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61 窄巷怨情!
    洛芷珩的脊背僵硬了一瞬间,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转身,只因为背后那把声音是她三年以来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只因为背后那把声音是她多少次在痛苦地狱之中挣扎的救命绳索。

    但腰间忽然传来的力气,却让她骤然感觉到了疼痛,那疼痛让她混乱脆弱的神经骤然清明起来。

    疼吗?身体上的疼痛哪里有心理和她经受的痛苦来的多和重?她怎么能因为一时间的脆弱愤怒和心软就忘记了愤怒和仇恨?怎么能就这么不经意的就对穆云诃的态度好起来?

    洛芷珩,你没这么贱!更不准犯贱!

    洛芷珩的脊背挺的笔直,硬生生的显得僵硬,她娇小的依偎在狼王的怀里,几乎是被狼王半抱着提着走的,从背后看,二人形态亲昵,发丝纠缠,甜蜜而不可分割。

    穆云诃冷冽的眸子就骤然覆盖起了一层层漫无天际的冰霜,来的莫名其妙却又格外激烈,他性感薄唇几乎勾起了有史以来最最凌厉的一丝弧度,那重复第二遍的话语犹如千军万马马蹄践踏而过的血腥沉重:“我说,我有话要对你说!”

    洛芷珩本就对穆云诃有意见有怨怼,又因为长期性格骄纵和脆弱,变得格外敏感与坏脾气,如今穆云诃这话在她听来又臭又硬,几乎是强硬的了,听在洛芷珩的耳朵里那就是命令,洛芷珩的逆反心理便爆/发了。

    只是她还未开口,一旁的狼王却已经版拥着她转身,神情冷漠的历时就对上了穆云诃的眸子,只觉得这男人果真好看,便是这一身低调奢华的气度都是常人所不能及的。他微微蹙眉,口吻稍冷:“阁下要和谁说话?”

    对于狼王的明知故问,穆云诃反而是置之不理,冷若冰川的凤眸直逼洛芷珩,偏偏那冰冷的眸子里还有火山一般的气焰,第三次重复了那句话:“我有话要对你说!”

    这算是开了先河了,三年里穆云诃这为数不多的几句话,只怕到此刻有一大半都是对洛芷珩说的了,无论好坏。

    洛芷珩不知道要用怎么样的目光和心情对待穆云诃,那一瞬间,她甚至心脏狂跳,他的神色明显动怒,她太了解穆云诃,甚至可能比穆云诃自己都了解他的,可是穆云诃为什么生气动怒?您JzYI。

    难道他认出来她了吗?

    心头猛地狂跳,洛芷珩目光闪烁,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后定格了一个:若是他真的认出来我了怎么办?承认还是否认?

    “你说要说话就要和你说话吗?你是穆王朝的神官,对于我们而言,你什么也不是。”狼王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看着穆云诃极其不顺眼,尤其是穆云诃能够影响洛芷珩产生极大的情绪波动,他不喜欢穆云诃,甚至隐隐的将穆云诃当作敌人。

    穆云诃不再开口,惜字如金,只沉默而执拗的看着洛芷珩。

    那模样让洛芷珩一阵恍惚,似乎一下子时光就倒退到了几年前,他们刚刚相识那段时间,穆云诃的别扭和执拗,倔强和骄傲,易碎和孤独。那个时候他也总是会用这样执拗的目光和她对视,那个时候,她总是对穆云诃这样的目光提不起狠心来。

    洛芷珩神情恍惚,心口酸涩发软,竟然就脱口而出:“好!”

    狼王没有错过洛芷珩那一个轻如蝉翼的字眼脱口而出的瞬间,穆云诃那张冷冽骇人的容颜瞬间柔和下来的细微变化,便如同寒冬乍然度过,就那么理所当然被春暖花开覆盖住。

    狼王劝着洛芷珩腰身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下意识的不想放手,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总有一股不甘在里面,似乎放手了就是输给穆云诃了。但洛芷珩却淡淡的抬头看着她,她做过修饰和遮盖的眸子里,有层层叠叠遮挡不住的不同寻常的光芒传递而来,是他从未见过的美好,只听她一句轻飘飘类似虚弱的‘放开’,他便如被什么重物狠狠击在胸口一般,疼得他遍体酸软,那只有力的手臂便惊恐的垂下。

    洛芷珩毫无顾忌的和穆云诃来到了巷子里面,安静而潮湿的巷子有几分萧条凄凉。她一身虚脱的依靠着冰冷的墙壁勉强站着,也不看穆云诃轻轻的道:“想说什么?”

    穆云诃看着她的头顶,一身古怪的装扮,看不出一丁点其他的模样。可是不知为何一靠近她,他便有种心都要跳起来的感觉,惊悸而狂乱,第一次是淡淡的惊扰,第二次是淡淡的惊觉,第三次是淡淡的惊慌。

    情绪太复杂,穆云诃却找不到一点线索和源头来证明他究竟是怎么了?他压下了心头烦乱的思绪,冷冷的道:“你为什么要来?”

    洛芷珩心理一紧,却状似无所谓的道:“跟着首领来见天朝皇帝。”

    穆云诃猛地上前一步,气势全开,竟是惊人的沉重凌厉:“我问你为什么要来给阿珩治病?”

    也许是阿珩那两个字刺激到了洛芷珩,时间太久了,她的三年仿佛有三百年那么漫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和疼痛,她熬过来了,也在这漫长的时光里抹掉了耐心和好脾气,也渐渐的有些忘记了曾经的一些亲密和执着的称呼。

    愣愣的停顿了一会,她却忽地抬头,一双诡异的眸子里充满来不及掩藏的盛怒。

    他叫谁阿珩?!他有几个阿珩?!他竟然承认那个践人是阿珩?!!

    愤怒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的吞噬了洛芷珩的理智,她被掩藏的眸子又狠又戾,声音也忽而轻蔑讥讽:“阿珩?倒是个好名字,只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有福气能镇得住这个大福气的名字的!珩,你院子里那个女人,她也配?就不怕这个字气势太大,福气太深,寓意太浓,她镇不住反而被吞噬吗?”

    穆云诃眉头紧锁,骨子里对洛芷珩的那种深入灵魂的情感,让他一点也见不得人这样诅咒和轻蔑洛芷珩,哪怕只是一个名字!就算他如今灵魂已经支离破碎,对洛芷珩的感情也因为灵魂的不完整而找不到感觉,但在灵魂上的就是灵魂上印刻的。所以面前这个女巫的话刺激了他的怒火,他面目甚至扭曲的呵斥道:“住口!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羞辱阿珩!”

    阿珩这两个字对于穆云诃来说,意义不是普通的名字,是穆云诃用生命去爱的。可是穆云诃没有注意到,他会为了阿珩的名字而情绪波动和暴怒,却在家里那洛芷珩的面前甚是冷淡。

    “你又骂我!这算第二次!”洛芷珩的火气委屈和羞辱感一瞬间的涌上来,她几乎是脱口而出,理直气壮的甚至是带着指控的。

    穆云诃愣住了,洛芷珩也愣住了。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微妙。

    洛芷珩垂下眸子,嗓音嘶哑冰冷:“阁下叫我来就为了骂我?”

    失望,再一次铺天盖地而来,洛芷珩在不想着穆云诃能认出她来了。心痛的快要死了,可他就在面前,他还爱着阿珩,却不知道,她就是阿珩。他却将所有在乎和精力全都给了一个冒牌货。他的爱,什么时候这般肤浅和好骗了?

    穆云诃显然还没有从这女巫刚刚的指控中醒过神来,荒诞的感觉再一次来临,刚刚她指控的声音明明陌生,可是怎么那态度和气势,就让他莫名熟悉和惊慌?

    穆云诃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失控太多,他眼角眉梢都冷的彻底:“本官不是为了骂你,你既然来了这里,就要按照这里的规矩办事,不论你想要做什么,只要你不伤害阿珩,本官就不会为难你。虽然本官不知道你为何会自告奋勇的来医治阿珩,但你的医治让阿珩那么痛苦却是事实。所以你最好祈祷你的医治是有效的,而不是什么别有居心,否则……”10863064痛朝然在。

    “否则你怎么样?杀了我?”洛芷珩猛地抬头,声音依然是那个老媪的沙哑,只不过带着一丝丝的冷意与讽刺。

    穆云诃微微侧身不看她的样子,声音好像从地狱传来,洛芷珩听后遍体生寒:“凡是伤害阿珩的人,本官都不会放过!”

    洛芷珩那一刹那,有一种她好不容易从地狱里面爬出来了,却再一次被人狠狠的连踹带打的蹬下了地狱去,所有的痛苦要在经历一次,而这个推她入深渊的,还是她最爱的男人。

    穆云诃似乎能感觉到她身上那丝丝缕缕的悲哀和伤痛,脸色微微惨白,霍然转身,看似优雅的离去,声音也飘渺朦胧起来:“只要你能医治好阿珩,你的要求,甚至你来穆王朝的目的,本官都可以帮你达成,蛮荒首领!”

    洛芷珩如遭雷击,惊愕只是一闪而逝,而自自自嘲和难以言语的痛袭来。他都知道,他竟然一开始就看穿了她的身份是蛮荒首领!

    她悲凉的想,为何你能看出来我是蛮荒首领,却看不穿我才是你的阿珩?穆云诃,云诃,你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你就是感觉不到,我回来了?

    抱歉了,今天更新晚了,画纱回来晚了,而且今天累了一天,就先一更,画纱明天给补今天的更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