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41 推断!真正目的!暗流涌动!灾难前夕!

悍妇,本王饿了! 441 推断!真正目的!暗流涌动!灾难前夕!

    洛芷珩只觉得面前狂风袭来,她已经被穆云诃拉进怀中,整个人都似乎在暗夜下飞行一般,速度奇快的离开了穆云胜的身旁。

    刀光剑影眨眼浮现,寸寸锋芒在黑夜下闪耀出凌厉狠辣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黑夜,对着穆云胜狂冲而去。洛芷珩被穆云诃甩在了身后,转身的刹那便看见他手持长剑杀向穆云胜。

    下意识的就要阻止穆云诃的举动,但洛芷珩却硬生生的闭上了嘴巴,她也想看看,能将她从那神秘绑匪手中救出来的穆云胜,究竟有多厉害,能不能打得过不会武功只会神奇秘术的穆云诃。洛芷珩对穆云胜一直有怀疑,她不太相信之前那个人是真的被他打跑的,现在穆云诃刚好能够试出来穆云胜的深浅。

    穆云胜见到穆云诃的攻击,也是变了脸色,连忙后退中怒吼道:“洛芷珩你个没良心的小豺狼!还不赶快让穆云诃停下来,我是你救命恩人,不是你仇人啊。”

    洛芷珩并没有立刻开口,她紧紧的盯着穆云胜看,就想从穆云胜的身上看出来什么破绽。

    然而穆云胜却一直在后退,似乎真的不愿意和穆云诃正面交锋一般,一致的退让反而让穆云诃越发的有种纠缠不放的感觉,穆云诃的动作更快,剑势更猛,气息更冷,唰唰唰几道剑花,便将穆云胜彼得退无可退。

    无奈之下穆云胜终于还手,与穆云诃打在了一起,他竟然能和穆云诃大的不相上下,手中的动作看似平凡无奇,但却好像能克制穆云诃一般,穆云诃招式精准威力强硬,穆云胜的招式却专门能抵制穆云诃,不会伤害到穆云诃,却也能完全保住自己。

    洛芷珩看到这,目光骤然冷了下来。

    普天之下能够抵挡住穆云诃的人有,但能够抵挡住穆云诃的凡人,没有!16XRy。

    献皇那样的人都不能够抵挡住穆云诃,女皇陛下一样和穆云诃打个平手,胜负难分,那些人都不是世俗众人,都有着各自的辛秘和厉害之处。

    但穆云胜一直游手好闲,是几个成年皇子之中出了名的不学/无术荒唐风流的窝囊废。一个窝囊废,竟然在这一刻展露出来了强大的武功和力量,这是一个窝囊废能做到的吗?穆云胜真的是个窝囊废的话,怎么可能一直将自己的能力隐藏的这么好?

    这种状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穆云胜一直在韬光养晦,在暗中聚集力量等待时机,做些不可高人的事情。一种就是穆云胜误导别人对他放松警惕,他好等着浑水摸鱼。

    但不论哪种可能,都证明穆云胜是个不简单的人,此人心机绝非常人能比,也让洛芷珩看到了穆云胜救她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事情。

    此人亦正亦邪,实在难以分辨是敌是友,倒不如现房他一马,免得惹怒了他撕破脸。

    洛芷珩心里有了计较,便不紧不慢的道:“云诃,那家伙刚刚确实救了我,别和他打了,你误会了。”

    洛芷珩一句误会了,真是让穆云胜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本来他还能仗着自己救了洛芷珩和穆云诃邀功什么的,穆云诃反而对他大打出手,他当然怒不可遏,就算穆云诃收手了,他也是有理由和资格质问穆云诃的,但一句误会了,反而让他不好在多说什么了。人家都摆明了告诉你误会了,你能怎么样啊?

    穆云胜郁闷的几乎吐血,对着洛芷珩怒吼道:“马后炮!护犊子!”

    洛芷珩可不就马后炮了吗,都快被打死了才开口解释,她一句话就能让穆云诃这个大疯子停下来,偏偏要等他撑不住了才开口。还那么护着穆云诃,洛芷珩就是年纪小,不然都快成妖精了。

    穆云诃停下手,没有人看见他的胸膛在剧烈的起伏,撑着一口气打到现在,洛芷珩在不开口的话,他也快支撑不住了,灵魂在隐隐作痛,与身体在彼此拉扯着,穆云诃疼的面目都有些狰狞,他缓口气,面色却并没有缓和下来,看着穆云胜的目光,比第一次见到穆云胜的目光还要凝重和阴霾。

    他在穆云胜的身上感受到了邪气!一股比第一次见面还要严重的邪气。而这些邪气里面还夹带了不少的戾气。阴暗凶残,那是只有魔鬼才有的气息。穆云胜表面笑得灿若桃李,可在穆云诃看来,这个人的骨子里却已经腐败的彻底了。

    那是被黑暗吞噬的几乎连骨头渣子都快要不剩的躯壳。穆云胜怎么会有这样邪气的灵魂?!

    穆云诃暗暗心惊,刚刚占卜神官的正义之心让他几乎收敛不住降妖除魔的本职,洛芷珩如果刚刚不开口,今天的局面一定失控,他现在身体条件不理想,强行收拾了穆云胜,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罢了,不值得,不可行。

    所以他必须要忍。

    “阿珩?”穆云诃回到洛芷珩身边,紧紧抓着她的手,目光中的焦躁变成了质问和担忧。

    他无声地询问洛芷珩看得懂,摇头笑道:“没事的,回家慢慢和你说,你让人快点都撤回来吧,弄得这么大的动静,已经惊动的百姓们跟着忐忑不安了。”

    “好,我马上让他们撤回来。”穆云诃立刻吩咐下,便抱着洛芷珩想要离开。

    穆云胜目光一闪,脸色隐隐阴沉下来,不满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我说,你们俩要不要这么无耻啊?本王怎么着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你心爱女人的救命恩人,你们就这样一走了之,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还有,刚刚你还差一点杀了本王,穆云诃,本王在怎么说也是你堂兄,你还要叫一句哥哥的,你是不是也太不将我这个哥哥放在眼中了啊?”

    穆云诃低头看洛芷珩,目光在询问是不是真的是穆云胜救了她。

    洛芷珩还怀疑其中有诈呢,但当面做的却滴水不漏,笑道:“是呀,你救了我,我感谢你啊,只是我从来不值得三皇子殿下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功夫呢,不仅将我从那个匪徒手中救出来,还能和穆云诃过招那么久,真是敬佩敬佩,不值得咱们穆王朝的窝囊废皇子,什么时候竟然成了光芒耀眼的绝世高手了呢?”

    穆云胜瞳孔一缩,夜色下没有人看见,他皮笑肉不笑的道:“伶牙俐齿!下一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本王就是碰上了也绝对不会救你的。洛芷珩你不用太猖狂,本王以后 对你见死不救的时候,你可别哭,别在和本王说什么你丈夫是本王堂弟这样的矫情话了啊。不过我本来是没想让你们两口子怎么样的,但是现在我该注意了,本王救了你洛芷珩,你们夫妻俩可就欠了本王一个天大的人情了啊,以后是要还的。”

    穆云胜说完走人,背影潇洒,只是他的话却让穆云诃皱起眉头。

    “又是这句话,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想让我还什么人情?”洛芷珩嘀咕一声。

    “他不是开玩笑,他是真的要让我们还人情,确切点说,他是通过救了你,让我欠了他的人情。他在管我要人情!”穆云诃确定的道。

    洛芷珩心惊起来,管她要人情她到不害怕,毕竟她能给的东西有限,但管穆云诃要人情就不一样了,穆云诃的身份摆在那里,整个天下都要看他的脸色,皇上都忌惮穆云诃八分,穆云胜却好像不将穆云诃看在眼中,但暗地里却在明确的告诉穆云诃,他欠他一个大人情。

    这个人情是好还的吗?穆云诃能做到的事情,除了多就是大。

    “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洛芷珩隐隐不安,穆云诃凝重的脸色准确的告诉她,这个穆云胜是别有目的的,甚至,还有可能是蓄意为之。

    如果是这样,那今天这场绑架,有没有可能是穆云胜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幕呢?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欠下他一个大人情,以后好方便穆云胜做什么龌龊的事情?

    “你这个麻烦我却一辈子都不愿意放掉。”用力的亲吻她的额头,穆云诃贴着她耳畔轻声道,目光触及洛芷珩脖子上那个血淋淋深深的牙齿印的时候,瞳孔紧缩,带着怒火的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咬的?”

    洛芷珩嘴角一抽:“不是东西咬的,是人。就是绑架我的人,一个很诡异很可怕的人。”

    穆云诃拇指摸索着那个牙齿印,目光阴森:“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洛芷珩摇摇头道:“没看清样子,只是觉得那人行为很诡异,声音也很吓人,他的身体很冷,他一靠近我,我就有种被冰冻了的感觉,全身都冷的血液都流淌不了的似的,很可怕。”

    “冷?阴!难道是他?”穆云诃眉头紧蹙的呢喃着,目光却有些晦暗不明,隐隐带着一丝丝的狂躁,紧抓着洛芷珩的胳膊道:“最近不要出门乱跑,必须在我眼睛能看见你的地方。”

    “知道了,你别紧张。”

    “是穆云胜救了你?他怎么救得你?”穆云诃忽然问道。

    “就是突然冲出来,扔了一个类似火药的东西,将那个人打跑了。”洛芷珩将穆云胜救她的理由经过和巧合都告诉了穆云诃,又道:“我觉得他说的太巧合了,而且也太完美了,没有一点破绽,我总觉得不对劲。”

    穆云诃冷笑起来:“可不就不对劲嘛,如果绑架你的人真的是那个地方出来的,那穆云胜有什么能力救你呢?而穆云胜还那样说,显然是提前想好的理由,而且我感觉穆云胜的灵魂很有问题,他和那个绑架你的人绝对有关联。这个人情,我们欠的还真冤枉呢,被人算计着欠人情,这穆云胜一定有什么大动作。”

    洛芷珩大惊:“真的是这样?我之前也这样想过,不过没有证据不敢确定罢了。按照你的意思,穆云胜这样做应该是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会被你压制或者是忌惮你,所以他提前安排了这一幕,目的是让我们两个因为这件事情而觉得亏欠他,等他向我们提出要求之后,你能放他一马或者是帮助他一下?会是这样吗?”

    穆云诃凝重的道:“八/九不离十吧,我们现在什么都是猜测,只能按兵不动,看看穆云胜究竟想要做什么。还有最近会有一场大的灾难,我能感觉到,却不知道具体在什么时间到来,不值得会发生在什么事情上,你最近一定一定不能离开我,还有,最好通知佟老他们,让他们都做好准备,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时刻警惕着,以不变应万变了。”

    洛芷珩也是心惊不已,道:“这件事情还是我们亲自去通知他们,我怕别人会走露消息。”

    穆云诃与洛芷珩当天晚上就走访了几位法老的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他们对于穆云诃这个占卜神官的话都深信不疑,一听之下都是面色凝重起来,而这种时刻他们都不能离开各自的家,家中有他们坐镇还能安全一点。

    法老们暗中调集兵马,在最快的时间内将整个上京城全面掌控起来,皇宫之中有棋圣镇守,女皇陛下却在这个时候急着回去处理献皇的事情,因为世王离开太久却迟迟没有回来,女皇也是担忧,她将琴圣他老人家就在将军府里保护洛芷珩等人。

    穆云诃和洛芷珩没有告诉女皇陛下穆王朝即将有灾祸发生的事情,女皇走的很急,甚至没有交代怎么安排洛凝霜。

    只不过一夜之间,看似依然平静的上京城,实际上已经暗流涌动。

    一抹黑影悄无声息的来到,又悄无声息的离开。穆云诃站在窗前骤然抬头,目光如炬的看着东方的夜空,面色变换。

    三皇子府上,三皇子穆云胜此刻正慢悠悠的品茶,心情愉悦的很,可是忽然之间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之中,火烛被风吹灭,房门开了又关,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穆云胜暗自冷笑,声音温润:“您老人家能不能别每一次来都弄得黑漆漆的?您在黑暗里是什么都能看见,本王可不行。”

    见没有声音回应自己,穆云胜也不恼,甚至好心情的道:“今天的事情办的怎么样?很漂亮吧?本王这个主意很不错吧,看洛芷珩那傻乎乎的样子,除了牙尖嘴利还有什么?你看到穆云诃的反应没有?真的是要将整个上京给翻个底朝天啊,就凭这穆云诃对洛芷珩这份心,等到那一天的时候,他们两个也绝对不会太为难本王。本王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你很自得?很得意?”骤然一道阴沉的声音响起,浓浓的讽刺与不屑的话语中,男人的声音好听的与茅草屋中的男人声音一模一样。

    穆云胜面色一冷,声音也沉了下来:“自然开心,计划很成功,我们向着胜利的路又近了一步。本王不应该开心吗?”

    “虽然说穆云诃这个占卜神官的出现打破了我们的计划,让我们多年的部署不得不全盘打乱,但是穆云诃也加剧了老东西的死亡速度,这样看来,本王还要感激穆云诃呢。本来本王还以为什么占卜神官多厉害的人物,可是你今天看见了吗?本王竟然能和穆云诃对抗那么久,那还是本王没有用出全力的情况下,这样看来穆云诃也不过如此,你之前的担忧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穆云胜略带不满和轻蔑的道。

    “你知道什么?”那人忽然低沉的暴喝一声,怒火节节攀升,房间里骤然阴冷下来:“就因为相信了你的话,今天本尊和你一起愚蠢了一次。人类的想法可真是可笑至极!本尊今天确实看到了穆云诃对洛芷珩的在乎和看重,但本尊也看到了洛芷珩和穆云诃的聪明与谨慎。”

    “你什么意思?”穆云胜也怒了,要不是看在这个家伙还是有那么一点作用和能力的,他这个未来的皇帝,用得着这么低声下气的忍着这个家伙的不敬吗?他一直在忍耐,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是怕了他吗?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在你在这沾沾自喜的时候,在你轻蔑保鄙夷别人的时候,别人却因为你的一个举动一句话而怀疑了你,并且推断出了你行为背后的目的。你以为你在玩他们,你以为你能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却不知他们已经在防备你,甚至是已经调动了整个上京城的兵力开始警戒起来!”那人怒不可遏的咆哮起来。

    这么多年来,他精心布置,培养这个三皇子,忍辱负重多少年,就等待着这一天,千钧一发之际,真的是只差一步就水到渠成了,偏偏跑出来一个程咬金穆云诃,他还步步不如穆云诃,这怎么能让他不生气?更可恨的是穆云胜这个蠢货,明明已经被人看穿了,却还在这沾沾自喜,愚蠢的人类,他究竟在得意什么?

    从未如此暴怒过的男人,这一怒真的是星火燎原,房间里的温度一冷再冷,男人满身阴戾之气忽然出现在穆云胜的面前,一把抓住了穆云胜的脖子,咬牙切齿的阴森道:“废物!本尊留着你还有什么用?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穆云胜瞳孔紧缩,男人的突然发怒和痛下杀手,让他惊怒交加,但死亡的气息在逼近他,他胡乱挣扎着,一脚踹向了男人的小腿,可男人似乎不知道什么是疼一般,不仅不放手,反而更加用力,那力度大的真的是要掐死他。

    “王爷,您要的二十头公牛运来了,已经在院子里了。”门外忽然传来下人的声音。

    男人一愣,手指忽然松动,放开了穆云胜。穆云胜瘫软在椅子上拼命的咳嗽喘息。

    房间里一时之间安静下来,良久男人才道:“哪些食物是给本尊准备的?”

    穆云胜眼底的狠辣几乎掩藏不住,但见识过男人的凶残和力量,穆云胜懂得识时务者的道理,声音便温和下来,一点也听不出来愤怒:“当然,我见储存的食物不多了,所以让人挑选了各地最好最强壮的公牛送上来,这些公牛的血液你一定都喜欢的。”

    “恩,有心了。”男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穆云胜知道,这就代表男人不会在杀他。稍微放下心来,穆云胜又迟疑的道:“他们真的已经发觉了我们的举动真正的目的了吗?他们那么聪明?我们做的也算是天衣无缝没有漏洞啊,怎么发现的?”

    “哼,那两个人都是人精,再加上穆云诃虽然现在灵魂受损,但是感知力还是惊人的,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更何况你刚才就不应该进去见穆云诃,你的身体上有本尊的气息,穆云诃那种光明类对黑暗类天生敏感,他一看见你就会怀疑你。刚才那些招式看上去是克制穆云诃,但穆云诃那是灵魂受损,不然他能将你瞬间秒杀。”

    “那我们怎么办?费尽心机,就这样毁于一旦了?我不甘心!”穆云胜狠狠的道:“老东西现在还没死,不过穆云诃今天的举动又吓了老东西一跳,我在让人暗中给老东西加点料,他的寿命也就这一两天了,而太子洗正在战场回不来,是我最好的机会,绝对不能再这样关键的时刻让穆云诃坏了事。”

    “但现在我们等于是打草惊蛇了,那些老家伙们已经暗地里着那个空了上京,他们对穆云诃的话深信不疑,现在的上京被老家伙们掌控的好像个铁铁桶,想要攻下来,难上加难。再加上一个以一敌数以万计的穆云诃,我们的胜算几乎为零。”男人暴躁的道。

    穆云胜紧张又懊恼的站起来来回走动,口中呢喃着一定有办法的,他忽然定住脚,目光阴狠的道:“你能不能亲自出面对付穆云诃?穆云诃现在不是灵魂受损了吗?那他应该不是你的对手吧,只要你出面控制穆云诃,那我们就还有胜算的。”

    “本尊出面就什么都暴/露了,不过这到不怕,只要你以后坐上那个位置,那整个天下都是我们的,只不过本尊自己还不行,本尊就算能牵制住穆云诃,还有那些法老,还有那些兵,我们的人能对抗他们吗?更何况本尊没有把握能杀了穆云诃,只要穆云诃不死,那以后我们就是水深火热。”男人阴冷的道。

    “这个不用担心,本王可以来个里应外合,只要你到时候出面就好,本王有个好办法对付穆云诃的,之前没来及施展,现在倒是可以试一试。”穆云胜狞笑一声,和男人低声议论起来。

    暗夜过去,黎明到来。

    女皇陛下离开之前见了洛芷珩和洛凝霜,嘱咐道:“那边昨天传来的消息,朕要立刻回去处理一下,你们跟不跟朕回去?哪怕是回去看一眼也好,看看你们的故乡是什么样的。”

    洛芷珩神色淡淡的,还没来得及开口,洛凝霜就惊喜不已的笑道:“真的吗?皇祖母真的愿意带着我……我和姐姐回去吗?”芷面黑眼行。

    “自然,只要你们愿意。”女皇淡淡的笑道,目光却看向了洛芷珩,两个孙女的反应在女皇眼中,女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对于洛芷珩的喜爱自然更上一层,虽然那是他们的家,他们回去也是理所当然,但洛芷珩不贪慕虚荣,不卑不亢的性格和气度,让这位女皇陛下极其喜欢。

    可洛凝霜的反应就有些小家子气和酸腐了。那样明显的期待和眉飞色舞,只会让人觉得她是一朝乌鸦变凤凰了,就算一身凤凰毛,也只会让人觉得是鸡毛罢了。

    “愿意!我愿意和皇祖母回去。能够回到母亲的家去看看,霜儿好开心啊。”洛凝霜欢欣雀跃,可是见女皇的目光看向洛芷珩,似乎在等待洛芷珩的答案,洛凝霜目光一瞬间阴霾,转而笑道:“皇祖母,姐姐昨天刚刚收到了惊吓呢,只怕不适合长途跋涉,还请皇祖母体谅呢。”

    “是这样吗,珩儿?”女皇不置可否的问道。

    洛芷珩斜睨了眼洛凝霜,淡淡的道:“正是如此,再说我也不想离开云诃,不论我有什么样的身份背景,我现在也只是穆云诃的妻子,我已经是穆家的人了,还请皇祖母体谅珩儿,对于银月国,珩儿只能当那里是珩儿的另一个娘家了。”

    女皇心里叹息一声,妥协道:“既然如此那皇祖母也不勉强你了,皇祖母会很快回来的,你们姐妹两个就好好在家等着皇祖母吧。”

    洛凝霜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洛芷珩不回去,竟然连她也不带了吗?难道她只能是洛芷珩的附属品吗?

    “皇祖母!霜儿要收拾东西吗?”洛凝霜故意装作不明白女皇的意思,依然一脸期待的问。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很快会有个高/潮来临,这一次会是那个巨大的转折了,嗷嗷,画纱会加快进度的,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