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63 抗拒她!北松归来!(补昨天正更)

悍妇,本王饿了! 463 抗拒她!北松归来!(补昨天正更)

    我只是穆云诃残留的执念,穆云诃已死,我不会爱也不懂爱。当洛芷珩不在了,我也就彻底消失在这天地间了。

    洛芷珩昏昏沉沉的在床上,脑子里反反复复的是穆云诃那天说过的话,是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画面,她疼得冷气频频,呻/吟渐渐从小到大,最后是尖锐的嘶吼:“云诃!”

    房门猛地被推开,狼王等人冲了进来,妖娘小心的拥住洛芷珩,细心的擦拭她脸上流下来和脖子上的汗:“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洛芷珩恍惚的看着周遭的一切,呢喃道:“不会爱吗?怎么可以!我的云诃,我一定会让你再一次爱上我,哪怕只是你的一抹执念,一缕残魂,那也只能印上最爱我洛芷珩的痕迹!”1dEj1。

    “主人说什么?”妖娘坐的那么近都没听清,狼王和熊王更加是一脸官司。

    洛芷珩又忽然倒下,这一次却是睡着了。

    妖娘等人脸色凝重:“这是怎么了呀?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这么半死不活的?究竟是谁惹的她这般伤心?”

    “是不是?”熊王也是火冒三丈,主人这么遭罪他也跟着起了一嘴的泡,猛地抓着狼王的衣领怒吼:“一定是你惹的主人!你从来就看不上主人,你这个混蛋,她一心一意的为我们蛮荒争取福利,她甚至把自己的存食都拿出来给那些吃不上饭的子民吃。你眼睛瞎了吗?你看不到吗?你干啥总是针对她!”

    狼王目光阴霾的看了洛芷珩一眼,而后用力推开了熊王大步离开。

    “你他娘的做贼心虚!你给老子站住,老子要宰了你。”熊王暴跳如雷的怒吼,被妖娘扯着才没有冲出去和狼王决一死战。

    妖娘气得狠狠的踹了几脚熊王弹性十足的屁/股,一脸春意的道:“叫唤什么,吵到主人了你。没看那狼王脸色不对吗?不是他惹怒主人,主人现在病着可没人能护住你,你要是惹怒狼王,当心他将你活撕了。”

    熊王不服的嚷嚷道:“能咋地?老子怕他啊!”

    “你是不怕他,但是他能将你打死,别看他和主人不对付,可是他心里是忌惮主人的。现在主人这样护不住你,他要是真的发狠废了你,主人醒来又是一阵火气,你这是给主人报仇?我看你是给主人添堵找麻烦呢!”妖娘拎着他的大耳朵娇喝道。

    熊王蔫蔫的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

    狼王一身杀气的来到了神官府邸,连通报都没有的就冲了进去,被人围住最后惊动了穆云诃。

    狼王见到穆云诃,真的如同狼见到了仇敌一般,眼睛都是绿的,满身青筋暴跳的冲了过去。

    现在的穆云诃就是个普通人,狼王这样的能轻易的灭了他。但穆云诃身边却有高手潜藏,于世狼王不能接近穆云诃,反而被那群高手纠缠的暂时不能脱身。

    “你来做什么?”穆云诃依然是惜字如金,这话是佟老问的。

    狼王一脚踹飞了一个高手,阴沉着俊脸质问穆云诃:“你对她说了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

    穆云诃皱眉,眼底划过一丝不安和烦躁。他知道那个她就是蛮荒女首领。她答应了来医治洛芷珩,去两天没有出现,他便不可抑制的会有担忧的心情出现,可是他并没有主动去接触她。

    那天离开她的样子很不对劲,好像一瞬间就心灰意冷了一般,他此刻想起来还会有种无言的难过。他以为不接触她就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但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只不过是她身边的人来,他的情绪就再一次的受到了波动。

    他难得的开了尊口,冷漠至极:“她怎么了?”

    “你少在那装好人!你会不知道她怎么了?那天你带着她离开,那群人拦着我,我没有及时跟上,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跌坐在那里,神情恍惚。你还敢说你没有对她做什么?我告诉,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狼王阴狠的怒吼。

    穆云诃幽深的瞳孔微微收缩,下意识的想问出她怎么了,但狼王却已经离开了。

    狼王闹腾了一出,火气出来了便知道自己今天只怕是闯祸了,会给洛芷珩惹麻烦,所以他收敛了情绪立刻离开,不然他怕自己真的会不受控制的杀了穆云诃。只不反洛只。

    狼王却不知道他只不过是来闹腾一下,却在神官府邸掀起了轩然大/波。

    佟老为此找穆云诃谈话,很委婉的说不可以做让洛芷珩不高兴的事情,毕竟洛芷珩现在才好,也不要接触那个看上去很神秘的女首领,毕竟那女首领来是有目的的。

    奶娘也是这话,奶娘绝对维护她的小主人,她一天天的也能看出来穆云诃对洛芷珩似乎不在那么上心了,奶娘也怕时间真的就将他和洛芷珩之间的感情磨灭。所以现在对穆云诃有种高级警戒的状态,杜绝一切接近穆云诃的女人。

    所有人都几乎是一面倒的向着洛芷珩,抗拒那蛮荒女首领。因为女首领让沉默三年哦穆云诃变得不一样,在他们看来那女首领就非常危险。

    穆云诃面无表情一个字都欠奉。刚巧下人来说洛芷珩醒了要见他,他便借机逃离了这群人的轮番轰炸,但面对如今的洛芷珩,穆云诃却更觉得很有压力。

    洛凝霜那天被洛芷珩整的也确实很惨,舌头被老鼠咬破了,至今说话还有点不清楚,神情憔悴,一看见穆云诃她便眼含泪水的道:“云诃。”

    穆云诃在她床前负手而立,深情比对别人柔和了一些,他看着这张残留的记忆里最最深刻的容颜,怎么也无法做到真的狠心,却也做不到记忆里穆云诃对洛芷珩那样亲密疼爱。

    “可感觉好些了?”

    “好点了,只是还很疼。”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可怜,洛凝霜采取了她之前的柔弱状态,不过总是用一种报喜不报忧的语调来说话,她是为了让人更同情怜悯她。但她却也知道要不露破绽,就要模仿洛芷珩,所以她现在说话和动作都在刻意的模仿洛芷珩。她能从那群人的眼中看到怜惜和期待。

    洛凝霜心里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了,她没想到自己会昏睡三年,心脏现在还隐隐作用的,她暗恨洛芷珩当年那一刀太狠了,但她却更得意,看吧,到底是争不过她的吧?最后的胜利不还是她的吗?她才是笑到最后的赢家!洛芷珩的一切,男人,财富,地位,宠爱,所有人的关注,如今都属于她了。

    最主要的是三年之后她醒过来,大难不死,又知道穆云诃守护了自己三年,她便理所当然的将穆云诃的这份守护当作是对她洛凝霜的守护。她心里狂喜得意,也感到遗憾,要是这些都能被洛芷珩看到就好了。不过不可能了,因为洛芷珩已经死了。

    听下人说佟老他们当时因为自己昏迷了,还将洛芷珩的那个什么人类宠物而收拾了一顿,不过后来那个叫洛耳朵的家伙似乎也快要死了,在后来洛耳朵就真的没了气息。就被他们给埋葬了。

    洛凝霜现在终于知道那洛耳朵好像就等于是证明洛芷珩还活着的一个证据一般,知道了洛耳朵的存在就能感应到洛芷珩。洛凝霜吓坏了,而后就是庆幸不已,这个洛耳朵死了,就证明洛芷珩真的死了。那以后她掌控洛芷珩留下的所有东西也都指日可待。

    穆云诃被她炙热的目光看得微微不自在,不着恨意的退后一步道:“会慢慢好起来的。”

    他的思绪却忽然想到了洛芷珩,也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两天没有来?

    洛凝霜见穆云诃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心里就是一惊,做贼心虚就是这样,一点风吹草动的就会让她惊慌半晌,就怕露馅。

    “你不开心吗?”洛凝霜小心的问。

    穆云诃却仿若没有听到,脑子里想的却是洛芷珩的一举一动,只不过见面四次,接触也不算多,他却能将她的每一次细微的动作和话语都记住,他们的每一次见面的场面似乎都不对,他们也每一次都是带着火药味的。

    洛凝霜面色难看,她本就惧怕穆云诃,又因为后来爱上了穆云诃而一心于他,尽管现在穆云诃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他身份地位财贸都有了,洛凝霜是非常满意的。她现在就想要抓住穆云诃的心,让穆云诃爱上她,忘记洛芷珩。从而让她彻底取代洛芷珩。

    她小心的抓住穆云诃的手,哪知道穆云诃却在那一刻有如触电一般的挥开了她的手,一脸阴沉的看着她。

    洛凝霜被那冰冷的目光看得心惊胆颤,捂着手哽咽道:“云诃你怎么了?”

    穆云诃微微蹙眉,烦躁的看着她,刚才那一瞬间,他震惊的发现,他不喜欢洛芷珩的触碰!

    这个发现让穆云诃有种被撕裂的感觉,心理面的负罪感再一次出现,他一遍遍的质问自己模拟怎么可以不喜欢她的触碰?你怎么可以抗拒阿珩?她是你的阿珩,你怎么能那样对她?去抱抱她,去亲亲她,去安慰她,那是你的阿珩!

    穆云诃努力的往前走一步,是想要抱抱她的,但他就是这么也做不到,垂在身侧的手到底是背在了身后,他放缓了声音:“没事吧?抱歉,我刚刚在想事情,没注意到。”

    洛凝霜心里惊怒,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装作温柔的委屈道:“我知道,我不怪你。云诃,你能抱抱我吗?虽然我不记得我们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我就是觉得你对我很重要,我看见你就会觉得好安心,好开心。云诃,你抱抱我好不好?”

    对于穆云诃深爱的女人提出的要求,他似乎没有理由去拒绝。但穆云诃的脸色却越来越冷,别人也许看不出来,洛凝霜就看不出来。

    他缓缓俯下/身去,动作很缓慢,洛凝霜满眼期待和雀跃,穆云诃却微微垂下眼眸,刚刚伸出的手却被外面的一声喜悦的惊呼打断:“表少爷回来了?!”

    穆云诃自己都没发现那一刻他好像解脱了一般,猛地收回手站起来,速度快的洛凝霜的脸都绿了。而更让洛凝霜脸色发绿的是那一声惊呼。那分明就是洛芷珩奶娘的声音,奶娘口中的表少爷,不是夏北松还能是谁?

    洛凝霜也顾不得穆云诃的态度了,她只震惊于夏北松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她曾经是心仪与夏北松的,但其中最大的目的只不过是不想让洛芷珩幸福,所以破坏罢了。她设计洛芷珩嫁给了活不长久的穆云诃,可是洛芷珩后来太幸福了,她嫉妒的发疯,一直也盯着穆云诃,就忘记了还有一个夏北松。

    在她快要成大事的时候,这个夏北松回来了,洛凝霜觉得他很碍事,又担忧夏北松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一时之间非常忐忑。不过洛凝霜脑子里立刻闪过一丝疑惑,她娘是银月国的皇女,是逃出来的,又哪里来的兄弟啊?如果没有兄弟那她这个表哥又是哪里来的?难道和她娘一起逃出来的还有什么兄弟?洛凝霜现在就想要是能将这个表哥处理掉就好了。

    夏北松大步流星的走进来,一身铠甲满身风霜,曾经如玉的容颜如今已经成熟且充满了男子汉的魄力和魅力,褪去稚嫩更显英武。他进来就直扑向洛芷珩,见到她的那一瞬间这个魁梧的男人却不禁红了眼眶,一把将她抱进怀中:“阿珩,你终于醒了,我回来晚了,阿珩让你受苦了。”

    洛凝霜在那一瞬间的感觉是快意,她又想,要是洛芷珩活着该有多好?看啊,曾经对洛芷珩千依百顺的表哥,如今正抱着她温柔小意!但下一刻洛凝霜就看向穆云诃,她很怕穆云诃会生气而迁怒她,只是此刻的穆云诃已经转过身去,她微微失望,继而演戏:“你放开我,你是谁?”

    夏北松惊怒心痛的看着她,眼泪几乎落下,还未开口,却听门外再一次响起了奶娘的声音:“主子爷,蛮荒女首领来访!”

    这章补昨天的正更七千字中的四千字哈,今天更新完毕,加更明天开始继续写,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们用各种砸吧,把云诃给砸回来,砸活过来,把小狐狸给砸的诈尸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