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32 规劝!宽恕!兄弟!
    玉儿的脸色在日光下一寸寸惨白无色,愣愣的看着穆云锦,就仿若不认识眼前之人一般,她回头看了一眼洛芷珩,目光都带上了惊惧,又猛地看向穆云锦,上前抓住他的手臂质问道:“你说什么呢?你再说什么呀?穆云锦你是怎么了?你昨天不是这样和我说的啊,你说你喜欢我,你说你要和我在一起。你说让姐姐给我们做见证人,你说你会娶我!为什么都变了?为什么你现在说这么绝情的话?穆云锦你怎么了?你告诉我!”

    穆云锦面容坚硬冷峻,目光阴晴不定的看着玉儿的脸,终于在下一刻移开眼去。他能说什么,他还能辩解什么呢?他说再多都已经成了枉然,他做再多都不能抹杀掉他对她的利用,既然这样那就不惜在解释了。

    穆云锦狠心的推开了玉儿,力道之大,将玉儿重重地推倒在地,然后他快速的袭向洛芷珩,出手之快之突然,让玉儿和洛芷珩都为之一愣。

    不过洛芷珩是有备而来,早就警惕着呢,见状也不慌不忙的闪开,可穆云锦一样是势在必得的,一掌拍向了洛芷珩的脊背。

    “姐姐小心!”玉儿惊呼迭起。

    洛芷珩不能回头,便只能一路向前狂奔,但是她的脚程哪里比得过穆云锦,又因为有伤在身跑不快,很快就被穆云锦追上了。眼看着洛芷珩就要被穆云锦逮住,玉儿看得心惊胆战,洛芷珩跑的也极其吃力,让穆云锦还是穷追不舍,危急关头,洛芷珩却忽然顿住了脚步,猛地转身,将手一扬,一把灰白色的粉末便都洒在了毫无防备的穆云锦的脸上。

    “啊!”穆云锦闷哼一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后,下意识的去用手揉眼睛,却忽然痛呼一声,不敢再有动作,抬起头来满脸灰白色的冲着洛芷珩咆哮:“洛芷珩你对我做了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洛芷珩气定神闲的后退几步,脸色有些发白但精神很好。闻言却拍拍手不紧不慢的道:“没什么,不过是一点石灰粉罢了,你可别用力揉啊,不然眼睛瞎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果然是最毒妇人心!”穆云锦气急败坏的怒吼。

    洛芷珩冷笑一声:“最毒妇人心?你说谁呢?是你吧,我有你恶毒吗?我有你卑鄙吗?我最起码还不会做愧对良心愧对人心的事情,可是你都做了什么呢?嗤,利用一个真心对你的人,只是为了报复我,你觉得我们两个谁更恶毒可恶呢?”

    穆云锦哑然沉默。

    玉儿爬起来,紧张的抓着洛芷珩的手臂叫道:“姐姐你怎么样?没事吧?”

    洛芷珩很开心玉儿在这种时刻还能关心自己,真的是无法对毫不知情的玉儿发怒,便摇头笑道:“没事的,别担心。”

    玉儿低下头,脸色难看,好半天才看向穆云锦,眼底是浓浓的担忧,受伤挂在脸上,迟疑了一下,才好像控制不住似的问道:“姐姐,他的脸……”

    “玉儿你还关心他?”洛芷珩有些动怒。

    玉儿不死心的点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穆云锦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昨天和 说的话都说假的吗?你刚刚为什么要对姐姐出手?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告诉我吗?你只要告诉我你是被逼无奈就好,我不会怪你的。”1dla6。

    穆云锦攥紧了拳头,却久久沉默不语。

    玉儿眼眶里有眼泪在打转,狠狠的喘息了几下,走向了穆云锦,柔声道:“眼睛很难受是不是?我找水帮你清洗一下。”

    洛芷珩看不下去了,她不想伤害玉儿,但玉儿的行为明显是要自欺欺人,穆云锦要是个良人可以托付终生,她二话不说欢呼庆祝,但穆云锦不是啊!

    洛芷珩恨铁不成钢的低吼:“玉儿!你怎么回事?到现在你难道还看不清穆云锦的真面目吗?他在利用你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他心理面恨我恨穆云诃,但是他没有办法下手,所以他利用你将我引出来,你明不明白啊?”

    玉儿却好像没有听到洛芷珩的话一般,慌忙的拿着手绢走向河边。儿无仿寸日。

    洛芷珩无奈,不耐烦的吼道:“不能用水!用水的话他的眼睛就废了。”

    玉儿骤然僵住,转过身来看洛芷珩的时候眼泪流淌下来,委屈又无助的站在那,像个可怜的娃娃。

    穆云锦看不到玉儿现在的样子,但他却能听见玉儿在哭,轻轻的啜泣,更让人心急如焚。他不自觉的绷紧了身体。眼睛似乎都被灼烧了一般的疼。

    洛芷珩大感头疼,这个单纯却死心眼的姑娘啊,怎么就认准了穆云锦了呢?她翻了个白眼,怒声道:“死不了的,不用管他。你过来玉儿我有话和你说。”

    玉儿却沉默的走到穆云锦身边,然后小心的拉起穆云锦的手对洛芷珩道:“姐姐,我相信云锦,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那样对你的。你原谅他好不好?”

    洛芷珩愣住。

    穆云锦也同样的僵住,心理面翻江倒海,不是滋味。也许在他决定利用玉儿的时候,这场幼稚的阴谋就注定失败,因为穆云锦并不是个真正能狠下心来残害亲人的人,但他是真的愤怒,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发泄的好,才会这么极端。

    而玉儿本身就是一个心静如水干净透明的人,和玉儿短短的接触了十几天,穆云锦就有了一种平静的感觉,每天和玉儿见面的那一时半刻,是穆云锦最平静的时刻,不暴躁,不心痛,不绝望。

    此刻玉儿竟然还这么坚定的说相信他,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可是洛芷珩却觉得玉儿简直疯了,她指着玉儿的鼻子,重重地喘息道:“傻丫头你难道没看见他刚刚的所作所为和他的话吗?我不想让你难过,但是这是一个事实摆在眼前,你不能自欺欺人。他不爱你,他在利用你,玉儿,这样的人渣你还喜欢他什么?”

    玉儿慌忙摇头,扯着穆云锦的手带着哭腔的问:“不是这样哦。云锦你告诉姐姐,你是喜欢我的,你刚刚不过是一时冲动,或者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云锦,你说话呀,你开口呀!”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让我来告诉你穆云锦究竟是怎么想的吧。你那些所谓的喜欢,不过是穆云锦给你的一个错觉罢了,他不爱你,甚至不喜欢你,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他明白我们的关系,所以想方设法的接近你,他知道你对他有好感,所以他就毫不犹豫的利用感情来欺骗你。然后各种谎言阴谋的利用你将我带出来,在趁我病要我命,给他母亲报仇。”

    “他做的天衣无缝完美利落。这其中只有一个你是傻乎乎的被他利用欺骗的人,就像现在这样,只怕你也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穆云锦这个人的心是海底针,玉儿,你现在明白了吗?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吧。”洛芷珩声色俱厉的道。

    玉儿脸色惨白惨白,哭着摇头,眼底的光在破碎,希望破灭,美好的幻想也在破碎,她从干净透明的样子瞬间却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却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问穆云锦:“云锦,不是姐姐说的那样是不是?”

    他们的感情还没有深刻到天长地久生死不离的地步,可是玉儿心性单纯,又一根筋,认准的事情轻易不会放手,又一直对穆云锦一见钟情,短短十几天却让玉儿尝到了恋爱的滋味,自然是不愿意放手的。

    也许她也知道这其中的肮脏龌龊,可是勇敢的她这一刻却退缩了,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总之很不想放手,因为放手就注定彻底破灭这段她喜欢的爱情。

    可穆云锦却僵硬的不动,嘴唇似乎也被石灰给灼烧凝固了,僵硬缓慢的开口,一个字一个字的击碎了玉儿最后的期待:“就是她说的那样,我只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很可笑,堂堂一国公主,竟然这么愚蠢,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还真是无趣的很。”

    玉儿瞳孔紧缩,紧抓着穆云锦的手缓缓放开,不可置信的瞪着他,用力的咬紧唇瓣,将眼泪憋回去,好久才嘶哑的问道:“那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哪怕只是为我心动了一瞬间也好?”

    穆云锦冷酷的说:“没有!”

    玉儿闭上眼睛,任由眼泪从脸庞滑落,整个人在枫叶之中显得没有生气和颓废,她走向了洛芷珩,与洛芷珩擦肩而过的时候没有停顿径直离去。

    洛芷珩看着玉儿那颓废的背影,眼底火焰高涨,对穆云锦怒目而视:“你真是我见过最卑鄙无耻下贱的男人!”

    穆云锦声音冷硬,里面有洛芷珩听不出来的轻颤:“你也是我见过的最混帐残酷绝情的女人!她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怎么忍心当面揭穿我呢?是你将她亲手从幸福推向了痛苦。”

    “你这种人面兽心,不揭穿你反而是害了玉儿,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好了,何必将无辜的玉儿也卷进来?难道真的是遗传吗?你母亲自私自利丧尽天良,你也遗传了你母亲的阴狠毒辣吗?”洛芷珩不客气的讽刺道。

    “你闭嘴!”穆云锦情绪忽然很激动的咆哮起来:“我娘纵然有再多的不对,你们也不应该将她给、给剁碎了喂狗!她就是在不对,她也是我娘,你们这样做的时候难道就是有良心吗?什么人能阴狠到将人给剁碎了喂狗?洛芷珩你不该死吗?穆云诃不该死吗?”

    “我们都该死,就你母亲应该活着了是吧?你母亲是长辈,在不对我们这群晚辈都应该谦让她,惯着她是吗?那王妃呢?王妃难道就不是长辈了吗?王妃有错就该死吗?你尊重过王妃吗?你好好的孝敬过王妃吗?从道理和情面上讲,王妃是你正经的母亲,你却为了一个等同于姨娘的妾而忽略王妃,你就应该吗?”洛芷珩怒声质问道。

    穆云锦沉默了一下,忽然抬头说道:“可是王妃死的安详,而我娘却死的那么惨。”

    洛芷珩抚额,穆云锦竟然是完全的走进了牛角尖里啊,要是这样的话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警告你,因为你是穆云诃的亲哥哥,我们不会斩尽杀绝,但是你最好收敛一点,如果你在有什么不规矩的举动,相信我,我一定能让你也彻底的从人间消失掉。你既然那么思念你母亲,怎么不去陪伴她呢”洛芷珩阴狠又讥讽的话狠狠的刺激了穆云锦。

    “你不用嚣张,我就算不能杀了你们,但是也要让你们不痛快。”穆云锦阴狠地说。

    “继续对我身边的人下手吗?穆云锦你还可不可以更幼稚一点了?你还是过去那个穆云锦吗?”洛芷珩咬牙切齿的笑。

    穆云锦声音涩然:“过去的面积已经死了,被你和穆云诃给杀死了。洛芷珩,我曾经确实是讨厌你,也确实是恨不得弄死你,但是后来我觉得你也不是那么坏,可是你却让我看见了你残忍的一面,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娘被绞死,你知道我这个做儿子的痛吗?那是我亲娘,我能不难过吗?能不怨恨吗?你们站在正义和真理那面,你们做的就天经地义了,那我们就必须要站在该死那一面吗?洛芷珩你公平吗?”

    穆云锦没有说,他心里之前对洛芷珩的那点旖旎的感觉,那么朦朦胧胧的刚刚升起来,他想他那个时候是有点喜欢洛芷珩的吧,可是这感觉才升起来,甚至他还来不及去惊恐和害怕这段畸形的感觉是错误的,是不道德的,这段感情就被洛芷珩亲手打碎了。

    让他怎么还能继续去喜欢一个杀他母亲的刽子手?让他怎么还能去留恋一个参与将他母亲绞碎了喂狗的帮凶?

    穆云锦的苦涩无人能懂,他所有的不幸,只是因为他有一个做尽坏事的母亲,可是这个母亲不是他能选择的,他作为人子,也不可能对惨死的母亲无动于衷。

    对洛芷珩的所有念想都顺价化为泡影,破碎了之后,穆云锦更加的厌弃自己,他在极端的黑暗里只想着报复,利用玉儿一开始是狠心的,可是随着和玉儿接触,穆云锦就越发的觉得自己阴暗丑陋和卑鄙,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别无选择。直到今天,直到玉儿哭和离去,穆云锦才忽然有了一种心痛的感觉。只是他已经没有精力去研究那种痛,究竟来源于什么,叫做什么了。

    洛芷珩沉默下来,是的,这些事情其实对于穆云锦来说是不公平的,他们也不应该因为李芳菲而迁怒穆云锦,但穆云锦自己本身也有问题,现在却将责任都推卸给了别人,这让洛芷珩十分看不好穆云锦的品质。

    穆云诃穆云锦亲兄弟,同宗同源不同母而已,差距却是天差地别的。

    洛芷珩本来也没有想过要杀了穆云锦,在知道了穆王爷真正绝情的真/相之后,知道是药物所致,她也没有那么厌恶排斥这父子俩了。

    “不论谁对谁错,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揪着不放。我不会伤害你,因为你是穆云诃的哥哥,穆云诃嘴上不说但是他是重视这份兄弟情谊的,你们两个能做兄弟,这份亲情,比什么都来得重要,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告诉穆云诃,我只希望你能迷途知返不要在继续错下去了,你已经伤害了一个玉儿,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玉儿那样对你一心一意的。最起码你母亲,她就不能入玉儿那般的为了你让不顾一切。”

    “穆云锦你的心也是肉长的,你难道就感觉不到玉儿对你的一片赤诚吗?你扪心自问,为了你那个母亲而伤害了可爱热情的玉儿,值得吗?你那个作恶多端的母亲,她值得你用玉儿的真诚情感来交换吗?”洛芷珩颇有些语重心长的劝慰。

    她不希望玉儿和穆云锦在一起,但她想让穆云锦醒过来,不要在这么疯狂了。

    穆云锦沉默不语,一次失败的阴谋,因为他自己不够坚定的报复之心,也因为玉儿这个临时出现的意外,让他的计划宣告失败。洛芷珩的话,他不是听不进去,只是觉得难堪。

    洛芷珩没有在劝他,也没有为难他。将他自己留下静静想想也好。

    感觉到洛芷珩要走,穆云锦一着急话就脱口而出:“你早就发现了我和玉儿的事情,你暗中警告过她是不是?”

    停下脚步,洛芷珩道:“是。我知道你居心不良,提醒过玉儿,但是那丫头一根筋,就是想不到你的目的,单纯的以为你倾心于她呢,我不能将话说的太直白,又不忍心看着她越西陷越深,所以……”

    穆云锦继续洛芷珩的话道:“所以你出手了!你的话对玉儿产生了作用,你让玉儿不安了,所以玉儿来问我究竟喜欢她什么,还说自己要离开穆王朝了,玉儿如果真的要离开,我的计划就不能施展了,你就是算准了我这点和玉儿的举动,所以你通过玉儿逼我尽快出手,我忙中出错,才会着了你的道,你却忙中有数,将我压得死死的。”

    “洛芷珩你步步紧逼算计的没有遗漏,你其实比我狠,也比我懂得攻心,你让我多日以来的计划眨眼之间变成了泡影和笑话,还让玉儿尽快的知道我的真面目,让她从中脱身,对我失望,真正厉害的人是你,你不费吹灰之力就摧毁了我和玉儿十几天建立下来的关系,智慧上我斗不过你,我也服了。”

    洛芷珩宠辱不惊,缓慢转身,声音沉稳:“你也不笨,就这么一会功夫就想到了这些,不过我也感谢你,你刚刚那些狠心绝情的话,能让玉儿对你彻底的死心,这一点就证明你也不是坏的那么无药可救,最起码你的良心还是红的,没有继续利用玉儿我感谢你。”

    “所以作为报答,你这次放过了我?”穆云锦颓废的问。

    “也不能说全是因为玉儿,我刚刚已经说了,还因为穆云诃,你们是兄弟,不管你们母亲是谁,你们有同一个父亲,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们是打断了骨头也还连着筋的至亲,你能对你的士兵肝胆相照生死与共,为什么就不能对你的亲弟弟也这样呢?穆云诃从小就孤独孤立,这里面你那个母亲可是做了许多你所不知道的事情,以至于造成了穆云诃之前那么封闭孤僻的性格。”

    “穆云锦你扪心自问,你娘这样对待一个孩子,差一点毁了他,你觉得你娘还值得人同情可怜吗?你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曾经这些遭遇都是放在你身上的,王妃是这么对待你的,你承受着穆云诃那么多年承受的来自身体心理上的剧痛和折磨,没有朋友,父亲不疼爱,不知道外面的大千世界是何样,就那么日复一日的数算着自己的余生等待死亡来临,你觉得你还能如此平静的面对吗?你能做的比穆云诃更好吗?”

    “甚至于后来,穆云诃都没有真的动手处理你母亲,可是你母亲做的呢?她先挑衅,将穆云诃拒之门外,这和打穆云诃王妃的脸有什么区别呢?你母亲的身份,不论她的老祖宗有多么的尊贵,但今天的她,只不过是穆王爷众多妾室中的一个,她只是个妾!她有什么资格用这样光明正大的姿态来狠狠的当着全天下扇一巴掌在穆云诃王妃的脸上?如果那天是你遭受这样的待遇,你不愤怒吗?”

    “新仇旧恨,穆云诃反应过激却也不难理解,你母亲咎由自取也是不能怨人。你好好想想,这一切真的都要归咎到穆云诃的头上吗?你知道穆云诃占卜神官的身份,你却不知道天对穆云诃这个身份的要求有多么的苛刻。穆云诃如果做一点违背天理,或者是杀死无辜之人,他是要遭天谴的!可是你看他杀了那么多人,他却还是安然无恙,穆云锦凭你的聪明智慧,难道你想不到是为什么吗?”

    洛芷珩一段段话,真的是掏心掏肺了,穆云锦此人本质不错,但却太自负骄傲,若是能规劝他改邪归正摆正心态,此人将来作为必定不可估量。洛芷珩不愿意自私的就看着穆云锦自生自灭,能留住一个人才,将来是造福百姓,惠民全天下。

    生石灰让穆云锦的眼睛通红,他一瞬不瞬的看着洛芷珩,心理面有种热血,在洛芷珩温声脆语种怦怦起伏。

    洛芷珩见他情绪平稳下来,便骄傲一笑,自信且与有荣焉的道:“因为穆云诃做的事情问心无愧,因为他做的事情没有违背道德良心。因为他没有滥杀无辜!所以就连老天就格外恩待他!”

    她的话掷地有声,在秋风乍起的枫树林里悠扬回荡。她的骄傲不是来源于她本身,她只是在为自己有一个这样的丈夫而骄傲,那叫荣耀。

    穆云锦看着那样的洛芷珩,自信张扬的耀眼夺目,是不可一世的飞扬跋扈,却也那么的温润谦和。穆云锦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能感觉到洛芷珩此刻这番话里的规劝和用意,洛芷珩完全可以不用说的,就让他自生自灭,但洛芷珩说了。

    她是一个有胸襟的女子,能够真的对伤害过她的人既往不咎。可她的胸襟让穆云锦自惭形秽,自愧不如。而她也不博爱,因为她智慧的话语和提点,更多原因是因为她对丈夫心意的了解。说白了,洛芷珩是为了穆云诃才帮助他从痛苦极端的漩涡里走出来。

    “人错了一次,有人给你机会来悔改,错了一百次,如果你还继续错下去,你也许还有机会悔改,但是那个愿意给你悔改机会的人,却可能已经不在了,你在想对那个人说抱歉,就是死都没机会了。”这句话,她说的轻巧,却如同一把刀子一般直直的戳进了穆云锦的心口。

    穆云锦瞳孔紧缩,忽然觉得眼睛疼的难忍。

    洛芷珩淡然一笑,转身离去,声音随风飘来:“自己好好想想吧。你报复我,不过是想要更狠的报复穆云诃而已,可是你以为,凭着穆云诃那通天的本领,会不知道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吗?可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你还活着……

    多意味深长的一句话,那两夫妻都是心思通透的人,他们都明知道穆云锦的心思,却不揭破,也不打击,只是等着这样坦坦荡荡的教训自己一顿吗?你还活着?是啊,穆云锦你还活着,穆云诃把洛芷珩当命一样的看重,可明知道他要对洛芷珩不利,却还是不出手,他还活着,这就是穆云诃对他这个手足兄弟的宽恕。

    也许也是最后的宽恕!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画纱争取今天将前天欠下的加更给补上哈,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