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55 冰与火,针锋相对!(留言34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455 冰与火,针锋相对!(留言34000加更)

    洛芷珩的话,听上去娇娇柔柔弱弱的,别有一番风情和雍容,但其中言辞仔细一琢磨,那可当真是咄咄逼人了,何况她逼的还是穆王朝当今年轻气盛的皇上?这便是针尖对麦芒,洛芷珩很危险。

    大殿原本欢快的气氛一下子就有降低了几度,洛芷珩依然不看皇上,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但站在那里便有点没骨头的样子,软软的不一会便不顾体统和礼仪的依靠在了身后那强壮男子的怀里。

    那模样自然而又随意,亲切却不显亲密,虽然看上去让人舒服,但这是在文武百官面前,是在天朝,是在皇帝眼前,你就这样没有礼貌的这么软趴趴的依靠着一个男子,这叫什么事?成何体统!一瞬间所有人对这位蛮荒女首领的印象更加不好。

    果然是个女子,能有什么大作为?就算是当上了女首领又能怎么样?从看她擅作主张的带着人来天朝,在到这两天在天朝纵容属下的所作所为,再到今日的殿前失仪,便能看出这女子一无是处,胸大无脑,不足为惧!

    皇帝的怒火是理所当然的,但一想到这些人是蛮荒而来的,其中还有蛮荒的最高领导人,而他自然要展现天朝君王的风度,又何必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不过这首领的话倒是让他左右为难,他总不能说蛮荒的人就不是他的子民吧?那不是将蛮荒往外推吗?那群蛮子可是很好的武力,放在手里虽然暂时用不上,但放开手了,万一被别人利用反而来对付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

    可要是说蛮荒也是他爱护的子民,这个看上去刁蛮的女首领,会不会就顺杆爬的要好处?毕竟皇上他们研究了几日,都能确定这次女首领来穆王朝的目的,恐怕还是紧缺的粮食。

    强压住火气,这位年轻的帝王沉声道:“蛮荒自然是穆王朝的盟友国家,穆王朝守护蛮荒的子民是应当的,两国友好往来也是早已经流传下来的相处方式,蛮荒历年来虽然一年比一年进贡的少,但穆王朝还是满心欢喜的笑纳的,此次首领亲自来,便是亲自护送进贡的物资而来吧?首领如此尽心尽力效忠天朝,当真让朕深感欣慰啊。”

    皇帝来了一个四两拨千斤,不得罪人却也能将洛芷珩的目的给堵截一下,当真是好策略,先发制人,若洛芷珩一会在说不说来进贡粮食,而是来要粮食的,穆王朝也有话说了。

    洛芷珩笑容不减,当真是体会到了皇帝的厉害。不过她也不傻,竟然是不接皇帝的话,懒懒的岔开了话题道:“请皇帝恕罪,可否让我坐下?我这身子骨当真是不太好呢,多站一会就会觉得累了。”

    皇帝目光一闪,看着洛芷珩的目光越发深邃,他心思和百官一般,都认为这女首领是在用身体威胁他们了。皇帝淡笑道:“是朕疏忽了,快快带着首领入座吧。”

    洛芷珩的座位是被安排在右边最上面第二个位置,最靠近皇帝的位置上坐着的是穆王爷和几位重量级法老,而洛芷珩对面案首坐着的,赫然便是穆云诃!

    这一次洛芷珩没有带着面纱,终于清楚的看见了穆云诃,她有些不能回神的发愣的看着他那张脸,那张脸比之前更加冷硬,已经颇显成熟,但此刻却面无表情的坐在那,他更显得消瘦了一些,人坐在那却让人觉得他几乎将自己隔绝了,满身的孤独和冷冽。rkvT。

    也许是感觉到有目光看着他,他猛然抬头,幽冷的目光便和洛芷珩的碰撞在了一起,那一瞬间,洛芷珩明显的看到了穆云诃微眯的眸子和紧抿的唇。

    洛芷珩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看上去是那么的漫不经心,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有多痛。

    他就近在咫尺,只要她开口,一切就能真/相大白,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要怎么做?怎么证明才能明白?她的脸已经毁了,这张最能证明她是洛芷珩的脸成了她最大的伤痕,胸口的红痣也许能够证明,但脸都能是假的,红痣就不能作假?没得让人觉得她是在胡言乱语,将她当疯子和别有用心来防备的。

    更何况,她若是说了,就算有人相信了,也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了,那么洛凝霜也只能是个死,而她,怎么能让洛凝霜似的那么痛快彻底呢?不先经历伤痛和绝望还有无边无际的折磨,洛凝霜怎么能死?对于那个践人,死都是恩赐了。

    所以她不能开口!

    但一看见穆云诃,她的情绪就会不受控制的起伏剧烈,看似平静的外表,实际上她已经不耐烦的绷紧了身体。

    旁边一只冰冷的大手伸过来包裹住她的手,那么轻,似乎怕捏碎了她一般。洛芷珩几乎失控的目光一下子清明了起来,她冷扫了一眼那只手,便将手抽出来了。

    狼王缓缓放下手,攥成了拳,阴狠的目光猛地射向对面的穆云诃,那目光当真如一匹苍狼一般幽冷狠戾凶残,充满了残暴的杀戮。

    穆云诃却又是一个轻描淡写的淡然目光,扫过了狼王,落在了洛芷珩的身上,眼前一片恍惚的还残留着刚刚那男子握住那女子手的画面,他不着痕迹的蹙眉,捏紧了酒樽,动作有些快速的将酒一饮而下。

    他莫名的烦躁,从那女人出现在殿内开始,他的目光和神经便会不由自主的跟随着她,就那么一会的功夫,她依靠在一个男子怀里,又被另一个男子握住手。轻佻,随意,放荡,这样的字眼便刻薄的出现在了穆云诃的脑海里。让他不由得胸闷厌恶。

    脑海里便有不只觉得想起了那个躺在床上三年,如同易碎娃娃的人,他眼神黯然下来,在没有心思去看别人。

    他们都说那是阿珩,他们都说阿珩再也活不过来了,他们都说他还活着,但,他如今如同行尸走肉的状态又是怎么回事?他的脑海里只有阿珩的音容笑貌,只有阿珩的名字,一朝醒来,他如新生婴儿,似乎记得一切,却也忘记了一切,只有那两个刻在心尖上的字深刻的提醒着他,他是活着的。

    后来在一年一年的消耗中,他才明白,他是忘记了如何去爱。他竟然已经找不到任何爱阿珩的感觉很痕迹了,曾经他真的将阿珩视之如命,但如今,他在面对越来越瘦弱的阿珩的时候,他有的只是力不从心,有的只是无所适从。

    阿珩睡了三年,至今仍然昏迷。他守护三年,恐惧与厌恶并存,他怎么也找不到当初与记忆中的阿珩深刻相爱的感觉。他甚至一度自弃自厌,觉得自己真是卑鄙无耻的可以,竟然因为阿珩成了活死人,便不再爱她了吗?不然,为何他在面对阿珩的时候,越来越不耐烦?

    难道他的爱真的这么薄弱和虚假?会随着时间而消磨在岁月里?他现在甚至惧怕,玩意阿珩真的醒过来了,他却还是没有找到他已经丢失的爱的感觉,万一阿珩看到他再也爱不起来的表情,该会怎么样?会用一种看负心汉的目光看着他?还是彻底对他绝望?

    而在有不希望阿珩醒过来,不希望面对阿珩的感觉这种时候,他总是那么自责和恐惧,他甚至会怀疑自己过去的感情,他真的爱过这个女人吗?如果真爱过,怎么可能爱情消耗的这么快?

    恍惚中,听到那首领细腻娇娆的轻笑:“早就听闻王朝占卜神官的威名,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

    挑衅!绝对赤/裸的挑衅和讽刺!

    众人都是一愣,这女首领脑子有病吧?而且还是草包!竟然以来就得罪了皇帝,再来就招惹神官?也许他们都错了,这女人不是来要好处的,是来找死的。

    穆云诃抬头,眼底的沉痛来不及掩饰的一闪而逝,被洛芷珩看个正着。洛芷珩便如同遭到雷击了一般的僵硬了脊背,而穆云诃却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冷冽的扫了一眼洛芷珩,却奇迹的没有移开目光。

    他眼中的清冷让洛芷珩也回过神来,不无自嘲的一笑,他能痛什么?能守着一个冒牌货,那么死心塌地的想方设法的弄醒那践人,她就在眼前,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会痛吗?他有她痛吗!

    琢但当对。恨意骤然窜起,战意自然更浓。洛芷珩慵懒一笑道:“神官看上去很不喜欢我呢,我做了什么让神官厌恶的事情吗?”

    穆云诃抿唇不言,众人也都看好戏的状态。他们笃定穆云诃是不会说话的。要知道,穆云诃可是自从三年前醒来之后,就很少开口说话了,这三年来,他说的话两只手都数得过来,他怎么可能理会这没事找茬的女首领?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穆云诃在沉默半晌后,才缓缓开口,声音冷硬直白:“我不喜欢太随便轻佻的女子!”

    也就是说,你首领大人的轻佻让我厌恶!!

    洛芷珩只是随口一问,他不说话或者答其他,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但穆云诃偏偏回答了,还是直接命令的说洛芷珩轻佻轻浮,这就等于是在洛芷珩的脸了!他俩好像非常不对付,一个故意找茬,一个有意挑刺,俩人一来一往,大殿之中隐隐便有剑拔弩张之感。

    洛芷珩也被穆云诃的话激怒,那肆意惯了的火气蹭地一下就窜上了脑门,她红宝石般的眸子烈焰般明艳火红,紧紧抓着酒樽,猛地对着穆云诃举起,四周的人随着她这惊人的动作都骇然而起惊呼起来!6513713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