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50 三年后,蛮荒女首领!
    鲜血一下子就湿透了洛凝霜的衣襟,她的脸色也骤然惨白,可是她在笑,笑得讥讽而又疯狂,紧接着又是一刀落下,一个用力,硬生生的剜下来一块胸口肉!

    她颤抖的声音凶狠和狠戾:“真要谢谢姐姐提醒了呢,带着胎记这个真/相,怎么能安心应付穆云诃?更何况我洛芷珩是被绑架出来的,不受点重伤,又如何服众?如此,姐姐就安心享受我给你准备的男人们吧,然后好送你上路!”

    洛芷珩震惊的看着洛凝霜鲜血狂涌出来,在风中摇晃的身体,在看到穆云胜眼中的赞赏和惊讶,便知道她的招数不可行了。她没有想到洛凝霜她对自己下手竟然都能那么狠!

    那群隐藏在暗处的肮脏的男人终于出现,一步步的靠近洛芷珩,洛芷珩前没有逃路,后就是悬崖绝壁,她逃不掉,却不愿意被人如此糟践羞辱,她看着洛凝霜那得意的嘴脸,忽然大笑起来。

    “你又笑什么?”洛凝霜咬牙狂吼,都到了这种时刻了,洛芷珩已经必死无疑了,为什么她却还能笑出来?凭什么她还能这么淡定的面对她?她哦不求饶和不害怕,更让洛凝霜觉得自己曾经无数次的哀求和哭泣,都显得那么的可笑和懦弱。

    “我笑你太天真,你怎么能以为只凭着一个胎记就能让穆云诃打消念头呢?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有隐秘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你知道我身上还有其他痕迹吗?你不知道,而我也不会告诉你,你的阴谋一定会被穆云诃拆穿,到时候你就等着看吧,看穆云诃是怎么弄死你的。”洛芷珩讽刺而骄傲的说道。

    “不可能!”洛凝霜眼神变幻莫测,终究是被刺激的走向了洛芷珩,她一把抓住了洛芷珩的长发,阴险的道:“洛芷珩,你只要告诉我你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那我就告诉你一个大秘密怎么样?”

    “你以为我会感兴趣?”洛芷珩讥讽的冷笑,手却在洛凝霜不注意的地方缓缓向上:“不然你先告诉我啊,如果我感兴趣,那么再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洛凝霜咬牙切齿的道。

    “那我又凭什么相信你?”洛芷珩的手更加的接近了洛凝霜拿着匕首的手。

    “就凭我身后那群肮脏低贱的男人能够轻易的毁灭了你!就凭我可以让你瞬间死无葬身之地,也可以让你死的干干净净。洛芷珩,你应该知道,现在的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洛凝霜阴险的嘴脸和恶毒的心肠,暴露到最后只剩下赤/裸/裸的威胁。

    “怎么样都是一死,你以为我洛芷珩怕死?”洛芷珩眼帘垂下,余光看着她颤抖的手马上就要抓住洛凝霜的手,咬牙坚持,耳朵里是那群男人可怕而猥琐的笑声,那让她觉得恶心至极。

    “别和她废话,杀了她!”穆云胜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在他的心里洛芷珩就是个祸害,他能够忽略掉心中对洛芷珩的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另眼相看,只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洛凝霜心中着急,想着左右洛芷珩也逃不掉一死了,她何不就解开那个秘密,让洛芷珩更加的痛苦呢?眸光一闪,洛凝霜抓紧了洛芷珩的长发,贴着她的耳朵,用微小的声音狂傲又得意的道:“知道为什么最后是我赢了吗?知道我为什么要说我和穆云诃上辈子就是一对吗?因为……我重生了!”

    洛芷珩慕然瞪大了眼睛,她并不明白洛凝霜话里的意思是什么,她没有了解过重生的含义,但却敏感的察觉到重生的意思,她脸上有惊涛骇浪一般的神色涌起。

    洛凝霜心里得意极了,终于看到洛芷珩变了脸色!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大笑出来,只感觉手腕一阵剧痛传来,洛芷珩出其不意的抓住了她的腕子,她啊的惨叫一声,便觉得眼前亮光一闪,只觉得胸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在然后,她的眼前裸照那张狰狞的面孔无数倍的放大开来。

    洛芷珩一把夺过了匕首,狠狠的扎进了洛凝霜的胸口,那个被洛凝霜自己伤害过的心脏的位置,她下手够狠,并且带着强大的恨意,这一刀是要洛凝霜狗命的!!整个刀子全部扎了进去,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刀不够,再来一刀!

    第二刀,直接将洛凝霜的心口子上划出了一长道深深的伤痕。

    洛芷珩是疯狂之后的绝地反击,但反击却是用她仅有的力量和最后的孤注一掷!她眼神疯狂通红,看着洛凝霜那双不可置信和惊恐万分的眼睛,洛芷珩笑得肆意而狂妄,嘶哑的狠戾道:“想让我死,你怎么也要来陪着我啊,心脏呢,我就不信你还能活!洛凝霜,咱们是亲姐妹,我死了,你怎么能独活?”

    “你、你……”洛凝霜呼吸都喘不上来,一点一点快速的沉重下来,她痛苦的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抓着洛芷珩的手腕,似乎要将洛芷珩给掐死一般,但两个人都是筋疲力尽的,更何况洛芷珩这两刀子,那是扎在了洛凝霜的心脏上的,就算扎的不是很深,但洛凝霜也是九死一生了。

    “践人!”洛凝霜咆哮一声,忽然用力踹了洛芷珩一脚,自己也倒了下去。

    洛芷珩跌倒在地,狠狠的滚了几圈,便被伏在地上看着洛凝霜满身鲜血的倒在地上,她嗬嗬的笑起来,笑声诡异又畅快。

    一个要死不活的冒牌货,看你们的阴谋还怎么继续?

    “洛芷珩!”穆云胜咆哮起来,洛芷珩这出其不意的一招完全的打破了他的计划,也让他彻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洛凝霜要是死了,那他潜伏下来的计划就彻底的破灭了,这让穆云胜怒不可遏,抬脚就冲过来,想要抓住洛芷珩。

    但洛芷珩眼中已经一片决绝,土匪老爹曾经对她说过,誓死不做亡/国/奴!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被敌人俘虏当那不人不鬼的战俘!

    洛芷珩仇恨而狠戾的瞪着穆云胜,怒吼一声:“姑奶奶就是死,也绝不让你们羞辱,沦为你们的掌中玩物!”

    穆云胜的脚步为之一顿,下一刻他脸色巨变,只见洛芷珩向后用力翻滚,只那么一下,她这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从他的眼前消失不见,坠落深渊!

    “洛芷珩!!”穆云胜狂冲到悬崖边上,看到的就是洛芷珩快速下坠的身影,他的手已经伸出去,却再也不能抓住洛芷珩。

    洛芷珩最后选择结束生命的那一瞬间,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我的云诃怎么办?如果我不死,如果我还能看见他,那时候会所怎么样的光景呢?

    身体在快速的坠落下沉,她知道自己的下场就是一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可是眼前闪过和穆云诃在一起的一幕幕,他们的相看两相厌,他们的暗生情愫,他们的并肩作战,他们的误会,他们的相爱,他们的结合。如梦一般的在这飘渺的云层之中闪过,也如云一般的抓不住握不到。

    洛芷珩忽然眼泪狂飙,坚定倔强的眸子里终于光芒破碎,逆风之中传来她离别的绝望呢喃:“云诃,对不起,我到底是不属于这里的,莫名其妙的来,莫名其妙的去,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你……”

    在不受控制的,洛芷珩在这深不见底一直坠落的深渊之中没有了知觉,死活不知。

    悬崖之上,穆云胜还在愣愣的看着那早已经空无一人的悬崖,沉默,无边无际的沉默包围着他,他眼睛有种刺痛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洛芷珩跳下去前的那个目光,让穆云胜心惊肉跳,同样也记忆深刻。

    回头看着同样不知死活的洛凝霜,穆云胜然茫然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了。

    而此刻山腰上却传来了乱哄哄的声音,穆云胜面色一变,猜测很可能是寻找洛芷珩的人来了,他立刻命令暗卫出来杀了那些乞丐,然后来到了洛凝霜的身边,手里拿着一颗不知名的珠子,表情犹豫。

    暗卫催促道:“主人快一点吧,他们很快就上来了。”

    “本王却不知道这等宝物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是不是会变成废物?”

    这颗珠子是大魔王之前交给他的,是一种能够混乱人的灵魂气息的东西,专门用来对付穆云诃的,只要让洛凝霜吞下去,那么就算是穆云诃也不能探查出来这个人是假冒的。到时候洛凝霜才会真真正正的在穆云诃身边扎下跟来,他们才能东山再起。而他们的东山再起,不过是要依靠洛芷珩对穆云诃的影响力,让穆云诃给他们帮助,在让洛凝霜暗中对穆云诃的饮食做手脚罢了。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皇太子马上就能回来了,我们损失惨重,不可能再继续留在这了,只能枕戈待旦从头再来。”忠诚的心腹苦口婆心的劝道。

    穆云胜眉心紧蹙,终究是不再犹豫,给洛凝霜喂下去了那颗药,现在洛凝霜还没有死,只是希望洛凝霜能够活着。随后穆云胜和暗卫躲在了暗处。

    不久之后果然上来了一伙人,最前面的自然就是小狐狸洛耳朵。

    洛耳朵的脸色非常难看,脸上身上还有很多伤痕,走起路来也不灵活了,一瘸一拐的,但是却满脸满眼的焦急和惊恐,当她皱着小鼻子来到了山顶,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浑身是血的洛凝霜身上,眼睛慕然惊喜,指着前边叫道:“在那里!”

    嗖地一声,一道身影窜了出来,落在洛凝霜身边。赫然便是奶娘。

    奶娘一看到洛凝霜满身是血的样子,便腿脚都软了,差一点昏了过去。

    洛耳朵一看到洛凝霜的样子,也是惊恐和绝望的呜呜哭了起来:“主人,主人你怎么这个样子了,你不要死啊,耳朵不要死啊。”

    “哭什么哭!要不是你乱跑被人抓住了,皇孙殿下会出这样的事情吗?你还不好好认错,竟然还敢哭。皇孙殿下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不用活了。”跟来的琴圣面色极其难看的呵斥,胆战心惊的试探了洛凝霜的鼻息,人还活着,他松一口气又立刻命令道:“快快将小王妃带回去,留下人来立刻清查这里,我要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是谁将皇孙殿下伤成这样?”

    一行人匆匆忙忙的离开,隐藏着惊天秘密的悬崖上杂乱了一阵之后,便彻底的安静了下来,这一安静,便是三年!

    三年后

    穆王朝富昌历三年,新皇登基三年,铲平叛乱,清剿贪官,加奉法老,加封小王爷穆云诃护国神官,加封小王妃洛芷珩一品护国夫人!

    富昌三年,叛乱余党之首穆云胜 如今仍然在逃。

    树欲静而风不止,站在有着茂密树林之巅的悬崖之上,那颀长的身影变得冷傲孤绝。他看着脚下的万丈悬崖,侧脸上的神色落寞冷酷。

    身后忽然出现一名黑衣人,跪地恭敬的道:“启禀主人,护国神官今日正常入宫早朝,此刻已经返回神官府邸,护国夫人依然昏迷不醒。护国神官返回府邸后便去了护国夫人房间,三年如一日。”

    时间似乎就静止在了这一刻,那负手而立的男子不再在想什么,似乎已经陷入了永远的沉默,半晌他才摆摆手,让人退下。

    “洛芷珩,也许你的话说对的,穆云诃真的是对你不离不弃呢,可是你死了,永远也看不到,他如今守着一个活死人以为那是你,这份痴情,当真是让本王对你……”此人赫然便是穆云胜,他欲言又止,神色说不出的讥讽。

    那一浓郁的讥讽,讽刺的不仅仅是那个躺在床上三年的洛凝霜,还有讽刺着他当初的这个决定。李代桃僵?呵!他是成功了,成功的完成了他的部属和阴谋,成功的逼死了洛芷珩,成功的将洛凝霜变成了洛芷珩安放在了穆云诃身边,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

    但,奈何人算不如天算!

    一切成功之后,最后一步却让他一直在功败垂成的边缘上油走。

    声又骤胸。活死人!洛凝霜竟然变成了一个活死人!就那样躺在床上三年,不能睁眼,没有思想,不能开口说话,好像一个木偶一般。

    这就是他精心布置的一位完美的一颗棋子?

    如今所有人都在传颂洛芷珩的勇敢和爱国情怀,传颂他们夫妻两个国难当头并肩奋战的情深刚烈。可是那个被人们一直交口称赞的女人,早就已经死了,而那么冒牌货,如今也是和死人一样。在他都快要放弃洛凝霜这颗棋子的时候,只有穆云诃还一如既往的守护着她。

    穆云诃,那个神奇的男人,本应该死去的男人,却活了下来!只不过如今的穆云诃却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了,他在也不能动用灵魂力量,因为他的灵魂在那场战争中几乎破灭。可是他还是活下来了,这让穆云胜佩服穆云诃的同时也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他等了三年,本来以为洛凝霜活下来就能帮助他,可是如今只能继续等下去。

    有时候他想,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疯狂的设计这个计划,如果洛芷珩还活着,那事情会不会又是能一种局面?哪怕他死了,最起码也是痛快的,不用再这样苦苦等待下去。

    眼睛再一次落到悬崖之下,穆云胜目光深邃,那个荒诞的念头又可怕的滋生起来。

    没有找到尸体,是不是说洛芷珩还有可能活着?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究竟想要怎么样?一面杀她,一面又期待她还活着。可是,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只能是必死无疑的吧?

    ——

    蛮荒,荒凉且野蛮之地。

    这里的男人女人极其俊美,且男子矫健凶残,女子媚态横生,拥有强大的秘术,传说,有起死回生之能。

    这里的人不讲道理,不论男女,只看拳头,谁拳头硬,武功高,谁就是首领,谁就是祖宗!QvjL。

    而他们新上任的祖宗,此刻便在华丽且神秘的宫殿之中,趴在软榻上,没骨头似的酥软着身体。一件殷红的缎子袍子从后面扯开,落在腰际,这人柔软的腰肢在珠光的光芒下显得朦胧纤细如美好,被殷红的缎子衬托的肌肤晶莹剔透。

    长发三千三散落开来,越过雪白的兽毛毯子垂悬在暗金色的脚踏之上,那人的脸埋在双臂之中,雪白的双足交叠在一起,放松的姿态。

    软榻之上跪坐一个胸襟微敞,容貌妩媚绝佳的女子,一双纤细柔荑在那人的脊背腰肢流连。暧昧的珠宝色珠光,火红的轻纱幔帐,妖娆的女子,还有那便不清男女的红衣人,这一幕旖旎且风情,狂野且华丽的冰冷宫殿点燃了一层暖温。

    “首领,这就是那个狗屁上京传来的消息了,那大践人还在床上装死呢,上次主人听到那大践人的消息就捏断了指甲,都流血了,要不让俺直接杀到上京去,撕了大践人在吃了她给主人出气好不好?”一把憨憨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这一殿的旖旎。

    床上趴着的人没有反应,反而是那一直跪坐的女子眉眼横生千娇百媚的对坐在榻前的男子嗔道:“你这头大笨熊,你还没杀到上京,进了那斯文败类的人类地方,你就直接被当成怪物抓起来烧烤吃了,还去帮主人杀人?嗤。”

    塌下席地而坐的男子圆圆的脸蛋,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头短发几乎根根竖立起来,大大的耳朵,一脸憨厚的样子。闻言也不生气,反而唉声叹气的皱起眉头一脸纠结的问道:“那你说咋整啊?主人只要一听到那边的消息就闷闷不乐的,那群王八蛋就是欠收拾,咱们都快饿肚子了,他们还在那大吃大喝,尤其是那个什么护国神官的爹,竟然不仅不给咱们粮食吃,还让在那么上交粮食,凭啥凭啥凭啥?”

    熊宝宝似的男人一着急就连续重复能表现他愤怒的字眼,他瞬间火冒三丈,一把将手里的纸揉成团扔到地上:“去他奶奶的,让俺们饿肚子,凭啥!”

    “唔,因为你太笨,打不过人家,又不能智取,就只能被欺负。”慵懒的声音略显沙哑低沉,竟然一瞬间男女难辩。那一直仿若熟睡的人忽然出声,渐渐抬起头来,长发也遮挡不住那人脸上的……一片金光。

    那是一张面具,又神秘符号和精美雕刻的面具,薄薄的一层金,好像贴在脸上一般,却不妨碍人说话,眯着的眼睛从面具上眼睛的地方透露出来,人脸藏在那面具之后,令人看不出这人的喜怒。

    “主人醒了,今儿人家伺候的主人舒服吗?”绝色女子立刻贴上去娇声问道,妩媚却不浮夸。

    那人还没开口,华丽的宫门便被人从外面砰地一声撞开了,巨大的响声在殿中回荡,震耳发聩。

    女子立刻横眉冷对的怒道:“死豺狼你进来不会先通报吗?这里是主人的寝宫,你竟然敢随便闯入,还不快点滚出去!”

    那闯进来的男子身长玉立,面容极其白希俊美,只是目光却有股子说不出的阴冷之感。他并不将那女子放在眼中,直直的将目光落在了那趴着的人身上,阴冷的目光仿若冰刀子一般的从那人的脊背上划过,闪过一抹不知名的狂热。

    他阴冷开口道:“我来只是想要问问信任首领大人,你当初争夺首领的时候,可是答应过会让蛮荒的百姓们吃饱饭的,但现如今距离你登上首领之位已经半年有余,可是你却在这里贪图享乐,一点不为百姓做事,这就是你的品质和诺言?”

    他质问的理直气壮,其他人或跟进来的,或守在踏上人身边的,无不脸色巨变,自然同样质疑和不满的人更多。

    “你胡说八道什么?主人要做什么还要向你汇报吗?狼王,你也太放肆了!”榻前坐着的憨厚男子忽然暴跳而起,火爆的样子好像暴怒的熊。

    “哼,我是放肆,却不会没有尊严和格调的、给一个从将我们驱逐之地而来的人当奴隶强!熊王,请问你这样卑躬屈膝的将那个人类女人当祖宗一样的供着,她给过你什么?还是,她已经将你收为了踏上之客,与你功夫芸雨了?”狼王言到此处便有些控制不住的火气蔓延,甚至是口不择言的讽刺起来。

    可就在狼王此话出口的一瞬间,几乎与狼王站在一处的人,就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阴冷到让他们都瞳孔紧缩浑身僵硬的目光锁定了他们,那目光,他们只从上一任老首领身上感到过。

    众人抬头望去,便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旋即便是纷纷低下头去,甚至已经微微弯下了腰,低头弯腰,在蛮荒已经算得上是恭敬和惧怕的一种了。

    踏上的红衣女子猛地睁开双眼,面具的金色光光华也不能遮挡她瞳孔里威严冷厉的眸光,而那一双殷红的眼,带着神秘与血腥的残酷,能瞬间就将人的灵魂给震慑住一般。

    “我不是你们这土生土长的,但我说道就一定做到,我既然现在是蛮荒的首领了,那么我就会尽到我的职责,我不需要你的质疑和质问,你如果下一次进来之前在不敲门或者通报,那么,你就自裁吧,首领的威严是你一个狼王就能轻易践踏轻慢的吗!”女子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是带着能震动灵魂的力量的,听之,震慑心扉。

    她的话让人无法反驳,只有狼王一个人还在坚持的昂首挺胸,看着女子的目光却出奇的嗜血和阴霾。隐隐带有一种想要将那女子给撕裂毁灭的冲动。

    女子却仿若没有看到狼王眼中的挑衅和不敬,又眯起了那双红宝石一般漂亮神秘的眸子,细腻的声音缓慢悠扬:“还有,我不喜欢有人用我的身份来说事,谁在敢说我和哪个人有暧昧或者其他的闲话,被我抓住了,我就割掉他那不老实的舌头。”

    此话一出,狼王身后众人下意识的捂住嘴巴,感到这个动作多少懦弱点,便都尴尬的放下。而狼王的脸色也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你只要不用你首领的身份滥用职权,能够尽快的找来粮食,我们也不会乱说话。最近穆王朝那边逼得紧,我们自己都快饿死了,哪里有粮食交给他们?你最好快点想出办法来,不然我就带着我的族人去灭了穆王朝的周边城池,是警告他们,也是抢夺粮食。为了能让族人填饱肚子,我不惜发动战争!”狼王阴冷的声音将整座大殿带入了一片死寂。

    战争!他们为了粮食,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

    踏上的女子缓慢抬起头,与狼王对视短短几秒,忽然娇笑起来,紧迫的声音里充满you惑与危险:“你威胁我?”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吼吼,阿珩回来之后和云诃的对手戏会很精彩,画纱好期待,马上会回来,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