边都僵持不下,他矛盾又彷徨,看着玉儿期待小心的脸,穆云锦只觉得胸口有一把火在烧,滚烫,灼烧,生疼。

    答应她!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明天,只要玉儿将洛芷珩骗出来,他就能控制洛芷珩,就能报复穆云诃。

    拒绝她!你凭什么利用一个这么善良热情的女孩?穆云锦你究竟是怎么了?你疯了吗?你还是你吗?这个女人真的喜欢你,一腔热情的为了你什么也不怕,你忍心伤害她吗?纵使不爱,忍心伤害吗?

    穆云锦僵硬在原地,眉头近乎皱成了一个疙瘩,拳头在两侧用力的攥紧,放开,在攥紧,他久久不语。

    玉儿心在一点点的下沉,眼中的希望也在一点点的黯淡,低下头去咕哝一声‘我明白了’,转身离开。

    穆云锦的话就脱口而出:“明天,不见不散!”

    话一出口,穆云锦就有种什么东西在心里破碎的感觉,痛觉在蔓延,他几乎落荒而逃。

    一更到,稍后二更,画纱今天要出门办事,今天二更应该会很快,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