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6诱出口的阿珩,叫出口的祸!(留言36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476诱出口的阿珩,叫出口的祸!(留言36000加更)

    洛凝霜忽然拉住穆云诃的手,咬紧下唇,似乎在斟酌词语,怯生生又略带感伤的说道:“云诃,我知道之前都是我不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觉得很空虚和无助,好像随时都会失去一般。我真的太爱你了,真的太害怕失去你了,我从来不知道我会这么的胆小懦弱,每一次只要和那个瑞麟面对面,只要我看见她看着你的目光,我就会觉得好难受。”

    “我也知道凭着我们的感情,还有你对我的心,你是不会背叛我伤害我的,但是那个瑞麟看着你的目光实在是太危险了,那样我感觉我的男人正在被其他女人觊觎着,我的难过就好象要沸腾了,我很害怕你会被那个女人迷惑,所以我才会每一次在面对瑞麟的时候,才会这么不冷静不理智。”

    “云诃,你原谅我好不好?其实我也好讨厌那样子的自己呢,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穆云诃很诧异洛凝霜的这番话,这话来的突然而又莫名其妙,但是又好像是洛凝霜早就准备好的话。穆云诃确实是对洛凝霜产生的质疑和不满,但她此刻这番话,又好像在认错,穆云诃的心到底是不舍得对洛芷珩狠的。

    阴沉了一路的脸也终于因为她这番话而晴朗了一些,但声音里还是带有责怪的:“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你睡了三年,一觉醒来却变了那么多,而且很多时候你暴躁,你怨言很多,过去的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你从来不会责骂和殴打下人,你也绝对不会对自己的亲人表现的那么冷漠,更不会对朋友态度不好。这些都让我觉得你变了,变得不像以前的你,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洛凝霜真的被穆云诃这句话吓得魂飞魄散了,她脸色惨白焦急的抓着穆云诃的手臂道:“不是的,我没有变啊,我还是过去那个我,我永远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只要你还爱我,就一定还能看到曾经的那个我。我只是因为昏迷了三年,那么大的一个空缺,让我觉得什么都变得不真实了,我会害怕,害怕失去这一切,害怕失去你。云诃,你相信我,我还是过去那个我,我会尽量让自己融合到现在的,给我一点时间,和我一起来填满我们这空白的三年好不好?”

    她说的深情款款又伤心不已的样子,确实楚楚可怜。穆云诃便叹息一声,声音也终于是柔和了下来:“不论你是什么原因,我都会原谅你,但是你要快一点恢复过来,也不要在对朋友那个样了,那真的会伤害他人的。”

    “恩,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改正的,云诃,那你可不可以叫我一声阿珩?从我恢复记忆之后,你还没有叫过我阿珩呢,我想听你叫我。”洛凝霜满目殷切期盼的对穆云诃说道。

    她并不是一个傻子,她能感觉到穆云诃是从洛芷珩说了那个条件,不让穆云诃叫她阿珩开始,穆云诃就对自己的态度一天不如一天了。虽然穆云诃没有说不要自己,但这样冷淡下去,只怕不要她也是早晚的事。她虽然也很厌恶阿珩这个名字,但为了能够挽回穆云诃的心,她只能忍辱的背负这个名字了。

    可是穆云诃却并没有按照她预想的那样叫她阿珩,而是脸色略带为难的微微侧脸,眉头轻蹙。

    “怎么了?你不愿意叫我的名字吗?云诃,你是怎么了,我是阿珩,你为什么不愿意叫我?”洛凝霜心中一紧,连忙带着哭腔的道。

    穆云诃眉头上的褶子更深,他也奇怪自己是怎么了,只不过是叫她一声阿珩容易,这个名字他曾经叫过千百次,但这一次却觉得格外的难以出口。他的眼前闪过那张带着金色面具的小脸,还有那双宝石一般的血色眼眸。

    他答应过她,不再叫洛芷珩阿珩的,答应了她,他便不想食言。是不想对她食言。

    穆云诃心中慕然一惊,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其他女人而拒绝洛芷珩?!这怎么可以?

    “云诃?”洛凝霜可怜兮兮的喊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怎么了?不愿意喊我吗?还是说你真的已经开始在乎别的女人了?她只不过是不让你喊我阿珩而已,你就真的再也不喊,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女人了?”

    “没有!”穆云诃立刻开口反驳,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快,他不自然的一笑道:“怎么会呢,穆云诃永远是最爱洛芷珩的,永远不会爱上喜欢上其他女人。”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阿珩?”洛凝霜眼底闪过一丝狠毒,瞥见了穆云诃身后那缓慢走来的洛芷珩,心中着急。

    “因为我已经答应了蛮荒首领,只要她将你的病治好,我就不叫你的名字。既然答应了人家,自然就要做到。”穆云诃心里明知道不是这个解释,他却将这个解释拉出来当幌子。

    洛凝霜着急的哀求道:“可我现在已经好了,你就叫我一声吧,你不喊我阿珩,我总觉得不踏实,就好象我还没有回来似的,反正她现在也不在这,你就喊我一句好不好?云诃,就一声。”

    面对她软软的苦苦哀求,穆云诃也很挣扎,可是也不知道是在抗拒心理对洛芷珩的那种感觉,还是为了安抚洛凝霜,他到底是轻轻开口:“阿珩……”

    洛凝霜瞬间激动的热泪盈眶,拥抱着穆云诃,目光却在对上已经站在他们身后的洛芷珩的时候,变得充满挑衅和嚣张。似乎再说,你看啊,就算是承诺给你了又能怎么样呢?只要我求他,他一定会站在我这边,偏心给我的,对你的承诺什么也不是。

    洛芷珩静静的站在没有身后两米左右的位置停下,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那声阿珩,她轻笑一声,语调莫名。

    一阵风吹来,夹带着一种不知名的香气和那声轻笑,轻盈而沉重的击打在了穆云诃所有的感官上,前所未有的背叛感和负罪感瞬间袭来,穆云诃下意识的推开洛凝霜,猛然转身。

    四目相对的瞬间,穆云诃看不见洛芷珩的表情,但他的脸却白了下来。

    洛芷珩就那么看着穆云诃,不言也不语,似乎看见了穆云诃,又似乎眼前什么也没有,目光恍惚而飘远,却如有实质的让穆云诃心口发麻。

    穆云诃几次张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他明明只是喊了一句妻子的名字而已。

    洛芷珩似乎看够了,慕然转身,离开的步伐又快又坚决,她带走的似乎不止是自己,还有穆云诃的心。

    穆云诃的脸色一瞬间白的彻底,就连脚步都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他的魂魄似乎都在那一刹那被洛芷珩抓住,只能跟着她才能存活。可他的却被人忽然抓住了手,穆云诃猛然清醒,眼底带着浓浓的狂躁。

    “你要干什么去?”

    穆云诃猛地转身,目光里是掩藏不住的凶残和阴霾,那一瞬间他对洛凝霜的声音狠戾的近乎残暴:“你早就知道她就在我身后!”

    这是质问,很肯定的质问,还带着不满和怨气,似乎恨不得活撕了眼前这个让他对洛芷珩食言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

    洛凝霜被穆云诃这样骇人的表情目光吓得连忙后退,心脏紧缩哆哆嗦嗦的解释道:“不、我不知道!云诃你别这样,我好害怕。”

    穆云诃脑子里生疼,第一次对‘洛芷珩’生出了一股怨气,第一次对她不管不顾的大步离开,就将洛凝霜仍在原地,被四周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洛凝霜的脸色简直是精彩纷呈,可最后她的脸只有灰白。

    在她设计这出戏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能够取代洛芷珩,因为她有和洛芷珩一样的脸,她知道洛芷珩的一切,但是她错算了一点,她没有洛芷珩对穆云诃的那份肯定。她对穆云诃,永远是低人一等,永远是小心翼翼,永远是利用和恐惧多过爱。

    她到底不是洛芷珩,她也不知道如果是洛芷珩面对这样的穆云诃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那个充满荣华富贵的家。

    穆云诃就像着了魔,一路狂追着洛芷珩而去,他在那一刻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再也不能压制自己去面对洛凝霜,忽略洛芷珩。他满脑子里面都是洛芷珩离开时的决绝步伐,脑子里就剩下一个声音,追上她,抓住她,不然就来不及了。

    洛芷珩在狂奔进将军府的前一秒,穆云诃终于追上了她,抓住了她的手腕,强硬的将她转向自己。穆云诃不能从洛芷珩那双湿润的狠戾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表情,但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急促喘息,嘶哑焦躁:“我不是故意的,但她终究是我妻子,她那般哀求,我不能连一个名字都不给她。”

    “所以你就再一次的背叛对我的承诺?”洛芷珩怒声道。

    也许是她的怒气太盛太强烈,凌厉的目光刀光剑影的射/来,穆云诃只一个照面就觉得被刺的体无完肤心如刀绞。

    她那么不冷静不痛快,他毫不犹豫的抛下骄傲和理智,只一声比一声的低微和轻柔,姿态低的近乎哀求:“不会再有下一次了,真的不会……”

    你别生气还没出口,洛芷珩便嘲笑的打断他,话语尖锐决绝的让穆云诃心惊胆颤:“是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因为我不会给一个人接连欺骗和背叛我三次的机会!”

    二更到,紧张的码字中,还要和黑屏作斗争,呜呜呜,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求虎摸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