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0 死亡之面!(月票加450更)
    见穆云诃阴沉着脸将吓傻了的洛凝霜带走,洛芷珩也不生气,她理解穆云诃,穆云诃刚刚那样的态度已经是有厌恶存在了,厌恶了洛凝霜这个人,但是偏偏穆云诃的灵魂里对洛芷珩的感情是根深蒂固的,放不下对洛芷珩的感情,那就只能暂且忍耐洛凝霜这个人,只因为失去了灵魂力量的穆云诃,是怎么样也不会想到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不是真正的洛芷珩。

    想到洛凝霜被吓得大小便失禁,洛芷珩便觉得一阵痛快。她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另一棵大树,本来是静悄悄的大树上,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悄然出现,正在对着洛芷珩抛媚眼,女子的手臂上和脖子上盘着两条蛇,一条金色蟒蛇,一条黑色小蛇,那两条蛇散发着神秘和威严的气势,冷艳高贵不可一世,却心甘情愿的盘在女子的身上。

    而那女子,赫然便是妖娘。

    妖娘是蛇族的族长,虽然本身是个人类,但因为自小就和蛇为伍,又掌控着许多的蛇,如今洛芷珩送给洛凝霜的这场蛇群盛宴,妖娘的操控功不可没。在加上一点点令人产生幻觉的药粉,就能将人带入另一番场景之中,也就是传说中的幻境。

    穆云诃进不去幻境是因为他本身灵魂的关系,所以穆云诃看不见洛凝霜看见的场景。

    洛芷珩对妖娘使了个眼色,便跳下树干,追着穆云诃走去。

    洛芷珩回到马车上的时候,夏北松阴沉着一张脸,见到洛芷珩瞬间就是剑拔弩张,拔出长剑来就要杀了洛芷珩。

    洛芷珩冷笑一声,悠然的道:“哎哟,中原人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这难道就是你们口中的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你胡说八道!你哪里是救命恩人?你这么折磨阿珩,将她、你将她……”夏北松怒不可遏,可是那话他是怎么也说不下去的。本来洛凝霜就够丢脸的了,他要是在说一遍,那不是在洛凝霜的伤口上撒盐吗?只不过如今见到洛芷珩便更加的厌恶了,这么毒的女人,还真是时间少见!

    “我将她怎么了呢?夏将军还真是挺肤浅的啊,这偏听偏信,还只听信一面之词,就要对待我这个蛮荒首领动刀动枪的,说起来还是我长见识了呢。”洛芷珩反倒是不慌不忙的样子,戏虐的道。

    “首领牙尖嘴利我个大男人自然不会与你一般计较。但阿珩如今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首领这般百般刁难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夏北松厉喝道。17904931

    洛芷珩真想怒啸三声质问洛凝霜究竟谁该羞愧?究竟谁该为这场风暴来买单?张张嘴吧就能让人来针对自己的敌人,你洛凝霜还真的是好本事,可是你他大爷的是祸害的她洛芷珩的人品和人际关系!

    不要脸也要有个度,下贱也要有个界限!

    洛芷珩对象不是有些失望,纵然夏北松一心是为了她洛芷珩,但此刻夏北松这样盲目的信服和维护,让洛芷珩觉得夏北松也不过如此。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不过你可以拭目以待,最多在治疗两次,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她要是在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我这颗脑袋,随便你砍。”洛芷珩用手比划了下脖子,似郑重又似戏虐的说道。

    她会用更加残酷的方法去折磨洛凝霜,一次又一次的让洛凝霜彻底的身心俱疲,再到彻底崩溃。她要一点点的折磨的洛凝霜苦不堪言惨不忍睹,然后再弄死她。她就不信洛凝霜还能继续忍耐,在不‘恢复记忆’,就等着更残酷的惩罚吧。

    夏北松一愣,旋即眼中闪过狂喜,但接下来便是狐疑:“真的?”

    洛芷珩似笑非笑的看着眼装死装昏迷的洛凝霜,信誓旦旦的道:“能,一定能的!若是再有两次她还不好,那以后他就再也离不开我的治疗了。”

    洛芷珩明显的看见洛凝霜的身体一哆嗦,她嘴角的弧度扩大。不再理会洛凝霜,洛芷珩看向全身都散发着冷气的穆云诃,没事人似的问道:“听说洛芷珩的哥哥自从貌似送那宝贝回来之后,便一直重伤昏迷?不知现在可好?”

    穆云诃的目光刀子一般的落在洛芷珩的身上,警惕而阴冷的道:“你问他做什么?”

    洛芷珩眼中似乎带着真诚,笑道:“听说了这位的英雄事迹,觉得真的很让人敬佩呀。为了自己的妹妹,能做到这一步的实在是不多呢,我自来就崇拜英雄豪杰,对那些为了红颜和亲人不顾一切的英雄更是仰慕不已。如今听说洛公子身体不好,我刚巧会点医术,便想要前去帮忙看看。”

    穆云诃一直紧紧的盯着洛芷珩的双眼,见到她眼中的真诚并不作假,思量一会,便道:“去看可以,但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洛芷珩一笑,心里却着急起来,她能打什么歪主意呢?不过是想要尽快的见到哥哥罢了,那个只在记忆中模糊的哥哥,如今却成了洛芷珩真正的牵挂。哥哥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真的让洛芷珩感动不已,同时也愧疚不已。她只想要哥哥快点好起来,清醒过来。

    穆云诃见洛芷珩看向车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余辉随着忽起忽落的帘子落在她的身上脸上,她便如同被光芒同化,面上的面具也越发的神圣神秘,看不清她眼中的情绪,但那周身缭绕着的淡淡的落寞却让穆云诃没来由的心中一紧。

    他不由得想到,‘洛芷珩’是洛芷芜的亲妹妹,还是洛芷芜一直疼爱的,洛芷芜这一次更是为了她而差一点害死了他自己,可是‘洛芷珩’自从醒来之后就没有提过一次洛芷芜,哪怕他们已经提过也告诉过她,她能醒来都是因为洛芷芜几乎是用命换来的那颗千年人参。

    可是她一直表现的淡淡的,似乎是理所当然,又似乎是全然不在乎,根本不曾过问过一句关于洛芷芜哦事情,也不曾关心和表达过想要去看洛芷芜的想法。

    这是不是也太过于冷漠和无情了?

    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但人性总还在吧?怎么就能做到对自己亲哥哥这么不闻不问的呢?

    于是穆云诃对于身边这个‘昏迷的洛芷珩’越发的不满了,虽然已经换了衣服,但穆云诃依然会觉得有恶臭的味道犹在,那感觉,真的很令人作呕。穆云诃下意识的推开洛凝霜,向着洛芷珩的位置挪动了一下。

    那边夏北松见状立刻将洛凝霜接纳到了身边,巴不得穆云诃赶快闪开。洛凝霜却郁闷愤恨的要死。

    ——

    有了穆云诃的话,在拿上穆云诃的帖子,洛芷珩带着一份焦急和忐忑的心情,站在了将军府门前。

    阔别这里三年之久,如今在站在这地方,洛芷珩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递上帖子,很快便有人领着她进去,路过洛凝霜院子的时候,洛芷珩微微顿足,这里并没有重新修容建筑,一派荒废和狼藉,似乎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洛凝霜自己一把大火烧了这个院子,只怕当时她是想要将整个将军府都给毁掉的吧?只不过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她却玩了个金蝉脱壳桃之夭夭了,现在又来了个李代桃僵。只不过当年已经确认这里是有洛凝霜尸体的了,那么那个代替洛凝霜去死的人又是谁呢?

    “首领,这边请。”小厮喊了几声不由得声量提高。

    洛芷珩回过神来跟着小厮继续前行,不一会就看到了一座院子,院子里面充满了男人的阳刚和好武的痕迹。她跟着进了房间,便看见有太医和丫鬟正在忙碌着抓药熬药。洛芷珩心中紧张,催着小厮快点带她去见洛芷芜。

    绕过了一扇屏风,入目的便是一张床,床上躺着的男人被屏风挡住了光线,看不清面容,只觉得脸上一片阴影,高高的鼻梁凸起,反而显得他更加瘦弱。洛芷珩眼眶有些发酸,脚步不由得加快,当她终于看清了男子的脸,她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穆洛脸放洛。男子的皮肤非常白,白的不正常,就算是没有太多的光线,可是男子皮肤下的血管却依然清晰可见。英挺的剑眉,深深凹下去的眼眶,紧闭的双眼,还有一双异常妖艳鲜艳的红唇,散落的长发铺在深蓝色的枕头上,仿佛徜徉在大海中的海藻一般柔软飘逸。1d7Td。

    这是一个俊美的男人,虽然非常瘦弱,但却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阳刚之气。只不过这个男人却是顶着一张——死亡之面!

    洛芷珩看到洛芷芜的那一刻几乎手脚冰凉,心脏频频收缩聚集,鼻子酸涩眼眶一下就聚集了泪水。她熟读蛮荒历代首领继承的秘术宝典,纵观人之面目,便可以从上看出这个人的身体状态,而洛芷芜那张漂亮的仿若上了一层浓妆的脸,便是死亡妖姬的召唤!

    凝脂的肌肤,殷红的唇瓣,魅惑的气质,越是病弱快死,就越发的散发出令人不可阻挡的迷人美丽之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