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39 惊悚表白!绑架!诡异绑匪!
    那曾经名动京城的少年英雄,此刻就被一个女子极尽羞辱的一壶茶浇成了落汤鸡,却依然无动于衷,不痛不怒。

    茶楼里许多人都是知道穆云锦的,也有许多人知道洛芷珩,但是没有人知道玉儿,此刻见到这一幕,早就已经炸开锅了似的议论纷纷起来。穆王府最近新闻太多,丑事和龌龊事也不少,整个京城几乎无人不知,如今又弄出来这一幕,有人甚至要感叹,穆王府这是要败了吗?

    洛芷珩冷眼旁观的瞧着,她心思通透,并且站在玉儿这一边,这点教训穆云锦承受的不冤,而且让洛芷珩感到奇怪的是穆云锦对玉儿的态度,那样骄傲自负的人,自认为自己做过的什么都是对的,怎么可能忍受有人这样对待他呢?

    但穆云锦现在就是忍受了,甚至可以说是接受,一点也不动怒,这让洛芷珩大卫奇怪。就算穆云锦有点良知,知道欺骗利用伤害玉儿是不对的,但穆云锦的觉悟还没有高到这打不还手骂不还手的地步吧?当初穆云锦对待她这个弟媳妇可是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

    玉儿砰地一声将茶壶甩在了地上,冷冷的瞧着穆云锦,眼中有泪,却一直不肯让眼泪落下来。

    穆云锦缓缓站起来,声音平静的问:“这样,你心里可是舒坦一点了?若没有,就在来一壶。”

    “你当我不敢吗?”玉儿冷声道,声音里有些颤抖,面对穆云锦她多少还是有些底气不足的。

    穆云锦摇头,低声道:“我只是想让你消气,想和你说声抱歉。”

    “不用!”玉儿大声打断穆云锦的道歉,目光恨不得撕碎了穆云锦,怒声道:“你以为我需要你的道歉吗?你在可怜我还是同情我?还是你以为我就是个蠢货,是个傻子,是个你随便捏扁揉圆的物件?你以为你错做了事情说一句抱歉,我就要立马不计较一切的对你说不要紧吗?你把你穆云锦想的太独一无二举世无双了,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贱男人!我不稀罕你的道歉,你给我记住,你永远都欠我的,你欠我一辈子!我不原谅你,你这个大骗子,人渣,败类,龌龊的臭男人!”

    她一口气说了许多,穆云锦的脸色一寸寸的难看下来,却没有发怒,只是皱眉看着玉儿,好像喘气不顺畅的模样,张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玉儿那些话给刺激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玉儿激动的吼完这些话,也好像一惊,立刻转/头就走,穆云锦下意识的伸手,却没能抓住玉儿。

    洛芷珩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穆云锦,嘴角笑容讥讽又戏虐。

    追赶上玉儿之后才发现玉儿已经泪流满面了,洛芷珩无奈的道:“你这是怎么样啊?是打击报复了敌人之后太激动吗?所以才流泪?还是舍不得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才没有舍不得!他活该。那种践人死了都便宜他了,我才不会舍不得。”玉儿激动的反驳,在洛芷珩看来却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没了心情逛街,洛芷珩和玉儿他们分道扬镳,这一次她和孙云筠还是同行,不过洛芷珩没有在骑马,两个人就牵着马漫步在街道上。她可不想在被孙云筠抱着了,那感觉简直太恶寒了。

    “你可以送我回家吗?”孙云筠忐忑的提出要求,目光却大胆而期待的看向洛芷珩。慕容纤雪说洛芷珩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不过洛芷珩一直不好意思靠口,那她就自己主动开口好了。

    洛芷珩没法拒绝,笑着点头。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洛芷珩心里想她家专门还没到啊,这路也太远了点吧。孙云筠却想,这路也太短了,怎么这么快就要到家了?人家还没有和他待够呢。

    眼看着孙家就在眼前了,洛芷珩心里松了口气,这一次脸上笑容真诚了许多:“你家到了,快进去吧,我也要快点回去了。”

    孙云筠不舍的洛芷珩就这么离开,她犹豫了半晌,略显扭捏的说道:“那我以后还可以和你出去玩吗?”

    “当然。只要你愿意。”洛芷珩笑笑。

    可是她刚说完,就感觉面前黑影一闪,孙云筠竟然扑了过来,将她抱了个满怀。洛芷珩大惊失色,这是干啥啊?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推开孙云筠,可孙云筠抱的太用力,她一下还没有推开,只听孙云筠在耳边急促颤抖的道:“洛公子我喜欢你,越是和你接触,就越是喜欢你,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想,我这辈子是真的不能嫁人了,我心理面有了你,就再也装不下别人了,我、我不求能常年在你身边,但请你能让我时常看到你,和你一起出门玩,这样我就知足了,所以请你不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好吗?”

    洛芷珩整个人都愣住了,脑袋嗡嗡响,一片空白。

    这算什么?她被告白了吗?还是被一个女人告白?这个有点不能接受啊,太匪夷所思惊世骇俗了吧?

    她哆哆嗦嗦的道:“那那那个,孙姑娘啊你先放开我吧,这要让人看见也不好是吧?你看这还是在你家门口呢,万一让他们看见你的名声可就……”

    洛芷珩还没说完,只听孙云筠娇笑道:“你忘了你现在是个女孩啊?就算两个女孩子抱在一起在他们看来比较怪异,但也不会多想的,这是我唯一欢喜的地方,在现在这样情况不允许的情况下,我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和你牵手,上街,拥抱,真的是我唯一的福气了。”

    “你会不会怪我不知道矜持呀?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喜欢你,太害怕失去你,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靠近你。反正我已经决定了,此生非你不嫁,就算你一辈子不能从穆王府里脱离出来,我也会一直等着你的,哪怕只是默默的思念你也好。请你别嫌弃我好吗?”

    洛芷珩的震惊让她有种被什么东西炸得粉身碎骨的感觉,她究竟做什么了,就让这孙云筠对自己这么死心塌地了?孙云筠的嘎请真诚而狂热,她是比较看好的,但那不能是对待自己啊,她有些无奈也很担忧,纠结了这么久的话今天却不能不说了。曾刻了此但。

    “孙姑娘,我一直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你先放开我好不好?虽然这里距离你家大门有一定的距离,但毕竟是光天化日在外面,我们还是注意一点好吧?”

    孙云筠轻轻恩了一声,放开了洛芷珩,却低着头,脸蛋通红。

    洛芷珩紧了紧拳,缓慢的轻声的道:“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想要好好的和你坦白一下,我这个人之前有点不着调,有点不正经,有点口无遮拦,为了达到目的还有点不择手段,严格意义上来讲,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还说谎……”

    孙云筠轻笑一声,竟然说道:“这些我都知道。”

    “你知道?”洛芷珩震惊。

    孙云筠点头,有些好笑的说:“我都知道,昨天 慕容姑娘都告诉我了。”

    洛芷珩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下意识的道:“她和你说什么了?”

    孙云筠歪歪头,细细打量洛芷珩的样子,眼底温柔流转,声音带笑的道:“她说你是最不着调的人,为了达到目的的话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但你这个人还算你正直,而且很够义气,之前看你为了穆云诃能做到那个份上就知道啦。她还说你……其实对我一见钟情。”

    洛芷珩几乎是一蹦老高声音冒火的惊呼道:“她说我对你一见钟情?!”

    慕容纤雪你大爷的啊!胡咧咧什么呢?

    孙云筠害羞的低下头,鼓足勇气的道:“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的,但是昨天从慕容姑娘口中知道了你对我的看法,还有那些心意,我真的好感动,我这才知道之前是我自己太自私和思虑不周了,让你为难了。我只顾着自己不开心,却没有想到你现在的处境也不好,也没有体会你的难处,洛公子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只要知道你是对我有心意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她的声音很轻,洛芷珩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她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显然被气得不轻。她就奇怪今天孙云筠怎么对她的目光动作都那么诡异呢,原来是慕容纤雪那混蛋在背后搞鬼!这不是坑她呢吗?

    “这些话都是慕容纤雪对你说的?她还说什么了?”洛芷珩咬牙切齿的问。

    孙云筠神色一愣,忐忑的道:“你生气了?你不愿意她把你的事情都告诉我吗?”

    “没有!”脸色却难看的好像要杀人。她只是暴怒而已,慕容纤雪那个混蛋说的都不是事实。

    “可是你不开心了。其实她也没有说其他什么了,只不过告诉我,对于你,我应该主动一点,她说你在感情上是有点迟钝的,我要是不主动的话,你可能会因为担心害了我而永远不敢主动,永远只会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看着我,祝福我,守护我。”

    孙云筠说的有些激动,类似感动,拉起洛芷珩的手满眼湿润的道:“你知不知道我听到她这样说你,我有多心疼和感动?我不要这样的你,我不要这么多痛苦都要你自己来承担,我要和你一起面对和承担。洛公子,你相信我,我孙云筠不是一个胆小怕是的人,你能为朋友两肋插刀,为 我忍辱负重,我也是个能为你而甘愿忍受所有痛苦的人。我要和你在一起。”

    这话要是对一个男人说,那么不管那个男人爱不爱你,他都会被你的话给感动死。可是她洛芷珩不是男人啊,也不想和你永远在意,更没有为你承担什么痛苦啊,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恋,不要那么想当然啊?

    洛芷珩快要恨死慕容纤雪那个睁眼说瞎话的混蛋了,她强忍着怒火,恨不得立刻冲到慕容纤雪家去灭了她。

    不能再忍了,洛芷珩终于下定决心,不能再让孙云筠越陷越深,她看着孙云筠的眼睛道:“孙姑娘,慕容纤雪和你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我洛芷珩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因我我和你一样,都是……”

    “云筠!”天外来音一般的,一把威严的声音打断了洛芷珩最最关键的话。

    她暴怒的有种想要砍人的冲动!

    “爹!您怎么出来了?”孙云筠脸色苍白的喊道,又慌乱的对洛芷珩道:“求你别说了,我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你快回家吧,我也回去了。”

    她说完就跑,不给洛芷珩在说话的机会,刚刚洛芷珩那句不可能在一起,真的是吓到她了。

    洛芷珩满肚子怒火,一腔堆积的都快要爆炸了,翻身上马,快马加鞭的向着慕容家冲去。可是她在孙家这条巷子拐角的地方却被忽然兜头飞下来的麻袋套住了头,洛芷珩大惊,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可惜她的手杖已经不在,整个人就这么利落的被人装进了麻袋里,她想要大叫的时候只感觉脖子上一痛,人就晕了过去。

    在醒来的时候,洛芷珩是在一个茅草屋里,她躺在地上,潮湿的地面上味道很重,还有老鼠在叽叽喳喳的来回的跑,房间很简陋破旧,她手脚都有绳子绑着。房间里却没有一个人。

    她这是被绑架了?!

    没有愤怒,没有惊恐,她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轻举妄动,感觉一下身体状况,除了脖子有点痛之外,其他的都还好。看来绑架她的人暂时不想让她死。

    “醒了,啧,你竟然没有大叫呢,果然与众不同。”一把阴森森的声音诡异的在草屋里响起,听上去有些惊奇,也有些嗜血。

    洛芷珩被那声音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房间里光线不是很好,她也不可能四处观望,只能凭着声音来源,感觉那人可能是在她背后。她嗓音有些嘶哑,但却格外镇定清冷:“我不问你是谁,也不问你为什么绑架我,你就说你的条件吧,怎么样才能放了我?”

    那人沉默了一会,忽而阴佞哦笑了起来:“很好奇你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明明那么柔弱,怎么胆子那么大?一个陌生男人将你绑架了,你不是应该哭闹喊叫的吗?或者哀求我?苦苦哀求,说不定我一开心,就会放过你呢?”

    “我真的哀求了,你真的就会放过我吗?”洛芷珩嘲弄的反问一句。

    “自然不会。”那人理所当然的道。

    “这不就结了,你千方百计设计的那么完美的将我抓来,只怕也不是一时念起,抓我你一定有目的,说出来你放了我的条件,我不问你是谁,你的目的也不用让我知道,只要让我离开着,我以后也不会调查你,这样你既能得到你想要的,我也保住了性命,你以后还可以逍遥快活,这笔买卖不是很划算吗?”洛芷珩足够镇定,快速的分析利弊,一点被绑架的惊慌失措还有劣势的感觉都没有。

    她是土匪寨子里的姑奶奶,绑架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她手里的肉票,被撕的被放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所谓做的多了也就不在乎了,只是没想到她今天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常在河边走,今儿个终湿鞋。1dscW。

    洛芷珩太镇定,也太聪明,说出来的话也足以让所有劫匪动心了,但现在眼下绑架她的劫匪可不是一般人,一般的条件人家自然也是看不上的。

    有脚步声在背后响起,一步一步的紧逼而来,洛芷珩瞬间全身警惕汗毛倒立,那人越是靠近,她就越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种阴冷到了骨子里的感觉,就仿若是被什么可怕的毒蛇给盯上了一般,被盯上就必死无疑的感觉。

    那人的脚步声停顿在了几乎与洛芷珩头发贴着的地方,一脚踩在了洛芷珩的长发上,用力的碾,将长发拖拉的向后去,洛芷珩皱眉,头发扯的头皮疼,她却没有叫出声来。

    “你很聪明,本尊今日到时见识到了占卜神官夫人了,你这份镇定和聪明,倒是也配得上占卜神官,只不过,本尊好不喜欢占卜神官的女人都比本尊的女人聪明呢,洛芷珩?你让本尊很喜欢,你不是问本尊的条件吗?你离开占卜神官,来本尊身边,那样本尊就不会伤害你,你以为如何?”残佞的声音里多了一丝丝的邪魅和狷狂,是阴冷与阴暗的结合,那人说话的时候极其自信,上扬的尾音里是对自己话语不容置疑的笃定。

    他笃定洛芷珩会听话的离开穆云诃?!

    洛芷珩心中努力思考,这人究竟是谁,究竟和什么人有关系,又或者这个人是谁的人?可是她也是在想不出来,如今的被动让她不能在猖狂的不顾一切。这人口口声声说的是占卜神官,不是小王爷也不是穆云诃的名字,看样子他只认穆云诃神官的身份呢。

    是穆云诃的仇人?还是某些类似于穆云诃神官那般神秘身份的人?

    “怎么不说话?你难道看不起本尊?还是你觉得本尊比不上穆云诃?”那人的声音多了一些冷硬和狠戾,洛芷珩毫不怀疑,她在不赶快开口,这个人会毫不犹豫的踩碎她的脑袋。

    “我说这位大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和穆云诃是怎么回事,但是你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敲墙脚,还这么理所当然,你不觉得很荒唐吗?我洛芷珩是谁?虽然我和穆云诃在一起不是特别的满意,但最起码穆云诃在所有男人中算得上是极/品,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没有想要往高处走的想法呢?”

    “我也是个人,我也不免落俗呢。但是也要让我知道还有一个人是处处比穆云诃强的,我才能心甘情愿的离开穆云诃,去到他身边啊,所谓美女爱英雄,你说让我到你身边去,总要让我知道,你是一个比穆云诃强的英雄才行啊。”洛芷珩的声音听上去娇软了许多,丝丝缕缕的妩媚在声音里添色,这昏暗的房间里书也一瞬间被她软媚的娇音镀上了一层暧昧的甜色调。

    身后那人低笑一声,声音戏虐且魅惑,骤然间洛芷珩就感觉到头上的重量没了,那只脚离开了她的头发,然后铺天盖地的黑暗降临,将她的眼睛蒙蔽,她感官极其敏感,几乎一瞬间所有的毛孔都炸开了,努力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

    “真是个聪明的让人想要生吞活剥的女人呢,虽然你明显在说假话,但怎么办呢,本尊就是喜欢你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样子呢,抢走占卜神官的女人似乎也比较有意思呢。”邪佞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洛芷珩只觉得自己被一具冰冷的让她瞬间颤栗的身体抱进怀中,那人的大手覆盖在她的眼睛上,转瞬间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洛芷珩瞬间惊恐,下意识的挣扎起来:“放开我!啊!”

    一声惨叫不受控制的从洛芷珩的喉咙里溢出,她瞳孔紧缩,黑暗的视线里她双眼模糊,脖子上传来的清晰的疼痛让她细细密密的出了一身冷汗。

    那个男人竟然咬了她!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仿佛吸血一般的用力吸/允着那个地方。

    洛芷珩有种血液瞬间凝结,然后刹那破碎,在疯狂的向着那个伤口处用来的感觉,一瞬间的头晕目眩,她恍惚的听见了咕噜咕噜往下咽液体的声音。

    吸血!这个男人竟然在吸她的血!!!

    洛芷珩反抗不了,她的身体就像被冰冻住了,面无血色。在她以为她快死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那把邪魅残佞阴冷至极的声音,还有隐隐的血腥味在鼻端飘过:“味道不错,若是没有他的味道就更好了。”

    洛芷珩牙齿打颤,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我该感谢你的赞美吗?”

    “呵!”那人轻笑,极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琴弦拨动般细致清冽:“不用感谢,因为若不是为了毁灭穆云诃,你此刻就是本尊的盘中餐了。对野兽说谢谢,你是天下独一无二的食物。”

    洛芷珩浑身僵硬,下意识的怒道:“你敢动他!”

    “你很在乎他吗?”纤细的腰肢骤然被攥紧,有种要被捏断的痛感,那人的呼吸也是冰冷的,转瞬之间落在她的唇上,有距离,却很近,魅惑的道:“既然你这么在乎他,那本尊就在给你一次机会,做本尊的女人,穆云诃死,本尊也不吃你。”

    洛芷珩知道,此刻对抗赛极其不明智的选择,她应该先服软在想对策逃跑,但她就受不了有人妄想弄死穆云诃,震怒的话桀骜的脱口而出:“你死他也不会死!”

    “那本尊就让你看看究竟是谁先死。你们夫妻果然是一样的讨人厌呢,碍人的路,就该死。”那人阴狠的话刚落,他冰冷的手掌就落在了洛芷珩的脖子上,这一下是毫不犹豫的用力。

    洛芷珩一刹那就赶到了窒息和死亡的逼近。手脚被绑,身体冰冷,她无力反抗,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是这种方法死亡,太荒唐也太可笑了吧?可是她绝不怀疑,这一刻,死亡距离她,是这么的近。

    砰地一声,门被撞开,似乎有光亮一瞬间流淌进来,洛芷珩感觉到脖子上的手一瞬间的松弛,只听一声威严的呵斥声响起:“放开她!”

    “多管闲事,找死!”掐着洛芷珩的人一掌打在了洛芷珩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传来,但她却获得了自由。

    那人和冲进来的人打了起来,她目光实现都模糊了,完全看不清那个挟持她的人是谁,只能看见一双很独特的黑色长靴,一件很华丽的黑色斗篷,还有一双绣着金丝的黑色手套。

    而那个人很厉害,将冲进来的人压制着,但冲进来的人却忽然拿出来一个类似竹筒的东西,对着那人扔了过去,只听那人惨叫一声,踉跄后退。而冲进来的人也来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抱起她顺着窗户就撞了出去。

    他们刚刚在台面滚了几圈,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再回头的时候,那茅草屋已经火光冲天了。

    洛芷珩迷迷糊糊的甩头,只看见一道模糊的黑影从火光里面飞出来,对着他们这边怒吼道:“穆王朝的三皇子殿下?好,好得很!竟然敢来坏本尊的好事,就算你是穆王朝的皇子殿下,本尊也不会放过你,咱们走着瞧!”

    洛芷珩目光一闪,看向了身边,只见身边的男子一脸凝重的看着那黑衣人离开的方向,安静到她的目光看过来,脸色一变,瞬间一脸玩世不恭的痞笑,捏着洛芷珩红肿的脸蛋扯的老高,自命不凡的道:“又犯花痴了?你这张猪头脸本殿下可是不喜欢的。你不用感激的以身相许。”

    洛芷珩却用力撞开了三皇子穆云胜,不感激不景惊奇,一针见血的问:“你怎么会在这?”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