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穆云诃这一句话简直犹如天外飞来的惊雷,轰地一声砸在了洛凝霜的心口上,惊得洛凝霜一个踉跄,四周的群蛇似乎也不能让她这么惊恐。

    穆云诃是她今后活命和荣华富贵的保障!她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得罪穆云诃的。可是刚刚她那句话已经被穆云诃听见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洛凝霜这般惊恐的抬头,就看见穆云诃正阴沉着俊脸在另一边的树木下负手而立,那满身的冷冽气息,纵然是距离遥远,洛凝霜还是轻易的就能感觉到了,她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可是眨眼之间,四周的蛇群向着她扑来,她吓得尖叫起来:“救我啊云诃,快点救救我啊!”

    穆云诃听到洛凝霜的那句话,当真是惊怒交加,爱恨纠缠,心如刀绞,怨恨丛生。

    记忆中的洛芷珩和穆云诃的感情忠贞不渝,坚定不移,哪里是轻易的就能说出口将对方让给别人的呢?洛芷珩绝对不会这样做。可是他在刚刚却亲耳听见了她的话,那一刻穆云诃甚至觉得可悲。

    就算是忘记了一切,那也不能将他当作礼物送给别人。他听见她的求救,便急急忙忙的赶来,哪知道听见的竟然是这么可怕的话语,这简直是在给他和洛芷珩那份纯净的爱情泼上一盆污水和刻上一条裂痕!

    心头有难以掩饰的失望,穆云诃脸色黯然,从最初的震怒到此刻的漠然,他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洛凝霜,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无动于衷。

    云飞简富飞。洛凝霜记得几乎喊破了喉咙:“快点救救我啊,它们快要过来了,我好害怕,穆云诃你救救我吧,真的好恐怖。”

    洛凝霜的眼中,那些可怕的蛇已经接近,正在她的脚底下打转,似乎她只要在动弹一下,那群蛇就会毫不犹豫的一口咬死自己。可是穆云诃竟然还无动于衷的站着,这让洛凝霜格外的愤怒和惧怕,现在穆云诃是她唯一的希望。

    可是洛凝霜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在她眼中可怕的场景,满地的蛇,穆云诃却是看不到的,或者可以说穆云诃完全就不知道洛凝霜究竟在惧怕什么。

    穆云诃冷冷的看着洛凝霜,以为她是在蒙混过关,心中更加的恼怒道:“洛芷珩,你回答我,在你的心里我真的就这么不重要?可以让你随意说出来让给别人的话?”

    “不是的,我没有!我只不过是被逼无奈。你看看啊,这个恶毒的女人,她竟然将我扔进了蛇窝里,她命令那些蛇咬我,追着我,我真的好害怕啊,你看看这些蛇,我没有骗人,你快点救救我啊。”洛凝霜僵硬的哭道。

    穆云诃一愣,神色莫名,目光却冷冷的看着洛凝霜的四周,可是他没有看到一条蛇。难道洛芷珩还在和自己说谎?穆云诃一想到这便更加不满,上前几步阴冷的道:“不要试图用其他的事情来逃避问题,这里根本就没有蛇,洛芷珩,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

    洛凝霜震惊的看着穆云诃一步步的走来,她吓得几乎要昏过去了,她的眼中,明明就看见穆云诃的脚已经踩到了一条大蛇身上了啊,可是那条蛇怎么不回头去咬他呢?而且穆云诃为什么要说她骗人?这里明明就有好多蛇啊……

    洛凝霜神色恍惚,疯子一样的没有理智的大喊道:“你看啊,这里有好多的蛇啊,你看不到吗?它们就在你的脚下啊,好多好多,还吐着长长的信子啊,云诃我真的没有骗你,你相信我,你不要在往前走了啊,好多的蛇,真的有!”

    洛凝霜真的害怕穆云诃不相信她的话,便大声的喊起来,可是穆云诃却依然在往前走,她就那样看着穆云诃一步步的踩在蛇的身上,一条蛇两条蛇数不清的蛇在他的脚底下,而他却如履平地,那群蛇也没有攻击他。

    这是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眨眼间,穆云诃已经出现在了洛凝霜的面前,他用力的抓着洛凝霜的手腕,双眼冒火的怒道:“洛芷珩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和穆云诃之间的感情真的就这么薄弱吗?究竟是什么让你能轻易的说出那样的话?你知道不知道你那句话能轻易的就要了穆云诃的命?”

    穆云诃动怒,却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而是完整的穆云诃对于洛芷珩感情的角度。穆云诃就算是魂飞魄散了,可是他最执着的灵魂却依然留在人间,等待和守护着洛芷珩的醒来。穆云诃为了洛芷珩哪怕是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但醒来后的洛芷珩,却一次次的叫人失望和难过。

    这就是穆云诃用尽全力去爱的女人?这就是那个为了保护穆云诃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女人?这就是一次次和穆云诃并肩在一起的女人?

    穆云诃眉头紧蹙,他怎么就觉得这么荒唐呢?如果曾经的那一切真的是爱,那么今天的这一幕又怎么解释?

    洛凝霜愣愣的,她的眼睛里还是眼花缭乱的蛇,她似乎已经听不懂穆云诃这话里的意思了,感觉到穆云诃抓着她的手,她完全顾不得其他了,冲进了穆云诃的怀里,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一般的紧紧的保住穆云诃,惊声尖叫:“啊啊,吓死我了,还好你来了,呜呜呜,好多的蛇啊,快带我走,带我离开这。”

    穆云诃眼底怒气横生再也遮掩不住,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敢说谎!

    “哪里有蛇?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究竟蛇在哪里!”穆云诃的咆哮在洛凝霜的耳边响起,他推开她的身体,平静的眸子此刻已经是充满火气:“洛芷珩,你骗人也用一点合理的谎言,欺骗我,你很开心吗?”

    洛凝霜费劲的解释着,可是她已经被吓破胆了,那些蛇在她眼中已经是爬上了穆云诃的身体和脸,她吓得就想要推开穆云诃,但又想着这是自己的最后一点希望了,便又紧紧的抓着穆云诃的手,哭泣道:“是那个瑞麟在陷害我!她将我带到这里,用那些可怕的毒蛇来折磨我。你好好看看啊,这么多的毒蛇在这,我怎么可能骗你?她为了得到你就欺骗我,还逼迫我让我放弃你,她才会放过我,我也是没有办法才那样说的啊,我不会放开你的,你要相信我。”

    她这样说,且神色中的惧怕也不是假的,穆云诃的怒火也一顿,冷厉的目光便看向了四周,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着什么,虽然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完全的穆云诃的能力,但是感觉一下空气中的波动还是可以的。1d7Td。

    这仔细一感觉,便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他又见洛凝霜那惊恐的样子,不经意的又看到了洛凝霜竟然大小便失禁,便更加的脸色难看。目光猛地看向了那站在树干上看热闹的洛芷珩。

    “你对她做了什么?”穆云诃冷声问,他显然已经感觉到洛凝霜的精神不对劲,而且空气中有大量的诡异波动,穆云诃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但洛凝霜精神恍惚,说着看见了许多的蛇,那模样不像作假,可是他却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这就诡异了。究竟他和洛凝霜两个人,谁的感觉是真的?

    洛芷珩看热闹正开心,见穆云诃冰冷的目光看来,便不满的哼道:“我能对她做什么?你将她看得这么紧,只不过是出来一小会而已,你就急急忙忙的找来了,还真是对她宠爱有加啊。”

    “我没有在和你说笑!说,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穆云诃这一刻是真的确定洛芷珩一定对洛凝霜做了什么,因为此刻空气中的波动相对减小很多,而洛芷珩此刻也什么都没有做,是不是就代表洛芷珩刚刚操控着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你爱信不信。几天的治疗已经结束了,要是没有意外的话,在有几次她就应该能彻底的恢复记忆了。如果在做三次她还没有记起来过去的事情,那么今后她就再也无法摆脱今天这样的局面了。以后她就只能被我一直治疗下去,直到她死去。”洛芷珩故意这般说,她倒要看看洛凝霜究竟要装到什么时候。

    哼,她就是要逼着洛凝霜自己露出马脚,自己打自己的脸。17904931

    她明着告诉洛凝霜,这次之后再不恢复记忆,那以后就都别想这恢复记忆了,以后她也会一直用各种各样折磨人的方法去医治她,她这辈子都别想要逃出魔掌了。

    只有这样才能逼得洛凝霜不得不‘恢复记忆’,也只有这样,洛芷珩才能进行下一步动作。几天不过是个开胃小菜,就将洛凝霜逼成这样,还让穆云诃对她有了不满,以后当真/相大白的一天,穆云诃也能更快速的接受。

    洛凝霜猛地听见洛芷珩的话,心里一阵哆嗦,又气又怒又惧怕,哆嗦着抓着穆云诃的手臂不放开。穆云诃也知道洛凝霜此刻精神恍惚了,带着洛凝霜大步离开这里,虽然不知道洛凝霜究竟看见了什么,但这么诡异他也不得不暂时放下心中的愤怒,也许她说那样的话,也只不过是被逼无奈?可是心里的伤痕和不满终究是落下了,穆云诃不会再对‘洛芷珩’有记忆中的那么热情。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