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3 讽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面对洛凝霜的到来,洛芷珩表现的很淡定,同时也很兴奋,但穆云诃就明显的阴郁的多了。

    他是背着洛凝霜来这里的,他下意识里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来见别的女人,那种对洛芷珩的愧疚是不容忽视的,但洛凝霜竟然追来了,这让穆云诃有种被不信任,同时被跟踪的恼怒。而更多的还是因为被她发现了他见别的人而内疚。

    纵然三年后醒来的洛芷珩,让穆云诃没有什么感觉,也做了一些让穆云诃不满的话,但洛芷珩还是洛芷珩,只要他还活着,穆云诃就不会死,穆云诃还在,洛芷珩在穆云诃的心理就不会被抹杀。

    所以穆云诃开口的时候声音是略显低柔的:“你怎么来了?”

    洛凝霜学着洛芷珩的表情,声音性格都在模仿洛芷珩,显得极其的愤怒和张扬的道:“自然是跟着你来的。你也别不满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还不是你不见我,我去找你的时候发现你出门了,这才跟着你的吗?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背着我见别的女人!”

    穆云诃就哑口无言了,他的目的就是明确的,来找洛芷珩。可洛凝霜这样的质问,让穆云诃心理格外的反感。

    洛芷珩见穆云诃那样温柔的对洛凝霜说话,自然是怒不可遏的,她冷笑的将矛头针对洛凝霜,讥讽的道:“洛姑娘这话说的还真是太好笑了。洛姑娘你能好起来难道是你自己的功劳吗?你如今能够清醒过来,都是因为你的亲哥哥不辞辛苦艰难带回来的那根人参吧?可是我怎么没感觉到你有一点感激你哥哥的心呢?”

    洛芷珩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扫了一眼也想到了的穆云诃那不太好看的表情,再看洛凝霜那张变化多端的脸,勾唇一笑,言辞刻薄挑剔的道:“你来这里一点回娘家的感觉没有,穆云诃甚至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询问你怎么来了?多可笑呀,这里是你娘家,你回来不是很正常吗?而你来了,不是来看望为你而在生死边缘上挣扎的哥哥,而是来捉歼的吗?洛姑娘,你怎么好意思站在这里理直气壮的质问别人的呢?那传闻中聪明热情的小王妃,就这个德行?”

    洛凝霜一张脸因为洛芷珩的话而五颜六色,她倍感屈辱,但洛芷珩说的却是事实。她无法反驳一句话。

    洛芷珩不给洛凝霜开口的机会,又冷嘲的道:“至于你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你的冷酷无情呢,来照顾传闻中为了妹妹而不顾一切的哥哥。怎么,你有意见吗?”

    洛凝霜似乎找到了把柄一般,立刻抬起脑袋大声道:“你是什么身份,我哥哥轮得着你来照顾吗?你也太看得起自己的身份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在乎哥哥?我这次来就是来看哥哥的。”

    “哦?空手来的?一进门就兴师问罪?你就是这样来看望病人的?你进门到现在,你哥哥就躺在你面前,你不仅一句问候没有,一点伤感没有,甚至连一个关切的眼神都没有,你关心你哥哥?嗤,你这话也就能欺骗一下你昏迷不醒的哥哥吧。”洛芷珩白眼一翻,二郎腿一翘,一脸讥讽的道。

    洛凝霜像被踩住脖子的鸭子,涨红了脸,喉咙里发出嘎嘎嘎的粗喘声,却终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暗恨洛芷珩这个什么破首领,简直是多管闲事,阴魂不散,和她反冲啊!怎么一遇见这女首领,她的日子就这么难熬呢?

    洛凝霜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穆云诃,求救的拉着穆云诃的手臂道:“云诃,你要相信我啊,我不是不在乎哥哥,不是冷血无情啊,我只不过是刚刚醒来,一切都还没有熟悉而已,而且哥哥除外那么多年,我也有好久没有见到了,一时疏忽大意而已。你不要听信小人谗言就误会我啊。”

    “一时疏忽大意?哎哟喂,好强大的理由呢,我怎么就觉得那么刺耳呢?只怕从你醒来开始,这洛芷芜三个字就在你面前出现了不止一次两次了吧?都有人在你失去记忆的时候,告诉你你是洛家的大小姐,是贵族千金了呢,怎么能没有人告诉你,救了你性命的人是你的亲哥哥呢?你忘记了?你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干脆就不愿意记住有洛芷芜这么个人?”

    “瑞麟!你够了!不要太过分啊,我已经忍受你很久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这里是我家,请你立刻离开!”洛凝霜怒不可遏的吼道。

    但在洛芷珩看来,这是恼羞成怒的表现,洛芷珩自然不在意了,她挑眉笑道:“恼羞成怒了吗?怎么,我说中你的心思了,所以你难受了?别啊,你应该继续发扬你二皮脸的精神,这样你就可以不用有任何负担的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洛凝霜心惊肉跳的看着洛芷珩,只觉得她话里有话,她实在不敢再和洛芷珩周旋了,便怒声道:“来人啊,都是死人吗?都看不见你们主子被人欺负吗?还不快点将这个践人赶出去!”

    “洛芷珩!”穆云诃忽然出声呵斥,对于她出口那两个字深感不满。

    “你干嘛?穆云诃你是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而骂我吗?我是阿珩啊,我是洛芷珩,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还是穆云诃吗?你的心里我们的感情还存在吗?”洛凝霜将一个充满伤心和哀怨的妻子的角色,演绎的惟妙惟肖。

    穆云诃果然面露愧疚之色,但转瞬即逝。他正色道:“这和我们之间的感情没关系。洛芷珩一直是一个正义而善良的女人,她在三年前,对于穆云诃来说是一切包括生命,三年后一样也是这种意义,但是我不希望这种意义因为三年后的你而瓦解,你是洛芷珩不假,但洛芷珩从来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仗着穆云诃的疼爱而做一些荒唐的事情,说一些无理取闹的话。你是洛芷珩吗?你还是三年前的洛芷珩吗?你扪心自问,自己看看现在的你,还哪里有曾经的洛芷珩的样子?”

    穆云诃这一番话,可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洛凝霜被这话吓得脸色剧变,心理面一直在咆哮,难道他发现我不是洛芷珩了?他发现了吗?不会的,不会的啊!她才刚刚恢复记忆,还是没都没来得及做,甚至连个破绽的机会都没有露出来,穆云诃不可能发现的。

    强忍住心神,洛凝霜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有些小心翼翼的道:“云诃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是阿珩啊,你难道已经不爱我了吗?”

    洛凝霜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一面恐惧穆云诃给予肯定的答案,一面又很期待穆云诃说不爱洛芷珩了,那样似乎她就能从中得到快乐一般。

    而穆云诃却道:“穆云诃永远爱洛芷珩,这点死也不会变。”

    洛凝霜心头失落,但却难掩兴奋,只要穆云诃还爱着洛芷珩,那她就有继续挥霍下去的余地和资格。她笑着挽住穆云诃的手道:“既然这样那你就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我真的很难过啊,我不愿意你在说那样的话了,我也还是曾经的我,只是我经历了那样的事情,真的太害怕失去你了,我们之间错过了三年,还有几个三年给我们去错过呢?你说呢云诃?”

    她软语哀求,又频频提到曾经,饶是穆云诃心里再有波澜,却也还是软和下来面容。

    洛芷珩在一旁凉凉的道:“你们难道不觉得当着一个为了你们的幸福,都快要死掉的人面前谈情说爱,很不道德吗?”

    洛凝霜气结,又有掩藏不住的得意,现在她还是认为洛芷珩是看上了穆云诃,所以她尽可能的当着洛芷珩的面秀恩爱,刺激洛芷珩。洛芷珩此刻的尖酸刻薄,她就全当是洛芷珩受不了刺激了。

    洛凝霜趾高气扬的道:“你说的对,我们不应该这样,但这里是我们家,洛芷芜是我哥哥,用不到你照顾。现在我已经好了,自然会留下来照顾我哥哥的,请你离开我家。我不希望我哥哥被一个危险恶毒的女人接近。”

    “哼,你有本事就去和你们皇帝说吧,现在我留在这里照顾洛芷芜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了,你们皇帝亲自请我照顾洛芷芜呢,你要么留下,留下就别唧唧歪歪,要么就滚,滚了就别再来。我还真怕洛芷芜这汉子会因为你而活生生的奇思。”洛芷珩很不客气的道。

    穆云诃蹙眉,洛凝霜气得摇晃着穆云诃的手臂道:“云诃你看看这个恶毒的女人!她把我们将军府当成什么了啊?云诃你快点赶她走啊,哥哥有我们照顾就好了,不需要一个外人的。”

    穆云诃目光阴暗的扫了一眼洛芷珩,而后却对洛凝霜道:“确实是皇上请她照顾洛芷芜的,这是皇上私下里的请求,并没有公开,所以你最好不要闹到皇上那里去,不然皇上脸面上难看,我们都不会好过。”

    洛凝霜明显是吓了一跳,她虽然胆子不小,但是忤逆皇权,挑衅皇帝,她还是不敢的,果然真的就不开口了。

    洛芷珩嘴角笑容扩大,毫不遮掩的用赞赏的目光看着穆云诃,那目光又带着一点妩媚的挑/逗,似水温柔。穆云诃只淡淡的扫了一眼,便在不看她,只是那身侧的手却渐渐的攥成了拳。

    洛芷珩心情很好,因为穆云诃竟然帮助她说谎了呢,帮助一个陌生人去欺骗穆云诃最爱的洛芷珩,这对于洛芷珩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刺激的事情。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皇上请她照顾洛芷芜这件事情。穆云诃愿意帮助她阻拦洛凝霜,是不是就代表现在的她,凭着这蛮荒女首领的身份,在穆云诃的心里也有了一些位置?

    这感觉太刺激强烈,洛芷珩好像在挑战自己,战胜过去的自己,让新的自己也成为穆云诃的最爱。

    “现在洛芷芜的一切都交给我打理,他的一切我说了算。你既然要留下来照顾他,那就从最基本的做起好了。帮洛芷芜擦身体吧,你是他亲妹妹,这件事情不难吧?”洛芷珩指使起洛凝霜一点不手软,见洛凝霜不满的瞪眼,洛芷珩就不软不硬的道:“该不会是不愿意吧?啧啧,神官阁下身边站着一个狼心狗肺的啊……”

    “你闭嘴!我没有说我不愿意。”洛凝霜冷冷的怒道,愤怒的拿起帕子拧干了给洛芷芜擦身体。

    洛芷珩对穆云诃道:“你能不能去帮我看看药熬好了吗?别人我不放心,如今这熬药的人都是慕容老将军亲自派来的呢。”

    穆云诃蹙眉,目光警告的看着她。

    一如多年前一样,她有什么小动作,想做什么说什么,他总能第一时间就洞察到。

    洛芷珩笑得娇媚,却带着打趣:“怎么?你害怕我把那洛姑娘吃掉吗?”

    “希望你有分寸。”穆云诃压低了声音警告一句,却真的离开了。

    洛芷珩开心极了,穆云诃一次又一次的向着自己,虽然还不能做到最好,但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最起码穆云诃现在在一点点的恢复过去听话的忠犬性格。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对穆云诃的企图绝对不会如你说的那么简单。你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你又接近我哥哥,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最好你不要在耍花招了,因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洛凝霜阴森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洛芷珩妩媚一笑道:“你以为我想干什么呢?你来告诉我我应该干点什么让你不放过我呢?还有哦,我是蛮荒首领,你不会是记起来过去,就忘记了现在吧?”

    洛凝霜目光阴森的看着洛芷珩,她是不相信洛芷珩这些话的,从洛芷珩这几次对她做过的事情来看,洛芷珩绝对是别有目的。可是她就是想不出来这个女人能有什么目的呢?

    “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洛凝霜在没有穆云诃的地方,面目也不再掩饰的暴露出可憎和凶狠。

    “我拭目以待。”洛芷珩目光危险的眯起,声音渐冷。

    而后洛凝霜给洛芷芜擦拭身体,这些其实都应该是佣人做的,但洛凝霜也想要表现一下她和洛芷芜的‘兄妹情深’。毕竟洛芷芜疼爱洛芷珩这是千真万确的。洛凝霜对洛芷芜的感情非常复杂。

    小时候,她从来都是躲在一旁看着少年洛芷芜将洛芷珩抱在怀里,背在肩上,举过头顶,陪着洛芷珩疯玩疯闹,呵护洛芷珩,保护洛芷珩,那种恨不能将天下最好的东西都弄来,只为了博她一笑的感觉太强烈了,以至于她疯狂的羡慕嫉妒,也疯狂的恨着。

    洛家的男人向来都是偏心眼的,他们不论对错,只要那个人是他们放在心里的让你,那就算是错的,只要是那个人做的,便也是对的。洛家的男人没有原则,他们为了洛芷珩可以不惜一掷千金,就为了洛芷珩看上的一件裙子,他们就花了大价钱买来。

    那一年,洛芷珩满心欢喜的穿着生日礼物的那条漂亮裙子,而她洛凝霜,就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羡慕的看着自己的姐姐,被人簇拥着张扬欢快的蹦蹦跳跳。没有人看见小小的她,躲在角落里的辛酸,所有人的目光都只会围绕着洛芷珩转悠。

    洛凝霜陷入了曾经那些不堪的回忆里,那些回忆是她痛苦和疯狂的根源,她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有错,那么小的自己能懂什么呢?他们一点点疼爱都不愿意分给她,错就是他们的,所以他们死了都活该!

    她已经距离成功进了一大步了,她灭了洛芷珩那个罪恶根源,下一个就要灭掉让她痛苦的罪魁祸首,就是她名义上的父亲洛格!

    不过洛格远在天边,她还动不了手,但是总有一天洛格会回来的,现在她是占卜神官的妻子,就算洛格回来了,那也是要跪在她面前,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王妃,喊一声夫人的!

    洛凝霜一想到那个带给她无限痛苦的父亲,有一天要毕恭毕敬的跪在自己的面前,她就兴奋的双手颤抖。

    至于这个哥哥,哼,就算他找来了那根三千年的人参,救活了她又怎么样呢?伤害早就已经存在了,哪里能是这么点小恩小惠就能抹去的呢?更何况她这位亲哥哥要救的人可不是她洛凝霜,而是洛芷珩呢。

    那么洛芷芜的恩情,就让洛芷珩去背负亏欠好了,与她无关!

    她真是恨不得洛芷芜就这么死了,以后她就能少一点危险和威胁了。

    洛凝霜想的太入神了,忘记了洛芷珩还在身边,身上的怨气和怒气,还有狠戾都泄露出来,她的手起着洛芷芜已经瘦得骨节分明的手,力道大的将洛芷芜的手都掐出了红痕。

    “你做什么!”洛芷珩一声娇喝,一巴掌打落了洛凝霜的手,拽起她迎面就给了她一巴掌,打得洛凝霜踉跄的后退,茫然中透出强大的怒火。

    “你干什么?你这个疯子!”洛凝霜怒声大吼道。

    洛芷珩小心的托起洛芷芜的手,对她怒目而视:“你说我干什么!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你就是这么照顾将你救活的哥哥的?你是要照顾他,还是要杀了他?如果你做的不心甘情愿的话,那就请你滚蛋,没有人喜欢看你在这里演戏,装好人。”

    洛凝霜见洛芷芜的手都红肿起来,也是一惊,但她连忙辩解道:“你少在那危言耸听,我刚刚不过是走神了一下而已,我不是故意的。哥哥也一定不会怪罪我。还有,请你自重一点,这里是我家,还轮不着你来赶走我。也请你放尊重一点,那是我哥哥,你不要脸我不管,但我哥哥的脸面还是要的,他不能被一些不干不净的女子触碰玷污。”

    洛芷珩怒极反笑:“玷污?这世间最好的男子都被你玷污了,哪怕他没有被你碰过,但因为你在他身边,他都变得没了光华,要说玷污,谁能别过你?”

    “你什么意思?”洛凝霜大叫。

    “这是怎么了?”穆云诃快步走来,见到洛芷珩正居高临下的与跌坐在地上的洛凝霜对峙,便面色难看,他就不明白了,怎么这两个女人一碰到一起就总是这么麻烦?

    洛凝霜抢先开口,委屈的道:“云诃,我好疼啊,她刚刚竟然无缘无故的推我,还不让我靠近哥哥,她嫌弃我照顾哥哥不用心,要自己照顾。可是你看看她啊,她竟然将哥哥的手都给擦肿了。”

    洛凝霜是狗,最会反咬一口!

    洛芷珩竟然一点也不差异不惊奇,对于洛凝霜这种小人行径和恶人先告状,她表示很淡定。洛凝霜还是不够了解穆云诃,当穆云诃是个白痴呢?哪里就能听信她一人之言?

    果然,穆云诃转过头来问洛芷珩:“怎么回事?”

    “就你看到的啊,她不好好照顾洛芷芜,我只不过是拉开她而已,谁知道她会突然坐在地上?我就觉得奇怪了,这么幼稚的诬陷,你是怎么玩出来的啊?你难道不觉得脑残吗?还是你以为穆云诃是脑残?这么点小把戏他都看不出来?”洛芷珩态度轻松,明显的摆出一副不与脑残计较的架势。

    穆云诃沉默了一下,要说过去,穆云诃会毫不犹豫的相信洛芷珩的话,但现在,面对洛凝霜,他竟然会抱有迟疑的态度。

    “不要闹了,好好照顾洛芷芜,药马上就好了,我去端来。”穆云诃没有态度,不提刚刚的事情,这也是一种态度,谁也不帮。

    洛凝霜脸都绿了。

    她可是记得很深刻的,曾经的洛芷珩说一句话,哪怕是谎话,穆云诃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为什么今天换她来说,穆云诃就不相信了呢?还不维护她!难道真的是同人不同命?就算她占据了洛芷珩的人生,却依然不能拥有洛芷珩的幸运?

    不,她不信!怎么可能好的事情都让洛芷珩一个人占去了?她是重生的,是老天恩待的人,没有人能比她幸运才对。

    就在洛凝霜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时候,洛芷珩冷笑道:“你还要在那里坐多久?赶快换条帕子继续给洛芷芜擦手臂。你当心穆云诃见你对洛芷芜这么不上心,厌恶了你哦。”

    洛凝霜一听就吓了一跳,却不服气的瞪了洛芷珩一眼,快速的起身将帕子放进水盆里,手也快速的伸了进去,随后房间里就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嚎声。

    “我的手!烫死我了!”洛凝霜飞快的甩着手嗷嗷乱叫,眼泪狂飙。

    那盆水是刚刚换的,是刚烧开的水,洛凝霜这细皮嫩肉的进去,绝对好不了。

    洛芷珩看得欢乐,能让洛凝霜疼,她就开心。

    穆云诃端着药进来,洛凝霜就冲了过去,眼泪鼻涕一大把的控诉道:“云诃,那个践人要杀了我啊,她竟然害得我被热水烫,好疼,快叫太医来啊,我的手,我的手会不会有事?”

    穆云诃一看洛凝霜那双手通红通红的,都肿起来了,也吓了一跳,连忙找来了太医,一番手忙脚乱的诊治之后,太医的意思是,虽然烫伤面积不大,但是也比较严重,那么滚烫的水烫了一下,而且都是手心和手指手被上,以后可能会留疤。

    古代的女子,身上有一丁点的疤痕,那都是缺陷,没成亲的女子不好找婆家,成亲的女子会被夫君嫌弃,自己也会觉得可悲。一块疤痕,甚至能要了一个女人的命。

    洛凝霜一听会留疤,当场就傻眼了,然后就疯了一般的冲着洛芷珩杀猪似的狂吼起来:“你这个毒妇!践人!你竟然敢如此陷害我!你还我的手来。都是你,是你让我洗帕子的,是你害了我,我要你死!”

    一屋子人震惊的看着这个状若疯癫的女人,都傻了眼。他们实在不能将眼前这女子,与三年前那个英气爽朗的小王妃放在一起比较。只不过是有可能会留疤而已,她怎么就这么大的反应?这放在一般女子身上很正常,但是放在一个连性命丢了都不怕的小王妃身上,就很诡异了。

    穆云诃脸色也非常难看的看着洛芷珩,等待洛芷珩的一个答案。

    所有人都很紧张,只有洛芷珩最淡定,甚至语气有些轻蔑:“洛姑娘说我故意陷害你,这一点我可真是冤枉死了啊,刚刚是你在亲自照顾洛芷芜,丫鬟们就在你身边换了新的水来给你用,你会没看见?何况那丫鬟还特意嘱咐你,这水有点烫,你能没听见?我想我没有义务来提醒你这是热水吧?你又不傻又不瞎又不聋。现在出事了就怪在我身上,洛姑娘的家教果然令人目瞪口呆啊。”

    洛凝霜一听这话,就傻眼了,刚刚,似乎,真的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水热的话……

    洛凝霜再一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面子里子都没了,人们看他的目光就带上了古怪和不满,而穆云诃看着她,眼底则是深深质疑。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电脑白天的时候黑屏个不停,画纱鼓捣好半天才弄好,耽误时间码字了抱歉哈,继续努力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