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58 神奇的巫医,凶残的治疗!(上)
    奶娘带着巫医来到洛凝霜的房间,满是担忧的看着那扇门,小心翼翼的敲门,不一会里面传来了穆云诃冷漠的声音:“什么事?”

    洛芷珩瞬间几乎汗毛都竖立起来了!穆云诃竟然真的守在这个践人身边,是几天?一天两天还是三天?不,是每天!在她不再这里的时间里,穆云诃守护着洛凝霜这个践人每一天!

    她几乎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可悲又可笑,充满讽刺。原本以为穆云诃就算失去了灵魂力量,也应该有判断能力的,虽然李代桃僵这件事情匪夷所思,也令人意想不到,但她总以为自己在穆云诃的心中是特别的,是不可取代的,是任何人都不能占据和欺骗的。

    但残酷的现实告诉洛芷珩,她太天真,也太高看自己了。没有谁真的就是不可替代的!看,那和她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现在不就正陪伴在害得他真正所爱不生不死的人吗?

    奶娘恭敬的说了洛芷珩的来意,还恳求穆云诃让这位来自蛮荒的巫医试一试,那话语中对立面那个冒牌货的是真情真意,那些全都是属于奶娘对洛芷珩的疼爱,但现在,却全都被洛凝霜这个混帐畜占有和得到了。

    洛芷珩就站在奶娘的身后,看着她奶娘原本乌黑的须发此刻已经有白发是遮掩不住的露出,那秀美的脸庞也憔悴苍白,洛芷珩便心如刀绞。奶娘还是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只是那个人已经不是她了啊,而她就站在奶娘身边,却无法将真/相说出来!毕竟这个真/相太过于离奇和不可思议了,也许她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那种有言不能说的感觉,让洛芷珩几乎暴躁!对洛凝霜的恨意变更浓烈。

    穆云诃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便开口道:“让她进来吧。”

    门刚打开,里面就响起了一把略显骄蛮但却柔弱的声音,让人听着就心生怜悯:“云诃你不要走,我好害怕,不要再给我治病了,我没有病,我不要看大夫,他们给我在身上扎针真的好痛。”

    洛芷珩听到那虚伪做作的声音几乎要吐出来了,云诃,也是她这个冒牌货能叫的吗?

    穆云诃的声音似乎温和了一点,但却带着一种不知名的僵硬:“听话,好好的看大夫,只有这样你才能好起来,你难道不想好起来吗?想起来和我之前的所有事情?”

    “我想我想!可是能不能不要让我喝那些好苦的汤药?能不能别给我扎针?你能不能一直陪着我?我不要离开你,看不见你我就好害怕。”洛凝霜惊慌失措的哭道。

    洛芷珩终于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洛凝霜正抓着穆云诃的衣袖,穆云诃站在距离床铺有半步的距离,说不上疏离,但却绝对不算亲密。

    洛芷珩看见洛凝霜的那一瞬间,是控制不住满身的恨意和仇恨的,火红的眸子里变得暗沉如血,死死的瞪着洛凝霜的脸和那只仅仅抓着穆云诃衣袖的手。

    这个死不要脸的践人!竟然一醒来就勾引纠缠穆云诃。而在看到洛凝霜那张曾经她也有过的脸,洛芷珩只觉得触目惊心,恨意和惊恐疯狂来袭,她曾经对着那张被毁掉的容颜,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短暂的睡梦里也总是被那张恐怖诡异的面孔惊醒。

    她的梦里,都是穆云诃冷酷厌恶的面容和目光,她的梦里,穆云诃狠狠的推开她,不让她靠近,她的梦里,穆云诃的目光里是浓浓的惧怕和陌生。在她那长达一年的噩梦里面,穆云诃没有一次靠近过她,永远是厌恶,冷漠,唾弃和抗拒。

    她分不清那个梦究竟是梦还是真实会发生的,她不知道当以后她在看见穆云诃,当穆云诃真的看见她那张扭曲的好像魔鬼的脸的样子,会不会如同那些梦境里的场面一般,厌恶的恨不能杀了她,不认她?!

    她被那些噩梦和现实的残酷与恐惧折磨的身心俱疲,曾经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幻想自杀症状。她自我厌弃的在死亡的边缘一次次的游离挣扎,没有人能拯救她。如今她却还活着,她都不知道那段黑暗的岁月,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没有光明和希望,她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究竟是怎么从地狱里爬出来的?

    如今那张带给她巨大伤痛和绝望的脸再一次出现,还是她的仇人顶着一张她憎恨的脸,鸠占鹊巢的占据了她的位置,对着她的男人撒娇献媚,洛芷珩的情绪在那一刻爆/发的彻底,不可阻止!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洛凝霜和穆云诃之间,一手紧紧的抓着洛凝霜的手腕,目光阴狠残暴,满身煞气。

    “你做什么?!”洛凝霜被洛芷珩那张鬼面和满身煞气凶残震慑住了,吓得尖叫起来。

    “巫医你要做什么?”奶娘也是一脸的紧张,身上已经蓄满了凌厉的风暴和内力,想要攻击洛芷珩。

    反而是穆云诃,这个爱洛芷珩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这个人们口中传唱和颂扬的痴情男子,此刻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被人吓得花容失色,竟然没有上前帮忙,反而是更加的后退一步。

    洛凝霜却吓坏了的忽略了穆云诃那些完全是下意识退避的举动,求救的看向穆云诃,满眼泪光的尖叫道:“云诃救我!救救我啊!”

    满诃乎么。穆云诃也好像是被洛凝霜的惊呼喊得一下子就惊醒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这尴尬的位置,他怎么能在阿珩受伤被吓的时候不进反退?他怎么能眼看着阿珩受惊而不管不顾?这还是他吗?他究竟在干什么?

    一瞬间巨大的愧疚感和罪恶感充满了穆云诃的心房,他烦躁的脸上有掩藏不住的戾气,甚至不敢面对他的阿珩的目光,直直的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巫医,再一次开了尊口:“放手!”

    洛芷珩也惊醒过来,暗恨自己竟然一个没忍住的失态了,还差一点露馅。可穆云诃不是已经三年不怎么开口说话了吗?为什么今天就一次又一次的开口呢?呵,他还真的是对‘她洛芷珩’情真意切呢,为了洛芷珩就什么都能做了?为了洛芷珩就愿意开口说话了?还真是情深似海啊,可是怎么就认不出他所在乎的这个洛芷珩是假的呢!

    洛芷珩虽然懊恼自己的冲动,但却没有放手,穆云诃维护践人,她便越发愤怒,手下的力道更加重,洛凝霜尖叫的声音更加尖锐。她却嗓音嘶哑的仿佛七八十岁快要死了的老媪,阴阳怪气的道:“放手?神官阁下可知道你这位夫人的身体里住着一个魔鬼?而且还是一个罪大恶极丧心病狂沾满鲜血的恶魔!倘若我现在放手了,这个恶魔将会危害你和你的府上的所有人!神官阁下还让我放手吗?”

    此刻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人,都是洛芷珩亲近的人,比如佟老慕容老将军,比如七碗小喜子,比如火云夫人!他们听见洛芷珩的话,第一个反应就是愤怒,他们三年俩一样守护着昏迷的洛芷珩,洛芷珩之前的形象在他们心里是挥之不去的,正义,善良,勇敢,纯粹,热情。

    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身体里住着魔鬼?就算是有,那也应该是住在心术不正的人身体里面,怎么可能住在满身正气的洛芷珩的身体里?

    “你是什么人?修得在这里胡言乱语危言耸听,不然当心我抽死你!”一把娇吼传来,声音里是满满的愤怒,啪地一声响亮的鞭子声响起,几乎就落在了洛芷珩的身边,凌厉的劲风从洛芷珩的身侧耳边侧脸呼啸而过,带起一片火辣辣的疼,那女子便又呵斥道:“放开珩儿!”

    洛芷珩瞳孔紧缩,真的就下意识的放开了手,她猛地看向身旁,只见慕容纤雪满身火气的站在屋子里,美目怒睁,手持鞭子,正一脸不善的瞪着她。

    洛芷珩那一瞬间只觉得心底有一头困兽在横冲直撞的挣扎着,狂乱的咆哮着,悲伤的哭泣着,她红着眼睛,被面上故意画上的颜色遮挡住的眼睛里,悲戚和沉痛也被遮挡住。

    她的朋友,她的亲人,她的爱人,如今都在眼前,他们对她洛芷珩的情谊三年如一日的不便,这般的维护,这般的保护,洛芷珩冰冷破碎的心几乎要再次裂开流血。她是感动和狂喜的,这些人的情感都只给一个叫洛芷珩的女人,但是现如今,她不能也无法享受这些真挚的情感,因为这些都被那个虚伪的践人给霸占了去。

    她还没有报复,她还没有让洛凝霜尝到痛和失去的滋味,她要让洛凝霜知道,一切都拥有过,但却都被夺去的滋味,也要让洛凝霜知道,抢走属于别人一切的她,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洛芷珩那一刻被强大的落差感和恨意刺激的报复的心更浓更深。

    她狠狠的呼吸机下,让自己忽略掉众人警惕防备责怪的目光,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骄傲而又不屑的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当我愿意来吗?要不是我们首领大人亲自去求了我,我才不会来给一个肮脏的人治病。”

    “你嘴巴放干净一点,谁肮脏!”奶娘情绪激动的怒道。

    洛芷珩一哽,心里忽然升腾起了一股诡异的感觉。她骂得是洛凝霜这践人,但洛凝霜现在却在扮演她的角色,所有人都坚定的确信洛凝霜就是洛芷珩!而她在开口骂人,他们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在骂洛芷珩。

    洛芷珩心里不甘,却也聪明的知道暂时不能当着人骂洛凝霜,毕竟现在洛凝霜是代替她洛芷珩的位置身份。在洛凝霜没有露出马脚被人们怀疑和质疑之前,她不能先得罪了他们。

    她忍辱负重,冷笑道:“我说的是她的心里住了一个肮脏的恶魔,那恶魔吞噬着她的心,若我所言不假,这人的心上有严重的疾患吧,且已经昏迷了三年之久。”

    众人一愣,但慕容纤雪立刻反驳道:“珩儿有心疾这是众所周知的,而她之所以昏迷了三年之久,也是因为心疾。请你不要拿着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来神棍,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大夫,怪模怪样的,你一再的胡言乱语,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慢着!那我就说一点大家都不知道的吧。”洛芷珩先生看了眼穆云诃,见他竟然沉着脸不说话,也没有站到洛凝霜的身边去,她的心里才好过一点,而后她将那张诡异的面孔对准了洛凝霜,洛凝霜本就苍白的脸,瞬间更加的苍白。

    洛芷珩道:“就在刚刚我抓住这位小姐的手腕的一瞬间,我感到了强大的煞气和阴冷从她的心里传递来,这位小姐只怕是之前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这位小姐的身体本身就已经……”

    她说想说洛凝霜身体不桢洁了,但转念一想,洛凝霜现在是顶着她洛芷珩的名字活着,若揭露洛凝霜被强/暴过,不仅不能让洛凝霜身陷尴尬和困境,反而会给她洛芷珩自己的名声带来不好的影响。

    洛芷珩暴躁的瞪着洛凝霜,阴森森的道:“差一点被人碰过,还不是一两个人,最少有十几个肮脏的男人接触过她,虽然她的身体里是干净的,但是她的灵魂已经被那些肮脏的男人的灵魂缠住了,我确定,这位姑娘在昏迷之前与一群肮脏的男人接触过,而且那些男人都死了,但他们都死的不甘心,所以他们的灵魂才会不愿意离去,一直纠缠着这位姑娘。”

    “不仅如此,这位姑娘虽然有心疾,但她的昏迷却不是因为心疾,而是因为那些不能够净化的肮脏魂魄在三年下来逐渐强大,形成恶灵,变成恶魔,积聚在她的心里,肮脏了她的心和灵魂,吞噬着她的心,这才让她一直昏迷不醒。倘若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下去,那么有一天,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就不在是她自己了,而是另一个人!”

    洛芷珩故意用很阴森神秘的腔调说话,还一直看着洛凝霜,双眼紧紧的盯着洛凝霜的脸和表情,随着她每一句话的出现,她清楚的看见洛凝霜一开始还惊恐的脸上,出现了龟裂,慌乱,不可置信甚至是真正的惊慌!

    失去记忆?

    哈哈哈!洛凝霜你还真能装真能扯啊!只不过是她几句鬼神论的胡言乱语罢了,就让你吓得变了脸色,就让你惊的露出马脚了吗?这样的你,竟然还敢说失去记忆,太可笑了!不过你不是愿意装失去记忆,愿意装柔弱装有病吗?那你就继续装下去好了,因为她可是很有兴趣要给你治病呢!

    胡言乱语谁不会呢?而且洛芷珩说的还是结合实际的话,半真半假,虚虚实实,反而更逼真,更让洛芷珩这个诡异的巫医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了。

    一屋子的人都面色变换不停,就连穆云诃都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洛芷珩所扮演的巫医,总觉得这个巫医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佟老上前两步打量着洛芷珩,目光带着思量和穆云诃对视一眼。当初洛芷珩被带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身体已经极其虚弱了,那个时候他们都以为洛芷珩会死,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才维持住了洛芷珩的生命,但是她却因此昏迷不醒。

    那时候对外宣布的就是洛芷珩为了国家痛击叛徒,身负重伤以至于心上受损昏迷不醒,可是当初从断崖上将洛芷珩抬回来的时候,洛芷珩确实是倒在了一群肮脏的乞丐男人的死尸之中,这件事情和自由当时的几个人知道,一直是严格保密的,他们确定消息不会外泄。

    而这个巫医说出来的话却让他们震惊和沉思起来,她能说出来这些就已经让他们刮目相看,并且不敢在小看着从未听说过的巫医了。如果巫医真的有能力知道这一切,那么她一定也有能力救洛芷珩!

    “巫医,你说的成为另外一个人,是什么意思?”佟老抓住了关键,他们一样疑惑这句话。

    洛芷珩的话听在其他人二中,那就是着急洛芷珩会不会在有危险,听在洛凝霜的耳中,可就是心惊肉跳了!那意味着真/相和被摧毁。

    洛凝霜忽然跳起来,惊慌失措的抱着头尖叫道:“啊!疼死我了!快点救救我呀!让她出去,让那个老怪物出去!我好痛,云诃,云诃……”

    穆云诃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刚刚伸出了手要去抓住洛凝霜,洛芷珩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挡了一下,将洛凝霜即使‘快要痛死了’还不忘记伸出来求救的手抓在了手中,她看见了洛凝霜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狠,洛芷珩那张鬼脸瞬间便露出笑脸。

    洛凝霜被那个诡异的笑容惊得一哆嗦,剧烈的反抗起来,但因为她这三年的昏迷时千真万确的,身体素质真的已经非常不好了,身体单薄虚弱,比身体易碎的洛芷珩的体制还要差,轻易的就被洛芷珩制服了。

    不想让她说话吗?现在知道害怕了?她会让你一天比一天更加的惊恐不安和焦躁,她要逼得你自己露出马脚,自己走进坟墓。洛凝霜,别着急,只有整天活在不安和心惊胆颤之中,你才能更好的体会当初你带给她的那种痛苦和不安。咱们慢慢玩!

    “她这是恶鬼附身,心理面的那个恶魔又开始和她争夺灵魂了。她现在能醒过来,一定是你们给她服用了什么稀世珍宝,可是这样?”洛芷珩一面控制着洛凝霜,一面郑重的问道。

    佟老等人已经彻底相信洛芷珩了,因为穆云诃不怎么开口,佟老代替回答:“是这样。她兄长前段时间带回来了一颗足有三千年的人参精,给她吃下去之后没几天她真的就醒过来了。她现在可是会有危险?”

    兄长会不会有危险?找到一颗三千年的人参精?!难怪会遭到各种各样的攻击和觊觎了,三千年的人参精,只听这就令人垂涎三尺了。哥哥一路带着那宝贝回来,必定是比想象中的更加凶险万分的!也不知道爹和哥哥究竟要遭受多大的艰辛和磨难才能找到的,那里面是满满的父兄对自己的疼爱和在乎。

    可是那绝世宝贝,竟然给了这个畜生吃!洛芷珩瞬间有种想要让洛凝霜把宝贝吐出来的欲望!

    听说哥哥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哥哥……

    洛芷珩心头烦乱,洛凝霜叫的歇斯底里,洛芷珩手法极其古怪的一掌拍在了洛凝霜的脸上,清脆响亮的声音让洛凝霜一下子就止住了尖叫,众人无不神经一跳。

    洛芷珩极其淡定的道:“我刚刚拍的是她面部直通心里的一个穴位,这个穴位能暂时控制住她心里的恶魔,让她不那么痛苦,你没看,她现在不尖叫了不是吗?”

    你不是装有病吗?那她就混乱医治胡言乱语好了。

    众人连连赞叹巫医果然医术高明,但慕容纤雪却还是眼皮子抖三抖,心说,她刚刚怎么瞧着这狗屁巫医就打了珩儿一下呢?这也叫治病?

    “巫医,可有办法彻底医治她?实不相瞒,她现在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对于我们来说那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她是护国夫人,是神官的爱妻,他们的感情情比金坚,这几年来神官也是费尽心力的守护和照顾她,我们实在是不愿意再看到神官阁下为护国夫人在黯然伤神了。”佟将军也加入了请求的行列。

    佟将军这位铁血军人现在看着床上那洛芷珩的目光几乎可以用温柔怜惜来形容,原因自然是当年洛芷珩从城墙上那一纵跃下的维护和勇敢,让这位铁血军人赞叹又喜爱,更重要的是洛芷珩那一天几乎是他与慕容将军的救命恩人。所以洛芷珩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佟将军人家就都愧疚又伤感。ezLF。

    洛芷珩冰雪聪明,自然明白佟将军对洛芷珩态度的转变是为何。她心里可悲的想,老娘打下的江山,洛凝霜你个践人竟然来捡现成的,你该死该杀!

    “我能做的一定会做,那三千年的人参精你们都给她吃了?”洛芷珩只期待他们只给践人吃了一点,那剩下的就都能留下给爹和哥哥。

    “自然不敢乱用,那东西已经凝成血肉,药力极大,只给她吃了一点点,她就行了。”佟老道。

    洛芷珩满意的点头,阴森森的道:“她能醒过来就是因为小人参精的作用,精气暂时压制住了她心里的恶魔的吞噬,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人参精总有用完的一天,而等到那一天,她就不再是个人,而是个没有人性的畜生禽兽了。”

    洛凝霜低着头,眼底的凶狠与愤怒几乎能杀死人。

    “那怎么办?”奶娘等人着急的问,穆云诃脸色隐隐铁青。

    “我能医治,还能逐渐的让她恢复记忆,不过我医治是需要安静的,一个人都不能留在院子和房间里,等我医治完了就走,你们需要付各位报酬,她这种情况不可能一下子就医治好,每一次请我来医治,你们都要支付我一千斤粮食。”洛芷珩并没有忘记她的子民,先给百姓们要点福利。

    她此话桀骜又不可一世,而她的条件也是让人们面色一变。现在粮食可是比金银之前,旱灾还在持续,粮食金贵着呢。她医治一次就要一千斤,谁知道她会医治几次?一百次可就算一万斤。

    “这个,大概需要医治几次?”佟老问道。

    洛芷珩无法对待真心对自己好的老人狠心,但洛凝霜必须受到惩罚,她也必须要让她的子民能活下去,哪怕是战死,也不能让子民们活活饿死。所以她道:“集体不清楚,不过你们放心,我每一次都会非常尽心的医治的,只要她好了,我就不会继续医治了,你们以为我很闲?”

    “不是不是,我们给我们给,只要您能医治好我们主人。”奶娘连忙开口,她很怕别人因为不愿意给粮食而惹怒了这位看上去很厉害的巫医,她不能让小主人错过这次康复的机会。为了小主人,什么粮食,就是要她的命她也给!

    洛芷珩不忍在看奶娘那张憔悴的脸,她扫视了众人一圈,竟然没有看到那小狐狸,心中奇怪,但也放松了一下,她还担心小狐狸在这会感应到她呢,那样她想做什么反而束手束脚了。

    “你们都出去吧,让和我来的人在院门守着,任何人不论听到了什么都不能进来,否则你们就是不信任我,你们就是给我一万斤粮食我也是不会再给她医治了的。”洛芷珩脾气古怪的道。3474087

    众人连忙退出去,洛凝霜见状惊恐的哭起来,哀求着不让穆云诃也离开。

    穆云诃深深的看了眼冷漠的洛芷珩,再看一眼洛凝霜那张他记忆里都快渐渐模糊的脸,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大步离开。

    砰地一声,房门被彻底紧闭,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一更到,啊哈哈,洛凝霜你的死期到了!今天还有更新,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