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48 李代桃僵,芷珩之死!(上)
    风,如刀子一般在脸上刮过,疼,入骨髓。

    洛芷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能醒来,可能是因为天太冷了,把她冻醒了。睁开眼,眼前是雾气蒙蒙的颓败场景,她觉得陌生和荒凉,摇摇头,猛地感到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从脸上传来,她大惊下意识的摸向脸颊。

    血,鲜红刺目,盈满双手。

    狂风大作,凄厉的却无法唱出洛芷珩此刻惊恐悲凉的心情,她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上面还有血液被滴落,从脸颊上一点一点在被凝固彻底之前坠落下来,清清楚楚的颜色和深刻的疼痛告诉洛芷珩,她的脸受伤了,并且非常严重。

    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惊怒却快速稳住心神,她感觉身体很疼痛,没有丝毫力量,她被一阵猛烈一点的风吹的倒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眼前便映入一双染血的锦缎鞋子。

    头顶上传来了让洛芷珩惊骇的声音:“终于醒了么?在不醒来,我都要以为就这样无趣的了解了你呢。”

    这声音阴霾扭曲,恨意几乎滔天弥漫开来,咬牙切齿的似乎要将裸照生吞活剥,抽筋扒皮。

    “洛凝霜?!”洛芷珩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目光闪烁莫名,最后落在了洛凝霜手中那把染满鲜血的匕首上,哪怕那刀子已经染满血液了,但是依然能够看出这把刀子的锋利。

    “是我呢,我的好姐姐。”洛凝霜笑得风情万种狐媚风/骚,可是面容却因为恨意而显得格外的扭曲。

    “你竟然没有死!”洛芷珩是震惊的,毕竟琴圣是不会说谎的,那么当时将军府里的状况一定就是很严重的,按理说洛凝霜应该是死无葬身之地才对的,但是现在洛凝霜还好好的活着。

    她早该想到的,以洛凝霜的狡诈和阴狠程度,哪里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死掉呢?而现在洛凝霜在她面前,在她最最虚弱的时候,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眼前,洛芷珩不会单纯的认为洛凝霜是来找她聊天叙旧的。她的防备升起。

    洛凝霜听到洛芷珩的话,面容更加的狰狞,猛地弯下腰来一把捏住洛芷珩的下巴,恶狠狠的道:“你还没有死呢,我怎么能死呢?你是我的好姐姐呀,生你在我前头,死,我自然也要赶在你后面呀。我多有规矩,多懂礼貌是不是?”

    洛芷珩能看见洛凝霜眼中的阴寒与怒容,她也在洛凝霜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脸,那一刹那,洛芷珩只觉得浑身血液几乎逆流,心脏都骤然停止跳动了,就那么愣愣的看着洛凝霜眼中的自己。

    那张仿佛爬满了无数吸血虫子的脸,那张有一道道血淋淋疤痕扭曲的脸,那张已经被毁的乱七八糟甚至看不出一丁点本来样貌的脸!!!

    那是她的脸?!

    “践人!你对我做了什么?!”洛芷珩猛地抓住洛凝霜的头发,愤怒让她骤然爆/发的力量强大的骇人,但强大的不是她的真正力量,只是她一瞬间愤怒和绝望所带来的气势。她用力的撕扯洛凝霜的头发,尖叫:“你这恶毒的践人!”

    洛凝霜也尖叫着,不过她的声音更类似于尖笑,嘲笑。她妄图从洛芷珩的手中挣扎出来,但洛芷珩太愤怒了,抓的死死的,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所有力量就在这一只手上,那种狠绝的姿态,似乎要硬生生的将洛凝霜的头发连带着头皮一起拽下来一般。

    洛凝霜吃痛,也不笑了,挥舞着匕首,匕首不幸刺中了洛芷珩的手臂,她疼得泻了气,所有因为气而凝聚起来的力量全都溃散开来,她倒在了地上,身上被疯狂的洛凝霜接连的踹了几脚。

    痛,败坏奔溃深入骨髓的痛!狼狈,前所未有的狼狈袭来。

    洛芷珩倒在冰冷的地上,浑身不可抑制的抽搐着,颤栗着,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所有的神经都只有一个感觉,痛,痛痛痛痛!!!

    “你才是践人!你这个抢走了我所有一切的践人,我早就想要这么做了,你知道我期待这一天有多久了吗?哈哈哈哈,我对你做了什么?你想知道是不是?好啊,我告诉你。”洛凝霜疯狂的大笑起来,面容扭曲的看着洛芷珩冰冷的目光,那目光曾经让她忌惮到了骨子里,并且无所适从,曾经,她是惧怕洛芷珩的,但现在,洛芷珩就在她的脚下,甚至没有一丁点还手之力,她可以为所欲为,掌控了洛芷珩的生杀大权!

    那感觉,简直爽翻天!

    洛凝霜因为兴奋面色隐隐的有种不正常的红晕,并且浑身都在轻颤,一脚踩在洛芷珩的手上,用力的碾,都能听见她嘴里牙齿发出的磨牙的声音,那种带着愤怒和冷血的残酷吐露出来的字眼,当真是字字句句都犹如锋利刀子:“我划花了你那张脸,毁掉了你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容颜!洛芷珩,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是被人仰慕爱慕的沙漠女神了,你,将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丑八怪,一个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妖魔鬼怪!你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兴奋呀?哈哈哈哈……”

    见洛芷珩竟然沉默着,没有她想象中的歇斯底里和痛苦绝望,更没有惊恐和讨好,洛凝霜忽然愤恨起来,她就厌恶洛芷珩这个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一直被她掌控着油走在花痴白痴和蠢货边缘的洛芷珩,变得让她捉摸不透,让她看不清更控制不住了。甚至变得让她有时候一看见洛芷珩就害怕!

    这让洛凝霜这个重生的壮志未酬野心勃勃的人万分的厌恶和抓狂。她恨不得杀了洛芷珩,但是每一次她都没有下手的机会,而随着洛芷珩名声越来越大,穆云诃对她的宠爱越来越多,洛凝霜就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9754587

    她上辈子只不过是逆来顺受而已,但对洛芷珩的怨恨已经根深蒂固据到就算是喝了孟婆汤也无法化解。她上辈子不敢也没有机会反抗洛芷珩,但老天爷又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重生了,让她卷土重来,她怎么能不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呢?

    但她把握住了,明明一切都很好,都在掌控中的啊,可是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变得不受控制了呢?她明明知道许多人的未来,但是今生的事情许多都开始出现偏差,都不在是她知道的那个样子和结果。

    最最意外的是洛芷珩这个人,她说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带着仇恨与抱负归来,她怎么能放过洛芷珩?可是洛芷珩所做的一切都让她掌控不了,她一面忌惮洛芷珩,一面又控制不住毁灭洛芷珩的想法,终于,就在她快要绝望放弃的时候,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她趁着洛芷珩昏迷,将洛芷珩的脸毁的乱七八糟,当她一刀一刀深刻而又缓慢的落在洛芷珩那凝脂一般细嫩的肌肤上,当她看见洛芷珩就算在昏迷之中依然会疼得皱眉抽气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有一种BT的爽快和兴奋。

    她一刀刀毁了的不仅仅是洛芷珩的脸,还有洛芷珩的人生。她要让洛芷珩向她屈服,向她认错,向她下跪,要让洛芷珩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罪该万死!她不会轻易的杀了洛芷珩,她毁掉洛芷珩的脸折磨洛芷珩的心,然后再杀了洛芷珩的身体,她要一点一点的将她两辈子来所有的委屈和责难还有痛苦,加倍的还给洛芷珩!

    但是这些,她预想的洛芷珩的哀求和痛苦,惊恐和绝望,统统没有出现。洛芷珩就那么冷静的看着她,那张狰狞的脸上,那双清冷的眼眸竟然那么明亮,明亮的让洛凝霜有种心惊胆颤的恐怖感.

    “你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践人,你以为你还能威胁到我吗?你以为我还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做梦!你还以为你是那个被洛格捧在掌心中的千金大小姐,娇娇女掌中宝吗?你以为你还是穆云诃怀里的爱妻吗?你以为你还是人们心中的沙漠女神吗?我呸!你别做梦了,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吗?和女鬼没有区别,你现在就是丢到一群乞丐面前,他们也没有强/暴你的兴趣!你这个丑八怪!!”洛凝霜语无伦次的咒骂着,歇斯底里的讥讽着。

    明明被毁掉脸蛋的是洛芷珩,但洛凝霜却显得比洛芷珩更加的激动和狂乱。

    洛芷珩就一直那么看着洛凝霜,不悲不喜,仿佛刚刚那个尖叫的女人不是她一般。她看着洛凝霜的目光,是在看死人一般。

    洛凝霜被洛芷珩冷静到冷酷的目光惊骇住了,旋即就是勃然大怒。如今洛芷珩就是她砧板上的肉,她想要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洛芷珩不仅不磕头求饶,竟然还敢这样看着她!

    “践人践人,你不痛是不是?还啊,我就让你更痛!”洛凝霜尖叫着,又举起刀子,对着洛芷珩的脸上狠狠落下。

    洛芷珩猛地闭上眼睛,她并不反抗,实在是她根本就反抗不了,她已经痛苦的连抬起胳膊的力量都没有了,这个时候,洛凝霜就算是要杀了她,她也只能受着。

    疼!疼上加疼,洛芷珩却连哭都哭不出来了,那种疼到了麻木的感觉,可能也是上苍对她的一种赐福,最起码麻木了,就不会在感觉到剧痛了。

    洛凝霜疯狂的脸上布满了狰狞的笑意:“看来你果然是践人啊,我都这样虐/待你了,你竟然还能一声不吭,洛芷珩你果然是欠虐是不是?”

    她将刀子比划在洛芷珩的脸上,鲜血将洛芷珩的脸流满,看上去可怕又惊魂。但洛芷珩那双明亮的眸子却依然漂亮干净,只不过那里面似乎盛满了数九寒天的冰冷,她声音嘶哑却秉承洛芷珩式的倔强坚强:“你究竟想做什么?毁掉我的脸,然后李代桃僵,取而代之吗?”

    她本来也是因为脸被毁了,一瞬间就惊恐万分的,那时候的她是真的茫然的。但是疼痛让她冷静下来,茫然能怎么样?惊恐又能怎么样?既然事实已经成立,她能做的不是害怕,而是自救。

    洛凝霜能这么轻易的将她弄出来,绑架她,伤害她,这么无法无天全无顾忌,就证明穆云诃现在情况不容乐观,而上京里面一定已经乱成一团了,谁还有功夫和时间来理会她?她只能自救,不然等他们发现或者寻找到她的时候,她很可能已经被洛凝霜这个疯子灭口了。

    而洛凝霜今天的所作所为,洛芷珩断定洛凝霜一定有帮手!只不过那个人现在在哪,会不会在她想法子逃跑的时候出现拦住她,她不知道。而且现在她一点力气没有,疼痛却在,想要自救,难上加难。她刚才也偷偷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竟然是个悬崖!她的背后就是断壁。这种情况对她十分不利。

    她就这么轻飘飘的说出了洛凝霜两辈子所想,说出了丫的洛凝霜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巨大期待和疯狂念头。

    洛凝霜有那么一瞬间的被戳穿了阴谋的狼狈和慌乱,但下一刻她却笑着抚摸着自己的脸蛋,笑容疯狂的道:“难道不可以吗?这个世上,我们两个长着一模一样的容颜,如果不是性格上有很大的区分,你太张扬我太温婉,就那么站在一起,我只怕洛格都不能立刻就轻易辨认出我们谁是谁吧?”

    洛芷珩忽然笑了起来,她一笑,脸上就开始有种被硬生生撕裂的疼痛传来,但却不能阻止她的大笑,她几乎笑出了眼泪来。

    “你笑什么?”洛凝霜怒吼。

    洛芷珩轻蔑的目光毫不掩饰:“我笑你痴心妄想!我笑你白日做梦!我笑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美梦成真!想知道为什么吗?”EVC3。

    见洛凝霜不说话,只是瞪着自己,那凶残的目光恨不能立刻杀了她。洛芷珩自信而骄傲的道:“因为你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疼爱我,因为你不知道穆云诃是怎么疼爱我的,因为你不知道我是这么做到让那些人们喜爱的,所以你永远不可能是我,你也做不到我能做到的那些事情!除非你也死了,被他们误认为你是我,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代替我,顶着我的名声活下去!洛凝霜,你的痴心妄想难道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

    “不!不会的!我们长着一模一样的容颜,我能模仿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我绝对不会露出破绽和马脚的,你不用说那样的话来欺骗我和吓唬我,告诉你洛芷珩,你的喜好和能力我了解的太彻底了,你知道,两辈子活在一个让我倍感压抑的人身边,我看着你一天一天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和骄傲,我看着你越来越光芒夺目,看着你自信骄傲和成长起来,我怨恨你,也妒嫉你,但是我同样也在模仿你!”洛凝霜被洛芷珩气得语无伦次。

    洛芷珩眉头紧蹙,不明白她那句两辈子是什么意思,却忽而冷笑道:“模仿我?你以为不是一个人的两个人,就因为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就能模仿的了吗?你模仿的再像,那也是个赝品!总会被人发现不对劲的。更何况,你这么仇恨我,还一直和我作对,让你顶着我的名字和身份活下去,你难道不觉得恶心和难受吗?”

    洛凝霜忽然大笑起来,信心百倍的道:“我说可以就一定可以!你以为我不知道洛格疼爱你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是嫡长女,我出生之后母亲却死了,他就将这件事情怪罪在我的头上!”

    说起这件事情来,洛凝霜就咬牙切齿满腹委屈和天大的怨恨,咬牙切齿的怒道:“他洛格自己克妻不说,竟然将这个罪名安放到我的头上来,他还算是个什么男人?简直不配做人!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背黑锅,还从小冷待我,不把我当女儿看待,他就应该死在战场上!”

    洛芷珩虚弱的倒在地上,却猛然用力的呵斥道:“洛凝霜!你别太过分了!那个人再不对,那也是给予你生命的父亲!你不仅直呼其名,甚至对他一丁点子女该有的礼貌和尊敬都没有,就你这样,花开想冒充我?父亲一定会将你给大卸八块!”

    “大卸八块?我都恨不能将他大卸八块了!他凭什么那么对待我?我还是个孩子,我明白什么?他竟然就那么怪罪我,我一出生,他竟然就要一掌拍死我!有他这样当父亲的吗?他也配父亲二字?”洛凝霜面容扭曲的咆哮。

    洛芷珩愣住:“你怎么知道父亲在你出生的时候要杀了你?”

    她觉得这个洛凝霜实在是太奇怪了,怎么说话也这么颠三倒四的奇怪?

    洛凝霜笑得诡秘且阴柔,但却并不回答洛芷珩的话,而是扬眉吐气似的道:“哼,以后他要将他的所有疼爱都用在我的身上,我会在享受完了他的疼爱之后,在一点一点的摧残他,折磨他的灵魂和身体,我会让他知道,他最最疼爱的女儿,早就已经死了,而我,是他最恨的女儿呢。洛芷珩,你说到时候洛格会有怎么样精彩的表情呢?”

    “你这个疯子!”洛芷珩气得的眼珠几乎变红。

    洛凝霜阴森森的道:“不错,我就是个疯子!我已经病入/膏/肓了,被你们这几个践人逼迫的!你现在的脸已经毁了,你以为穆云诃还会在乎你吗?谁会要一个丑八怪做妻子呢?穆云诃那样顶顶尊贵的男子,自然要配一个更好的女子做妻子了。而我,从来都是他的绝配!”

    “你放屁!”洛芷珩咆哮,可是嗓子已经嘶哑的不像话,脖子上都绷起了血管,突突直跳。

    洛凝霜见洛芷珩终于动怒,她哈哈大笑起来,狂傲的道:“你不相信吗?那让我告诉你好了,我和穆云诃本来就是天生一对,我们上辈子就是夫妻,这辈子还是夫妻,可是要不是因为你这个践人,我怎么会和穆云诃错过那么长时间呢?你不仅抢走了我的父爱,兄长的关怀,你还抢走了我的幸福和爱情!洛芷珩,你作恶多端坏人因缘,你不死,老天爷都不答应了。”

    “当初我究竟是因为什么嫁给穆云诃的,难道你不应该比别人更清楚吗?洛凝霜你还有什么脸站在我面前如此大言不惭的放肆口出狂言!真正破坏人因缘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自己不愿意嫁给那时候注定活不过二十岁的穆云诃,就将我退出来顶缸,你的狼子野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把我推进了火坑里面,我都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却一直找我麻烦!”

    “现在穆云诃好了,身份不一样了,你又看着眼红了,又觉得是我抢走了你的一切,又想要将我的东西都抢回去,你不要脸都不要的这么理直气壮,你这种人渣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你这个肮脏龌龊的女人,你以为穆云诃会看上你吗?倘若当出不是我嫁给穆云诃,和他一起努力,那么就不会有今天的穆云诃!你眼红的都是我辛苦得来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大呼小叫?你这个下贱的垃圾!”

    洛芷珩拼着全身力气,当真是气得快要翻白眼了,怒不可遏的说了许多,中间咳嗽着几乎有种吐血的冲动,她的狼狈和重伤,让她再也不能这么大段的将话说完整,而后讽刺的话语都显得没什么杀伤力的苍白和虚弱:“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你的人性怎么会扭曲成这个样子?你还能叫做是一个人吗?你连畜生都不如!”

    骤然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洛凝霜阴狠的扯着洛芷珩的头发,打了洛芷珩十几个耳光,几乎将洛芷珩大的眼冒金星,头晕眼花,她才恶狠狠的狂吼起来:“那不怪我!谁让你一直在刺激着我?上辈子我和穆云诃在一起,这辈子他就应该还是我的!是我的!我想要回来他,你就应该识相一点乖乖滚开,你自己不知好歹,你找死我自然不会客气,你这条贱命妨碍我的荣华富贵和幸福,我就杀你!而且,你早就该死了,你这个抢走了我一切幸福的混蛋!”

    洛芷珩全身抽筋,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一张嘴一大口血就吐了出来,她断断续续的冷笑道:“真是没有见过比你还自私的人了,洛凝霜,我长见识了啊。可惜你还是不能代替我,哪怕我死了,从此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但是只要不是我,哪怕是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你,只要穆云诃看见,他就一定能看出来你不是我,我与他之间的感情,你这个禽兽怎么能明白呢?”

    “不会!我要杀了你,你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而且穆云诃一定不会怀疑,所有人都不会怀疑的,洛芷珩,别以为只有你聪明,只有你有脑子,我洛凝霜也不比你差!”洛凝霜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她站起来,居高临下的道:“你知道家里着火了是不是?那场大火是我亲手放的,我告诉你,现在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必死无疑了,而此刻,那场大火一定已经扑灭了,所有人都会确定我真的死了,那里面的尸体可是有‘我’一份呢。”

    “他们知道洛凝霜死了,而你又丢了,只要这个时候他们找到我,就绝对不可能会想到我不是你!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洛芷珩,享受恩来就应该属于我的人生!哦,你现在不知道穆云诃的情况吧?让我来告诉你吧,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穆云诃他因为动用了什么灵魂的力量,此刻已经成为了废人了!”

    洛芷珩猛地瞪大了双眼,她的耳朵里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只剩下那一句‘废人’!

    洛芷珩猛地抓紧了洛凝霜的裙摆,尖声道:“穆云诃怎么了?他究竟怎么样了?告诉我!”

    为和是子。洛凝霜见洛芷珩竟然为了穆云诃而突然这么情绪激动,心中真是愤怒吃醋,一脚踹开了洛芷珩,狠狠的刺激着洛芷珩道:“他的灵魂受伤了你知道吗?他在也不能动用灵魂力量了你知道吗?他现在还在昏迷你知道?他也许永远都不能醒过来了你知道吗?就算他醒过来,也会是一个普通人了,这些,你都知道吗?”

    “不、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你骗我!穆云诃不会这样!”洛芷珩情绪激动,那眼中的冷酷和杀气,让猖狂的洛凝霜都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洛芷珩又吓到了,洛凝霜很恼怒的又踹了洛芷珩几脚,怒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告诉你吧,这些话都是火云夫人亲口说的,我能将你带来这里,自然是有高人指点帮助了。所以洛芷珩,我回到一个活死人身边去,就算穆云诃能认出来我是假的又能怎么样呢?他不会说话,不会行动了啊,他也不能出来找你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张算得上是高/潮了,姐妹情仇做个了结,阿珩归来之日开始,欠我的,全部还来!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