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37 吵得脸红脖子粗!纤雪使坏!劝服玉儿!

悍妇,本王饿了! 437 吵得脸红脖子粗!纤雪使坏!劝服玉儿!

    大厅里一下子就陷入了安静,洛芷珩沉吟着该如何回答孙云筠,对于孙云筠她是真的亏欠的,当初是自己插科打诨的骗了孙云筠,那一场比赛孙云筠如果全力以赴,她未必能获胜,如今穆云诃安然无恙,一路走来,孙云筠那一场比赛的退让也是有功的。

    只是她是个女人啊,对于孙云筠那样强烈而执着的情感,洛芷珩表示压力好大,她不爱女人的好不好?谎言这东西果然不能说。洛芷珩不禁的想,当初世王女扮男装的时候,就足够让所有女人尖叫连连了,可见他们银月国的女人在对于同性异性的吸引上是有相同点的。要是世王现在在这就好了啊。

    孙云筠见洛芷珩沉默,一颗心当真是七上八下纠结的紧,她越是沉默,孙云筠就越是惊恐,她忽然受不了这种沉默了,勉强的扬起笑脸道:“我明白了,让洛公子为难了是我的不是,你放心,我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在来为难纠缠洛公子一下。”

    孙云筠也算有担当了,得不到也不强求,虽然很难过,但也绝不纠缠。洛芷珩是她的第一段感情,所谓初恋是很难忘怀的,何况孙云筠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洛芷珩那样的男子,那么玩世不恭,又带着点坏坏的痞气十足,那样的男子真的一下子就打动了孙云筠的心,让她怦然心动,让她朝思暮想。

    明明只不过是被洛芷珩抱着跳了一支舞,明明只是几句类似油嘴滑舌的甜言蜜语,明明是放浪形骸的不雅行为,可是孙云筠据说不可自拔的陷进去了。

    洛芷珩离开,她忧伤忐忑,洛芷珩回来,她欣喜若狂,洛芷珩受伤,她惊恐万分,洛芷珩拒绝,她除了绝望和难过,还剩下什么?只怕只有那一点可怜的骄傲和自尊了吧。

    多荒唐的一段感情,一个顶着女儿身的男子,可能注定一辈子都要这样男扮女装下去。她却爱上了一个这样的人,而且按照她的性格,只怕会一辈子爱下去,哪怕以后嫁人。

    洛芷珩眼皮一跳,孙云筠离开的背影挺直的好像绷紧了,一碰就会碎。她心情烦躁又自责,那句‘我是女人’就在嘴边打转,几个来回却都说不出来,这几个字要是说出来,只怕就不仅是被孙云筠憎恨那么简单了,可能还会让孙云筠这辈子都有阴影,都伤自尊。

    所以暂时还不能告诉孙云筠真/相。

    “孙姑娘且慢,我还有话想和孙姑娘说。”洛芷珩叫住了孙云筠,看见孙云筠转过身来那眸子里的亮光,微微躲闪了眼神,笑道:“孙姑娘也是我的好朋友了,刚好我想要去找慕容纤雪,那也是我一个好友,我们又都是这一届才人大赛的朋友,不如一起聊聊?”

    孙云筠目光闪烁,升起来的希望左右彷徨,她能喊住自己,是不是就表明她的心里也不是一点没有自己呢?可是提到慕容纤雪,孙云筠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她僵硬的道:“那慕容小姐……也是你的红颜知己吗?”

    她更想问一句:你很在乎她吗?

    洛芷珩笑起来快速走到她面前,步子虽大但极其优雅,又因为洛芷珩穿着的衣服向来干净利落,偏中性一些,反而将她身体里的一些英气衬托的更浓,这样的她倒也雌雄难辨,有女人的美艳,也有男儿的利落,孙云筠目光痴迷的看着她,微微红了脸。

    洛芷珩此刻正心虚不敢看孙云筠,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同寻常,笑道:“什么红颜知己,不过是在一起吃吃喝喝胡闹的朋友罢了,不过那家伙确是我的知己不假,你的性格我也喜欢,我们三个凑在一起,那绝对是臭味相投的,一定谈得来。”

    孙云筠心里紧张,洛公子距离她这么近,她甚至嗅到了洛公子身上淡淡的清香,似乎被那香气迷晕,孙云筠不受控制的点点头。

    洛芷珩带着孙云筠来到慕容纤雪家,一进前厅就凌空一鞭子就挥舞过来,直接朝着洛芷珩打来。

    洛芷珩一惊,只觉得眼前一花,她下意识的将孙云筠用力推开,自己在躲开的时候就晚了一步,鞭子的尖端恰巧打在了她的手腕上,火辣辣的疼痛蔓延开来,洛芷珩倒抽一口冷气,连忙后退一步抬头怒视前方,只见慕容纤雪也傻了眼似的举着鞭子瞪着她的手腕。

    孙云筠站稳之后猛地回头,看到洛芷珩的手在流血,一项镇定冷漠的冰美人却惨白了小脸惊呼一声扑了过去,心疼又自责的抓起洛芷珩的手抽出手怕给她裹上,红着眼眶哆嗦着问:“为什么要推开我,你怎么那么傻啊,疼不疼?”

    同样震惊愤怒的还有慕容纤雪,她气得脸都白了,怒声道:“你白痴啊!明明能躲开的干嘛不躲?”说话间已经一把扔了鞭子冲了过去,将孙云筠挤开扯过洛芷珩的手越发的怒不可遏:“怎么没打死你呢,害人精!”

    孙云筠被撞的一个踉跄,怒气在脸上一闪而逝,见他们状态亲昵,她又不由得心酸,彻底冷了脸色。

    洛芷珩疼得呲牙裂嘴,在慕容纤雪面前她向来不装坚强,怒道:“我还要问你发什么疯呢!大白天的想练武去院子里啊,在厅堂里折腾什么?”

    慕容纤雪猛地扔了洛芷珩的手,冷笑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看看你和你那些婆家人把玉儿害成什么样了?洛芷珩我真恨不得一鞭子把你那颗七窍玲珑心给抽个稀巴烂!你敢说你不知道穆云锦那人渣开始的目的?你竟然就那么看着玉儿那傻丫头傻乎乎的往坑里跳,现在怎么样?玉儿被伤了,傻丫头哭哭啼啼的不吃不喝的,这是想让我们慕容家办点丧事吧?”

    洛芷珩无语了,更多的是无奈和心疼:“我刚开始真的不知道,穆云锦那家伙做的很隐蔽,后来知道已经晚了啊,我想办法让玉儿回南朝去,哪知道小丫头又去见了穆云锦,男人那张破嘴果然是惯会说花言巧语的,没想到玉儿又被骗了,还把我也给骗去了,虽然我知道穆云锦的阴谋,但是不当面揭穿穆云锦玉儿只怕也是不会相信我的话的。”

    “那你就那么直接的揭穿?你让玉儿的脸和感情往哪里放?”慕容纤雪脾气也上来大吼道。

    洛芷珩比她还暴躁,怒极反笑:“你当只有你心疼玉儿啊,我就不怕玉儿上当受骗吗?我要是不快刀斩乱麻将这段孽缘给斩断了,你以为玉儿以后就不会痛苦了吗?拖得越久问题越大,感情的事情是不能拖的,日久生情,现在玉儿对穆云锦可能还只是朦朦胧胧的好感,玩意用什么柔和的态度手段去解决,时间一长,你以为玉儿那单纯性子就不会对穆云锦越陷越深吗?”

    “怎么说都是你,你他娘的就是有理!”慕容纤雪暴躁的踹翻了一旁的凳子,粗话什么的也冒出来了。一家子武夫里难免慕容纤雪骨子里也是狂野的。

    洛芷珩冷笑一声:“你他大爷的就为这事就拿鞭子抽我,你很潇洒吗?”

    慕容纤雪瞪圆了眼睛,瞳孔里似乎都有火气在冒了:“谁让你今天才来?你要真在乎玉儿昨天怎么不跟来?”

    “我昨天来你还不拿刀子砍我?”洛芷珩讥讽的冷笑。

    俩人你来我往气氛剑拔弩张,谁也没想到以前好的一个人似的俩人,翻脸的时候竟然这么火爆,真是毫不留情的往对方身上下嘴刀子。

    孙云筠也愣住了,有些惊慌有些窃喜的看着他们吵架,心想这俩人不是很好吗?怎么还吵起来了呢?难道洛芷珩不喜欢慕容纤雪?也对,慕容纤雪那样的性格又臭又硬的,洛芷珩不喜欢也正常。

    俩人吵得脸红脖子粗,洛芷珩一声怒吼:“人呢?都死了啊,给我来杯茶。”

    慕容纤雪怒哼一声,也跟着吼了一声:“给姑奶奶也来杯茶,要凉的。”

    俩人互看一眼都有点相看两相厌的感觉,又是冷哼一声相互别过脸去。洛芷珩一扭头就瞧见孙云筠小脸惨白的站在身边,立刻缓和了脸色,笑道:“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没吓到你吧?”

    孙云筠摇摇头,脸上的心疼掩饰不住,关切的看着她还在流血的手道:“还疼不疼呀?要不我们快点走吧,去找个大夫看看这伤要不要紧。”

    慕容纤雪一旁冷眼旁观的瞧着,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那孙云筠的目光不要太心疼了好不好?

    “不碍事的,你坐一下我让人给你上茶。”洛芷珩看向慕容纤雪,见慕容纤雪一下子就将头扭到一边去,她伸脚踹了慕容纤雪小腿一下。

    “干嘛!”慕容纤雪火大的还回去一脚,怒火不减。

    洛芷珩瞪眼:“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火气大眼睛也瘸了啊,没看见有客人来了吗,还不赶快让人上茶。”

    “你嘴巴还瞎了呢。”慕容纤雪恶毒的回了一句,不甘不愿的道:“我家没有好茶,就大红袍,苦死你们别怨我。上茶。”

    洛芷珩一挑眉,气死人不偿命的姿态:“我就爱喝苦茶,降火。”

    俩人眼看着又一番唇枪舌剑,那苦死人的茶水也上来了,洛芷珩喝了一口一张脸都快皱成一团,暗道慕容老将军家好穷啊,怎么喝这么苦的玩意。她一把扔了茶杯,拎着一个小丫鬟抬脚就往后堂走:“带我去见见玉儿公主。”

    慕容纤雪倒是没有拦着只是在后面哼哼唧唧的,就好像天生默契似的,她留下来招呼孙云筠。等洛芷珩没影了,慕容纤雪才火大的对一旁噤若寒蝉的丫鬟们咆哮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死的啊?都瞎了吗?怎么不拦着我点?真把她打坏你们的脑袋也别想要了。蠢货,还不赶快去请大夫来,请来了送到玉儿公主那。”

    丫鬟们憋屈死了,你大小姐脾气一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谁敢拦着谁就找死,顶风上啥的他们可不敢。现在把人打了,你火气消了,又心疼人家小王妃了,什么毛病啊。

    孙云筠瞧着慕容纤雪懊恼的神色,心下一沉。这慕容纤雪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和洛芷珩不对盘啊,这担心关心洛芷珩也不是假的呀,那为何二人刚刚还能吵得脸红脖子粗的?

    慕容纤雪坐下来缓缓情绪,看向孙云筠,她知道孙云筠的,这孙云筠对洛芷珩的那点小心思她也知道,她很清楚这是一个误会,本来也挺同情洛芷珩的,但现在她眼珠一转,笑米米的对孙云筠道:“孙姑娘今天怎么和珩儿一起来了?”

    “是洛……小王妃带我来,说说和慕容姑娘聊天的。”孙云筠对着慕容纤雪态度冷淡。

    慕容纤雪对洛芷珩那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虽然知道玉儿被骗不怨洛芷珩,但谁让洛芷珩是好朋友呢,好朋友就是用来在憋屈的时候当出气筒的。于是慕容纤雪貌似不着痕迹的道:“什么小王妃,个假小子,当王妃可不可笑。”

    孙云筠眼睛一亮,慕容纤雪什么意思?难道慕容纤雪也知道洛芷珩是男人的事情?她忽然有所期待起来:“慕容姑娘怎么这样说呢?小王妃可是小王爷明媒正娶的妻子呢。”

    慕容纤雪就想看洛芷珩也焦头烂额的样子,于是讥笑一声,神神秘秘的道:“你别和我装了,你都知道了是不是?那家伙就是个表里不一的,孙姑娘可要当心了,我和她是哥们,但她可未必拿孙姑娘当哥们呢,孙姑娘没看见那家伙对我就张牙舞爪,对你就温柔小意?”

    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扭曲事实,慕容纤雪在抹黑洛芷珩,在把洛芷珩往更深的焦头烂额里推,她就想着吧,要是孙云筠有一天到了非君不嫁的念头,非要逼着洛芷珩娶她,嘎嘎嘎,真不知道洛芷珩那个时候的脸色会多好看呢?

    只要一想到玉儿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慕容纤雪就一口气卡的她快要憋死。慕容家的人都护短,按照他们的个性一定是要把穆云锦虐成在渣的,但是最最脾气火爆的慕容老将军却拦住了家里所有人。

    慕容老将军说洛芷珩没有立刻跟来,就证明洛芷珩有所顾虑,她是想让他们家人都冷静一点,洛芷珩一定会来,但倘若明天她来,只怕她的态度是要维护穆云锦了。慕容家的人听了这话自然都是怒不可遏的,洛芷珩可是他们的好朋友,他们为了洛芷珩一次又一次的撑腰震场子的,关键时刻洛芷珩叛变了,不理会他们反而维护害得他们小公主受伤的人,他们能不怒?

    但慕容老将军有他的想法,他说穆云锦毕竟是穆云诃的哥哥们还是个战场上的英雄,他们应该给予一定的尊重,而且穆云锦能够对玉儿说出那样绝情的话,越绝情就越能让玉儿忘记他,这就证明穆云锦还没有烂到了骨子里,还是有救的。洛芷珩想要拉穆云锦一把也不是不能理解。

    慕容家的人看在洛芷珩的面子上没有出动去找穆云锦,但这股怒火是咽不下去的。如今慕容纤雪一个头脑发热将洛芷珩的手打伤了,后悔和担心就别提了,可一想到自己打了人还反而内疚和担心洛芷珩,慕容纤雪就觉得自己一定是白痴了,心理面不服气,觉得没有虐到洛芷珩,怎么的也要让洛芷珩也跟着烦躁一下。

    于是慕容纤雪决定在孙云筠这件事情上来个推波助澜,让洛芷珩也不痛快一下。看到孙云筠满脸惊喜,慕容纤雪瞬间觉得圆满了,这口气终于舒坦了。

    “什么明媒正娶,都是自家有苦难言罢了。孙姑娘,我看你对待洛芷珩可真是用心,要抓住机会啊,洛芷珩虽然有点痞坏,但人还不错,有担当啊,还够义气,最主要的是她这种长相那绝对是姑娘们心中的一朵花啊,她要是穿上男装,那绝对风靡上京城,到时候上京城的人只会记得洛芷珩风华绝代,谁还会记得什么狗屁穆云锦冠满京华啊。”慕容纤雪极其恶意的误导着孙云筠,顺便抹黑穆云锦那个渣。1dptd。

    孙云筠脸蛋通红,也不复之前那冷冰冰的样子,有些害羞的道:“那慕容姑娘难道和洛公子就没有……我看你们两个人倒是行为亲密呢。”

    姑奶奶她才不好女风!

    慕容纤雪心里一阵恶寒,连忙笑道:“某些方面我比洛芷珩还爷们,我俩不可能,哈哈哈。”

    她笑的心虚又尴尬,孙云筠却没有看出来,终于在第二个人口中确定了洛芷珩是个男人的事实,这无疑给孙云筠打了一记强心针,让她更加渴望能够和洛公子在一起了。于是接下来的谈话中,她总是针对洛芷珩问问题,话也多了。慕容纤雪极尽可能的有问必答,却越说越害怕,心想这万一被洛芷珩发现她在这恶搞捣乱,那丫头会不会拿着菜刀追着她砍?

    洛芷珩现在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只一天而已,貌美如花的玉儿就变得极其憔悴,眼睛红彤彤的,脸色苍白,游魂一般的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开心快乐单纯的玉儿变成这样,洛芷珩忽然也有点痛恨自己昨天的鲁莽了,如果真的能够温和一点的话,也许不会让钰儿受这么大的刺激。

    她握住玉儿的手,轻声道:“玉儿,珩姐姐来看你了。”

    玉儿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然后归于平静。对洛芷珩不理不睬,就好象洛芷珩不在身边一样。

    洛芷珩无奈又着急:“玉儿你别这样,昨天的事情让你难过我也很不舒服,但是有的事情我们就是要面对不是吗?穆云锦他利用你,我既然知道就不可能让他得逞,让他一直利用你,姐姐的心意你能明白吗?”

    “所以你就那么残酷的揭开了穆云锦的真面目,一点余地不给我留,让我那么难过?”玉儿忽然缓慢的转过脸看着洛芷珩,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洛芷珩猛地拉起玉儿,怒声道:“那你觉得我那时候该怎么做?继续自欺欺人吗?帮助穆云锦欺骗你?你会想要一个帮着别人欺骗你,玩弄你,明知道那是个火坑,还添一把火在把你推进火坑里的朋友吗?你想让珩姐姐背负一个背信弃义的骂名吗?还是说,你宁愿要一个千疮百孔虚假根本就不存在的爱情,也不愿意要一段珍贵挚诚的友情?玉儿,你是那么敷衍和虚假的人吗?”

    “我不要那样,可是却好讨厌昨天的你,你明知道我喜欢穆云锦的,可是穆云锦却为了要我将你骗出来而来利用我,珩儿姐姐,这件事情怪不怪你呢?玉儿好困惑,我走不出来了,我好厌恶这样的自己,我明知道昨天的事情不是你的错,可是我还是会心理面埋怨你,我知道我不好,我傻我上当受骗,我活该我倒霉,可是我还是觉得心理面好难过,我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可是为什么要骗我利用我?我就该死吗?我就活该被夹杂在你们的仇恨中两面备受煎熬吗?”玉儿情绪激动的尖叫着,忽然身体一软。

    洛芷珩手忙脚乱的接住她,用力的抱紧她,听她哭的呜咽抽搐,看她浑身颤抖。洛芷珩没有体会过那样的感情,所以不能感同身受玉儿的难过,但感情受伤,确实让人很痛。

    厅芷筠是芷。洛芷珩轻拍着玉儿的脊背,叹息道:“你还小,有的时候难免被人欺骗,可是你还有我,还有你小姨和这一大家子爱你关心你的人,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人欺骗,就算这件事情算是因我而起,我虽然不想伤害你,却偏偏让你受到牵连,让你这么难过,如果你说以后在也不想看见我,在也不想要我这个姐姐了,可以,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只要能让你心里好过一点,让你振作起来。”

    玉儿一时之间忘记了哭泣,愣愣的看着洛芷珩,好半晌却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抱着洛芷珩不放手:“我没有说不要你,我没有不要姐姐,我只是好难过,穆云锦为什么要骗我,哪怕他直接和我说,让我带你出来,我就算不答应他,也会觉得他是个正人君子,也会更喜欢他的,可是他骗我,他把我当利用的对象,玩弄我的感情,欺骗我的信任,我再也不相信他了,我再也不想见他了。我不要他了。”

    洛芷珩又安慰道:“对,不要他了,我们不要他。那就是个渣,是个混帐。玉儿没必要为了一个人渣而为难自己是不是?别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呀。那穆云锦是个混蛋,他说不定一点不觉得愧疚的心中正在大吃大喝呢,可是你看看你,一天就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的样子,让穆云锦看见或者知道了,说不定还会讽刺你看不起你呢。”

    “你应该就爱振作起来,让自己更加的有自信和美丽,让穆云锦看看,是你把他给踹了,是你不要他的,你才不会为了他而伤心难过,你因该让他痛苦才对。你是一国公主,身份高贵,他们已经算个屁呀。玉儿坚强一点,这才哪到哪呢,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爱情不是全部,而且人的一生都是在寻找,穆云锦不是你的归宿,这段欺骗性的感情,只不过是让你更快的成长起来,为你未来的幸福做基础,你应该感谢上天的安排。”

    玉儿哭的泪眼朦胧,却情绪高涨了起来,她攥紧了小拳头,大声喊道:“是,我要振作起来,穆云锦就是个屁,我不要他了,他不值得我的付出,那种人渣就应该让他痛不欲生!自由我活的更好更痛快,看着他活得憋屈又痛苦,才能狠狠的报复他!我要振作起来,然后干翻他奶奶的。”

    洛芷珩几乎眼冒金星,不用想也知道玉儿这番豪言壮志和那句他奶奶的,一定是出于慕容老将军之口了,果然是近朱者赤,那么可爱单纯的玉儿也学会爆粗口了。真是……他奶奶的!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让穆云锦去死,未来还有更多的好男人等着你尽情挑选。”洛芷珩拍拍玉儿的肩膀,对于玉儿能振作起来,她感到好欣慰,她就怕玉儿一蹶不振,那她可就罪过大了。

    “姐姐我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我要养精蓄锐,然后给穆云锦好看。”玉儿不愧是皇家子女,这份气魄和承受能力还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洛芷珩安抚好了玉儿,让人赶快给她准备热水和食物,吃点东西洗个热水澡,在好好的睡一觉,比什么东西都大补。

    大夫还没来到,洛芷珩就安抚好了玉儿,速度之快让正在叽里呱啦黑她的慕容纤雪都感到诧异。

    “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该不会是被玉儿赶出来了吧?”慕容纤雪讽刺的道。

    一更到,还有一更,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