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44 谋反篡位!决战皇宫前!
    皇帝驾崩了,这个消息甚至还没有传出来,各位法老们和大臣就都被召集进宫,所有人到了宫里的时候就听说了皇上驾崩,一时之间都是震惊莫名。

    穆王爷甚至来不及当着众人的面写下皇上临终前的最后遗诏,看着皇上那死不瞑目的狰狞面孔,穆王爷只觉得肝胆俱裂。可是这种时刻他不能让伤心牵绊住脚步,他在犹豫,要不要将皇上临终遗言说出来,他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毕竟皇上临终前只有他在身边,他是见过皇上最后一面的唯一一人。

    这般说出来,保不齐会有人怀疑他话里的真假,毕竟皇上临终遗言要传位给的那个人说他的亲儿子,这里面嫌疑很大。可是不说出来,那又确实是皇上的临终遗言,不说有愧于皇上啊。

    穆王爷左右为难,佟老看出来了,虽然佟老现在非常不待见自己这个外孙女婿,但毕竟穆王爷是皇室血脉,还见到了皇上临终的最后一面,便道:“穆王爷可是有话要说?皇上仙逝之前,可有什么话留下?”

    一群人瞬间都看向了穆王爷,他们心中都有一本账,皇上死了,那么皇太子继位顺理成章,而穆王爷也一直是皇太子的铁杆拥护者,只不过皇太子现在不在上京,必须让皇太子快点回来主持国丧和继承皇位。

    穆王爷犹豫再三,分析利弊,那件事情还是没有说出口来,不知道是私心还是其他什么,他并不希望穆云诃当皇帝,而且现在这种时刻说出来,反而会让本就人心惶惶变成支离破碎,不能安抚人心的话,他还是不要说了。

    “皇上说,召回皇太子,立刻让皇太子继承皇位。”

    众人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觉得合情合理,然后就是开始悲痛的大哭起来。

    穆云诃悄无声息的降临皇宫,就在一个角落里看着那群痛哭流涕的人,看着穆王爷神情悲痛的将皇上的眼睛阖上,穆云诃眉头紧蹙,他看着这华丽而清冷的房间,这里面有淡淡的阴暗气息存在,这就证明这里就在不久之前一定有阴暗之地的人来过。而那个人既有可能是三皇子。

    穆王爷命人快马加鞭的去召回皇子太穆云昌,而皇宫内院暂时有穆王爷掌管,众法老共同监督。

    因为皇太子没有回来,所以他们不准备提前准备丧礼,对外只瞒着,必须等皇太子回来之后,说皇太子见到了皇上最后一面,尽孝了,才能说皇上驾崩了,这是给皇太子撑脸面,是穆王爷的决定,众大臣同意了的。

    这是一个让皇太子名声更好的办法,在新皇即将登基之际,这群老狐狸们自然知道怎么给新皇卖好了。

    穆云诃总感觉要有大事情要发生了,他觉得自己不能离开皇宫,这是他占卜神官的责任,人皇死了,对于这个王朝的百姓来说,是最最动荡和不安的时候,而新任的人皇还没有回来,他有责任维持正常的皇位继承顺序,这种时刻他是不能离开的。

    而洛芷珩找来的时候,穆云诃正在一个隐秘的房间里修复灵魂,感觉到洛芷珩的靠近,穆云诃一下子睁开眼,眼底是浓浓的无奈。

    房门被打开,一道娇小的身影嗖地一下窜了进来,而后洛芷珩才快速走进来关上门。

    “不是让你好好在家里待着吗!”穆云诃责怪的声音响起,但更多的是宠溺。

    洛芷珩将洛耳朵挥到一边去,紧张的拉着穆云诃的手臂怒声道:“你还说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都不告诉,皇上怎么走了?太突然了。”

    穆云诃摸摸她的脑袋,低声道:“我也是之前才想到的,没想到皇上会驾崩了,我只是感觉到皇宫有危险,我能感觉到这里即将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你不能留在这,乖乖听话,回家去。”

    洛芷珩瞪大了眼睛,怒道:“不行!我留在这里有危险难道你在这就安全了吗?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拖后腿的,你忘了我们两个并肩作战了吗?”

    穆云诃无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留下她。

    洛耳朵在一旁唧唧歪歪的哼哧道:“你们俩究竟怎么回事啊?皇宫的事情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呀?咱们回家吧,我好饿了,想吃肉。”

    洛芷珩咬牙切齿的捏着她的耳朵道:“吃吃吃,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老老实实的在这待着。”

    一夜安然度过,第二天天刚亮,就听到外面有惊慌尖叫的声音,凌乱的脚步无头苍蝇似的乱跑着。6692924

    洛芷珩在穆云诃的怀里惊醒,看着外面火光冲天的,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他们发动进攻了。”穆云诃哦声音冷的几乎冻结,他抱着洛芷珩的手臂有些紧:“你老老实实的待在这,我出去看看。”

    “不行!你先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谁发动进攻了啊?”洛芷珩一片茫然,可是下一刻她就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是不是……穆云胜?”

    穆云诃猛然低头,看着洛芷珩那纠结且惊骇的脸蛋,凝重的点头道:“应该是他!只有他有这样的狼子野心,不是说别人没有,只不过几个成年的皇子里面,除了太子还算正常且正直之外,五皇子是外强中干的,三皇子虽然表面看上去很荒唐,实际上他才是最有心计的一个人,我怀疑他和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勾结在一起,他要谋权夺位,就只能在太子回京之前动手,等太子回来了,他早就已经登基称帝了。”

    “怎么可能!就算他篡位谋反成功了,但是朝中大臣们怎么会服从他?他应该算是叛党了,是该杀的,太子回来灭掉他就还是皇帝,他得不到好处的,他敢这么做,就证明他有底牌是不是?”洛芷珩惊声道。

    穆云诃点头:“只怕他的招数就是阻挡他当皇帝的,他都会杀无赦!朝中大臣再多,还能抵抗得住死亡吗?不服从他的就要死,而太子就算回来了,到时候上京已经被他占据,太子最快十几天能回来,那个时候穆云胜应该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太子回来就是送死。”

    “那还有法老们啊,还有法老他们的保护者啊。”

    “没有用的,那些人在厉害也不过是凡夫俗子,怎么能对付的了阴暗之地的人?那个人就像献皇一样,是个拥有大神通的人。而且一代天子一代臣,穆云胜如果顺利登基,他要废除法老议会和内阁的话,那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穆云诃沉重的道。

    洛芷珩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她也深感疲惫和不安:“那你能怎么办?”

    “人和人之间的斗争我可以不管,但是一旦涉及到其他的超出人的范围的事情,我只要知道就不能不管。阿珩,占卜神官不能做那种明知道对苍生不利,却还要置之不理冷眼旁观的事情。”穆云诃拥抱她,低声问:“你能理解我吗?”

    洛芷珩忽然哽咽:“我明白,那是你的责任,可是我也是你的责任,你不能为了一个责任就扔下我这个责任吧,所以你要好好的,穆云胜要反,灭了他就是,你只要平安就好。”

    “我会的,为了阿珩,我一定会平安的。我去去就来。”穆云诃在她耳边郑重的说完,放开她就离去了。

    洛芷珩站在原地看着外面的光亮,听着嘶喊和尖叫,忽然觉的恍如隔世,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在这个时代有了这么深的感情了,别人怎么样她都能做到不管不顾不心疼,但唯独对穆云诃不行。

    “你不是哭了吧?”洛耳朵小心翼翼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洛芷珩转过身去瞪着她:“你去保护穆云诃,如果穆云诃有什么事情我就杀了你。”

    洛耳朵吓得小脸苍白,唧唧歪歪的道:“那是你男人,干嘛要我保护?我要是保护了他,你就把你男人分给我吗?”

    “找死!”洛芷珩低喝一声,一脚踹飞了一个凳子,直直的砸到了洛耳朵面前,洛耳朵躲的快,不然就破相了。

    “去就去,你发什么火呀。”洛耳朵从窗户飞出去还不忘不满的嘀咕。

    洛芷珩用力的拍打着脸蛋,她从来不是一个等死的人,她倒要看看这真正的攻城掠地图谋造反是什么样的。

    洛芷珩趁着现在皇宫一片混乱混了出去,整个皇宫人仰马翻一片狼藉,宫人们抱着金银珠宝四处乱窜,但他们在疯狂的乱窜也逃不出这个皇宫,抱着那些金银珠宝也没有命去花了。

    她不熟悉皇宫的路,抓住一个太子逼问他,那小太监吓得哆哆嗦嗦的道:“三皇子打进来了,皇城里面就有三皇子的人,皇宫已经被包围了,三皇子的人在外面也有,里外夹击,守城的将领快要顶不住了啊,完了完了,要死了啊。”

    洛芷珩放开那小太监,心中震惊。这看上去三皇子竟然还有这心机,里外夹攻,让本就薄弱的皇城变得更加的不堪一击,更何况皇帝死了,这个消息虽然瞒着,但是三皇子却不一定不利用。一旦被三皇子攻下了皇宫,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那穆云诃呢?他会怎么做?

    洛芷珩不敢想,在混乱的皇宫里快速油走,希望能够快一点找到穆云诃。她又抓了一个太监,让那人领着她去宫门。

    此刻的皇城内外一片烽火狼烟,百姓们惊恐的躲在家里不敢出来,三皇子突然发兵,让人措手不及,要不是之前有穆云诃的提醒,法老们已经有所准备,只怕这三皇子一发兵,皇城就连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的就会彻底沦陷。

    三皇子的人将皇城内外包围,里应外合一出击就将守城将领给打得溃不成军。三皇子一身银白色的战甲端的是威风凛凛,骑在战马上,目光凛然的看着对面对峙的佟将军和慕容将军。褪去了风流放荡的虚浮外表,穆云胜倒也算得上是血气男儿。

    两军对垒,佟将军与慕容将军誓死守城,他们都是拥立正统之人,绝容不得三皇子这龌龊的卑鄙小人来篡权多位。

    “佟将军,慕容将军,本王念在你们佟家对江山社稷有功,又是开国功臣,本想着对你们以礼相待,就算本王以后称帝,对你们也绝对会是最宽厚的对待,你们二位都是英雄豪杰,也应该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本王登基是顺应天理,你们又何必与本王为难?造成这么多的生灵涂炭,难道你二人就不感到愧疚吗?”穆云胜清冷的声音在战火熏天的街道上响起,他战马的脚下还有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的话只能振奋他的士兵的心,听在别人的耳中,与杀人的号角没有区别。

    佟将军冷哼一声道:“三皇子还真是大言不惭!这么多的生灵涂炭是拜设所赐?若然三皇子安安分分,又岂能有今日的血流成河?三皇子还是收手吧,乖乖束手就擒,等待皇太子殿下回来处置!”

    “哼!本王是顺应天意的君王,你们这群不知好歹的混帐竟然敢阻拦本王登基,既然你们找死,本王又岂能不成全你们!”三皇子薄怒的声音带起一片撕裂的萧杀之气。

    慕容将军骑马上前,声音如雷:“三皇子当真是如此执迷不悟,你何当顺应天理四个字?皇太子是皇上亲命的皇位继承人,你竟然胆敢大逆不道,还敢如此嚣张放肆,实乃可恨可恶,我等若在对你手下留情,那便是愧对皇上,愧对皇太子殿下!众将听令——”

    三皇子忽然大声道:“愧对皇上?你们确实愧对皇上!你们这群尖臣,竟然害死皇上,还隐瞒不报,你们维护穆云昌那畜生,一起作恶,残害皇上,就为了给穆云昌一个孝子的好名声,却将皇上早已经驾崩的事情隐瞒着,你们才是狼子野心,才是天理不容!本皇子如今这样做,只不过是要为父皇讨回公道,为父皇除掉穆云昌那个畜生!”

    三皇子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出来,那躲在家家户户凡是能听到的人们,都傻了眼,他们没有想到皇上竟然已经驾崩了,三皇子的意思是皇上的死是皇太子害得吗?要真的是那样,那皇太子心狠手辣弑父夺权,这种人又何德何能做皇帝呢?

    三皇子这样说的目的就是给自己将来登基找一个最完美的借口,也是动摇民心的好方法。

    佟将军慕容将军一听三皇子的话,当即脸色就变了,一同呵斥道:“休得胡言!”

    “是本王胡言,还是确有其事,你们自己心里最有数。若然父皇还安好,本王会愚蠢到来做这样的事情吗?今天你们既然不臣服本王,偏要维护穆云昌那畜生为虎作伥,那本王就不会在念及旧情了,众将听令,全部敌人杀无赦!取敌军将领首级者,赏白银万两良田千亩,给我杀!”三皇子一声虎啸,千呼百应。

    “杀!”佟将军也率领将领冲了上去。

    幽长的街道本来是承载了欢声笑语,但此刻却被一具具尸体掩埋,被血腥覆盖。两方对战,死伤无数。

    佟将军慕容将军奋勇杀敌,骁勇异常,敌军城内人数也有限,双方城内人马都只有万众,佟将军方面甚至还不足万,绝不算多,两方对战,若不是生在佟将军平日里治下严禁,对士兵训练有素,今日也绝对不会撑到此刻。

    一片片鲜血染红了房屋地面,渐渐浮起来的血腥味也让人们更加的狂躁,这场战乱和篡位一经拉开序幕便是血流成河的代价!

    穆云胜看着双方的战斗状况,城门那边也是战斗激烈,如今皇宫就在眼前,攻破那扇门,坐上那个位置,他就能一统天下!他不能再等,必须尽快拿下皇宫,穆云诃是个变数,他的敌人必须尽快铲除,好专心对付穆云诃。

    对着暗中用了一个眼神,只见从半空中忽然落下一片乌黑,对着大片的士兵袭去,瞬间士兵惨叫着倒下一片,不到万的士兵竟然眨眼之间一个不剩的全军覆没!佟将军一惊,转身之际,只觉得面前按黑影一闪,胸前已经挨了重重一拳,他整个人是从马背上倒飞出去的,重重地摔落在地,鲜血大口大口的吐出,人也再也动不了。

    “佟兄!”慕容将军大惊失色,下意识的身手去抓佟将军飞出去的身体,但还没抓住,他便感觉到背后骤然升起一股子冷彻骨髓的阴冷之感,他大惊,干脆利落的挥刀转身,却还是晚了一步,他的大刀飞了出去,他的手被人用力的握住,只听咔嚓一声,而后他整个人背人拽了起来,在半空中被甩了出去,被甩出去的同时,他的胸口一样背人重重地打了一拳。

    “慕容兄!”佟将军目眦欲裂,看着倒地口吐鲜血浑身抽搐的慕容将军,他一点力气用不上,只觉得天要亡他!冷酷的目光猛地射向前方,眼底的沉痛扫过那些他一手带出来的兵,几乎肝胆俱裂!瞪着那一团漆黑的雾气,咆哮嘶吼道:“穆云胜你卑鄙!那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能够将他和慕容将军瞬间打倒,瞬间秒杀了那么多士兵,还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的,除了绝世高手还会有什么人?可是穆云胜一个皇子,怎么和会这等阴险的绝世高手搅和到一起?

    “鬼东西?本尊便让你变成个鬼东西!”阴冷却邪魅的声音从黑雾之中传来,只眨眼之间,便看见那黑雾极快的向着他飞来。那一瞬间佟将军这个铁汉甚至感到了死亡即将吞没他,而他却毫无反抗之力的恐怖感。

    黑雾之中一只待着金丝黑色手套的大手突然伸出来,这诡异的人和雾气,就在佟将军面前不过半米左右的距离,那阴冷的气息将四周的空气都凝结了一般,佟将军瞳孔紧缩,第一次有了只能等死的绝望感,那只夺命的手眨眼间来到了面前!

    只听嗖地一声锐利指引,携带着无数尖锐的咆哮汹涌而来。一只利箭从天而降!

    那出现在佟将军面前的手被堪堪逼退,恼怒一般的一把握住了那支箭,箭羽瞬间变成了粉末,而黑雾之中的人也猛然抬头,对于这打扰他杀人哦不速之客尤为恼怒,阴森的声音布满长空:“谁!”

    “你姑奶奶我!”清亮而玩世不恭的声音从高高的皇宫内城墙上传来,上面是有士兵驻守的,这里是皇宫的最后一道防火线,突破了,皇城就真的沦陷了。穆云胜把仗打到了这里,不是没目的的。

    穆云胜听到那声音便是一愣,黑雾中的人也是一愣,二人自然认得这个声音,也同样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

    而当那高高的城墙上露出了那人清冷的容颜的瞬间,他们甚至不约而同的惊呼出来:“洛芷珩!”s58o。

    洛芷珩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人,第一次有了兵临城下的紧迫之感,她能躲的,能逃的,可是当她站到城楼之上,看到下面那即将被杀的人是穆云诃的舅舅的时候,她便知道,她走不了了。

    这城墙太高,足有十几米的高度,但她必须下去,城门是不能打开,她只能从这跳出去。她一把将一旁象征着佟家军的军旗扯过开,砍断了上面的竹竿,嘴上咬着还带有竹竿的一面,在所有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利落的跳上矮台,如鹰一般纵身跳下!

    “她疯了吗!”穆云胜瞳孔紧缩的低吼一声,纵马快速冲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想要接住她。

    但洛芷珩下降的速度快太,并且越来越快,十几米的高度几乎是一瞬间,下面没有任何可以接纳她的东西,十几米高,掉下来不死也残了。

    然而就在墙上墙下所有人都惊骇的说不出来话,认为洛芷珩必死无疑的时候,只见她在坠落一半的时候速度竟然减缓了下来,众人定睛一看,便看到她的双手竟然将那片足有她身长的旗帜给撑起来了。

    鲜红的旗帜,便那样在半空之中哗地一声展开,鲜亮的几乎刺目,却又那样惊艳的骄人血液沸腾!

    按照她的身高臂长,是绝没可能将这面站起给全部撑起来的,但那旗帜却好像一个斗篷一般的待着她的身体缓缓落下,巨大的风力将战旗撑起来,中间形成了一个兜住风里的主力,反而救了洛芷珩。

    又或者说,是洛芷珩救了她自己!

    这神奇的一幕别说佟将军了,就连穆云胜和那个本尊都看得愣住了惊住了,一时之间,一个忘记了去接住她,一个忘记快杀了她,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她仙儿一般的缓缓落下,本该很狼狈的举动,却让她做的个优雅惊艳十足!

    洛芷珩安稳落地,放开了最终的竹竿,突然用力摇晃起来,战旗快速的转成了一股粗粗的绳,她出其不意的将有竹竿那一面甩向了距离她最近的马上的穆云胜。

    穆云胜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幕,那匹马显然也没想到会挨打,一人一马都愣愣的瞪大了眼珠子看洛芷珩,竹竿有重量,再加上飞快旋转力量很大,打中了马的眼睛,那马立克惊了,嘶叫狂躁起来,将毫无防备的穆云胜给甩了下来。

    城墙之上的士兵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的欢呼大叫起来:“好!打得好!”

    墙上士兵兴奋的喊得震天响,穆云胜丢脸,自然怒不可遏,站起来后对洛芷珩怒道:“你找死!”

    洛芷珩黛眉一挑,笑得千娇百媚,骂得毫不忌惮:“是你们找死!果然是你们两个设计我的,穆云胜你的脑子被狗吃了吧?竟然玩这么低智商脑残白痴的招数!想让我觉的亏欠你吗?然后还用来要挟穆云诃,,让穆云诃对你今天这龌龊卑鄙的行为置之不理是不是?你这么二,是不是那团黑漆漆的诡诈东西教你的啊?”

    穆云胜怒极反笑:“好好好!洛芷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个时候出来送死,还敢和本王叫板,那本王就让你看看,本王的招数都有什么,等将你抓到了,你就知道本王的厉害了!”

    穆云胜对着那团黑雾一挥手,那个本尊却没有立刻动手,似乎在看着洛芷珩。

    洛芷珩冷笑一声:“哟,你该不会是怕了吧?你该不会是以为穆云诃就在我身边某个地方呢吧?你要是这样想,那还真有点脑子!”

    穆云胜面色一变,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洛芷珩都出现了,那穆云诃一定也在啊!一瞬间穆云胜警惕的看向四周。召这息臣。

    洛芷珩轻蔑一笑,不紧不慢的走向佟将军,那姿态有限放松的好像闲庭散步,一点也不惧怕那个诡异的随时能要了她性命的神秘本尊。她这样的姿态让那本尊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而穆云胜也在不知不觉的靠近本尊,寻求保护。

    洛芷珩目光闪烁,对于他们惧怕敬畏穆云诃的程度,心里有了数。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啦,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