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1 害人太医!真情流露有破绽!醋意翻腾不自知!

悍妇,本王饿了! 471 害人太医!真情流露有破绽!醋意翻腾不自知!

    洛芷芜这是身中都之兆!

    洛芷珩惊吓不浅,踉跄着脊背撞在了屏风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惊动了房间里忙碌的人们,却怎么也无法惊醒那些按入昏迷的绝色男子。

    “你怎么会在这?”一把苍老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慕容老将军也随之走来,看着洛芷珩的目光有探究,也有警惕。

    “怎么不会?你怎么对穆王朝的事情那么清楚?难不成你打探过穆王朝?还是你在爱穆王朝里什么探子细作?”穆云诃阴沉的样子几乎能将人吞噬。

    “首领还真是大义。”慕容老将军这句话挺不粗是赞扬还是讽刺。

    虽然很奇怪这蛮荒女首领对洛芷芜的态度,似乎很在乎很着急,但慕容老将军也聪明的不多问。

    “你什么意思?”慕容老将军当然更相信自己国家的人,但是洛芷珩这态度太激烈和郑重,慕容老将军就不得不心存怀疑的看向了那太医。

    穆云诃为自己这卑鄙无耻的想法感到悲凉,他怎么了?怎么可以这么可恶和恶毒?

    “不过你也别着急,我会想办法联系银月国,他们也许会有办法找到毒圣,在此期间我们会尽力的维系洛芷芜的生命的。”慕容老将军郑重的道,而后实在是憋不住了,低声问了一句:“首领和洛芷芜之间,是什么关系?”

    她在怀里,她在哭。穆云诃明白的那么清楚,心狠狠下沉,垂在身侧的手迟疑却还是落在了她的脊背上,一下一下哄孩子似的轻拍着。

    洛芷芜这种状况,绝对是支撑不了几天的。就算毒圣现在收到消息赶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洛芷芜这种状况最多四天,最少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太医闻言骇然抬头。

    她的亲人,就在眼前,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世上唯一的哥哥就这样消耗掉最后一点生命吗?

    “洛芷芜,洛芷芜要死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该死,应该死的人是我,不是他。我为什么没有早点来,如果我早点来找他,他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穆云诃,他死了我还怎么活下去?”哥哥为了救自己而死,让她还怎么有脸活下去?

    慕容老将军想不到太医的心思,只以为这太医是不是被什么人收买了,来害洛芷芜?如果他一直给洛芷芜吃得都是毒药,那就你那怪洛芷芜医治不见好转,昏迷不醒了。想到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能收买人下黑手,慕容老将军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也怒不可遏的一脚踹在了那太医的身上,咆哮道:“说!再不说老子就请旨灭你九族!”

    太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脸恼怒的道:“法老明察,微臣是皇上派来照顾洛小将军的,绝对是尽心尽力啊,不知道这位姑娘究竟是什么意思,还请法老给微臣做主啊。”

    洛芷珩一愣,咬咬唇瓣,她能说什么?现在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罢了,而且她还要让穆云诃自己认出她来,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凭着瑞麟的身份去做,所以现在不是最好的揭开身份的时刻。

    “不、不是的!”太医大惊,连忙否认。

    慕容老将军火气噌噌的,也跟着骂了一句‘狗/奴/才’,而后又怒道:“那你给洛芷芜吃的药是不是毒药?”

    慕容老将军见太医这样,心里的疑惑变成了惊怒,他沉声喝道:“混帐玩意!还不快快如实招来?你究竟给洛芷芜吃的什么毒药?你是不是包藏祸心想要害死洛芷芜?”

    穆云诃竖起耳朵等来的竟然是这样两句话,瞬间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碎了。他说不清那感觉,只觉得疼得自己全身都在哆嗦。她不说清楚,但是她的态度和下意识已经表现的很清楚了。她在乎洛芷芜,在乎到甚至洛芷芜要是死了,她也活不下去的地步!

    太医更加惶恐,匍匐在地老泪纵横的道:“是微臣糊涂,法老饶命啊。”

    “你认识洛芷芜?”慕容老将军上前几步,想要更加看清楚洛芷珩眼中那让他都觉得恍惚悲痛的光芒,但等他靠近洛芷珩的时候,洛芷珩已经收起了眼底的痛。

    “这就是你们穆王朝的人?简直是畜生不如!”洛芷珩讥讽的喝道。

    洛芷珩猛地想到了毒圣楼云,心理面的愁云惨淡一下子就好像被开了一扇窗,亮堂了起来。她怎么能把毒圣给忘了呢?这个世上还有毒圣不知道不能解开的毒吗?

    自己国家的人的生死和龌龊的事情,竟然是别国首领看出来的,这让他们穆王朝情何以堪?

    “不不是毒药,只不过洛小将军吃了这药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这些汤药都是滋补的而已,不能治病。”太医已经面如死灰,能说的都说了。

    慕容老将军怒了,可是脚步却硬生生的顿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这俩人抱在一起,咋就那么和谐呢?好像他要是真的将他们强行分开了,那才是大错特错一般。慕容老将军纠结的两条白眉毛都快纠成一团了,以免觉得愧疚与洛芷珩,一面又无法逼着自己上前分散他俩。

    那太医却还是更这脖子犟道:“我自然是能看出来洛小将军究竟是什么病症,不然我还会在这里给他开药医治吗?而你是什么人?你是大夫吗?你竟然敢来质问我的医术,简直是不知所谓!”

    她反反复复的就这么几句话,她声音哀切沉痛,带着浓浓的舍不得。却无形中的刺痛了穆云诃的心。穆云诃的手臂僵硬起来,声音也绷紧了:“谁要死了?”

    “你他娘的知所谓!”洛芷珩勃然大怒,上前一脚将那太医踢得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她却依然压制不住怒火的阴冷道:“混帐东西!皇上让你来医治洛小将军,那便是让你医治好他,而不是蒙蔽圣上,为保自己,草菅人命!”

    “还来得及吗?已经病入/膏/肓了呢。”洛芷珩讽刺的看着那太医,那太医必须死。

    “他不在穆王朝。”穆云诃阴沉的道。

    穆云诃某地的阴沉几乎残暴。听不出是讥讽还是怨怼的道:“你竟然还知道毒圣?”

    她为了他而哭成这样,她说她早该来找他,她说他死了她也不能活了……

    慕容老将军这才醒过神来,连忙的道:“首领能一眼就看出来其中关键,想必也是有过人之处,首领可知道洛芷芜这究竟是什么病?”

    “只是听闻洛小将军的事情,深感欣赏和敬佩罢了。这才求得神官阁下让我来见一见洛小将军……”只是她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已经病入/膏/肓的各个!

    穆云诃是想要拒绝的,可是洛芷芜是洛芷珩的亲哥哥,又是为了洛芷珩才变成这样的,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拒绝,更何况洛芷芜还是银月国的皇孙,毒圣怎么也是洛芷芜的姨夫,银月国的人知道了也不会不管洛芷芜的。

    可是好奇怪,为什么他要这么愤怒?她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与他有什么关系呢?他为什么这么痛?而他的心底,竟然卑鄙且可耻的想着,死吧死吧,只要洛芷芜死了,瑞麟最心爱的男人便不在了。

    洛芷珩眼底蓄满了泪光,那一刻的她说不可掩藏的悲伤,愣愣的抬头,那双眸子便撞进了慕容老将军苍老的眼中,使得慕容老将军一愣之后,心底有种诡异的感觉蔓延开来。

    慕容老将军在身旁看得都傻眼了,他脾气火爆,上前一步就想分开这俩人,穆云诃不能做对不起洛芷珩的事情,可是穆云诃竟然当着他的面和其他女子搂搂抱抱,这成何体统?难道穆云诃变心了?

    穆云诃得知洛芷珩竟然留在将军府照顾洛芷芜的时候,暴怒的摔碎了他珍惜的一方砚台,闭门一日不出门,杜绝一切来客,包括那个顶着洛芷珩身份的洛凝霜。

    洛芷珩是听过皇帝对洛芷芜的看重的,洛芷芜当年离开,就是打算投身军旅的,那个时候的皇上正在边境战斗,洛芷芜阴差阳错的得到了还是太子的皇上的赏识,一路骁勇善战,也被一路提拔上来,这一路的惊险危险都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太医一个激灵,颤抖着唉声道:“法老饶命,一切都是微臣的错,与家人无关啊,还请法老放过微臣一家老小。微臣什么都说。微臣气势并不知道洛小将军究竟是什么病症,这些天来微臣医治揪心不已,在努力的想办法,但是都不能查探出来洛小将军的病症,微臣很怕皇上怪罪,便、便一直隐瞒着真实情况。”

    但洛芷珩依然能从这声音里,听到属于穆云诃特有的别扭却真实存在的关切。她抬头,双眼中水濛濛的充满雾气,理所当然的扑进了穆云诃的怀中,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那颤抖的身体,浓浓的哀愁,还是让人看得分明她有多伤感。

    “我倒要问问他们在做什么!”洛芷珩震怒,指着那脸色难看的太医咆哮道:“这人是谁?谁让他来医治哥……洛小将军的?那碗药,真的能给洛小将军喝吗?”

    拳头紧紧的攥起,不知名的愤怒和伤痛在咆哮,在嚎叫,在肆无忌惮的撞击着穆云诃的胸腔新房,疼痛如炸开了一般,炸得他整个人整颗心都碎裂一般的疼痛着,抽搐着。

    慕容老将军气得满脸通红,阴笑道:“饶命?就凭你今天这罪状,就足够你死上一万次的了,你说,洛芷芜这么长时间一直昏迷不醒,是不是就是被你这个混帐耽误的!”

    “我很欣赏他,不愿意他死。”洛芷珩只能这样说。

    她和洛芷芜是什么关系?她曾说过她要求他帮助她找到她爱的男人,那个男人只有他才能帮她彻底的找回来,她接近他只不过是因为想要找到那男人而已。她向他要了洛芷芜的地址和情况……

    洛凝霜一想到这就是一个哆嗦,她是绝对不会跟着那个恶毒的女人的,也绝不会在接受她一次的治疗,可是穆云诃他们态度十分坚决,让她必须继续接受治疗,洛凝霜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办法能救自己脱离苦海了。而且还能够挽回穆云诃的心,虽然有些危险,但她必须铤而走险,在拼一把!

    有太医端着药碗来到洛芷芜的床前,企图将那一碗黑乎乎浓稠苦涩的药物喂给洛芷芜。洛芷珩眼皮一跳,不受控制的上前一步猛地将那碗药打落掉地,汤药的苦涩蔓延开来,碎了一地。

    来不及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手指颤抖的指着那太医,洛芷珩咬牙切齿的怒道:“你根本就看不出来洛芷芜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懂得医治洛芷芜的病症,但是因为皇帝说治不好洛芷芜的病,你们这群太医就提头来见,所以你们惧怕死亡,就欺上瞒下,装作能医治好洛芷芜,却暗地里不尽心,还祸害洛芷芜,是不是这样!”

    “你说什么?!”慕容老将军惊怒交加,骂人的话叽里呱啦的冒出来,将那太医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

    “对不起,我什么也做不了,他快要死了,我什么也做不了,他快死了……”洛芷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真实情绪,穆云诃的到来,穆云诃的怀抱,永远是洛芷珩最最依靠的港湾和安息地,她永远也无法子啊穆云诃面前掩藏最最真实的自己。

    这个想法让穆云诃那一瞬间就再也不能淡定!前所未有的杀机迸现,他是真的想要杀了洛芷芜。可是她说,洛芷芜死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中毒,只是已经晚了,那剧毒已经蔓延到了四肢百害,想要解毒难上加难。最起码,我不行。”洛芷珩全身都好像虚脱了一般的靠在墙上,愣愣的看着洛芷芜,心痛和彷徨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哀痛。

    都这样了还遮掩什么?就直接说洛芷芜就是那个你心爱的男人吧!

    慕容老将军实在受不了洛芷珩的哭泣,还有穆云诃那满身强大而危险的气息,沉声道:“现在哭不是时候,这人不是还没有死呢吗?也许还有救的,你不会解毒,咱们找个解毒的高手来不就好了吗?”

    慕容老将军一双眸子凌厉明亮,声音低沉:“说清楚,什么草菅人命?”

    芷这珩吓子。“混帐东西!”慕容老将军又踹了那太医一脚,便扬声吼道:“来人!快去太医院,将所有太医都找来为洛芷芜治病。”

    多讽刺?一个本来只要对症下药,解毒就能救活的人,却偏偏这么多天以来一丁点进展都没有,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消耗掉生命。明明可以活着的大好青年,你这太医医治不了,大可以说实话,找来更多的人来医治的,偏偏太医却自私自利的为了自己的名利和生命而害死了国之栋梁!

    “你做什么?”慕容老将军惊怒,上前一步推了洛芷珩一把。他来便是照看洛芷芜的,洛芷珩的亲哥哥,又是他武将的后生,多加照拂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没想到遇见了洛芷珩这个蛮子。

    洛芷珩刚刚升腾起来的希望,在一次破灭。

    可是这个用尽心力来照顾和呵护自己的哥哥,竟然眼看着就要被这个庸医给害死了。她怎么能不怒,怎么能不恨?

    洛芷珩莫名其妙的发愣,慕容老将军若有所思的看着洛芷珩,那太医被慕容老将军命令抓起来交给皇上处理。洛芷珩更是不顾忌的留下来照顾洛芷芜。

    “穆云诃,我该怎么办?洛芷芜要是死了,我这辈子都会良心难安,就算活着也会再也不能开心快乐了,都怪我,一切都怪我,如果我早一点回来,他就一定不会是这样的。”洛芷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哀伤遇见穆云诃便如同找到了可倾诉可宣泄的渠道,一发不可收拾。

    洛芷珩一愣,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吧,毕竟几年前这里的事情南朝的事情,后来传遍了大江南北,就算蛮荒是个很偏远的地方,但是已经三年了呢,怎么可能不知道呢?阁下还请帮帮忙,让毒圣来医治洛芷芜吧。”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是个什么太医?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却依然无法治愈他?为什么他现在还躺在床上浑浑噩噩的?你知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昏迷不醒?你看出来他的病症了吗?你又是怎么做的?你端来的药物又是治什么病的药!”洛芷珩瞪圆了眼睛,一声大过一声的质问,咄咄逼人的气势让那太医汗如雨下。

    那么,洛芷芜就是那个她口口声声说的最爱的男人?!

    洛芷珩沉默了一下,终于发现了穆云诃的情绪似乎很不对劲,她只能看向慕容老将军,炔烃老将军道:“毒圣确实不在穆王朝了,因为洛芷珩之前一直昏迷不行,毒圣他们都纷纷周游列国寻找办法来医治洛芷珩,至今依然没有回来。”

    洛芷芜对皇帝是真心实意的忠诚,皇上赏识看重洛芷芜,洛芷芜此刻这般情况,皇帝怎么可能不着急不在乎?洛芷珩甚至可以想象皇上对太医下死命令的时候的样子,哪里能想到,这群太医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会医治竟然还敢欺瞒不报,就想这样活活拖死洛芷芜!13acV。

    于是在穆云诃拒绝见她后的第二天中午,小喜子给将自己关在房中的穆云诃送来了一个巨大的‘惊喜’:“主子,七碗刚刚来报,说夫人恢复记忆了!”

    洛芷珩抓着他的手臂说道:“自然是知道的,大名鼎鼎的毒圣能解任何毒。她不是就在穆王朝吗?你不是认识他吗?快点找他来帮忙给洛芷芜解毒。”

    “怎么会?”洛芷珩惊呼起来。

    “我还有事,这里的事情就交给老将军了。”穆云诃拂开洛芷珩紧抓着他的手,冷冽的声音随着他的离去留下一室冰霜。

    洛芷珩一听这话眼睛一亮,一把推开了穆云诃:“对,我不能解毒,但一定有人能可以解毒的啊。解毒,毒圣!”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以至于穆云诃那沉稳的脚步声就显得格外的沉重和清晰。

    洛芷珩一着急也是蛛丝马迹尽情的泄露,穆云诃在盛怒之中,却依然敏感的抓住了什么,捏着她的手腕眯着眼眸危险的道:“你怎么我认识毒圣?又是怎么做的毒圣在穆王朝的?”

    慕容老将军一听便是震怒不一,他喝道:“混帐!你竟然敢如此胆大妄为?这是其君之罪,就这一条就足够你满门抄斩的了!洛芷芜是胡那个地看重的大将,你竟然敢如此轻视糟践,你倒是好大的胆子!”

    慕容老将军一张脸青白交加,简直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他活了一大把年纪,就没这么丢人过!而这一次,他的脸面丢到了国外去了。

    洛芷珩气得简直要哭了,那是她的哥哥,是辛辛苦苦不惧生死带着宝物回来救她性命的哥哥!虽然她来到这个世上并没有和洛芷芜真正的见过一面,虽然洛芷芜带来的那宝物不是真正的用到她的身上,但 洛芷芜对洛芷珩的疼爱和在乎不是假的,洛芷芜对洛芷珩的心意也不是假的。

    再说你和洛芷芜是啥关系?干啥在这哭哭啼啼的没完没了呢?

    “我……”太医匍匐在地上被问的哑口无言,却依然是死咬着说自己能医治好洛芷芜,说自己觉绝无害洛芷芜之心。

    “怎么了?”低沉的声音不复曾经的温柔,冷硬的仿佛能刺伤别人。

    她只不过是学了一些蛮荒秘术,但那都不是正经的医术,她不会解毒,就算明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也依然是无能为力的。那感觉,真的让洛芷珩觉得非常无力和绝望。

    洛凝霜被洛芷珩吓破了胆子,真的再也不敢接受洛芷珩的治疗了,他们都看不到洛芷珩在折磨她,可是她就是身心受虐,她必须要拯救自己。想到了洛芷珩说的话,说自己在经过两次治疗,这两次之内应该就恢复记忆了,要是这两次的治疗还不能记起来的话,那这辈子就必须跟着洛芷珩那个狠毒的女人了。

    洛芷珩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心如刀绞的呢喃:“明明能医治的,明明可以好起来的,却偏偏被则庸医给硬生生的耽误了,洛芷芜这是要被活活拖死啊,他不是死在战场上,不是死在半路途中,不是死在了无药可救,竟然是死在了被自己国家的庸医不医治而死?哈,哈哈哈哈……”

    “究竟怎么了?”她哭的他心慌意乱,冰冷的语气也缓缓软和了下来。

    洛芷珩也是怒不可遏,冷声道:“狗/奴/才!”

    “放屁!不是这样?你大爷的!”洛芷珩暴躁了,她原地转了两圈,一个没忍住一转身,又一脚重重地踹在了太医的心窝上,洛芷珩的脚也嘎嘣一声脆响,她忍着脚踝上的剧痛,声音狠戾:“那你给我说说,洛芷芜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还不好?你不是说你知道他是什么病吗,你不是说你能医治吗?那你说什么时候你能治好他?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有你那碗药,来呀,告诉我,你那碗药是什么药呢?洛芷芜喝下去之后会有什么效果呢?”

    “不、不是,也是的。微臣因为一直找不到方法医治洛小将军的疾病,便一直只能用调理和滋补的药物来维持洛小将军的生命,但是洛小将军最近几日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微臣无能,只怕洛小将军时日不多了。”太医战战兢兢的说道。

    他可真坏,竟然期待着洛芷芜的死亡!

    穆云诃的脸色渐渐阴沉,眼底有不知名的狂风巨浪在咆哮,那拍着她脊背的手也子啊抬起来之后,终于无法在落下,因为已经僵硬的快要碎裂。穆云诃看向床上平静躺着的洛芷芜,眼底的狠戾却一寸寸如同困兽走出牢笼一般浮现,危机四伏,杀意迸现!

    转过屏风,穆云诃的目光一瞬间就凝聚在洛芷珩的身上,只觉得她那满身哀痛如有实质一般,直戳他的眼窝子一直到心底,疼痛无声无息的蔓延开来,穆云诃的眉头便纠结在一起,脚步不由自主的走向洛芷珩。

    但他就是不甘心!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因为是洛芷珩说出口的,他就是不甘心救治洛芷芜,不愿意让洛芷芜好起来。倘若洛芷芜好起来,这瑞麟还不赶紧就和洛芷芜双宿双飞了?

    一夜未眠的穆云诃骤然听到这话,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房间。

    洛芷珩恢复记忆的消息就好像插了翅膀一般,不过一个时辰,便大街小巷无人不知了。而努力照顾洛芷芜的洛芷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弧度,终于‘恢复记忆’了吗?那么咱们之间的游戏终于真正开始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画纱继续努力去,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