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64 一巴掌!我要你再一次爱上我!
    奶娘这一声打断了房间里混乱的情绪气氛,却也惊起了房间里三个人的三种情绪。

    穆云诃冷漠的俊脸在听到女首领来访的刹那,不由自主的有类似惊喜的表情闪过,但也只是那一瞬间。那天告诉了洛芷珩那些关于穆云诃的秘密,穆云诃就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要将这件事情告诉那女首领?她对于自己来说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

    洛芷珩才是他应该最爱的人,但他依赖着穆云诃这最后一缕残破的意志魂魄,守护了洛芷珩三年,洛芷珩醒来了他却没有告诉给她这个秘密,偏偏就在那样不设防被的情况下说给了蛮荒女首领听,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虽然他现在的能力完全丧失,虽然他现在只是穆云诃的一丝丝执念形成的柔体,但他却还是有穆云诃的思想的,最起码他不是白痴,可是在他的思想中,从三年前他醒过来,便没有过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的意念,包括洛芷珩!

    那天,真的是他大意了,还是一时迷失?又或者是女首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危险了?以至于让他失去分寸?

    穆云诃想不明白,就更加的不愿意去想女首领,因为那个女人能混乱他的心。

    而洛凝霜在听到蛮荒女首领的时候,脸色就变了。她想到了那个蛮荒来的女巫给她治病的恶魔,虽然来的不是那个人,但他们都是来自于蛮荒的,在洛凝霜看来,这个时候女巫没有来,蛮荒首领来了也是一样的。

    她以为自己能够躲过一关了,可以不用再爱面对那个女疯子了,哪里想到竟然还是无法逃脱吗?

    一想到那老鼠被强行的塞进了她的嘴巴里,恶心,屈辱,惊恐,毛骨悚然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所有的坏情绪和惊恐让她 看上去脸色极其苍白和慌乱。她下意识的尖叫出来:“不要让她进来!云诃求你了,让一切蛮荒的人都离开。”

    穆云诃对于洛凝霜的要求毫无感觉,但心理面却不愿意忽略洛芷珩,他不想违背穆云诃留下的意志里那深爱洛芷珩的感觉,便转过身来声音也缓和了:“你不要胡闹,那人能医治你的病,你应该快一点好起来,这样才能对得起我们的感情。你忘记了一切,难道你就不想快一点想起来我吗?”

    洛凝霜恨死了那个诡异的女巫,眼底几乎疯狂,但偏偏她的脸上却白莲花似的表情,单纯无辜可怜惊恐,她爬到了床边,企图抓到穆云诃的手,穆云诃虽然没有动作,被她抓住了手,但他的神色却已经充满冷漠。

    “不要,我会好起来的。只有你能医治我。你不是我最爱的人吗?他们都说我们两个生死与共,你守护我不离不弃,那你就用你的真心唤醒我的记忆啊,我不需要别人来插手。我只想要你在我身边,其他人我都不想要见到,我讨厌他们。”

    洛凝霜越过夏北松,满目期待的看着穆云诃,她的眼里只有穆云诃,完全没有看见就在她身边小心护着她的夏北松的脸上,那浓浓的绝望和冷意。而洛凝霜的那些话,瞬间伤害了 夏北松。

    什么叫只需要穆云诃?什么叫不要其他人?她失去记忆了,忘记了所有,一觉醒来,只认可穆云诃的好,只抓住穆云诃,却忽略了其他的所有人和事情,可是明明是失去记忆了,却偏偏还是认准了穆云诃?

    这是他的孽?还是他的可悲?

    “阿珩,你冷静点,别害怕……”夏北松收拾好心情,他不能计较那么多,他缺席了她的人生四年之久,他没有资格来嫉妒和挑剔这么多,虽然他恨穆云诃,嫉妒穆云诃,但毕竟这么多年来确实是穆云诃在阿珩的身边尽心尽力的守护阿珩的。但他相信,现在他回来了,只要他努力,只要他付出,阿珩一定会再一次接受他,看到他的好的。

    洛凝霜却惊恐的猛地一挥手,便将夏北松的手打开了。她如同受惊一般的跳下床,躲在了穆云诃的身后,怯生生的看着夏北松道:“你究竟是谁?不要碰我,你走开!你们都是坏人,都要害我,我讨厌你们!”

    夏北松,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来?你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为什么没有死在战场上?当初如果你将洛芷珩那践人带走了,如今她就可以和穆云诃相亲相爱了,,一切都是她的,她也不用遭罪受苦还差一点死掉了。

    上一辈子你不是和洛芷珩那践人比翼双飞吗?怎么这辈子你们却已经天人永隔呢?好,太好了!你们果然活该!可是你不应该这个时候来捣乱的,你若是敢破坏她苦心的计划,那就不要怪她翻脸不认人了。

    夏北松如遭雷击,他只是看着洛凝霜现在的表现表情和话语,他就觉得撕心裂肺的痛苦,他不能知道洛凝霜此刻那阴暗和卑劣的心理,却也已经痛苦难熬了。

    夏北松英俊的脸几乎扭曲,痛苦的哽咽:“阿珩,你究竟怎么了?我是表哥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这天下所有人都有可能会伤害阿珩,但是表哥不会,就算是要我为你去死,我也绝对不会犹豫一下。阿珩,你好好看看我,我是夏北松,是你的北松哥哥啊。”

    曾经的青梅竹马,如今却形同陌路,还要被她当作坏人一样防备,那些海誓山盟都算什么?如今看来只是一个岁月流淌过去的可悲的笑话吗?夏北松的哀伤谁人能懂?

    “你不要叫我阿珩!这个名字只可以说云诃来叫。”洛凝霜情绪激动的大喊道。

    她的话让穆云诃一愣,记忆迅速的翻卷出来了曾经和阿珩的过去,穆云诃那时候还很虚弱,也没有和洛芷珩去南朝,甚至那时候的他们还不知道彼此已经喜欢上了对方,只是穆云诃那时候对洛芷珩已经非常霸道任性了,他也曾抓着洛芷珩的手对她说‘阿珩这个名字以后只能是我来叫,是我专有的称呼,你不准让别人这样叫你,要是你敢允许别人这么叫你,我就掐死你!’

    穆云诃恍惚的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些青涩的甜蜜的懵懂的画面,从鲜活生动到枯黄定格,他似乎已经看不清那时候的洛芷珩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心口有密密麻麻的疼痛涌来,他波澜不惊的情绪终于被掀起了一个细微的浪花,无动于衷的手也终于阻挡开了夏北松的纠缠,只见他眉目凌厉透着不耐:“还请你自重!洛芷珩是我的妻子。”

    洛凝霜在穆云诃背后扯起了一个得意和兴奋的笑意,但也只是转瞬而逝,她的眼中便布满了阴沉。

    他说洛芷珩是他的妻子,却并没有说她是我的妻子。

    这在洛凝霜看来是有本质区别的,虽然她现在是在扮演洛芷珩这个人,但她更加期望并且最终目的是要让一切喜欢洛芷珩的人,最终都只能接受她,认可她。所以她讨厌一切前缀后缀上加上洛芷珩这三个字,她更期待是用她这个字眼,那会让她更有被认同感。

    而此刻,穆云诃一句话,依然是围绕洛芷珩,她便感觉这话不是在维护她,只是在又一次强调洛芷珩是穆云诃的妻子,而非她洛凝霜!

    夏北松本就焦急伤心,此刻闻言忽然暴躁再也忍不住了,他霍地起来,与穆云诃几乎接近的身高,加上他常年战场上历练厮杀带来的魁梧和杀气,在坚硬的盔甲下更显得怒发冲冠凌厉逼人:“你的妻子?你就是这么照顾你的妻子的吗?一次次的让她为你费尽苦心,让她和你陷入险境,让她为你收拾烂摊子!甚至你却不能好好的保护她,宠爱她!让她遭受了这么多的磨难和痛苦,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及澎湖被你连累死!”

    夏北松火冒三丈,所有怒火全部冲着穆云诃爆/发,他猛地推了穆云诃一下,目眦欲裂的怒吼道:“你穆云诃没有能力保护好她,招呼好她,那就快点让位!给阿珩自由和快乐,阿珩的幸福你给不了,那你就滚蛋,我来给!阿珩不需要一个连她都保护不好的男人做丈夫!”

    夏北松这话算是挑开了他对洛芷珩的心意。

    洛凝霜猛地见到两个男人为了洛芷珩而剑拔弩张,还是两个都让她心动过的男人,洛凝霜的心理几乎嫉妒要冒火了,他们口中口口声声的喊着的都是洛芷珩的名字,这也让洛凝霜妒火中烧。但转念她就安慰自己,不要紧的,他们现在做的都是为了她洛凝霜而坐,因为她现在就是洛芷珩!而洛芷珩,只怕那践人的骨头渣子都已经腐烂了。

    穆云诃毕竟现在只不过是凡夫俗子一个,他并没有躲开夏北松的那一推,现在的他,就好象是回归了最淳朴纯净的那个缠绵病榻的十九岁,嬴弱孤独。

    他踉跄着几乎要撞到了身后不远处的柜子,但洛凝霜就在他身后,却就那么看着他几乎狼狈撞倒,却没有丝毫伸手扶他一把的意思,她似乎是吓傻了。

    可如果今天站在穆云诃背后的那个人是洛芷珩,便是拼着自己被撞的粉身碎骨,洛芷珩也不会让穆云诃有丝毫损伤。三年前的洛芷珩做的好,如今的洛芷珩,依然如此!

    等穆云诃再也不可避免的快撞在那柜子上的时候,洛凝霜只发出一声急促的惊呼:“云诃小心!”

    空气中一阵香风骤然闪过,几乎迷醉了所有人的心魂,洛凝霜只觉得眼前一闪,有华丽的仿若彩蝶一般的绚烂色彩便翩然而过,不留一丝痕迹,却又落下凝香满堂。在定睛一看,便是一愣,眼底只剩浓浓阴霾。

    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屋子里,一直看热闹的洛芷珩,便在穆云诃跌撞的瞬间冲了过来,速度奇快,身体轻盈。然而她在快也是有距离的,她的手也只是抓到了穆云诃的衣袖,刚刚攥紧便撕扯下了穆云诃一大块衣袖,可见她用力之大,也可见穆云诃这一下摔得之狠,更可见夏北松这一推极其狠辣。

    砰地一声闷响,穆云诃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身后的柜子上,洛芷珩只觉他的脸色刹那变了色,脚下不停的冲过去,扶着他身体的时候,她还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在颤抖,来不及开口,她抚上他脊背的手便感觉到了一阵湿润。

    抽/出手来,入目的便是一阵触目惊心的红。洛芷珩红宝石似的璀璨的眸子也刹那殷红似血!

    啪地一声脆响,是洛芷珩毫不犹豫的转身便一巴掌重重地落在了洛凝霜的脸上,力道大的将洛凝霜也打得踉跄着后退,那张俏脸立刻红肿起来。

    房间里瞬间安静的针落有声。

    穆云诃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可反应过来之后,穆云诃便只是微微蹙眉,洛芷珩在他面前挨打了,按照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感情,只怕会暴跳如雷的立刻灭了那敢动手打洛芷珩的人,可是他此刻,却只是微微的烦躁,并没有记忆里穆云诃那种狂怒的心情。1e1do。

    穆云诃瞬间便开始慌乱和愧疚,难道他真的已经薄情成这个地步?那个是他心爱的女人,挨打了,受委屈了,他怎么能无动于衷?

    洛凝霜也是愣住了,可脸上的痛却清清楚楚的在提醒着她,她挨打了,她在穆云诃和夏北松的面前挨打了!这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更是她在这两个男人心理的地位问题了!

    脸蛋疼的已经麻木,洛凝霜捂着脸,委屈又愤怒的怒吼道:“你凭什么打我?你是什么东西?”

    洛芷珩一张金色面具也遮挡不住她此刻的怒气,她的怒气便如同火舌鞭蟒,喷/薄而出让暗金色的面具有种更加强烈的尊贵和威严感,也让她那双血染的眸子更加清晰戾气:“打你?我打你了吗?我刚刚不过是转身的时候没看清而已,再说我只不过是一个没管住自己的脚走过头了,我转个身手不小心一抬,便碰到你了,我自己还手疼呢,你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更何况我在前面看不到后面的你,你在我后面难道还看不到我转过身来吗?你怎么不躲开?自己碍手碍脚的,竟然还敢冤枉我打你,你这女人倒是信口雌黄,做作虚假的令人作呕!”

    洛芷珩一番歪理说的是理直气壮言辞凿凿,偏偏她的神态和气势就是充满挑衅和轻蔑,猖狂的好像就是在告诉洛凝霜,‘我就是在整你,我就是要打你,谁让你贱!’

    洛凝霜气得真要破口大骂了,但她的眼睛一对上洛芷珩那双殷红的眸子,便是一个哆嗦,吓得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指着洛芷珩的眼睛惊呼起来:“鬼、鬼啊!你是鬼!你的眼睛,你的眼睛竟然是红色的!”

    这个时候了夏北松也反应过来了,他上前一步将洛凝霜护在怀里,对洛芷珩怒目而视,却还是有他一个男人的容忍:“这位就是蛮荒女首领了吧?不知道阁下为何要对我表妹下如此重的手?今天阁下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怕你就是在尊贵的客人,我也不能就此善罢甘休了!”

    洛芷珩对夏北松的感情不复杂,就是一个记忆里认识的哥哥而已,至于夏北松和曾经的洛芷珩的关系和事情,与她无关。虽然夏北松出征之前和自己说好了,等他回来就想办法带她走,但那些都已经成为过去,从她爱上穆云诃开始,那些话便已经不成立了。

    今天夏北松回来,刚刚夏北松度洛凝霜的维护和在乎,洛芷珩看了心理的滋味就有点复杂了。也不知道是该感激他,还是该取笑他了。他是要维护她洛芷珩的,但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却没有用到她的身上,甚至他还伤到了穆云诃。

    如今的穆云诃对洛芷珩来说,就是曾经的穆云诃又回来了。他没有强大的神官本领,甚至就连他的灵魂都是不完整的,他看上去很健康,但却和曾经最脆弱时候的穆云诃一样的单薄孤独。

    今天的这个穆云诃甚至没有自保的能力,任何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他。

    她见过穆云诃最强大最鼎盛时期的样子,哪个女人不爱英雄?但她是能够陪伴穆云诃一路从支离破碎走向辉煌的女人,她能接受并且包容穆云诃最黑暗的人生和时代,她能享受穆云诃最鼎盛时候的尊荣和完美,那么今天,她就一样能承受穆云诃从完美无缺到一无所有。

    今天的穆云诃,是比曾经那个穆云诃还要脆弱的存在,是穆云诃仅存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缕残魂,对洛芷珩来说异常珍贵和独一无二。

    如果她连这最后的穆云诃都失去了,那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所以他从最初的惊慌绝望,到后来的看清现实,在到现在的坚定希望,一个看似简单却极其艰难的心理路程,她一路走来,同样是伴随着撕心裂肺下鲜血淋漓的脚印而过。

    她最后的云诃,谁也不能伤害!

    可是这个完全不知情的一心为了洛芷珩的夏北松,今天却将穆云诃给伤了。洛芷珩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杀了夏北松,还是放过他。最后她,只能选择了漠视。

    洛芷珩走到穆云诃的身边,想扶着他,可穆云诃却微微的后退一步,虽然脸色苍白,但他的脊背依然挺直,对着洛芷珩的时候态度疏离淡漠:“失礼了,本官先去处理一下。”

    洛芷珩也不怒,目光火热的盯着穆云诃离开的背影,他身后的那片血也终于清晰的浮现在眼前。鲜红的血液染透了白莲一般的袍子上,一片触目惊心。洛芷珩的气息在那一瞬间骤然阴冷,夏北松感觉到了,甚至觉得心惊肉跳。

    洛凝霜是在看到穆云诃身后那片血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穆云诃竟然受伤了!

    她暗自蹙眉,眼里面有惊慌有烦躁,还有一丝不可避免的鄙夷和冷嘲。曾经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却只不过是被推了一下就受伤了?这样的男人也太无能了吧?穆云诃能保护好她吗?

    洛芷珩看见洛凝霜的表情就能想到洛凝霜的想法,她怒火翻腾,这个践人!云诃都为了她被弄伤了,她不仅不自贼反思和难过,反而还在那里鄙夷云诃?

    不过转念一想,洛芷珩又开心起来。这样很好啊,洛凝霜的自私就充分发挥吧,你越是不好,越是对云诃不伤心,她就越是有机可乘,她一定会让云诃在一次的爱上她的!不论是什么样的云诃,都一定会爱上她!

    而你洛凝霜,就慢慢的享受她带给你的痛苦吧,她会让你再一次的变成一无所有。每一天都活在忐忑和惊慌之中,每一天都担心你如今得来不易的东西会再一次的失去,她会让你看着能给你一切荣华富贵的穆云诃慢慢的爱上别人,让你连利用洛芷珩的这幅皮囊的最后一个筹码都失去!

    到时候,便是她给你最最沉重一击的时候!洛凝霜,不玩够你,她怎么舍得你死?娘情娘的人。

    洛芷珩不愿意在这房间待,妩媚的出门,将夏北松和洛凝霜忽视的太彻底。

    夏北松的脸色极其难看,但看见洛凝霜那么害怕和悔恨的样子,他又心软了:“阿珩不要担心,那个人只不过是蛮荒的首领罢了,她的眼睛是红色的可能是某种伪装,你没看见她还带着面具吗?也许是她长得太难看了,不敢让别人看,怕被人笑话,所以才遮挡起来的。”

    洛凝霜听了这话心理立刻就舒服一点了,也许是洛芷珩的身段太好太妖娆了,而且身上有种很特别的香味,说话又那么勾魂妩媚的,她下意识的就想这个女人一定是个丑八怪,不然多可恨。

    她又想,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对穆云诃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她该不会喜欢穆云诃吧?是了,穆云诃那种美男子世间少有,哪个女人看见了会不喜欢?洛凝霜瞬间有种强大的危机感,她想到了刚刚那女人放荡的举止和婀娜多娇,惊得一下子就抓住了夏北松的手道:“她究竟是什么人呀?她来这座神秘?该不会她和云诃有什么事情吧?”

    夏北松心理难受,但还是惊喜与她对自己的亲近:“阿珩你是不是想起来我了?”

    洛凝霜一愣,心里一惊,她大意了!怎么会一着急就忘记自己失忆了。连忙放开手,刚想拒绝,却想到了自己现在势单力薄的,要是能有一个助力就太好了。还有谁能比夏北松更合适呢?夏北松对洛芷珩的感情她可是很清楚的,利用洛芷珩的身份来利用夏北松简直如虎添翼。

    洛凝霜态度转变,迟疑的摇摇头,却故意用单纯的笑意对他道:“我虽然不认识你,但你刚刚护着我,我便知道你一定是好人。你真的是我的表哥吗?”

    夏北松见她不在那么排斥抗拒自己,便有些心花怒放,重重地点头道:“我是!阿珩,我们从小是青梅竹马,你答应过我的,等我回来就和我远走高飞,可是我没想到我来晚了一步,战场上的事情不是我能决定左右的,你出事的时候我实在是回不来,每一天我都心急如焚,就怕你有个不好……”

    洛凝霜心理不懈的撇嘴,脸上却一脸感激的道:“表哥,你回来就好。那你以后会保护我吗?就像今天这样帮助我把坏人打跑?”

    夏北松没想到洛芷珩昏迷三年失去记忆了,一醒来性格都有点变了,以前的阿珩可是飞扬跋扈的很呢。他却郑重的点头道:“会的,我再也不会放下阿珩一个人了,以后也会好好的保护阿珩,再也不会让阿珩受到伤害。”

    洛凝霜心理满意,脸上笑的越发的清纯,求着夏北松带着自己去找穆云诃,她可不放心穆云诃和那个狐媚子在一起相处。

    洛芷珩没骨头似的坐在前厅的椅子里,她就随随便便的往那里一靠,懒散随意的姿态却因她而有种致命的you惑和吸引力,她似乎什么也不在意,但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就有种令人惊艳的不能忽视的气场在。

    洛凝霜来的时候看到这幅画面,便觉得相当刺眼,她警告自己要拿出来洛芷珩的气势,模仿洛芷珩的样子,因为她现在就是洛芷珩,是神官府邸的女主人!

    洛凝霜居高临下的站在洛芷珩面前,间洛芷珩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怒气上升,口气不善的道:“请你离开我家,我家不欢迎你!”

    洛芷珩懒洋洋的换了一个姿势,手支在扶手上撑着头,歪着脑袋瞧洛凝霜,似笑非笑的眸子里是浓浓的讽刺和轻蔑:“你家?这诺大的府邸哪里写上你的名字了?你凭什么驱赶我?”

    洛凝霜厌恶她的轻蔑和不尊重,声音上扬,气势凶悍,到真的是模仿到了洛芷珩的几分神态性格:“就凭我是这神官府邸的女主人!”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画纱继续努力去,宝贝们用推荐票,留言,月票砸死洛凝霜这不要脸的女人吧。不要着急,画纱回收拾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