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35 你痛我笑,棋高一着!
    洛芷珩的突然来访并没有让洛凝霜有多意外,确切的说洛凝霜已经算准了洛芷珩会来一般,她看着洛芷珩的目光是警惕而冷酷的。她就是要试探一下,看看洛芷珩会用多长时间来到她的院子罢了,现在看来,果然让她确定洛芷珩在暗中让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洛凝霜自负是重生的人,总觉得上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那就一定是有其他含义的,总觉得自己是天所眷顾的,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必有不凡的作为,所以总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表面装的贤惠善良,骨子里已经黑化的一塌糊涂。她现在想要翻身,那就只能是抓紧了重生而来的这一个有利条件了,她就不信知道未来发展的她还能玩不过一个洛芷珩。

    “姐姐这是要插手我的家务事吗?就算我没有资格休掉白明月,但姐姐一样没有资格来管我家的事情。”洛凝霜此刻并不退让,反而一脸气愤的说道。

    洛芷珩心中冷笑,这洛凝霜现在这样是在告诉别人,洛芷珩在多管闲事吗?还是洛凝霜以为她洛芷珩真的显得无聊的愿意来掺和她的破烂事?

    “你多虑了,我并不稀罕管你怎么样,但是你现在是在穆王朝,是在将军府,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皆是代表着将军府,代表着父亲!请你以大局为重,别做那些惊世骇俗的事情,休夫?你一个女子凭什么休夫呢?你自己要做什么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是请你别再将军府的地盘上,做出让父亲丢人的事情。至于你的家务事,如果你真的要处理,那就请你回南朝去处理,这里是穆王朝,不是你家后院!”洛芷珩不客气的讽刺道。

    洛凝霜脸色青白交加,瞪着洛芷珩,攥紧了拳头,忽而笑道:“姐姐这话说的,怎么好像这里是你家却不是我家了呢?难道我们不是孪生姐妹吗?姐姐做了那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父亲都没有说丢人呢,为何我只是为自己争取自己该有的权益,就要被姐姐指责呢?姐姐说话做事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呢。”

    洛芷珩也不生气,更懒得和洛凝霜唇枪舌剑,看也不看一旁的两个人,只是冷声对洛芷珩道:“你最好有点分寸,你现在在将军府,与我一样只是来做客的,而我,是这个家的嫡长女,又是穆王朝的人,自然能够代替家主来掌管这个家了,可是你却不同,还请你看清楚自己的身份。还有,如果你想要收拾你后院里的姨娘,请你也别玷污了这干净的将军府。”

    “姐姐此话怎讲?我是你妹妹,那个小小的姨娘竟然也按欺负我,你当姐姐不仅不帮助我,反而还这样冷嘲热讽的对我,难道对我就公平了吗?还是说姐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心理面不喜欢款霜儿,所以做什么事情都在针对和为难霜儿吗?”洛凝霜忽然一改之前牙尖嘴利的形象,软绵绵委屈的好像被欺负的小绵羊一般可怜兮兮的哽咽道。

    洛芷珩有点反应不过来,战斗力那么强的洛凝霜怎么忽然这个德行?鬼上身?

    而在洛芷珩无法反映的时候,却见洛凝霜忽然一下跪在地上,抓着她的大/腿哽咽的道:“姐姐,就请你你看在咱们是孪生姐妹的份上,就原谅霜儿之前做过的事情吧,霜儿知道之前霜儿有很大的错,可是也请你体谅霜儿一直缺乏父爱母爱啊,霜儿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姐姐备受宠爱的阴影之中,霜儿真的好羡慕姐姐能够得到父亲的任何和喜爱,得到兄长的呵护。”

    洛凝霜说的声泪俱下,令人一看之下真的为之动容。要不是知道洛凝霜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洛芷珩都快要被感动了。

    洛凝霜却黯然垂泪道:“小时候姐姐能穿新衣服,霜儿虽然也有,却总也不及姐姐的好看保暖,下人们都是看人下菜碟的人,名义上说我是主子,可是我这个小主子暗地里却还要看下人们的脸色过日子。姐姐你没有经历过我那样的生活,你怎么能体会我那样的心情?”

    “父亲哥哥从来都将你当作是掌中宝,肉中骨,你是他们一生所系的骄傲和幸福,我却是他们眼中的丧门星,不祥之人。他们将我当作无物一般,多少次我看着你们欢笑嬉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暗自羡慕和期待,可是每一次我的出现都只会让父亲冷下脸,让哥哥没了笑容。你知道我那时候的惊恐和绝望吗?我不明白啊,为什么我们明明是一样的亲姐妹,待遇却是这样的天下地别?”

    “那个时候我渐渐懂得了恨,我是恨姐姐的,但是我同样好爱你,因为你是我的亲姐姐。在他们都不喜欢我的时候,只有姐姐真心爱护我,有什么好东西好吃的都想着我,我心里是感激姐姐的。但是那个时候我还小不懂事啊,才会因为羡慕和嫉妒而做了一些错事,可是可不可以请姐姐念在我还小,念在我们的血缘亲情的份上,就原谅我呢?就放过我好不好?”

    洛凝霜将自己说的可怜的好像是一颗孤苦无依无助又绝望的苦菜花了,完全不给洛芷珩说话的地步,一句句话是情真意切的,因为是她的亲身经历,因为是她有感而发,就算是有谎言和不甘低头的地方,也被她精明厉害的演技给遮掩过去了。

    这一幕,让洛凝霜演绎成了被洛芷珩欺压的狠了,不得不放下身段低声下气的求饶的样子了。

    洛芷珩完全愣住了,这是个什么情况?洛凝霜怎么会突然态度大转变?又是下跪又是哭求的,这不是洛凝霜做事风格啊。

    而背后骤然响起的威严声音,给了洛芷珩答案。

    “这是在做什么?你们究竟在做什么!”威严的声音里有质问有怒火也有心痛,正是女皇陛下。

    洛芷珩一瞬间就明白了,敢情洛凝霜这是拿她当踏脚石了啊。洛凝霜刚刚一定是知道了女皇陛下来了,所以才会突然转BT度。她就说这洛凝霜怎么会舍得给她下跪呢,还敢在将军府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原来都是有备而来,算计好的啊。

    洛凝霜利用她将一些看上去辛秘又难言的话说出来,目的就是做一副不经意的说给女皇听的样子,这样更加有威力,也更让人容易相信她的话。而洛凝霜一定也是知道女皇一定会赶来,所以才有之前那一幕。

    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这洛凝霜反而长脑子了。还知道利用和演戏了。不过洛芷珩一直就知道演戏的好处。

    “皇祖母?”洛凝霜此刻正一脸震惊的看着女皇,而后白了脸色,惊慌失措的否认道:“没、什么也没有发生。”

    女皇陛下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来的路上就已经了解的透彻了。心理面是很生气洛凝霜这闹腾的性子的,但是刚刚那不经意听到的洛凝霜对儿时的一些只言片语,却让女皇陛下有些心疼了。洛凝霜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她是知道的,她也调查过。

    洛凝霜的童年并不幸福,这才造成了她现在极端又不好的性格。这样一想,女皇看着洛凝霜的目光就又柔和了几分。

    见洛凝霜惊恐的否认,女皇柔和了声音道:“你别怕,站起来告诉皇祖母究竟怎么回事,皇祖母会给你做主的,咱们银月国的女人可没的哭哭啼啼的让人笑话。如果是因为个男人的话,那就更不用在意了,男人对于银月国的女人而言,那就是个玩物,又何必计较?”

    女皇的豪言壮语无疑是惊住了洛凝霜了,她虽然活了两辈子,但也不太清楚银月国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她是将门闺秀,一夫多妻的思想根深蒂固,骤然听到女皇的话,不禁惊世骇俗也是在所难免。

    捂住狂跳的胸口,她泫然欲泣的道:“皇祖母不是霜儿不说,实在是太多的事情不知道从何说起了。霜儿现在的婚姻并不幸福,霜儿不想和白明月继续过下去了,哪怕是名声被毁,哪怕是终生不嫁,霜儿也要离开白明月这个禽兽!还请皇祖母给霜儿做主,让霜儿离开白明月吧。霜儿愿意一辈子伺候在皇祖母的身边。”

    女皇微微错愕,却没有想到洛凝霜的态度这么坚决。她暗自蹙眉,阴狠的目光看向了白明月二人。

    白明月神色复杂的将目光从洛芷珩的脸上收回来,小心应对女皇道:“女皇陛下,小王也实在是不愿意要洛凝霜做妻子,此女阴狠歹毒,竟然想要加害小王的子嗣,小王自然是不能让的。但是她洛凝霜既然是小王父皇亲自赐婚的,那么这桩婚事就不能不了了之,还请女皇陛下批准小王带着洛凝霜回到南朝去,请父皇亲自下旨将洛凝霜下堂去。”

    白明月也是气坏了,对着让他很忌惮的女皇陛下,说话也有几分不客气。不过在他看来,女皇就算是不给他面子,也不可能不给南朝皇帝面子吧?他们可都是君王,平起平坐,这样想着白明月的腰杆挺直了起来,看着洛凝霜的目光隐隐带上了嗜血的味道。

    芷霜准探定。女皇不悦的目光暗沉,漫不经心的道:“这件事情上你南朝的家务事,朕本身不应该管的。但是男尊女卑是放在你们世俗之中的道理,若是按照我们银月国的道理,那就是书那个人休掉你也是没什么的。你白明月也不要太过于猖狂了。在朕女婿家里就欺负朕的孙女。”

    女皇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这无疑是在给洛凝霜撑腰了。女皇话一出,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洛凝霜一脸惊喜,白明月脸色惨白,洛芷珩面无表情,春暖惊恐不已。

    “好了你们的事情朕也不想多管,只要不伤害到朕的孙女,爱怎么折腾随便你们。”女皇说完就离去了,一国之君来处理这样的事情也确实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女皇一走,洛凝霜立刻一改之前的嘴脸,颇有点小人得志的斜睨着洛芷珩。她就知道,只要她想做的,就没有做不到的。她想要收拢女皇的心,自然有的是办法。让洛芷珩做踏脚石不是最方便的捷径吗?看女皇陛下的脸色就知道她对洛芷珩也是有所不满的了。

    她知道女皇陛下喜欢洛芷珩比喜欢她多,这怎么可以呢!女皇必须喜欢她才行,还要厌恶洛芷珩!所以她就设计洛芷珩,让女皇对自己先产生同情心,这样才能让女皇更多的偏袒自己。

    她用最快的速度收买了这院子里的一个粗使婆子,精打细算的算计了一整天,终于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发展了。这才对嘛,她是重生的人,自然比别人多了许多的先机和恩赐。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自然也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洛芷珩不愿意看洛凝霜那副嘴脸,觉得自己在这里简直是在和猪对话,没得恶心了自己,还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冷哼一声带人离开。不过这天的午饭,给洛凝霜送来的醋比之前更酸更浓更多。洛凝霜想要砸碎了碗的,却被人强迫着一滴不漏的全吞了下去。当天洛凝霜房间里又有许多瓷器被摔碎。

    暗夜,洛凝霜还不死心的趁着白明月出宫那么点的功夫,将春暖弄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阴森森的看着春暖狞笑道:“现在害怕了?春暖,没想到你一朝离开了我,反而变得更大胆了呢,竟然还敢挑衅我?你真的仗着自己肚子里那个孽种不知天高地厚了是不是?你以为现在有白明月那个践人护着你,你就能万事周全了是不是?你跟着我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得罪了我,那下场……你该知道呀。”

    春暖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一手护着肚子,一手做着防备的姿态,目光不停的向外面看去,期待着白明月能够快点出现将自己带走。她一会也不想面对洛凝霜这个恶魔。

    “怎么?你在等白明月吗?不用等了,我让人给摆明下了很重的泻药,不拉死他你就应该谢天谢地自己不会但寡妇了。”洛凝霜阴森森的笑道。

    春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惊恐万分的看着洛凝霜,颤巍巍的道:“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想做什么?你说呢?我都没有孩子,你这个践人凭什么有孩子呢?你难道不知道你家小姐我从来是自己没有的,别人有的话就要狠狠的毁掉吗?你不了解你小姐我的为人你吗?你竟然还敢明知故犯?春暖啊,白白我疼你那么多年了啊,竟然这么不能揣摩你小姐我的心呢。”洛凝霜阴狠的道。此刻她更加的嚣张跋扈,有女皇撑腰,她自然什么也不怕,就算弄死了春暖,女皇问起来她也可以说不过是个姨娘罢了,想必女皇是不会在意的。

    “小姐!求求您不要伤害这个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呀,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也是被逼无奈啊,是王爷他强迫奴婢的啊,小姐您明明知道奴婢是不想和王爷在一起的,这个孩子来也是意外啊,求小姐原谅奴婢吧,奴婢给小姐做牛做马,求小姐放过这个孩子吧。”春暖立刻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惊恐失措的求饶着。

    洛凝霜摇摇头,残忍的笑道:“说你不了解你小姐,你果然是不了解的,让我不痛快的人,我怎么可能让她痛快呢?你是这样,洛芷珩也是这样,白明月依然如此。就因为你那个孩子,竟然让白明月有了多么大的希望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恨白明月?我怎么能让他与希望呢?我要亲手打破他的希望,我要让白明月彻底绝望。一个太监,怎么配有孩子呢?太监有亲生儿子,这不是个天大的笑话吗?哈哈哈。”

    春暖吓得脸都快没色了,身体摇摇欲坠,口中还在求饶:“求小姐开恩,求小姐饶了奴婢孩子吧,求求小姐看在奴婢那么多年照顾小姐的份上,看在奴婢妹妹这么多年来为小姐在穆王府里当卧底的份上,就放过这个孩子吧。”

    春暖头磕的梆梆响,不断的哀求着,但洛凝霜却铁了心的要杀了这个让她受尽屈辱和看不顺眼的孽种。

    她手中拿着一只簪子,走向春暖,她越靠近,春暖就越后退,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的护着肚子,可洛凝霜那双眼睛就好象蟒蛇的毒牙,已经盯准了春暖的肚子,要将这个可怜的孩子给毒死。

    春暖几乎崩溃,洛凝霜却还在步步紧逼,眼中是疯狂的神色,她曾经也有过孩子的,可是她的孩子死在了一次又一次的意外之中,流产,被害,她上辈子一个孩子都没有留下,她那个时候也是渴望孩子的,可是后来她怕了,更恨有孩子的女人,恨那些孩子天真的笑脸。

    “放心,一点都不通的,就一下,一下这个孩子就会变成一滩血水流出来,到时候你就自由了,可以和我一起离开白明月那个魔鬼,我会给你找个好归宿,你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这个肮脏的小孽种,还留着做什么呢?”洛凝霜的声音诡异的好像在you惑一般,可是那脸上的狞笑却没有间断过。

    春暖终于再也受不了的尖叫起来,哪个母亲能舍得将自己的孩子杀了?更何况洛凝霜的话根本不可信。现在的洛凝霜已经疯了吗?那样狰狞的面容,如同修罗。春暖再也受不了的连滚带爬的起来往外跑,惊恐的尖叫响遍了将军府。1dnGT。

    “往哪里跑呢?”洛凝霜狰狞的笑了一下,快速的扑了上去,她挥舞着簪子,烛光的摇曳下,将她脸上神色照得忽明忽暗诡异阴森,仿若厉鬼一般可怕。

    春暖边跑边回头看,这一看之下吓得几乎魂飞魄散了,脚下一个不稳就绊到了门槛,整个人重重地向前倒去。

    这一下若是摔得结实了,这个孩子必死无疑。

    洛凝霜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她停下脚步,目光讥讽期待的看着春暖倒下去,等着春暖流产,期待着白明月知道他这辈子唯一的一个亲儿女死掉的表情,那表情一定精彩的让她想要喝彩!

    然而洛凝霜期待的一切并没有发生,只见黑暗之中一道人影鬼魅出现,将春暖牢牢的接到了怀里,避免了春暖摔倒,而后白明月惊慌的声音尖锐的传来:“春暖!”

    “什么人?”期待的一幕被从根源上打破,洛凝霜暴怒狂吼。

    暗夜中那人影渐渐清晰,只见奶娘冷酷的道:“给南王妃请安了,南王妃这是做什么呢,这个孩子可是你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了呢,你是南王爷的妻子,你注定终身没有子嗣了,这个孩子一生下来那就是你的孩子,南王妃应该好好爱护才是啊,这样不小心,以后没有人给王妃养老送终,岂不凄凉。”

    奶娘这话说的够绝,暗讽洛凝霜也是个断子绝孙的货,也暗示着洛凝霜想要和离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只能守活寡的跟着白明月这个太监过日子了。这是往洛凝霜的心窝子上戳刀子啊,还刀刀见血。

    奶娘心中感叹,咱家小主人交给她的话就是够狠,没看洛凝霜那张脸在黑夜下都白哦好像厉鬼了吗?显然是气得不轻。

    “你放肆!我以后会有许多孩子,我是多子多孙的命,我不会无人送终的,我不会!”洛凝霜非常激动的怒吼起来,上辈子的自己可不就是无人送终吗?奶娘的话简直是戳中了她的肺管子,不仅是疼,还很刻骨。

    白明月紧紧抱着春暖,护着她的肚子,对洛凝霜咆哮道:“践人,毒妇!你该当何罪!”

    “哼,我何罪之有?她自己没有站稳差一点摔倒,这也怪我吗?”洛凝霜大言不惭的毫不愧疚。

    “践人我打死你!”白明月也是被气急了,更是心惊肉跳的吓坏了,就这么一个孩子,他这辈子就这一个孩子了啊,竟然差一点就没了。

    将春暖交给奶娘,白明月就冲了上去,抓着洛凝霜的头发对着她的脸就噼里啪啦的大耳刮子猛地打开了,一连气得打了二十几个嘴巴,还不解气的对着洛凝霜的嘟嘴猛踹。

    洛凝霜也不甘示弱,但到底是没有男人有力气,挣扎反抗了一回,就败下阵来,手中的簪子倒是将白明月身上划了几道口子。

    白明月也确实被洛凝霜买通的那个人弄来的泻药给弄得拉了好久,虽然白明月奇怪,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洛凝霜能这么快的就在将军府里买通了人为她办事。所以拉肚子的他就大意了,此刻也没了力气,将洛凝霜重重地推倒在地,多日来的隐忍和压抑再一次爆/发,戾气越发浓重,竟然举起来一旁凳子,照着洛凝霜的身上就砸了下去。

    洛凝霜尖叫,可是没有人帮她。凳子砸在身上碎的稀巴烂,洛凝霜被打的快死了似的躺在地上,白天那股子张狂劲此刻一点也无了。

    白娘平静的看着,真的是一点心疼也没有。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小主人这一招厉害啊,看上去是被气走了,什么也管不了,让洛凝霜嚣张得意,可暗地里掌控大局,还牵引着事态的发展,一步步将情况引成现在这般模样,说出去谁会信啊?

    洛凝霜可以被打,却不能被打死,不然女皇那里不好交代。奶娘看差不多了,才慢腾腾的惊呼道:“哎哟,这是怎么说的呢?怎么就打起来了呢?快点,你们这群蠢材哟,怎么还不快点去拦着呢?”

    奶娘开口,门外看热闹的下人立刻冲了进去,将气得眼睛通红的白明月给拉开,却没有人去碰洛凝霜,更没有人叫大夫。

    奶娘此刻却义正言辞的道:“王爷这是做什么?在我们将军府行凶作恶吗?你当我们将军府是什么地方?让你这么撒野?那洛凝霜虽然已经是王爷的王妃了,但好歹也是我们将军府的姑娘,哪里能让你就这么打下去了?王爷还要给我们大小姐一个交代才好。你也知道我们大小姐素来是心软的,又爱护妹妹,要是让大小姐知道今天的事情,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洛凝霜听着奶娘的话,只觉得胸口更疼,喉咙腥甜,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她再一次被洛芷珩给气吐血了?!

    洛凝霜眼前冒金星,咬牙切齿的想要骂出口,可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但她就是知道洛芷珩这是故意的。故意气的她吐血。明明一切都可以阻止的,偏偏却在都发生了之后才来说话,这马后炮点的不可谓不响,可她明知道洛芷珩在玩她,却还反驳不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趁着洛凝霜没死狠狠的多虐她几次,宝贝们大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