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5 毒圣来了!贱人又吃瘪!
    洛芷珩趴在洛芷芜的身上哭着说着,渐渐睡着。她并没有看到,她一直苦苦呼唤的哥哥,无知无绝的容颜上渐渐露出痛苦的神色,紧蹙的剑眉一道一道刻画出破碎的沉痛。

    穆云诃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暗沉,正如同他此刻的表情一般阴暗不明。他一路思索,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一刻他看见蛮荒首领的背影,那么想要去安慰她?为什么他会在乎她的感觉?为什么他会担心她是不是会难过?

    他在洛芷芜的院子前徘徊不停,犹豫良久,最终还是离开了那里。

    他告诉自己,他不能在这样下去了,他不能对不起洛芷珩,他不能背叛穆云诃的爱情。他不能再继续将目光流连在其他女人身上,他最最不应该的就是不应该在继续让自己沉浸在这一份莫名其妙的感觉之中。

    他无法抗拒蛮荒首领,他在逐步的背叛穆云诃对洛芷珩的爱,他知道那感觉很不好,他必须救赎自己和穆云诃还有洛芷珩,那就必须要抗拒和远离蛮荒首领。

    所以他回来了,他急切的想要见到洛芷珩,以求来安抚他此刻暴躁的情绪。但他看见了什么?洛芷珩正一巴掌打在一个小丫头的脸上,劈头盖脸的谩骂那个丫头,满屋子的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反抗,而洛芷珩更是暴跳如雷的可怕至极。

    那副嘴脸,是穆云诃的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最起码洛芷珩的脸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穆云诃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烦躁一瞬间扩散,低沉喝道:“这是在做什么?”

    洛凝霜被这一声低喝吓得手一抖,眼底闪过一抹惊慌,连忙掩饰起来,带着哭腔的道:“云诃!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他们就要欺负死我了。我虽然昏迷了三年,但是该有的感觉还是有的啊,他们竟然不顾我的感受在我的背后对我议论纷纷,他们说我的手彻底毁了。”

    下人们自然不敢开口反驳洛凝霜的话,但是一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其中以奶娘的脸色最差。

    穆云诃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不过就是一两句话,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了?”

    洛凝霜吓了一跳,暗恨洛芷珩曾经的大度,一脸虚弱的道:“是我不好,我只是心情太差了,我的手真的好疼啊云诃,万一我的手真的留下疤痕了怎么办啊?”

    “不会的,我会让太医尽力的,就算真的留下疤痕,我也不会嫌弃你。”穆云诃是不会嫌弃洛芷珩的,永远不会。

    洛凝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害羞的道:“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穆云诃忽然就沉默了下来,他对洛芷珩真的好吗?这三年来,他虽然照顾和等待着洛芷珩,但是对于面前的女子,他却并没有真正的做到一个丈夫该进的责任,现在他的目光还总是放在其他女人的身上,这真的是好吗?

    穆云诃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只能冷着脸点点头准备离开。

    洛凝霜却忽然道:“云诃,我已经好了,这三年来一切的变化一定也很大的,明天你陪我上街去逛逛好不好?”

    穆云诃抬头,见她正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他不好拒绝,便点了头。可是心里却对她越发的不满起来,不是手已经烫伤了吗?不是害怕留疤吗?怎么还有心情去逛街?而且洛家那躺着的是她的亲哥哥,正如瑞麟所说的那样,怎么就在洛芷珩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着急担忧和关切呢?

    第二天对于洛芷珩来说是一个阳光灿烂充满希望的一天,因为三年不见的毒圣,竟然忽然降临了。

    她愣愣的看着比三年前更加英俊的毒圣,眼底的惊喜一寸寸的浮现,还有对毒圣的那份亲切都不是假的。

    毒圣对于陌生人的态度,比三年前更可恨。傲娇又冷艳的对洛芷珩不理不睬,仿佛多看洛芷珩一眼都会玷污了他那双桃花眼。

    “怎么好了一个就又倒下一个呢?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们洛家兄妹啊?”毒圣没好气的哼哼着,但是动作却极其快速的来到洛芷芜的床边,利落的给他检查,结果和洛芷珩所说的差不多。

    “这小子也是福大命大,都毒入五脏了竟然还没有死,啧啧,还真是够命硬的了。”毒圣毒舌的说道。

    “你一定能医治他的是不是?快点救救他。”洛芷珩一激动就没忍住的抓住了毒圣的手臂。

    毒圣眼睛一瞪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洛芷珩,怒目而视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碰我!找死吗!”

    洛芷珩嘴角抽搐,她怎么从毒圣的脸上看见了类似脸红害羞惊恐和厌恶的表情呢?这老男人是要干什么?难道还担心别人看他一眼就爱上他啊?他以为谁都跟世王似的那么死心眼和眼睛瘸啊?

    不过能看见老朋友,洛芷珩还是很开心的,也就不计较了,笑米米的道:“看你这么轻松,就知道你一定能解开他的毒了是不是?”

    毒圣傲娇的冷哼一声,答案不言而喻。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觉得困难的几乎没活路了,但是在别人那里,其实就是手到擒来轻而易举的很。

    毒圣能赶回来,是因为他也找到了一种能够医治人昏迷不醒的药物,他这是赶回来给那‘昏迷不醒’的‘洛芷珩’试试的,找了三年才找到这么一样东西,毒圣的着急不可言喻。可是回来了才得知洛芷珩竟然已经醒了,毒圣一面不乐意自己没有试试这药的威力,一面又高兴那丫头终于好起来了。

    哪知道洛芷芜又出了问题,急急忙忙赶来,检查了一番确定了是自己可以解开的毒,毒圣放心了。也就不着急洛芷芜的事情了。他终于愿意看一眼一旁碍事的女人了,有点莫名其妙的觉得这女人身上有些熟悉的感觉呢,她对自己笑的时候,那感觉格外强烈,虽然看不见她的整张脸,但是那种亲切感是不容忽视的。

    “咱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毒圣眯着眼睛道。

    洛芷珩也不慌不忙,风情万种的道:“你这么漂亮的男人,我自然是希望在哪里见过你啊,我也想不起来了,要不然这样,咱俩秉烛夜谈一下,深入了解一番,也许就能知道咱俩在哪里见过了呢。”

    毒圣一张俊美的不可思议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又惊又怒的道:“胡说八道什么!谁要和你秉烛夜谈深入了解?你这女子好不要脸!”

    毒圣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是叽里咕噜的四处乱转的,似乎很怕洛芷珩的话被什么人听见一般,那担忧又着急的样子,让洛芷珩多日来的沉重心情终于一扫而空。

    她大大咧咧半真半假的戏虐道:“你害羞什么呀?你该不会是害怕你的情郎听见我的话不要你吧?你放心吧,如果你的情郎不要你,那我要你,我带你回蛮荒去做压寨夫人。”

    洛芷珩此言一出,毒圣只觉得被雷劈中了一般,一万头红牛在他面前呼啸而过,立刻就风中凌乱了。

    情郎……压寨夫人……

    难道他的命运真的就悲哀到这种地步吗?为什么所有看见他的女人都会如此彪悍野蛮和猖狂?总想要将他当女人一样对待?世王那王八蛋是这样,眼前这个还是这样。而眼前这个比世王更可恨!

    世王最多也就是强迫他一下,逗弄他一下。眼前这个竟然侮辱他的人格!!

    “老子是个男人,什么情郎不情郎的,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毒圣怒不可遏的咆哮,一张俊脸气得通红,一把抓起了一旁的杯子,照着洛芷珩的脑袋就扔了过来。

    洛芷珩夸张的尖叫一声,跳着脚的往后跳,边跳边夸张的惊叫道:“救命啊,杀人啦!”

    她是能轻易的躲过那杯子的,但身后却猛地转来一股力量,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洛芷珩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着逆转而过,她便被人抱着一个旋转,那杯子砸在了那人的身上,终于被阻挡的落地而碎。

    洛芷珩猛地抬头,眼中嘴角笑意蔓延,那是她自从回来之后第一次露出如此发自内心的轻松愉快。

    那笑和那柔软狡黠的目光,便如同绚烂的烟花,盛开在穆云诃深邃的眼中,一寸一寸,极致璀璨!

    “你怎么来了?”她问的无比熟悉自然,只是那双漂亮神秘的眼睛却如此陌生。

    穆云诃的心便如同被一阵针扎似的,遍布了密密麻麻的疼。他脸色有些惨白,却依然优雅镇定:“听说毒圣回来了,我来看一眼。”

    “穆云诃!你干什么救那死丫头啊,她欺负我还侮辱我,你快点给我灭了她!”毒圣愤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洛芷珩笑得肆意张扬,从穆云诃的怀里伸出个小脑袋,满身嚣张的对毒圣道:“你别白费力气了,你就是喊破了嗓子,他也不会帮你灭了我的。”

    “为什么?”毒圣下意识的问。

    洛芷珩抬头看着穆云诃那严肃的有些刻板的脸,笑意在唇边绽放,自信的近乎疯狂:“因为他舍不得呀。”

    穆云诃扶着她软腰的手臂猛然僵住,旋即放开她,沉着脸道:“不要胡说。”

    “她有胡说吗?我怎么感觉没有呢?穆云诃你竟然会抱着除洛芷珩以外的女人,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是穆云诃吗?哎呀呀,洛芷珩不是都醒过来了吗?你竟然还敢沾花惹草,当心洛芷珩那悍妇吃了你。”毒圣幸灾乐祸的嘲笑道。

    毒圣话音刚落,洛凝霜那充满愤怒的声音就随之响起:“穆云诃,你竟然又来这里!”

    她一进来,看见穆云诃和洛芷珩距离的那么近,空气中似乎还有暧昧在流窜,一张俏脸瞬间就绿了,咬牙切齿的冲过来,想要将洛芷珩推开,可是洛芷珩却一个闪身,脚下一出,反而将洛凝霜给绊的向前趴去。

    洛芷珩等着看热闹,但穆云诃却一把抓住了洛凝霜,将她扶好。

    洛芷珩阴阳怪气的道:“没有摔个狗吃屎,你还真是幸运啊。”

    “瑞麟你太过分了!”洛凝霜站稳了,立刻对洛芷珩尖叫。

    “咳咳,我说洛芷珩,你没看见我啊?”毒圣被洛凝霜的叫声震得耳膜发疼,不得不开口道。

    洛凝霜转身,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但立马想起来眼前这个人不就是跟着世王的那个男人吗?她一下想到了世王,她的姨母,洛凝霜心中警惕。

    他怎么会在这?难道世王也来了?

    “是您啊,珩儿见过前辈。”洛凝霜小心翼翼,脸上带着谦恭的笑容,竟然大家闺秀的行了一个礼。

    一瞬间,穆云诃和毒圣的眉头都紧蹙起来。洛芷珩可从来不会这样规规矩矩的给谁行礼的,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亲祖母。更何况洛芷珩和毒圣一向是冤家路窄的架势,俩人见面不是打架就是吵架,不是说洛芷珩不尊重毒圣,而是他们俩本身的性格就是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如今洛凝霜这样一行礼,反而让人觉得生分和不伦不类了。

    毒圣摸摸鼻子,一脸不满的道:“行什么礼啊?怪客气的。你睡了三年怎么还睡的有礼貌了?虚伪。”

    毒圣这话只是按照他的性格来说,很正常。而且他口中的虚伪绝对不是骂洛凝霜,只是表达自己对洛凝霜的客气的不满而已。

    但洛凝霜并不了解毒圣的为人和性格,一听这话就是一惊,在就是愤怒。她觉得这男人太不识抬举了,在一想到这人也就是世王的一个男宠罢了,也就觉得不用对他客气了。眼底的轻蔑也就掩饰不住了,声音冷下来:“毒圣这是怪我太客气了吗?既然我客气毒圣说我虚伪,那以后我就不对毒圣客气了。”

    毒圣虽然嘴巴恶毒,但是人却有点二百五,耿直善良。他是感觉出来洛凝霜的不满哦,一瞬间有点慌张:“你生气了啊?怎么三年不见你还小心眼了呢?我又不是真的说你虚伪。”

    洛凝霜见毒圣这样,便以为毒圣害怕自己了,更加猖狂的道:“哼,我是不是虚伪你说了也不算。”

    毒圣一脸尴尬和茫然的看着冷言冷语的洛凝霜,眼眶有些发红,低下头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模样要是让世王看见,一定会恨不得杀了所有让他难过的人。

    洛芷珩见毒圣被洛凝霜伤害,怒火蹭地一下就起来了,她站到毒圣面前阴冷的道:“我还真是没有见过比你更加可恶的女人了,你还有点良心吗?你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吗?我这个蛮荒的人都听说了你这三年的遭遇了,你昏迷三年不死,就是因为有这么些亲朋好友对你的不离不弃,是因为他们没有放弃你,还四处奔波的为你寻找能够让你好起来的宝物,可以说你今天还能够站在这里,不是你命大,而是这些人一起帮助你的原因!”

    “可是你看你在干什么?你不仅不知恩图报,感激他们,反而还无视他们,轻蔑他们,甚至是伤害他们!你凭什么啊?你还有没有一点做人的良知了?你对你哥哥这么冷酷无情,他躺在这里你不管不顾,对待在外面辛苦的给你寻找了三年药物的恩人朋友还这般不屑,你以为你是谁?谁的感情可以让你这种没心没肺的畜生这般挥霍无度?”

    洛凝霜被洛芷珩骂得一张脸涨红,不服气的瞪大了眼睛,让她那张好看的脸显得有些狰狞和诡异,一点美感也没有了。

    “你凭什么来指责我?这是我的事情,我要怎么对待别人还轮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洛凝霜梗着脖子怒声道。

    “呵!穆云诃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守护了三年的女人你,如此粗俗,如此恶略,如此恬不知耻没有人性!你究竟是怎么能做到守护她三年之久的啊?我要是你,早就一刀宰了这狗东西了。”洛芷珩一向不忌讳言辞上的激烈,而穆云诃竟然一直也没有责怪她对‘洛芷珩’的不尊重。

    洛凝霜发现这一点了,心里凉了半截。要是放在过去的洛芷珩身上,谁敢骂洛芷珩一句,穆云诃都会往死里弄那个人的。

    “就连我这个蛮荒来的人都知道毒圣的能力,都知道毒圣来了洛芷芜就有救了。可是这种时候你是怎么做的呢?你竟然一点没有想到你哥哥身上,没有想到你哥哥可以活下来了,你没有高兴,甚至没有丝毫考虑过你哥哥的处境。”

    “按理说毒圣来了,你这个和哥哥感情一直很好的妹妹,应该是想尽方法的请毒圣给你哥哥医治的,但是你没有。你还一再的激怒毒圣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你哥哥很可能就是因为你救了毒圣,而毒圣一怒之下不医治你哥哥,他才死的吗?你说你不自私,不让别人对你指手画脚,但你看看你自己做的事情,经得起讲究和议论吗?你有什么脸面站在这里赶走别人说这里是你家?”洛芷珩的话就像重重地巴掌,没一巴掌都打在洛凝霜的脸上和灵魂上。

    洛凝霜觉得屈辱和委屈,还觉得愤怒。她恨不得杀了洛芷珩,可是她更恨穆云诃,他竟然不帮助自己,一点都不帮自己!

    “云诃你怎么不帮我?你看我被她这么羞辱,难道你就不会伤心和难过吗?”洛凝霜求助的看向穆云诃,心里因为笃定了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感情,而显得信心十足。

    可是意料之外的,穆云诃竟然脸色不好的对她道:“和毒圣道歉。”

    “你你说什么?”洛凝霜傻傻的看着穆云诃,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让你跟毒圣道歉!”穆云诃又重复一句,这一声,格外重。

    洛凝霜瞬间只觉得暴怒不已,声音尖锐的道:“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你让我道歉?”

    “瑞麟说的都对,你做的很过分。以前的你绝对不会这样的,我不论你是什么原因和心情,现在和毒圣道歉,别让我再说第四遍!”穆云诃态度格外坚决,冷冽的目光仿若冰刀,直直的刺/进洛凝霜的心理,冰冷而清楚的告诉洛凝霜他态度的坚决。

    洛凝霜身心俱颤,纵然是在不甘心,在愤怒,却依然不敢违抗穆云诃的意思。她红着眼圈对毒圣低声道:“对不起。”

    毒圣显得格外的手忙脚乱,他不知道事情做梦会搞成这样,虽然挺伤心洛芷珩这样对自己的,但他还是不忍心看洛芷珩难过,便笑道:“没事没事,咱俩谁跟谁啊。”

    洛凝霜觉得丢脸,也不愿意回应毒圣,就拉着穆云诃的手道:“我们走吧,我不想在这里了,我有些不舒服。”

    穆云诃目光如炬的看着洛凝霜,心中思绪万千,曾经的洛芷珩是绝对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的,他的心,也因为洛芷珩这一次又一次的举动而不满和疑惑起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因为三年沉睡,就改变了曾经的性格吗?为什么他在她的身上,感受不到一点属于过去洛芷珩的影子和习惯?

    洛凝霜恐惧穆云诃那种仿佛能看透她的目光,下意识的低着头,心里害怕穆云诃会发现破绽。

    “真是可笑,自己的哥哥都不知道能不能得救,竟然还急着走。”洛芷珩再一次的讽刺,又让穆云诃对洛凝霜的不满和质疑声高一层,洛芷珩见到穆云诃的表情便笑了:“好了,赶快走吧,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还妨碍别人的好心情。”

    “那洛芷芜就拜托你了。”穆云诃对毒圣说道,转身往外走的时候,不经意的问洛凝霜:“你怎么一点不担心你哥哥的生死?”

    洛凝霜的心一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她声音有些发虚的道:“我不是不担心,云诃你不要误会我啊,我只是也挺害怕的,而且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自己还不舒服呢,别在这里添乱了。我知道哥哥吉人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穆云诃点点头,出门的时候侧头看了一眼正在洛芷芜床前转悠忙乎的洛芷珩,目光更加深邃,眼底似乎有什么火星在迸发绽放,却很快的寂灭在了他眼底无尽的黑暗苍穹之中。

    毒圣上下打量了一番洛芷珩,觉得这丫头倒是挺对他胃口的,和他相处让他有种过去和洛芷珩相处的感觉,不过这丫头明显和洛芷珩不对付啊,他阴阳怪气的道:“不要想着我会感谢你,虽然你帮我说话,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好多事,你那样说洛芷珩,我很生气。”

    洛芷珩白眼一翻也尽是妩媚,娇嗲的道:“你尽情的讨厌我吧,但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比‘洛芷珩’要好很多。”

    毒圣被她声音里的娇嗲吓得一哆嗦,差点吓趴下,赶紧战壕,提着颤抖的裤子,僵硬的道:“你赶紧滚出去,我要给洛芷芜治病了,你在这里不方便。”

    洛芷珩一瞪眼:“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要留在这照顾洛芷芜。”

    “不行!赶快滚。你在这让我心烦,要是出错了害死洛芷芜算你的啊?赶紧滚蛋,别在这烦人。”毒圣坚决的道。

    洛芷珩无法,只能离开。

    这是她这几天来第一次离开将军府,不想那么早会驿站,便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她便停下了脚步,看着这熟悉的街道,看着那熟悉的男人,还有那灵魂毁灭也忘不了的践人!

    他们在逛街,穆云诃虽然跟在洛凝霜的身边,但洛芷珩看得出来穆云诃的不耐烦和心不在焉,而洛凝霜似乎没看出来穆云诃已经不耐烦了,还在快乐的四处游逛,快乐的大声笑着,好像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好了,她拥有了穆云诃。四周的人也都会用各种目光看着他们,羡慕的,赞美的,祝福的。

    这么活蹦乱跳,哪里有不舒服的样子?说谎都说的这么虚伪,洛凝霜当穆云诃是傻子,看不出来?还是当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感情,已经好到了不论洛芷珩做什么,穆云诃都会照单全收?

    洛凝霜,你太不了解穆云诃了。穆云诃之所以深爱她洛芷珩,是因为洛芷珩从来不做违背良心和伤天害理的事情,从来不会真的恃宠而骄,从来不会挑战穆云诃的道德底线。

    而洛凝霜将这些全都做了,洛凝霜在一步步的自掘坟墓,在消磨光穆云诃的耐心,就算她洛芷珩不回来,只怕有一天穆云诃也会彻底厌恶了洛凝霜这个冒牌货的。

    洛凝霜猛地转身,显然是看见了洛芷珩,眸光一闪,亲昵的挽住了穆云诃的手臂,对着洛芷珩诡异一笑。

    一更到,悲催的电脑,可怜的画纱,和黑屏的电脑做斗争,为什么我的身边就木有一个电脑高手啊?谁来拯救我的电脑啊?呜呜呜,今天争取在写一更,实在是太悲壮了,画纱现在都不愿意面对电脑大人了,它一黑屏,画纱的心就跟着颤抖,抖啊抖,奈何画纱这几天都木有时间去修理电脑,好惨,呜呜呜。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求虎摸,求支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