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4 口中的儿时,破碎的幸福!(留言355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474 口中的儿时,破碎的幸福!(留言35500加更)

    洛凝霜在洛芷珩面前根本就没有一次胜利或者是得到好处的时候,这次更是如此,只能灰溜溜的带着伤离开。

    洛芷珩接下来就专心的照顾洛芷芜,虽然在此期间她会分心去想一下穆云诃回去之后会怎么样,但是转念她就丢开了这些想法了。她还是很相信穆云诃的,现在穆云诃虽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是穆云诃对洛凝霜明显的是不热情的,这就足够了。

    焦急的情绪在时间中一闪而过,洛芷芜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洛芷珩很担心洛芷芜会坚持不住,而毒圣他们也一直没有音讯,正在洛芷珩快要暴跳如雷的时候,佟老来了。

    佟老是奉命而来:“皇上得知是首领发现了洛芷芜的病情,也知道蛮荒有许多的秘术,皇上的意思是能不能请你用蛮荒的秘术医治一下洛芷芜?虽然不清楚你为什么会对洛芷芜这么上心,但那是你和洛芷芜之间的事情。皇上很看重洛芷芜,不会因为要给洛芷芜看病而就为难你,你可以提条件,只要你能医治好洛芷芜,我国都会考虑你的条件。”

    洛芷珩听了这一番话立刻就皱眉。心里止不住的冷笑起来,好一个穆王朝的皇帝!好心机好算计!

    说的冠冕堂皇的,愿意为了洛芷芜而谈条件,但这条件说的和没有有什么区别吗?她若给洛芷芜治好了,穆王朝也只是会考虑她的条件,也就是说,如果到时候她的条件不能令他们满意了,他们就会否决?返回曾那个时候洛芷芜已经好了。

    这就是无赖的谈判!

    如果到时候她治不好洛芷芜,或者洛芷芜直接死在她手中,那么不论洛芷芜的死和她有没有关系,穆王朝都可以一口咬定是她害死了洛芷芜,到时候别说是谈条件,就是活命都有问题了。穆王朝要是抓住这一点来针对蛮荒,那才是蛮荒灾难的开始。

    这就是物尽其用。既然洛芷芜注定危险重重,生死不定,那何不彻底利用一下?活下来了大家有话好说,死了,那就是你倒霉,死之前你也要为国家做出一点贡献。

    简直恬不知耻!

    洛芷珩恼怒极了,没想到穆王朝这位新皇帝,竟然这么龌龊!这就是她和穆云诃一死一伤,分割多年,见面不相识换来的帝王吗?帝王心术竟然用到了她的身上,哼!

    洛芷珩心中清明,纵然是愤怒和心寒的,但她却不能发怒。如果她能医治哥哥,哪怕是一点办法,她都不会放弃,更不会用哥哥来和人谈条件。可是她没有这个能力,她就不能冒险。

    “贵国陛下实在是高看我了,我医治不了洛小将军,但凡有一点可能,我都不希望洛小将军受苦,也许你们不相信,但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这个世上除了洛芷芜的父亲,只有我最希望他安然无恙的活着!”洛芷珩说的掷地有声,目光也是郑重的。

    佟老甚至在洛芷珩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悲痛和沉重,可洛芷珩太冷静了,又似乎将那些悲伤隐藏起来,佟老莫名的就觉得眼前的女孩子似乎有太多的沧桑,沧桑在她身上刻下了浓重的伤,她的痛苦,无人明白。

    佟老活了一大把年纪,自然能分辨的清眼前女孩话中真假,他除了惋惜洛芷芜的命短,也不为难洛芷珩,甚至他感觉洛芷珩似乎已经明白他刚刚那番话里的意思了,被人看穿他们的心思,这让佟老有些尴尬,但最尴尬的是,这个计划他和皇上和法老们商量的时候是赞同的。可如今在洛芷珩面前,他会觉得羞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照顾洛芷芜了,很感谢你对洛芷芜的照顾,只可惜这孩子命不好,无法和你这么好的孩子在一起。”佟老显然是在乱点鸳鸯谱了,不过洛芷珩这么细心的照顾一个男人,换作谁都会认为洛芷珩和洛芷芜之间关系不浅。

    洛芷珩并不解释,只是平静的将佟老送出去,佟老在下台阶的时候脚下一绊,差点摔倒,洛芷珩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口中嗔道:“那么大年纪了竟然也不小心点。”

    她不过随口一句,却言辞语气都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亲切和孺慕,不经意间三年前的相处模式再现。

    佟老一愣,猛地看向洛芷珩,目光变幻莫测。

    “您老为何这般看着我?”洛芷珩犹不自知的一笑,风情妖娆再现。

    佟老一看到洛芷珩的这股妖艳劲儿,便整个人如同自嘲一般的摇摇头离开。可他脑子里还在萦绕着刚刚那一瞬间的感觉,真的是太熟悉了,就好象这感觉曾经有过,可是何时有过,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洛芷珩目送佟老除出了院门,这才回到房中。而院子的另一侧,穆云诃挺拔的身影缓缓走出来,他的目光同样是深邃而汹涌的看着洛芷珩离开的背影,眼底蕴藏着风暴,没有人能窥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默默的回来守护在洛芷芜的身边,力道适中的给洛芷芜擦拭着手指,洛芷珩声音很轻的呢喃:“哥哥,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但我还是想和你说话,你不是很疼爱我吗?可是我现在就在你身边,你能感觉的到吗?我有好多话,好多苦都说不出来,我心爱的男人至今没有认出我来,我因为私心也还不能和他相认。”

    “其实刚开始回来的时候,我是想要和他相认的,虽然也生气他竟然没能看出来那是个假货,还守在她身边三年,但是想到那践人的伪装,和她竟然为了这个阴谋而挖掉自己的一块肉,那么能装,想来也不会轻易被发现的,我体谅他被欺骗。”

    “但我回来了,我们就擦肩而过,他也只是觉得我熟悉而已,却依然没有想到我就是阿珩,哥哥,你知道我当时的感觉吗?我好恨!我好恨为什么要爱上一个竟然认不出我来的人。那个时候我便不想和他相认了。我想要看他也痛苦,让他也知道我这么多年来是怎么在地狱里一步步爬出来的。”

    “但是在后来,我知道他的事情,我好难过,我的云诃竟然已经不在人世了,也不对,他只是不完整了而已。哥哥,那一天我觉得我的天塌了!我从来不知道穆云诃对我而言竟然那么重要,我一直以为的重要,都不如我那天亲身体会的重要。”

    “我现在天天看着洛凝霜那个践人在我面前嚣张,我要忍耐,不忍耐怎么能让洛凝霜一败涂地,痛不欲生呢?我要让洛凝霜看着,我是这么从她手中将云诃抢回来的,我要看着她惊恐却无可奈何,要让她从天堂坠入地狱,她想要的一切荣华富贵,我都会一一剥夺!在那之前,我不会和穆云诃相认。”

    “其实这也是一种考验,我到底还是不甘心的,不甘心穆云诃真的一直认不出我来,我总觉得他要是认不出我来了,便是不爱我了,哥哥,你说我是不是太极端了?可是我没办法,我控制不了对他的爱,更控制不了那种恨。”

    “我要洛凝霜死!也要穆云诃再一次爱上我!不论我是怎么样的,我都要让所有人明白,穆云诃只爱我。哥,你说我的爱情是不是太自私和疯狂了?我在挖一个自己打败自己的游戏,让穆云诃不爱我,背叛我,又爱上另一个我,是不是很混乱和可笑?”

    “哥,请你坚持住。你还没有好好看看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我。小时候你带着我玩的事情,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你是个好哥哥,我很幸福能有你和爹爹两个人的疼爱。我还没有好好回报哥哥,我还要和哥哥和爹爹一家人快乐的在一起。”

    “哥哥,我把我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还不快来醒过来吗?你最爱的妹妹收了好多委屈和苦难,你就忍心这么看着不管我吗?你睁开眼看看我,看我现在都变了个样子,我再也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洛芷珩了,现在的我,只怕你走到对面也不会认识的。”

    “哥,你来帮我报仇好不好?我一个人真的好累好辛苦好无助,我也许要哥哥的安慰和鼓励还有陪伴,就像我小时候那样,我闯祸了,哥哥摸着我的头说不要紧,然后会帮我收拾烂摊子。我和人打架了,哥哥会帮我一起打,你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你以大欺小。我淘气的时候哥哥只会看着我,不让我跌倒受伤,哥哥会带着我打猎,会交给我许多我喜欢的事情,会出门游玩回来给我带礼物。”

    “哥说我是贴心小棉袄,人家的小棉袄是微暖董事乖巧,你说你和爹爹的小棉袄是古灵精怪调皮,但是你们就喜欢这样鲜活的珩儿不是吗?哥哥,珩儿的儿时,因为有你和爹爹而变得那么色彩斑斓和幸福快乐。珩儿都记得,什么都记得。”

    “可是现在珩儿回来了,哥哥却要离开了珩儿了吗?不要丢下珩儿,珩儿真的很舍不得哥哥……”

    “求你了哥,醒过来吧,哪怕看我一眼……”

    洛芷珩趴在洛芷芜的胸前,那薄弱的心跳在一天一天的衰弱下去,她抓不住那种心跳和生命流逝的感觉,错位而又惊慌。不知不觉,她搜刮着脑海里的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画面就清晰了,在她的口中还原了那儿时一幅幅幸福快乐的画面,她却已经泪流满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