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65 条件:不准你叫她阿珩!
    洛芷珩嗤笑一声:“女主人了不起吗?我是来见男主人的,你哪边凉快上哪里待着去吧,别一会我在一不小心,又给你一嘴巴,一不小心再把你打破相了,那岂不是我的罪过?你可要好好的保护好你这张脸啊。”

    洛凝霜不知道为什么,洛芷珩一说保护好这张脸的时候,她便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她慌乱的想开口,穆云诃却到了。

    只见洛芷珩翩然起身,步伐轻盈声音婉转娇媚的叫人骨头都能酥了:“你怎么才来?伤口可有大碍?”

    洛凝霜一听这话,立刻就确定了这蛮荒女首领就是看上穆云诃,专门来勾/引穆云诃的!可恶,竟然勾/引到她家里来了!这不要脸的狐媚子!

    穆云诃比之前的神态更加冷漠,对于洛芷珩的热情,他有些微的不自在,微微侧身,躲开了洛芷珩伸过来的手,冷声道:“你来有什么事情?”

    洛芷珩也不在意他的冷漠的样子,仿佛也没有看出来穆云诃表现出来的抗拒和排斥,依然热情如火的靠近他,性感红润的唇瓣微微嘟起,you惑的味道,声音娇嗔:“还能有什么事情呀?还不是为了来给你那位‘心爱的妻子’治病的事情。”

    洛凝霜一听这人来竟然真的是因为给自己看病的事,便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喊道:“我不需要你们的医治,赶快离开这里,一看你们那所谓的蛮荒就没有什么好东西,看你就知道了。”

    洛芷珩冷冷的一个眸光扫过来,那其中的冷意便让洛凝霜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只听洛芷珩声线忽高忽地却极其轻柔的道:“还请你慎言。我蛮荒的儿郎都是顶天立地的好儿郎。我蛮荒的女儿也都是好人家有规矩的孩子,不会和某些人一般那么没教养。顶着个贵族千金的名头,做出来的事情却那么龌龊下做。”

    “你敢羞辱我!”洛凝霜听出了洛芷珩的话中有话,气得脸色都变了。

    洛凝霜越是生气,越是暴躁,洛芷珩就越显得骄矜淡定,漫不经心的笑道:“你这话可真是好笑了。见过捡宝贝捡钱的,偏就没有见过捡挨骂的呀。神官阁下啊,您这起子可真当时有趣的紧呢。”

    她媚眼如丝,偏头看向穆云诃的时候优美的脖颈露出一大片白希肌肤,纵然看不见她那张隐藏着的脸,就这般风情和神态,便叫人有种骨头都快要酥了旖念。

    穆云诃目光看似平静,但总就是起了波澜,他竟然下意识的将凌厉的目光看向了夏北松,见夏北松正护在洛凝霜身边,并没有看洛芷珩,他竟然不知为何舒了口气,回过头来便不受控制的冷眼瞪了一下洛芷珩,还格外冷冽的扫了一眼她那片白希的肌肤。

    洛芷珩娇笑起来,笑得浑身打颤乐不可支,眼角都快有眼泪渗出来了。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她的云诃冷酷的时候也这么可爱呢?他说他不是穆云诃了,他说他只是一缕残魂,他说他不会爱没有了爱,他说他的存在,只是因为这个世上洛芷珩还活着。

    可是没有了爱的穆云诃的唯一魂魄,怎么还能做出那么明显的不满和在乎的神态?穆云诃你是不懂了爱,失去了那支持着你会爱的灵魂情感,可是你对她的灵魂还是有感应的吧?你还是在乎她的吧?不论她究竟是谁,是什么样的,只要她在,你便不会真的遗忘她!

    洛芷珩明明在笑,穆云诃却只觉得她笑得那么凄凉和悲痛。喉结不经意的上下滑动了一下,穆云诃目光暗沉,有种恨不能打破了洛芷珩那周身浓浓悲痛的欲/望。可最终他只是开口问道:“说你要说的事情,说完就离开。”

    穆云诃发现自己似乎不愿意多面对洛芷珩一下,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的诡异和奇怪,总是能够轻易的挑起来他的各种情绪,让他不能安稳,渐渐暴躁。所以还是少见为妙。

    洛芷珩目光如火的看着穆云诃走过去的背影,却并不如穆云诃的愿,挑剔的道:“你那起子还真的是搞笑,我又没有提名道姓的说她就是那贵族千金,她干嘛那么激动呀?你们中原不是有句话叫做贼心虚吗?莫不是她是个贼?所以心虚?”11745938

    洛芷珩这话说得好,洛凝霜可不就是个贼吗?偷了属于她姐姐的一切,包括男人,包括地位还有财富,可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之后,她竟然还惨绝人寰的将她姐姐杀之灭口,其行为实在是猪狗不如。她不仅是个贼,还是个杀人凶手!

    洛凝霜闻之色变,洛芷珩这一句句的话么一句都让她心惊肉跳惊怒交加,她吓得几乎六神无主,一直算计好的好算盘此刻也在飘摇中。只觉得洛芷珩这个人太危险,洛凝霜开口却带上了曾经的洛芷珩惯有的骄傲和不可一世:“你少在这胡言乱语,我做什么贼了?我在我自己家说话做事还要被你一个外人编排?赶紧走,我家不欢迎你。”

    虚伪做作!东施效颦!

    洛芷珩在心里给了洛凝霜这两个评语,想要模仿她,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只能模仿到表面,却抓不住精髓,让人看见只觉得做作恶心。洛芷珩不禁有些快慰的想,幸亏自己早已经不是从前那副做派了,不然今日看到洛凝霜这番模仿秀,她还不得被恶心死?

    洛芷珩又语出惊人,一脸惊讶的道:“呀!你不是失去记忆了吗?怎么会知道自己是贵族千金?不然你怎么能将我的话对号入座呢?你可别告诉我是别人告诉你这些的,那群人在哦啊就已经忙乎的昏天暗地了,哪里有机会和心思将这些告诉你呢?该不会是之前的治疗奏效了吧?你已经恢复了记忆?”

    她此言一出,纵然是对她饱含敌意的夏北松都是一惊,旋即就是惊喜的抓着洛凝霜的手臂说道:“阿珩你可是想到了什么?你有没有记起北松哥哥啊?”

    洛芷珩在一旁看得暗自撇嘴,待看见穆云诃竟然也是面带关切之意,洛芷珩便冷哼一声:“好了就赶紧开口,不然之后的治疗你要还是哭天抹泪惨叫不已的,我还不愿意给你医治呢。”

    洛凝霜被洛芷珩弄得六神无主,又惊又怒,一边想着这个践人究竟是谁呀?怎么总是针对自己?难道她和洛芷珩有什么关系?可一边又安慰自己,怎么可能呢?洛芷珩那践人哪里来的这样的朋友?

    她正慌乱,听见洛芷珩的话,便是一惊。这种时候她自然不能说自己已经恢复记忆了,不然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露馅了怎么办?穆云诃可不是好糊弄的,更何况穆云诃和洛芷珩的感情那么深?可要是不说自己恢复记忆了,很有可能就要继续接受那蛮荒女巫的摧残和迫/害,洛凝霜真的惊恐又狂怒。忽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见她脸色难看,穆云诃便道:“不要紧张,你就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洛凝霜见穆云诃并没有怀疑和厌恶自己,便送了一口气,委屈的说道:“是有一点模糊的片段,可是都不清楚,而且还都是小时候的事情,只有一点点的,那里面没有你。云诃你会不会生气?我的记忆里面依然没有你?我不是故意的。”

    穆云诃摇摇头道:“不会,能有一些记忆已经很不错了。”

    相较于穆云诃的平静,夏北松就不同了。他兴奋的抓住洛凝霜的手腕道:“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情了吗?那是不是也想起来我了?我是你的表哥呀,阿珩你记不记得我?”

    洛凝霜便有些迟疑的摇摇头。她其实是想要点头的,这样就可以更好的利用夏北松了。但她又怕穆云诃会因此而生气厌恶她。毕竟谁都知道洛芷珩最爱的是穆云诃,怎么今天先想起来夏北松,反而没有想起来自己的爱人呢?

    还有一点就是洛凝霜也想,这样说自己想起来了一点,还是关于小时候的,也不会轻易露馅。最好穆云诃就能让眼前这讨人厌的蛮荒首领赶快滚蛋,她不需要他们的医治。

    哪知道洛芷珩却在一旁凉飕飕的道:“哎哟,看来巫医的治疗真的是有效果呀。看吧,才治疗一次,她就想起来一点东西了呢,很好很强大呀。怎么样阁下?我没有骗你吧,现在你看出来疗效了吧,是不是可以放心将她交给我来医治了呢?”

    穆云诃就见不得洛芷珩那懒洋洋又阴阳怪气的样子,但他却希望‘洛芷珩’能快点好起来,脸色有些阴沉的道:“可以。”

    洛凝霜惊悚了,只觉得毛骨悚然,声音都不受控制的高了起来:“什么意思?我不接受!我是自己好的,和她没关系,和他们蛮荒也没有关系。云诃你不要让他们医治我呀,他们都是不安好心的,哪有人会用那样可怕的方法来医治人的?那分明就是折磨。”

    洛凝霜到底是不敢轻易开口将那天所遭受的折磨说出来,一个是怕穆云诃厌弃她,一个是怕这蛮荒女首领报复。

    洛芷珩不乐意了,她最不乐意的是这个践人竟然叫他云诃!真是肮脏了那两个云一般的圣洁字眼。

    “我怎么折磨你了?我折磨你你现在还能有康复的希望和好转的迹象?你说话也要有根据,不要空口说白话这般诬陷我!我瑞麟可不是你这种身份可以污蔑的。”洛芷珩言辞不善的道。可见再嘴。

    洛凝霜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她压制不住的怒道:“我在和我相公说话,又没有说你,说的还是那个女巫,有你什么事?滚开!”

    洛芷珩却一个摇晃,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是装的,甚至她装的都不屑于掩藏自己正在装腔作势,可是穆云诃就是直直的走过来,一把扶住了她的手臂,冷着脸几乎是拎着她的让她站好。

    动作绝对不算温柔友善,但看似粗鲁的动作下却有着别人不能体会的轻柔。洛芷珩刚刚还泛着怒意的心气瞬间就平顺了。她却娇弱无力似的顺杆爬,立刻没骨头似的黏在了穆云诃的怀里,毫无防备的依靠,全心全意的信赖就在刹那传递给穆云诃,强烈而汹涌的告诉穆云诃,她信任他,依赖他!

    穆云诃那一瞬间真的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么样的,纠结成一团理不清,虽然略显尴尬,但终究是没有硬下心肠推开她。

    洛芷珩在穆云诃看不到的角度给了洛凝霜一个挑衅和轻蔑的笑,洛凝霜被这一幕刺激的脸都惨白到底。

    “怎么能说么有我的事情呢?我就是那个巫医呀,是我费心费力的给你医治呢。要不是我的话,你今天能想起来那么一丝半点的东西吗?你可不要忘恩负义呀,不然岂不是有辱你这护国夫人的名头?哎哟,我忘记了,你失去记忆了呢,并不知道你是护国夫人吧?”洛芷珩懒洋洋的讽刺道。

    洛凝霜心理面五味参杂,她的心如狂风一般在咆哮在嚎叫:这是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穆云诃不愿意抱一下现在已经是洛芷珩的自己?为什么穆云诃对待自己没有对待过去洛芷珩的那种亲密和纵容疼爱?如果这些都能归咎于她昏迷了三年,醒来了有些生疏,那么穆云诃对待别人呢?怎么就可以这么的亲密亲近?

    那个蛮荒的狐狸精简直就是不要脸,不知道矜持为何物!竟然公开的勾/引男人。放浪形/骸,不知羞耻。可是穆云诃竟然对一个如此不堪的女人这么纵容和亲昵?怎么回事?究竟是哪里出错了?难道穆云诃对洛芷珩变心了?她和洛芷珩有相同的脸,穆云诃看见她怎么就没有看见洛芷珩那时候那样温柔的笑意和随时追随的目光?为什么穆云诃看见这个蛮荒的狐狸精却有种无法言语的契合感?

    洛凝霜医治被得到了一切的喜悦心情淹没了其他的感觉,此刻也终于被这天差地别明显分别待遇的一幕刺激的清醒了,有了对比,她就看清了自己在穆云诃的身边,竟然还不如一个其他女人来的特殊?

    这就是穆云诃和洛芷珩那被传颂的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爱情?

    如果这份爱是轻易那个人都能给个舍得,都能让穆云诃分心薄情,移情别恋的,那么这份爱也太可笑了!

    而这可笑的一幕,如今就在她的眼前上演。让洛凝霜一时之间惊恐的不知道是穆云诃真的对洛芷珩变心了,自己这张最大的筹码的脸不管用了?还是其他什么?

    洛凝霜下意识的展示她本来的真面目,用柔弱可怜博取同情,委屈娇弱的看着穆云诃:“云诃,你怎么能抱着她?你不是最爱我的吗?”

    洛芷珩便感到依靠的怀抱瞬间僵硬,她难掩心里的怒火,却又觉得倍感欣慰,不论她是谁,不论她是什么样子,穆云诃都抗拒不了,同样穆云诃也会下意识的抗拒一切不是她的人,哪怕那个人有一张和她相似的脸,也不可能真正的走进穆云诃的心。尽管如今的穆云诃已经不完全,可是穆云诃就是穆云诃,他的爱,从来不会转变。

    那是印刻在灵魂里的忠诚,只忠诚于他最深爱的女人!

    感觉到穆云诃的挣扎,想要放开她,又迟疑着。洛芷珩觉得暖暖的,却偏就缠上了他的劲腰,感觉到他更加僵硬的身体,洛芷珩笑得花枝乱颤:“最爱的女人?你确定穆云诃最爱的女人是你?”

    洛凝霜心神巨震,只觉得洛芷珩那句话极其深奥危险,她下意识的凶狠了一张脸:“自然是最爱我的!”

    “为什么?”洛芷珩讥讽的追问一句,目光里是浓浓的挑衅。NhEC。

    洛凝霜却被问的愣住了,她总不能说是因为这张和洛芷珩相同的脸吧?恍惚间,她福至心灵的喊出一句:“因为我是洛芷珩!”

    那一瞬间,整个厅堂里针落有声,可是下一刻,便响起了女人妩媚清脆悦耳的笑声,一点点扩散变大的笑声,似乎在告诉人们,女子听见了一件多么多么可笑的事情。

    因为她是洛芷珩啊!她是洛芷珩?曾经那么痛恨着洛芷珩的人,今天竟然说自己就是洛芷珩。既然那么痛恨她,为什么回家爱要扮演她?盯着不属于自己的名字,过着别人的生活,着呢就能满足你洛凝霜那BT扭曲的心理吗?

    穆云诃神色莫名难辨,他目光扫过洛凝霜青白交加的脸,终究是软和了下来声音,顺手微微推开了洛芷珩:“好了,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那就离开吧,或者你今天来是给阿珩治疗的,那就请你继续治疗阿珩。”

    洛凝霜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她见穆云诃果然还是在乎洛芷珩的,心里一时高兴,却又有种很压抑和憋屈的感觉,她其实更想说,因为我是洛凝霜,穆云诃就是深爱洛凝霜。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最起码暂时不可能,不过她会努力让穆云诃爱上自己的。

    洛芷珩的神态也冷了下来,站好了身子幽幽的道:“今儿个来就是来治疗她的,你们也看到了我的治疗对于她来说是相当有疗效的,那么接下来就要加大力度了,我决定要带着她出门去治疗,毕竟是躺了三年的人了,也要亲近一下大自然了。第二次的治疗我会放在郊外的森林里,明天早上你们去接我,咱们一起走。”

    穆云诃觉得很有道理,便点头答应了。

    可洛凝霜却不满意极了,她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为给自己解围而说的话,竟然成了这狐狸精医术好,能治好自己的证明了,她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有些恼羞成怒的道:“我不会去的!我不会在接受你的治疗。你之前装扮成那样来欺骗我们,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洛凝霜现在终于确定和想通了为什么洛这蛮荒首领要来帮助自己。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今天女首领对穆云诃的态度,让洛凝霜明白了,这女首领是看上了穆云诃啊。来医治她不过是一个跳板,目的就是接近和讨好穆云诃啊。

    果然是居心不良!竟然敢抢别人的丈夫,也不怕遭天谴吗?她怎么能给女首领这个机会继续接近和讨好穆云诃?更不可能在让穆云诃对女首领有什么好感了。

    洛芷珩散漫的道:“我本就是巫医,那身衣服是巫医的衣服,我今儿又不给你治病,干什么还要穿成那样?”

    其实主要是因为穆云诃已经认出来她是蛮荒首领了,那就没有必要在穿着那么难看的衣服了。

    “你!”洛凝霜气急。

    洛芷珩却忽然对穆云诃很郑重的道:“虽然我依然会给她医治,但是她多次对我出言不逊,行为实在是可憎,所以我要在家一个条件才会继续医治她,不然就让她一辈子这样什么也想不起来吧,我是不会再管的。”

    穆云诃微微蹙眉,看她的时候却微微低头,目光看似阴霾,实则有些无奈。直直的她脾气古怪喜怒无常,却没想到竟然已经喜怒无常到这种地步,但他却没理由的忍耐下来:“什么条件?”

    “不要答应她!什么都不要答应她。我的记忆恢复了一点,和她完全没与关系,是我自己恢复的。”洛凝霜焦急的喊道。她很怕洛芷珩这个卑鄙的狐媚子会利用这件事情让穆云诃离开自己。

    洛芷珩鄙夷的扫了眼洛凝霜,声音骤然冷沉下来:“我要你答应我从今以后再不能叫这个女人为阿珩!不管人前人后,不管我是不是在你们面前,你都不能叫她阿珩!我也不用你诅咒发誓,只要你问心无愧便好。但你要是敢私下里叫她阿珩了,让我知道,那她的死活我便不会在管,就算有一天她的心魔将她整个人都蚕食了,你也不要来找我。”

    洛芷珩说的又坚决又郑重,完全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这样的要求却又实在令人意外,这算是什么条件?

    “为什么讲这个条件?”穆云诃也很迟疑,记忆里的穆云诃对于洛芷珩,是用阿珩这个爱称的,是最特别的存在,不让他这样叫,穆云诃的心理不舒服,对洛芷珩的脸色也格外的冷沉。

    洛芷珩小下巴扬起,蛮横无理的道:“我愿意!因为我不喜欢你这么叫她,所以你就不能叫!”

    还真是……刁蛮跋扈啊!

    一旁的夏北松和洛凝霜却都沉默了下来,夏北松也不希望听见穆云诃那么亲密的叫阿珩,洛凝霜是因为总听见阿珩阿珩的,总会想起洛芷珩那讨厌的女人。

    穆云诃看了眼洛凝霜,发现她虽然一脸忿忿的,但却没有阻止,心理就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是不满,也似乎是愤怒,对于他这个不完整的灵魂来说,那是穆云诃和洛芷珩之间亲昵的记忆,哪里能轻易舍掉?但洛芷珩却并不开口阻止,在她的心里性命比爱情更重要?

    那为何穆云诃当初为了洛芷珩,能连命也可以不要?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公平的吗?

    “你究竟答不答应呀?”洛芷珩不耐烦的逼问。

    穆云诃心头似乎对昏迷三年的洛芷珩有了些微失望,他虽然没有了穆云诃的爱,却依然深感压抑沉闷和痛苦,阴冷的道:“可以!”

    洛芷珩闻言才展颜一笑,洛凝霜和夏北松也下意识的送了一口气,但洛凝霜过一会就后悔了,答应了洛芷珩那个要求,岂不是就等于答应了要继续接受洛芷珩的治疗?洛凝霜想要再一次反抗的时候,洛芷珩已经缠着穆云诃走远了。

    洛凝霜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这是怎么了?穆云诃怎么能和其他女人那么亲近?将她扔在这不管?她不是他最爱的女人洛芷珩吗?

    夏北松温柔的扶着她道:“阿珩不要难过,就算穆云诃以后不叫你阿珩,还有北松哥哥呢。”

    “北松哥哥我不想去治疗,那个女人她是要弄死我,她喜欢穆云诃,所以想让我死,她好替代我的位置啊,我不要去,你帮帮我好不好?”洛凝霜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株救命稻草一般拼命哀求。

    可疼爱她的夏北松这一次却坚定的摇头道:“不行!你的情况我都清楚,你现在能想起来事情一定和那个人有关系的,你必须接受她的治疗,只有这样你才能尽快的想起来。”

    夏北松想,穆云诃现在对阿珩的态度怎么那么冷漠?还不如对待一个别的女人呢。而阿珩想起来过去的事情对自己也有好处,以后他们说不定还能在一起。至于那个女首领,他自然看的出来她对穆云诃有企图和喜欢,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要是穆云诃一个把持不住对那个热情如火的女人动心了,那么阿珩恢复记忆之后,以阿珩那刚烈的性格,必然是恨死了穆云诃,不会再和穆云诃在一起,到时候他便可以带走阿珩!

    一更到,二更也尽快来哈,爱你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月票翻倍了,一旁450加更,750加更,1050加更,以此类推哈,宝贝们用力砸呀,画纱努力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