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62 还是在乎她!他的执念,遗留千年!

悍妇,本王饿了! 462 还是在乎她!他的执念,遗留千年!

    洛芷珩没想到,因为自己报复而去给洛凝霜治病这件事情,穆王朝对待她的态度迅速的转变起来,第二天皇帝就宣召了她觐见,并且是与朝臣共同觐见,这绝对算得上是一种认同了。

    熊王有些兴奋的说:“他们咋突然转变了态度?难道是良心发现?还是他们想要主动的给咱们粮食?”

    狼王重重地冷哼一声,扫了洛芷珩一眼,他最清楚,这件事情只怕也是因为洛芷珩昨天的举动,他说了一句让熊王摸不着头脑的话:“没想到他们还很重视那个女人。”

    洛芷珩没骨头似的躺在床上,闻言面具下的红唇书轻挑起来,不知道是凄凉还是讽刺的味道。

    “狼王随我去觐见吧。”她身穿颜色亮丽炫目的七彩华服,头戴宝石羽冠,玉足穿着只能遮挡住脚趾的鎏金线红色绣鞋,将她那露出来大半部分的玉足衬托的越发白希诱人。

    天朝的女子还是很矜持的,穿着打扮不会这么开放,所以洛芷珩的这种穿着打扮,在人们看来是暴露,也是一种绝对刺激感官的挑/逗。

    以至于洛芷珩衣袂飘飘婀娜多姿的出现在大殿之中的时候,四周的群臣响起了低低的抽气和惊叹声。那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就带上了打量和深意。

    穆云诃知道她进来,下意识的克制自己不愿意看她,但周围的声音实在刺耳,他们的目光也太过于直白炙热,穆云诃下意识的转身,看到洛芷珩的打扮,目光嗖地变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上前一步,低沉的声音从喉咙迸发:“哼!”

    穆云诃在穆王朝的地位如今正处于一个相对尴尬的位置,他是占卜神官,天下皆知,所有人都希望得到他,都希望他能够成为自己国家的守护神。但是如今的穆云诃,不仅失去了所有能力,就连生命都是残缺的,他的灵魂破碎的部分不能修复,他就永远只能是一个普通人,而一个普通人,却又有一个令人忌惮的身份,这就有点显得不伦不类了,他又三年沉默不语,所以人们就有些轻慢和疏忽他。

    虽然表面上对他是恭敬有加的,但背地里对他的议论却只增不减。而穆云诃对于这些都是之情的,只不过却不能在他的心里嫌弃一点波澜,如今,就算是面对那个他记忆中自己深深爱着的女人,他守护了三年,唯一的感觉只是日渐的淡薄了对那昏迷不醒的女人的爱。

    穆云诃甚至觉得自己太可怕了,明明记忆里的自己是那么深爱洛芷珩的,却在这三年以来,没有心痛,只有越来越找不到爱的感觉。有时候想想,他都觉得自己感情薄凉,没有人性。对待自己深爱的女人,怎么能因为她昏睡三年,他就不爱她了呢?

    可是穆云诃就算是用脚指头想,想破大天去,他也绝对想不到,那个他守护了三年的女子,竟然不是他深爱的那个人!不是他不爱了,只是他的感情只忠诚于洛芷珩这个人,那个人不是洛芷珩,他便无爱。1dEj1。

    他被困在了一个局里,他却全然不知,只能一天比一天的放纵自己。

    而如今,竟然是一个陌生的首领,从第一次进入视线开始,便能在他的心里嫌弃接二连三的不知名的感觉,他这一声重哼里充满了警告和阴冷,是他自己都震惊了的霸道。

    大臣们猛地听到这一声威严的冷哼,都是一惊,待纷纷转过头来,见是穆云诃正瞪着一双阴冷的凤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不由得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纷纷低下头颅,暗暗心惊,这沉默三年,也如活死人的神官,怎么突然就活过来了?

    洛芷珩面对穆云诃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冷漠,她不知道穆云诃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消息不全,只知道穆云诃灵魂残缺,一样的,就算她用脚指头去想,也绝对想不到穆云诃丢了如何去爱的那一部分灵魂,一个灵魂上支离破碎的人,还活着,只能说他实在是运气太好。

    可洛芷珩已经对穆云诃有了怨恨,今日的她在不会心软一点,她不仅要报复洛凝霜,还要虐/待穆云诃!

    她绝不会主动告诉穆云诃她就是洛芷珩,更不会主动在对穆云诃示好一点!

    她要折磨穆云诃,她要看看穆云诃究竟有多爱洛凝霜那一张曾经和她相同的脸,她要让穆云诃在以后知道真/相的时候追悔莫及!而且,她也要看看穆云诃究竟要用多少时间才能知道,她是谁!

    穆云诃,游戏开始了,我在你身边布下了密密麻麻的陷阱和巨网,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在这张网里,你就等着被我搓圆捏扁吧!!

    人都说爱之深恨之切,洛芷珩充分将这份爱很发扬光大,玩起人来更加的毫不手软。她面无表情的走到穆云诃身边,似乎穆云诃完全不能进入她的视线,她气质冷艳高贵,任何人不能亵渎的神圣。

    穆云诃却冷冷的看着她的样子,从头到脚,她越是靠近,他的目光便越冷,身体的气场边越发的凛冽,那目光几乎能将洛芷珩从头到脚射/出几个大窟窿,不满越浓他薄唇越是紧抿,可洛芷珩就好象完全没看见他一般,径直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那一瞬间,穆云诃心脏紧缩。

    下意识的伸出手,却又硬生生的挺住在了身侧,穆云诃垂眸,狭长凤眸之中闪过不知名的黯然和落寞。他,为什么想要抓住她?

    就在他瞬间落寞的刹那,狼王的惊呼响起,穆云诃猛地抬头,只见走的好好的洛芷珩忽然身子软软的向一旁歪去,她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就那么柔软脆弱的倒下去,好像只这一下摔倒,就能让她粉身碎骨一般的恐怖。让人的心都跟着紧缩成团,酸疼惊骇起来。

    穆云诃完全不受大脑控制的上前将她栽倒的身体拉进怀中,入手的是她几乎没有骨头的手臂,纤细,柔软。穆云诃却捏的心惊胆颤,似乎这只手臂他只需要用力一点,就能将她捏碎一般。他惊得一点不敢用力,抱着她的身体狼狈的后退两步才算站稳。

    “摔到哪里?”急切的口吻责备的语气,仿佛一瞬间就回到了三年前,穆云诃还是那个会撒娇会耍赖,爱她宠她的那个人。

    洛芷珩心口翻腾,但脸上却泛起层层叠叠妩媚的笑,面具遮挡着看不见她的容颜,但嘴角和那双殷红眼眸里的笑意明显。她就像不知道礼仪廉耻为何物一般,就那么心安理得的依偎在他怀里,理所当然的享受他的呵护,扬起头,声音又软又娇娆:“没摔到呀……”

    她长长软软的尾音让穆云诃放下心来,可旋即她便闷哼着道:“但是哪里都疼。”

    穆云诃万年不变的神色便骤然一变,声音低沉:“哪里都疼?”

    洛芷珩点头,委委屈屈的靠近他,秀气的小下巴几乎是贴在了穆云诃的胸膛上,他偏巧低着头,无形的迁就着她的动作,二人看上去姿态亲密暧昧,只听她带着哭腔的道:“真的哪里都疼,就连心都是疼得。”

    她真真假假的说疼,穆云诃竟然就没了分辨能力,也不问她是不是真的疼,心里就一个想法,她说疼,便是疼!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穆云诃竟然将她横抱起来,转身大步朝着殿堂外面走去,一路走过,两旁大臣的眼珠子几乎瞪出来了,震惊又不可置信的看着穆云诃好像看见怪物。

    他不仅说话了,还说了很多,他不仅有情绪了,还情绪汹涌,他不仅碰女人了,还不忌讳的抱着那个女人一路招摇而过!

    他真的是穆云诃吗?那个三年来就算站在那里也只会让人觉得是尊华美雕塑的穆云诃?他不是只要洛芷珩吗?他不是守护了洛芷珩三年?为何却在洛芷珩醒来之后沾染其他女人?他不是对洛芷珩情深似海吗?那今天这是闹哪样?

    大殿之上的皇帝目光暗沉,表情阴霾。今儿这俩人可都是完全不给他面子的,那蛮荒女首领敢当着大臣们的面甩袖子走人,今儿穆云诃更厉害,连一句话也没有,抱着那女人就走了。这究竟是怎么了?要天下大乱了吗?

    佟老慕容老将军面色都十分难看,他们是绝对拥护热爱洛芷珩那一号人,如今洛芷珩都醒了,穆云诃反而这么诡异的和其他女子勾/三搭四,要是让洛芷珩知道了,就她那脾气还不宰了穆云诃?

    洛芷珩的第一次正规觐见就这样不了了之,她此刻在穆云诃的怀里,失去了三年的怀抱,骤然再度触摸,她百感交集,只是经过昨日的失望,她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她不会退让,对于穆云诃,她更加不会!

    本来只是想要刺激和报复一下穆云诃的,但是穆云诃今天的反应让洛芷珩很惊喜和惊讶,她没有想到会有意外之喜,竟然试探出来了穆云诃对她的特别之处,甚至这完全不能算得上是特别,而是曾经穆云诃对待他的那种感觉!

    这代表什么?这说明了什么?

    下意识的举动才算习惯和心理正真的意念啊!

    难道穆云诃现在认不出来她,却还是能够不由自主的用他们所习惯的方法行为来对待她?那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穆云诃虽然不认识她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是熟悉她的?就算她现在变了容颜,转换了身份,就连声音都不一样了,但是她的灵魂还是洛芷珩,穆云诃的灵魂便会不由自主的亲近她?

    这个想法匪夷所思,却让洛芷珩心脏快速狂跳了起来。她脑子乱糟糟的,一时想了许多,却又一时什么也想不明白。

    她下意识的抱紧了穆云诃,在他怀里就算是颠簸都那样熟悉,她不可抑制的狂喜着,也不能克制的伤痛着。

    穆云诃下巴绷得紧紧的,全身的肌肉都几乎绷紧了,可见他的紧张,那双拖着她的手臂却不敢用力一点,感觉到她忽然抱紧了自己的脖子,穆云诃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下意识的脚步加快,声音也已经传来:“坚持一下,我们去太医院。”

    抱她在怀里,穆云诃甚至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滋味了,这副身体他抱住了便不想放开了,心口那块又疼又闷,混乱的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到了太医院,穆云诃那张冷的让人毛骨悚然的脸就足够太医们心惊胆颤的了,他只说了一句:“她全身都疼,让她不疼!”

    太医们差点没集体撞墙去自杀,穆云诃气场强大,三年的隐形人一般的活着,忽然这么强势,简直令人吃不消。穆云诃的话是命令和强迫性的,他虽然没有说一定要治好,不然就要你们全部陪葬这样的话,但他的姿态和目光已经说明白了,治不好她,你们也别想活!

    太医院首席连忙带着一群元老太医逐一给洛芷珩诊脉,一个比一个心惊,一个比一个脸色惨白,一个比一个活见鬼的表情。

    洛芷珩还赖在穆云诃怀里不下来,就那么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他因为害怕真的捏碎了洛芷珩而不敢用力,虽然也尴尬,但依然四平八稳的坐在那,抱孩子似的将她横放在腿上,一手护着她后腰,一手抱着她双腿,那双眼冷冷的刀子似的看着那群脸色难看的太医,他的脸色也跟着更加难看起来。

    一群太医再一次有了集体自杀的冲动,这什么脉搏啊?这女人完全就没有脉搏啊!

    没有脉搏的人是什么人?那是死人啊!可是眼前这女人明明是个喘气的吧?这可真是活见鬼了!

    太医们吓得也快没了心跳,可洛芷珩还慵懒的粘着穆云诃,她做的并不明显,只是却也坦坦荡荡,好不容易发现了穆云诃对自己还是在乎的,是不能抗拒的,洛芷珩心理面美滋滋的,虽然还是不愿意说出来自己就是洛芷珩,但她已经有了另一个办法来收拾洛凝霜,还能顺便的收拾穆云诃。

    “究竟怎么回事?说!”穆云诃声沉丹田,一声低喝,震得太医院里外三层集体静默。

    院首还算沉着,只是看着洛芷珩的目光还有惊悸,斟酌的道:“这位姑娘便是蛮荒来的首领吧?根据臣等的初步诊治,这位姑娘……本已是已死之人!”

    穆云诃那双凤眸猛地瞪大,表情已经惊骇的如同要嫌弃狂风骤雨:“你说什么!”

    洛芷珩此刻也已经回神,闻言倒是赞赏的看了眼那院首,她本就因为蛮荒秘术给弄得一身艳骨,妩媚勾魂之态只在不经意之间流露,便能叫人神魂颠倒。纵然那张脸不能被人窥见,但距离近了,那双眼却足够将人的灵魂都吸扯进去,魂都没了。

    院首度七老八十了,猛地瞧见那妩媚妖娆的眸子眼神,都不禁一颗衰老的心噗噗狂跳。红着老脸颤巍巍的道:“神官明鉴,在下等人实在无能,首领明明活着,但咱们确实摸不到首领的脉搏,这是死人之兆,臣等却似不敢妄言!”

    穆云诃又惊又怒,三年来他没有波澜的好像个死人,但此刻他确实动怒了的。抱着洛芷珩猛地站起来一脚踹翻了一旁的椅子,怒吼震天响:“胡言乱语!”

    众人惊骇的连忙匍匐跪地齐声道:“臣等罪该万死。”

    洛芷珩看得有趣,竟然不解释也不阻拦,一双妖娆的眸子似笑非笑的打量穆云诃几乎扭曲的侧脸,眼底的惷光和笑意却是毫不打折的十足。

    她的高兴是溢于言表的,还能有什么能比发现自己最爱的男人在意自己更让人快乐的呢?虽然穆云诃现在不认识她,但是也不完全怪他呀,狸猫换太子这样的事情谁能轻易想到?更何况他们两个还有相同的一张脸?既然想不到,那便是有所感应,也不会往那里去想吧?

    穆云诃火冒三丈,情绪来的莫名其妙且波/涛汹涌,惊恐一下一下的袭来,可他还是感觉到了怀里女人的好心情,猛地低头,他那双阴霾狠戾的眸子便撞进了洛芷珩含笑的漂亮瞳子,穆云诃愣了一下,聪明的脑子想过了一种可能,话便脱口而出:“你骗我?”

    洛芷珩委屈嘟嘴,妖娆妩媚的风情:“哪里骗你了?我确实哪里都疼啊。”

    没有你的那些个日夜里,她疼得不能自已的时候,一遍遍的喊着你的名字‘云诃,云诃救救我’,可是那个时候她只有孤独的自己,云诃,你可知道她是真的疼的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她自来天不怕地不怕,但如今,她最怕痛!哪怕是一丁点她也受不了。

    穆云诃将她强行的放在地上,一把拽过了她的手腕,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把脉他还是会的,可是他的面色也开始沉重,他快速的换了另一只手,依然是没有脉搏的跳动。穆云诃的脸色不可控制的一寸寸的苍白下来。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洛芷珩:“为什么没有脉搏?”

    芷去天这芷。洛芷珩无所谓的笑道:“哪里能没有脉搏呢?那样我不就真的是个死人了吗?不过,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瑞麟!”他饱含怒气,第一次叫她这个身份的名字。

    洛芷珩咯咯的娇笑,身子软的似柳条迎风摆动,风情万种的捏着他的衣襟,暧昧的道:“想知道呀,那你亲我一下,我便告诉你。”

    穆云诃面色一变,也跟着猛地清醒起来,醒悟过来的自己,他好像都不认识了,刚刚他都做了什么?抱着一个女人,生气发怒惊恐?现在还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穆云诃被自己诡异的行为吓到了,僵硬的将洛芷珩葱白一样的手指拿下来,声音冷硬的道:“本官没兴趣知道。”

    看着他脚步不稳的向外走去,洛芷珩却有种穆云诃要逃跑的意思,她一笑,忽而正经的扬声道:“穆云诃,在你心里,你爱的究竟是洛芷珩那张脸,还是她这个人?”

    这个问题来的突兀而又奇怪,洛芷珩的脸和她的人是一起的啊,他爱的,自然是一起的洛芷珩,不然还能称之为洛芷珩吗?

    在穆云诃看来这个问题极其无聊和没脑子,但他还是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那斜倚在柱子上看着他的女人,他似乎在她的身上看到了郑重,那强烈的气息感染了穆云诃,穆云诃不由得蹙眉,也沉声道:“你知不知道我不是我?”

    洛芷珩一愣,唰地站直了身子,一瞬不瞬的看着穆云诃,他什么意思?

    穆云诃却忽而似是笑了一下,只觉得漫天霞光都不如他这一笑绚烂美丽:“三年前穆云诃就已经死了,我,不过是穆云诃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抹灵魂残念!”

    洛芷珩攥紧了手,呼吸渐渐紊乱,死死地盯着穆云诃看,只见穆云诃勾唇又是一笑,疏离美好,那幽冷的声音绵绵传来,最狠最重的击碎了洛芷珩最后一丝对他的怨恨:“也就是说,我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我是穆云诃,却也不是穆云诃。穆云诃有七情六欲,我没有。我还活着,只是因为守护,因为穆云诃的执念。我不知道他的执念究竟是什么,但他残留的记忆里面,洛芷珩是最后也是最深刻的唯一一个,所以我守护着洛芷珩。”

    “你问我爱的是洛芷珩的脸还是人,我无法回答你,因为我本身是没有爱也不会爱的。也许之前我还不明白,但洛芷珩醒了,我才发现,对洛芷珩有那么深刻爱的穆云诃的记忆,也不能让我对洛芷珩有什么情爱的感觉。可是她是洛芷珩,是穆云诃最爱的女人。因为洛芷珩还活着,所以穆云诃的灵魂残念还活着。换句话说,如果这个世上洛芷珩不在了,那么穆云诃也会随之彻底消失。”

    那一刻,洛芷珩的脑子里被那些话炸得一片空白。她疼的全身都开始抽搐,心疼得几乎缩在了一起,跌跌撞撞的撞在了柱子上,眼前一片片苍茫和黑暗。

    这些话,这些事,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如今骤然听到窥见,只觉得无限荒凉和恐惧。她都的云诃明明就站在她面前,却告诉她,他已经死了,可是他明明还活着啊,那么鲜活的就站在她面前不是吗?

    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穆云诃活在这世上的不过是一缕残魂,穆云诃是占卜神官,让他的灵魂留下一点活在世上,是能做到的。可是他却不在了吗?在她那么怨恨,在她还不知道的时候,他就已经永远离开她了?

    洛芷珩还活着,所以穆云诃的执念还在。如果洛芷珩不在了,穆云诃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点痕迹也都没有了?

    怪不得他不来找我,怪不得他不认识我,怪不得他不知道我回来了。只要她还活着,不管她在哪里,穆云诃都还能存在于世?

    洛芷珩好像膨胀到了极致,还来不及控制,便被人一下子扎漏了,砰地一声炸得她四分五裂。

    穆云诃站在洛芷珩对面,微微浅笑,猛地垂下眸子,疑惑的看着心口的地方,那里正微微的疼着,很奇怪的感觉。他伸手按住,猛地惊醒看向洛芷珩,他怎么会和一个见面不过几次的人说出这些?他们还是陌生人不是吗?

    可是奇怪的是,他说出来了,却并不后悔。至于其他人知道了这些会怎么样,他并不在意。

    看见洛芷珩面色惨白,周身都是浓浓的凄凉和哀伤,穆云诃觉得压抑得喘不过气来,脑子里猛地想起来她没有脉搏的事情,慌乱在脸上一闪而逝,他想走过来,却最终只是转身离开。他说的已经太多了,但陌生人就是陌生人,他不能接触太多,这个女人太危险,已经严重的影响他的情绪。

    洛芷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驿站的,只是回来之后她连续发烧了两天,浑浑噩噩的一直醒不过来,口中断断续续的念叨着什么,眼泪就没有断过,后来她睡着了,才没有在流泪。

    她那么强烈的哀伤着,似乎周围都被伤痛绝望包裹,谁也不能进入她安慰她。

    狼王几次想要伸手将她脸上的面具拿下来,想要看看她的真面目,擦干她滚落在面具之中的泪水,只是那只手提起又落,终究是无力的垂下。

    昏暗灯光下,那张金色的面具,阻隔了最真实的洛芷珩,将她彻底遗落在黑暗孤独之中。

    也许还有他固执的执念在飘荡轮回,寻找她,陪伴她,只是没有人能听见他遗留在尘埃里绝望的呼唤。洛芷珩睡梦里,终于清晰了三年前满目疮痍的城门前,他满身鲜血倒在尸体之中对她最后的呼唤!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会是她和穆云诃的永别……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画纱说一点啊,这段的剧情主要是男女主的爱情和戏码,收拾践人算是次要的,重点在于不论怎么样云诃都会爱上阿珩,只爱阿珩,画纱在努力的写,宝们看了之后请淡定,因为画纱之前情绪非常不稳定,这文该怎么写该何时收尾我心里有数,宝贝们也静下心来且看画纱如何扭转局面便可。还有,我儿子穆云诃不是败类,他是最纯净的忠犬君,想让他活过来吗?狠狠的砸推荐票,砸留言,砸月票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