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67 演戏!盛怒!
    洛芷珩对穆云诃的态度简直是有目共睹的黏糊,夏北松是乐见其成的,洛凝霜是嫉妒惊慌的,穆云诃却是纠结的。

    穆云诃一面无法控制对女首领接近时候的无奈,一面又觉得愧对记忆里的洛芷珩,他一直是沉默的,时常警惕的后退或者是和洛芷珩拉开距离,但这些都不能干/扰到洛芷珩对他的热情。

    几个人沿着河边漫步,洛凝霜会占有性的拉着穆云诃的手臂,穆云诃虽然心理面有些抗拒,却并没有当面拂了洛凝霜的面子。洛凝霜见穆云诃不反对自己的触碰,便会得意洋洋的挑衅的看向洛芷珩。

    洛芷珩目光幽深,视而不见一般,可脑子里却在想着怎么折磨洛凝霜。

    “好了,你们就不要过去了,前面那个地方我看着还不错,这就带着她过去接受治疗。还是那句话,我给她治疗的时候,你们谁也不能靠近,不过卷她有什么动静,你们谁敢过来,万一打扰到我,我治疗到了中途就不治疗了你们可别怪我。还有,如果半路的时候有人打扰到我没,她很有可能会立刻陷入昏迷,再也醒不过来。”洛芷珩随口胡扯,还说的有模有样的,非常严肃。

    穆云诃道:“不会打扰你们的。”

    夏北松也是急忙表示不会打扰的,言辞间比之前客气许多。洛芷珩只是淡淡的一瞥,并不在看夏北松。

    洛凝霜刚刚的得意和争宠的心瞬间淹没下来,涌出来的是无限的惊恐和恶心。她死死的抓着穆云诃的手腕哀求道:“不要!我不能被她医治,她根本就什么也不会,只会折磨我啊,云诃你相信我,我会好的,不用她我也一定会好起来的。”

    穆云诃剑眉紧蹙,俊美的不可思议的脸上渐渐露出几分不耐和沉冷:“你自己怎么好?乖乖的让她给你医治,等你彻底好起来了,便再也不用医治了,不要胡闹了。”

    洛凝霜急忙的道:“我没有胡闹啊,这个人她心术不正,她是个坏人。她想要害死我,你相信我吧,云诃啊,她的治疗真的很痛苦,她将、她将老鼠……”

    洛芷珩一声娇喝打断洛凝霜的话,脸色难看的道:“你什么意思?我费尽心思的救你,想染不过你好起来,你竟然冤枉我?我为什么要害你?你我素不相识,我们又没有恩怨,我为什么要害你?你说啊。”

    洛凝霜被噎住,脸色难看,忽而大喊道:“因为我是穆云诃的妻子,你喜欢穆云诃,所以你想要害死我,然后取而代之!”

    她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穆云诃的脸色逐渐难看,洛芷珩却笑了起来:“哦?你哪里看出来这些的?”

    眼神不错嘛。不过你说错了一点,她洛芷珩不是要取你而代之,而是凤凰还朝!穆云诃身边的位置,本来就是属于她的。

    洛凝霜越说越觉得有道理,便又愤怒的指责道:“你的心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可是我告诉你,你是白日做梦!穆云诃对我洛芷珩的心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他只爱我一个人,这个世上在没有人能在穆云诃的心理超过我了,你如今所作的一切到头来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穆云诃永远不会离开我的。”

    洛芷珩淡定自若的看着洛凝霜在那里大呼小叫,听着她的话,洛芷珩笑得前仰后合的,太可乐了不是吗?原来你洛凝霜也知道在穆云诃的心中,永远只有一个洛芷珩吗?那你如今还站在那里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呢?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洛芷珩在穆云诃的心理。

    “你看的很透彻,如果你真的那么有自信的话,为什么还要这么不理智不冷静的对待我呢?如果穆云诃真的那么深爱你,如果你们之间的感情真的那么牢不可破,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和恐惧?你真要有自信,又何必将我放在眼中?”洛芷珩冷冷的讽刺道。

    洛凝霜气得浑身哆嗦,她不觉得自己是妾室是不正当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如今是穆云诃的妻子,可以名正言顺的阻止一切企图靠近穆云诃的女人,那些不要脸的狐媚子永远不要想进穆云诃的后院。她如今看洛芷珩,便是一种看狐狸精的目光。

    都成了勾/引别人男人的狐狸精了,她凭什么还这么理直气壮?她凭什么还敢出来见人?

    洛凝霜气极怒吼:“你这种不要脸的践人就应该卖进青楼做妓/女!”

    “够了!”谁也没想到,穆云诃竟然忽然一声低吼,带着十足的冰冷和愤怒,那一瞬间看着洛凝霜的目光冰冷的仿佛要将洛凝霜给活撕了。

    洛凝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目光,让她仿佛看见了黑暗,死亡,毁灭。她的脸色惨白的彻底,下意识的踉跄着后退几步,哽咽着不敢说话,一瞬间被吓得暴露出了她自己的本性,哪有一点属于洛芷珩的硬气和厉害?

    穆云诃眼底划过一抹不知名的失望,记忆中的洛芷珩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无理取闹,像个疯子一样动不动的就大吼大叫,甚至是没有礼貌还很的疑神疑鬼。

     

    记忆中的洛芷珩虽然顽劣但却绝对不会有这种令人讨厌的感觉存在。记忆中的洛芷珩总是嚣张跋扈神采飞扬,但却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这么令人烦躁。记忆中的洛芷珩可以笑得猖狂做事狠辣,但却从来没有对一个有恩与自己的人这么恶言相向过!

    这不是他穆云诃记忆中的那个女人!

    眼前的洛芷珩空有一张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容颜,却绝对没有记忆中的洛芷珩该有的气度和气质内涵。穆云诃恍惚中会有一种强烈而恐怖的错位感,似乎眼前这个人怎么也无法和记忆中的阿珩融/合在一起!

    为什么只是沉睡三年,醒来忘记了一切,却好像变了一个人呢?难道三年前的那场重创真的对洛芷珩造成了这么巨大的后果吗?

    穆云诃满脑子的纷乱,因为感觉诡异和痛苦,他的俊脸越发的阴沉可怕。

    洛凝霜惊恐的看见了穆云诃眼中的厌恶,她简直惊骇欲绝。她如今活着的资本就是依靠穆云诃,她没有洛芷珩的技能,没有洛芷珩的那些惊才潋滟的才艺和层出不穷的花样,她也没有洛芷珩那种笼络人心的拍马屁技术,她只有一张和洛芷珩一模一样的脸。她只能靠着这张脸去空落住穆云诃,没有穆云诃,她就没有一切。

    她绝对不能惹怒穆云诃!

    “云诃,你凶我?”洛凝霜瞬间又模仿起来了洛芷珩,那种对穆云诃理直气壮的态度,那神情和目光,竟然也模仿的七八分的相像。

    芷有的首洛。就连洛芷珩本人看见这样的洛凝霜,都有一阵恍惚。

    那怪洛凝霜能接受这样匪夷所思的阴谋,难怪洛凝霜能那样信誓旦旦的在她面前说不会露馅,就凭着洛凝霜将洛芷珩模仿的这么到位,就算洛凝霜有再多的错,只要穆云诃爱洛芷珩的心不变,在关键时刻洛凝霜在将洛芷珩的神色和性格展现出来,只怕洛凝霜就会永远的屹立不倒吧?

    太可怕了!有一张相同的脸已经够可怕了,洛凝霜的性格又那么阴暗BT就更可怕了,此刻再加上这种技能,如果洛芷珩不是命大的活着,如果洛芷珩不是艰难的从地狱里爬出来复仇,只怕洛芷珩这一辈子真的就要含恨而死,就算是死后也会灵魂不得安宁的。

    洛芷珩的目光骤然凶狠起来,她强忍着冲上去撕了洛凝霜这个践人虚伪的嘴脸的冲动,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定不能因小失大。

    穆云诃果然在看见犹如洛芷珩曾经的某样的时候缓和了所有的气势和冷酷,就连严重那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丝丝厌恶也瞬间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愧疚和惊恐。

    他也被自己的那些想法吓到了,他是穆云诃的最后一丝灵魂,说他不是穆云诃那也是不对的,他只是不能完全和彻底深刻的体会到完整的穆云诃对待洛芷珩的那份情感。但他依然继承了对洛芷珩的感应和感觉。似乎刚刚那一瞬间对洛芷珩生出来的厌恶是罪该万死的,会让他痛不欲生。

    深爱的女人,他却有了那样的情绪,那一刻他似乎看见了背叛!

    刻骨的疼痛和内疚铺天盖地而来,将他席卷,将他淹没。罪恶感如影随形,穆云诃那一刻是有抽自己嘴巴的冲动的。

    “阿珩……”他情不自禁的喊出了那深藏灵魂多年的爱称,目光恍惚,几乎成痴。

    洛芷珩脸上有浓浓的悲伤和感动交错,只不过被那张金色面具掩藏了罢了。

    洛凝霜脸上却有惊喜迸发,猛地扑进了穆云诃的怀抱,那一下,似乎也撞击在了洛芷珩的心口上,看着他们拥抱,她是那么疼。

    “云诃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昏迷了三年,害你孤苦伶仃的守护,害你被他们说三道四,害得你那么痛苦和绝望。可是我已经醒来了,我会好好的陪着你,永远也不会离开你。虽然我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但是我对你依然是有感觉的,我还能感觉到看见你的时候,我强烈的心跳,云诃,你不要生气,我知道我的性格变了,我也感觉有的时候我不是我的感觉,那么可怕,但我确实还是你的阿珩啊,你最爱我,你怎么能感觉不到呢?不要凶我,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尽快想起你来的。”洛凝霜声情并茂泪如雨下,刚中带柔,过去和未来并存,将穆云诃也卷入了她编织出来的回忆之中。

    洛芷珩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个洛凝霜了,果然不愧是活了两辈子的人啊,演戏就是到位。而洛凝霜只怕上辈子也是了解一点穆云诃的吧?不然她怎么敢做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杀了亲姐姐,取代姐姐的位置,享受姐姐的荣华富贵,占有姐姐的男人?

    “是我不好,刚刚我……”穆云诃被洛凝霜也说的心痛起来,他脸色纠结,记忆中的过去不论好与坏,如今都只能带给他美丽和幸福,那是穆云诃留下在人世间最后一份惦念,任何人也不能将之破坏。17904112

    如今‘洛芷珩’在怀,说着那些让他能回忆过去的话,穆云诃的情绪受到波及,过去的穆云诃,哪舍得

    洛芷珩掉一滴眼泪?他僵硬的抬起手臂,将洛凝霜抱紧怀抱,却只觉得这个拥抱极其冰冷,再也找不到记忆中那温暖依恋的感觉。

    夏北松在一旁看得攥紧了拳头,脸色铁青,心有不甘,却也无法开口。他毕竟在她的人生里缺席了三四年之久,她不记得他也是人之常情,会有机会的,一定会有的!

    洛芷珩一面心痛于穆云诃对自己的感情被骗,一面又愤怒与洛凝霜的利用和演戏,她声音冷冽的道:“穆云诃,你违背我们的约定了,你言而无信!”

    穆云诃脊背一僵,想要放开洛凝霜,可洛凝霜却更加用力的抱紧他,语带哭腔的说道:“首领大人,我不知道你究竟看上了云诃什么,可是他已经有我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我们的事情,但你可以去打听一下,我和云诃之间的感情,是任何人也不能介入的,我们之间不会再有第三个人,请你高抬贵手,放过云诃,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没有云诃,你不要在因为想要得到云诃而以治病而理由的爱折磨我了。就算你折磨死我,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云诃!”

    她说的却情真意切,又好像悲痛万分,带着小心翼翼,带着屈辱和浓郁的无奈,真的是将一个受害的苦菜花的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淋漓尽致!

    可她越是这样,洛芷珩就越加的恨洛凝霜!

    洛芷珩怒火被供起来,只对穆云诃大声怒道:“穆云诃你这个片子,混蛋!你说过不会在叫她阿珩这个名字了,你明明答应我了!你却说道做不到。”

    穆云诃对洛芷珩的声音和情绪总是会有强烈的干/扰力,他眉头紧蹙的回头看着洛芷珩,见她娇娇小小的一个人站在草丛里,漂亮亮丽的彩衣也不能遮挡她满身的难过和怒火,穆云诃心理就好象被针密密麻麻的扎一般的疼痛起来。

    他下意识的道:“我刚刚只是顺口而已。”

    说完他就后悔了,‘洛芷珩’还在怀里,他就这样说,只怕阿珩会难过吧?他忙的低头去看怀里的人,哪知道洛凝霜只是一脸难过,却并没有失望和对这个名字的纠结,穆云诃便莫名的伤感和失落。

    在穆云诃抬头的瞬间,洛凝霜对洛芷珩露出一抹得意挑衅的微笑。

    洛芷珩磨牙霍霍,声音比之前更加冷硬几分:“你言而无信在先,我却要遵守承诺的,她的死活我不会再管了,而你,我也不想和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相处。”

    她说完便向着马车走去,姿态强硬的很。

    穆云诃见她真的要离开,脸色便已经变了,又听她那句话,不知为何连心都跟着抽搐了起来。着魔了似的推开了洛凝霜快速跟上了洛芷珩的脚步。

    洛凝霜被推开差一点摔倒,如见鬼了一般的瞪着那两个一个跑一个追的身影,脸色扭曲的僵硬在原地。

    “你要去哪?”穆云诃腿长步子大,大步流星的几步便追上了洛芷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脸色隐隐透着几分焦躁。

    洛芷珩被拽的猛地转身抬头,便恍惚的看着穆云诃那张脸,和几年前刚见到他的时候竟然有几分像。冷酷,不屑,孤傲,别扭。

    洛芷珩不自觉的湿了眼眶,失控的身手去抚摸他的脸,指尖触碰到微凉的肌肤,感觉到他的僵硬和轻颤,洛芷珩甚至在那一刻想要放声大哭,想要扑进这个胸膛,想要将一切都告诉他!

    可是她还不能。告诉他有什么用呢?如今的他已经不是过去的他了,那个洞察先机,窥天命运,执掌浩瀚的穆云诃已经不在了。如今的穆云诃不过是凡夫柔体,任何意外都能让穆云诃瞬间粉身碎骨飞灰湮灭,待到那时,她便真的再也找不到穆云诃,真的彻底的失去他了。

    语气两个人一起苦恼,那不如让她自己来承担,等她将洛凝霜逼上绝路的那一天,在和他相认。可是在那之间,这个拥有穆云诃不完整灵魂的穆云诃,必须再一次爱上她!

    不知不觉,她的泪已经流到下巴,滴落在穆云诃的掌心。他托着你那些晶莹剔透的眼泪,目光一深再深,黝黑的瞳子里比满天星辉还要神秘深邃,无法克制的疼痛便如流星一般横扫而过。

    “为什么哭?”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黯哑落寞,点点滴滴的都是痛。

    “我把自己弄丢了,我弄丢了我最爱的人,我快要找不到他了,我甚至不知道我差一点就彻底失去他。我还那么恨他,可是那恨真的比不过我对他的爱,和失去他相比,我会毫不犹豫的放弃那恨。每当想起他,我便心如刀绞。你说,我该不该哭?”差一点就将秘密说出来,她哭的越发痛,模模糊糊的哽咽着,脆弱的一塌糊涂。

    如刀子瞬间切割在心上,钝痛袭来,凶狠的毫无预兆。穆云诃的脸色变了又变,那一瞬他忘记了周围还有谁,忘记了身后的女人,忘记了身处何地。仿佛被什么巨大的打击,打击的心房一角渐渐塌陷。

    他声线低沉,隐晦的带着一股杀伐之态

    ,蛰伏着危险凶猛:“你爱的人?”

    洛芷珩抬起头,泪水冲刷着红宝石般的眸子,那双眼越发的璀璨明亮,被洗涤的越发澄净的眸子里暗涌的伤痛也渐渐清晰:“我爱的人,我好想他,可是我找不到他了,穆云诃,你不是占卜神官吗?你帮我找到他好不好?”

    穆云诃说不上来此刻心中的情感。惊愕,慌张,暴怒,还有疼痛。

    她有心爱的人而已,为什么他要这么的惊愕?从未想过她会有一个深爱的人,她为了那个男人会哭会闹会痛苦。他又为什么要惊慌?她爱着一个男人与他无关不是吗?为什么要暴怒?为什么要觉得心里好痛?

    控制的情绪无法得到舒缓,在四肢百害蔓延开来,他瞬间好像一头暴躁的困兽,第一次那么用力的握住她纤细易碎的手腕,每一个字都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盛怒:“你接近我,主动给她治疗,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粮食,你是为了让我帮你找到你爱的那个男人?是因为我占卜神官的身份?”

    洛芷珩愣愣的看着他,在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对他露出痴迷的目光之前,她狠狠的闭上眼睛,默然不语。

    穆云诃苍白的脸上有什么在龟裂,破碎掉的那一层冷漠,露出来的不是血淋淋的血肉,而是黑暗一般的鬼魅笑容。

    洛芷珩听见他的牙齿在狠戾的摩擦,他的手掌力度几乎捏碎她,但他终究是恢复了平静。平静的放开她的手,平静的直起身子,平静的近乎残酷的说:“知道了,但我已经不是过去的占卜神官了,你找我已经没有用了。”

    洛芷珩猛地抬头,深吸一口气,眼角扫到了洛凝霜果然已经露出了惊喜和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洛芷珩心中冷笑,真以为她这样说穆云诃就会厌恶她吗?还是以为她不会在争夺穆云诃?你们都想错了,她不过是因为生气穆云诃刚刚抱着那践人,后来没控制住说了一些真话,为了将之前的话给圆回来不被怀疑才这样说的。

    不过这其中也有对穆云诃的惩罚。谁让他轻信那践人还抱着那践人的?心痛吗?混蛋穆云诃,再敢对那践人亲近,她还有其他让你难过的方法。

    洛芷珩感觉得到穆云诃无法控制的对她的感觉和在乎,一面甜蜜,一面心酸。

    “就算你没有曾经的那些能力,但我还是相信你,我相信我最爱的男人会因为你而回来,再一次回到我的身边。”洛芷珩说的郑重而又执着,她的信任和信赖毫不掩饰。

    穆云诃此刻却无法开心起来,因为她的这份信任全都是因为另一个男人。心口闷闷的,穆云诃的脸便阴沉的风雨欲来。厌恶她的欺骗,可是她又好像没有欺骗自己什么。讨厌她说那个男人时候的深情,可是他为什么要讨厌?也恼怒她为了别人而接近自己,但却又有种诡异的庆幸。要不是因为别的男人,他又怎么能认识她?

    穆云诃,你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对这个女人的感觉这么复杂?

    “既然这样那你最好不要再使性子,尽快的将她治好,不然以后你想要我帮你找到那个男人,我也不会管你。”穆云诃盛怒之下尽显孩子气。他本来是想要彻底驱逐洛芷珩的,欺骗他那就滚蛋吧,但是他好像就下不了狠心驱逐她,甚至受到欺骗了还舍不得让她走,他变得不像自己。

    洛芷珩心里终于高兴一些,嘴角眼中也有了笑意,却还是固执的道:“那这次就算扯平了,你不守信用了一场,我也隐瞒了一些事情,以后就不行了,你不能在叫她阿珩,坚决不准!”

    穆云诃目光阴沉的看她,她却丝毫不惧怕,眼睛里都是笑意和坚持。穆云诃见吓唬不住她,不服气的冷哼一声,终究还是点头了。

    洛芷珩这才雨过天晴,走到洛凝霜的身边,拉着她冰凉的手,无比热情的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接近穆云诃了吗?并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只不过是将我全部的希望都寄予在穆云诃的身上罢了,我以后要找我最爱的男人,只有穆云诃能帮我,我可是将宝都压在他的身上了呢,你放心吧,你是他一心想要医治好的人,我一定会努力的将你治好的。我也不会在怪罪你冤枉和污蔑我的事情了。”

    洛凝霜被她这番话气得差点晕死,她怎么还是不相信这女人对穆云诃目的是这么的单纯呢?可是她一时又无法反驳和证明她这话是假的,只能自己生闷气。1d7G0。

    “现在事情已经说清楚了,你就不能在拒绝我的医治了吧?你看我确实没有理由伤害你弄死你啊,我还要好好的巴结你才对呢。走吧,我抓紧给你治疗,希望你能早日好起来。”洛芷珩笑米米的强硬的拉着洛凝霜往树林深处走去。

    洛凝霜哑口无言,却还是记得上次那恐怖恶心的治疗,她自然不愿意去,但她不论怎么哀求,都不能让穆云诃开口,她因为不敢彻底惹怒穆云诃,最后只能被洛芷珩拉走。

    等到了树林深处,她在回头,已经彻底看不见穆云诃的身影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拉紧了洛芷珩的

    手,口气不善的道:“你究竟要带我去哪?”

    “马上你就知道了。”洛芷珩的声音不复之前的娇媚柔软,竟然是彻骨的森寒!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继续努力去,嘿咻嘿咻,哈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月票各种加更,宝贝们用力砸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