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46 决战毁灭!(上)
    血腥在冷风中缓缓飘来,冷冽的气息瞬间便席卷了整条街道,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鲜血模糊。穆云诃的话在这一地尸体的险情中显得格外空旷恐怖。卷来都好。

    “那本尊真要好好见识一下阁下的本领了。”那本尊阴森森的笑起来,只见他满身的黑色雾气骤然积聚起来,增多,变浓,一层一层的扩散开来。整条街的气温瞬间降低,地上到处都是仿若水洼聚成的血液,也肉眼可见的迅速凝结,冰冻。

    洛芷珩甚至受不了这种阴冷的气息,她觉得脖子上隐隐作痛,被袭击的胸口里也在疼痛加剧,她脸色惨白,却咬紧了牙关挺着,这种时刻决不能让穆云诃分心。

    穆云诃面容冷峻,墨色的瞳孔在日光下似乎发光,一圈一圈映衬着金色的光芒。他的身体也仿佛会发光,与对面的黑色雾气碰撞着,似乎在找到一个最适合下手的地方。

    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屏住呼吸,洛芷珩也握紧了手中刀,等待着机会伺机而动。

    只听嗖地一声,从黑色雾气中骤然窜出来许多黑色的匕首一般的尖锐武器,层出不穷的飞向穆云诃,速度奇快,威力巨大。

    穆云诃脚尖轻点脚下虚浮的空气,整个人直逼而上,手掌展开,一层白色气流肉眼可见的快速凝结形成一张巨大的网,只听砰砰砰一连串剧烈的响声,那从黑色雾气里面窜出来的武器便都被穆云诃的白色聚网化解了。

    穆云诃不退反进,手杖向两边陈凯,便有白色的利剑形成在手,他手持长剑,当空划下,一剑劈向了黑色雾气。

    那团黑色雾气剧烈的震动起来,快速后退,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又从另一个方向反弹回来,直逼穆云诃的身侧。

    两个人你来我往,互有攻击,你来我往竟然僵持不下。几个回合下来,那黑色雾气里面的人便阴森的开口道:“占卜神官,你杀不了本尊,本尊也杀不了你,咱们这样僵持不下没有任何作用。不如你放过本尊,到时候这个江山,我们平分,如何?”

    穆云诃讥讽道:“本就是我穆王朝的囊中之物,又何来平分之说?你是痴心妄想,本官又岂能同你同流合污?拿命来吧。”

    穆云诃再一次逼上前去,一剑砍到了雾气之上,只听那雾气竟然发出了嗡嗡嗡的沉闷声,旋即里面的人开口了,隐隐有些气急败坏和残暴:“你竟然敢伤我,那么本尊也不用在忌讳什么了。反正大家也是天敌,既然不能和平共处,那就鱼死网破吧!”

    说完,只听他一声巨吼,空气忽然象扭曲了一般开始疯狂的紧缩,穆云诃的身体都被那股巨力拉扯的不受控制的向着黑雾飞去,穆云诃的长发和面容都在这股诡异的飓风中扭曲。4083936

    而其他的尸体甚至已经被风吹得旋转着漂浮起来,洛芷珩都控制不住身体的向前面飘去,跌跌撞撞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而佟将军和慕容将军更是撞到了墙上,才勉强的能够紧紧抓着墙才能不被那股飓风吸扯走。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城墙上的士兵们震惊的惊呼,他们站的高,并不能被影响,但是他们高兴的太早了。飓风力量太强了,甚至将城墙都吹得开始晃动,有沙砾脱落的声音,却被飓风的风声淹没了。

    城墙渐渐开始摇晃,当第一块砖被吸扯出来碎裂之后,一个破口被打开,第二个第三个第无数个就破口就将随之出现,城墙上的人开始飘摇,惊恐的想要离开皇宫围墙。

    洛芷珩觉得自己的脸皮都被吸扯的快要脱离骨头了,各种各样的疼痛都出现了,她一路上被吸扯的距离那团黑色雾气越来越近,她将战刀用力的插/进地面,紧紧的抓着,却依然不能抵抗巨大的吸引力,战刀甚至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绵延着的深刻的痕迹。

    穆云诃却比洛芷珩还要靠近那团雾气,他控制不住身体,索性也不控制了,整个人便顺着风力快速的飞向了黑雾,手中的长剑是直逼黑雾而去的,一刀直直的扎进了黑色雾气之中。那里面只要有人,此刻就应该是受伤了的。

    只听黑雾之中的人果然是尖锐的吼叫了一声,而后便又有一个巨巨大的力量将穆云诃给重重地弹开了。穆云诃几乎是倒飞出去的,人在倒飞出去的轨迹中努力的控制住平衡下来,才堪堪停住,刚好就到了洛芷珩身边。

    “阿珩,抓紧我!”穆云诃顾不得对抗那个本尊,先一把抓住了洛芷珩,他要先将洛芷珩送到安全的地方在专心对付这个阴暗的混蛋。

    洛芷珩立刻将手伸向了穆云诃,可是那只停顿了一下的飓风,却又再一次的刮起,尘土混合着血液扑面而来,打湿了脸面和眼睛,难受的令人作呕。

    “想要救她,做梦!你们都要死!”那人愤怒且阴狠的大叫一声,这一次的飓风更加厉害。洛芷珩的手甚至还没有触摸到穆云诃的手,便被突如其来的飓风卷入其中,人也快速的被拖了出去。

    “阿珩!”穆云诃咆哮一声,眼睛瞬间通红,快速的跟上,但他有神奇的功法可以维持身体平衡,洛芷珩却不行,与穆云诃相比,洛芷珩不过是个凡人而已。

    洛芷珩速度飞快的被飓风带到了黑色雾气面前,进入了那团黑色雾气,谁知道人还能不能活着?洛芷珩现在就等于是在鬼门关前晃悠,而且很快就要进入鬼门关。她惊得死死的抓住战刀,可是身体却极度的不平衡,因为风力太大了。

    “桀桀桀,穆云诃你不是占卜神官不吗?你救救洛芷珩啊,她不是你心爱的女人吗?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洛芷珩进入本尊的口中当盘中餐吗?啧啧啧,忘记告诉你了,洛芷珩的血液真的很好喝,本尊只喝了一口,就深深的喜欢上了那种味道,洛芷珩的肉一定更好吃!你再不用处全力,本尊可就不客气了。”黑雾之中的人怪笑着,话语残酷而挑衅。

    他早就发现穆云诃并没有尽全力来和自己战斗了,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屈辱和轻蔑。他有强大的自信认为,他一定能战胜穆云诃的,占卜神官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而且他能感觉到穆云诃的灵魂波动极其不正常,也就是说穆云诃的灵魂出现问题了。

    这可是占卜神官的致命伤!

    他就是要逼迫穆云诃用尽全力,因为只有那样才能逼得穆云诃使出灵魂力量,只有那样他才有机可乘,趁着穆云诃虚弱的病痛,要他的命!洛芷珩是穆云诃的软肋,他就专门往穆云诃的心窝子里戳刀子,他就不信穆云诃不疼不痛!

    只觉得飓风骤然间加快了许多,洛芷珩的身体擦着地面,一路上就好象加速度从高空坠落一般的快速,她的头发都向后倒飞着,她的脸蛋更加的疼痛扭曲,她甚至一脚已经快要踏进了那个黑色雾气。

    穆云诃面色巨变,当真是顾不得隐藏和压制伤势了,只见他周身骤然爆/发出来一团白色的光亮,整个人比最璀璨的日头还要耀眼夺目,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在出现赫然是几十米之外的洛芷珩的身边。

    他一把抓住洛芷珩的后衣领,将她提起来护在怀里,一声低吼龙吟虎啸般威严可怕震耳欲聋,大掌一挥,强烈的波动形成气流,肉眼可见的窜进了那团黑色雾气之中。

    “啊!”雾气里面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所有的飓风骤然停止,黑色雾气也仿佛 小了许多,甚至快速的向后移动。

    穆云诃抱着洛芷珩再次消失在原地,而后出现在后方几十米外,眼角眉梢都是止不住的煞气和颤栗,用力揉揉她苍白的小脸:“没事吧?”

    洛芷珩几乎头晕的想吐,她很想说自己有事,简直难受死了,可是这话不能说给穆云诃听,她摇摇头,勉强的抬头笑道:“还好,还能坚持住,本来不想给你当累赘的,现在看来,我还是个麻烦呢。”

    穆云诃,你怎么有四个脑袋了?还在不停的摇晃?唔,头好痛,洛芷珩嘀咕着,难受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想在穆云诃怀里好好的趴着。

    “别说傻话了,现在你必须赶快离开这,小狐狸出来,带着你主人走。”穆云诃低声喊道。可是喊了半天小狐狸都没有出现,穆云诃眼底冒火:“那小畜生哪去了?”

    洛芷珩摇头道:“我让她跟着你的呀,她不见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畜生!”穆云诃低咒道。他早就知道狐狸这种畜生天性狡诈,天生怕死的很,还非常自私,这一定是知道危险又躲到哪里去了。

    洛芷珩看了眼穆云诃身后,道:“别生气了,她真的在这里也不一定能帮上忙的。我没事,我就远远的站着,你专心对付那个鬼东西吧。”

    现在不是计较小狐狸去哪里的问题,而是要专心的收拾他们身后那个渐渐又将黑色雾气聚集起来的人,那家伙怎么好像打不死似的?

    “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能和你对抗?”洛芷珩震惊的问。

    “不是人,是大魔王!”穆云诃回头看着那越来越黑的担心,神色凝重的道。

    “大魔王?什么玩意?”洛芷珩有些风中凌乱了,这究竟是个什么世界?有神官,说是神的使者,有魔王,说这也不是人。难道这是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吗?好神奇。

    “现在解释不了那么多了,不能让他将那些保护的雾气在聚集起来,不然更难对付,你也受伤了,听我话快点离开,这里我能对付。”穆云诃嘱咐洛芷珩一句便飞快的朝着那大魔王飞去。

    洛芷珩确实受伤了,那大魔王连穆云诃都能对抗,重伤她真的不是问题。她捂着胸口,觉得头更晕了,前面打的非常激烈,她恍惚的抬头,就看见西面似乎有什么亮光在闪烁,仔细一看,便发现还有浓浓的黑烟。

    洛芷珩扶着墙站着看,那个位置似乎是她家啊,怎么会冒烟?还有火光?她正疑惑着,便听见有快马加鞭而来的声音,她警惕的回头,便看见是琴圣等人,洛芷珩眼皮一跳,不好的预感骤然升起。

    “你们怎么来了?”她问。

    琴圣飞快的下马,见她脸色异常难看,便立刻道:“火云快来看看丫头怎么了?”

    洛芷珩挥开了火云夫人的手,冷冷的道:“你们怎么来了?我奶娘呢?我七碗呢?他们在哪?”

    琴圣面露愧色的道:“我没有守护好你家,洛凝霜在院子里逼着那个春暖打掉孩子,不然就要杀了春暖,白明月上前阻止,并且狠狠的打了洛凝霜,洛凝霜就疯了似的将他们那个院子给点着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将那几个人都困在院子里出不来了,那个院子现在着火几乎烧毁了一切,火势很凶猛,还在想着其他院子烧,奶娘带着人在救火,她不放心你,求我来看你。你放心,火势一定能控制住的,有许多人在帮忙救火。”

    洛芷珩听的愣愣的,好半晌才咬牙切齿的咒骂道:“祸害!果真是个大祸害!她呢?洛凝霜死了吗?最应该烧死的人就是她!”

    琴圣点头,小心的看着洛芷珩的脸色,毕竟那死了的是她的亲妹妹,她真的不在乎?琴圣温声道:“你别着急,现在还不能确定什么,不过里面烧成那样,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洛芷珩有一瞬间的沉默,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是好了。俗话说人做有祸天作有雨,洛凝霜一直都太能做了,虽然说是死有余辜,但是毕竟还是洛家的女儿,这种方式这种时候死在了自己娘家,洛芷珩实在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好了。

    洛凝霜就是那么坏的时候,她那么想要杀了洛凝霜,却还是留着洛凝霜一命,现在洛凝霜自己把自己害死了,这算什么?因果循环自作自受吗?

    洛芷珩觉得脑袋更疼了,乱上加乱!这边有强大的敌人没有收拾掉,大后方就跟着出乱,怎么都赶到一起了?

    然而就在此刻,让人更加震惊和惊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地面上出现了许多的裂痕,有阴冷的气息从脚底下升起,洛芷珩和众人都看着地下,那一条条龟裂的地面让他们瞳孔紧缩。

    “这是什么?”洛芷珩不可思议的惊呼。

    “阿珩快走!琴圣,带着阿珩快走!”穆云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前所未有过的惊慌和暴怒急切。

    洛芷珩头皮发麻,立刻就知道这些东西和那个大魔王有关系。

    她抓紧了战刀,准备对付脚下的东西,手腕却被琴圣一把抓住了:“你干什么?”

    “跟我走!”琴圣脸色相当难看,隐隐的还有些发青,用力的抓着洛芷珩就走。

    “不行!我不能这个时候走,云诃一个人我不放心。”挥开了琴圣的手,洛芷珩这样说,却没有靠近穆云诃,她不想成为穆云诃的负担。

    “但你在这里完全帮不上忙,还会让阁下分心。而且你本就受伤了,就算是强撑着也坚持不了多久,你安然无恙阁下才能安心全心的将这些阴暗之物彻底解决掉。”琴圣暴躁的道。

    “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洛芷珩刚问出口,便听见一声闷响,猛一抬头,便看见穆云诃的身体被那团黑雾给攻击的撞到了城墙上,力道大的甚至将城墙都撞出了个大窟窿。

    “云诃!”洛芷珩只觉得心脏狠狠一缩,想也不想的抬脚就往前冲去。琴圣拦都拦不住,只能跟上。

    穆云诃转过头来,见她跑过来,还有那地面已经出来一个头的东西,面色难看,内心焦急的咆哮起来:“带她走!!”

    “她走不掉的!地狱的使者,将你们看见的一切的食物,都吞掉吧!毁灭吧!”大魔王阴暗的声音似乎充满了快乐,阴森森的响起,旋即有尖叫的咆哮的声音此起彼伏的从地面下传来,混乱了整个皇城。

    “占卜神官,本尊会让你看见这个天下,魔族一样要统领,神官只能覆灭!桀桀桀。”大魔王阴森森的狂笑起来:“你占卜神官在本尊手下不也是手下败将?”

    “你好猖狂!”穆云诃再一次腾飞起来,一闪发丝都凌乱了,却让他看上去多了一丝狂野的美感,他眉目都几乎倒立起来,怒气和圣洁之气在身上交错密集。

    “猖狂?本尊就是这么猖狂!本尊要的还不仅仅是穆王朝一个,还有西蛮,南,乃至是东面,本尊要一统天下。到时候这个天下就是本尊的了。你穆云诃算是什么?不知好歹的东西罢了。今天本尊就要让你看见,我魔族的将领们,是怎么一口口吞下人类的躯体,是怎么毁灭人类的文明!”大魔王猖狂大笑着,猛地一挥手,地面上的裂痕便快速的分裂开来,那已经出现一些的东西便好像从地狱爬来的魔鬼一般,挣扎着从地狱深渊里爬出来。

    “若是全盛时期的占卜神官,本尊也许还要忌惮一二,但是现在的你,本尊却完全不放在眼中。你如果还想要命,那你就不能在动用灵魂力量了,否则,你就会全身经脉断裂,柔体破碎而亡,甚至你的灵魂也会魂飞魄散,神官阁下,本尊说的不错吧?”大魔王阴森森的笑道,是挑衅也是轻蔑。

    他当然猖狂,不过这份猖狂是穆云诃给予的,在他终于试探出来穆云诃的深浅的时候,他真的想要仰天大笑三声,穆云诃啊穆云诃,这就是天助我也,不论你今天是不是动用灵魂力量,你都会死,你杀了,这天下不还是本尊的?

    而且他很笃定,穆云诃不会动用灵魂力量,谁会愚蠢到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而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自己的爱人呢?

    穆云诃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他确实不能在动用灵魂力量了,如果真的动用,那么下场真的绝好不了。但是不动用灵魂力量,就杀不了大魔王,这个天下将会真的陷入生灵涂炭之中。

    洛芷珩并没有听到大魔王的话,因为她被眼前忽然挡路的东西惊住了,那些东西高大且恶心,黑乎乎的一团面目可憎,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向着他们走来,而且还不仅仅是这里有,只不过是刚出现,就听见了人们凄惨的叫声。

    猛地抬头看去,便看见城墙上的士兵惊慌失措的无头苍蝇一般的乱跑着,有人被这个恐怖的东西咬断了脖子,直挺挺的从高高的城墙上摔下来,瞬间脑浆迸裂粉身碎骨!

    洛芷珩倒抽一口凉气,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她毫不犹豫的挥起战刀一刀劈过去,只不过这一次她傻眼了,本来无往不利的战刀,这一次似乎是遇到了克星一般的,一刀只是将那怪物劈的皮开肉绽,却没有彻底劈开,而且那怪物只是停顿一下,便又继续向她走来,且速度更快。

    “怎么会这样?”她惊呼,连连后退。

    身旁忽然有一股力量窜出去,打在了那个被洛芷珩砍了一刀的怪物身上,那怪物立刻轰然倒地,不一会身体就碎裂成了无数块,然后在彻底消失。

    “琴圣?”洛芷珩回头看他,有些惊喜,琴圣能对付这些东西:“请你留下来帮助云诃,他一个人实在是……”

    琴圣凝重的道:“这种情况想走也走不了了,但是你要离开这里,你是银月国的嫡皇孙,你不能在这里冒险,还有你那战刀只要连着砍几刀,将这些污秽之物完全砍断了,他们就会自动消失了。”

    “那让城墙上的士兵也这样做!”

    “他们不行,你以为谁都能拥有你手中的战刀吗?那是战神留下来的东西,自然不同凡响,其他东西就算是砍碎了,这群怪物也还会完好无损的。我会将这群怪物杀出一条路来,你赶快离开,我留下来帮阁下。”琴圣此刻再也没有了为老不尊的样子,严肃的令人不容拒绝。

    洛芷珩迟疑着,却见道路两旁都是那些怪物,他们很轻易的就能破门而入,然后一家家百姓的惨叫声求救声接连响起。洛芷珩想不了那么多,她连连挥刀砍向那些怪物。一刀两刀,砍到精疲力竭。

    琴圣见状,只能护着她加入战斗。只是这些怪物好像无穷无尽一般,他们刚消灭了几个,就会在冒出来更多的。洛芷珩本就有伤在身,此刻已经筋疲力尽,一个不注意,便被那坚硬的怪物重重地打中,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当真是再也爬不起来了。h8pW。

    洛芷珩狠狠的闭上眼睛,她从不说一个不知深浅自负狂傲的人,她有自知之明,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今天,那灾难的阴暗之感一直萦绕在她身上挥之不去,她总觉得,今天离开了这里,离开穆云诃,便真的会再也回不来了。她不想迷信,可是她都能鬼附身到这具身体上,还有什么不能发生呢?她不想离开穆云诃,哪怕只是在他身后看着他。

    剧烈的喘息,她闻到了鼻腔中都是自己血腥的味道,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眼前一阵阵的眩晕,琴圣在战斗,她耳边都是混乱的声音,她挣扎,再睁开眼,看向了穆云诃那边,却发现穆云诃也在看着她。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夫妻二人遥遥相望,却能从彼此的眼中看见心疼,担忧,挣扎,绝恋。

    他们都不是真正狠心之人,如今大敌当前,他们都不能做到为了儿女私情而放下别人。他们不是救世主,也许不能完全拯救别人,但他们却有能力救当前的人,见而不救,置之不理,他们绝对做不到。

    洛芷珩知道穆云诃的心,他想让她离开,可是这种时刻,她又怎么能真的离开?

    穆云诃看见洛芷珩倒地,只觉得浑身都被撕扯着一般的疼。他是占卜神官,他的责任让他绝对不能丢下这些百姓,纵然是灵魂破灭,他也不惧不怕,只是他,舍不得那个让他重活的女子,若他真的连灵魂都魂飞魄散了,若他真的再也不能守护着她,若他真的会在今天终结生命,他们没有了未来,没有了期待,她会怪他吗?

    穆云诃得不到一个想要的答案,因为他无法问出口,洛芷珩曾经哭得歇斯底里的说我只有你的那画面,他至今都不敢想,哪怕只是想一下,他都会觉得痛彻心扉,他发誓不再让她那样痛苦难过,但今天,终究是要食言了吧?

    终究,在洛芷珩倒在了地上的那一瞬间,穆云诃的身体散发淡淡光芒,逐渐强烈,并且持续强烈,他悬浮在那些尸体之上,在一切的污秽之中,他依然高贵圣洁的令人不敢亵渎。他眼中的悲悯和哀伤,还有他们来不及展开未来的遗憾,无声的在这片几乎快被夷为废墟的战场上流淌。

    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他终究是不能那么自私的放弃穆王朝的这些无辜生命。也不愿洛芷珩在他眼前死去。他知道,他今天能拯救这个王朝,这里的无数百姓,还有他最爱的女人,却也终究要辜负了那个他最爱的女人……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