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33 睹物思人!(留言31500加更)
    倘若今天洛芷珩死在了自己的手里,那他也就没有未来了。又或者穆云诃就在这里,他还没杀了洛芷珩就被穆云诃给杀了。

    穆云锦脊背瞬间冒起一层凉气,停止的身体也刹那颓废下去,双腿一软重重地跪在了地上,低垂着头,眼里有湿润,和生石灰碰在一起,让他的眼睛彻底殷红疼痛。穆云锦忍耐的额上青筋暴跳,从呢喃到大笑:“娘,对不起,儿子尽力了,只是他终究是我兄弟。”

    穆云锦仰天大笑,笑着倒在了草地上,他眼中那片血色的天空他都不忍直视,大手覆盖住了眼睛,他艰涩呢喃:“兄弟?我们是兄弟啊……”

    一段仇恨,能否放下不在乎这个仇恨的深浅,只在于这个仇恨之中的人员不愿意放下这段仇恨,退一步海阔天空,洛芷珩和穆云诃一退再退,只希望穆云锦能及时幡然醒悟过来,不要一错再错。

    ——

    有人专门跟着玉儿,洛芷珩也就不着急了,此刻就应该让玉儿自己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洛芷珩不紧不慢的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百姓们的脸上有各种各样的表情,却唯独没有惊恐,他们活得很安逸,喜笑怒骂很自在。这是一个和/平富饶的国家。

    她也难得有这样的心情漫无目的的逛街,看着街边各种各样的小吃,洛芷珩不禁愣住,一直以来她都是匆匆忙忙的,杂事缠身,就算是经过了这条街道,也没有仔细留意过街道上究竟有什么,此刻闻着空气中的各种香味,只觉得诱人嘴馋,不知不觉的就流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

    舔舔嘴唇,眼睛放光的一路看去,看见喜欢的东西,洛芷珩总会看一会在决定是不是去尝尝。不过她现在身体不适特别好,不能随便吃东西,可是前方不远处那炸得香喷喷的东西,却让她有种流口水的冲动,真的是不能忍耐。

    快步走到街边摊上,洛芷珩笑弯了眼睛,果然是炸臭豆腐!

    洛芷珩上辈子有过十几年大家闺秀的生活,不过民/国的时候大家闺秀也是可以上街的,那时候相对于清朝时开放好多的,但是洛芷珩还有大家闺秀的矜持,街上叫卖的东西她都不排斥,但唯独这炸臭豆腐,却让洛芷珩狠狠的厌恶过。

    她厌恶那浓烈的味道,臭的她想吐,她甚至觉得那东西放在嘴里,人一定会被熏死的。那群人怎么还能香喷喷的吃的满脸笑意?洛芷珩对臭豆腐敬而远之。若手未自珩。

    可是当了土匪之后有一次二当家的弄来了许多炸臭豆腐,整个山寨里四处飘臭,她气得挥着鞭子疯了似的挥舞,想要将那个炸臭豆腐的人给抽死,她老爹气得让人抓着她往她嘴巴里放那东西,逼着她咀嚼咽下去,洛芷珩当时气得哇哇大哭。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当时不愿尝试,不愿去接触,厌恶排斥,可是时间长了却未必还能一如既往的坚持。那个时候她厌恶臭豆腐,后来她爱上了这个闻着臭吃着香的小吃。就像人,不一定表里如一,外面看着好的也许里面是败絮,外面看着不好的,也许里面装着才学智慧也不一定。

    “老板来两碗。”洛芷珩豪爽的一声吼,女土匪的气势全开,这是她在这个世界遇见的第一个让她如此深刻和怀念的东西,这炸臭豆腐里有她和老爹还有寨子里的老少爷们兄弟姐妹们的记忆,她吃得是回忆和怀念。

    金灿灿的臭豆腐在手,洛芷珩迫不及待的吞下一块,小眉头好看的皱起来,一脸怀念之际,老板爽朗的笑道:“姑娘,十分钱。”

    洛芷珩连忙摸向腰间,瞪圆了眼睛,她很想说一句:老板,能赊账吗?

    她没带钱!

    “咋啦姑娘?”看洛芷珩的穿着就不像没钱的,所以老板以为这姑娘难不成是钱袋子丢了?

    “我……”

    洛芷珩为难开口之际,一只修长漂亮的大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径直送到老板面前,掌心里一小块碎银子闪闪发亮,身后声音低沉有力:“给你。”

    老板笑米米的接过钱,洛芷珩看到那手便温软了眼角,听到那声音就回头,整个人便自然而然的被身后之人纳进了怀中,她抬头笑得张狂得意:“舍得出来了?”

    穆云诃低头看她,眼底笑意浓浓,嘴角却故作别扭的露出一抹嫌弃,大手更是抓着她的后衣领往后拽她,却并没有实质动作:“离我远点,臭死了。”

    洛芷珩瞪圆了眼睛:“臭死了你还给我付钱?”

    穆云诃厌恶的道:“本王怕你没钱付给人家,再把你留下来当打杂的,本王丢不起那人。”

    洛芷珩冷哼一声,将炸臭豆腐举到穆云诃面前,穆云诃闻味色变,三两步跳出去老远,捏着鼻子大惊失色的道:“快扔了那臭物!”

    洛芷珩见他反应激烈,一愣,登时大笑起来,容颜又瞬间恍惚,类似缅怀的摇头呢喃:“和我曾经有何不同?”

    “你说什么?”穆云诃见她脸上神色有些沧桑和惆怅,心一缩,密密麻麻的痛仿若触角一般的蔓延开来,他几步又跨回来,捏着她脸颊瞪眼:“别做出那个表情,难看死了。”

    不难看的,只是看着感觉阿珩离他忽然有着千山万水般的距离似的,虚无缥缈的让他抓狂惊恐。虽然只是一个表情眼神,穆云诃却极其不喜。

    “没什么,你要不要尝尝?这是我最喜欢的吃食之一,你这么爱我,可知道我喜欢吃这东西?”洛芷珩笑着逗穆云诃。

    穆云诃坚定的摇头,他才不要吃,闻着味道就让人抓狂作呕了。那金灿灿的在配上那臭味,这和吃那个什么有什么区别?阿珩怎么能下咽的?1dla6。

    洛芷珩却强迫他吃,不吃就不走,在大街上就闹别扭。洛芷珩示威似的举着一块,瞪圆了眼睛看他,嘟着嘴一脸的倔强。

    她是想到了过去在山寨里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老爹就是这样命令她吃的,她不肯屈服,老爹就让兄弟们按着她强迫她张口吃下,心理面有一股气,忽然就想让穆云诃也经历一下她经历过的事情,那样重叠着,就算他们两个是跨越时空的,也有一种亲切的违和感,那似乎表明着他们两个之间并不遥远。

    “阿珩别闹腾,回家。”穆云诃当然不肯屈服,他堂堂亲王神官,大街上被自己爱妻这么闹腾倒也不在乎,但是他说绝对不会吃那个臭东西的。

    洛芷珩想着过去,想着家人,本就伤感,穆云诃声音有点说不出的威严,又不肯妥协,洛芷珩一急,眼眶就全红了,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受伤和难过,却依然举着手,大有穆云诃今儿个不吃掉这东西,咱就没完的架势。

    穆云诃脑袋乱哄哄的,心就软了,洛芷珩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娇娇软软的孩子气,又倔强蛮不讲理,无奈却妥协,偏偏嘴上却不满的怒道:“你别给本王掉金豆子,本王不缺金银,本王吃了你就赶快跟本王回家啊。”

    虚张声势是穆云诃在洛芷珩面前一贯的伎俩,出了在床事上穆云诃能完全掌控洛芷珩之外,其他时候面对洛芷珩,穆云诃一直是傲娇别扭闷骚又忠诚的。

    张嘴一口吞下,穆云诃真的是混囵吞枣,就连咀嚼一下的欲望都没有,已经不烫的豆腐咽下去,味道虽浓但口齿留香也不是假的,穆云诃瞪眼,其实也不是太难吃啊,不过不能说出来,阿珩已经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了。

    洛芷珩立刻变脸,笑米米的拍着穆云诃的肩膀,用一种沧桑而又充满讲义的声音说道:“孩子,不亲自尝试一下,你永远不知道它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在金窝里降生,却在乱世中成长,挨饿的时候草根你也得吃,太挑剔了以后遭罪的是你自己。别在以为你还是高门子弟,脱下那身皮穿上乞丐衣,你和乞丐没区别。”

    这段话,只有一句是不同的,她听过的是说‘你在金窝里降生,却在乱世中长大,挨饿的时候死人你也得吃,太挑剔了只会让你死的更快。别再以为你还是什么大家闺秀,脱下那层皮,穿上乞丐衣,你和乞丐没区别。这个乱世,不是你能继续骄矜的时代。’

    这番话是她老爹在她被逼着吃下臭豆腐气得哇哇大哭的时候教育她的,她老爹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教育她,一点一点的拔光她身上所有大小姐的娇娇气和矜持,还有那根深蒂固在骨头里的贵人的骄矜,没有将她一下就从大家闺秀拉下来当乞丐。后来他们一群人饿得眼红真要杀人喝血吃肉的时候,她才深刻体会到老爹的良苦用心。

    洛芷珩眼眶发红,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她格外思念亲人,思念那个让她一步步成长成今天这样的老爹。

    这便是睹物思人吧。

    二更到,今天还有补更哈,补前天的加更,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