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56 猖狂护短!相似!醒来?
    洛芷珩的举动明显的是要用酒樽打穆云诃的,她这个举动突然而且明显,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旋即四周就响起了惊呼声和呵斥声。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洛芷珩,而洛芷珩身边的狼王等人也是站起来,目光阴冷的扫射四周,将洛芷珩紧紧的护住。

    穆云诃只是冷淡的看着洛芷珩,他就在她对面,两个人的视线相隔几米距离,一个如冰冷酷,一个似火狂热,短短的交汇。穆云诃混不在意的姿态,倒反而显得洛芷珩压不住场子镇不住局面了。

    洛芷珩目光闪烁了几个来回,就在洛芷珩已经被众人确定是要翻脸动手的时候,她却将酒樽伸到了面前,对着穆云诃隔空笑道:“穆王朝的占卜神官阁下果然是与众不同,说话,都这么直白!不过我向来是无拘无束惯了的,和我这群属下也是兄弟一般,自然随意,没想打却碍到了神官阁下的法眼了吗?那不好意思,就请你闭上眼睛好了,因为我还真的做不到不合他们亲近。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包涵,这杯酒敬你。”

    话落,她将酒饮尽,动作潇洒利落,有股子男儿的风范和爽快。

    众人被她态度诡异的转变弄得莫名其妙,但却都松了口气,只要她不闹腾就行了,不过这首领脾气可不怎么好啊,还挺诡异的变幻莫测。2979520

    穆云诃却很不给面子的不再搭理洛芷珩,甚至没有饮下一杯酒。

    洛芷珩抓紧了桌角,嘴角带笑,心里却已经是翻江倒海了。脑子里不断的就回荡着一句话,几乎将她逼疯!

    他骂我!他骂我他骂我!!他竟然骂我轻浮放荡?!

    天知道她是用了多少力气和努力才压制住心底狂乱的怒火,没有掀了桌子质问他咒骂他!三年后,两次见面,竟然都这么的不愉快!樽一明约。

    “首领果然豪放!好酒量啊,我们神官不爱说话,首领也不要介意。今天是专门为首领接风洗尘的,就不要谈其他的了,不如首领说一下蛮荒的风土人情?首领也不了解穆王朝的风土人情吧?这次是首领第一次来穆王朝吗?”一旁响起了一把明显是插科打诨调和气氛的声音,那是礼部尚书。

    洛芷珩知道这是专门负责礼仪接待的最高长官,她是来谈判要粮食的,说白了也是有求于人,姿态还是不能太高,脾气还是不能太火爆。

    这样想想,她也就和颜悦色下来:“自然是第一次来,只不过没想到刚刚来到天朝,便遇见了不喜欢我的人呢,怎么说我在蛮荒也是人见人爱的,说起来也是我失礼了,哪里有人能真的人见人爱呢?”

    洛芷珩自我打趣,场面瞬间缓和下来。众人也热热闹闹的交谈起来。

    而穆云诃却不受控制的又看了洛芷珩一眼,她那句人见人爱,不知道怎么的就让穆云诃有些心脏狂跳,这句话是记忆中的阿珩说过的,穆王朝的人很少有说这样俏皮新鲜的字眼的,但记忆中的阿珩已经模糊,阿珩的事情也模糊了,他只觉得莫名的熟悉,那女首领的一句话就触碰了他心里那些模糊的往事。

    其实不用人说,他也知道自己选择的生命是不完全的,他丢了一个人最重要的灵魂和感觉,他的灵魂不完整,感情不完整,就连记忆都有些支离破碎,但他偏偏却还记得洛芷珩,记得自己是深爱着她的,可是他却已经忘记了爱是什么感觉。

    穆云诃猛地低下头,平静无波的眼睛里此刻却掀起了一丝波澜。他究竟是怎么了?三年都能平静如死水一般的度过,为何最近几天会频繁的心绪被打乱?而且还都是因为对面那个女人,见到那个女人,他想起洛芷珩的时候就明显的多了,那么的不由自主。

    穆云诃开始莫名烦躁,他已经不想在继续这场没有意义的宴会了。偏巧此刻却听到有人扬声道:“首领大人,你这次不请自来,可真是让我们都惊讶了好久,首领大人难道不知道您是属于穆王朝的附属国领主吗?这样不经过皇上的允许就擅作主张,实在是有失分寸。”

    说这话的人是一名中年人,看上样貌严肃,目光有点阴森,明显的挑衅。

    他此话一出,大殿里立刻又是一片静谧。

    洛芷珩没有开口,漫不经心的品尝着美酒,妖娘已经风情万种的站起来,娇声道:“这位大人此话就不对了,我们主任不远万里迢迢的来到天朝,不过是心存敬畏来朝拜皇上而已,蛮荒距离天朝路途遥远,要是送信过来,等皇上品准了在送信回去,咱们再来,那来来回回的可就要个三五个月了,首领对皇上心存敬仰,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皇上了,这才匆匆赶来。”

    “难道首领来见皇上也有错吗?咱们又不是来找事的,皇上又这么威严仁慈,皇上还没有质问咱们呢,可见皇上心里是明白首领的苦心和用意,并且一定是体谅和喜欢首领这份心意的。你这位大人却这般质问我家主人,那话问的哟,就连我这个小女子都觉得好渗人,怎么就感觉你的话里是说我们主人居心不良呢?你难道是要做那挑拨离间没事找事的坏人吗?”

    妖娘娇娇滴滴的一连串的质问,让大殿里面的呼吸声有些沉重,男人们的眼光明显发直,而那大人的脸色明显苍白僵硬下来。

    妖娘这番话往小了说是女人无知胡言乱语,可往大了说那就是挑拨两国不和睦,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端的。说狠一点,那就是小人行径,居心不良的人是他!

    那大人扑通一下跪下,焦急的对皇帝道:“皇上明鉴,臣绝无此意!臣刚刚只不过是一时想不通,这才脱口而出,还请皇上恕罪,请首领原宥。”

    “哼!天朝的礼仪还真是奇怪,蛮荒那种你们口中的也蛮之地的人都知道,不可对主上不敬,我们首领纵然不是你们主上,但也是一国之君了,在你们面前,你们也是要行礼的,竟然敢来质问,我看你是完全没有将我们主人放在眼中!”狼王一派桌面,声音震天响,冷酷的怒道。

    众人面色一变。

    皇帝脸色也显得有点阴沉,目光阴暗的扫了一眼洛芷珩和狼王,薄唇紧抿。

    “梁大人你确实失礼了,不过念在你也不是有心的,这次就算了,但你要给首领赔个不是。”皇帝自然不会真的处置自己的人。

    “是是,还请首领海涵,是臣鲁莽了。”那梁大人连忙道,不过话音一转,他却又故作奇怪的道:“但臣有一事不明,首领既然来到了天朝,为何不约束手下之人?竟然让他们在街上胡作非为欺负良善?我们穆王朝的百姓民风淳朴,且体力都不如蛮荒之人,这几日您身边这几位大人可是将百姓们吓得不浅。”

    皇帝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却故作惊讶的问:“此话何意?说来与朕听听。”

    梁大人连忙就将这几天狼王等人在街上嚣张跋扈的行为,夸大其词的说了一遍,而后又道:“臣真的不明白,既然你们是带着敬畏之心来的,为何又要那样张狂的欺负天朝的百姓?你们要知道,那些百姓可都是皇上的子民,皇上是仁慈的君王,自然是疼爱她的子民的,岂料,本来安宁祥和的风土,却因为你们的到来而显得恐慌。”

    “首领,真有此事吗?”皇帝听完,便略显阴沉的问道。

    这番指控虽有真实但却也有夸大,不完全,便是有心的埋汰他们了。

    熊王耿直,自然受不了对方明显的挑衅和找事,最受不了的就是他们的诬陷。猛地站起来,那将近一米九的大块头这么一站,瞬间将那些坐着的官员们给衬托的犹如小矮人和巨人。

    皇帝看见他这块头也是有种强烈的冲击力,目光一暗。

    “那家伙说的不全是真的!我们只不过是商界吃东西有的时候没给钱罢了,又不是经常不给。再说了我不是故意不给钱,我们给了他们不要,谁让我们的钱你们这里不认识呢。还有,我们怎么欺负你们的百姓了?不过是上街的时候嗓门大一点,怎么着?没见过大嗓门啊?老子就是喜欢扯着嗓子喊着说,犯法?”熊王一副滚刀肉的模样,不过他长得太好看,憨憨的很可爱,反而不让人觉得面目可憎,但他实在太高太壮了,站在那像一座小山似的,倒也吓人。

    熊王的态度是这群道貌岸然的官员不能接受的,那梁大人立刻就反驳道:“你是谁老子?你们来了天朝,那就应该规规矩矩的,老老实实的在驿站里面待着,等着皇上的召见,竟然还敢上街上去作恶,你们还有礼了?”

    “作恶?我们是做什么恶了?是打家劫舍了还是杀人放火了?你给老子说清楚了!要是敢往老子身上泼脏水,老子就生吃了你!”熊王暴怒大吼,一声怒吼在大殿里来来回回的回荡,声音响亮的震得人耳朵生疼。

    那梁大人也吓了一跳,可是眼珠一转,看了一眼上面,便又有了勇气,挺直了身板,义正言辞的道:“你们当众在大街上就将我们的一个无辜百姓打得惨不忍睹,你们这是什么行为?当我们天朝没有人了吗?竟然让你们胆敢如此胡作非为,放肆无度!你还敢说你们无辜?简直是愚不可及的蠢货!”

    “你敢骂老子?老子撕了你!”熊王这脾气点火就着,立刻撸起袖子就要揍人。

    一旁迅速有士兵冲了进来,各个剑拔弩张,戒备的看着熊王。狼王妖娘立刻站起来,一个个面色不善的瞪着对方。

    砰地一声,众人神经一震,只见洛芷珩将酒樽摔倒了桌上,人们脸色一变。

    大殿一时之间再一次的陷入安静之中,上首的皇帝饶有兴趣的看着洛芷珩,他倒是想知道这个女首领究竟还有什么本事,还能说出什么话来,他就不信两房已经闹开了,她还有胆量和气魄在提要粮食的事情!

    左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他还整治不了?笑话!

    洛芷珩身子好像有点没骨头似的软软的半伏在桌面上,一手撑着头抬起,目光迷离的看着那群剑拔弩张的侍卫,而后落在了那个上窜下跳的大人身上,神秘的面具将她眼中的珠光宝气也遮掩了三分,却遮挡不住她满身怒放的气势。

    “不管你是谁,骂了我的人,你就死定了。”软绵绵的一句话,和她的人一样的没骨头,她慵懒的笑着。可是那句话却让人打心眼里的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皇帝一怒:“首领这是在威胁朕的官员吗?不过是下属之间的一点摩擦,首领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洛芷珩闻言哈哈一笑,娇媚中有些犀利,扶着桌子站起来,一旁的妖娘立刻伸手扶起她,熊王也扶住她。洛芷珩本来是想要靠向妖娘怀里的,她身子有些累,心里有点疼,又喝了点酒,体力不支需要依靠。那个曾经她最坚固和最依赖信任的依靠就在对面,如今她却只能依靠别人。

    心里就好像有野火骤然烧起,将之前的火气都给撩起,她的身子硬生生的靠近了熊王的怀里,本来是习惯和自然而然的动作,她却刻意娇柔的做出暧昧与风情,软软的依偎进了 熊王宽厚的怀里,熊王也自然的抱住她,那样和谐而习惯。

    那一瞬间,穆云诃的头皮猛然绷紧,就好象忽然之间被什么人触碰他最不能容忍的一根弦,他全身紧绷,被激怒的豹子一般浑身竖起防备,平静的目光前所未有的犀利,直直的射向熊王。可是下一刻,他却又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他为什么有那种感觉?

    洛芷珩笑得风情万种,并不看皇帝,对那梁大人道:“辱骂我,欺负我,你可能还能活着,但是欺负、辱骂我的人,对不起,你就是天皇老子,也得给我换回来!”

    嚣张!赤/裸/裸的嚣张!

    她就这么无所顾忌的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这样的话,如果梁大人一旦出了什么危险和不测,那么她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她难道不清楚?她却敢说出来,人们都不知道该说她厉害还是愚蠢了。

    梁大人脸色难看,他从洛芷珩的眼中看见了杀机。那一刻,他忽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可是他明明只是按照皇上的吩咐说话办事而已啊。

    洛芷珩没有在转身,而是径直的带着人往外走,步伐有些虚浮和缓慢,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不是恳求,而是陈诉:“我不胜酒里,在待下去只怕会更加失礼了,就先回去了,谢过皇帝陛下的热情款待了,今儿个这场面,我瑞麟记住了。”

    众人无不面面相觑,直到洛芷珩带着那三个人走到了大殿门口,众人才从震惊愕然中反应过来,瞬间跪了一地,一个个胆颤心惊的不敢抬头看皇帝的脸色,只怕此刻已经是怒火滔天了吧?

    那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一个小小部落的首领而已,竟然敢在皇帝面前如此放肆,还敢就这样离开,这是将皇上的颜面放在何处?她不是来求人办事的吗?怎么弄得好像她是祖宗,他们都要看着她的脸色一般?

    皇帝确实是暴怒,登基三年,真的没有人敢这样对他大不敬,当初他登基可是杀出一条血路来的,三皇子的残余力量就够他杀的了,那要不是有穆云诃夫妻之前已经灭了那个什么大魔王,他就更加不能顺利登基了。今天的一切来之不易,他格外珍惜,也处处做到尽善尽美,就怕会有什么闲言碎语。

    如今好不容易好一点了,又赶上旱灾,这又来一个摸不清套路的蛮荒首领,偏偏这首领还这么不上道,敢不给他好脸色,简直是找死!

    可是这种时刻,他却不能动这个蛮荒首领,毕竟她只不过是失礼,还不能将其置于死地。他要做到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必杀的把握,才能动这个猖狂的瑞麟!

    “散了!二位法老皇叔还有神官留下。”皇帝阴冷的声音传遍了内外。

    皇帝的御书房里,气氛倒没有之前的压抑,佟老和慕容老将军俩人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再说什么,穆王爷趁着一张脸闭目养神,穆云诃站在窗前不言不语。就皇帝一个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颇有点无奈。

    “诸位,您们怎么看这个女首领?朕瞧着这女人颇有点邪门,而且一点女子的矜持也没有,言辞放肆行为放/浪,而且她一个女子怎么能统领那也蛮之地的人民?朕实在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皇帝开口道。

    佟老抬抬眼皮,慢慢的道:“别小看女人,女人有的时候也可以是巾帼。”

    皇帝面色一怔,赞同的道:“确实。但也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和我们的护国夫人相提并论的!朕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护国夫人的事迹,但所听到就足够朕去尊敬这位可爱的女子了。”

    皇帝有些担忧的看向一旁的穆云诃,低声道:“皇弟可有什么看法吗?今儿个皇弟开口说话,说起来,还是朕第一次听到皇弟开口呢。”

    他称呼穆云诃皇弟,就好象去世的先皇称呼穆王爷一般,先皇与穆王爷那是真正的亲近,他却是为了让穆云诃知道他的看重和对穆云诃的特别。他这个皇上当的也挺憋屈,这皇位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但却因为三皇子弄出来的乱子,导致了他的皇位是被穆云诃拼死保护下得来的,还导致穆云诃的爱妻至今昏迷不醒,这个天大的人情,让皇帝有的时候想到穆云胜就痛恨的牙痒痒。

    几人看向了,今天的穆云诃确实表现的和以往不一样。三年来,穆云诃只在最初的那一年说过几句话,后来的一年里几乎没有说过话,今天穆云诃的开口让几人都很震惊,但也很惊喜。一个正常人活得那么封闭和孤独,让别人看了都觉得绝望。

    穆云诃依然沉默,他似乎经常活在自己的思想里,除非他想,否则其他人永远别想踏进他的思想之中一步。

    皇上和几位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失望。

    慕容老将军为了缓解气氛,笑道:“我倒觉得今天那个女首领的身上吧,有点丫头的影子,老家伙,你觉得呢?”

    佟老闻言一笑,略带感怀和伤感的道:“是有一点,不过丫头是顽劣,但却一身正气,可是这女首领却一身邪气,而且我在她不经意间能感到一种强大的怨气,这个女人很不一般,气场太强烈。”

    “哦?这个首领当真和护国夫人有相似的地方?是什么地方?”皇上感兴趣的问道。

    慕容老将军不由得有些眉开眼笑的道:“丫头身上也有股子张狂劲,你没看到她嚣张起来,那是谁也不让着的,丫头还很护短,凡是她认为的是她的人的,那是谁也不能说一句打一下的,不然她就没完没了。世王之前还欺负过丫头的奶娘,丫头气得可没少折腾世王,那小七碗,不也被那个谁打了,丫头也是好一顿出气。今儿个这女首领,我瞧着挺猖狂的,你们没看她那护犊子的样,倒是和丫头很像。”

    “可惜……”佟老有些伤感的感叹一句:“可惜好久没见到鲜活的丫头了。”

    一时间房间里有有些沉默,不过这次都是沉痛的沉默。洛芷珩昏睡三年,所有人都放弃了,只有穆云诃和洛芷珩的父兄还在坚持她能活过来。可是他们明眼的瞧着,穆云诃一日比一日沉默,也不知道究竟能捱到什么时候。

    “这些年也是苦了皇弟了,朕也感到过意不去,今年新选的秀女还没有分下去,皇弟选几个吧,回去伺候护国夫人也好帮你分忧。”皇上试探的道。

    几人面色一僵,各有不同。皇上这话就是要给穆云诃赛女人了,说是伺候洛芷珩,但实际上就是伺候穆云诃的,只要穆云诃同意,立马就会有数不尽的女人进护国神官府。

    穆云诃这些年太孤独了,只守着一个活死人似的洛芷珩,没有女人没有孩子,真正的孤家寡人。难道真的要这么孤独一辈子吗?虽然他们也敬重穆云诃和洛芷珩的感情,但感情不能当饭吃,没有一个子嗣传承下去怎么行?洛芷珩要是一辈子不醒,难道穆云诃就要当一辈子光棍?

    穆云诃依然不开口,不过他却有了反应,直接开门往外走。

    穆王爷面色立刻一变,忍不住沉声道:“云诃!你不要在逃避这个问题了!如果洛芷珩醒了,爹什么也不说了,乃怕你们就是一辈子没有孩子,爹也不干涉你们。但是洛芷珩什么时候能醒?你已经守了三年了,也够意思了,就算是洛芷珩醒了,她也不应该怪罪你。没有男人能比拟做的更好了。找一个伴儿吧,那样爹就算是死了,也能安心了。”

    穆王爷这三年经历了太多,他好端端的儿子变成这样,他终于知道了心痛和后悔,三年来不敢多说穆云诃一句,今天也确实是忍不下去了。好好一个儿子,难道真的就要这么浑浑噩噩的混下去?cv6M。

    穆云诃的脸色极其阴沉,他对躺在床上的洛芷珩找不到了深爱的感觉,但他却不能接受有人给他赛女人的行为,那样他觉得恶心和充满罪恶感,但他懒得和他们说话。

    他刚要开门,门外就响起了一把焦急不可思议的声音:“启禀皇上神官,神官府里的管家来报,说请神官阁下快快回府,说是护国夫人醒来了!”

    这句话就像一个惊雷,瞬间炸得房间里几个人发懵,而后佟老和慕容老将军都有些激动的猛地站起来:“可是真的?是真的醒了?”

    “神官府里的管家是这样说,还说是刚刚醒。”大太/监大声的回答。

    “走,快走!去神官府。”佟老慕容老将军都激动的不能自已,一个几乎被放弃的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醒来,他们不激动不狂喜那是不可能的。

    而穆王爷的脸色就难看了,他刚刚说让穆云诃在找个女人,洛芷珩就醒了?他俩果然是犯冲的,要是让洛芷珩知道他让儿子找女人,不知道那女人会不会更恨自己了?

    皇帝也挺激动,一直在听说洛芷珩的光辉事迹,却一直没有亲眼见到这个女人的风采,他走到穆云诃身边道:“朕和你们一起去,皇弟可真是要恭喜你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黄天不负有心人,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朕要大赦天下,向天下百姓宣布他们的护国夫人醒来了!”

    苏有人都显得很激动,只有穆云诃面无表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心情是什么?

    惊恐?不可置信?迟疑?还是抗拒?他不是深爱洛芷珩吗?又为何会有这么多情绪?偏偏哪一种情绪都不能被称之为高兴。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